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吧 关注:82,902贴子:1,896,016
  • 30回复贴,共1

☆19-06-25★【原创】救赎(鼬BG)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申明,另一个宇智波鼬吧也有发这个文。放暑假了,所以会多更一点。


回复
1楼2019-06-25 19:04
    楔子
    你从远方走来,为我带来了色彩。
    你从远方归去,为我留下了一片温柔。
    你抬头看着星空,其中一颗星星里有我们许下的愿望。
    我的过去是黑白的,你的现在是黑白的,我们的未来会不会五彩斑斓?
    我喜欢看你吃三色丸子的样子,我喜欢看你身着黑红相间的大衣,我喜欢看你温柔的背着弟弟回家的身影。
    我很卑微,我很弱小,可是,只要能看到你我便是最幸福的。时光不管走多远,我一直都在你的身后守护着你,一直都在。是你把我从混沌的世界中救赎,给予我今生最大的温暖,所以。我决定,直到我的生命到终点我都会守护你!
    “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执着?”
    “因为我想守护你啊。”
    过了许多年,每当有人路过森林中那个不起眼的墓碑时,总会看到一个人靠着墓碑,呢喃着:“直到我生命到终点我都会守护你”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淋湿了墓碑以及它旁边的人儿。


    回复
    2楼2019-06-25 19:04
      第一章(鼬视角)
      灭族后加入晓已经两年了,每当想起那一晚还是会难以入眠。父亲,母亲,族人那带着痛苦和绝望的表情刺激着我的神经。但是,我现在似乎找到了有趣的事。


      昨天和鬼鲛做完任务路过一个小村庄,哪里似乎是在举行什么仪式,鬼鲛大概是察觉到我看着哪里太久了。他说:“鼬桑,要不我们去看看吧。”我看了看他,我们用变身术变成普通人的样子便赶到了村庄里。


      “求求你们,不要。”我听见了小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我穿过人群,看到一个黑发小女孩蜷缩在角落,衣衫褴褛。身上全是青青紫紫的伤痕,脸上也脏脏的,那双粉红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恐惧。“不要反抗了,你这个灾星,要不是你,村子也不会这么穷。乖乖听话,作为祭品献给神明大人,村子就会好起来的。”话音未落,一个大汉一把抓起小女孩,粗暴的扔到祭台上,然后上来几个人把她绑了起来。我突然想起了佐助,和她也差不多大,过的生活确实天壤之别。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对上那个女孩的粉红色眼眸时,心脏一阵阵的抽痛,想要救她。鬼使神差的,我抽起苦无杀光了那群人,鬼鲛立即明白了我的心思,也动起手,直到最后一声惨叫声结束,我们知道已经结束了。我抱起她,她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但却不停地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鼬,我们回去吧,这个小丫头已经得救了。”


      “鬼鲛,我想把她带回组织。”良久,我说出来这句话。对我十分了解的鬼鲛没在说什么。


      “走吧,回组织了。”我点点头,抱着她在森林中穿梭。小丫头可能是累了,直接睡着了


      回复
      3楼2019-06-25 19:05
        第二章(作者视角)
        “鼬桑,你真的要养这个小丫头吗?”干柿鬼鲛挠了挠他的鲨鱼脑袋。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惊讶,他身旁的黑发男人闻言放慢了脚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就在鬼鲛以为不会得到鼬的答复时。鼬突然说道“鬼鲛,我做事情自有分寸,其他的不要多问。”冷谈的声线里透露出一丝不快。鬼鲛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两人又逐渐加快脚步。鼬看了看怀里的小丫头,向来冷酷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温柔。


        “你叫什么名字?”鼬用尽全力摆出他觉得和善的表情,询问正在吃甜食吃的不亦乐乎的小丫头。她抬起小脑袋,含糊的说【唔没有名字】。身为忍者,听力是最敏锐的。所以鼬听清楚了她的话,他思考了一下,说:“萘,叫你萘怎么样?”


