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吧 关注:385,003贴子:9,264,768
  • 2回复贴,共1

北静王水溶看上林黛玉,横刀夺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六、北静王水溶看上林黛玉,横刀夺爱

(一) 贾宝玉曾将海棠诗社文字传到文人士大夫圈

红楼梦里贾宝玉将林黛玉的文字传播到贵族文人圈子,相关内容至少出现两处。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探春笑道:“明儿我补一个柬来,请你入社。”香菱笑道:“姑娘何苦打趣我,我不过是心里羡慕,才学着顽罢了。”探春黛玉都笑道:“谁不是顽?难道我们是认真作诗呢!若说我们认真成了诗,出了这园子,把人的牙还笑倒了呢。”宝玉道:“这也算自暴自弃了。前日我在外头和相公们商议画儿,他们听见咱们起诗社,求我把稿子给他们瞧瞧。我就写了几首给他们看看,谁不真心叹服。他们都抄了刻去了。”探春黛玉忙问道:“这是真话么?”宝玉笑道:“说慌的是那架上的鹦哥。”黛玉探春听说,都道:“你真真胡闹!且别说那不成诗,便是成诗,我们的笔墨也不该传到外头去。”宝玉道:“这怕什么!古来闺阁中的笔墨不要传出去,如今也没有人知道了。”

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珮

——黛玉一面让宝钗坐,一面笑说道:“我曾见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终身遭际令人可欣可羡可悲可叹者甚多。今日饭后无事,因欲择出数人,胡乱凑几首诗以寄感慨,可巧探丫头来会我瞧凤姐姐去,我也身上懒懒的没同他去。才将做了五首,一时困倦起来,撂在那里,不想二爷来了就瞧见了。其实给他看也倒没有什么,但只我嫌他是不是的写给人看去。”宝玉忙道:“我多早晚给人看来呢。昨日那把扇子,原是我爱那几首白海棠的诗,所以我自己用小楷写了,不过为的是拿在手中看着便易。我岂不知闺阁中诗词字迹是轻易往外传诵不得的。自从你说了,我总没拿出园子去。”宝钗道:“林妹妹这虑的也是。你既写在扇子上,偶然忘记了,拿在书房里去被相公们看见了,岂有不问是谁做的呢。倘或传扬开了,反为不美。


(二)最曲折的伏笔,南安太妃去贾府见姑娘目标明确,与探春无关

红楼梦第七十回有段文字:写王子腾女儿的婚礼,贾母与王夫人命宝玉探春宝钗黛玉等人随凤姐去参加。这里有个疑问,为什么要让黛玉去参加王子腾女儿的婚礼?王子腾嫁女跟林黛玉什么关系?

然后紧接着第七十一回,南安太妃跑贾府去,要求看贾府的姑娘们。南安太妃究竟想干什么?为朝廷物色和亲对象吗?扯吧?

大家细读红楼梦不要忽略这一点,南安太妃有个还未结婚的儿子。所以红楼梦第七十一回,南安太妃跑到贾府去要求看他们家姑娘。是不是太暖昧?这老太太为找儿媳妇满世界相看人家姑娘? 似乎没这个道理。

更大的可能是,南安太妃听说她儿子看中了贾府的某位姑娘,所以才急急忙忙跑过来亲自把关。

古时未婚贵族男女之防甚严,基本上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下层人士经常还有个庙会集市可赶,可能借此邂逅到意中人。而贾府与郡王家的王子小姐,他们出门就奴仆成群,哪有什么机会见到身份对等的异姓?

除非是非常亲近来往密切的亲戚。例如薛蟠见得到林黛玉,贾琏见得到香菱,宝玉见得到二尤,贾珍见得到金荣的姑妈。等等。

尽管贾府与四王八公之间来往密切,你看贾母八十寿诞,北静王南安王都来了,但是,男傧由宁国府款侍,女傧由荣国府款待,这样看来,南安王似乎真的没机会看到贾府姑娘的。

其实不然。请看第七十回的这一段:

——偏生近日王子腾之女许与保宁侯之子为妻,择于五月初十日过门,凤姐儿又忙着张罗,常三五日不在家。这日,王子腾的夫人又来接凤姐儿,一并请众甥男甥女闲乐一日。贾母和王夫人命宝玉、探春、林黛玉、宝钗四人同凤姐去。众人不敢违拗,只得回房去,另妆饰了起来。五人作辞,去了一日,掌灯方回。

这一段是说,宝玉、探春、林黛玉、宝钗四人随同凤姐去参加了王子腾女儿的婚礼。而且,去了整整一天。

大家想想,这种婚礼场合,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前来观礼的亲戚,有要求男女分隔开吗?不可能!

