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吧 关注:96,570贴子:1,729,199
  • 18回复贴,共1

齿痕市民银×牙医土 不知道甜不甜 不会虐 HE壳大的银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齿痕
市民银×牙医土 不知道甜不甜 不会虐 HE
壳大的银酱镇楼【侵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14 00:06
    这里砂糖,萌银土的第八年,糖分不足,自给自足,文笔废,求轻拍。银控,欢迎情敌一起打打闹闹抢老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14 00:07
      凌晨两点四十分,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窗帘割裂后漏进来的月光洒在一颗卷毛脑袋上,卷翘发梢上的节奏不安分着,伴随着嘶嘶的吸气声,它的主人裹在被子里辗转反侧。
      “啊————!”恼火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看了眼微微发着荧光的钟表指针,发觉到还不够时间可以吃下一顿止痛药,啧了一声又躺回床上,暗自下定决心今天一早一定要去拔掉那颗折磨了他好久的定时炸弹。
      夜,还很长。
      坂田银时的智齿又发炎了,距离上次发作已经有段时间,岁月静好久到坂田忘记了之前遭过的罪,那时候他想,只要那颗智齿能安静下来,真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让他三天不喝草莓牛奶他也愿意。
      但即使那么痛苦,他也再没光顾过牙科,是的,看牙医对于坂田银时来说是唯一两件怕得要命的事情之一,你说第二件?——当然是牙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6-14 00:08
        所以每次发作他都自己买些止痛消炎的药吃上两三天,身强体壮的,熬熬就过去了,看什么牙医呢,对于他这个嗜甜如命的人来说,钻头刺耳的声音,接触到牙齿的强烈震感,打磨牙齿时候从眼前飘过的粉尘,光是这么想着就好像能让他的卷毛瞬间变直立在那儿一样,补过一次牙就够了。
        “——简直是挫骨扬灰啊那个。”
        但这次,待在他口腔里的那颗不安分因子好像并没有想这么容易就放过他,叫嚣着引起他每一根已然极度脆弱的神经注意。
        ——已经这样一个星期没有睡好觉了。
        下定决心以后他迷迷糊糊地撑到了早晨,皱着眉头揉着肿得硬鼓鼓的脸颊,他知道已经在劫难逃,洗漱完毕,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加油打气“呦西!呆胶布呆胶布!拔颗牙齿而已,银桑我完全没问题!”忽略掉自己颤抖的嘴角,“拔完奖励自己一箱草莓牛奶好啦”,这样想着,坂田骑着他的小绵羊朝着大江户医院驶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14 00:09
          挂了号坂田银时在诊室外等了一会儿,说是一会儿,但他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双腿不停抖动着“喂喂——到底知不道银桑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来到这儿的啊,都没有护士姐姐来安慰一下,不快点的话银桑要走了哦!”这样想着刚要起身,“叮咚——一零号 坂田银时 先生,请到第五诊室内就诊。”扩音器里甜美的声音响起。
          一个激灵,然后就是冷汗直冒,攥着手里已经皱的不成样子的挂号单,坂田走了进去。
          看诊的医生背对着他在操作台上准备用物,是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有着让人羡慕的清爽黑短直,颀长匀称的身形包裹在裁剪得当的白大褂里,让坂田一时看愣了眼。
          “躺在椅子上吧。”嗓音低沉沙哑。
          坂田回过神来哦了一声乖乖照做,但视线还是没从对方身上移开,那人转过身来端着治疗盘走近他身边坐下,他注意到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标准又普通的医生装扮,但怎么这个人看起来那么的,,不一样。
          那人挑眉透过镜片看了一眼坂田银时肿起的那半张脸,“智齿?”
          “——额嗯。”
          “要拔掉吗?”
          坂田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像是做了什么人生重大决定一样,皱着眉头一脸郑重“嗯!银桑我啊,再也忍受不了它像粘人的女友一样几天不理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啊!”话语含混不清,疼痛使他只能小幅度地张口说话,但情绪激昂,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不过他也确实被折磨得不轻。
          对方没有回应他,转而命令道,“张嘴。”然后用口镜仔细地查看那人口腔里的情况。
          “真无趣。”他在心里念叨了一句。
          视线无处安放,坂田便心安理得地观察起眼前这位无趣的医生。V字形刘海垂顺地在额前扫动,往下,透亮镜片后面,一双好看的烟蓝色眸子,再往下,就被医用口罩严严实实地挡住了。
          ——真可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6-14 00:10
            于是又回到他那双毫无波澜的眸子,看着他微微皱眉一丝不苟的样子突然想要逗逗他。
            “我说多串君,银桑我还有的治吗?”