        “好,谢谢大哥哥。”她吃完最后一个三色丸子,对鼬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鼬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表情又恢复面瘫。


        “鼬,宇 智 波 鼬。这是我的名字。”男人的声音似有似无,在空荡的房间里旖旎着。

        夜渐渐深了,萘在自己的小床上沉沉的睡去。木质的桌上还放着一盏蜡烛,微弱的烛光轻轻勾勒着她稚嫩的脸蛋,依稀可见脸颊上的红晕,几缕黑发贴在光洁的额头上。她大概在梦里很开心吧,因为嘴角是笑着的。


        烛光随着鼬掩门的动作而消散,只有旁边的窗户投射进来的淡淡月光,除了虫鸣还隐约能听到萘匀称的呼吸声。鼬回到自己的房间,利索地脱下袍子。然后坐在床边,习惯性的拿起一旁小桌上的相片,那是两年前灭族后从家里带出的全家福。父亲,母亲,佐助,还有他,这个如今的罪人。“佐助,哥哥对不起你。”鼬望着相片上弟弟幸福的笑容,忍不住脱口而出这句话。他凝视着相片良久,良久才摆回原位。躺在床上,带萘回组织时与首领的情景一遍一遍的播放着。


        “鼬,这个小孩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组织的规定吧。”佩恩紫色的轮回眼直直的逼向鼬,语气异常严厉。女孩此时已经醒了,粉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首领,我想收养这个孩子。”鼬十分直接的说出内心想法。


        “理由?组织不养闲人,何况还是个没有实力的小孩。”


        “请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会把她培养的有能力自保,一切费用由我承担。”当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洞穴里一时鸦雀无声,随后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佩恩用手按按太阳穴,一旁的小南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大声的吼到:“安静,不要吵。鼬,我同意你的请求,但是有几个条件你听好了。第一,你出任务期间小丫头必须呆在自己房间,我会派人看守。第二,在你训练她的三个月,由鬼鲛监视。第三,组织不养闲人,本来已经分配好打扫的人了,但大蛇丸叛逃啦,所以他的打扫工作由这个小丫头担任。”首领都这么说了,所以众人也就没再说些什么。


        于是,鼬在众晓组织成员的注视下,牵着女孩儿的手回到他的住处【本文设定晓成员都有私宅,而且有很多房间的那种】 鼬突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背着弟弟回家吧。两人走到一扇门外,鼬伸手打开门,里面干净整洁,该有的家具一样不少。虽然有点小,但住一个小孩子还是没问题的。“这就是你的房间。”鼬侧过头向女孩儿解释。她很瘦弱,身高只到他的肩膀。


        “哇哦,谢谢大哥哥,我很开心。”她扑向床,满足地蹭了蹭。到底还是个孩子啊,鼬在心里想【作者:明明你自己也是个孩子】。鼬从怀里掏出一盒东西,是他最爱的三色丸子。他把盒子递给女孩儿“给,不介意的话吃甜食。”看到食物的女孩儿两眼放光,拿起一串三色丸子就往嘴里塞。那个时候,太阳已经落山,略冷的风从缝隙里吹进屋子,鼬起身关上窗户,开始询问。【询问在前面有写,这里就不多写了】


        回复
        4楼2019-06-25 19:06
          第三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了萘的身上,她呢喃了几句便又睡去。直到鼬敲她的房门,她才不情不愿的起床。

          “都准备好了吗?今天没有任务,先带你去吃早餐,然后去附近一个小镇买几件衣服,回来开始理论知识的学习。”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萘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他走。她一边走一边环视走廊,昨晚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原来墙上还挂着樱花的相框。想不到这个冷冰冰的大哥哥这么文艺呐。

          组织的早餐很简单,两个鸡蛋,一碗粥。角都在一旁算这早餐的费用,这次一共花掉120多块,鸡蛋加上米,比平时多了10块。都是鼬带回来的那个小丫头。角都幽怨的看了萘一眼。

          萘正在津津有味的吃,丝毫没有注意到角都的眼神。

          “走了。”鼬的声线依旧清冷。

          “怎么每次都是你第一个吃完啊,宇智波鼬你存心的是不是?”迪达拉顶着他金色的乱发出现在餐厅,满脸写着不服。回应他的是鼬淡淡的一撇,迪达拉瞬间怒了,大声叫嚣着:“我最讨厌的就是你的眼神了,有种我们再来单挑一次!”