1、例如夫妻同来的,你让他们分开?婚礼本来要讲究百年好合白头到老的,这么做显然是不祥的。

2、例如母子或父女同来的,你让他们分开?组建家庭讲究天伦之乐,这么做也是不恰当的。

3、例如随哥嫂同来的,兄妹或姐弟同来的,你让他们男女分开,有些年纪稍小的男宾和女宾,岂不是没有亲人照看了?

所以,偌大的婚礼场面,宾客的座位安排,是非常复杂而又不好太讲究的。因此,这些年轻贵族男女,实际上还是有见面的机会的。

窍门就在这里,为什么林黛玉跟王子腾家毫无瓜葛,贾母王夫人却强令她要去参加那种婚礼场合?这后面只怕有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猫腻。当然,这个馊主意八成是凤姐这种人想出来的。

有人说,拜堂应该是在男家,红楼里没有交代清楚贾府这几人有没有被请去男家,但是就算没有去,女方女儿出嫁,应该也有一些礼仪程序的,否则那么多宾客前去贺喜,难道仅仅招待他们吃两顿饭就打发他们走的?新娘子至少有当着宾客的面辞别父母亲友的程序,这些过程,都是要做给宾客看的,整个过程,只有新娘子要求蒙住盖头,其他人不可能被这么要求。

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是很多的,很容易有猫腻。所以可以假设,在某些人的刻意安排下,南安王在这些活动中见到了贾府这几位姑娘是有可能的。无论如何,婚礼场合是很热闹很混乱的,男宾女宾对现场地形不熟悉,出现意外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如果有人刻意设计,则出现意外的可能性可以是百分百。

历史上也有这样的案列,唐朝唐玄宗的儿子寿王李瑁在姐姐咸宜公主的婚礼上,只因在人群中见到了杨玉环,便一眼看中,自此日思夜想,求其母亲惠妃为其做主娶杨玉环,后来他的皇帝老爹唐玄宗亲自替他求婚,在公元735年,李瑁迎娶杨玉环为寿王妃。

所以,必然是南安郡王事先看中了贾府的哪位姑娘,红楼梦第七十回他母亲才会急火火地跑贾府去见这些姑娘。所以南安太妃见到了她们,拉着她们的手一个个细看。众所周知南安太妃有个末婚的儿子,她这样拉人家姑娘家的手细看,这是在相看儿媳的节奏啊,也不怕人家姑娘害臊。

以下,是摘抄自红楼梦第七十一回的的这部分内容。

——至二十八日,两府中俱悬灯结彩,屏开鸾凤,褥设芙蓉,笙箫鼓乐之音,通衢越巷。宁府中本日只有北静王,南安郡王,永昌驸马,乐善郡王并几个世交公侯应袭,荣府中南安王太妃,北静王妃并几位世交公侯诰命。贾母等皆是按品大妆迎接。大家厮见,先请入大观园内嘉荫堂,茶毕更衣,方出至荣庆堂上拜寿入席。大家谦逊半日,方才入席。上面两席是南,北王妃,下面依叙,便是众公侯诰命。左边下手一席,陪客是锦乡侯诰命与临昌伯诰命,右边下手一席,方是贾母主位。邢夫人王夫人带领尤氏凤姐并族中几个媳妇,两溜雁翅站在贾母身后侍立。林之孝赖大家的带领众媳妇都在竹帘外面侍候上菜上酒,周瑞家的带领几个丫鬟在围屏后侍候呼唤。凡跟来的人,早又有人别处管待去了。

——少时,菜已四献,汤始一道,跟来各家的放了赏大家便更衣复入园来,另献好茶。南安太妃因问宝玉,贾母笑道:“今日几处庙里念‘保安延寿经’,他跪经去了。”又问众小姐们,贾母笑道:“他们姊妹们病的病,弱的弱,见人腼腆,所以叫他们给我看屋子去了。有的是小戏子,传了一班在那边厅上陪着他姨娘家姊妹们也看戏呢。”南安太妃笑道:“既这样,叫人请来。”贾母回头命凤姐儿去把史,薛,林带来,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

