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3,567贴子:9,336,330

【同人文】《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后传:以太的召唤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从二刷后,一直觉得电影的结尾不完全,因此为其脑补了一个发生在大约四十五年后的后传,一个悲喜交加的结尾
这只是个试水向短文,目前预计只要用十二节便能结束
本文没有哆啦A梦出场,只有他的道具出现,且剧场版里都有出现
本人初次尝试写哆啦A梦的同人,文笔还需提升,很多道具的细节和原设剧情本人会做些许修改,大家尽管评论即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8 22:15
    目前三位成人主角: 静香 大雄 露卡 预设均为55岁左右
    但由于未来健康科技或外星体质的缘故
    最终人设可以参照这三张图(大雄和静香头上可以脑补几根白头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8 22:16
      序:以太源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8 22:18
          公元1000年左右,辉夜星
          戈达尔博士夫妇在实验室里注视着他们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一团正在实验室中央的平台上舞动着的浅蓝色能量
          男方平静内心后,兴奋道:"这种能量,将能穿越时空、移山倒海、逆天改命,但最重要的是,它能创造生命、情感和希望"
          女方:"我已经决定了,就叫它'以太',如何?用那个传说中主导万物的梦幻概念之名"
          男方:"是的,以太,此后,它将会为辉夜星以及所有其他我们所涉足的星球带来生机,让我们的人民永远繁荣下去"
          女方沉默少许后,看向背后那两排各有两米高的培养皿,"现在,我们就差一群能够携带它们的天使了"
          "不,不仅是天使,"男人走来,搂着女人的腰部,"他们,将会是我们的孩子,辉夜星的骄傲!"
          与此同时,不为这对儿夫妇所知的是,就在他们背后那团翩翩起舞的蓝色能量里,一个纯真的意识悄然诞生
          "生命…希望…辉夜星…此乃吾之宿命邪?善哉,善哉"
          低语后,它便再度回归宁静,仿佛从未有过意识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8 22:19
          第一节:月音回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8 22:20
            "大雄…"
              "…"
              "大雄…"
              "啊!"
              半夜三更,五十多岁的大雄突然从与静香的睡梦中惊醒,解除自己这边的力场床垫后,他悄悄体会着脑海里的那抹呼唤
              "大雄…我好孤独…"
              "露卡!"虽然已经几十年未见面,但珍重友谊的大雄依然记得当年月球上那位勇敢、正直的埃斯卡尔人,一想到他,大雄也就自然记起了当年离别时他的那句话:"待地球和月球间能正常来往时,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要说正常来往,现在人类的确做到了,说实话,连大雄自己都表示难以置信,自从和静香结婚后,地球的科技进入了高速发展期,人类逐步解决了自家的各种繁杂问题,现在就跟罗布鲁他们一样在开拓群星了,去月球,就跟曾经出差一样方便
              品味着那段来自露卡的信号,大雄突然感觉有些奇怪,露卡的以太超能力,若他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由哆啦A梦的徽章封印了才对,怎会还能给他发出心灵信号呢?
              "难道他最后放弃了徽章…"
              但那段心音中的一抹苍老气息解除了大雄心中的疑惑,身为一位经常喜欢要见老同学的人,他很清楚年过半百之人的语调,露卡的音色依然在,但音调多偏深,且时不时呈现出沙哑
              "哎呀,露卡你果然还是坚持下来了呢…不过还是奇怪呢…另外…他为啥要说孤独…"
              "…也许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紧接着大雄心音的,是刚刚好似在睡觉的的静香
              "静香…你也感觉到了?"
              点了点头,静香皱着眉头,不安道:"感觉很真实,而且我们都同时接收到,绝对不是梦!若是没有特殊情况,他肯定不会来联系我们的,这都几十年了…"
              "那么…",大雄看了看墙角的那柄铲子,"正好助最近要去月球度蜜月,我们搭个顺风车?"