          回应他的是呯的关门声。

          “鼬哥哥,那个人为什么要针对你啊?”
          “他就是个艺术疯子,别理他。”
          “恩。”

          小镇上的人不是很多,两人很快找到了服装店。鼬在挑衣服的时候,店员小姐看着他,脸也是红红的。直到鼬拿着几件衣服去结账,她才反应过来:“先生,你眼光真好,这几件衣服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呢。”结完账,鼬左手牵着萘的手,右手拎着包走出服装店。


          萘仰头看着鼬,觉得鼬的侧颜有种别样的美感。似乎是察觉到萘的视线,鼬悄悄的握紧了她的小手,加快了步伐。

          萘对着桌上的一堆卷轴叹气。回来之后,鼬简单给她讲解了查克拉的理论知识,然后扔给她一堆卷轴就急匆匆的走了。鼬哥哥到底去干什么。萘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摊开卷轴学习。此时,窗外落英缤纷。
          药屋内
          “视神经开始损坏了。平时注意眼睛的休息,我给你开几幅药,回去敷一段时间眼睛,这段时间不要用写轮眼。”白衣女子说着,拿出几包草药递给鼬。“这两年多谢了。”鼬的语气很诚恳。“没关系的,毕竟你父亲生前对我们一家有救命之恩,只是,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我感到很惋惜。”

          鼬的眼神暗了暗,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要走。“鼬,等一下!”鼬的动作停下来,女子的声音温柔而又坚定:“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啊,我会的。”

          药屋的门被轻轻关上,连同门后的女子的那颗爱慕之心。
          鼬知道她对他的感情,但是,他无法回应,或者说,他没办法回应。何况,还有萘这个牵挂。

          萘看了一下午卷轴,实在是无聊。反正鼬还没回来,干脆睡一会,萘已经爬上床了,敲门声突然响起,她一个激灵差点掉下床。
          “我回来了。”是鼬的声音。


          回复
          5楼2019-06-25 19:15
            第四章


            鼬的话音刚落,萘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坐回桌子前假装在认真学习卷轴上的内容。 
             
              鼬注视着这个因慌乱而把卷轴拿倒的女孩儿,不用写轮眼都知道她刚才一定偷懒了。在心底默默的叹口气,他径直走到萘旁边,节骨分明的手把卷轴正了过来:“拿倒了。”萘脸上的红晕弥漫到了耳朵根,心脏剧烈的跳动着,鼬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心里却在想,看来教导她会很麻烦。(作者:鼬哥,还真被你说对了,以后会有很多麻烦。)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终还是鼬先打破,他走到门边时皱了皱眉,怪不得进来前感觉到了另一种气息,原来是有人监视么。鼬很快恢复镇定,带上房门前说了一句:“下来吃饭吧。”此时的萘松了口气,放好卷轴就跟着出去。
              太阳已经下山,橘黄色的黄辉透过窗户洒在鼬的身上,萘可以清楚的看到,鼬整个人都像镀上了一层黄色的光,本应该是温暖的,但他的背影却显得格外孤独寂寞。
              
              因为被鼬撞见偷懒,所以吃完饭萘就回房间学习卷轴了。态度之认真堪比高考前夜的复习。夜色渐浓,鼬坐在窗边,漆黑的眼看向远方,那双眼睛里包含了太多东西,连月亮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良久,鼬才起身,但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感到心脏仿佛被人捏紧一般疼痛,咳出的鲜血滴在了地上,宛如一朵朵彼岸花盛开,那般的凄凉孤苦。鼬急忙掏出今天的药丸直接吃下去,胸口的起伏逐渐平静。他舔去嘴角最后一丝血迹,慢慢的躺倒在床上。


