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零吧 关注:2,876贴子:37,411

以后(尘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没有了白银祭司。玄苍恢复了平和。
那是危机来临前的平静。
原七度使徒麒零,现零度王爵。
在大战后,便消失不见。
没有人再见过他。
哪怕是,吉尔伽美什。
福泽镇。
太阳升起预示着又一个晴天。
小酒馆的门依旧照常开启。一身银袍黑发男子缓缓走近。
“一间屋子,半年”
“好……好的客官……您稍后……稍后……”掌柜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不同。
周身骤然下降的温度让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一个可怕的,强大的,灵术士。
男子并没有在乎掌柜的失礼,又或许,在他眼中,已经早就没有了所谓的尊卑。
衣袍下面,稚嫩的脸庞被冷漠取代。往日的笑靥都消失不见。这个人,正是那个失踪了很久的王爵——零度王爵麒零。
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不是爱情,而是。在你死后,我活成了你曾经的模样。
这个人已经不能称之为麒零了,他的身上,再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只是一片死寂。像极了银尘。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才是,最可怕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5 12:24
    福泽镇依旧平和。让人心都得到了片刻安抚。
    麒零。这个曾经的小酒馆的酒保,七度王爵银尘的使徒。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位。
    只是心境已经大不相同。
    “我找了你很多年。银尘。”他看着那枚玉佩。有些感慨。“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撑过没有王爵的那些年的。可是银尘,我撑不下去了。”
    他缓缓走向窗口,望向雷恩的方向。“我现在拥有强大的实力,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使徒,却也,真正的,失去了自己。银尘,你一直都在骗我。”
    麒零看着手中的玉佩,不自觉的笑了出来,那时的岁月静好,不过是他自以为是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你的王爵活了,我的王爵却要死去。为什么呢?”
    “我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合格的使徒,可是,我的王爵,在我还没有成功的时候,就已经抛弃了我。”
    “我的王爵,是最好的人,也是,最无情的人。”
    “王爵,我后悔了,当时,我就应该和那些人一样,死在福泽镇。至少,是和我在乎的东西一起泯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5 12:35
      啊啊啊,有新的文文看,好激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5 12:50
        “麒零,你还是没有放下。”鬼山莲泉看着眼前淡漠的人,忽然有些绝望。这不是麒零。
        “莲泉,没有那么容易的。这么多年。我逃避世事,一心骗自己我的王爵还活着。又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走出来呢。我不过是,想让自己放下。而已。”麒零难得苦笑。幽花的死,让莲泉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使徒。但好在,幽花到死,都是见证过自己的王爵一步一步为她报仇。
        而他,甚至都不知道,他的王爵的仇人,到底该算哪个。
        “我要去一趟黄金湖泊。”
        “你疯了吗?那里魂兽众多。你没有使徒,进去之后孤身一人。”
        “我知道。我只是……不甘心。”他笑道。
        难得看见他的笑脸。却让莲泉心中难得苦涩。
        他们两个人。一个没了王爵。一个丢了使徒。
        没有人会明白他们内心的痛苦。
        可是有些事情,发生之后,就再也没有能力挽回了。
        “我不想你去。麒零。哪怕你是零度。可是连续永生岛,魂塚,心脏。如果你再去黄金湖泊。哪怕六度再世都救不了你。”
        “我知道。所以才要去。”麒零微微叹了口气。止住了话头。莲泉知道他要说什么。正是因为这样,才可怕。
        他把自己活成了银尘的模样,又将自己所有的希望放在了救活银尘这个信念上。可当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他没有了求生的念头。
        他比银尘更执着。
        却又更无畏死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5 12:58
          麒零活着从黄金湖泊回到了雷恩。
          这里曾经有过他的家。
          “你活着回来了。麒零。”莲泉看着这个男子。浑身是血,面目狰狞。
          “活着回来?呵呵……哈哈哈……活着回来……”麒零涣散的目光看到莲泉之后骤然清明。确实难得的绝望。“鬼山莲泉,你,竟然和他们一起骗我。”
          “我……”莲泉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掩盖。只能承认。“黄金湖泊历代有魂兽看守。所以它的存在势必在隐藏一些东西。我们都没有能力去感应这些。只有身为完美容器的你 才会知道些什么。所以……”
          “所以你传给我假的消息,说那里有可以救活银尘的东西。是吗?”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你的消息是正确的。唯一算漏一点就是。我可以拼死救回我的王爵。但我不会去拿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如,黄金瞳孔。”
          “什么?黄金瞳孔不是在鬼方……”
