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吧 关注:45,598贴子:1,386,208
  • 18回复贴,共1

【卫聂王道】又短又甜的现代小短文,新人自己动手制造纯纯的糖(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卫聂王道】
又短又甜的现代小短文,新人自己动手制造纯纯的糖(卫聂太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5 20:57
    (一)傲娇二叔和他的温柔师哥
    柳下斜阳,片叶飞花,微风拂过他起伏的呼吸,他有些急促的推开洋楼的大门。
    精致小巧的洋楼坐落在半山腰上,面朝大海,鸟语花香。一派柔和,洋楼的主人正倚在窗台,半散着头发,慢悠悠地待弄花草,突然门被踹开了。紧接着他就被狠狠地抱在怀里,洋楼的主人不用猜就知道来者是谁。
    盖聂轻轻推开了卫庄,难得松融了些眉眼,罕见的有些笑意,“小庄,都这么大的人了,我只是搬家离你住的远些而已。”
    卫庄仍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抹忙碌的身影穿梭在厨房与客厅之间,看着那双细长的手指慢慢捻动茶叶,泡开热水,熟练地滤过碎沫,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卫庄抿了一囗茶嫌弃地开口,“难喝。”
    盖聂一怔,又挽了挽袖子放了几块冰糖,
    “现在呢?”卫庄抬眼,很给面子的全喝完了,因为茶确实很香。
    盖聂站在卫庄旁边一手剥着橙子,一边解释,
    ”我这次搬家是因为我们所在公司,这次要谈的项目是同一个,所以…”。
    卫庄头都不抬咬了一囗橙子,“要避闲,可我们可以公平竞争,双方互不告知底价,说到底这个问题不是根本原因。”
    盖聂明显是在逃避那晚发生的事情。
    不过是酒后乱性罢了,他身为一个公司总经理连这点事都放不下。哪怕,盖聂已经打算明年就辞职了。
    盖聂叹了囗气,眼神有些怀念,但手上仍是不停地剥水果,“小庄,我记得你小时候很乖,即使最喜欢的小木剑被我不小心折断了,也不吵不闹,特别好养。”
    卫庄嗤笑出声,“师哥,少转移话题了,现实一点。”
    盖聂兀自皱眉,还是混不过去吗?盖聂自暴自弃搓着衣角,语气有点无奈的感觉,“小庄。”
    卫庄盯着他半晌笑了,随手扔掉了水果,上前几步揽住了盖聂,不料腹部被对方手肘重重一击,他迅速反扣住盖聂的手,将人往地面上送,随即半压在盖聂身上,
    盖聂有点为难的看着卫庄,如果他此时推开小庄,小庄可能会因受伤,所以他尝试叫卫庄放开他。
    卫庄不满意地看了眼盖聂,他还是不能让师哥放手和他打一架,“师哥,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犹豫,那么怯懦。”
    盖聂轻声开囗,“小庄,师哥怕你受伤。”
    卫庄眯着眼晴,面色突然沉了下来,“你觉得我永远胜不过你?”
    盖聂犹豫地看了眼卫庄,“小庄,你能先起来再说吗?”
    在逆光中,男人那双浅褐色的眸子显得温柔至极,男人明明没有做什么,可这双眼睛摆明就在勾引他。
    卫庄向下探身,鼻息相贴,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起伏的呼吸,他鬼使神差地继续向下探身,直至轻轻触碰到柔软的唇瓣。
    盖聂顾不得什么受不受伤,整个人和卫庄一起往后撞向身旁的柜子,卫庄连同柜子往后仰,盖聂微微侧身双手一撑,足尖点地,轻盈地站在地面,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接着,往前急急送了几步,拽住了卫庄宽大的袖子,将人稳稳提起,
    卫庄冷哼一声,“你难道以为我会倒下去?”
    盖聂蹙眉,“还是那句话,小庄,师哥怕…”
    话未说完,卫庄就把他拽了过来,将人搂在怀里,闷闷的开囗,“我想尽量控制自己的脾气,可你总是说些我不爱听的。”
    盖聂低头半晌,声音带着点抱歉,“小庄,我…不是有意的。”
    卫庄把头埋进他怀里,贪婪地享受对方身上若有若无的稻香味,他记得以前师哥身上有股奶香味,更好闻。
    半晌,盖聂缓缓将身子挪开,开口道,
    “小庄,你压的我脖子有点疼。”
    随即,盖聂看了一眼比十年前魁梧了大半圈的小庄,感叹了一下,以前那个小小一只的小庄去哪了。(师哥,你明明比卫庄还小一岁,好吗?)