——凤姐答应了,来至贾母这边,只见他姊妹们正吃果子看戏,宝玉也才从庙里跪经回来。凤姐儿说了话。宝钗姊妹与黛玉探春湘云五人来至园中,大家见了,不过请安问好让坐等事。众人中也有见过的,还有一两家不曾见过的,都齐声夸赞不绝。其中湘云最熟,南安太妃因笑道:“你在这里,听见我来了还不出来,还只等请去。我明儿和你叔叔算帐。”因一手拉着探春,一手拉着宝钗,问几岁了,又连声夸赞。因又松了他两个,又拉着黛玉宝琴,也着实细看,极夸一回。又笑道:“都是好的,你不知叫我夸那一个的是。”早有人将备用礼物打点出五分来:金玉戒指各五个,腕香珠五串。南安太妃笑道:“你们姊妹们别笑话,留着赏丫头们罢。”五人忙拜谢过。北静王妃也有五样礼物,余者不必细说。

请注意看这里,看看贾母是怎么说的:贾母回头命凤姐儿去把史,薛,林带来,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

当着南安太妃与凤姐的面,贾母居然说只让三妹妹陪着来。显然这两人都有默契,今天南安太妃要见的不大可能是探春。

贾母是见惯世面的人,她这时应该已经料到南安太妃是冲着谁来的。所以让凤姐叫的是史,薛,林三人,探春只是陪着来的。然后,由于史湘云跟南安太妃早就见过,算半个熟人,且史湘云当时已经早有人家,南安太妃也不是冲着史湘云来的,最后,剩下的,就只有钗黛二人。

贾母把贾府探春迎春们都排除掉,那么她是如何知道南安太妃是冲着钗黛二人中的一人来的呢?必然是参加完王子腾女儿的婚礼后,有南安王府的随从找到贾府的下人打听黛玉或者宝钗的情况,因为需要搞清楚他看中的美女究竟是何人,凤姐是第一时间掌握了情况,已经提前知会了贾母与王夫人。

但是看美女,女人与男人的眼光是不一样的,南安郡王当时看中的可能是黛玉,但南安太妃相看后应该是否决掉了,她可能觉得宝钗探春更好。母子意见不一致,而南安郡王又可能是个妈宝男,他的看法会受他母亲影响,所以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没了下文。

这是一条明线。但还有暗线,看中了黛玉的可能不止南安郡王一人,例如还有北静王。

其实当时到场的宾客很多,两王是如何就注意到贾府来的三位姑娘的呢?应该是她们三人当时与宝玉站在一起,跟宝玉总有些互动,两王难免就多看了她们几眼。

有人说,包括林黛玉在内的一众贾府少女是因为才华而追求者众多的。原著里贾宝玉把她们姐妹诗社写的东西都传出去了。所以更有可能是南安太妃的儿子看到了海棠社里的作品,喜欢上谁了想去追。

我觉得仅仅凭借海棠诗社里的作品就能让一些男人倾慕,恐怕有点牵强,就像我们现在上网的,能有不错文采表现的,保不住坐在显示器后面的是一位恐龙。

男人的爱慕,很大原因还是因为色。而宝钗黛玉探春三人中,最能一眼把人秒倒的,恐怕只有黛玉。红楼梦中没有反映探春与宝钗有把某个男性秒倒的段子,但是黛玉有,薛蟠初见黛玉就被秒倒,要知道薛蟠屋里还放着香菱这样一位绝色美人呢。



回复
1楼2019-06-11 18:59
    (三)红楼梦剧情发展,第七十回很关键

    红楼梦剧情发展,为什么说第七十回很关键?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第七十回第一段:贾琏葬尤二姐。

    ——第七十回的第二段: 因又年近岁逼,诸务猬集不算外,又有林之孝开了一个人名单子来,共有八个二十五岁的单身小厮应该娶妻成房,等里面有该放的丫头们好求指配。凤姐看了,先来问贾母和王夫人。大家商议,虽有几个应该发配的,奈各人皆有原故:第一个鸳鸯发誓不去。自那日之后,一向未和宝玉说话,也不盛妆浓饰。众人见他志坚,也不好相强。第二个琥珀,又有病,这次不能了。彩云因近日和贾环分崩,也染了无医之症。只有凤姐儿和李纨房中粗使的大丫鬟出去了,其余年纪未足。令他们外头自娶去了。

