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吧 关注:207,688贴子:3,893,314
  • 82回复贴,共1

【原创同人】《玻莉已死》(复健BG)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我求你别吃

镇楼图来自堆糖侵删,BG预警

内容提要:如果老年利威尔回到了很久之前,而伊莎贝拉和她的小姐妹还都是个孩子……

审核贴我进不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8 22:01
    私设如山,希望没有OOC,毕竟复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8 22: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8 22: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8 23:37
          顶,楼楼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9 16:57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曹操听从荀攸之言,亲率三军征讨吕布。曹操与刘备合师,进至彭城(今江苏徐州)。吕布出击曹军,数次大败,退而守城不出。曹军围攻下邳多时,久攻不下,时值雨季,下邳地势低,曹军筑坝引水灌城,三日后下邳泥水混杂,一片狼藉,手下士卒势竭而降不少,吕布退守城楼,本想骑着赤兔携貂蝉杀出重围,赤兔陆上虽无敌,但在泥水中附一身泥无法发挥所长,吕布一生枭勇却不会水,终被曹军所擒,次年3月被曹操溢杀。
            死前陈宫仰天长叹道: 经验加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9 18:59
              今天晚上有空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0 17:54
                暖贴,楼主15号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5 21:02
                  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5 21: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6 22:48
                      我就不能理解我从哪那么多的敏感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6 22:48
                        楼楼加油!设定我很喜欢!悄咪咪的商量个事儿呗?
                        对兵长好点啊拜托了……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7 00:32
                          来了来了,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8 12:46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2 00:02
                              这文风我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2 22:03
                                对不起我好像太急了,但卡在这个位置(抱上了啊抱上了!!)还有那个青年利威尔法兰的小预告……我要看我要看啊啊啊楼楼求更新啊啊啊!!!#满地打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2 23:26
                                   就讲个故事,玻莉。
                                    
                                    
                                    
