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翼吧 关注:27,317贴子:2,431,212
  • 51回复贴,共1

【毒舌少年·原创】梦庄园·始·梦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人脾气极其暴躁,还请各位不要用高高在上的姿态指点我,感谢配合。』

这个故事的源头实际上是因为我自己做的一场噩梦,因为整整一年都没有忘记它,所以干脆开了个坑,让它储存在这里。

本文文案:
『梦魇来自传说,传说来自世界。
这个世界很美,却又是一朵致命的荼靡。
我不愿深陷沼泽,可殊不知...
我早已掉入地狱。』
类型:压抑.恐怖向
主角:林秋,唐晓翼,亚瑟·冯·蒙哥马利,夏远
配角:白昼,黑夜,鸟居坊,(暂且透露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文笔十分渣,无敌渣,如若不喜,门口右拐不送。

更新时间不定,暑假大概要开始忙忙转,但完结还是有的。

以上。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案 如有未补充,请做提示,谢谢配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0 22:12
    【一】——————
    我是林秋,一名普普通通的初中狗。
    我今天大概是撞邪了。
    倒退一步,运动鞋底与地面摩擦出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小巷中显得那么突兀,原本好好架在鼻梁上的超大黑框眼镜“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这是...什么东西...?!
    不停后退着的我后背抵上了什么坚硬冰凉的东西。瞪大双眼四周观察着,企图找到一处可以顺利逃走的地方。死死攥着迷彩长裤的手愈发抓紧,连指甲深深陷进肉里的痛觉都顾及不上了。
    一阵萧瑟秋风吹过,落在地上的枯黄树叶被吹起在空中打了个转,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最后在空中缓缓落下。小巷墙壁上爬满了现在的我看来特别恶心的绿色藤蔓,它们正在以不寻常地速度从墙的底端快速爬上墙头,这个过程仅需要几秒钟而已。
    路旁昏暗的灯光在“嗤”的一声冷笑下彻底断开了电源,整个巷子处于漆黑一片的状态,不时还会有几声汽车的鸣笛声和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出现。
    心理上的绝望在此刻显得比“害怕”要强得多了,在眼眶内不停打转的泪水终于在心理承受压力大于原心理承受压力的情况下顺着脸庞滑落,滴落在地。
    “呜...”在我发出第一声呜咽时,视野中我所能够察觉到的景物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数噪杂的声音在耳边炸开,脑内的记忆片段似是被某种东西吸走般消失不见,身体突然感觉很重...很重...
    纯白的世界,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视野中的景物忽然变得浑然一体,又被白色所点缀,最后融合白色,化为纯白。
    一个身影在向我走来。
    一袭披风,一头栗发,再加上桀骜不驯中带有化不开的悲伤的表情,瘦削的面庞。
    “请问,你知道怎么一回事——吗?”
    我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发了疯一样奔向他,企图知道些为什么会发生这些的信息。谁知男孩径直穿过我的身体,毫不犹豫的留给我一个萧瑟纤细的背影。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茫然失措的时候,世界又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变得混黑寂静。
    再次睁开眼,迎接我的是恶心到让人呕吐的腥味,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先是手指动了动,接着是能够整只手张合,最后手腕也能够略微僵硬地转动。
    待身体各处关节都可以灵活运动时,我爬起身子靠着墙壁静下心来想关于这几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段急促地脚步声从我背后的墙壁传了过来。
    见状,我将手包成一个拳头,在墙壁上用力的敲击着。
    三短三长三短。
    SOS的意思,以前为了不时之需而记下的,现在看来,当初记下来真是太对了!
    这样想着,我等待着墙那边的回应。
    过了近5秒的时间,墙对面传来了回应。
    同样是一段敲击。我听懂他在说什么了,他说...
    我马上来救你。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0 22:13
      顶顶,小姐姐写的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0 23:04
        很棒呀w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1 01:22
          超棒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1 10:21
            up


