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隐樱不悲叹吧 关注:557贴子:457
  • 3回复贴,共1

1-15.不和谐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心理戰式發貼——我會把正文發在3樓


回复
1楼2019-06-18 22:45
    「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像有個和我長得很像的魔法少女,只是稍微有点吵闹而已。……秋山,虽然只是确认一下,那個是確有其人的吗?」

    「你妹的还在怀疑吗?叶隐樱是真實存在的。顺便一提,查了一下,她作为酷系魔法少女,似乎在一部分的群体中很有人气哦」

    ……一部分的群体是什么。但是,在世间上『叶隐樱』的存在似乎比鶫所想的还要有名。

    「最近在外面一直被偷偷地盯着脸看,難不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嗎?庫,明明我還以为是受欢迎期到了……」(23:在恋爱方面受异性追捧的时期,傳說人生中會有三次)

    前几天,被其他学校的女高中生热情注视了,一定是因為那女孩知道『叶隐樱』的事吧。或许,我也该考虑开始正式的變装了。应该买一副平光眼镜吗?

    我那样的和秋山交流,行贵就看起来很不高兴地对秋山说道。

    「哼嗯~。让我看看你的手机」

    「誒,不要啦。」

    秋山毫不留情地立即宣布拒绝。……也许是心理作用,感觉周围的气温下降了。

    ——啊。又开始了。
    鶫轻轻按住了突发疼痛的额头。虽然早知道會变成这样(・・・・),但是當被夹在中間的人还是很痛苦的。

    「蛤?怎么回事?」

    「沒啦,因为可不想被放入奇怪的APP啥的。說到底我本来就不想让你觸碰我的物品」

    首先作为前提,行贵与秋山——不如说是与其他的同班同学的关系很差。原因的九成在于行贵,所以不能责备同学们。

    原本秋山所说的,就是行贵实际干過的其中一件事。或多或少,班上的同学们都理解行贵的恶毒。鶫也經常收到「還是別跟那傢伙扯上關係吧?」這种善意的忠告,不过,鶫现在还没這个打算。
    行贵固然也有些許执着于鶫之處,但那终究只是在友情的范畴內吧。也许,是跟孩子不想放手中意的玩具一样的感觉也說不定。

    思考着这样的事,鶫向争吵的两人伸出了援手。

    「你们俩就到此为止吧。瞧,可以用我的手机啦」

    「嗯,谢谢」

    「用自己的不就好了。就因為七濑这么娇纵他,这家伙可會得寸進尺的啊。真是的,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会做这家伙的朋友呢。被抓住了弱点吗?」

    「没什么特别的啦……」

    检索視頻网站,直接把手机交给了行贵。但是,却被看到这一幕的秋山轻轻地責備了。鶫自身并沒有特别受到威胁,被那样说也只感到为难。

    另一方面行贵只當是耳边风,把秋山的言词不当回事。大概就是這种地方引起反感的吧。

    「叶隐樱、呢……。确实和小鶫很像吶」

    「就我来说因為太相像了,倒有点儿毛骨悚然呢。」

    鶫不以为然地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这样说道。终究在于七濑鶫来说,『叶隐樱』必須是不相關的別人。
    但是,行贵的直觉很敏锐。到底鶫的拙劣演技能否蒙混過去呢?鶫只担心這个。

    行贵没有察觉到鶫的这种不安,一看向鶫,脸上就露出了无邪的咪咪笑。

    「但是,归根结底只是偶然的相似呢。這樣還能这麼吵闹可真奇怪喔。啊,白在意了。」

    「你啊,再考虑一下说话的方式嘛……」

    感觉到班里杀气腾腾的视线,鶫悄悄地捂住了胃。为什么行贵要这样与全部人为敌呢?