              "嗯!"毫不犹豫地,静香答应了,其实,她的内心也对昔日的那些冒险,有那么一分向往
              "好,那先睡吧,这晚上突然醒来对身体可不好呢,我明天联系助、武和小夫,然后去后山取徽章"说着,大雄轻抚着静香因健康科技而维持在三十岁左右状态的美丽线条,目送后者再度睡去
              接着,他望向窗外的那轮明月,心里仍然难以平复,当年在月球上发生的每一幕,至今仍在他的脑海里激荡
              视线一转到街对面那栋一直莫名死寂的邻家,大雄不由得心生遗憾,"唉,我们这个社区这几年也越来越孤独了…都去郊外住了"
              就在大雄连连感叹时光飞跃时,他却没注意到,一道蓝色能量,此时刚从他家的屋檐起飞,向月球而去
              "快来吧…露卡的朋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8 22:21
              大坑,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8 22:25
                第二节:后山之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8 22:35
                  "嘿咻…"
                    "嘿咻…"
                    一对略带疲惫之色的夫妇正在后山一棵大树下用那来自20世纪的老旧动能工具挖掘着沉寂已久的土层,他们那仍细腻的脸上已沾满尘土,黑发间掺杂的少许白发也没逃过土黄色的洗礼,但这点小事阻止不了他们的发掘
                    若是任何一个新时代青年看到这一幕,可能都会只觉得这只是一对儿在怀旧的老夫妇,毕竟,在这自动化盛行、人类已经迈向星河的黄金年代,谁还会舍得用铲子这种效率低下、老土的工具呢?
                    但这两人丝毫不管这一切,其铲子就仿佛利刃,穿透着土层,但更多的,是尘封的回忆
                    终于,一声低吟后,两人同时停止了动作,像小孩一样把工具扔到一边,靠在树下,享受着这夕阳的光辉,大气污染的消逝让阳光变得更加自然且清晰,这确是非凡的成就,但没有人比这些人那一代体会得更深刻,其中一位略带俊色的大叔无惧地直视着夕阳,望着脚下摇晃的草丛,眼神逐渐凝固,似乎在看着某人
                    男人内心想着:"为何这两天的太阳这么晒呢?我听新闻说过会有耀斑爆发,但这种皮肤上的痛辣感也太离谱了"
                    少许后,他终于用一句话打破了和谐:"诶呀,静香,当年我们为啥要埋那么深呢?"
                    静香戏谑道:"大雄,我记得当年就是你管埋的哦"
                    "哈哈,可能是我当时挖得深了些"
                    静香说到这里,揉着自己的手腕喃喃道:"要是赶快发明出哆啦a梦那个时代的动力外骨骼就好了"
                    大雄随后将手伸入坑中,如探囊取物般,拿出五枚鲜红色的徽章和一枚形似对话器的器材
                    然而,就在眼神间划过一丝失望后,他先将两枚徽章扔回坑内
                    "他们俩…哎,一个没了欲求,另一个没了激情"
                    听到这话,静香沉默不语,脸上也闪过一丝忧伤
                    "静香怀念月球吗?"说着,大雄将第三枚徽章递给她
                    后者将徽章小心放入上衣暗兜中,"嗯!好想再看到那座浪漫的城市呢"
                    最后,大雄的眼神喵向悬浮在他食指和中指上的两枚徽章
                    注视许久后,一道静香都难以察觉的悲痛之色在他眼上闪烁:"…你啊…唉…"
                    第四枚徽章没入大雄的上衣口袋,那个奇怪的对话器则落入坑底,但随之降下的,还有一滴闪光的泪
                    接着,仿佛攥着救世法宝一样,他盯着第五枚——仅剩的徽章,眼中先是兴奋,然后是期待,最后是释然
                    奇怪的是,尽管在地下埋了如此久,这些看似是金属构造的用具却丝毫没有生锈
                    缓缓将这徽章塞入老式灰西裤的口袋中,大雄缓缓抬起头,他望向即将升起的明月,喃喃道:"露卡,正如约定那般,我要回来了,等着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8 22: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9 00:09
                      第三节:重返月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09 07:40
                        一小时后,大雄和静香已经坐在了飞往月球的特快航班上,在前座的,正是野比雄助——大雄和静香的爱情结晶,以及他身材宽大却又颇有魅力的妻子
                          "爸、妈,就要到了,话说这次你们这次要来月球玩两天可真是大惊喜啊,从没见你们这么主动要到外头来…"
                          诙谐一笑后,大雄叹道:"月球,可是我的最大情感寄托呢,从小时的观赏到后来跟静香的…更何况,我这次还有个老朋友要去那里见"
                          "爸果然还是如外公说的那般童心未泯呢"
                          静香也欣慰地笑道:"来月球其实真的很美妙呢!你爸和我很久都没感受了,所以这次我们就搭个短途浪漫顺风车咯!"