            “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
            “哇哦,谢谢大哥哥,我很开心。”


              白衣女子温柔的话语和萘带着笑的脸在鼬的脑海里一一浮现,他本就是在黑暗里行走的忍者,但她们给他的人生带来了一丝光明。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为了佐助,也为了萘,他也一定要撑到他们长大。
              
              这边,萘似乎一点也不困,就着烛光学习鼬给她的卷轴,上面的难点鼬已经给她标注解释好了,所以学习起来不是很困难。萘试着提炼查克拉,不过一会就感觉一股暖流在体内流动。萘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她成功了!暗处的绝看着萘,然后黑白绝开始发表意见。
              
              “不就是会提炼的个查克拉,这小女孩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已经很不错了,是个好苗子。”

              “要去告诉小带土吗,鼬带回来的小孩会成为不错的利用工具,我们的月之眼计划会提前成功也说不定。”

              “再观察一段时间吧,而且那个宇智波鼬也不是好惹的。好了不说了小心被她听见。”

              “有道理。”
              
              绝合上两片叶子,然后沉入了底下。
              
              刚刚,有谁在说话?萘的听力很敏锐,听到了鼬,带土,月之眼计划,她很确定她听到了这些词。萘走到房间的每个角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没有人在。那刚刚的说话声是哪里来的?她歪了歪头,百思不得其解。


            要不要告诉鼬哥哥呢,她正这么想着,背后空间突然扭曲,出来一个戴面具的男人,那个男人一个手刀打昏萘,然后把她抱到床上。


            回复
            6楼2019-06-25 19:17


              回复
              7楼2019-06-25 19:19
                第五章
                “忘记刚刚的事情。”面具男那阴森森的声音说着蛊惑的话语,萘彻底失去了一段记忆,然后沉沉的睡去。

                也许是幻术太过强大,萘一直睡到早上太阳升起都没醒。在门口敲了半天门的鼬没有得到回应,干脆走进房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坨既像面团又似毛毛虫的东西,他微微皱了皱眉,轻咳一声,“面团”,蠕动了一下算是作为听到他说话的证明。

                “起床!今天考理论和查克拉的提炼。”鼬的语气明显凶了起来,“面团”里的某人贪恋被窝里的温暖,还是不肯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鼬的耐心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他拉开窗帘,猛地掀开被子,某人顺着力道咕溜溜滚到了冰冷的地板上,还伴随着“哎呦”一声。鼬知道她已经醒了,平静的黑眸扫了一眼鸡窝头外加衣衫不整的萘,别过脸留下一句“5分钟之内搞定你的事,然后出现在我面前。”

                萘揉着自己的小屁股,小声咕咕:“真烦人,不想理鼬哥哥了。”由于睡眠被打扰,萘故意花费了10分钟时间洗漱。她黑着一张脸慢慢打开门,抬头一看,发现鼬也黑着一张脸看着他。一大一小两张黑脸就这么面对着,这样的僵局没有持续多久,萘“哼”了一声转身就走,漂亮的黑色长发在空中扬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度。鼬走在后面,紧抿的唇表现他的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训练的场地有一个大瀑布,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急促的水流熠熠生辉,躲在树后的鬼鲛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终于看到鼬和那个小丫头走过来,只是,这两个人为什么都黑着一张脸呢?鬼鲛摸了摸他的鲨鱼脑袋,想不通啊。

                鼬说把理论背一遍,她含糊着说并且漏了好多知识点(萘:让你早上那么对我,哼。)鼬让她提炼查克拉,开了写轮眼,竟然看到她提炼了一团蓝色的查克拉就渐渐停止,往返几次练练停停,就没有稳定过。综合上述的种种行为,鼬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萘对早上的事耿耿于怀所以和他对着干。

                再次叹口气,鼬严厉的批评萘:“和我闹脾气呢?才第一天训练就这样,像话吗?”

