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桂吧 关注:28,975贴子:374,558
  • 10回复贴,共1

【高桂】鞍马天狗异闻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的旧文,现在慢慢慢搬上来,其实完全是因为新版的考核制度……


回复
1楼2019-06-18 22:01
    第一章

    鞍马天狗参上

    高杉晋助,七岁时身体染恙被父亲小忠太送外养病,实则当时正逢幕府政权斗争,攘夷志士揭竿而起,为躲避仇家追杀才借口送走。
    那时,七岁的高杉结识了吉田松阳,受其影响颇深,学习武士道,高杉尤为尊重吉田松阳。
    后来,幕府倒戈外邦,大肆屠杀武士,松阳老师受到迫害,被幕府抓去,被以处死,高杉深受打击,对幕府的痛恨上升至极点,也是那时高杉的左眼受了伤。
    不久后高杉便回到了京都的父亲身边,认祖归宗,父亲为幕府效力,为长洲蕃浪士所不耻。
    高杉内心埋藏着对幕府的憎恨,暗地里做着一些偏激的事,小忠太去世后,高杉继承家位,更是想召集更多人士,一举倒幕。
    一日,高杉路过一桥,那里聚集了很多的人。桥下面是斩首台,新选组每每在这里以扰乱治安之罪人头示众。
    高杉压低了帽,腰间的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人头示众吗?真是下流的法子呢」身边的男子突然开口道。
    高杉转脸看去,这人同是戴了帽子,乌黑的长发配上一张长相清秀的脸蛋,与其说是男人不如说更像女人。
    「只不过是想要夺回德川幕的天下,回归天皇而已」
    「虽然没有能力但是有志气」说完这句话便下了桥和桥下的人耳语了几句,用以纷乱救走了斩首台上的人头。
    『哼,同伴吗』


    回复
    2楼2019-06-18 22:01
      街道上人员杂乱,女官兵们到处追凶,女人们孩子们被吓得躲在了家里。
      他们要追杀的是包括桂小太郎在内的攘夷志士一众。
      追到一偏僻小屋处,领头的闻见了藏匿在这里的血腥味。
      『给我搜!一个都不留的杀掉!』
      啧——桂拖着流着血的手臂躲在小屋里,咬着牙。
      『大人找到了!』幕府的走狗们到了桂的两个同伴随即斩杀。
      『桂那家伙定在这里,继续搜!』
      「可恶!嗯——」怒火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只可惜脚踝也被扭到了,不能动弹与他们殊死一战。
      「只能这样了吗?」桂在心里喃喃自语,恐怕自己的一生就要在这里结束了。
      脚步声听的越来越清晰,双方都做好了拔刀的趋势。
      「什么啊,这像小鬼群殴一样的架势,过家家吗?」说话的是高杉晋助,不知何时来到了这里。
      官兵们见来人,注意力也被拉开,“原来是高杉大人。”彼时高杉继承父亲在幕府官职的位置,幕府中鲜少有人知道高杉实为倒幕一派。
      「我们奉命追杀长洲蕃士,冒犯了大人的地盘,还请……」
      「真是愚蠢啊,你们以为那种想要颠覆国家的家伙现在还乖乖坐在这里等死吗?」
      「您的意思是?!我们走!」官兵们立马撤退,后方追击攘夷志士的余党们。
      藏在屋里的桂松了口气这才收起了出鞘的刀。
      门倏地被拉开,桂背部着地摔倒出门外。
      「痛痛痛!」摸着后脑勺叫了起来。
      「叫的这么大声不怕被人听到吗?长洲蕃浪世桂小太郎」高杉居高临下的看着桂,突然很想逗弄他一下。
      桂仰着头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装傻得敲了敲脑袋,「嘿嘿,被发现了啊」
      「如何?你那残缺的手臂要我帮忙吗?」高杉向桂伸出手,嘴角却挂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回复
      3楼2019-06-18 22:02
        桂冲高杉白了一眼,又朝自己的腿望了一眼,高杉才明白这家伙连腿都动不了。
        哼了一声,打横抱起桂。
        「喂!你这家伙!这样走出去的话连你也会被当做攘夷志士被幕府盯上的吧!」
        「哦?我还以为你会担心我会吃了你」
        「我又不是荞麦面话说人吃人很恐怖的吧!」
        「不想被杀的话,就乖乖的躺我怀里」高杉命令似的让桂闭嘴,按着桂的头往自己的胸膛里靠,随意脱掉了身上的羽织披在桂的身上。
        「这样的话,谁都不会认出你,怕是连性别都认不出呢」高杉低着头说道。
        「这种情况下只会更加误会吧!」桂小声嘟囔道。现在的情况真是太糟糕了,简直就像被拐带的小媳妇一样被人抱着!
        真是太羞耻了!
        高杉耸了耸肩,自然明白桂的意思,抱着桂离开了这危险之地。
        好像抱着比女人还美的男人,倒也不错。