                          "妈也是情意深沉啊!"
                          航班已临近目的地,月亮那几乎无暇的盘面和饱含神秘感的金黄色光芒映照在众人脸上,优雅的广播声也随着舒缓的背景音乐从众人面前飘起的泡沫屏幕里飞出,"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将在约一分钟后着陆月球,请拿好各自的行李,看好…"
                          大雄和静香没有拿多少负载,就是普通的一人一小包生活用品以及少许纪念品,不过不同于以往的是,他们的小包里装了很多套额外衣服,这其中大小型不一,至于原因,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随着反重力引擎的一声闷哼,不带一丝震颤,航班顺利降临在月球正面的月兔机场
                          "月兔机场…"静香望着窗外,品味着这名字,又陷入了遐想
                          一会儿后,众人已经漫步在经过环境改造的月球城市内,相比地球上繁华的都市,月球更偏向于远郊,僻静、优雅,另外,由于坐落于正面,天空中高挂的地球更是震撼人心地美
                          在跟雄助及其妻子分别后,大雄和静香脸上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他们紧凑询问着彼此可有再收到"露卡的心音",但结果都是失望的无
                          几个小时的闲逛后,一道凄厉的警报声突然袭来,广播里,一个严肃的男声正镇定道:"各位女士们先生们,人类历史上威力最大的超级太阳耀斑即将来袭,根据初步计算,超级耀斑将会击中月球正面,我们已经开启了足够强大的护盾,请各位在接下来的一天内待在室内,避免发生人身危险,谢谢配合"
                          大雄轻松且无所谓道:"哈哈,没事的,露卡他们在月球背面,而且我敢说徽章的效应应该足以抵抗这种冲击。"
                          终于,在找到一处僻静角落后,静香和大雄在内衣上紧紧贴住了红色徽章,在一道粉色的光芒包裹了他们、衣物以及行李后,便推开处于安全监视器范围外的气闸门而出并毫不费力地关上了它…超乎常理却又让他们习以为常地,月球上的恶劣环境完全没有撼动他们,对现已身处异说世界里的他们而言,这里基本就跟地球无差别,此外,月球较小的重力也让他们的行动更为自由
                        "这种比翼双飞的感觉真的好浪漫啊!"静香迈着清闲的步伐和大雄在月球上飞舞,就好像在这由星空作为幕顶的大厅内起舞一般
                          "就好像我们以前在可亚可亚星上的感觉……静香!快看!前面那道光!"
                          就在这欢声笑语中,两人终于再一次见到了那梦中之城…金碧辉煌的月兔王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9 07:41
                          期待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09 09:47
                            小夫和胖虎弃疗了?这不科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9 10:09
                              第四节:死寂之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09 11:00
                                16楼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09 11: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09 11:35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大雄就看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超大格子,里面赫然是他当年创造失败的那个巨大兔怪…
                                      带着一条条黑线,大雄叹道:"唉,现在让我来捏,估计也比这好不到哪里去…"
                                      细细端详后,大雄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些月兔在被冰冻时,都保持着一个舒适的姿势,很多甚至是睡眠状态,他没见到任何在挣扎的个体…
                                      "也就是说,这些月兔,都是被自愿冰冻的。"
                                      "可是为什么呢?我不能理解!"静香陷入苦想…突然,她惊诧道,"难道说,是因为我们很久没来,他们觉得孤独寂寞,才这样的吗?"
                                      就在这时,开车的野比兔,从车的储物柜里掏出了一对耳套,给自己戴上后,大雄和静香脑海里突然闪过一段语音,声音风格和小时候的大雄几乎一致:"大雄、静香,能听清吗?"
                                      静香呆了一阵后,试探性地问道:"心电感应器?"
                                      "真不愧是静香啊!没错,这个新发明,算是我对埃斯帕尔人曾经能力的一种模拟,确切的说,是露卡想象力的产物"
                                      "露卡…"听到这里,大雄长出一口气,还好,按野比兔这样来说,至少露卡目前还安好
                                      "那就回到正题吧,这些月兔…为什么要选择沉睡?"