                                    最后叔叔送伊莎贝尔回家。
                                    那是这天很晚的时候,玻莉和伊莎贝尔躲在杂物间一言不发。要是搁在往常玻莉肯定不敢这么做,但是现在有伊莎贝尔,玻莉和伊莎贝尔在一起,伊莎贝尔和玻莉在一起,两个小姑娘在一起,她们似乎什么都敢做。
                                    但是她们不说话,似乎彼此都为下午的那个时刻后悔。玻莉尤其自责,如果她当时什么也没说,仅仅跟随游行的人群走开呢?——这样的假设当然只能想想了——叔叔最终失去耐心时,玻莉已经抱着伊莎贝尔痛哭了三遍,而伊莎贝尔几乎是浸泡在泪水里,断断续续地撒谎:
                                  我…我们…我们…混进…圣餐……
                                  叔叔站在杂物室门口看着她们,等了会没有听到后续,终于点点头——我送你回家吧,伊莎。
                                    玻莉想,她应该和伊莎贝尔一起走。
                                  她应该坦白,向叔叔,向伊莎贝尔的爸爸,还有校工坦白:这不关伊莎贝尔的事,都怪她——玻莉跟在叔叔身后,在他走在门口穿上外套时拉住叔叔的手——你也去吗,玻莉?——玻莉把手松开了。
                                    门被关上,家里亮着灯,但是玻莉还是一动也不敢动。瓦力早就不知跑去哪了,现在只有玻莉坐在地上,背靠着房门。她想到教堂红帷旁那男人压低帽檐后投来的目光,还有妈妈——那难道过去太久了吗?玻莉想,那简直就像是上辈子的事。她瞪大眼睛,灯光覆盖不到的阴影里穿来灰色的烟。玻莉想到妈妈,伤口还没有渗出疮脓、没有在浓烈的香薰味道里瞪大空洞眼睛的妈妈,她那时刚刚睡醒,长发随着走动飘垂到腰间——是谁啊?——妈妈睡眼惺忪依靠在门边,手指搭到门锁上。
                                  是谁啊?
                                  没有人回答。
                                  她不耐烦起来,拉开门,看见刀刃。冰冷银色的光先是捅在心口,然后是腹部,妈妈没有立刻死去,反而奋力挣扎,仰头看那谋杀她的人——玻莉见伤口喷涌血,她此前从不知道血液喷出来时甚至能蹿高到天花板上,女人挥舞着双手,早上刚刚修理整齐的指甲无力在墙壁、桌面、地板、黑衣男人的皮革大衣上抓挠着,但她终于死了,被黑衣男人捂住口鼻,一寸一寸地倒下,她——玻莉也倒在地上,缩在墙角,窒息般地颤抖,她大大张开嘴——妈——妈妈——妈妈!!
                                  黑衣男人从血泊里腾出一根手指,竖在嘴唇前——别说话,小丫头——
                                  别说话。
                                    玻莉一直以来就是那么懦弱的人,犯错不敢承认,逃跑不敢回头。她的妈妈被杀死,杀人犯把她搬进卧室,为她盖上棉被,点上香薰,直到第三夜里和伊莎贝尔跑在街上她也能够闻到那腐烂的芬芳。
                                  它抓住她,钻进她的头发,深藏她的肌肤。玻莉在这惊悚里等待,叔叔什么回来呢?玻莉不再哭了,奇怪的是为什么她要想起妈妈被血液浸透的被单?——那是她最珍重的一套,它是柔软而光滑,妈妈称它是丝绸——玻莉想,如果是叔叔,叔叔也会像妈妈一样珍重它吗?
                                    玻莉摸上门把,她不再哭了,她得逃走。她已经很熟悉这地方,知道如果顺着污水道走,在遇到红色圆形招牌后转弯,攀越过临近路灯的那个平台,沿着矮墙走上十分钟——她就能跳进教堂后围满尖锐铁网的坟地。
                                  你去问他。玻莉对自己说,你去问他,被血淋透应该怎么能被清洗干净呢。
                                    玻莉打开门。
                                    叔叔站在外面。
                                    他的情绪很糟糕,谁在经历过女孩们尖锐的哭诉后,情绪都会糟糕,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情绪糟糕并不会让叔叔抽起扫把想揍她——玻莉又躲去杂物间了,这回叔叔把门锁上。玻莉听见他愤怒回到他的房间,然后过了很久,玻莉在黑暗中计算,叔叔一次睡眠的时间最长是四个小时,那么现在应该是早上了。玻莉听见清扫,拖布在地板上移动,玻莉昏昏欲睡。
                                    最终被关门声吵醒后,玻莉发现杂物间的油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亮了,食物被放在门边——门仍然被锁死吗?——玻莉没敢试。
                                    她拿起面包,心想她得去教会的学校上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3 00:56
                                    我觉得利威尔对伊莎贝尔和对玻莉来讲,利威尔重生过所以对伊莎贝尔更好,更关注等,以我视角来,我觉得对玻莉这不公平,其实世界是不公平的,但是看到玻莉说叔叔一点不喜欢她,反而更关注伊莎贝尔这种对比,mmp我看了好心塞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24 22: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6 13:35
                                          年轻人先是拉开一层漆布露出罗尔的脸,然后是环卫队运输垃圾的麻袋,一片用来做墩布都不配的碎料,最底部,背对众人的白色肢体映入眼帘。
                                          玻莉听见有谁干呕了一声,她回头,看到特蕾莎正跟在叔叔背后走进来——搞什么啊。她闭上眼,扭头朝那年长些的宪兵喊。大半夜的把女人和孩子叫起来观摩你们解刨尸体吗?
                                          玻莉不自觉地看向叔叔,他朝她伸出手,玻莉就抓住他,躲进他背后的影子里——实在抱歉啊,特蕾莎。那年长些的宪兵站在墙角里抽烟。但是就仅仅一个月忽然出现十几起,这也太难为人了吧?
                                          什么意思啊,军爷。特蕾莎连口鼻也懒得捂,索性转身朝宪兵冷笑道。对哦!我对罗尔这样新鲜出炉的“贵人”早就看不顺眼了——帐做得糊糊涂涂,屁大点的杂活也没新来的小丫头片子做得利索——对吧,玻莉?
                                          玻莉没有反应,她不知所谓地躲在叔叔背后,听这些人胡搅蛮缠一团连死者本人也无法理解的乱麻。
                                          ……真是,叫人火大哈?特蕾莎侧身朝玻莉讽刺说,正巧昨天晚上喝多酒,厨房为了剔猪骨也早就磨好刀。真是吓我一跳,玻莉,平时看着那么乖,没想到你下得了那么狠的手,果然女人被逼到极致什么都敢做,对吧?
                                          特蕾莎唰地抽出手,抓住女孩的头发向光亮处扯——诶!你这是干什么啊!那年轻宪兵连掰带拽挡在特蕾莎和叔叔中间,你!连小孩子也下得去手啊?!——玻莉看见一道银色的光芒从混乱里一闪而过。她闭上眼,又睁开。年轻宪兵还站在原地,特蕾莎鬓发凌乱地倒在一边尖声大喊——怎么?她捂住汩汩流血的手臂,朝叔叔瞪大双眼。你现在又要做好人了?
                                          你适可而止吧。玻莉看不见叔叔的神情,她听见刀插回皮革的声音,叔叔轻声说。看看你这副吃相。
                                          特蕾莎僵持在原地,她扭头看了看台上的尸体,强行从悲哀里展开个笑——怎么?她说。你捡回来的东西。她指向玻莉。简直像个从皇都落下来的雏鸟,你能够事不关己吗,利威尔?你能够事不关己吗——
                                          你也勉强给个说法吧,利威尔。年长的宪兵说,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你也在找那家伙吧?据我所知他现在可是块炙手可热的肥肉……
                                          没有必要。叔叔说。玻莉,你昨天最后一次见到罗尔是什么时候?
                                          玻莉捂住扯散的头发,她下意识觉得从年轻宪兵掀开裹尸布的那一刻起,有什么事不对劲了——或者说,征兆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显现了,只是被她遗忘,抛开,自我欺瞒,闭紧眼睛装作睡眠,直到特蕾莎伸手抓痛她,罗尔被割去舌头的嘴巴惊恐张开——
                                          玻莉,醒醒吧。