        高杉将桂带到了置屋,那里人杂却也最安全。
        「痛痛痛!」桂手臂包扎了绷带,那里的老板娘下手真重,疼的桂哇哇叫。
        桂突然叫疼的样子惹得女人咯吱咯吱的笑,打趣说道,「你比我那死去的丈夫都要怕疼呢」
        女人名叫几松,是这里的一名艺妓。
        桂的神情有些微妙的变化,坐直了身子,「几松殿的丈夫……」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啊,因为丈夫突然去世就来了这里呢,大家都是这样呢,相互依偎的在这里生存下去呢」几松的眼神里透露着悲伤,脸上却依旧挂着笑。
        桂不知何故突然脸红起来,低头沉思。
        「啊!好痛啊,几松殿是温柔的人吧!」
        「……」
        身边的人换成了高杉,抓着桂裸露的手臂,狠狠地下足力道,绷带打了个结。
        「什么啊,原来是你啊。」转过脸去,好似多年的老朋友叙旧一样。
        「打扰到你真是抱歉啊」明明是道歉,却是让人很不舒服的语气。
        是嘲笑吧!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看起来也不强吧」
        高杉抓住桂脚踝的手忽的停在半空,瞥了桂一眼。
        桂任由高杉的手在自己的腿上乱摸——只是同志间互相的帮助而已!
        「成为我的小弟,壮大自己的力量吧!」攘夷浪世又在策反。
        「哼,同伴吗?我可不想自己的名字贴满整个京都」高杉自动忽视了「小弟」这两个字,嘴角有些抽搐,这家伙真的能那群人的头儿吗?
        「隐藏姓名吗?」桂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这倒是提醒了高杉。
        「哦?」高杉似乎很感兴趣。
        「隐藏姓名,做一个活在月光下的英雄」不愧是桂小太郎,长洲蕃浪世的领头人物,说出的话就是不一样。
        也不知是装疯卖傻还是有意策反,桂自顾自的和高杉聊了很久,期间几松偶尔会送茶进来,桂便一阵紧张,面红耳赤。
        「如果连同伴都拯救不了的话,还如何拯救这个国家」
        「高杉,所以」郑重的拍了拍高杉的肩,语重心长,「成为我的小弟,成为攘夷志士,壮大自己的力量吧!」
        ……
        真的是笨蛋啊。
        「国家?真是可笑,我啊,只是想毁掉这个腐败的盛世而已」高杉第一次,在这个叫桂小太郎的面前,说出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这个国家不需要自己的保护,能毁掉这个国家的只有他自己。
        铲除这里的邪恶,忘记自己的姓名,忘掉自己的身份,高杉晋助,不仅仅是高杉晋助。

        幕府要臣路上遇袭,来人只有一人,却是神出鬼没。
        刀剑刺进要臣的腹中,命不久矣。
        『你这**,究竟是人是鬼……』
        「不必知道,我会送你去地狱的,到那时……」
        脸上的黑色面纱忽的滑落,墨绿的眸子在嗜血的月色下变得猩红,黑暗中只能看到他的一只完好的右眼,另一只眼睛被天狗所吞噬淹没在黑暗里。
        『高……高杉……!』最后两个字连同自己的命葬身在神秘人的刀下。
        低沉魅惑的声音在血色的月光下响起,「高杉……不,鞍马天狗,参上。」

