梧桐西院吧 关注:54,069贴子:776,146

【梧桐西院】【原创】用我余生来爱你(古风、师徒、父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梧桐西院】【原创】用我余生来爱你(古风、师徒、父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26 15:31
    一楼敬度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26 15:32
      原潇湘完结文,再分享给大家一次!喜欢的常来,不喜欢的轻踩,安安这里先谢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6-26 15:33
        莫子寒,人如其名,冷得彻底,见过他的人都认为他的人生没有“笑”这个字,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会笑,只是命运弄人,他被剥夺了开心和笑的权利,那个人就是生他养他十六载的母亲,一个对他没有心的人。
        他忍得了母亲的百般虐待,只因他若逃,脚下踏着的必然是无辜的生命;他忍得了师父对他严苛的训练,只因如果他弱,则无立足之地。可他忍不了母亲就那样一纸文书,将他以奴之身份卖了,卖给了他不明所以的父亲。
        师父说认命吧,是,他认命,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受伤害,他想要自由,他想要亲情。所以,他反抗,却在最后一刻心软了!他折腾,换来的是师父一夜白了头。最后他赢了,拥有了亲情,却失去了这世上唯一爱他的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26 15:42
          第一章 十年再回成王府

          十年年返回
          站在红瓦高墙大院门外,莫子寒百感交集,凝视那块醒目的牌匾——成王府,舒一口气,十年了,我又转回了这里,这里没变,还是那么宏伟壮观,还是那么霸气高冷,可他莫子寒再也不是十年前那个少爷了,再也不是十年前那个爹疼母亲爱的成王三子了,他,现在只是成王府买回的一个奴隶,一个谁都可以欺负的死奴,命运真的很会开玩笑。好吧,既已如此,他也拗不过,理了理衣服,子寒绕去了后门,像他这样的死奴能走后门就该烧高香了。
          进门,无人,我该找谁?子寒不敢乱闯,干脆站院中间等,总有人会问。很快,后院管事的就嚷嚷开了:“这谁啊?站那儿想挨抽吗?”
          子寒看过去,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气势凶凶的就冲过来了,红光满面的脸上肥肉一跳一跳,一看伙食就不错。
          “见过大人,奴才是来报道的。”子寒低头欠身说道,他不知道来人什么来头,还是抬高了说好些。
          “大人?我不是什么大人,我是王府管杂事的王管事,你来报道?等等,你就是...”王管事突然停住,眯起眼打量这个人,听前院的说王爷前几天在市场买了一个奴隶回来,还是死奴,难道就是他?能让王爷亲自出面去买的人,应该有两把刷子,先不得罪,看看再说,这么想着,王管事就不为难子寒了,指了指右手边最里面的屋子,说道:“那儿有间空房,先住那里,听前面的信儿。警告你,别乱走,当心你的小命!”
          子寒空手而来,直接谢过王管事就去了房间。很旧很脏的房子,满屋的灰尘,满屋的蜘蛛网,甚至有股难闻的味道,子寒闭着气四周打量,最后确定这应该是用来放置鸡鸭鱼肉等的地方,只是很久没用了也没打理。
          无奈,子寒只能想办法收拾出一点地方,够他躺下就可以了。刚收拾出来还没坐下来,门外就传来声音:“那个,新来的奴隶,王爷要见你!”
          子寒愣了一下,这么快?好吧,迟早要去的,他拍拍衣服上的灰,出门站在了那人面前。那人一看,就这样去见王爷,王爷还不得先赏你一顿鞭子。想了想,才说:“我是王爷的近卫陆凡,你先去找王管事换身衣服,快点啊!”
          子寒应一声,又谢了陆凡,才跑着去找王管事。陆凡看着他的背影,实在是不明白王爷为何要买他,还花了那么多银子,摇摇头,也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26 15:49
            见面礼
            站在成王院子里,子寒才发现十年真的变化好大,院子变得面目全非了,如果不是陆凡领路,他根本就转不到这里来,更别提有没有机关了。成王怔怔的看着垂着头的子寒,真的很像很像,如果不是因为年龄名字对不上,他就几乎可以认定了,这就是他失去了十年的孩子,在奴隶市场,他一眼就看到了子寒,然后就再也挪不动步了,一门心思就想把他弄回身边来。
            现在,他站在了面前,成王又忽然觉得不那么真实了。晃晃头,成王开口:“你身上有功夫?”
            “是!”