          “呵呵,原来,你也是被骗的那个人啊。鬼山莲泉。我的双身王爵,你也被他们骗了。哈哈,哈哈哈哈……我们都是一样的可悲。”
          “不可能。他只是说黄金湖泊里有可以收集魂魄的灵器。我只是想要复活幽花而已。为什么会是黄金瞳孔。为什么?”莲泉有些奔溃。她以为可以利用麒零复活幽花,可没想到自己却将唯一的好友又推回了这场战争的漩涡。
          “麒零,那……黄金瞳孔呢?”她还抱有一丝期望。如果没有吸收的话,他们还有回旋的余地。
          “在我的身体里。这是我的灵器。是我的劫难。”
          麒零看着繁华的雷恩。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5 13:18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5 14:23
              “王爵。”银白色头发在一片黄金中显得格外亮眼。
              “你醒过来了。”被叫做王爵的男子缓缓转头,脸上是趣味的笑意。
              那人,赫然就是吉尔伽美什。曾经的一度王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5 15:51
                后续剧情会和原著有所不同,和电影也有所不同。和电视剧更不同。所以考据党自己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5 15:52
                  其次。写的烂可以说。但是不能说谁谁不符合人物规定。我写文本来是要自己开心。看的人开不开心不在我考虑范围内。好了,准备接受暴击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5 15:53
                    银尘的苏醒对于所有人都是一个惊吓。但对于麒零来说。恰恰相反。
                    灵魂感知出现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当时银尘不顾一切去救吉尔伽美什的欲望。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人忍不住奔溃的喜悦。
                    他紧紧的抓住自己是胸口。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窒息在这巨大消息中。那么熟悉的灵魂感知。在他往生的这些年里。一直存在于他的记忆。如今忽然重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的王爵。
                    银尘。
                    回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5 15:57
                      你让银尘活过来了,好开心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5 16:31
                        “我们,去帝都。”麒零看着眼前高大的苍雪之牙,却再也没有当初仓皇逃出帝都的慌乱。
                        “嗷!”苍雪之牙仿佛感受到了麒零的激动。也不由得激动起来。看着远方的城市。颇有大侠风范。
                        “苍雪之牙。我马上就要见到他了。无论结果怎样。只要亲眼见证他还活着。就可以了。”麒零看着座下的苍雪之牙。难得和他说起了话。“这几年来。我一直在想。如果使徒与王爵之间的关系是对等的。为什么我的王爵会抛下我去救他的王爵。后来,我好像有点明白了。王爵与使徒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对等。我和银尘一样。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是我先感激他,亲近他,之后被赐予爵印之后所有的情感仿佛翻倍增长。可对于银尘来说,我不过是一个陌生的,被强制赋予他的使徒。哪怕赐印这个过程让他对我有了几分感情,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对他来说。一个救了他的人,远远比被他救的人重要。这是无法选择的。是每个人的本能。”
                        “嗷!”苍雪之牙虽然听不懂。可它感觉到了。麒零的身上弥漫出来的悲伤。让它有些害怕。
                        “吓到你了。”麒零回过神。看着左右徘徊的苍雪之牙。难得好笑起来。“不过是黄金瞳孔的威压而已。你一个雪狮首领,还怕这些?”
                        “嗷!”虽然听不懂。但它知道,这绝对不是夸奖。
                        “苍雪之牙,如果有来世,不要在遇见我了。好好当你的首领。别在让我……”沉浸在这痛苦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5 16:37
                          帝都.格兰尔特
                          “王爵 我们回到心脏,是……”银尘看着眼前愈发陌生的王爵。有些不知所措。对他来说。死亡不过是沉睡。他沉睡了七年。醒来后所有人都告诉他七度王爵麒零已经失踪。而王爵有拿出了一套与原七度王爵一模一样的灵魂回路。借着又立马赶回心脏。这让他有些慌乱。要不是身为王爵,对自己的使徒有近乎自然的感应,他都以为麒零已经……死了。
                          可是,越靠近帝都,感应越强。他现在都有点看不懂王爵的做法。
                          这是允许了他和麒零见面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5 16:42
                            “格兰尔特,真是个熟悉的名字。”麒零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感慨。
                            一场浩劫,他几乎失去了所有。可是这个城市,依旧繁华。
                            心脏。
                            “特蕾娅。你召集我过来是为了什么?”