                                          ……是在,傍晚。她说,我在自然钟傍晚,告别老…师。
                                          玻莉话声落地,整间房子的目光都齐齐捅在了她脸上。玻莉张嘴呼出一团白雾。现在是临近秋天的凌晨,太平间里的气温似乎过于低了。 她感到那些浓稠而不可说的熏香渐渐淹没她,她越来越抓紧叔叔的手,几乎就要完全贴在他身上——叔…叔叔。——她浑身僵直,只有眼睛豁然瞪大,缓缓向一边转去。
                                          叔叔将检尸台挡得严严实实。
                                          好了。他平静说,我们走吧。
                                          走去哪呢?
                                          特蕾莎忽然开口。
                                          你不会是傻了吧,利威尔。她说,到现在这样你难道还以为你能——我能?特蕾莎?叔叔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不应该比所有人都明白吗——
                                          利威尔。
                                          宪兵打断他们。
                                          孩子们还在这呢。
                                          一片死寂。
                                          那就让卡列博出去吧。叔叔重新开口,这件事牵扯到其他人确实不好。
                                          年长的宪兵不说话了。他看向玻莉,好像她是个歹徒,骗子,背后任由丝线牵扯的小丑——你怕什么呢?叔叔说,之前不还要坦诚公开?怎么了?现在还以为有回头路吗?
                                          玻莉。他继续问,罗尔离开前说什么没有?——玻莉仰头看向叔叔,他现在看上去没有刚才见到宪兵时那么恼怒了,他低头看向她,神情都隐没在黑暗里,只有一双蓝色的眼睛被灯火照亮。
                                          他说他要去教会。
                                          教会。叔叔重复了一遍。长官,怪不得啊,特蕾莎。他最后冷漠说:
                                          我们走吧,玻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9 00:04
                                            叔叔扒开她的头发,毫不意外地啧了声:
                                            破皮了。
                                            玻莉叹出一口气。
                                            又要哭了吗,玻莉?叔叔冷漠打开药箱。这是别人逼你选的吗?
                                            不是。玻莉被叔叔摁下脑袋,垂头丧气地小声分辩说。但是明明下午的时候还在和罗尔道别……
                                            你闭嘴吧。叔叔拧开一只盛满蓝色液体的小瓶子。糊弄我有什么用?我能让你满意吗玻莉瓦尔?
                                            ...叔叔。
                                            闭嘴。
                                            冰凉的药液落在伤口上,玻莉疼得面目扭曲,伸手抓住他的衣服——对不起。玻莉诚心忏悔,我以后再也不——
                                            随便你怎么样。叔叔打断她。只要别非死在我眼前,你想干什么干什么玻莉瓦尔。
                                            玻莉不说话了,她深深低垂脖颈,头脑酸胀,伤口麻木,但是闭上眼睛后还能目睹那白色的肢体边缘、褐红的血——
                                            叔叔。
                                            干嘛?
                                            罗尔先生真的死去了吗?
                                            叔叔把玻莉的脑袋更往下摁去。
                                            不知道。
                                            可是你看到了,她说。罗尔都被砍碎了。
                                            嗯。叔叔语气不屑地敷衍她,呼吸轻轻扫过玻莉的额头。你被吓到了吗?
                                            玻莉没有回答叔叔的话。
                                            即使被砍碎了人也能照样活吗?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叔叔一手压住头发,一手收起药瓶。你没听说过女皮匠吗?
                                            但她儿子也没有复活呀。
                                            那把碎块缝起来干什么。玻莉抬起头,看见叔叔拧人脖颈似地把瓶盖紧了三百六十度。总有个理由。
                                            玻莉眨动眼睛,她总感觉眼里似乎进了什么东西——皮匠只有那一个儿子,无论如何,哪怕她自己死了也想让儿子活下来。
                                            你又明白了。
                                            叔叔讥讽地合上药箱。
                                            所以她就跟着儿子一块去死了?
                                            …也许只是受不了嘛。玻莉揉揉眼睛,心虚地说。她本来能够拥有许多的生活,可是儿子死去后,她就只有一种生活可以度过了。
                                            叔叔扭头瞥玻莉一眼,态度瞬间九十度大转弯烦躁起来——你这是怎么回事?——玻莉愣住,放下手后默默打量他:
                                            啊?
                                            …你啊什么?
                                            什么呀。
                                            玻莉没敢把这匪夷所思的问话说出来。她瑟瑟发抖看着叔叔凑近来,伸手撑开她的眼睑:别乱动,别翻白眼——他收回手,阴森而嫌弃地把那蓝色液体又拿出来,恐吓般轻声说——充血了。
                                            玻莉抖成一只鹌鹑。不要。她离开椅子,苦口婆心地劝说叔叔。算了吧,叔叔,别浪费了,我睡一觉就会好了——叔叔老猫叼小猫似地把她一把抓过去:
                                            你睡完觉睁眼发现自己瞎了也不一定呀,玻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01 18:16
                                            突然看到小说名,扎心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04 01:16
                                              楼楼?
                                              你还在吗楼楼??
                                              说好的青年利威尔和法兰呢楼楼??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08 23:42
                                                玻莉的眼里敷满药水。