            “啪”,成王一巴掌甩得子寒摇晃了几次才稳住,嘴角带起了血丝。“奴隶?就是这么回话的?”
            子寒抿嘴,双膝一曲跪下来,弯曲了腰半伏着,咽了咽口中的血腥,说道:“回王爷的话,奴才是会一点功夫。”
            成王看着佝偻着身子跪着的人,不像了不像了,这般低声下气委屈求全的人,不会是他成王骄傲的孩子。抬头,恢复冷酷,唤道:“陆凡!”
            “属下在!”陆凡应声出现,单膝着地,等着王爷吩咐。
            “从今天起,他留在我身边伺候,不会的让他学会,会的让他收敛点。”说完甩甩衣袖就往屋里走,走到门口才又说:“带他下去,赏他五十的见面礼!”
            陆凡看着王爷进屋,站起来有些发愣,自从王妃因病过世后,王爷这些年一直没留人在身边,也从不留人伺候,即使需要都是他帮忙,这怎么...?来不及细想,陆凡只得先带子寒下去。
            王府后院假山旁,有间房子是专门用来惩戒下人的,里面刑具用品一应俱全,子寒站在阴森的刑架前,心里不禁发笑,我这是走哪儿都离不开这个了!想了想,很自然地脱了上衣搭在刑架旁,两手抓了刑架吊环,低垂着头不动了。陆凡看着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不禁心生怜悯,再看满背的旧伤痕,心就有些软了,犹豫了一下才挑了一根最普通的马鞭,走到身后,抬手抽下去。
            “咻啪...咻啪...”鞭子很有节奏的跳着舞,挨打的子寒咬牙挺着,这种力度和数量,相比以往来说,简直是开味菜了。陆凡连续抽了三十鞭,才收鞭担心的问:“扛得住吗?歇会儿?”子寒吐出憋着的那口气,甩甩眼帘的汗珠,摇摇头,手上又加把力抓紧了吊环。
            陆凡不说话了,愿意挨我才懒得管,抬手就又抽上了。每一鞭都压着先前的伤,一下子全肿起来了,甚至有种随时要爆开的感觉。子寒忍得辛苦,疼痛倒是其次,心痛啊!父亲,您知道您罚的是您的孩儿吗?您知道他这十年都是怎么过的吗?您舍得一见面就给这么痛一份礼物吗?一切都只是想,因为父亲根本不知道他是谁,而他,也只能将父亲看作成王。
            五十鞭抽完,子寒缓了缓松开了手,拿了衣服往身上套,在陆凡惊讶的目光中抹干额头的汗,问:“我需要去验刑吗?”
            陆凡惊觉自己失态,摇摇头,说道:“你去王爷院子里候着吧。”子寒听完抬脚就走了,好像刚刚挨打的根本不是自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6-26 15:5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6 16:18
                这会跟以前的文完全一样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6-26 22:11
                  跪候
                  子寒直接回了王爷院子就傻眼了,离门只教了他如何扛揍,师父教得多却也没教他怎么当奴隶,接下来要怎么办。正为难时,就见过来一个下人,手里端着一个托盘,走到子寒身边停下,说道:“这是王爷的午膳,陆侍卫交待拿给你,来,端好!”
                  子寒接过托盘,犹豫了一下才往屋里走,心里直犯愁,不免格外紧张。“嘭嘭嘭”,敲门,说道:“王爷,您的午膳好了,奴才给您送进来。”没声音,子寒皱眉,进还是不进?管他呢,进吧,死就死!推门,下一秒,一个物件迎面拍过来,子寒本能的躲,还不忘记护住托盘,物件擦着脸飞过,“嘭”的一声砸在门框上掉地上了。
                  子寒站稳,瞟一眼还在打着转的黄金酒杯,矮身就跪了,半伏着身子举了托盘,说道:“王爷息怒!”
                  成王眼看着子寒伏地佝偻着,心中一团气郁结在胸口,腾的站起来就掀翻了托盘,饭菜撒了一地,汤汁淋在了子寒头上,他连动都没动一下,任凭它顺着发丝流。成王一看他这副受气包的样子,再看那张相像的脸,直接吼道:“滚出去,跪着,什么时候规矩了什么时候起来!”