    ——第七十回第三段:如今仲春天气,虽得了工夫,争奈宝玉因冷遁了柳湘莲,剑刎了尤小妹,金逝了尤二姐,气病了柳五儿,连连接接,闲愁胡恨,一重不了一重添。弄得情色若痴,语言常乱,似染怔忡之疾。

    ——第七十回第十段:贾母与王夫人命宝玉、探春、黛玉、宝钗四人随同凤姐去参加了王子腾女儿的婚礼。而且,去了整整一天。

    ——第七十回第七段:宝玉看了并不称赞,却滚下泪来。便知出自黛玉,因此落下泪来,又怕众人看见,又忙自己擦了。因问:“你们怎么得来?”宝琴笑道:“你猜是谁做的?”宝玉笑道:“自然是潇湘子稿。”宝琴笑道:“现是我作的呢。”……宝玉笑道:“固然如此说。但我知道姐姐断不许妹妹有此伤悼语句,妹妹虽有此才,是断不肯作的。比不得林妹妹曾经离丧,作此哀音。”

    ——第七十回最后两段:大观园众美女放风筝。


    红楼梦第七十回,从第二段开始,写贾府在紧锣密鼓地为贾府的丫鬟小厮们指配婚姻。看看贾府这时都在操些什么心,连奴才的婚配都考虑的这么周到,家中现放着几位待嫁的大姑娘,难道不会去动点心思么?大观园里还有这么一大堆吵吵闹闹的小姐们,她们的终身大事,贾府难道不会考虑去操心一下吗?

    但住在贾府的小姐,身份清高,贾府家长就算为他们的婚姻大事着急,也不会主动跑外面去求问有没有人愿意娶她们。但是他们也不至于完全束手无策没有主动出击的余地。封建社会十分看重政治联姻,谁不希望自家的姑娘能嫁个高门槛人家?但如何能让别人赏识自家姑娘,除了自家的家庭背景重要,姑娘本身的素质,怎么能让别人知道?所以这个婚礼的场合,是一个向别人推销自家姑娘的大好机会。

    再看看贾府派探春宝钗黛玉宝玉跟着凤姐去参加婚礼,是贾母与王夫人同时命令的。王子腾家的事情贾母说不上话,让黛玉去必定是王夫人的主张,王夫人要让黛玉去,也必须要求得贾母的同意,因此,为何要让黛玉去参加王子腾女儿婚礼,贾母与王夫人其实是心照不宣的,就是这些待字闺中的大姑娘,应该尽可能的向贵族圈子里推销出去。

    贾府当时面临的困境是,贾母与王夫人在宝玉的婚事上意见有分歧,他们这种贵族家庭,事事都讲究妥帖周全,处理这些矛盾不会是没有办法的,例如将宝钗黛玉其中一个另寻人家。

    古时儿女的婚姻主要是父母做主,宝玉的婚姻当然由家政王夫人决定,贾母有否决权,但也不会不给王夫人面子。王夫人看不上黛玉,贾母心里难过,但她至少有这个自信,黛玉又不是嫁不出去。当然,贾母也会想,万一有好人家看中宝钗了,也不错,至少就没人跟林黛玉争了。

    总之,贾府对宝钗与黛玉的婚姻问题,可打的牌还有很多,并不一定钗黛二人非要你死我活,一定要非宝玉不嫁。

    你看四十九回贾母就曾当众表示想为宝玉求娶宝琴,我认为她这么做并非真的想为宝玉求娶宝琴,而是想利用这件事来试探钗黛二人的态度。所以大家有了这样的默契,凤姐才会考虑作出这样的安排。

    所以王子腾女儿这个婚礼,贾母王夫人只让宝钗黛玉探春参加了,没有让史湘云与薛宝琴参加。按理说薛宝琴是王子腾女儿的表妹,她比黛玉更有资格去参加婚礼,但王夫人却不让她去。很显然是因为史湘云与薛宝琴己有人家,没必要到处牵着让人看了。都知道婚礼场合有多暖昧多混乱,搞出什么风流事来得不偿失。

