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91,707贴子:36,779,945
  • 13回复贴,共1

【原创】【连载】被囚的小孩儿 【1】“有什么问题说啊,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连载】被囚的小孩儿

【1】

“有什么问题说啊,为什么不讲话”
“……”
林洛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自己面露嫌恶的亲人们,突然冷笑出声,然后推开门走向了马路。路灯亮着橘黄的灯光,将这个小地方交织成网,勒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缓缓得走着,一直走到一个破旧的活动场地,然后盯着掉漆的篮球框,抿紧嘴巴,努力压制的眼泪从眼角不受控得流下,她站的笔直,一动不动,就好像要从里面获取些什么能量,好让自己冷静下来。良久,她用手抹了抹眼泪,再把长了些的刘海儿往两旁拨了拨。然后她深吸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脸,对着空气笑了笑,整理自己有些紧绷的神经,然后迈步往回走。
乡村的夏夜,星星月亮都异常明显,虫鸣也很是美妙,随处可见的果园和庄稼,也很有一种生活的味道。她其实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可以,但她毕竟才19岁,纵然有着颇多的感悟和思考,也无法安抚自己那颗躁动的心脏。她时常感到寂寞,因为很难遇到能与她谈天说地的人,而她的价值观也在这个地方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小洛,小洛……小……洛……”听到熟悉的声音,她知道家人来找她了,可她又实在不想张嘴,于是快步往声音的源头走去。她走到爸爸身边,爸爸看着她动了动嘴,却什么都没说出口。她看了眼爸爸,然后抬脚继续往前走,爸爸沉默的跟在她身后。她能听到背后的脚步声,也能明白那个人是爱着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到原则上大家总是谈不妥呢?自己已然成年,却还是处处受限。自己前18年半的听话,让她觉得根本就是个错误。
回到家,姑妈已经回去了,奶奶在沙发上左顾右盼,看到她,叹了口气,就回了房间。妈妈从房间探出头来狠狠瞪了她一眼,仿佛自己不是她的女儿。她转过头回自己的房间锁上门,背靠着门身体慢慢下移,坐在了地板上。脑子里一直不受控得重复着那个眼神,以及一些更加令她恶心的话语。她觉得自己的爆发是有意义的,一定。但她并不能确定有多大的功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5 18: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6 02:3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6 02:38
        【3】
        刚刚亮起的路灯下,两个小孩儿在围着妈妈打转,妈妈温柔又无奈的看着这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突然停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人影,高兴的叫出了声:“爸爸,是爸爸,爸爸……”然后迈着小腿往那个方向跑着,妈妈连忙抱起另一个小孩儿去追着他,生怕他摔倒。对面的爸爸加快了步伐,伸出双手将那个跑向他的小孩儿紧紧抱在了怀里。这个女人和男人蜜意的对视了一会儿,然后走远了。林洛就这样看着这样的四个人,直到他们完全消失在视野里。
        她加快步子去超市采购,然后搭车回家。她提着两袋满满当当的食材,看着良久未用的的厨房歪了歪头,然后把食材放在客厅,开始了漫长的准备工作。
        她用刀切着菜,起初很慢,后来就开始加速了,毕竟以前的功力还在。切着切着她突然发觉案板上发出的声音不太对,然后意识到了什么,分了神,手被切出一个口子,往外渗血。那个人进来迅速放下外套,冲进厨房,将她的手放在凉水里冲,然后把她拉到客厅沙发对她说“等等我,很快回来”,这之间没有对视。他回来时手里提了医药箱,单膝蹲在地上,十分认真的帮她处理伤口,对她说“休息会儿吧,我来”这之间依然没有对视。他放下医药箱,去了厨房区开始做菜,动作很是熟练。厨房区离客厅不远,开着林洛喜欢的橘黄色灯光,客厅的沙发旁有一台落地灯,林洛将灯光调弱,这样一来,整个区域就只有这两处是亮着的。林洛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厨房温和的灯光打在那个男人身上,恍惚间觉得好像一场梦境,她揉了揉眼睛,又觉得有些模糊,然后她拍拍脑袋无声的笑了笑,原来不过是工作过后又在路上走了不少路觉得困了而已啊,想着想着她渐渐步入了好久不曾体验过的带有香甜味道的梦里。
        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她睁开眼睛看到那个男人坐在沙发旁的地毯上,头枕着胳膊趴在她旁边,而她身上也被盖了一条毯子。她将毯子盖在那个男人身上,缓缓起身,热了杯牛奶,然后拉开落地窗的帘子,将窗子开了一个小缝儿,看着外面的烟火人家,也想吹吹风。风将她的头发微微吹动,她感到寒冷,可她不觉得难受。
        叶淅醒来后就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眯着眼突然感到难受。他起身将毯子披在身上,走到林洛身后将她紧紧搂进怀里,将头埋在她的侧颈,把脸贴紧她的脸,轻轻的蹭着,对她说:“林洛……林洛啊……林洛,我们,结婚吧,我们结婚吧,好不好,好吗?”林洛感到自己的脸有一丝湿意,然后转过身看着他,用手擦了擦他的眼泪,双手环着他的腰,然后紧紧的抱着他。她能听到他略微加快的心跳,和她的一样,可她没有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14 14:03
          2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15 00:58
            从四楼一下调到六楼了,五楼消失了??、


            收起回复
            8楼2019-07-16 10:1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16 10:28
                【4】

                林洛吹灭蜡烛,叶淅把蛋糕切开,两个人安静地过完了这个生日。林洛在一楼打开了间客房让叶淅住,然后自己上了二楼休息。过了一会儿,她听见了楼下的锁门声,其实她早就猜到了。她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一点点,楼下的雨刚停不久,地面还是湿漉漉的,草坪边的路灯亮着,叶淅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长长的外套被风吹得往后飘,他用手将衣服掖住,每一个步子都跨得很大,他走路向来这么利落,林洛心想。
                叶淅将车开回家后,换了身运动服出去夜跑。他拼命往前跑,跑得速度越来越快,身边的建筑物就像幻影一样往后退,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大,他一直跑一直跑,汗水将衣服浸透,他才慢慢感到疲惫。他跑到一个天桥上,用手紧紧抓着栏杆,他的脑子很乱,可他的心却很空,就像一个没有杂物却落满灰尘的大仓库,喊一声都会有回声,但他却怎么都听不清回声里的言语。他没有在天桥大喊大叫,他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天桥下来去不息的车流和天桥上拖着步子下班的路人。风吹乱他的头发,连带着吹散了了他眼里的神采,他让自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迈着步子往回走。路上的建筑又有了它们原本的样子,下过雨的空气也很是清新,她的样子在他的心里被反复描摹,天上阴云密布,他却甜甜的笑了。
                林洛披着披肩走到储物间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后里面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叶淅穿着黑T和淡蓝色的破洞牛仔裤,站在林荫下笑着,大大的眼睛弯弯的很是好看,清晨稀疏的阳光穿过树的缝隙照在他身上,将他本来就修长的身材映得更加好看,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银白色的相机,他正在盯着远处的鸟群,两个手托起相机准备抓拍。林洛看着照片里的人笑了笑,这才是她第一次见到的叶淅,不过,他应该不会知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28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