                                      心电感应频道沉默了一会儿,大雄能感受到车的形式速度也放缓了少许,野比兔悲伤道:"我们虽然有了自我文明,这里的资源和环境也完全可以让我们在这里幸福生活,但我们终究是你们创造的,我们的内心不自觉间有一种对你们或其他任何客人的依赖感,短短一两年内或许并不明显,但时间一长…"
                                      这里,野比兔又顿了顿,静香能看到,野比兔的眼镜里流出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总之,在你们大都离开几十年后,很多月兔逐渐丧失了生活的动力,随着这种现象的加剧,高层最后委托我设计了这套仪器,我由于有科技发明的动力在,所以选择醒着,本以为能有几只兔陪着我,没想到…他们最后都躺进去了…"说到这里,原本偶尔掉下的泪珠扩大成了奔流的泪之小溪,打湿了野比兔的小裤
                                      用跟自己一样大的纸巾整理情绪后,它完成了叙述,"…这些全自动仪器会自动从月球地层中获取能源来运转,即使我不管也能永远运作,因此,自那以后,我就自己一个,一直在空荡的城里和露卡相依为命,直到你们到来…"
                                      不过大雄还是有所疑惑:"不应该啊,按理说,应该一共有十一个埃斯帕尔人在这里陪你们,为何你只提到了露卡?难道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09 12:33
                                      联系上先前"露卡心音"中传达的讯息,一个可怕的猜想同时在大雄和静香心中成形,他们俩凝重对视,但又不敢说出,大雄长舒一口气后,强装轻松的口气并对野比兔道:"请带我们去见露卡吧!"
                                        "没问题!"听到野比兔肯定的语气,大雄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等见到露卡后,一切就能水落石出了吧",这种想法,总算让他安心了不少
                                        即将进入地道时,大雄和静香回望着已经辉煌不再的月兔王国,大雄自信道:"以后,我一定要跟全世界孩子们介绍这个地方,让月亮的幻想能永远维持下去!"
                                        静香:"我也会的!梦想,无论对谁,都是不会消逝的,只差一个恰当的唤醒方式!"
                                        听到这些话语,野比兔脸红得跟熟透的石榴似的,刚才的小溪如今已变成了大河…"谢谢…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09 12: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09 13:45
                                          胖虎小夫弃疗了?这不科学


                                          回复
                                          26楼2019-06-09 16:51
                                            不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6-09 17:16
                                              0 0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6-09 20:57
                                                第五节:再见天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09 22:43
                                                    沿着月兔工艺的隧道深入月面之下近二百米后,熟悉的景象终于出现:惊悚的深渊、古朴的木门、崎岖的山洞地形,唯一不同的是,那个童心十足的泡泡门消失了,大雄猜测那可能和以太的封印有关。
                                                    野比兔随后启动小车的悬浮系统,终于将二人送入埃斯帕尔人的"居留地"
                                                    上来第一眼,静香便是一声惊呼:这里和当年几乎一模一样,依然是一片水草丰茂之地,花卉丛生,只是羊的数量少了近一半
                                                    突然,一阵清脆的敲击声引起了大雄的注意力,很明显,那是打铁产生的
                                                    "耶比耶比耶比!"刚刚不小心把心电感应器抖掉的野比兔蹦下车便向一马当先向锻炉奔去
                                                    看着野比兔消失在了一处发着火光的门缝里,大雄此时的心砰砰直跳
                                                    "是他!没有错的,这种感觉,只可能是…"大雄是如此激动,无意间竟咬破了下唇也不自知
                                                    只见一双皮肤白皙、手指修长、本应稚嫩却又带有清晰裂纹的手托着野比兔从门里显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夹带笑声的温柔话语:"小雄啊,你这是怎么搞的?又兴奋得跟要晕过去似的…"
                                                    近四十五年后,那个仿佛下凡天使的露卡,终于再一次站在了大雄和静香面前,早已成人的他身高已不逊大雄,明亮的、还透着些许孩子气的清澈双眼也一如当年那般美丽,绿色眸子就像两颗浸在清水中的翡翠般,在灰蓝后扬碎发的遮荫中隐约可见
                                                    尽管挡住了他的身躯,但那件飘逸长袍之下似乎潜藏有一股难以捉摸的力道,整个人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浓郁的仙气,一改当年的稚嫩,但又总有那么一分昔日的影子在里面
                                                    接下来,目光对视的那一刻,对两人来说,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样
                                                    几乎是同时,两人都把自己弄痛了一下,以确认这到底是不是梦,大雄是捏脸,露卡则是扇巴掌  
                                                    "露卡?""大雄?"