            收起回复
            6楼2019-06-22 13:39
              今,今天和明天都没法更新QAQ,我去诸暨考试之后爸妈带着我妹和一起去东阳横店去了QAQ,不,不要我QAQ,我有证据!图证!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9-06-22 21: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2 21:34
                  还有人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6-22 22:0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23 12:35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3 19:46
                        超爱楼楼文风,加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6-23 19:4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6-23 19:4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23 19:47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6-23 19:4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6-23 19: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3 22:02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6-24 23:28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9-06-26 21:52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6-28 08:0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2 21:2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3 06: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4 11:50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7-04 21:57
                                                  画了几分钟,这就是全文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有好几个地方都预示着她是什么身份,有做多方面的参考:塞壬,烈鸟,白夜的魔眼,祭祀,伊莱,魔鬼鱼,精灵,不死鸟,镜妖等等等等。
                                                  嗯,明天更新,依旧脱稿发疯当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05 18:14
                                                    【三】――――

                                                    过了将近半分钟,我可以感受到我离大哥说的光源越来越近了,可怨婴跟我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剩下一米了,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他那漆黑的眼睛内倒影出的我。
                                                    到这种危机的地步,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这么跟他死耗下去了,蹙起眉头硬生生的用左手把套在右手手腕上的佛珠串给扯断,同时向那群怪物和怨婴挥洒出去。为了以防后患,我还留了两颗放在手心里死死地攥着。
                                                    那怨婴被我挥洒出去的珠子其中一颗给打中了,在尖叫一声之后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了踪影。
                                                    那些怪物也在佛珠的威慑下停止了脚步,却依然大声嘶吼着。
                                                    这副场景很吓人,让我差点腿都软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群怪物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奇怪,太奇怪了。
                                                    他们像是……
                                                    解脱了?
                                                    “老妹,做好准备把头低下!我们要出去了!”
                                                    大哥一嗓子叫出来吓得我心慌愣起来,连刚刚那件事都被抛之脑后,快速的听从他的指令把脖子卡在他的肩上,头马上低下。
                                                    不出七八秒,我可以真正的感受到阳光照耀我背部的感觉,眼泪在眼眶中不停打转,终是落了下来。
                                                    在大哥的一声“好了老妹,可以下来了。”中,我被他放在地上,双脚先是不适应的哆嗦了一阵子,后来就完全的适应了。
                                                    走了两步,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我的不对劲。
                                                    骨头的咯吱声,呼吸的声音,风略过的声音。
                                                    这些东西,我都能听见,而且特别清楚。
                                                    有除我外的三个呼吸声。
                                                    一个在我周围,就是那老哥,特帅那个。
                                                    另外两个好像是团体合作,在一起行动,并且正在朝我们走来。
                                                    可就在这之后,这些声音我就听不见了,就像是幻觉一样莫名其妙。
                                                    “你们是谁?”
                                                    我扭头撇着眼瞧缓步走来的两位少年,双手插进口袋随时可以掏出寥寥无几的符咒,若是他们有什么不正的心思,直接贴他们脑门上去。
                                                    来者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深邃碧蓝的眼眸中不知藏着些什么,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亮眼,脸上是浓化不开的温和笑意。
                                                    另外一个人是黑发碧眼,耳朵上有着独居个性的耳环,脸上带着阴郁之色,蹙起的眉头和我正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淡蓝的眼底藏着不为人知的虚弱。
                                                    这个人……真眼熟。
                                                    可有不知道是谁。
                                                    但似乎,是个奇怪的人。
                                                    “喂,那边那个黑发的小子。”
                                                    我叫住那个人。
                                                    “干什么?”他警惕起来,无论是执剑的姿势还是什么,都无可挑剔,简直是完美。