                                                叔叔不要她睁眼,又嫌弃她絮絮叨叨得烦人,干脆把她撵去沙发上睡觉——你不会又被吓哭吧?——玻莉在眼皮下翻了翻白眼。怎么啦?她心想。我当然会害怕啊,我还只是个小孩子…我当然害怕啊。

                                                玻莉感到叔叔帮她拉上被子,她伸出手,果然抓到叔叔——这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不仅仅是她重新感受到那充满腐朽香气的威胁,玻莉还觉得叔叔似乎对她改变了态度。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长久贫穷的家伙正整日整日核对着公家的账本,忽然有一天,天降横财,她每日打交道的数字都通通成为了她的财产……

                                                好吧。

                                                叔叔现在的感情确实和天降横财并没有什么关系……但玻莉还是觉得,她也许不会被赶走了。早就不会了,玻莉——从你三番两次地跑出去,叔叔却还是认认真真把你揪回来关禁闭开始——你早就该想明白,叔叔才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把谁丢出去的坏人。

                                                玻莉抓住叔叔的手。

                                                她想到认尸前宪兵说完那通话后,叔叔“哐”地把门关上真是吓了她一跳——叔叔是不会打人的,但是玻莉还是害怕。她本来紧贴站在叔叔背后,可那惊天动地的摔门声真是打雷似地把她吓退了三米以外——

                                                你跑什么?

