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国物语吧 关注:66,697贴子:2,367,593
  • 13回复贴,共1

【不负责任】随便看看的"黎深秀丽相会记" - 序及第一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 我懒惰
2. 帖吧没太多人
3. 版权问题
4. 东西太贵
5. 日语太烂
所以, 也是随便看看就好~


回复
1楼2019-06-26 11:42
    那天,拿着信的邵可,呼唤他的女儿。
    「怎么了?父亲大人,有话要说吗?」
    「想给你介绍另一位叔父大人。我的弟弟,前吏部尚书。」
    秀丽瞪大了眼睛。百合的丈夫、绛攸的养父、另外一位叔父大人?!
    「你最近处于冗官处分当中。弟弟想和你直式会面,怎样?」
    秀丽表情明亮地点头答应了。
    「好的,那当然了。我也一直想和他见面,下次休假有一整天的时间。」

    第一章

    这番话,在恶梦国试组那里引起了一阵哄动。
    「喂,奇人 ... 黎深那家伙真的决定和小姐见面吗?」
    「书信巳经寄出了应该无错 ...那家伙三天前还开始闭关诵经。」
    「为什么要诵经?为什么?那个笨蛋,怎么可能?」
    当刘志美叫了起来的时候,旁边的刑部尚书来俊臣笑了。
    有「和人相比起来更像强尸」之名的姜文仲,阴沉的看着那个棺材男。
    「黎深那辛酸的日子终于要落幕了吗?俊臣,是你在背后策划这次的诵经许愿的吧,你这个棺材男。是什么时候抢那本诵经指南回来的?」
    「是布施的时候得到的!顾虑到友人那颗脆弱敏感的心,我巳为黎深预备了棺材、白菊花和线香,以便他什么时候光荣牺牲时可以立即进行举殡。」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最差的事,特别这个是最令人嫌弃,但所有人都清楚这就是来俊臣对亲爱的示好方式,没有恶意但却是最差劲的。
    这时,刘志美注意到管飞翔那苦涩的表情,奇人也显得鬰鬰不欢。
    「怎么了飞翔?我觉得这真是很好笑呢。凤珠怎么戴上像乌云密布的面具了?」
    「因为悠舜不在,所以觉得很鬰闷。他最近都和凌晏树和葵皇毅一起呢。」
    飞翔和奇人都没有否定来俊臣的话。特别是奇人,因为重要的朋友被人抢去而意志消沉。志美也没有再多余地追问。
    「悠舜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完全像个孩子,三个人在一起时就像幅画一样。」
    奇人在面具下开始落泪,但突然又感到厌恶起来。
    「好,为了牵制黎深那个笨蛋,我们拿他和侄女的会面来打赌吧!」
    飞翔发出绝望的叫声,景侍郎也被吓得脸青了起来在室内团团转。
    「不 ... 不得了凤珠 ... 我 ... 我 ... 我听到了很不得了的事情 ...!」


    回复
    2楼2019-06-26 11:43
      「每日每日都像是失业的聚在一起 ...」
      悠舜今日也像昨天一样瞪着在尚书令室中的葵皇毅和凌晏树。
      「那个 ...工作都完成了吗?不过,皇毅,就算只我一个人,也能把工作做好呢。」
      那是当然的了。作为贵族派的下任领袖的二人,一直看着悠舜工作并且提供协助,工作都很干脆地完成了。但是除了这个正当理由,每天都来悠舜就认为没必要了。
      「...当你们两个在这里,飞翔和奇人都和我保持距离了。」
      「呵呵呵,很有趣呢皇毅,要見到烏雲密佈的面具了?現在每日都戴著失望的面具。」
      「看到了,很有趣。能够拥有尚书令的一方是胜利者,这就是为政略。」
      皇毅面对年轻的尚书令特别得意洋洋和不客气。这两个贵族派的两大巨头占据了尚书令室,令悠舜完全不能和友人见面,看到奇人静静地离开时感到特别难过。然而,就算这两人都来了,政务仍然很繁忙。真的无情。
      「啊啊,悠舜,有听闻吗?黎深要和侄女会面了,你怎么想?」
      「谁在乎呢? ... 一如以往,无论如何都应该会有什么阻滞吧。」
      悠舜完全不在乎,和往常一样在这事上表现得一刀两断。就算黎深爬上雪山解救被幽禁的悠舜,悠舜也会对黎深置之不理。
      这个时候,晏树那茶色的双眼闪闪发亮起来。看到那个眼神,悠舜和皇毅立刻戒备。
      「悠舜,我们来打赌『不能见到叔叔大人』如何?」
      「… 晏树,怎么了?你这副表情正在想些什么?」
      「因为这个打赌很有趣,所以我们来打赌吧?让我先来,我选『叔叔大人和秀丽小姐约会成功』。」
      悠舜和皇毅挑起了眉,思考用黎深和秀丽的会面来打赌这件事。
      「我同意,如果你不选择『成功会面』,那么这个赌局就不成立了。所以,我会参与这个赌局。」
      悠舜瞇起了他的眼睛。
      「那个,如果你输了?」
      「如果黎深真的这么不滞,悠舜和皇毅的要求,不论是什么一件事我都会去做。」
      这次悠舜和皇毅的眼睛都阴森地发着光。大话连篇的晏树,唯一不会在自己订定游戏规则的游戏中说谎。这是,现在晏树说的这件事情的是绝对可信。
      是晏树– 即使只有一次– 会服从要求!!!
      这两人在人生中直到死的最后一刻都不断努力着,不可思议地奇迹终于发生。
      悠舜发出了拍的一声,放下了毛笔,发出了一个像冰一样美丽的微笑。
      「… 就这样吧,晏树,我们接受这个赌局。」
      「啊!怎么就不问一下,如果我胜了,我要的条件?真的很有勇气!」
      「我只是在想你输了的条件,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优先。」
      「... 真优秀,悠舜。我在赌局中赢了的条件是『让我随心所欲地去做一日的王』。」
      皇毅彷佛像是被雷直接击中脑袋一样--- 让晏树任意地去做一日的王!?


      回复
      3楼2019-06-26 11:43
        以上~


        回复
        4楼2019-06-26 11:43
          哈哈哈哈哈哈我来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8 13:42
            赞赞赞,我记得b站也有这个的广播剧来着,不过字幕是竖的看着很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8 13:44
              很好看。只是时间跟红妖爱的相会记对不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30 00:40
                晴姐姐~(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31 07:21
                  啊, 這個~ 結局我笑了wwww


                  回复
                  10楼2019-08-02 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