                                                    “你也被那个梦困扰着吧。”
                                                    他瞪大双眼,眼眸死盯着我。转瞬又略低下头来,让我们看不大清楚他的表情。
                                                    就这么眼看着他缓缓走来,直到走到我的跟前,才露出他此刻的表情来。
                                                    这双眼睛变暗了,突然又闪烁了一下,又变的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火。
                                                    他那双手掐住我那只被佛珠串的绳子勒的留下点点血痕的右手,疼痛感让我面部表情抽搐了一下。
                                                    他空洞的眼神,苍白的面庞,隐匿在内心深处的脆弱。
                                                    现在,全部展现在我的面前。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太熟悉了,太熟悉了吧。
                                                    这不就是,当初我向那个栗发少年求救的场景吗?
                                                    “你还真幸运啊,还有人搭理你。”
                                                    低眸轻笑。
                                                    不像我,人家连我存不存在都不知道。
                                                    “你是谁?”
                                                    我抬眸问他,黑曜石般的眼睛内星光闪烁。
                                                    “我是,唐晓翼。”
                                                    少年沉默了一阵,终是开了口。
                                                    “原来是唐家长子,唐晓翼啊。”
                                                    我笑到。
                                                    “幸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07 19:27
                                                      有点……嗯……
                                                      不过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9 07:10
                                                        dd师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9 18:46
                                                          【四】————
                                                          我们几人互相认识之后谈了关于被拉进这个世界之前干了些什么就感到了深深地无力感,先是大哥夏远表示他是在和好友在网吧开黑,在其次是亚瑟和唐晓翼说是在亚瑟的府邸中谈关于他的噩梦的事,而我是在小巷中看到一个带着纯白长外袍的无脸怪物。
                                                          从这几点当中根本找不出什么有用信息,除了某一点。
                                                          那就是那个噩梦。
                                                          虽然夏明和亚瑟并没有做噩梦,但是我和唐晓翼做了噩梦,再加上亚瑟有和唐晓翼讨论过关于那个噩梦的事情,夏明在开黑的时候也遇见了一个使用他从未见过的人物【梦魇】,不难看出噩梦和我们现在所遭遇的事情有着一定的关系。
                                                          可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被拉进这个世界的主要原因还是不清楚,我们仅仅知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和【梦魇】有着关系。
                                                          就在我们几人陷入沉思的时候,世界开始发生改变,熟悉的黑暗再次将我吞噬。
                                                          在梦里,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噪杂的磁音混淆了我的听觉,只听见一句话。
                                                          “你明知道可以,又凭什么阻止我。”
                                                          我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刺眼的光又把我拉回现实。
                                                          我身处于自己昏倒的小巷中,鸟类的叽喳叫声并非那么的让人喜爱,反倒会感到有几分烦躁。
                                                          昏暗的电灯再次亮起,掉落在一旁的眼镜镜片已经被摔得粉碎。
                                                          黑夜,时间像是根本没有行走过,可右手手腕带来的疼痛不是假的,滴落的血液不是假的。
                                                          望了望四周,发现没人便瘫倒在地上低声道:“别随随便便坑人啊,老天爷。”
                                                          待身体可以适当的运动后我爬起身子,扶着墙缓慢地朝家的方向踉跄走去。
                                                          回到家后果不其然的发现家中无人,一张便利条留在桌上。

                                                          老秋:
                                                          我们几个去吃串了,会帮你带点的!还有,他今天又来过了,看来他是不见到你不把你带回林家是不肯罢休了。

                                                          【他】吗?算了,反正他现在还动不了我,能拖一天是一天。
                                                          在电灯的照耀下我再次清晰地看见手腕上的青淤和一滴一滴的血,身上的衣服泥泞不堪还有大面积的已经
                                                          被红黑的浑浊血夜所沾染上。
                                                          狼狈不堪。
                                                          蹲下身子从沙发底下硬拉出来一盒扁扁的医疗箱,开始为自己包扎伤口。
                                                          因为只能用一只手的缘故,我包扎的时间比以前长了不少,站起身子感到阵阵反胃感。
                                                          扶着墙或沙发之类的物体我一步一步的走进洗手间,趴在洗漱台上低泣。
                                                          “为什么是我……?”
                                                          我感到绝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15 15:1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