                                                叔叔对着门板没声没息地发了一大通脾气后,回头发现玻莉正两手捂紧双耳,瑟瑟发抖地躲在墙根——可躲在那又有什么用呢?叔叔都被气笑了——

                                                你跑什么?

                                                玻莉看着叔叔莫名其妙地越来越气,却又忽然凭空中一根针戳下来似的,叔叔莫名其妙地泄气了。

                                                “真烦人啊,玻莉。”

                                                他念叨着,听着既不恼怒,又不责怪,玻莉颤颤巍巍放下两只掩耳盗铃的手,睁开眼时被叔叔拉起来。

                                                “真丢人啊,玻莉。”

                                                他重新打开门,带她出去了。

                                                  



                                                叔叔。

                                                干什么?

                                                你为什么都不问问我的事情?

                                                我问你的事少吗?

                                                ……你可以再问我一遍嘛。

                                                叔叔冷笑一声。

                                                ……干嘛。

                                                叔叔没理她。

                                                ……我也是有良心的。

                                                你要是有良心,昨天就会拦住罗尔了。

                                                ……我为什么拦住他?

                                                你为什么带伊莎贝尔去圣餐?

                                                ……

                                                玻莉睁开眼睛。

                                                叔叔不说话了,他看着玻莉仍然充血的眼睛——大概是路上来去匆匆进了东西,没有什么大毛病,但是棕色瞳孔外一片瘀血还是显得十分吓人——

                                                她是想辩解什么呢?

                                                叔叔看女孩似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含羞草一样缩紧了张开的手脚。

                                                还不是最后的时候。他想。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他站起身决定去外面看看。

                                                叔叔。

                                                玻莉抓住他的手。

                                                ……

                                                你想说什么?

                                                玻莉鼓起的勇气消散了。

                                                没有。她说。没什么。

                                                ……

                                                你和伊莎贝尔并不一样。

                                                叔叔说。

                                                你应该明白今天那个宪兵的意思,如果你不说清楚——玻莉充血的眼睛看着他——就别浪费……

                                                ……

                                                不…不是!

                                                什么。

                                                是因为……她翕动了好几下嘴唇,才发出声音。有人看着我。

                                                玻莉更加用力地抓住他,好像这样就能确保她能够逃离——她真的能够逃离吗?——玻莉感到她的心脏深处似乎有什么正在断裂,它正在——

                                                因为有人看着我……我不知道是谁,叔叔……对不起,我没办法……我很害怕,只有教堂是……

                                                说谎。

                                                玻莉感到她悬挂的心正缓缓回到原地。

                                                ……

                                                我不能松开伊莎贝尔。

                                                她记得她当时只是想。

                                                ……

                                                “我不应该,抓住伊莎贝尔——叔叔,我知道,伊莎贝尔很重要。我不应该总要伊莎贝尔保护我,伊莎贝尔只是,伊莎贝尔她不能——”

                                                她在说什么?玻莉想,我要解释什么?

                                                “他们在房檐上。以为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是妈妈教过我并不是藏起影子就能扫除痕迹——”

                                                妈妈是怎么说的?妈妈是怎么说的?

                                                “——哪些线的焦点站着真正重要的人,哪些线还指向另一张网……没有关系的,没有人看出来,不会是因为我……”

                                                “你怎么知道?”

                                                叔叔问她。

                                                “如果伊莎贝尔死了呢?如果我不管你,如果她爸爸像赶走你一样赶她走呢?——你妈妈又是怎么教你这些的?”

                                                玻莉怔松看向厨房的灯火,再次扭回头时脸上所有故作的镇静无辜已经一干二净——

                                                “那能怎么办呢?”女孩声音尖了起来,其中甚至还带着点被逼急了得悲凉,“妈妈没有教完我就死去了……伊莎贝尔,只有伊莎贝尔接住我……”

                                                “看出来了。”

                                                利威尔抽开手。

                                                “能教出来你这样的,怎么可能好到哪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7-10 18:25
                                                  良心不安地出现一个彩蛋:






                                                  叔叔,见字晤面,我想投奔你。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我的一直以来都想这么说。尽管这种说辞很不妙,我的一生中都在思考应该用怎样的方式开口,我应该怎样让你相信我的一生都在需要你。