                  子寒不解哪里不规矩了,但还是站起来出了门,垂手就在小院里跪了,心里十万个为什么在翻腾。哪里错了?哪里又惹到王爷动怒?这阴晴不定的王爷还真难伺候啊!陆凡出现在院子的时候,子寒已经跪了三个时辰了,他咬着牙硬扛着,说实话他不怕挨打受罚因为挨得多罚得多了,却唯独怕罚跪,在没有边际的麻木中找不到知觉,完全靠意志力去熬,是子寒最难忍受的,控制不好会引发他体内的邪气,随之而来的无尽的痛苦,那是他这辈子最难摆脱的束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6-27 13:20
                    第二章 喜怒无常的王爷

                    回忆
                    莫子寒,原名成语泽,是成王府唯一的小王爷,也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几乎没有他不敢做的,好在小小年纪还机警,所以再怎么折腾都没惹出大事,天生的聪明脑袋,特别受成王待见,不管多忙多累,成王几乎每天都会见他抱抱他,因而也引得全府上下都视若珍宝。
                    偏偏有个例外,那就是语泽的亲生母亲——莫飞羽,从知道自己怀的是个少爷起,就不断的各种折磨他,只想弄死他,要不是怕丢了自己的性命,她早就喝毒药一尸两命了。所以,语泽一出生就让王妃接走了,他娘也乐得轻闲,小小的语泽虽然跟着王妃生活得很好,可心里一直惦念着娘,时不时的往她院子里跑,可每回都被骂得很惨。
                    直到六岁那年,娘突然就对他改变了,开始亲近他讨好他,他一下子感觉幸福从天而降。后来,娘说让他帮忙送信送东西去街西头一间药铺,他虽不解但也从不过问,还帮娘瞒着全府上下。
                    事发那天是他六岁生日,成王帮他安排了隆重的生日宴,全府上下忙得谁都顾不上谁,语泽被他娘叫去院子,刚踏进门就失去了知觉,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在马车上,身边是娘和一个不认识的带着面具的男人,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骗了,怀着满腔的恐惧以及无法接受失去爹爹的现实,他向空中射出了信号弹,那是成王给他的救命武器。
                    很快,成王带着影子队赶到,拦下了马车,一脸冷若冰霜。语泽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怕的爹爹,吓得全身都哆嗦,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娘一掌拍晕了。几番争执,最后成王开口:“莫飞羽,你要走,一纸和离书,我绝不拦你。可语泽是我儿,必须留下!”
                    “你休想,我不会让他留在你身边!”莫飞羽狂吼着,一掌打飞马车夫,驾着马车就往前冲,迫于语泽在车内的原因,影子队只能先让开再尾随。莫飞羽将马车赶得飞快,一不小心失了平衡,马车翻了,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搂着她腾空而起,车内的语泽却随马车滚落了悬崖。
                    成王气愤至极,命令乱箭齐射,一时间箭如雨下,面具男一人之力有限,终究是中箭撒手而去,留下中了一箭在肩头的莫飞羽,她本想以死殉情,关键时刻却被一个白衣男子救走了。
                    成王在悬崖下不吃不喝的找了三天三夜,终是没能寻回他宠爱的儿子,就连一块尸骨都没有寻回。成王因此变故,性情大变,交回了帅印,关起成王府的大门,从此深居简出。语泽呢,算是老天眷顾,掉下悬崖时卡在了一棵树上。后来,被人费尽周折救了起来,却是奄奄一息。那人为了救活他,给他使用了救魂丹,命是救回来了,可救魂丹的反噬使得他中了魔,会因自身控制力不足或是受外界影响而发狂,即而变成没有思想的杀人工具。
                    后来,被救的莫飞羽入了离门,这才知道自己托付终身的人,正是前任离门门主离刹,因此她也阴差阳错继任了离门门主之位。而好巧不巧,救了他们母子的是同一个人,白水,离门左护法,离刹的结拜兄弟。
                    再后来,失心疯般的莫飞羽,用离门所有人的性命,逼得白水只能交出语泽,而莫飞羽将她一切的不幸归咎在语泽身上,所以变了方的折磨他,用白水的性命相威胁,用语泽身边亲近的无辜之人来要挟,语泽不得不从,不得不受。这十年,语泽改了名字换了姓,莫子寒,一个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孩子,白水看着他受苦,自责到自杀,却被子寒救了回来,他苦苦哀求师父活着,只要能见到师父的笑脸,感受到他那点温暖,子寒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不舍得放手。
                    再再后来,莫飞羽丧心病狂,竟然以十万两银子将子寒卖了,卖给了他的父亲成王爷,并且威胁他不能说出身份,不能逃,否则用白水那一脉上百人的血来祭旗,踏平成王府。子寒没得选,只能认命,他受苦至少可以保住更多人,他活得再艰难也值了!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27 14:42
                      来捉鬼吧!这章有改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6-27 14:43
                        发现有人盗文,改个名字就大摇大摆的往别的吧发,一字不差,该怎么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9 09:49
                          这篇文刷过好几遍了,超级喜欢,结果度受说吞就吞也是没谁了(话说终于可以评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30 08:32
                            喜欢这种文风与格调,给楼主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30 09:42
                              三条规矩
                              陆凡再次出现在院子里,已经是清晨了,可子寒还在,还跪在院子里,只是已经跪得不像样了,估计手指头戳一下就会倒。
                              陆凡走过子寒身边,停下,轻声问:“你还好吗?”
