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吧 关注:63,010贴子:314,725

[冰九]恨囚生在LOFTER上的太太那里授权的,本人觉得很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冰九]恨囚生
在LOFTER上的太太那里授权的,本人觉得很好看,也可以去LOFTER上搜索 殿下.看文,废话不多说,开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5 22:53
    [冰九]恨囚生(1)
    ————————————————
    地牢里是暗无天日的.

    沈清秋被吊在房梁上的生锈圆环扣住,周身缠满了锁链。一张清秀的脸垂下去,身上是血污,原本诘净的衣衫早已因长期折磨而破损的像块破布一样挂在身上,破破烂烂、勉强遮体。

    他看不见,也什么都说不出来。身上的血迹于涸了许久,整个地牢中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沈清秋的头发乱糟糟地披在身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在这里,他只感到无穷无尽的痛苦,日日夜夜受着非人的折磨,尝着一波又一波万劫不复的报应。

    这是沈清秋这辈子第一次,那么痛恨自己还话着。

    他想死,可他甚至都没有去死这个选择。

    “师尊,许久不见,弟子甚是想念

    来一道轻松惬意的声音,论请秋低着头,他知道,洛冰河又来折磨他了,不知道这次他又想怎么折磨他,但沈清秋唯一肯定的是,他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没办法报复洛水河,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

    洛冰河扣着他的下巴抬起他的脸,看着他

    牢里的感觉好不好?”他像是自言自语,明知沈请秋无法回答,却还是问了句,眼中的疯狂流露无疑。

    沈清秋笑了,笑出一嘴的鲜血。

    但他的笑是冰冷的。

    洛冰河面上的神色僵了片刻,看着他,也沉默了许久。

    怎么会痛,

    为什么心会痛,

    明明是这个 小人害自己至深,为什么看到他毫无生机的悲惨模样,自己的心竟然会痛的这般强烈,好似是要痛进了骨子里一般。

    晌,洛冰河锾锾道:“沈清秋,你话该。”他的声音透着几分阴冷,纵然沈请秋看不到,但他知道,洛冰河此刻的神色也定然是阴势非常。

    沈请秋听到后,嘴角的弧度咧开的更大,他的舌头被割掉,笑声堵在嗓子里,只能发出如野兽鸣咽般的怪异声响。

    他想说,

    洛冰河,我话该又如何,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洛冰河读懂了他眼神中的嘲讽,脸色白了.片刻,却没有生气:“师尊啊,没想到过了那么久,你还是那么自视甚高,但是别忘了,无

    笑。脑海中回想起曾经沈清秋待他的那些不公平、那些欺凌,愤怒的火焰在心底燃烧起来。

    沈清秋只会对他露出嘲笑讽刺的表情,这让洛冰河感觉自己像是在摆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5 22:57
      摆布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木偶般了然无味。
      半晌,他笑了一声,笑得沈清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警觉起来。
      他又想干什么?下一刻,一阵痛彻心扉的蚀骨之痛窜遍回肢百骸,偏偏沈清秋犟的很,强忍着不出声,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咬破了苍白的唇,嫣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一滴一滴地滴在冰凉又肮脏的地面上。洛冰河站起来,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笑意堂莹。

      他最恨的,就是沈请秋明明是个十恶不赦的小人,却还死撑着他的狗屁自尊,明明都被踩进了骨子里,还非要不服输的自讨苦吃。洛冰河悠然自得地操纵着沈请秋体内的天魔血肆虐着他,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低低地笑出了声。

      师尊,别怕,这只是开始,我的报复还在后面。

      沈清秋痛苦不堪,他不知道洛冰河想要做什么,可是很快,他身子猛然一震。

      他能感觉到,他的回肢在延长,在生长,像破土生长的嫩芽,而他的躯体便是那层阻碍,突破阻碍,好像一把又一把利箭穿透骨血,痛彻心扉。洛冰河明明可以让他毫无痛苦的恢复如初,却非要逼他苦不堪言地忍受着这生长之痛。

      “啊.”.”沈请秋以为自己叫喊不出声,张着口,却没想到最先复原的便是自己的舌头。他一脸错愕茫然,下一刻咬紧牙关闷哼一声,默默忍受这痛楚。

      沈清秋自诩并非什么正人君子,可他就是不肯向洛冰河一一这个他最痛恨妒忌的人服半分软。而后,视线渐渐由一片漆黑到模糊看到,最后清晰起来。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洛冰河那张好看的过分妖孽的脸。他噙着一抹邪笑看着沈清秋,眼中闪着恶毒的柔情。