    ——但是,一定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吧。
    因为想那样做,所以就那样做。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虽然不知道能否称之为堅强,但偶尔也会羡慕他的生活方式。
    嘛,沒打算去摹仿就是了。

    「不要亂挑釁别人喔。如果太过火的話 我可要去把芽吹(めぶき)前辈叫来了囉」

    鶫这么一说,行贵就露出不悅的神情瞪着鶫。

    雖然芽吹前辈对鶫来说是个既温柔又会照顾人的前辈,但和行贵的相性似乎差得要死。看来前几天,跟前辈的舌战中败北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行贵露出一脸真心不高兴的样子。

    「……别在我面前提起她啊。噁心起來了」

    「好好,你这么想的话就閉嘴乖乖坐回座位上。——大家也对不起了。让大家感到不舒服」

    鶫一边这么说,一边轻轻地低下了头。虽然鶫没有必要道歉,但事情的开端是『葉隠桜』。鶫也是有一点责任的吧。

    同学们一脸的不满,但对于没有錯的鶫也说不出強硬的话来。虽然这样对行贵的视线也会隨之变得严厉,但这也是自作自受吧。

    后来气氛莫名变得紧张,话题就此中断了。嘛,大体上都是行贵不好就是了。

    ……但是,因此得救也是事实。虽然并不是有意而為之,但由于行贵牽涉進谈话中,无意中令这个话题在气氛上变成了禁忌。

    ——说不定,行贵是全部考虑過了才采取那样的态度,的嗎?

    ……怎么可能呢。

    鶫没有对任何人说魔法少女的事,也没有做出那样的态度。日常生活总是过得跟往常一样,人際交往中應該也沒有出現過失。被发现的要素,大概是没有。

    「嗯?怎么了,小鶫」

    「不,没什么。」

    老老实实地坐到座位上的行贵,完全看不出有懷疑鶫的样子。
    ……一定是鶫想太多了吧。



    ◆◆◆◆



    「——在学校發生了這樣的事喔」

    「哼,在人群中也有了人气吗。有点麻烦呢」

    回到家后,和贝尔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後,祂一脸不高兴地这么说。

    「既然在公開活动中,知名度不断提升也是没办法的事啦。但對很麻烦這點 我也同意唷」

    本来,鶫就并不喜欢受到注視。但是,正如班里说的那样,最近与『葉隠桜』相似的鶫自身似乎也聚集了人们的视线。對漫不经心地以為自己是到了受欢迎时期的事十分难为情。

    或许是因为一直和行贵在一起,鶫并不受欢迎。当然的,两个人走在一起的话臉比較帥的一方一定比較吸引人吧。并不是說不甘心,只是有点空虚。

    「但是,一想到能力受到评价,就觉得有点高兴呢。你看,像是觉得努力得到了认可嘛」

    不是偶像(idol),而是被评价为勇士(hero)的话,可是無上光荣的事。虽然是順势开始的魔法少女生活,但是即使是鶫也多少存在着爱国心的。

    「这种程度的事就感到高兴吗。你可真是个廉價的男人呢」

    「嗯,贝尔大人也可以再夸奖我一下唷……」

    一貫之事,贝尔总是很辛辣的对待鶫。被明確地赞扬的事以单手可數。糖和鞭子的比率压倒性地很古怪。若然鶫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早就心碎了吧。

    面对鶫如此的話语,贝尔嗤笑着回答。

    「开什麼玩笑。人類这种东西一但娇寵惯了就会得意忘形的吧。打屁股督促可就剛剛好了」

    怎么想都是极端的论說。但是,鶫认为贝尔對人类是有自己一套思量的。通过这三个月的交往,鶫总算隱隱約約察觉到其中一种類似心理阴影般的東西。应该说,只是不讨厌人类就已經算好的吧。尊大不逊的態度倒是没办法了。

    「我觉得这取决于人吧。嘛,對我来说那样就可以了」

    鶫是挺宽容的人。待遇上只要不受到实际伤害的——只是被言语压迫的話,並不會太在意。雖然那并不是因为温柔,只是单纯的迟钝而已。

    「这么说来,魔法少女的人气高涨到某种程度,似乎就會收到杂志采访、出演电视節目等委托。虽然『葉隠桜』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啦」