                                                    疑惑只在他们眼中停留了不到半秒钟,随后便化为无尽的兴奋,和眼中荡漾着的泪花
                                                    "扑通""叮当"两下,大雄扔掉了行李,而露卡甩飞了刚烧得通红的铁棍
                                                    "露卡!""大雄!"
                                                    两人卯足了劲,飞向对方的怀中,这种不要命的速度足以让当时的短跑冠军自惭形秽,当然,他们脸上还都拖着一道亮晶晶的水流星
                                                    他们张开双臂,感谢他们大小基本一致的躯干,最终不偏不倚,正好脸部交换体温
                                                    "我早就说过我们随时都能见面的!"
                                                    "那是因为…"
                                                    "我们…"
                                                    …露卡转换体位,迫不及待地开始欣赏大雄的面庞…
                                                    "都有…想!象!力!"×2
                                                    ……
                                                    "我等了你…好久…呜呜呜…"露卡喜极而泣,很快便全然不顾自己还搂着大雄,把头埋进对方胸膛内并用泪水尽力发泄压力
                                                  各自勉强稳定沸腾的情绪后,大雄拾起行李,随后又发现了一个疑点:不仅是埃斯帕尔人,连号称极端长寿的月龟莫佐也没有出现
                                                    作为下一步尝试,大雄直取正题:"露卡,我和静香都收到了…"
                                                    收拾好着装后的露卡走上前来紧握住两人的手道:"大雄,静香,事情…我们进来坐下后再说吧,这里已经改变了太多,你们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大雄能注意到,露卡原本无暇之脸上的沧桑和皱纹,此时随着这句话正在一点点累计
                                                    露卡接着又向野比兔唤道:"小雄!你也一起来吧!"
                                                    "小雄?"大雄疑惑道
                                                    露卡稍稍一愣后,害羞地颌首微笑道:"跟静香一样,我也感觉它各方面都跟大雄你好像,聪明又憨厚,所以…为了能有一种大雄依然在身边的感觉,我就叫他'小雄'了…"
                                                    静香此时已仿佛投身蜜海,感叹道:"真的好浪漫哦!"
                                                    "静香…"大雄的脸瞬间红成了石榴
                                                    脸上也闪过一丝红晕后,露卡带领大家前往餐厅,一股诱人的香气此时已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大雄和静香一边跟上前去,一边暗自祈祷:"无论这些年发生了什么,希望还没有整垮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09 22:44
                                                    第六节:不堪回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10 14:58
                                                        跟随露卡进入曾经的餐厅后,两人惊于此地的整洁,从戈达尔夫妇的水晶球,到长桌,一切都跟几十年前的布局一模一样
                                                        紧接着,一股浓郁的香味飘入大雄的鼻中…他立刻认出了这汤里那曾属于露娜的风格
                                                        静香细品几口后,不由得称赞道:"露卡,你好厉害哦,这汤跟当年露娜做的一样香呢!"
                                                        露卡笑了笑,用略带遗憾的语气道:"谢谢,不过,我总觉得还差了一些东西…"
                                                        大雄此时已有所悟:"这汤,在香甜之下,隐约有一分苦涩"
                                                        听到这句话,正在给自己乘汤的露卡略微颤抖了一下,但他极力用衣袍的浮动来掩饰
                                                        由于人少了很多,昔日刚好坐满的长桌,如今却显得过于宽敞,三人一兔最后选择集中坐在离门口较近的一段
                                                        正在露卡刚落座时,大雄注意到了他身边某个显眼物件:一把抵在墙角的鞘内太刀,上面落着清晰可见的一层灰尘
                                                        怀旧心深厚的大雄情不自禁地叹道:"好帅气的刀啊!露卡,这是你造的?"
                                                        轻轻抿了一口汤,叹一口气后,露卡刻意将眼神从那把刀上移开,"准确说,那是过去的我造的"
                                                        "过去的你?"
                                                        露卡不语,只见他起身并迈向刀,拾起它,用手劲震掉其上的厚厚尘土后,娴熟地将其别于腰间,只见他轻轻一拉,出鞘之刀的寒光瞬间震住了大雄和静香,后者少女心十足地惊呼道:"就跟传说中的侠客一样!"