        逃出来的小厮只看到了那人身着一身黑衣,身材高大,好似鞍马山的天狗大神。
        鞍马天狗,由此而起。


        回复
        4楼2019-06-18 22:03
          哈哈哈哈我真的是坑完一篇又一篇,这几天要一直加班,完了月底还要去旅游(完全没把文放在心上),所以这几天就是随心所欲的坑坑坑,下月应该正常了,希望贴吧帖子也正常起来


          回复
          5楼2019-06-18 22:06
            【暗杀】

            「叔可是听说这里有漂亮的姐姐才过来,怎么都是大叔啊——」松平吼着那能喷出湖水的的大嗓门,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身上也有女人的香水味儿。
            先是万事屋的阿晋先生,这会儿又是松平老头儿,再加上一位外国使臣HATA王子,这三个人突然出现在同一家店里,可都不是惹得起的主儿,众人吓得只好借口离开,躲得远远的。

            此刻,店里,清净了许多。
            歌舞伎町街的两股势力就在这里打了照面,各自怀揣着心事。
            这是假发子和松平的首次见面。松平直接看也不看坐在一旁的阿晋,反而对店里的老板娘假发子献殷勤——松平大叔在歌舞伎町一向是个超级色大叔。

            「啊,佳子小姐吗?」上了年纪的松平视力似乎不好,眯着眼睛盯着假发子胸前的铭牌看,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东西。
            「不是佳子是假发子!盯着女孩子的胸部看很不礼貌吧!」假发子给同样坐在一边的阿晋倒了一杯清酒,斜了他一眼。
            阿晋先生无视假发子的嫌弃眼神支着下巴继续看戏。
            「什么啊,平坦的跟男人似的,大叔可喜欢胸大的女孩子」视力不好的松平大叔撅着屁股凑近看了看,如果是旁人,兴许只是认为这是松平大叔一如既往的性骚扰。

            「让大叔看看假发子小姐的小手」带着熏死人的酒味,连假发子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便抓住了他的手。

            明里是让旁人看起来的性骚扰,桂心里明白的很松平是在试探他。


            回复
            6楼2019-06-22 21:59
              高杉看着假发子的面部表情,得逞般的笑了笑,
              「我喜欢他,是人妖也好,其他也罢,我喜欢他」低沉魅惑的声音穿过了整个果子店,高杉突如其来的情话像是为桂解围又似真情实意。
              桂不听话的脸红了,『真是的,说这种话就不觉得害臊吗』这样小声嘀咕着,桌子下紧握的小拳头紧张的冒汗。
              松平挠了挠头一副很可惜的样子,「还想着阿晋先生能和我家女儿……看来是大叔自作多情了啊」
              利用女儿拉拢高杉,进一步侵吞这条街吗?真不愧是松平的作风。
              「我可听说她对那个叫金时的牛郎一片痴心呢」
              坂田金时,拥有着一头金发的牛郎,是神乐大人的手下,来到歌舞伎町的目的无人知晓。
              听到坂田金时的名字,松平的表情僵了僵,这条街,想要大叔命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啊。
              松平最后还是离开了这家店,店里如今只剩下阿晋和HATA王子两位客人——店员阿妙和九兵卫都不想招呼的麻烦客人。
              「假发子——」说话的是HATA王子,一直以来纠缠假发子的外国王子。
              「今晚去我那儿。」高杉一下子挤过来,两位麻烦客人就这么紧挨着坐在假发子对面——要和假发子约会。
              HATA王子暴跳如雷,正想理论什么高杉可怕的眼神就死死盯着他,周围瞬间被中二的气息笼罩着!
              假发子叹了口气,教训高杉的不是,「高杉,就算王子的头上多了跟触角你也不用嫉妒人家吧!只要多多锻炼的话,你还是有希望的!」旁若无人盯着高杉看,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同情分明在告诉高杉此刻他心里在想什么。
              高杉嘴角抽搐,这家伙,真的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吗?
              忽视店里其他人的暗自偷笑,趁机捻起桂的一丝发缕,发声自带魅惑,「今晚去我那儿,这里不安全」


