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小说吧 关注:248,563贴子:8,253,299
  • 20回复贴,共1

〓EXOPLANET〓 【原创】再识/BG/主伯贤灿烈/鬼神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承蒙上天恩待,有幸你我再识。

///言昭·执笔

////#流浪岛屿出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5 23: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5 23:17
      再识Chapter.1

      此时,恢复平静的大海之上霞光万丈,是落日的余晖姗姗来迟了。归鸟纷纷盘旋在晚霞之中,又朝远方飞去了。海边的风夹着一丝海盐的味道,轻轻吹拂着边伯贤精致的脸。

      边伯贤正闭着眼帘,眉间隐含着一丝情意。“来了。”他的声音很轻,轻得融进了海风。

      次日的清晨,城市慢慢地在清醒。而叶一安早早地坐上了12路车,嘴里还塞着一片吐司面包,手上拿着的是一瓶牛奶,耳朵里插着的耳机正放着英语课文朗读。

      周一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叶一安作为高三的学生每一天都忙忙碌碌的,每天都要在教室里坐了一整天。等到夜幕降临,路灯亮起,才可以结束一天的忙碌。

      又是与白花花的卷子麻木地过了一天的叶一安放学以后便去了洗手间。上了个厕所以后,在洗手台却看到了在对着镜子扎头发的宋苒。

      宋苒与叶一安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死对头,不为别的,就为了朴灿烈。说直白点,就是三角恋的关系。叶一安只当朴灿烈是朋友,但朴灿烈却喜欢她,而宋苒喜欢朴灿烈。

      “好巧啊。”宋苒嘴角扯出一抹假笑,眼里却尽是不屑。

      “嗯。”叶一安无心与她争吵。

      面对叶一安的无视,宋苒倒也不恼火。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的卷子。”说着,宋苒便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被揉的不成样子,上面还浇着不明液体的卷子。“上周五你忘记带回去了,我怕丢了就帮你带走了。”宋苒那张好看的脸,始终挂着一抹带着玩意却又冰冷的笑容。睫毛轻眨着,十分注意叶一安即将恼怒的样子。


      叶一安眼神一冷,左手缓缓收紧握成了拳头,呼吸越来越不稳。她抬起右手缓缓接过了不堪入目的卷子,面对宋苒的扬扬得意,嘴角轻轻一勾。将卷子在右手里揉成了团,接着用力地扔在了宋苒的脸上。

      宋苒眼神瞬间变得阴狠起来,微微眯起来,一下便抬起了右手,重重地打了叶一安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厕所里很是刺耳。

      脾气也不小的叶一安自然也抬起了手与宋苒撕打在一起。宋苒不断地在爆粗口辱骂叶一安。而叶一安也不停下嘴,讽刺道:“怪不得朴灿烈看不上你。”一言一语都击中了宋苒的软肋。

      最终宋苒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做出了极端之事。她抬起了腿,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往叶一安肚子踹去。叶一安顿时倒在了地上,一下便清晰地感受到肚子上的疼痛感。叶一安一手捂着肚子,瞪大了眼睛看向面目狰狞的宋苒,她竟然这么狠。

      凌乱的头发散在宋苒脸上,显得她更加疯狂。正当她还要上前打叶一安时,厕所天花板上的两盏灯突然爆了一盏在宋苒头上的灯,玻璃爆裂的声音十分明显,多数的玻璃碎片更是快速地掉落在宋苒身上。宋苒一时尖叫了起来,抱住头顶往后退了好几步,但脸上还是被玻璃划伤了两处地方。

      叶一安与宋苒惊恐地看着反常的灯,而厕所外的走道上突然响起了一声又一声的脚步声。利落的脚步声在长长的走道里回荡,实属诡异。

      是边伯贤来了,此刻的他下颚紧绷,眼神冰冷却也带着恼怒。

      浑身散发着不凡气息的他就这样出现了女厕所的门口。厕所灭了一盏灯略有些黑暗。微弱的灯光地洒在边伯贤身上,衬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危险。