                                                        露卡随后说明了这把刀的含义:当年,戈达德指挥官就是用类似的一把刀拯救了露卡,以及整个辉夜星,为了表明自己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以及对戈达德的仰慕之情,在大雄他们离开十年后,露卡亲手,在众埃斯帕尔同胞的注视下,融合了辉夜星以及他曾造访过的日本风格,亲手打造了这把他最得意的杰作
                                                        "对我来说,它不仅是一把普通的刀,更是我快乐时光的见证,那时候,齐乐融融,大家都很安逸…"说着,露卡脸上的少许忧色暂时被喜悦的红润代替,思绪仿佛已经出窍
                                                        大雄虽然于心不忍,不过为了帮助老友面对现实,还是用一句话打破了露卡的美好回忆:"但你现在为何要把它弃于墙角落灰呢?"
                                                        "砰"地一声,没有显露全貌的刀砸回了鞘中,露卡深吸一口气,将刀放回到原来的位置,如果大雄此时站在另一边,就能看到露卡的眼中满是不解和愤恨,如果他还没有失去以太,这眼神或许真的能杀人,但随着他环视屋内,看到大雄和静香后,愤恨终于归于释然
                                                        "一切,从那以后就开始急转直下了,首先是露娜…"依然阴沉着脸,露卡回到了座位上,他的脸色是如此阴沉,以至于面前的汤仿佛都沾染了一层霾
                                                        见此情形,大雄和静香都不由得咽了次口水,他们俩互相紧靠住,试图为接下来的不幸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埃斯帕尔人先前都只是亲人关系,大家相处快乐,但对肌肤…之亲却又毫无概念,随着生长速度回归凡人,我是第一个觉醒这种意识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想必大雄和静香也都理解。"
                                                        说到这里,另外两人互相害羞地瞥了瞥,眨了眨眼,脸已然变成了熟苹果
                                                        "可惜,露娜她却始终不明白…"说到这里,露卡从桌上拿来一瓶乳白色液体,连杯子都不用就毫不犹豫地灌了一口
                                                        咳嗽两声后,他继续道:"…我真的很爱她,远超过亲情的范畴,我曾抱着不强迫她的意思,多次试图去接触她,感化她…但她的思维就好像被冻结了似的,结果,在小雄的仪器帮助下,我才发现,迪亚波罗当年强行吸取她的能量时,破坏了她的精神体系,她脑海中爱的概念,已经残破不全了,就像被捅破的泡泡般。"
                                                        大雄刚想张口,露卡打断道:"大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以太是可以赐予生命和修复物品,但精神这种按理说能修补的物件,无论我如何尝试…我曾让小雄用反效果徽章配合萃取机吸取我体内的以太来帮助露娜,我们试过刺激脑细胞、纳米复原、灌输以太、心身动作同步…结果…"抽噎一声后,他又灌了一口白色液体后,完成了这句话,"…五年后,我才意识到,我永远地失去她了,而且随着身体年龄的增长,不仅是她,其他人,包括阿尔,都开始在感情、生活等方面变得迟钝了,只有我还自觉很清醒且能照顾大家。小雄的检查表明,其他人也都因为与迪亚波罗的战斗或被吸取以太的过程伤到了身体而成了这幅模样,只有我因为当时以太远比其他人要强才受到了最小的伤害…"
                                                        "那他们为何不选择摘掉徽章呢?"静香大惑不解,在她来看,摘掉徽章,重回青春,在这种时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关键是,静香,他们的心已经不再属于过去了,我的也一样…他们虽然身体备受疾病和伤痛打击,却都表现得很自然,甚至享受这种过程,认为这是自己应得的命运…"
                                                        "那你也这么想吗?"
                                                        "绝不!"情绪波动之下,露卡一拳重重砸在了桌子上,野比兔上前赶紧扶住了差点倒掉的白色液体瓶,汤碗则因为较大而没受多少影响
                                                        看见野比兔镇定且早有准备的样子,大雄心里顿生一股寒意,微微摇头,心里痛思:"悲惨的境遇的确能改变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10 14:58
                                                        少许后,露卡将手收回袍子中,苦笑道:"抱歉刚才失礼了。其实,我原本也跟他们的态度一致,但从第一个人彻底倒下的那一天开始,我逐渐改观了,虽然我们曾携有以太,但没有理由在放弃它后还要受之牵连。有一天,我决心要恢复自己的力量,以更好地拯救大家,我将手伸向徽章…结果当时已经只能躺在床上的露娜拦下了我,她告诫我不要忘记了初心…她说的没错…只不过,我原本祈求的是一个跟你们一样,大家都能一起白头偕老,目睹下一代人接替自己位置,安宁离去的生活,结果…结果…"
                                                          沉痛之后,大雄和静香已经对基本局势了然于胸了,野比兔此时也已无心再喝汤,只是拿出纸巾在那里不断擤涕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没看到莫佐呢?"