                萘涨红了一张小脸,忍不住怼道:“你早上害我摔倒地板上,是你有错在先。”

                “是你自己赖床,我只是采取手段把你叫醒而已。”

                “我不管,我昨晚上复习到老晚,多睡会儿很正常。”理不直气也要壮的萘。宇智波鼬突然觉得现在的小孩真难伺候,一时之间气到说不出话。


                暗处监视的鬼鲛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终于知道为啥两个人都黑着脸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鼬在看着这里,大大方方的走出来,咧着一口尖牙。

                “鼬桑,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还有你,小丫头别闹了。鼬桑发起火来很可怕的。”

                “鬼鲛,别多管闲事。”
                “哼。”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鬼鲛很是尴尬,但又感觉不对劲。鼬桑平时不怎么会和人这样吵闹,敌人更是直接就/杀/了/,这个小丫头可真有能耐。

                终究还是鼬先妥协,他走近萘,轻戳她的额头说今天训练过后带她去吃三色丸子。萘瞬间就开心了,早上的事情马上抛到了九霄云外。认认真真的背理论,这次一字不落,之后提炼查克拉一直保持着稳定。那样的画面,安宁,静谧。在不久的将来,这样的争吵依旧会发生。

                “我要吃火锅。”
                “不行,你现在是孕妇,不准碰油腻食品。”


                眼看着萘马上要哭出来,鼬还是心软了,轻吻她的额头说:“今晚我做三色丸子给你吃好不好,下次再吃火锅。”萘知道他果然还是爱着她,又开心的笑了。那样的画面,安宁,静谧。

                晚霞透过树林间的缝隙流进来的时候,鼬和萘的训练已经结束了,他遵守承诺带着萘去吃三色丸子。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鬼鲛的视线里,带笑的鲨鱼脸随即被冷漠所取代,对着戒指说“今天的训练已结束,未发现异常。”另一头的佩恩点了点头,紫色的轮回眼淹没在黑暗中。


                回复
                8楼2019-06-25 19:20
                  新文哇⊙ω⊙,收藏了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5 19:23
                    小段子
                    “客人,您要的三色丸子来了,慢用。”老板娘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早就饿的不行的某萘伸手就要拿,忽然被鼬抓住手腕,见他一脸严肃,萘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于是那大眼睛认真地盯着鼬。
                    趁着这个缝隙,鼬用左手抢走了盘子里三串丸子一口吞,顺带挑衅地看着萘。看着竹签上仅剩的一颗丸子,萘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挣脱鼬的手钻到他怀里去抢,小脸气的通红。鼬的心情十分愉悦,一边躲闪一边说:“想吃么?”然后手举得更高了,身材娇小的萘怎么够都够不着,直到他吃下最后一颗丸子,挣扎了半天萘放弃了。谁知鼬却突然弯下腰,捧住萘的脸吻了下去,丸子甜甜的味道弥漫在萘的口中,鼬那双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睛放大在萘的眼前,她知道她已经沦陷了。
                    “你比丸子更好吃。”这是接吻结束后鼬说的话。


                    回复
                    12楼2019-06-25 19:55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6 06:28
                        放一张我照着线稿画的鼬哥(我知道我是画渣,鼬哥对不住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20 15:41
                          第七章

                          “宇智波鼬,初次见面,我叫松下桀云,以后还请你请多多指教。”有着棕色头发和深蓝色眼眸的少年笑的如同暖阳一般,眉眼如星的少年,这是宇智波鼬对他的第一印象。

                          “松下君,请多指教。”鼬握住他的手,礼貌的微笑着。

                          在暗部的日子并不好过,每天都是些黑暗的任务。在杀掉最后一个暗杀对象后,鼬收好太刀,血红的双眸变回纯黑。和不远处的松下打了招呼,任务结束。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淹没在残阳下,渺小而又苍茫。

                          “鼬,这个人背叛了木叶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吧。”脸上缠满绷带的根部最高统治者给鼬递过去一张纸,上面是叛逃者的资料。