      边伯贤先是看向了叶一安,短短地停留了几秒,却带着满目柔情。那是时光沉淀了许久的柔情。

      叶一安对上他的视线,却意外地不害怕,心里猛地一缩,强烈的疼痛感蓦然袭来。

      边伯贤又看到已经吓到说不出话的宋苒,缓缓走向她,带着不言而喻的压迫感。

      边伯贤对上了宋苒惊恐的目光,“你会忘记放学以后的所有事,并且明天被别的人举报你偷并毁坏叶一安的卷子,而且你这个伤疤一个月以后才能好。”冰冷的话语却有着无穷的魔力,只见宋苒愣愣地点点头,狼狈地离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5 23:20
        女二:
        言昭 饰演 宋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5 23:20
          忘记在标题里标上篇幅了,是长篇哦
          这是是我的另一篇在连载的中长篇小说——《信笺》
          有兴趣的小可爱们可以了解一下哦!

          http://tieba.baidu.com/p/6155784098?share=9105&fr=share&see_lz=1&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2.8.5&st=1560613140&unique=F2C942A4362C1370E5618A15F540F2B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5 23:42
            那个那个在这跟大家道个歉哈我这两周有几场非常重要的考试,而且这周还有小中考,所以这两周估计是不会更新了!虽然现在没有很多小可爱在看我的文文,但我还是想和在看的小可爱们说一下等我哦!(看到的要不要回复一下,不然我发这太尴尬了哈哈哈哈哈开玩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7 20:21
              作者考虑来话本发展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8 13:36
                再识Chapter.2

                不知是凑巧还是边伯贤所为,走道的人在叶一安打架的时候就走光了,边伯贤的出现看来是只有叶一安和宋苒看到了。

                边伯贤眼里闪烁的异样的光芒,缓缓暗下。待宋苒走后,厕所更加的安静。边伯贤抬起风起云涌的眼眸,停留在还坐在地上的叶一安身上,霎时红了眼。薄唇微微抿着,好似有千言万语难以说出口。

                叶一安不知是怎么了,没一点害怕的感觉,看向他,还有莫名的喜悦,心脏还隐约在作痛。真是奇怪极了。

                边伯贤的眼眶顿时布满了眼泪,在微弱的光源下微微闪动。快有一滴泪水夺眶而出时,边伯贤赶忙转过了身,仅是走了半步变化作空气消失在厕所里。

                叶一安忍不住捏紧手指,肩膀轻轻抽动。面对那男人的离开,她全然不惊讶,反是心慌了起来。

                叶一安好似忘了肚子的疼痛,有不明的股意念控制她起身。叶一安整了整身上皱巴的衣服,双手抓着书包带子,快步朝校门口走去。不知为何,她总想着要找到那个男人。

                刚出了校门,叶一安就感受到背后有着强烈的吸引感,她一转头,果然看到了匿在黑暗之中的他。

                树旁的路灯亮着暖黄色,洒在边伯贤带着哭意的脸上,显得边伯贤像是一个失去心爱的东西的小孩。他静静地看着叶一安青春靓丽的样子,慢慢透过她的身躯看到了从前。
                叶一安上一世白发苍苍,面容苍白,吊着最后一口气和边伯贤说:“等我来世成了花期少女,再同你赏一场繁华。”气断了,她离开了边伯贤的世界,一走又是个一百年。

                如今叶一安转世归来,又如上一世上上世与边伯贤初次见面般,眉目如画笑魇如花,而边伯贤总是能一眼万年。

                而叶一安越是美好,他越是害怕她再度死去,他又要再等上个一百年,凡人的寿命为何如此不尽人意。如果可以。她也是神该多好?

                叶一安愣愣地站在原地,看到边伯贤充满故事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边伯贤双手环抱着胸,还是抬起了脚步,一步又一步,朝他朝思暮想的女孩又去了。

                “你是?”叶一安抬眸对上他清冷的眼眸,却意外感受到他眼中的爱意。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呢?

                “承蒙上天恩待,有幸你我再识。”

                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听得叶一安眼眸一红,竟有可不言而喻的哭意。

                “你到底是谁……”

                “你生生世世无法逃离的归宿。”边伯贤看到她泛红的眼睛,嘴角似有若无地勾了勾,心里有了一股说不出的喜意。

                她的内心还记得他。

                “为什么看到你,我会心痛还会哭呢?”仅是几秒叶一安便哭的不成人样。

                “别哭。”边伯贤轻轻开口,抬手温柔试去她的泪水。然后走到了她的前面,背对她,朝天清了清嗓子,继而开口:“我是你的守护神,今天你的眼泪就当是欢迎我的礼物了。”语调高了几分,与刚才清冷的样子全然不同。