                              子寒没回答,只是轻微摇了摇头,真的已经极限了,他自己那口气一松就倒地了。
                              陆凡叹口气进屋去了。很快,成王打开门出来了,几大步走过来,黑脸问道:“规矩,学会了吗?”
                              子寒费力俯下身,回答:“回王爷,奴才一定会学会的。”
                              成王看着俯身在地的人,无名之火迅速升腾,抬脚踢翻了子寒,吼道:“跪起来!”
                              子寒本就没力了,加上这带怒气的一脚,他倒地根本爬不起来,最后不得不动了内力才跪起来。
                              成王看着子寒欲伏下身子,一把紧捏起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跪直,吐口怒气,咬牙切齿的说道:“三条规矩,第一: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奴才两个字;第二,要跪就给我跪直了;第三,在我面前你再动一下内力我就废了它。”说完,松手,子寒身子一软就往下倒,他掐了腿拼命扳正,还来不及回答,就听王爷一边转身一边喝道:“陆凡,带他去少爷房间,一个时辰后来见我。”
                              陆凡惊讶得都忘记回话了,有史第一次,他看到这样对待奴隶的王爷,再听到最后那句吩咐,整个人更是石化了,天啦!少爷的房间是个禁地,平时连打扫都是王爷亲自动手,现在...现在竟然让一个死奴住进去,陆凡几乎以为他听力出问题了,只到对上王爷回头那吃人的眼神,才赶紧去拉子寒起来,拽着就跑。
                              少爷房中,子寒咬着牙站着,一切都没变,跟模糊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桌面地面都擦得很干净,他一下子就心酸了。爹爹,这十年您是不是都有吩咐人打扫,您一直保留着这些,是不是还在盼着语泽回来,现在子寒回来了,可子寒却不能再回到您的语泽了,再也回不去了。
                              陆凡看子寒发呆,眼里含着泪,想想他也够苦的,扶了他坐下就出去了。子寒一直处在半游离状态,只到手不自主的摸到了茶壶,烫得手一哆嗦才醒神过来,奇怪,竟然是热的,这王府的下人还真是细致,人都不在还备了热茶。
                              子寒起身寻了块干净的地坐下,催了内力在右手上,直接覆上了右膝,一时间疼得牙咯咯响,抖得自己都控制不了,头顶直冒汗。手离开膝盖转眼又直接覆上了左膝,同样的难受再忍一次。终于熬过了最痛,缓了好几口气,子寒才慢慢的站起来,一夜的苦熬现在已经口干舌燥了,伸手碰到茶壶又弹了回来,算了,这不是为我准备的,熬着吧。舔舔舌头,挪到门口倚着墙闭眼休息了,他只有不到半个时辰了,接下来怎样还未知,所以先保存体力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30 10:16
                                突如其来的早餐
                                子寒准时准点的出现在王爷院子里,深吸几口气才踏入房中,进屋看到王爷正在用早膳,他径直就走去了墙角,刚要曲膝跪下,就听王爷说道:“过来!”