                          宇智波鼬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接过,然后说:“是。”日复一日的杀戮已经让鼬身心俱惫,再加上宇智波一族近日来浮躁不安,不少人逼着富岳造反,而鼬作为族长的长子,暗部的分队长,压力自然是过重的。鼬拉开纸门,扑面而来的是母亲做的饭菜的香味,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胃口。

                          “哥哥,你回来了。你都好久没和我们一起吃饭了,今天吃完饭我们一起······嗷,我的额头”佐助捂住额头,气鼓鼓的看向自家哥哥。“原谅我,佐助,下次吧,我今天累了。”回应他的是鼬淡淡的声音。“哥哥真是的,每一次都是这套。”佐助这么说着,但还是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毕竟,哥哥能回来一次就很满足了。


                          次日,鼬独自一人去执行任务。

                          “日向安和,同水之国叛忍勾结,暗地里向其出卖木叶的情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宇智波鼬冷冷的看着趴地上半死不活的日向安和,好看的薄唇却吐出带着杀意的话语。安和微微抬眼,对着鼬露出了一抹讽刺的微笑,“告诉木叶高层,我日向安和背叛木叶,也是被他们逼的,啊啊啊····”安和说完这句话,便被宇智波鼬从背后插入的太刀刺入心脏,他的生命就此终结。鼬的任务也到此结束。

                          松下桀云得知好友日向安和被宇智波鼬所杀。此前所有对鼬的嫉妒,加上怨念冲昏了他的理智。他要报复!于是,在鼬灭族后,他背叛木叶投靠了大蛇丸,并习得禁术,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杀了鼬。

                          “鼬君,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我现在的力量远比你要强大。”松下桀云接下鼬的苦无,又一个转身躲过了鬼鲛的攻击。“秽土转生之术!”他飞快的结印,从土地里冒出来数十个棺材,被复活的村民们向鼬那个方向袭来。但施术人已然不见了踪影。

                          那些活死人丝毫不怕鬼鲛的攻击,身体不断的复合,鼬看出了这个忍术的棘手之处,打不死,只能封印。三勾玉写轮眼转化为万花筒的形态,随着双眼流出鲜血,身穿铠甲的红色的巨人冲破了屋顶,十拳剑扫过所有活死人直到他们都被吸进葫芦里。被迫使用须佐能乎的鼬身体已达到极限,眼球巨大的刺痛感加上全身细胞的疼痛让鼬吐出来一口鲜血。视线里鬼鲛担忧的脸也变得模糊起来。

                          “松下···桀云,你敢··对萘或者佐助下手,我让你生不如死,咳咳咳·····”鼬擦掉嘴角的血迹,强撑着站起来。








                          回复
                          15楼2019-07-21 14: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4 15:18
                              文笔不错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4 22:3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4 23:2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5 10:50
                                    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5 12:2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8-15 13:41
                                        停更通知,因为一些原因,楼主要停更一段时间,这篇文后面还需要好好构思,以及鼬哥反穿的小短篇也是。等我忙完这段时间,月底大粗长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15 18:57
                                          第八章

                                          鬼鲛和鼬搭档这两年来,还是第一次看见鼬这么狼狈的样子,他收起鲛肌,将鼬搀扶起来:“鼬先生,我带你回去组织。”鼬微微点了点头,跟着鬼鲛赶回组织。

                                          鼬虽然极度疲惫,但还是顾虑松下,生怕他对佐助或者萘下手。佐助暂且有三代火影的暗部保护,萘就不一样了,实力还未能达到自保的地步,他不在她身边,危险就更大了。那么,只能加强对萘的训练强度了,这么想着。鼬和鬼鲛已经到了组织。

                                          “鼬,鬼鲛,任务进行得怎么样了?”一双紫色的轮回眼在黑暗中尤其突出。

                                          “已经解决掉了。调查发现是大蛇丸的手下搞的鬼,用秽土转生之术复活了那些村民,才有了后面的事情。”鬼鲛率先汇报完。“知道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尤其是鼬,你看起来很累了。”佩恩淡淡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关心,原本阴森漆黑的山洞也升温了些许。