                “守护神?”叶一安知道他是不凡之人,有猜想过自己前世是不是和他有什么故事,听他这样一说,又怀疑是她猜错了。前世这一说,挺扯的吧。想着想着,她也不自觉地跟上了边伯贤的脚步。

                “叶一安,十八岁,生日7月12日。”边伯贤又转过了头,此时脸上已布满了笑意。

                “你好神…”叶一安在厕所时便不解他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现在看来他知道的远比她想象中的多。叶一安蓦地看到边伯贤笑逐颜开,竟惊动了心脏,惹得它加速跳动。刚才的疼痛竟不知不觉地烟消云散了。

                “祝你平安到家。”边伯贤蓦地停住了脚步,双手插在裤兜里,侧过头看了眼身后的叶一安,嘴角大幅度地上扬。


                话音未落,风轻轻一吹,边伯贤又消失在了风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9 22:39
                  今天休息得早,小更一下!暑假打算写几篇番外了,小可爱们快 加//群 投票你想看的番外类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9 22:43
                    再识Chapter.3
                    再晃过神来,叶一安已不见边伯贤的影儿。仿佛一切只是场大梦,没有守护神,也没有奇怪的男人。但内心残留的疼痛仍使叶一安感受到真实感。

                    叶一安真真实实遇见了那个守护神,那个奇怪的男人。

                    这个夜晚注定是难以入睡的。突如其来的奇遇和心悸,叶一安在床上辗转反则,一遍又一遍想着今天的事。

                    夜色渐渐加深。待到叶一安缓缓入了睡时,房间窗帘被风轻轻吹动了。边伯贤蓦地出现在了叶一安的床边。床头的台灯还未关上,亮起暖黄色的灯光,轻柔地洒在边伯贤脸上。边伯贤眉尾轻轻下垂,深邃的双眸匿在睫毛之下发着轻微的亮光。

                    床上的人儿不大不小的躯体微微蜷着,缩在被窝里露出了脑袋,双目轻合,均匀地发出呼吸声。

                    边伯贤走近一步,弯下了身子,轻轻地在叶一安额上留下一吻。再抬手关了台灯,随即又消失在空气里。

                    街边的路灯统一暗下,泛着金光的太阳缓缓冒了出来,迎来了新的一天。

                    叶一安照着往常的样子去了学校,不知道是守护神的原因还是凑巧,今天去车站等车刚好车就开来了,路上两个红绿灯愣是一个没等。叶一安的心情自然是不用说的开心。

                    到了学校以后,一进班就看到许多人凑在一起议论纷纷。他们的视线都在宋苒身上,而一向盛气凌人的宋苒则是一手捂着左脸,眉头紧皱低下了头,没了一点高傲的气质。

                    宋苒本戴着口罩来的,可莫名其妙的是,在上学的路上那口罩竟自己从耳朵上掉了下来,随后被风吹的无影无踪。真是奇了怪了。不用说,一定是边伯贤所为。

                    叶一安一下就明白了,她之所以捂着脸是因为脸上有着不小的伤,而守护神说了,没一个月是不会好的。叶一安见状瘪了瘪嘴,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不一会儿又侧过了头,看向宋苒,心里竟有点愧疚,但又感受到肚子还在隐隐作痛,一下便收回了同情心。

                    如果昨天没有守护神的出现,指不定叶一安会被打成什么样呢。

                    宋苒在学校最好的朋友李青儿这时才到了班上,看到宋苒的异样立马上去问了个究竟。“宋苒,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谁知宋苒直接站起身用力拍了下桌子,瞪着大眼睛,到班开始便沉积的怒火全洒在了向来听她话的李青儿身上。

                    是昨天边伯贤让宋苒忘记昨天的事的,所以宋苒莫名其妙破了相,也难怪她气成这样。

                    剧烈的声响引起了全班人的不满,“砸什么桌子啊!”这样的声音纷纷响起。班上的人本就不喜欢宋苒,就因为她平常趾高气昂的样子。

                    李青儿一下被宋苒吼的愣住了,她向来在宋苒面前唯唯诺诺的,这回自然是乖乖回到座位上,不敢再敢看她一眼。

                    宋苒面对全班人的指责,一时觉得自己丢脸极了。内心顿时充满了委屈感,眼看着眼泪就要出来,她赶忙朝班门口走去。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哭的模样,她可是宋家千金。

                    刚要踏出班门口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朴灿烈。朴灿烈一时有些惊愕,但很快想到了什么。他从包里拿出新的口罩,塞在了宋苒的手里。然后便从宋苒身旁走过,把视线放在了已经开始看书的叶一安身上。