      圆环还是紧紧扣着他的腰肢,锁链都落了下去,沈清秋第一次感觉好了许多。他抬头,对上洛冰河的双眸。

      沈清秋看不透洛冰河眼里都藏了些什么,但洛冰河从沈清秋眼中看到了刻骨的仇恨与凶狠。

      他居高临下道:“师尊,别用这种眼神看着弟子啊,弟子可是好心好意助你重生回肢了啊。”沈清秋盯着他,冷笑了一声:“呵,**做再多也成不了人,永远是**罢了。”闻言,洛冰河也不生气,反而笑得越发灿烂。

      “师尊,你说我是小**,那你岂不是老**,有一个你这样上梁不正的师尊,还能指望教出什么好弟子?对吧,沈九。”最后那两个字,如一把利箭毫不留情地刺入沈请秋的心脏,唤起他最为排斥的记忆和混乱狼狈的过去。他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看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5 23:04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6 09:39
          [冰九】恨囚生(2)

          洛冰河凶狠霸道地响住沈清秋的唇,撬开他的牙关,吸取他口中的甘甜。“洛冰河,唔””沈清秋蹙眉,一脸厌恶却又无可奈何的承受着,一双眼死死地盯着他,像是要将他千刀万剐。
          他无力反抗,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很快,洛冰河就不是吻他了。而是发了疯似的啃咬着他的唇办,说是要将他生吃入腹也不足为过。“小**,痛啊!”沈清秋侧脸躲过,得了空就内心崩溃地大喊着想制止洛冰河。他想, 如果他不是双腿被定住,他一定抬腿踢.跨,让洛冰河自食恶果!
          沈请秋一脸嫌弃地左躲右闪,却被洛冰河强行搿正然后链续为所欲为。“滚! 我没有断袖之癖!你***啊!”沈请秋完全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骂了,情急之下再顾不得什么,一巴掌就打上去了
          只听“啪”地一声,紧接着,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下来了。洛水河俊美无比的脸侧过,去,一个巴掌印显现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洛水河毫无动静,而沈请秋咽了口唾沫,发现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他心想,这下他必死无疑了。
          不,应该说,彻底万劫不复了。
          他打这小**一巴掌,依他的性子,下一刻八成又要卸他的胳膊或者腿了,再或者拔,出他的舌头。
          沈请秋闭上眼.睛,彻底视死如归了。他忽然很后悔,不应该那么冲动。那些折磨,他一想起来就浑身冒冷汗,现在好了,又要再痛不欲生一次了。
          正因为是人,渣,才更贪生怕死。
          而沈请秋这个人,渣,比所有人还要贪生怕死,但他有个底线,那就是绝对不向洛冰河这个孽,障服软!
          “呵,沈九,你很可以。”半响,洛冰河低低地笑了一声,阴势非常,沈请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壮着胆子道:“我沈请秋是贪生怕死,但我还不至于向一个**求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下一刻,他猛然睁眼瞪大了眼睛!
          没有一点防备,洛冰河的巨,大直接顶入了他后面最脆弱的地方。“你!”沈请秋疼得毗牙咧嘴,一张清秀的脸刷地一下变得惨白,连身子都开始颤抖个不停。
          他那一处太过脆弱,洛冰河也觉得被绞得生疼,却不肯拿出来。他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看着两人交。合处的血丝,笑了。
          “沈请秋,你话该。”他忽然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猛地一,顶,沈请秋闷哼一声,疼得意识恍惚。洛冰河艰难地在他身体里律.动,渐渐地便感觉润,滑了许多。“师尊“你也动情了吗..”他迷恋般抚上沈请秋的脸,胯,下力道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快,撞的论清秋一直往前滑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26 11:13
            “沈请秋,你话该。”他忽然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猛地一,顶,沈请秋闷哼一声,疼得意识恍惚。洛冰河艰难地在他身体里律.动,渐渐地便感觉润,滑了许多。“师尊“你也动情了吗..”他迷恋般抚上沈请秋的脸,胯,下力道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快,撞的论清秋一直往前滑动。
            “**..”沈请秋虚弱无力地张口骂了“师尊除了这两个字,就没有别的词:了吗?”洛冰河占有了他,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即使被他骂也不再那么生气。
            沈请秋顿了顿,道:“变,态“.”洛冰河:“..”
            很快,沈请秋拖着虚弱的身子,扛不住洛.冰河的孟。浪,承受不住晕顾了过去。再然后,至于洛冰河什么时候终于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地发泄完了,他实在是没印象了。
            他意识恍惚地听到了几段朦朦胧胧的对话。期间有过转醒的迹象,奈何终是眼皮太过沉重完全睁不开。