                            “白银祭司已死,但天格依旧完全。我收到了讯息,零度和前一度王爵正在赶往心脏的路上。我们……”
                            “不,我已经来了。一度王爵。特蕾娅。”麒零推开大门,对里面惊慌的两人微微一笑,或许,这就是命运。风水轮流转。当初他恐惧的人,现在却要忌惮着他。
                            “零度王爵大驾光临有何要事?”特蕾娅看着这个气息越发强大的王爵。心中已是惊涛骇浪。她到现在,都看不出他的天赋。而且他周身的灵力也越发强大。
                            “天格没有告诉你吗?我,来找我的王爵。”
                            “七度王爵,银尘?”幽冥幽幽说道。“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二度王爵,你最好管好嘴巴,不然,我能将白银祭司逼出高塔,就能将你再塞回去。明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5 16:51
                              楼主好勤奋,一天之内,更这么多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5 17:28
                                格兰尔特.心脏
                                “一度王爵。吉尔伽美什。安好。七度王爵,银尘,安好。”他看着缓缓走近的两人眼中难得冰冷褪去。甚至都不顾及幽冥的失语之处。
                                可到底有什么不同了。
                                “零度王爵,安好。”
                                吉尔伽美什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一幅万事俱备的样子。哪怕到这个时候。他曾经那么嫉妒仇恨着吉美。可是当所有的一切都摆在台面上是。他害怕了。他甚至想要以一种懦弱的态度去掩盖自己的卑微。那种,低到骨子里的,不被人需要的卑微。
                                “我的王爵……”麒零看着只隔了数十米,站在吉美身后以一种保护姿态护着他的银发男子。那熟悉的面容让他忍不住战栗。“你活着。”
                                银尘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率真和任性。那小心翼翼却又有所忌惮的样子,像极了当初的自己。
                                他的身上依旧是他送的那件狍子。袍子经过了数次维修,已经快要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越是这样银尘越是心惊。
                                在他消失的若干年里。麒零活成了他的模样。
                                “麒零,我……”
                                “吉美王爵,我可以和你的使徒单独谈谈吗?我想,我有些事情要问他。”麒零没有看银尘。只是看向了那个银尘曾经誓死保护的人。
                                ……
                                “可以。”吉美难得放任银尘。他知道。使徒与王爵之间的联系,只深不浅,况且,他现在没时间去和麒零交恶。他需要找一个人。一个可以制作棋子的人——漆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5 22:16
                                  “你还活着,我的王爵。”
                                  “不是在记忆里,王爵。”
                                  “我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使徒。”
                                  ……
                                  他想要说很多话。可是到最后什么也没说。
                                  “麒零,对不起,我……”银尘看着对面的男子。他已经不再是少年.沉稳占据了他的性格。和他以前天差地别。甚至于,让他有些胆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麒零吗?
                                  “我等了你很多年,王爵。”麒零有些难过。更多的是茫然。“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也救过很多人。可每个人都不是你。”
                                  “现在,你活着站在我的面前,我却不知道要和你说些什么。”
                                  ……
                                  一片寂静。
                                  两个人相对无言。
                                  时间的漫长,让他们都忘记了那段刻骨铭心的痛苦与绝望。
                                  只有时间过后的麻木。
                                  “你还好吗?”
                                  “我很好。王爵。”至少在你的面前,我很好。
                                  心脏骤然升起的痛苦让麒零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黄金壁垒竟然也能认出原主人的味道。
                                  “王爵,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呢?我在雷恩的那个家里。你要回去吗?”