                                          浴室,鼬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脸颊上是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眼里布满了血丝,嘴角还沾有一点血迹。他打开水龙头洗脸。良久,他发现,脸是洗干净了,但是这沾满同胞和父母的鲜血的手怎么也洗不干净。血可以洗掉,但是犯下的罪孽是永远洗不干净的。鼬的脑海里突然有一个声音这样说。

                                          鼬关上水龙头,走出浴室。习惯性的吃下药丸,然后脱下晓袍和护额。躺在床上,反复看着右手上的“朱”字戒指,代表着他晓之朱雀身份的戒指。樱花的香味顺着窗户的缝隙飞进鼬的房间,直到鼬的鼻尖被这清香包围。如果是三年前的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带着佐助去赏花。而现在的鼬心事重重,哪有别的心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后,鼬闭上眼睛,就着这清香安静的浅眠。

                                          隔壁房间的萘在鼬洗脸的时候听到了水声,她就知道鼬已经回来了。所以她光明正大的溜进鼬的房间要看他,(好久不见鼬哥太想念了就看一眼)忍者敏锐的听力使得鼬难得的浅眠再次被打扰。鼬缓缓睁开漂亮的眼睛,果不其然是萘这个小丫头,她蹲在自己床前,眨巴着粉红色的大眼睛,然而鼬的视线和她对上三秒都不到,萘的脸刷的就红了,“鼬。。鼬哥,明天训练什么?”萘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对鼬说到,“明天开始训练忍术。”鼬转过头去不再看她的眼睛,待她的脚步声消失后,鼬才重新闭上眼睛。

                                          其实,刚刚对上萘的眼睛的时候,不止萘脸红心跳,鼬的心脏也漏了半拍。鼬的手附上左胸,感受着心跳,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为一个女孩子而跳动了。自己这是,喜欢上她了吗?鼬突然被自己这个想法震惊到了,像他这样的人,还能有资格去喜欢一个女孩子吗?已经,没有资格了吧。恍惚间,鼬的眼前开始晃着一个影子,并看不真切,像是萘,又像是佐助。自己到底怎么了,鼬在心底默默问自己。

                                          阴暗的基地内部,松下面前是身穿白色和服,拥有一头黑色长发的男人。男人阴森森的笑了几声,阴郁而又沙哑的嗓音缓缓说道:“我一直都想得到鼬君的身体只可惜他的瞳力太过强大了。”

                                          “大蛇丸大人,时间到了。”透过微弱的烛光,可以看见是一个带着圆框眼镜的男人。

                                          大蛇丸站起身,然后低下头对松下说了些什么,随后跟着那个男人离开房间。松下的一半脸淹没在黑暗里,另一半脸清晰可见眼里的疯狂。

                                          不远处的容器里,是一只干枯的手,上面带着“空”字戒指,暗示着这只手的主人黑暗而羞耻的回忆。


                                          回复
                                          26楼2019-08-30 17:31
                                            这里稍微写了一点感情线,算是小暧昧啦。


                                            回复
                                            27楼2019-08-30 17:37
                                              第九章