                                子寒转向王爷,走过去,站定,还没跪又听到下一句命令“坐下!”子寒一愣,迟疑了一下才回话:“王爷,奴...”才字没出口就顿住了,改口道:“王爷,这不符合规矩。”
                                “规矩?你的规矩我说了算,再废话我拉院子里绑了再跪一夜。”成王捏着筷子,斜着眼威胁着,他昨晚看了半夜苦熬的子寒,发现他似乎特别怕跪,所以威胁很有用。子寒妥协,贴着椅边坐了,低着眉不去看对面的人,可王爷好像很有兴致,死盯着他看,看得他心里发毛。
                                成王忽然就笑了,笑得很爽朗,笑得子寒莫名其妙,刚想站起来,眼前就多了一个小碗,很精致的碗里盛着米酒小汤圆,圆圆的泛着白光,子寒抬眼看王爷,王爷眼神示意着让他吃,他迟疑了一下才双手接过来,没吃,却感觉到王爷射过来的目光变锋利了,好吧,吃就吃,大不了你不高兴我再吐出来,反正我也饿了。
                                子寒抓起勺子就舀了一勺,正往嘴边喂就顿住了,勺子里那两颗黑芝麻让他犯难,他从小就讨厌黑芝麻,怎么办?不吃,王爷会不会发现什么?吃,自己等下会不会抓狂。思来想去,干脆一闭眼就喂嘴里了,都没怎么嚼就吞了,再舀的时候尽量避开了芝麻,一碗快要见底,只剩黑黑的芝麻了,瞄一眼王爷审视的目光,心一横舀了一大勺就往嘴里灌,还没入口就被一巴掌打翻了,全撒在了地上,子寒抬头看到了王爷愤怒的脸,没敢多想就直接跪倒在桌旁,等着下一秒的疼痛。
                                可是,他想错了,成王捏着拳忍了半天,深吸了几口气,拿了桌上还剩下两个馒头的盘子,往子寒面前一递,吼了句“滚出去!”子寒愣了两秒,确定了才接过盘子,疑惑的退了三步站起来出门。
                                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子寒心里那个翻腾啊,这啥意思?望着白白的香软的馒头,饿了一天一夜的子寒恨不得直接吞了,不管了,咽咽口水准备开吃,下一秒,一只手夺走了一个馒头,子寒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去夺,一来二去,十招就搞定了,馒头拿回来了,来人还被点了穴,再一看才发现是陆凡,正瞪着眼珠不可置信的看着子寒。
                                子寒冷冷看着他,就是不解穴道,自顾自啃了一口馒头,还没咽下去,王爷的门就打开了,急得子寒一边去点开穴道一边拼命咽,剩下的馒头在他跪下去那一刻丢回了盘子,同时跪下的还有陆凡,堂堂王爷贴身近卫被人十招就点穴了,王爷这回不扒他几层皮啊。
                                成王走到桌边在他俩身后坐下,看眼馒头,又看眼跪着的子寒,背影太清瘦了,于是开口问道:“馒头不好吃吗?”
                                子寒身子一怔,迅速反手抓了馒头往嘴里塞,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背对着王爷,幸亏没被看见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倒是陆凡有如见了外星人一般看着他。
                                王爷扯了一丝笑,又拿起叧外一个,想了想低吼道:“转过来!”跪着的两人听令转身,齐齐抬头,只听王爷慢悠悠的开口:“你俩这胆子越来越大了,在我院子里就敢动手了,嗯?”
                                “王爷,陆凡知错,请王爷责罚。”陆凡迅速就请罚了,抢了子寒的词,惹得他怨恨的剜了一眼陆凡。
                                王爷看着他俩的小动作,心情忽然很好,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错了啊?那好,来,一人一半,谁先吃完谁不挨罚。”说着分开馒头递过来。
                                陆凡这下成苦瓜脸了,就刚才子寒那速度,他哪是对手啊,只能哀怨的说道:“王爷,我不比,认罚!”
                                王爷哈哈大笑了,看着陆凡吃瘪甘拜下风,难得啊,心情大好,馒头往盘子一丢,边起身边说:“那你监督他吃,吃完了收拾好跟我出去。”说完背着手进屋去了。
                                陆凡愣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拍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一抬头对上了正大口吃馒头的子寒,歪着头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子寒含糊的说道:“不用监督了,保证渣都不掉。”说完馒头也吃完了,拍拍手就走,不忘再损一句:“陆侍卫明天是不是要勤加练习啊!”陆凡气得头上都冒烟了,可也不敢造次,心里想着哪天一定好好比试一次,就不信搞不定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6-30 10:16
                                  很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30 11:0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30 11:33
                                      楼楼超棒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30 11:3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30 11:36
                                          楼楼是旧文重发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30 11:45
                                            也是看过好几遍的文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30 12:00
                                              楼楼块更,虽然之前的删了,但感觉改过更有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30 18:58
                                                (ง •̀_•́)ง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1 00:33
                                                  请问一下看完的,这个是he吗,我记得当时在潇湘就想看,但是怕不是he就没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1 07:48
                                                    安安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01 14:29
                                                      以前好像没看过,第一次看呢,写的真不错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01 21:44
                                                        嗷!超级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2 10:44
                                                          好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2 21:2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05 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