            而当他再次醒来时,内心五雷轰顶。 周围的一切显得太过奢侈,沈清秋悠悠转醒,看到自己身处 富丽堂皇的宫殿,还为是出现了幻觉。他撑着柔弱的身子坐起,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件中衣,还要掉不掉的挂在身上。不过好在衣服是好的,沈请秋扰了拢,确保自己的身体捂的还算严实,这才松了口气,打量起四周来。
            他昏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沈请秋努力回想着“半晌,他惨白了一张脸。若是没记错的话,他被洛冰河那个小**给强行“那啥”了,想到这儿,沈请秋死咬着惨白的唇办,一双眸子中流露出刻骨的恨意,双手紧紧攥住被褥一角
            这个小**,将他害的这么惨还不够!甚至还毁了他的清白!简直变。态至极!沈清秋眯了眯眼,恨不得将洛冰河千刀万剐!
            他沈请秋是渣!是坏!是十恶不赦!但他还真做不来那么变。态的事!很多事情,他不愿回忆,他宁可自甘堕落,他万劫不复是咎由自取。从将秋府屠杀之后,沈清秋才真的彻底性情大变了!
            他恨洛冰河,可他同样根自己,根之入骨!他明知洛冰河无辜,却放任了自己的嫉妒发了疯一样的滋长!从他看到洛冰河回来之后,他自己心中就清楚,自己是逃不了了!洛冰河这个小**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他认了!他甚至还借此害了岳清源一把!
            因为他懂,他是咎由自取,可这世上本就没有谁是完全干净的。沈清秋放纵自己自甘堕落,他甚至明白自己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可他,不后悔,因为他要的只是所有人都不好过,都像他一样不好过! 邪念已成,如何消除?
            可他真的没想到,洛冰河竟然对他做到了这一步!他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6 11:21
              他甚至想都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简直百密一疏!
              沈清秋的腰酸痛得很,双腿不仅无力,还在轻微地打着颤。沈清秋一咬牙,那小**够
              不动不知道,一动,他便听见了一阵细碎的锁链声!沈请秋的脸瞪大了眼。睛,脸色又白了一层,脸色话脱脱像从坟堆里爬出来的死人!他扭头,恍然发现自己的脚踝上,被绑了一条铁链,链子很长,盘踞在床脚,有手腕那么粗。
              洛冰河竟然囚禁了他!这个意识让沈请秋瞬间抖了一下,又身体失衡跌回宽大的榻上。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用死人来形客了,白了绿,绿了红。
              听到门嘎吱响了一声,沈清秋愤恨地盯着门口,也不管是谁,谁让那人正好撞在他气头
              只能叫话该了。他随手抄起一个瓷碗就扔了过去,大概是气的忽然来了反抗的力气吧。
              “师尊!”宁婴婴完全没想到自己一开门就遭到“袭击”,急忙躲了一下,那瓷碗摔碎在她脚边。
              “婴婴? ! 沈清秋彻底呆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6 11:22
                那啥,你们说我是今天更呢,还是明天在更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6 13:16
                  今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6 13:23
                    感觉没什么人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6 13:24
                      我下午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26 13:24
                        坐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6 13:2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26 13:40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26 13:4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6 13:49
                                [冰九】 恨囚生(3)
                                “婴婴,你没事吧?!”沈请秋眉头一皱,再顾不得什么。他快步从榻上下来,绑在脚腕的铁链发出琐碎的声响。宁婴婴听到声响,这才发现他脚腕上绑着的铁链,当即蹙了蹙眉,脸色白了片刻。
                                宁婴婴端着一碗汤走过去,轻放在桌上,环顾回周,最终将视线定在绑在沈清秋的铁链上,顺着长度而去,才送了口气。
                                这铁链虽然禁锢住了沈清秋的自由,但好在,链子够长,足够他在这处宫殿里自由走动。两个人倒是一派安静祥和地坐在一处,沈清秋自然是看到了她放在桌上的汤,一时间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师尊,阿洛说你已从地牢里出来,想着,我们师徒二人许久未见,特地让我来看你。”宁婴婴笑了笑,提起洛冰河时眼中的神采奕奕,真真是让沈清秋头疼不已。
                                他非好人,但对宁婴婴这个他门下唯一一位女弟子却是极其宠爱的,虽然也曾对她动过。
                                看着毫不设防的小徒儿,最终是狠。