                    宋苒感受到手里的实物,眼睛顿时湿润了,戴上口罩又重新坐到位子上了。朴灿烈一直都这么温暖啊,以至于她喜欢了他三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早读课也很快结束了。想着下一节课就是班主任的课,估计宋苒就会在下节课被举报偷叶一安的试卷了。想到这里,叶一安竟有些于心不忍。看到宋苒落魄的样子,自己是挺开心的,但如果再被举报,估计所有人都要孤立她了。那就变为校园暴力了……

                    边伯贤已经帮她出了很大一口气了,可以适可而止了吧。叶一安又看了眼还是低着头不发一语的宋苒,再看了眼窗外一闪而过的身影,马上起了身出去。

                    正想叫叶一安一起去装水的朴灿烈是叫都来不及。

                    走在班外的走廊上的叶一安一时不知道去何处找那身影,直觉告诉她那就是边伯贤。突然间周围的人一动不动,下课的喧闹声戛然而止,有个人正要扔垃圾,垃圾也停在了半空中。叶一安却意外的能动身,再看着令人咋舌的画面,真是不真实。

                    走廊的尽头果然出现了那个身影。叶一安眼眸骤然收缩,即使是二次见面,心脏还是会止不住的悸动并隐隐作痛。真是奇怪极了。

                    今天的边伯贤倒没了昨天看似危险冰冷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平易近人的感觉。不过不论他什么样子,叶一安都不会害怕。

                    “听说你找我。”边伯贤走到叶一安面前,轻轻启唇,带着一丝爱意。

                    真是神啊,不过叶一安也不会大惊小怪了。“你可不可以不要让别人举报宋苒了。”叶一安抬头,注视着边伯贤平静如水的眼眸。

                    “为什么?据我所知,她这三年没少做害你的事。”边伯贤看似在问她,但却没有一点疑问的意思,她的答案他早就看在心里了。

                    “可是她今天的样子已经很可怜了,再举报她,我怕她会被孤立。”叶一安说罢,侧过头看向了自己的班级,透过窗户看到班里即便是静止了时间却也能看出其中的不乐的宋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9 09:04
                      “她做的事就要为她自己承担责任。”边伯贤闪了闪眸光,再一抬眼,眼里尽是危险。“况且,她做的还是害你的事。”在世几百年,叶一安是唯一能触怒他的导火线。

                      叶一安看出边伯贤眼里的危险,心里一惊,更不愿意她被举报了。边伯贤一定知道她被举报后的下场,一定好不到哪去。

                      “卷子而已,饶过她吧。”见边伯贤还是无所动容的样子,“我的守护神就应该听我的话啊!”

                      这句话倒是逗乐边伯贤,没想到叶一安还真把他当作守护神了。他可是叶一安两世的夫君啊。柔情蜜意一下替代了眸中的凉意。

                      边伯贤轻轻一笑,叶一安还是如从前那样善良。他又抬头闭上了眼睛, 突然想到了什么。“好,我放过她。”

                      “嗯哪!”叶一安开心一笑,心里的担心一下没了踪影。她虽不是圣母,但适可而止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边伯贤抬手揉了揉叶一安的头发。

                      “什么?”

                      边伯贤笑得更开心了,弯下腰凑到叶一安的耳边,用着软儒的语气说:“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边 伯 贤。”随即又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9 09:06
                        好看的诶,希望楼主多更一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7-05 21:54
                          再识Chapter.4

                          边伯贤?叶一安不得不承认,那是她听过最好听的名字。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名字所属者还是仅仅因为名字而觉得好听呢。

                          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仿佛刚才又只是一场梦境般,边伯贤这个男人实在是神出鬼没。

                          叶一安愣在原地约两秒才缓过神来。边伯贤这三个字音仿佛是魔怔了,不断地萦绕在叶一安的耳边,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她的心脏。叶一安全然不知,自己的心脏已有一处微微下陷了。

                          再回到班上时,叶一安便看到朴灿烈正坐在她的位子上。朴灿烈双手弯曲交叠着放在课桌上,脑袋枕在手臂上方,并不是很厚的嘴唇紧紧合在一起向外撅着,就像一个小受气包。

                          “怎么了你?”叶一安见状忍不住发笑。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装水啊?”朴灿烈见叶一安回来便抬起了脑袋,亮晶晶的桃花眼仍闪烁着委屈的意思。