              回复
              7楼2019-06-22 22:05
                「只是楼上楼下的距离,根本就是一样的吧!」
                「你只是找个理由骗我去你那里吧!」桂没好气的回答着,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松平今日这一来,定是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上次小小的利用了高杉在歌舞伎町的关系才得以逃脱,如今的情势,行动不得不提前开始了。
                不想再和你有牵扯了啊,高杉。
                「一晚,又不会吃了你」高杉的语气似乎弱了下来,他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征求过别人的意见。
                只有今天,松平的试探是意料之外的事,他的能远超出他的想象,看来和那家伙的约定,是不能遵守了。
                「我拒绝。」桂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高杉。
                假发子的店今天早早的便关门了,剩下的两位麻烦客人被假发子下了逐客令,就像妈妈罚晚回家的儿子们站在门口一样,双手抱胸,异常的严厉!
                入夜的歌舞伎町异常的热闹,恰巧今天是烟花祭典,到处都是烟花绽放。
                嘭——
                烟花绽放。
                松平片栗虎——歌舞伎町四大天王之首,胸部中枪,遭到暗杀。
                TBC


                回复
                8楼2019-06-22 22:05
                  直接开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3 12:55
                    【三】呐你们要做我的小弟吗
                    虽不知高杉究竟用何种方法惹得花魁一肚子气,却也赢得了美人心。
                    「高杉大人今晚留下便是」按照这里的规矩,首得花魁的客人可以要求花魁做任何事,除了身子。
                    高杉并未留在花街过夜,而是带了桂去了别处。
                    和假发子肩并肩走在置屋的沿路上,沿途的艺妓们如普通家庭的太太一样洗衣做饭晾衣服,聊着家常。
                    置屋里人声嘈杂,多的是女人们的再平常不过的笑声。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在不确定高杉是否真识破自己身份时,桂只好装作不解的问。
                    「我在这里买了座别苑,以后我们就这里见面」
                    假发子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高杉,「话说你什么时候在这里买了别苑啊,是想在这里和下了班的人妻们搞什么群x派对吧!」不改老妈子的性格,指着高杉说道。
                    高杉立马抓住桂言语中露出的蛛丝马迹,「哦?听你的意思我们很久之前就来过这儿吗?」抬手搭上桂的肩就想吃豆腐,被假发子一下躲开。
                    「明知故问」躲开高杉“偷袭”的假发子眉宇间英气逼人,却叫高杉看的别有风味。
                    如此容易的就承认了吗,对我还真不防备呢。
                    高杉嘴上笑着,抓住桂的手就牵在手里。
                    「干什么!」桂连忙想要抽回被高杉紧紧握住的手。
                    「约会当然要牵手不是吗」欠揍暧昧的语气。
                    「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牵手算什么啊!」
                    「别忘了你我现在的身份,不过假发子要是想做点其他的事我愿意奉陪」握着桂的手贴近唇边轻轻一吻暧昧一笑简直和纨绔子弟们如出一辙!
                    桂这时还有功夫敲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顺手拍了拍了高杉那矮上一节的肩夸赞他考虑周全。
                    二人在房里稍作休息,坐在同一张床上挨得很近。
                    高杉在一旁喝着酒,桂坐在另一旁紧张的不敢呼吸!
                    房里静的能听到桂小声嘀咕的声音!
                    置屋忽然变得越发嘈杂了起来,有男人的声音。
                    也不知哪个不怕死的人物,竟敢收留樱田门外的余党们,与幕府为敌。
                    屋外的真选组拼了命的追杀,高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喂,我们不做点什么吗?」高杉突然开口道。
                    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下的桂更是直起了腰身,屁股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你在……在想什么污秽的东西啊!你知道我的身份并不是……」
                    屋外的厮杀声愈发热烈,艺妓们被吓的花容失色。
                    高杉抬手一伸,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抓住了屋外的逃亡的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警觉的抽出刀各架着高桂二人的脖子。
                    「敢说一句的话就杀了你们!」说话的看上去是带头的,散乱的绿色中长发,两人身上穿着囚服。
                    高杉将酒杯递到桂面前,桂噘着嘴瞥了一眼高杉嘀咕了一句才给他斟上。
                    「高杉!」
                    「什么?」
                    「以后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啊!」
                    「我说你们啊……」指着对面的邋遢二人,神情严肃,「是想cosplay绯村吧!想要cosplay的话就要连心也要在一起!」
                    『你关注点根本不对吧!你们两个要死了哦!在没*#*完之前就要死了哦!连可爱的女儿都还没有出世就要死了啊!』
                    绿头发男子惊讶于对方的沉着冷静,手中的力道深了一分,「二位若是只顾风花雪月的话,我们兄弟二人可是刀下无情的。」
                    高杉岂是惹得起的辈儿,哪里把敌人放在眼里。
                    真选组追捕的声音越来越近,怕是已经到了这间屋子的门外。
                    「两位若是想活命的话,最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手捏住脖颈下的刀,毫无惧色。
                    『快,进去看看!』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两个讨饭迅速收刀,钻进了床底。
                    咚咚咚!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真是的,现在的孩子们连……」
                    高杉嘴角勾起,拉着桂就将人压在了身下。
                    「喂!你干什么啊……唔」余下的被高杉吃进了嘴里。
                    门被咣当的撞开,气势汹汹闯进来的是真选组的土方十四郎和冲田总悟。
                    被打扰了好事的高杉从假发子身上起来,整理了被假发子扯到凌乱的衣服,擦了擦嘴唇,这笨蛋下手真重。
                    屋里的男人们扭过头去清咳了几声。
                    「高杉晋助,你怎么在这?」问话的是土方。
                    「这是我的别苑,为何不能在这?」点上烟管里的烟火,语气里分明透露着不满,被扰了好事。
                    「有两个攘夷浪士跑掉了,可否……」
                    「你觉得打扰我好事的人我会让他们活着吗?」
                    土方自然明白高杉话里的意思,整个屋子扫了扫,也不好再打扰,只好离开。
                    待真选组走后,绿头发二人这才出来。
                    二人的命是高杉救的。