                                  他觉得自己很胆小,眼前这个人,他疯魔一半找到的人,本想要强行留下的人,到最后,也只能是这种卑微的询问。
                                  “对不起。我……”银尘想着自己的任务,当下便下了决定。只是……
                                  “别说了。”
                                  “别说……”
                                  “麒零,我……”
                                  “别说话!”他低着头,没有人看得到他脸上的情形,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开心。
                                  “别说话,不要讲话。银尘。求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5 22:27
                                    心疼麒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5 22:38
                                      他再一次被抛弃了。
                                      其实也算不上抛弃。
                                      只是银尘选择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
                                      只不过,他的漫长等待,在银尘看来,终究抵不过吉美的安危。
                                      果然。
                                      王爵和使徒,从来都不是对等的。
                                      “苍雪之牙,我们回永生岛。”
                                      这世间的事情,自有他们去担心。他这一生 ,不过就是一个容器,没有人会真心实意在乎他的感受。哪怕是他的王爵。
                                      不,那已经不是他的王爵了。自从他承认了自己天之使徒的身份之后,他就已经不是他的王爵了。
                                      只是他一直不肯看开。
                                      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他曾经混迹在普通人中,远远比这些高高在上的王爵们更懂得人情世故。
                                      只是他不想相信。不愿相信。
                                      可是到现在。他早就没有力气去再干这种蠢事了。
                                      “我的王爵,再见。”
                                      “麒零,你等着我,我会回去的。”
                                      “……好。”他没有回头。只是轻点了下头,想着银尘可能看不见,又小声回答了一声。
                                      可是,他等不起了呀。
                                      自从黄金瞳孔被拿到之后,他早就等不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5 22:39
                                        窒息感。
                                        强烈的窒息。
                                        这是若干把神器冲撞后的真空。足以将人杀死的真空地带。
                                        “走……”
                                        苍雪之牙已经血迹斑斑。它不懂,主人明明从心脏回来时还好好的,不过是一天时间。就变得如此强大且虚弱。
                                        是的。虚弱。
                                        灵魂的虚弱。
                                        它已经快要感觉不到主人的气息了。
                                        “你明明知道,把他留下来它也会死。我说过要送它走。你不要,看看。受伤了吧。”
                                        脑海中陌生的声音再次出现。时隔七年之后,麒零终于要完成自己的宿命。容器。
                                        “你有能力保护它。只要它还活着,这具身体你就可以使用,要不然 我可以立马毁了这具身体。”
                                        “你威胁我?”那声音瞬间阴森了起来。“我们本就是一体。是你培养了我。现在你却想毁了我们两个。麒零。为了那个银尘,你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不是为他。救苍雪。”他没有多少力气了。体内的属于七度王爵的灵魂回路被一点一点侵蚀。一种新的回路渐渐生成。独属于零度的——灵魂回路。
                                        它叫,虚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5 22:49
                                          银尘刚活过来,麒零又要死了吗好揪心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5 23:00
                                            不会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5 23:03
                                              但可能也不会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5 23:04
                                                哦,看题目以为他们最终会在一起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5 23:06
                                                  不过没关系,楼主怎么写,我都追着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5 23:12
                                                    “果然,这个容器是完美的,麒零,零度王爵。哈哈哈哈……”
                                                    “这些无用的记忆,还要他干什么?你早就不是七度使徒了。麒零……”
                                                    “和过去说再见吧,你到底要和我一起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6 10:57
                                                      雷恩。
                                                      银尘看着熟悉的院落,却又一些胆怯,他终于可以将自己的余生都用来保护他了。
                                                      可是,他却不知为何,心中惶恐不安。

                                                      没有人。
                                                      整个院落寂静的不像样子,没有一点人生活过的气息。
                                                      可是,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包括那个杯子,那些武器,以及他送给麒零的那件,黑袍。
                                                      唯独,没有了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6 11:01
                                                        银尘忽然想起,当时他离开的时候,他的使徒曾经跟他说过一句话,
                                                        他以为他早就忘了。可其实,他一直记着。
                                                        “王爵,我会让自己等着你,可是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了,也请不要担心,那时的我,应该是已经丧失了等下去的欲望了。如果真的有这一天 不要来找我 ,跟着你的王爵离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16 11:04
                                                          麒零会丢失自己的灵魂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6 11: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6 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