            被这么一问,那人一时觉得有些奇怪,抬眼对上了坂田带些戏谑的双眸,是意外的红色,有点特别啊。 随即他知道那人不过是在开玩笑,但还是不爽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病人随意给人起外号。
            “啊,有的治,我看你也不是很疼么。”——还有心情开玩笑。说着用口镜前端报复性地按了按坂田红肿着的牙床。
            “啊疼疼疼疼疼——!!”坂田前一刻才觉得上方的人表情生动了些,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感觉脑子里有跟神经“啪”的一声被扯断了,“干嘛啊多串君!银桑我啊疼得好几宿没有睡好觉了!就不能轻点吗喂!”
            ——“随便给人起外号的人要求还真多啊。”声音依旧清冷,但多了少许愠怒。
            啊咧?在在意这种事啊那个人。
            坂田愣了一下,“嘛嘛,别看银桑我这样,神经可是意外的脆弱呢,救死扶伤的医生大人应该细心呵护才是吧。”坂田捂着自己肿得老高的那半张脸跟个小怨妇一样,一瞬间的剧痛感消散过后,又恢复了吊儿郎当。
            发现那人完全无视了自己的控诉还越说越起劲,拼命抑制住想要把刚刚脱下来的橡胶手套甩到那人脸上的冲动,开口说到“炎症退了才能拔牙,回去再吃两天药,消肿了再过来。”
            “啊咧?就是说银桑还是要继续忍受到它自己好起来吗?不行不行的啊,吃药根本不管用银桑才决定来看病的,下了很大决心哦!多串君快点帮我结束吧!这种痛苦!!”
            “我说了吧,炎症消退才能拔掉,不然感染的风险就会很高,到时候细菌进到脑子里你就真没的治了。”——虽然已经被眼前这个人烦出了十字路口,而且感觉他已经像是被细菌侵占大脑的样子,但还是有义务提醒他。
            “多串君一定没有牙痛过吧,作为牙医的你一定不知道吧!那种像是等待死刑执行一般的心情,银桑才不要再经历一次啊!!”
            “那就留着不要拔了**!”终于还是没能忍住。
            发觉自己失了态,那人手握成拳头挡在嘴边“咳,我是说如果那么害怕的话可以不用拔掉,我先给你开些药回去吃吃看吧。”
            坂田看着他的反应觉得有些可爱,诶?可爱?这不是该用在一个大男人身上的词吧喂,觉得自己有些奇怪,用力摇了摇头头试图把思绪拽回。
            “嗨嗨,谁叫你是医生呢~”手里挥动着那人开的药单,转身向外走去。“我会尽快回来找你的多串君。”扭过头来对上那双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眸子,收回视线的同时瞥了眼对方的胸牌。
            —— 土方 十四郎么,之前想错了,明明 是个有趣的人呢,期待下次见面。
            发动小绵羊,扯动着云纹衣袖的风轻柔拂过红肿着的脸颊。
            感觉不是那么痛了呢,是因为那人给自己处理了一下真的有效还是所谓的安慰剂效应呢?撒,管他呢,不过,是从哪一刻开始忘记了紧张呢?明明那么的…
            ——“嘛,看牙医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嘛。”

            那人走后,土方请自己的同事山崎帮忙盯班,自己则上了天台。并不是要做什么冲动的事,医院这种地方,除了这里就没有他这个尼古丁星人的容身之处了。
            熟练地点燃了跟香烟,土方狠狠吸了一口,满足地眯起了眼,让烟雾缓缓从胸腔里退出消散在空气中,身体也慢慢放松。回想起刚才的事,觉得有些好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14 00:10
              自己不是那么不冷静的人,二十二岁以第一名的成绩从东京医科大学毕业,褪去了青春时期的青涩和冲动,到现在从医五年,一向冷静自持得出名,除了几个和他关系好的朋友难得地见过他有情绪起伏,其他人都觉得土方对谁都一样冷冰冰的,更从来没见过他和哪位患者红过脸,无论多么难缠。土方眉头紧锁。
              一定是那个天然卷太烦了!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乱糟糟的银卷毛,一双死的不能再死的死鱼眼,还有那一身的散漫气息,那种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我来这里剖析自我啊岂可修!!!
              狠狠地把烟蒂捻摁在护栏上,土方愤愤地下楼回到自己的诊室,看着电脑屏幕上面的档案记录。
              ——坂田银时是吧,下次来绝对有你好瞧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6-14 00:11
                格式什么的,发上来全都没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6-14 00:13
                  晚安民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6-14 00:1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4 20:53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7 19:23
                        好看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8 21:55
                          终于吧里要开始活跃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6 00:30
                            楼主还更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17 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