                                但他哪里想得到,他放在心尖上宠的小姑娘到头来竟为了一个小**,委身做他后宫万
                                想到这儿, 沈请秋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之感。
                                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她将汤递到沈清秋面前,毕竟是养育自己多年的师尊,宁婴婴相处起来,还是从心底里对他小心翼翼和恭敬。
                                “师尊, 这是徒儿亲手炖的鸡汤,师尊你刚从地牢里出来,要大补。”自己徒儿好歹是没白养这么多年,还知道孝敬孝敬他这个人渣师父。沈请秋发自内心地笑了笑,接过她的碗开始一句勺喝鸡汤。
                                “师尊, 您和阿诺”“是不是真的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啊..”半晌,沈清秋喝着喝着,宁婴婴忽然问了句,那探究的小眼神
                                沈请秋是完全没想到她会 忽然问这种问题,当即没控制住一口汤“噗一一”地一下喷
                                他眯了眯眼,洛冰河这个小**!是真的不留情面的狠狠地把他的尊严踩进了土里啊!好在宁婴婴闪的快, 身上这才没有被喷桩。她递上一块手帕让沈请秋擦了擦嘴角。
                                阿洛的女人
                                他喉唯不休也说起了这水河已重的生右则说的他慌乱减了不少,但着实是头疼得厉害。“停!”沈请秋急不可耐地制止住宁婴婴,婴婴只觉得,自家师尊周身气场冷了不少。
                                “师尊..”宁婴婴对他,也有点心疼。他被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囚禁起来当作玩宠一样随意亵读,一定很痛苦吧。
                                宁婴婴不否认沈请秋做了很多错事,但她毕竟是沈清秋一手带大,心肠终归是软。然她的师尊对阿络做出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6 17:44
                                  “师尊……” 宁婴婴不禁对沈清秋产生了些许心疼和委屈,沈请秋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了一事问道:“婴婴,你能不能帮我解开铁链,放我自由。”他不想被牢牢掌控在洛冰河手中,他只想逃离这里,逃出洛冰河的禁锢。
                                  “我,我解不开..”宁婴婴眼神有些闪躲,她知道,自家师尊如今修为半数作废,凭自己是无法把这铁链斩断的。可来这里之前,洛冰河也警告过她,无论她看到了什么,无论沈清秋说什么,都不能放了沈清秋。
                                  宁婴婴虽然不知道如果她许逆洛冰河会有什么后果,但她多多少少见过洛冰河的狠戾手段。况且后宫里那些女人天天都在想方设法扳倒她,她不能自己露马脚给她们害自己的机会。
                                  沈清秋毕竟是了解她的,看到她眼中的闪躲,心中顿时凉了大半。“师尊,我会想办法的..”好在,宁婴婴没有完全斩断他的希望,她需要好好想想。
                                  毕竟她和洛冰河那么多年的情谊,想来自己在洛冰河心里,定是比沈请秋重要的,如若她真的放了师尊,说不定“”说不定洛冰河是不会对她过于计较的。
                                  “好。”有希望总好过只剩下绝望,沈清秋眼中流露出欣喜,急忙应了下来。“原来师尊你真的很讨厌阿络啊.”“讨厌?”沈请秋轻蔑地笑了一声,不想再藏着对洛冰河的恨意,哪怕是在宁婴婴面前,“我是恨他,恨之入骨的恨。”
                                  下一刻,门被推开了。“阿络。”宁婴婴抬头,看到了一身黑袍英俊挺拔的洛冰河。“婴婴。”似乎是因为宁婴婴在场,洛冰河倒没有立刻对沈请秋冷脸相向。沈清秋身子轻微一震,紧紧攥着袖子的手泛白。
                                  他一想起来洛冰河对他做过的事,就有一股想杀了他的欲望,可他没有能力,除了忍没别的办法。
                                  洛冰河淡淡睨了沈清秋背影一眼,不屑一顾。宁婴婴朝他走来,洛水河伸手将美人接进自己怀里。“见到了师尊,婴婴你可开心了?”他的声音是温柔的,没有面对论请秋时原形毕露的冷谟和疯狂。
                                  惺惺作态。沈请秋在心底冷冷一笑,也不知自家这小徒儿到底是看上他哪一点
                                  “嗯,我就知道阿洛你对我最好了。”宁婴婴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怀里,两个人好似是完全忘了不远处还坐着一个沈清秋,自顾自的浓情窑意。
                                  一想到自己被这样一个人给玷污清白了,沈请秋忍不住地想反呕,却只能硬生生把自己的恶心压下去。
                                  “今夜我去你那儿。”洛冰河稍稍有点敷衍地在宁婴婴唇角印下一吻,宁婴婴羞红了脸。“阿络,师尊还在””她把脸埋进他怀里,小声说了句。“好。”洛冰河对她是尊重又宠溺的,接着她又转身走了出去。
                                  两人一走,沈请秋这才松了口气。可他心里又有点慌乱。他不知道,他和宁婴婴的对话,洛冰河听见了多少,只能但愿他什么都没听见吧。