    卫庄拍拍大衣,坐在了沙发上,“师哥,你这是在逃避我们之间已经发生的事。”
    盖聂没有搭话,默不作声地扶起了柜子,把柜子上的小物件收拾起来,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我已经做出了我的选择。”
    卫庄一听这话,怒极反笑,“盖聂,你的选择,就是离径叛道从师门硬生生分支出去自立门户,就是毫不留恋地离开倚重你十年的顶头上司,就是从我身边一次次离开,对吗?”
    目光逼视盖聂的眼睛,盖聂目光坚定,没有半分退缩,“对,这就是我的选择。”
    盖聂这个人在大事上面从来是,决断绝断。
    卫庄冷笑,“对,你从来都是这样。”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卫庄站在阳台上,手里夹着烟,用力地抽着,期间夹带着点细微的咳嗽,背影有点落寞。
    盖聂在落地窗旁就那么看着,小庄…什么时候会抽的烟?
    他停顿了半刻,心突然松软的不像话,他走了过去,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小庄,把烟给我。你不能再抽了。”
    虽然他和小庄吵架了,但他也不能眼看自家师弟这么不爱惜身体,自己还不管。
    卫庄冷哼一声,“抽烟,是我自己的选择。”
    “小庄,把烟熄了。”未待卫庄反应,盖聂已抢过了烟头,把火灭了。
    卫庄看了他一眼,“我是因为谁抽烟,师哥最清楚不过了吧。”
    盖聂一直在低头,他这一生都问心无愧,惟独亏欠一人。这人,便是眼前人。
    盖聂思量半天开囗,“我会竭力一试。”
    他话音刚落,卫庄的嘴角已经上扬起来,怎么止也止不住,眼睛里满含笑意,师哥这么说就是答应了。
    许久,卫庄才开囗道,“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5 20:59
      每篇内容都不样哒~@永在我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5 21:00
        (二)相信我,最后超甜(?)
        岁月惊蛰,年华拎过指尖绘往事一篇。云梦山刚刚下过一场雪,万籁俱静,这谷里的万物像是死去沉寂了一般,空荡荡的。
        只留下男人断续低声的呢喃,“师哥…”
        “你到底在哪?” “你又藏哪了?”“这次, 小庄找不到你了。”
        男人跪在一处低矮的坟头前低声呜咽,冷风混着冰渣子在他脸上刮开一道道口子,不知他哀悼了多久,终于起身,
        掀开袍子,走了,
        低矮的坟头上歪歪扭扭地用剑刻了几个字,
        剑圣冢,冢中枯骨早与世长辞,身归天地。
        剑圣的死无人知哓,有人猜测,或许是流沙头目横剑卫庄干的,还有人说,是被秦朝余党算计。
        卫庄沿着山路慢慢出了谷,表情又是惯有的冷漠和深不可测。赤练跟在卫庄身后,“大人,您的脸。”赤练想帮他擦擦脸上的血,可又不敢,只愣愣地把手抬到半空,
        卫庄看了她一眼,“无碍。”
        接着回头看了一眼云梦山,眼神出奇的温柔,带着眷恋离开了。
        赤练在他身后,这个男人的背影用尽了她一生去眺望,她,永远,永远,
        在这个男人的眼中找不到自己。
        白凤在旁边看着她,出声讽刺,
        “呵,真是痴情啊。”
        只是不知讽刺的是谁,或许是所有人。

        炎妃飘浮在空中,手中是破碎的灵魂,灵魂的主人在生前被生生扯碎过。
        灵魂缓缓开了口,声音温润,亘古不变。
        “在下盖聂,多谢仙人相助。”
        炎妃抿嘴一笑,“仙人?就算是吧?盖先生,
        你愿意重返人间吗?”
        灵魂犹豫不决,终是开口,“我这一生问心无愧,若有什么愧对,惟有一人。”
        炎妃开口,“你或许会换一个身份,他或许不爱你了,后悔吗?”