                          “啊?”叶一安不解道。“我刚拿着我的杯子来找你,你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往外面走!”朴灿烈微微收缩瞳孔,眼珠子往上转,发出了弱弱的杀伤力。

                          “我急着上厕所,抱歉啊。”叶一安微微牵起嘴角,露出歉意的笑容。

                          “那你这么快回来?”朴灿烈完全不能接受叶一安的解释,挺直背双手环在胸前,看似又有些严肃。

                          “啊……”叶一安突然语塞,反应到刚才边伯贤静止了时间,其实她出去进来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叶一安眼珠子忽的一转,“忘记拿纸了!让一下让一下!”叶一安推开朴灿烈的身体,将手伸进放在抽屉里的书包,翻了翻拿出了包纸巾就往外跑。

                          本想只是演个戏给朴灿烈看看,不过还真想上厕所了,叶一安也就上了个厕所才出来。出来以后便看到朴灿烈靠在厕所入口旁的墙上,眼里的委屈已变成了以往的明亮。

                          朴灿烈双手各抓着一个瓶子里面都装满了水,粉色的是叶一安的,蓝色的是朴灿烈的,两个还同一款式。

                          叶一安一惊,“朴灿烈你干嘛买和我一样的杯子啊!”

                          朴灿烈邪笑着,“颜色不一样啊!好了好了要上课了!”说着,朴灿烈把粉色杯子塞进了叶一安的手中,接着就自己跑回班去了。

                          叶一安还想反驳什么,却感受到了手中杯子的温暖。原来是朴灿烈给她装了不烫不冷的水,而明天就是叶一安的例假了,朴灿烈估计是为了这个才装了温水。

                          虽说叶一安从没明着告诉他她的生理期,但时间一久朴灿烈早就自己看出来并记住了,高中生活以来他一直会在叶一安生理期中特别照顾她。

                          想到这叶一安心里便充满了感动,但还是只限于朋友间。无奈的是,一直以来她因朴灿烈而感动过无数次,但朴灿烈始终无法走进她的心里,看来得怪缘分了。

                          这节课正好是要讲评那份被宋苒毁坏的语文卷子。叶一安回班以后便在琢磨这事,这份卷子因为是月考卷尤其重要,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上课铃响了以后,叶一安自然硬着头皮拿出语文书。仔细一看,竟发现了语文书里正夹着一份卷子。叶一安很疑惑,赶忙打开卷子。难以置信的是,那卷子竟是宋苒毁坏的那份,而且卷子还完好无损,字迹和分数也是和毁坏之前如出一辙。

                          不用说,一定是守护神边伯贤显灵了!叶一安内心止不住的雀跃,喜悦二字大大的写在她的脸上。她忍不住抬头望向右侧窗外,能看到班级外的走廊,目光一闪又捕捉到了边伯贤的身影。

                          叶一安笑得更开心了,忍不住小幅度地在地上直跺脚。要不是她努力捂住了嘴,真怕笑出声来。只是她不明白也没去想明白的是,她这么开心到底是因为边伯贤还是卷子完好无损的出现了。

                          待老师一进班,早已蓄势待发的宋苒便走到讲台前,她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对老师说:“老师,叶一安没有带卷子来。”宋苒本就是语文课代表,在语文科这方面她可没少给叶一安挖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6 00:25
                            再识Chapter.5

                            语文老师闻声以后神色一冷,一记刀眼往叶一安方向投去。“叶一安,卷子呢?”

                            叶一安嘴角轻轻一勾,拿起了那完好无损的卷子就走向了讲台。本想着放过宋苒,结果她还反咬一口,真是心术不正。

                            叶一安右手成巴掌状将卷子重重地盖的讲台上,接着双手环胸与宋苒做着一样的姿势,眼里的笑意不比刚才宋苒差一分。

                            宋苒一时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她明白记得她毁了叶一安的卷子而且昨天还打算给她。昨天她给她了吗?宋苒努力回想起昨天傍晚的事,结果脑袋一疼,她猛地捂住额头,无法想起任何事。

                            “宋苒,你怎么知道她没带的?这不是带了吗?”语文老师感觉到自己也丢了人,不免得责怪宋苒,想着还正在上课,又赶忙结束话题:“下次工作认真点,不过这次你污蔑同学,我罚你做年段办公室的卫生三天。好了都下去吧。”

                            叶一安收回卷子转过身回到位子上,脸上透露出些许不满,语文老师还真是偏袒宋苒,以往谁犯错做卫生都是五天起步。

                            宋苒神色很难堪,在众目睽睽以及纷纷议论之下回到座位上。今天真是奇了怪了,什么事都不顺,宋苒现在就想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实在是太丢人了。不过卷子的事,她还是觉得奇怪极了,早上上学的时候还看到她前天浇在叶一安卷子上的赃物剩下部分,这事不可能没发生过。那怎么就完好无损了?难道她偷错了?