                                  沈清秋压下内心的不安,开始慢条斯理地徙续喝鸡汤。事到如今,他已然被洛冰河囚禁,这已经是定局。他还能怎么办,与其吃不好睡不好,还不如好吃好喝再顺便想想脱困的办法。很快,身后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沈请秋身子僵了片刻,下一刻,一只修长的手从他背后伸出,拿过他手中的勺子,另一只手从后面穿过将他搂紧怀里,他的后背紧贴那人的胸膛。
                                  沈清秋咬咬牙,眼里是懒得遮掩的厌恶和痛恨,伸手就想掰开他环着自己腰的手。洛冰河放下勺子,一并按住他乱动的手,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师尊,你好久不见婴婴.了,感觉如何?”沈清秋轻哼一声别过脸去,对他不理不睬。洛冰河也不恼,看似温柔地抚上他的脸,力道却强硬地将他的脸掰正。
                                  “说话”他的声音比以住低沉了许多,连带着周身的气场都冷了不少。沈清秋强装镇定,内心却是感到心惊肉跳。洛冰河的手顺着他的脸下滑,锾锾落在他的脖子上,然后轻轻扣住,好像一用力,沈清秋就能被他掐断脖子。
                                  “不怎么样。”沈请秋十分不耐烦地回了旬,紧紧攥着衣袖的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是吗。”洛冰河落在他脖子上的手没有松开,只是幽幽地问了句。“我还以为师尊..”他顿了旬,原本随意住前看着的眼珠转了转,目光惰懒的看着沈清秋近在咫天的侧脸,锾锾道:“又对自己娇俏可人的小徒儿产生了别样龌龊的心思呢。
                                  他这话说的沈请秋身子猛然一震,一张脸登时煞白,身子也微微颤抖,咬了咬下唇后开始猛烈挣扎。
                                  “师尊你紧张什么,莫不是弟子说对了什么。”洛冰河身姿挺拔,依旧是风度翩翩,可沈清秋的挣扎却被他按住了,被困在洛冰河怀里动弹不得。
                                  半晌,沈清秋轻笑一声,道:“洛冰河,是你的想法龌龊肮脏。”时隔多年也好,沈请秋仍是放不下骨子里的那股高高在上,仍是不肯让自己的尊严受到半分折辱,哪怕他的尊严早已被洛冰河狠狠践踏,哪怕他的尊严根本不值一提。
                                  “师尊都不干净,弟子自然也不干净。”洛冰河扣着他脖颈的手微微用力,沈清秋顿时感觉呼吸不顺畅了许多。“那弟子换个问题。”洛冰河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沈清秋开始痛苦不堪,脸色憋得红了许多。
                                  “师尊方才,都和婴婴聊了些什么?”他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6 18:01
                                    他一字一句说道,看似波澜不惊。沈清秋胡乱蹬着腿,双手把衣服攥得更紧,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开始焦急地用尽力气地想把洛冰河紧紧锁住,他脖颈的胳膊挪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6 18:02
                                      好看(。・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6 18: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6 18:38
                                          发现一篇好文,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6 18:4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26 19: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26 19:14
                                                楼楼加油,小花花送给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26 20:53
                                                  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26 20:56
                                                    截图太难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6 20:5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6 21: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26 21:01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26 22:03
                                                            我来混眼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6-26 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