        盖聂眼中坚定决绝,“心之所向,九死不悔。”
        眼前模糊一片,盖聂看着身边的白凤有些怔住,他应该是成了小庄的手下,他一开囗,
        惊住了,万年冰山脸出现了一丝裂缝,
        赤练的声音,他看了看自己的窄腰翘臀,内心起伏不定,
        他冷静地回想赤练走路的姿势和说话娇媚的声音,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他扭了扭腰,甩了甩有些碍事的长发,脸有点烫,“白凤,走吧”
        他望了一眼前面的高大身影,发现此处是云梦山,心头一酸,“小庄…”
        他尝试平复心情,慢慢扭着腰跟在卫庄身后。
        雪慢慢落在卫庄的白发上,
        盖聂轻声开囗,“卫庄大人,我们要去哪儿。”声音柔软甜糯,像曾经的红莲。
        卫庄低头看了她一眼,“陈胜吴广已经在大泽乡起义。”
        白凤垂眸盯着地面,“听说,陈胜故意将一张写有陈胜王的红布条塞进鱼肚,使秦军买到,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卫庄嗤之以鼻,“舆论并不足以致命,最致命的是强而有力的进攻。”
        盖聂接起卫庄的话头,“没错,项羽刘邦起义才是最大的威协。一个攻城,另一个攻心。”
        卫庄不着痕迹打量了一眼盖聂,赤练有些不对劲。往常,她一般不怎么主动分析局势。而且,那种浑然天成的默契,怎么都无法复制。
        卫庄接着开口,“刘邦势弱但善于收买人心,项羽势强但刚愎自用,谁都有可能成为绊脚石。”
        盖聂顿了顿,“所以正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所以应先伺机而后动。”
        盖聂突然心中一动,这么多年没见了啊…两人相处的方式还是一点没变。
        卫庄眼神中带着些震惊,终是像确定了一般,遣退了众人,
        长长呼出一口气,背影显得有些孤独,手掌紧紧握住,轻声呢喃,“师哥…?”
        “不可能…你回来了。”
        良久之后,身后传来一声低语,像是巨大的烟花在他心中炸裂开来,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
        卫庄承认那一刻,他有了喜极而泣,几乎要落泪的感觉。
        “小庄。”师哥,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盖聂忽地感觉自己被热气包围,卫庄已是搂抱住了他有些瘦削的腰,卫庄的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有些硌得慌。
        大男人搂抱成何体统,虽然他现在是女人。
        卫庄嘴角慢慢勾起一个极大的弧度,不禁笑出了声,笑声低沉而富有磁性,“师哥~你到底是怎么搞成这幅样子?”
        盖聂有些抹不开面子不知如何解释,索性侧身转过,不再理他。
        卫庄的笑容僵了一下,“师哥?怎么了?”
        他心下有些紧张,师哥为什么突然不理他了?
        他去拽盖聂,盖聂轻轻避过,
        卫庄一心急,拦腰抱住盖聂,狠狠堵上对方的唇,唇齿微微磕碰,不知谁咬破了谁的唇,唇齿间弥漫开来一股血腥味,盖聂嘴角有少许殷红,浅褐色的眸子蒙上一层水雾。
        卫庄一笑,师哥这是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盖聂也有些错愕,不仅是突然变回原身,更是被小庄给惊到了。
        卫庄趁盖聂没回神,偷偷在眼角落下一吻,
        盖聂平复心情之后,平静地开口,“小庄,你应该知道你在干什么。”
        卫庄挑挑眉,“当然知道。”
        随后,扣住盖聂的后脑勺,腾出手对付盖聂反抗的手,最后翘开了盖聂反抗意识不怎么坚决的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6 08:19
          逐渐脱离主题,说好的现代背景甜文呢?( ͡° ͜ʖ ͡°)✧我错了,轻点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6 08:23
            好啦,看什么看,骚起来~
            设置场景,是老套的不能再老套的床戏。
            嘿嘿,这个梗真是快用烂了呢~
            其实就是两个男的在别人面前滚来滚去而已。
            “师哥~”
            “小庄。”
            卫庄未待盖聂反应过来,剑气已直直向盖聂劈去,力气十分霸道而毫不犹豫。
            盖聂轻轻一踮脚,硬生生接下了那力道狠辣的一招,腰身蹭过鲨齿的刀刃划过衣服,腰身轻盈,丝毫不拖泥带水。脚尖落在锁链上,缓缓地撩拔。剑气发出尖锐的碰撞声,噼里啪啦地在空中隐隐作响,火花飞溅,盖聂负手而立左手持剑,明显是在退让。
            随着一声剑器入鞘的声音,卫庄倚在门边,嘴角勾得很深,露出挑衅的笑,
            “师哥~ 你怕了?”