                                                          仿佛挨了雷劈一样,露卡猛然抬起头,他茫然地直视前方,沉默不语,见此情形,野比兔重新戴上了心电感应器,"露卡,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来告诉大雄…"
                                                          "没事的,小雄,我还能坚持,这毕竟是最后一部分了。"回过神来后,露卡捂了一下脑门,检查体温后,看了下面前已经凉掉的汤,对大雄和静香不好意思道:"对不住啊,一不小心说了这么久,汤都凉了,我们先结束这顿吧,一会儿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然后再结束这个故事。"
                                                          大雄和静香互相点点头,于是他们三人新添了些热汤后,很快结束了这顿饭,简单清洗好物件后,露卡在野比兔的陪同下,领着大雄和静香穿过长屋,抵达了一处山泉里的僻静角落,很快就来到一群小土包面前…
                                                          大雄一惊,"这里就是…"
                                                          露卡轻点头。
                                                          静香看到最大的一个土包前的石碑上写着"露娜"的名字后,终于捂住口鼻,随后泪如雨下。
                                                          就在几座大土包前面,一个位置经过精心设计的小土包引起了大雄的注意
                                                          上面赫然写着:莫佐,露卡一生的朋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10 14:59
                                                          第七节:阴霾退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6-11 16:26
                                                              大雄凝重地望着面前这一排排土丘,意识到它们代表的,便是露卡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后,空气中的伤感再添一分。
                                                              露卡缓缓走到莫佐的墓前,将头低垂下来,他银白色的碎发,这一刻却不再飘逸,仅仅在那里耷拉着,仿佛枯萎了一般。
                                                              "有时候,大雄…"他张口道,却没有落泪,"…最伤感的离去,并不轰轰烈烈,而是突然、意外的那种。"
                                                              大雄若有所悟:"我们地球上有一句古话,'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
                                                              "…鸿毛?真遗憾,这依然不足以形容莫佐。"
                                                              大雄此时只剩无语,他无法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意外,才导致露卡做出如此评价。
                                                              "想象一下,大雄,一个在战场上几乎所向无敌的战士,他是如此强大,只需喊一声他的名字便能让盟军大胜、敌军溃败…结果,这样的英雄,最后却在奔赴下一场战斗的途中,因为环境险恶而死于车祸,不是敌军的暗杀或其他人为因素导致,就是普通的车祸…多么荒诞、无奈啊…"
                                                              野比兔这时凑到露卡身边,给他递了一沓纸巾,然后补充道:"莫佐因为大家的离去也很伤感,帮露卡分担了很多压力,这导致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减退,结果有一天,一块儿落下的石子正中了他的头顶…"
                                                              "天啊…"很喜欢小动物的静香知道这种打击的致命性,尤其是对乌龟这种肢体部位相对脆弱的生物。
                                                              野比兔接着道:"他当时就在我们左手边这块儿石头上…"
                                                              顺着野比兔的方向而去,大雄能看到巨石上隐约可见一条浅小、犹如红缎带的条纹,旁边还静静躺着一块足有瓶盖大小的石头。
                                                              "我们发现他后,露卡昏迷了三天,当时我也被吓到了…他醒来后又哭了一整天,最后他便把刀扔在了墙角,不再拿起它,直到你们来。"
                                                              露卡又擦干一波泪后,叹道:"当年,爸妈拜托他来照看我们,莫佐的确没有辜负他们,他虽然顽皮却又可靠至极,我可以说,在大雄你们到来之前,我生活中近一半的光明都是他带来的,现在…"
                                                              终于明晰事情的全貌后,静香脸上凝重首先化解了一分,她毅然上前紧握露卡的肩,这一拍在他的白袍上激起一阵涟漪
                                                              她以坚定的眼神和露卡对视道:"露卡,失去亲朋好友的痛苦我很清楚,我们都理解你,大雄,他也已经失去了他的奶奶还有哆啦A梦…但你这样并不是哀悼他们的方法!"
                                                              一听这话,大雄眼中再起泪花:"静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6-11 16:2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