    所以,可以推测,在王子腾女儿的婚礼上,南安郡王可能见到过贾府来的几位姑娘。

    如果南安郡王看中的是薛宝钗,则南安太妃多半不会否决,所以可以推测,南安郡王看中的应该是林黛玉,南安太妃是觉得黛玉太瘦弱,不适合做他们家媳妇,因此否决掉了。于是这个事情就烂在那里了,没有了下文。

    但透露出来的信息是很多的,黛玉的美貌,在当时的那个贵族男性圈子里,应该是被人熟知的,日后不论哪一个突然冒出来求娶黛玉,都不是没有伏笔的。

    有人说,古代人有父母在,婚姻根本没有儿女插话的权利,哪怕是皇帝,只要太后在,除非大逆不道,哪个不是乖乖地听母后的。汉景帝是这样,宋高宗也是一样,明代万历,清朝康熙哪个不是服服帖帖的。

    其实非也,且看看红楼梦第回 凤姐弄权铁槛寺。

    ——老尼道:“阿弥陀佛!只因当日我先在长安县内善才庵内出家的时节,那时有个施主姓张,是大财主。他有个女儿小名金哥,那年都往我庙里来进香,不想遇见了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那李衙内一心看上,要娶金哥,打发人来求亲,不想金哥已受了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的聘定。张家若退亲,又怕守备不依,因此说已有了人家。谁知李公子执意不依,定要娶他女儿,张家正无计策,两处为难。不想守备家听了此言,也不管青红皂白,便来作践辱骂,说一个女儿许几家,偏不许退定礼,就打官司告状起来。那张家急了,只得着人上京来寻门路,赌气偏要退定礼。我想如今长安节度云老爷与府上最契,可以求太太与老爷说声,打发一封书去,求云老爷和那守备说一声,不怕那守备不依。若是肯行,张家连倾家孝顺也都情愿。”

    可见,古时男子求婚,未必都是全听父母的。当然,古代儿女婚事主要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没错的。南安王最终没有娶成贾府姑娘,说明他还是听了他妈妈的话。但是北静王只是想纳一个妾,他老妈妈就没理由管得很宽。



    回复
    2楼2019-06-11 19:00
      (四)林黛玉拒婚北静王

      脂批说,一捧雪,伏贾家之败。说明贾府之败主要原因可能不是政治或朝廷党争,而是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根据贾雨村在红楼梦第一回中说的“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中待时飞”。贾府有宝被人惦记上了,便是钗黛二人。

      北静王看上林黛玉,欲横刀夺爱,他事先曾隐晦地向贾宝玉表达自己的意图,红楼梦第八十五回:

      ——北静王便命那太监带了宝玉到一所极小巧精致的院里,派人陪着吃了饭,又过来谢了恩。北静王又说了些好话儿,忽然笑说道:“我前次见你那块玉倒有趣儿,回来说了个式样,叫他们也作了一块来。今日你来得正好,就给你带回去顽罢。”因命小太监取来,亲手递给宝玉。宝玉接过来捧著,又谢了,然后退出。北静王又命两个小太监跟出来,才同著贾赦等回来了。贾赦便各自回院里去。

      这里,北静王赐给宝玉一块“假通灵宝玉”,模仿的跟宝玉的真玉几乎一模一样。而且,上面也刻了字。北静王还说是一时的兴趣所致,刻着玩的,希望宝玉拿回去偶尔戴戴。

      其实北静王很可能是另有深意的,他希望宝玉或者贾府能悟出他的心思,成全了他的心愿。因为北静王想要“娶黛玉”,给宝玉假通灵,表面意思是要“取代”宝玉的真“玉”,而实际上,北静王的意思只是要取一个谐音“取代玉”——“娶黛玉。”是很隐晦地想借用这块假通灵来向宝玉或贾府表达心意,想让他们知道,他想娶黛玉。

      很可能是因为之前在与宝玉的交谈中,北静王已经对黛玉的才华和人品有所了解,遥思慕想之意日甚。所以,终于忍不住要亲自向宝玉或贾府提亲了。可惜贾宝玉没有猜测出来,但是随着剧情的进一步推进,等贾府众人回过神来,均自觉或不自觉地地配合了北静王的表演。

      我认为红楼梦八十回后的剧情并不是高鄂续写的,而根本就是红楼梦原本,只不过里面涉及到北静王与贾雨村分别强娶林黛玉与薛宝钗的内容被清除掉了。因为涉及到朝廷大员的形象,会影响清朝的统治。