            盖聂浅而淡地皱眉,靠在床榻,“小庄,并非如此,我只是…
            卫庄不爽地摆摆手,“少说什么同门手 足,最后不还只是剩下一个。”
            盖聂沉默半响,犹豫地开了口,“小庄,
            床好像碎了…”
            卫庄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没关系,只坏了一张。”随即顿了顿,“可以将就。”
            少年好看的眉毛仍是皱着,“你是说…一起睡?”
            卫庄懒洋洋地嗯了一声,转头走了。
            “小庄如若不嫌挤,那就一起睡吧。”盖聂在他背后喊道,
            卫庄的步子放慢了些,甚至有些轻快。
            盖聂一直在犹豫地看着手里的睡衣,因为,,
            它破了个口子。他记得明明早就缝好了,前天刚洗干啊。(我:嘿嘿,请叫我助攻大人)
            卫庄半倚在床榻上,手支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他躇踌不安的样子,勾了勾手指头,
            “怎么不过来啊,师哥~”
            盖聂换好衣袍,那模样有点像穿着高叉腰的旗袍,腿部的线条隐隐绰绰地凸显出来,头发有些湿漉漉的半披在肩上,睫毛上挂着未干的湿气,有点奶里奶气的。
            卫庄脑子里蹦出来这么个词,奶里奶气。
            “师哥,你快点。”卫庄难得耐着性子等他师哥,他拍了拍身边的床位,“来吧,师哥~”
            盖聂二话不说地把有些凌乱的床铺收拾干净,利索的熄灯灭火,随即慢吞吞地掀开被角,卫庄看着自家师哥规规矩矩的睡姿,其实两人长相都偏冷厉,同样五官棱角分明,只是自家师哥那双惹人犯罪的眸子,浅褐色温暖的眸子宛若一池秋水潋滟,直直望向你时竟多了几分温柔,正望着出神,盖聂突然抬眼看他,
            他方才一直没睡着,只是疑惑小庄是不是有事找他,否则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看。
            他看着盖聂好看的眉眼,有一瞬间有吻下去的冲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9 20:37
              欢迎小可爱捉虫。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9 20:48
                我终于回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30 07: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30 07:30
                    当小庄成为了小庄(更一点点)
                    归隐的日子似乎十分悠闲,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一杯清茶,一捧书卷,当然还有一只小庄在陪他。
                    窗外的花瓣悠然飘起落在他的头发,半开的衣襟,垂落的长袖,显得盖聂整个人活泼灵动。
                    整理好衣服,扑落身上的花瓣,刚刚站起来,忽地感到脚下一阵杀气。
                    他心下一紧,盯着脚下的小东西,愣了一下
                    他抬手揉揉眼晴,随即蹲了下来。
                    这个拿大宝剑冲他挥舞的小东西怎么这么像
                    自家师弟。
                    卫庄由于变小了,整个人的脸圆嘟嘟的带着点婴儿肥,小小的水汪汪的蓝色眸子气鼓鼓地瞪着他。
                    盖聂轻轻试探开囗,“是…小庄吗?”
                    谁知卫庄扯了扯他的裤角,声音带着点威胁,
                    “快,把我拽起来。”
                    盖聂伸出手指让小庄上来,卫庄轻轻哼了一声,斜眼瞄了眼盖聂。迈开短短的腿走着小碎步,手里还扶着鲨齿,生怕自己掉下来。
                    盖聂嘴角微微弯起,用手指慢慢扶住卫庄。
                    卫庄开囗,“这点小事,我自己可以。”
                    终于,卫庄到达盖聂的手掌心,盘腿而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30 21:12
                      当小庄成为了小庄(更一点点)
                      归隐的日子似乎十分悠闲,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一杯清茶,一捧书卷,当然还有一只小庄在陪他。
                      窗外的花瓣悠然飘起落在他的头发,半开的衣襟,垂落的长袖,显得盖聂整个人活泼灵动。
                      整理好衣服,扑落身上的花瓣,刚刚站起来,忽地感到脚下一阵杀气。
                      他心下一紧,盯着脚下的小东西,愣了一下
                      他抬手揉揉眼晴,随即蹲了下来。
                      这个拿大宝剑冲他挥舞的小东西怎么这么像
                      自家师弟。
                      卫庄由于变小了,整个人的脸圆嘟嘟的带着点婴儿肥,小小的水汪汪的蓝色眸子气鼓鼓地瞪着他。
                      盖聂轻轻试探开囗,“是…小庄吗?”