    「啊,偶尔會發来委托喔。全部都拒绝了啦」

    「呃,你在开玩笑吧?」

    鶫发出了惊讶的声音。这么说来,这种委托首先會送到贝尔那边去吗。關於這一點一直不知道。
    虽然不是很清楚系统結構,但果然是会通过政府等渠道联系贝尔吗?因為贝尔沒有详细地告诉鶫这方面的事,所以總有一点不清不楚。

    「不是什麼特别的事。畢竟野生——在野的魔法少女的情报很少在世间流传呢。政府方面總想预先知道一点内情吧」

    「阿,原来是这样喔」

    并不是纯粹对『叶隐樱』有兴趣,这場合是對在野的贝尔的契约者(・・・・・・)感兴趣吧。
    从贝尔说话的口气来看,贝尔本身似乎是一位相當有力的上神,政府会在意也可說是当然的。

    「话說回來,你的朋友——确实是叫行贵(ユキタカ)吗?」

    这么说着,贝尔难得地就鶫的交友关系提出問題。虽然觉得奇怪,但鶫还是开了口。

    「嗯,是喔。行贵怎么了嗎?」

    「那种人,总有一天会背叛你的喔。赶快和他断绝关系比较好」

    過於突然,令鶫啞口無言。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是吹起了怎樣的风啊?

    「我以前去看你的情況時見過,那東西是不行(・・)的。灵魂浑浊不堪。如果換個世道,即使被當作奸邪之徒來誅殺也不奇怪啊」

    「不妙到被上神说到這种程度吗,那个家伙……」

    虽然多少有些夸张吧,但是無法否认行贵的性格从根本上就扭曲了。
    虽然鶫现在總算能跟他处得好好的,但是只要行贵的心境一变,马上就会被割捨掉吧。那种未來很简单就能预想得到。

    ——但是即便如此,行贵还是很重要的朋友。

    「虽然很感谢你的忠告,但是行贵是我的朋友。」

    两人之间,并不是有什么特别重大的邂逅或小故事。只是不知不觉間湊在一起,不知不觉間关系就变好了,直到现在。

    ——但是,朋友就是这样的吧?关系友好,应该不需要什么理由。

    知道行贵的事的人都说鶫的思想太天真了。嗯,正如他们所说。但是鶫無法舍弃行贵。

    「就算正如贝尔大人所说,有一天被背叛了,那个时候的事就那个时候再考慮吧。……我沒有辦法讨厌那家伙到那种程度」

    「……随你的便。無論发生什么,我可都不管吶」

    「嗯。抱歉,让您担心了」

    「我并沒有在担心你。我只是認為如果发生了什么会给我添麻烦而已」

    嘖,贝尔一边咂着嘴一边烦躁地這樣说道。因为黑色的尾巴啪嗒啪嗒地拍着桌子,所以感情很容易理解。

    「……以防万一还是问一下,你該不會,有喜好男色的癖好吧?」

    ——畢竟那个男的也只有外表很亮麗吶,贝尔又這樣补充道。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啊!?」

    面对贝尔的话,鶫立马認真地露出厌恶的神情摇了头。只有那个绝对不可能。鶫是很普通地喜欢可爱的女生的。

    「只有这种误会,真心求放過。我是直的啦……!」

    就算臉蛋长得再漂亮,作為男生这个时點就不可能用那种眼光看待。至少,对于鶫来说是這樣。(魯迅大師: )

    「那就可以了。——順道也问下,你喜欢怎么样的女人?」

    「是啊。如果硬要举例的话——」

    这样说着,鶫把手贴在下巴上陷入了沉思。如果要举出具体的例子,只有一个人吧。

    「——像芽吹前辈一样的人、吧?」

    ——那个人是行贵的天敌。比我大一岁的前辈,可爱的眼镜娘(・)。


    回复
    2楼2019-06-18 22:45
      沙。。。沙发?


      回复
      3楼2019-06-19 00:06
        又给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9 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