                    回复
                    13楼2019-06-29 18:37
                      「河上彦斋,武市变全太,这是我们二人的名字,刚才多有冒犯」绿头发男子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高杉和桂相视一笑,志同道合吗?
                      彦斋二人就要离开,被高杉叫住。
                      「呐,你们要为我而死吗」自信的笑容,难以捉摸的心思。
                      彦斋的脚步顿了顿,「想在这里进行劝诱吗?即使是笨蛋也是个声名狼藉的笨蛋啊」
                      「你呢,你又为什么而死呢?为了你身边这位美人还是你手里的权利又或是别的什么呢?」
                      哼,谁知道呢。
                      彦斋和武市还是离开了。
                      「高杉,你又想着收什么小弟了吧!他们和我们一样可都是为了这个国家拼上性命的攘夷志士啊!」
                      「我更想收了你」
                      「啊!你是想让我做你的小弟吗!?绝对是吧,要说我好歹是个Leader吧!怎么可以当别人的小弟!」
                      「……」
                      数日之后,京都还是贴满了长洲蕃一众倒幕人士的通缉令。
                      更多的还是那个谜一般的人物鞍马天狗。
                      穿着紫色和服的高杉叼着烟管站在人群里听人议论,嘴角勾起,满是不屑。
                      去花街的路上,高杉与两个男人擦肩而过。
                      墨色的眼睛遮住眼睛看不清神情,带着太极图案的耳机,背着三味线。
                      「啊啊啊!那是寺门通的音乐制作人万齐前辈吧!」
                      「真的是啊!旁边那个大叔是谁啊」
                      『不是大叔是女权主义者顺便说一下我并不是萝莉控』
                      「呀!」
                      擦肩而过的时候,高杉的唇动了动。
                      呐,你们两个要为我而死吗?
                      无论以谁的尸骨作为垫脚石。
                      哼,为京都的大英雄献上性命好像也不错。


                      回复
                      14楼2019-06-29 1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