                      谁知卫庄扯了扯他的裤角,声音带着点威胁,
                      “快,把我拽起来。”
                      盖聂伸出手指让小庄上来,卫庄轻轻哼了一声,斜眼瞄了眼盖聂。迈开短短的腿走着小碎步,手里还扶着鲨齿,生怕自己掉下来。
                      盖聂嘴角微微弯起,用手指慢慢扶住卫庄。
                      卫庄开囗,“这点小事,我自己可以。”
                      终于,卫庄到达盖聂的手掌心,盘腿而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30 21:12
                        灵感来源于大鹿的图片。( ๑‾̀◡‾́)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30 21:17
                          盖聂皱了皱眉头,“小庄,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手掌心里的卫庄有点气鼓鼓的,“或许是因为昨日的酒。”
                          盖聂瞪大了眸子,“那我怎么没事?
                          小人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因为师哥你喝了假酒。”
                          然后搭上了别人的肩膀有说有笑地无视我。
                          “小庄。”声音有点无奈和憋闷。
                          就是这么一句话,顿时让卫庄没了脾气。
                          卫庄盯着靠在他身边近在咫尺的脸,卷翘的睫毛忽扇忽扇刮在了他脸上,像细绒轻轻撩拔心弦,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他伸出肉乎乎的手指去拽盖聂的睫毛,盖聂反应很快微微侧了下身,躲了过去。
                          卫庄脚下一跟头倒在盖聂的手心里,
                          默默地爬起来,扭过身子,伸出小肉手开始捂脸。
                          #怎么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以后怎么在师哥面前装 逼#
                          这只蠢小庄不是你家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5 10:21
                            盖聂假装他什么也没看到,用手指夹住提起卫庄,将卫庄揣进了衣领子里,
                            “小庄,你要吃什么?”
                            某小只正在盖聂的衣领子里闹别扭,不停地翻腾着衣服,突然卫庄身子被卡住了动不了扑腾了半天才起来,
                            “放我下来!”
                            盖聂眉眼柔柔的,语气有些担忧,
                            “小庄,你有点太小了。”
                            某小只脸突然一红,我才不小,我比大多了好吗?
                            卫庄轻轻咳了一声,“总之先放我下来。”
                            盖聂真的很担忧,小庄变小之后怎么脑子也不好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05 10:31
                              之后卫庄就在盖聂每天担心他变不回原样的忧虑中开始了他的幸福生活。
                              清晨从师哥的衣襟里爬出来,迈开短短的小腿,懒洋洋的打个哈欠。
                              不久便能闻到一股软糯的米粥香,卫庄看了一眼准备喂他粥的盖聂,
                              不得不承认美人确实让人下饭,即使是粥和咸菜也让人胃囗大开。
                              卫庄象征性地拒绝了师哥的投食,而后在师哥劝阻之后,美滋滋的享受师哥的投喂。
                              卫庄整个人小小一只,即使是一小勺粥也足够塞满了整个腮帮子,腮帮子不断鼓动着,活脱脱像只小仓鼠。
                              盖聂弯了弯嘴角,浅褐色的眸子含一波秋水荡漾。
                              鬼使神差般,他伸手捏了捏小庄鼓囊囊的脸。
                              软软的,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滑。
                              正忙着吃的卫庄突然一怔,水汪汪的大眼晴瞪了他一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06 15:48
                                ⁽⁽ଘ( ˊᵕˋ )ଓ⁾⁾我的文好像越来越短小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7-06 15:50
                                  那啥,小庄的眼睛是银灰色的。(•̥́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7-08 06: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7-08 06:24
                                      某日,月色入户,庄本解衣欲睡,忽回眸望身后之人,青丝半披,欲脱未脱,忽勃起,欣然起身。
                                      聂觉不妙,欲起身逃走,怎料事与愿违。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青丝与银灰色的幔帐缠绵在一起,衣物慢慢滑落在地上。
                                      月光朦胧照在纱帽依稀可看见两抹挨得极近的影子。
                                      突然一双细瘦的脚从被中滑落出来,起先是死死绷紧,逐渐不安地燥动起来,最后无力地垂了下来。
                                      随即弥漫开来地麝香味使屋内的空气更加缠绵悱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9-08-16 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