      高鄂奉旨改书,八十回后必须将林黛玉往死里写,没机会嫁给北静王,但却十分狡猾第保留了林黛玉拒婚的线索。程高本红楼梦第八十二回:

      ——”黛玉道:“我在这里情愿自己做个奴婢过活,自做自吃,也是愿意。只求老太太作主。”老太太总不言语。黛玉抱着贾母的腰哭道:“老太太,你向来最是慈悲的,又最疼我的,到了紧急的时候怎么全不管!不要说我是你的外孙女儿,是隔了一层了,我的娘是你的亲生女儿,看我娘分上,也该护庇些。”说著,撞在怀里痛哭,听见贾母道:“鸳鸯,你来送姑娘出去歇歇。我倒被他闹乏了。”黛玉情知不是路了,求去无用,不如寻个自尽,站起来往外就走。深痛自己没有亲娘,便是外祖母与舅母姊妹们,平时何等待的好,可见都是假的。又一想:“今日怎么独不见宝玉?或见一面,看他还有法儿?”便见宝玉站在面前,笑嘻嘻地说:“妹妹大喜呀。”黛玉听了这一句话,越发急了,也顾不得什么了,把宝玉紧紧拉住说:“好,宝玉,我今日才知道你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了。”宝玉道:“我怎么无情无义?你既有了人家儿,咱们各自干各自的了。”黛玉越听越气,越没了主意,只得拉着宝玉哭道:“好哥哥,你叫我跟了谁去?”宝玉道:“你要不去,就在这里住着。你原是许了我的,所以你才到我们这里来。我待你是怎么样的,你也想想。”黛玉恍惚又象果曾许过宝玉的,心内忽又转悲作喜,问宝玉道:“我是死活打定主意的了。你到底叫我去不去?”宝玉道:“我说叫你住下。你不信我的话,你就瞧瞧我的心。”说著,就拿着一把小刀子往胸口上一划,只见鲜血直流。黛玉吓得魂飞魄散,忙用手握著宝玉的心窝,哭道:“你怎么做出这个事来,你先来杀了我罢!”宝玉道:“不怕,我拿我的心给你瞧。”还把手在划开的地方儿乱抓。黛玉又颤又哭,又怕人撞破,抱住宝玉痛哭。宝玉道:“不好了,我的心没有了,活不得了。”说著,眼睛往上一翻,咕咚就倒了。黛玉拼命放声大哭。

      这两段,跟原著比应该是尽可能第删节减损了,但不妨根据这些线索推测林黛玉拒婚的始末。

      首先,北静王事先了解贾宝玉跟林黛玉的感情与关系,知道要得到林黛玉并不容易,尤其是还是让林黛玉来做妾,如果按普通程序来求娶,成功率基本为零。所以,他必然会事先求助于贾雨村,因为知道贾雨村是有手段的人。

      贾雨村夫妇去见林黛玉,劝说林黛玉嫁给北静王做侧妃,林黛玉明确表示不同意。但是贾雨村夫妇走后却对贾赦贾政说,林黛玉已经同意了。这俩舅舅一个功利,一个粗心,居然没有去求证,见到林黛玉也不便当面提起,怕她害羞,当然,他们也未必认为这种事情有必要重视林黛玉意见。然后等到整个求聘程序走完,林黛玉与贾宝玉都还蒙在鼓里。

      一直到婚礼日期临近,贾宝玉才知道林黛玉要嫁北静王了,才对北静王送他代玉之事回过神来,又听说这个婚姻黛玉都同意了,以为黛玉变心,除了震惊,也别无办法。邢夫人王夫人风姐们前来给林黛玉道喜,林黛玉这才知道自己要出嫁了,连称不知情,邢夫人王夫人虽然诧异,却也不知就里,等她们瞧破其中的猫腻,已经很难阻止,只好顺水推舟。

      如果北静王向贾府求娶黛玉发生在八十回后,当时贾府发生了尤二姐与香菱们的悲剧,还有鸳鸯的拒婚,此外还有迎春的悲剧。在如此背景下,黛玉很可能也不愿意嫁北静王做妾,所以黛玉应该会拒婚,连鸳鸯这样身份的奴才都可以蔑视嫁国公做妾,则黛玉不愿意嫁北静王做妾很正常。