                                              阳光正好,微风轻拂。宇智波鼬带着萘在训练,以及,暗处在监视的鬼鲛。

                                              “你把查克拉输入这张纸,测试一下你的查克拉属性。”鼬说着把一张小纸递给萘,漆黑色的眸子随即变成写轮眼的形态。

                                              萘集中精力把查克拉缓缓注入,纸的一角烧成灰。萘根据卷轴上的内容,知道这是火属性查克拉的特性。宇智波鼬有些高兴,萘和自己的属性一样,但是表面上看不出来他在高兴。“接下来,我教你火遁 豪火球之术。我只示范一遍,看仔细了。”为了能让萘看的更清楚,鼬放慢了结印的速度,随后一个巨大的火球在湖面上出现。灼灼的热浪扑面而来,萘深切感受到了什么叫火辣辣的疼。“结印顺序为巳 未 申 亥 午 寅。查克拉要集中在胸口。”鼬摸了摸萘的头,意示着鼓励。接受到来自鼬哥的鼓励,萘干劲十足,开始练习这个忍术。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第n次失败的萘依旧没有放弃。随着一声大喊“火遁 豪火球之术!”一个中等大小的火球出现了一秒,消失了。
                                              萘还想再做一遍,但嘴巴周围烫出的好几个泡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控制好力度,速度。你刚刚发动太快了。”鼬在旁边指导着。萘顺着鼬的话,重新集中查克拉,忍着嘴边水泡的疼痛。巨大的火球出现在湖面上,维持了3秒左右。

                                              “鼬哥,我成功了!快夸我厉害!”萘的眉梢都洋溢着喜悦之情,鼬宠溺的笑笑,伸出手戳了戳她的额头,“不错。不过嘴角要先擦点药,你现在的脸看上去就像一只猫。”鼬忍不住想逗逗她,果不其然看到她炸毛的样子,接住她打过来的小手,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

                                              “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鼬弯下腰,然后轻轻的抹药膏,粗糙的手指在萘白嫩的皮肤上摩挲着,萘先是感到一阵刺痛,随即又被清凉所取代。上完药的萘又恢复了元气,她想对着天空大喊一声:“我宇智波萘又回来了!”(咳咳,以上是作者在脱线,不要在意。话说,宇智波萘,这不就是嫁给鼬了吗?嘿嘿。)

                                              你以为这一章就此结束了吗?不不不,还有呢。我们鼬哥是很负责的老师。(作者:鼬哥,你接下来要教什么。 鼬:教萘叫我老公。 作者:???鼬。。鼬哥,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鼬:我到现在还没追到萘,都怪你!我要自己主动出击。 作者:鼬哥您请。)

                                              鼬开启写轮眼对萘说到:“高兴归高兴,继续下一项练习。幻术。”“收到命令!”萘婴儿肥的脸配上严肃的表情让鼬觉得有些可爱。今天训练结束后找个机会捏捏她的脸,鼬心里这么想着。

                                              萘闭上眼睛,回忆卷轴上幻术的讲解,开始调动体内的查克拉,睁开眼睛,她还在原来的地方,鼬不见了。天色骤然变暗,冷风吹过森林发出沙沙的声响,天空盘旋着几只乌鸦,悲凉凄惨的叫声使人不寒而栗。萘知道这是幻术,但是逼真的场景还是让她害怕。她深吸几口气,努力平稳絮乱的查克拉。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在她脑海里回响:“忘记刚刚的事情。”夹杂着另一个人说话“要去告诉小带土吗,鼬带回来的小孩会成为不错的利用工具,我们的月之眼计划会提前成功也说不定。”

                                              月之眼计划?萘隐隐约约想起了什么,可总有一股力量阻止她回想起细节。大脑一阵阵的疼痛让她整个人不得不半跪在草地上,查克拉又开始絮乱,“该怎么办?”

                                              幻术外的鼬看着萘捂着头半跪在地上,表情扭曲,看起来十分痛苦。是不是幻术的强度太大了?鼬解开幻术,大步走过去扶起萘,“幻术太强了吗?”鼬担忧的问,萘的头依旧疼痛,她喘着粗气对他说:“鼬哥。。。哥,我在幻术里的时候,回忆起有人好像说过什么,月之眼,然后头就越来越痛。”萘靠在鼬的胸膛上,仅存的一点意识支撑着她半睁开眼。鼬一惊,有人给萘下了幻术?什么时候的事?他抱起萘往基地赶去,得尽快查清这件事情。

                                              空气突然扭曲,出现一个带着橘黄色漩涡面具的男人,男人黑洞里的写轮眼眯起来:“那个小丫头挺有能耐的嘛,自己想起来了。”


                                              回复
                                              28楼2019-10-05 22:2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11 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