                            叶一安斜眼看看宋苒,看到她一脸疑惑的样子,也猜到了其中的原因。想到这,她的心里又浮现出边伯贤好看的脸庞,接着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愉悦感。

                            叶一安的心思不觉地飘向昨天,回想起边伯贤神奇独特的出场方式、为她惩罚宋苒冷冰冰的样子、转头对她一笑说他是她的守护神的样子以及刚才在走廊上让她记住他名字的特殊条件……每一件事都那么美好。

                            宋苒和叶一安的小插曲过后,所有人又进入了忙碌的学习状态。坐在教室里一上午,直到上午最后一节课体育课的时候,才有机会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午时前的阳光已经不小了,叶一安的体力向来不是很好。顶着烈日绕着全长300米的操场跑了两圈以后,本就处于生理期的叶一安便开始懈怠了。

                            本来班上是允许生理期不跑长跑的,但叶一安上一次想偷懒的时候拿演技用掉了生理期的借口。所以她现在无法请假,有句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上次她就不应该发挥她的戏精天赋,这次真到了生理期还真有苦头吃了。

                            叶一安个子在班上算小的,只是一米六一左右,所以排在队伍的前头。这样她就更无法偷懒了,只能不断地跟上在前方带队的体育委员朴灿烈的脚步。

                            大概又坚持了一分钟,叶一安的腹部已传来不适感。她一手撑着肚子,背部略有些弯曲,脚步也变得沉重,额头上更是挂满了汗珠。

                            没感到任何不适的朴灿烈习惯性地瞥了眼他身后的叶一安,见到她这般模样,好看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下。又想起她还在生理期,朴灿烈赶忙放慢了脚步,领了一次带有水分的队。

                            到达终点时,体育老师满脸不解地问朴灿烈:“怎么回事?今天这么慢。”

                            朴灿烈只是笑笑,说:“抱歉啊老师,今天肚子不太舒服。”

                            朴灿烈说罢忍不住瞟了眼身后满脸心虚的叶一安,但嘴角还是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

                            接下来的一整节课,叶一安都在接受朴灿烈的暗中帮忙,让她舒舒服服地度过这节体育课。而叶一安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一下课就去操场旁的的售卖机,买冰可乐送给朴灿烈,而她也不忘顺带给自己带一瓶。

                            朴灿烈看到叶一安两手各一瓶冷饮,神色一变,两瓶都拿了去,还未等叶一安开口,便先一步堵住她的话:“生理期还敢喝冰的!”

                            叶一安真是嘴馋了,谁不想上完汗蒸式的体育课后立马来口冰的。叶一安想去夺过朴灿烈的可乐,但突然一阵强烈冷风吹过,朴灿烈两瓶可乐都滚到了远处。

                            朴灿烈瞬间愣在原地,他可从来没遇到过风能吹走他手中的饮料这种情况。就是台风也不至于吧,更何况这烈日炎炎的哪来的大风呢。

                            叶一安倒是没想什么,想去捡回来,却被立马回过神的朴灿烈揪住了她的衣领。

                            “朴灿烈你能不能别管我那么多啊。这两瓶可乐贵着呢。”

                            朴灿烈不说话,只是又去了一旁拿起了他俩的杯子,去一旁给叶一安接热水去了。

                            叶一安无奈只能跟着他去,她满脸无趣地在一旁看着朴灿烈小心翼翼地给她试水温的样子。朴灿烈将杯子里的水倒在食指上,刚开始的时候很烫,手指头一下红了。但也没抱怨,倒去部分水,又接了些稍凉的水,然后再试水温。

                            叶一安看着看着,朴灿烈竟突然不动了。叶一安一惊,转身看看周围形形色色的学生也都不动了,她又想起刚才那诡异的风,才意识到是谁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1 02:50
                              下章预告:
                              守护神吃醋???后果很严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1 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