      贾府在林黛玉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她许配给北静王做妾,林黛玉震惊之余,决定拒婚,他去求邢夫人王夫人凤姐李纨甚至探春湘云等,都没用,去求贾母也没用,所有的人都告诉林黛玉,她必须嫁,贾府不会留她。

      林黛玉这时才想到最后的救命稻草贾宝玉,但是很奇怪贾宝玉却一直不露面,黛玉以为贾宝玉也不管他了,其实人家根本以为林黛玉已经变心,伤心去了。

      好不容易宝玉出现了,对方却笑嘻嘻地恭喜她,于是林黛玉对贾宝玉破口大骂:“好,宝玉,我今日才知道你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了。”

      然后宝玉辩解,但二人却总是互相设防有所保留,宝玉疑心林黛玉变心,林黛玉疑心宝玉不管她了。贾宝玉要林黛玉承认她曾许过他,就是曾经私定终身,但黛玉不承认有这事,事实上就是没有,承认了就会身败名裂再无退路。

      最后,林黛玉逼问贾宝玉,我可不可以留在这里?贾宝玉只好说,你可以继续在这里住。但是二人的根本矛盾并没有解决,都怨对方太自私不明白自己的心,贾宝玉情急之下拿刀子划伤自己的胸,并以此要挟贾府不能逼林黛玉出嫁。

      贾府不可能对贾宝玉的死活不管不顾,所以林黛玉成功拒婚。这一回,贾府被闹得鸡飞狗跳,但北静王出手前曾隐晦示警表明意图在先,贾府众人回过神来,便不会觉得他的行为有多恶劣不可接受。

      林黛玉在贾宝玉的帮助下,利用她外婆贾母成功拒婚。因为贾母的辈分比北静王的妈妈高,贾母出面说情不嫁黛玉,北静王老妈妈不能不给面子。红楼梦第五十八回:

      ——一日正是朝中大祭,贾母等五更便去了。下处用些点心小食,然后入朝;早膳已毕,方退至下处歇息。用过午饭,略歇片刻,复入朝侍中晚二祭,方出至下处歇息;用过晚饭方回家。可巧这下处乃是一个大官的家庙,是比丘尼焚修,房舍极多极净。东西二院,荣府便赁了东院,北静王府便赁了西院。太妃少妃每日晏息,见贾母等在东院,彼此同出同入,都有照应。

      古代以东为尊,以西为次。按照书中北静王的身份,北静王的母亲还有妻子,应该住在东院才对,荣国府的贾母再怎么尊贵,与北静王太妃相比,也是臣下,可贾母等不仅住了东院,北静王的母亲和妻子,也就是北静王太妃和北静王妃,每日休息的时候,还同进同出彼此照应。

      这样的不正常的现象,早已超越了王府与贾家的亲厚关系,以北静王的尊贵,贾母等不仅住不了东院,也无法与北静王太妃和王妃平起平坐。北静王太妃和王妃之所以礼让贾母住东院,还同进同出,除了两府之间的亲厚关系外,应该还有一个神秘关系。清朝贵族联姻关系复杂,贾母可能在姻亲关系上比北静王母亲北静王太妃的辈份高一点,因此受到北静太妃的礼让。

      林黛玉成功拒婚,但是影响很坏,后果很严重,人们普遍猜测黛玉拒婚是因为跟宝玉不清不楚,而北静王方面的身份那么高,黛玉拒绝嫁,他们因为颜面的问题也会拒绝退婚。例如红楼梦第十五回凤姐铁槛寺弄权那一段,张金哥的婚姻,王守备儿子不肯退婚,张金哥也是不能嫁的。

      贾府方面要承受的压力也是很大的,看看之前贾政那么畏惧忠顺王,可知这件事他们也会害怕得罪北静王,于是只好向宝黛二人施压。第一,命宝玉搬出大观园,第二,让元春赐婚宝玉宝钗,彻底断绝宝黛二人的念想。宝玉被迫娶薛宝钗,林黛玉焚稿断痴情。

      贾府被抄后,黛玉因病被接进北静王府,但她怀恨北静王拆散了她与宝玉(很可能北静王真耍了些手段),不能接受北静王的好意,误会重重,最后等到她真爱上北静王时,却遇到了更多的障碍,然后开启了林黛玉真正的还泪之旅。


      回复
      3楼2019-06-11 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