                                                  这样不可思议的念头,我总是会认为我和母亲一样,我们这些流放者芬斯特的家人们,不论血缘的稀寡亲近,大家每个人都公平地各自属于各自命运的奴隶。

                                                  但是有时,就在我即将入睡的那几个独属于我的分秒,仙人叩击我的心扉,我只是认为:我想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7-13 15:09
                                                    一个女人正伏在地面。

                                                      她啜泣,咒骂,十指紧紧绞住排水口向前攀爬,暴露青筋的手腕上横斜两道伤口。

                                                      玻莉看见铁栏上很快凝聚起饱满的血滴,一粒一粒,砸到叔叔仰起的额头上——“叔叔。”——她在叔叔耳边低声喊——“叔叔。”——叔叔咳嗽了一声,勉强睁开眼睛。玻莉不敢松力,她两手架住叔叔的胳膊,连滚带爬躲进了更为隐蔽的阴影里。头顶的脚步声渐渐近了。叔叔翻身挡到玻莉的前面,背后挡着那块被火药灼破的斗篷。

                                                      长官…大人……玻莉听见特蕾莎嘶哑的哭嚎声。您这是做什么……我们没有必要这样…大人……

                                                      特蕾莎起初似乎还是向外爬,大声呼救,到最后血终于流尽了,声音也一点不能发出,只能眼睁睁看着要杀自己的人越走越近,从皮革里抽出钢刀:

                                                      ...F.u.c.k yourself, Ackerman...

                                                      这就是特蕾莎一生中的最后声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7-13 18:35
                                                      我有预感qwq法兰和伊莎贝尔恐怕是遥遥无期了@e米阳光光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7-13 18:38
                                                          利威尔来到这里的第五年。

                                                          他看见年轻时期的凯尼一股脑地闯进皇族,仿佛瞎眼的灰蛾子一头撞进了灯罩里——

                                                          凯尼。

                                                          可怜的凯尼。

                                                          如果820年好不容易从始祖巨人手中逃生的割喉者凯尼,在某一瞬间感到自己脊梁发寒,仿佛冥冥中有什么东西正紧盯着自己——

                                                          那么一定是你侄子正在嘲笑你,凯尼。

                                                          ……

                                                          利威尔率先找到了那个向凯尼泄露王族机密的汉姆扎爵爷。勘察世家奥格的大家长,王室珍贵的眼球——利威尔曾在政变后听说过他,明面上殷实,背地里却是连自己的亡妻也无法保全的懦夫。伪王族倒下后第一个扯起嗓子要为“真正女王”效忠的几个贵族里就有他,韩吉后来把他们几个主动投诚的贵族凑成一个说客团,全国上下溜须拍马,为新政权巩固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样的人竟然会拨弄是非,挑衅雷斯吗?

                                                          利威尔认为自己虽然岁数见长,但绝对还没有老到要痴呆喂饭的地步——可是无论如何深查,为什么总也找不到幕后蛛丝马迹呢?利威尔被那虚无缥缈的线索吊着在地下街找了一个冬天,直到来年,杜鹃花香也潜入地下街时,他遇见了罗斯。

                                                          做假账的会计,行贿赂的宪兵,还有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三个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神经病忽然一夜之间通通找上了门——

                                                          “皮匠”听说你在找她。

                                                          ……

                                                          那还真是荣幸。

                                                        利威尔冷漠地将三个神经病挨个踹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7-13 22:15
                                                            大概每个人都没法忘记那些年在父母嘴边盛行的传说故事。
                                                            虽说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但当利威尔还是个小孩时,“女皮匠”作为一个都市传说确实难得地登上了他噩梦的榜首——他记得清清楚楚,829年春日,某个星期一的傍晚,“皮匠”牵着个女孩亲自来见他:

                                                            “你就是另外的那个阿克曼了。”

                                                            “皮匠”眨了眨她野心勃勃的绿眼睛。

                                                            “啊,忘了介绍……这是我的女儿,玻莉……这是……”

                                                            她看向利威尔,仿佛是看见了什么恨之入骨的坏东西,却又不得不去讨好他似的,“皮匠”痛切地拧出了一个笑。

                                                            “…你可以叫他……就…也叫他‘叔叔’吧,玻莉。”

                                                            这才是利威尔和玻莉的第一次见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9-07-13 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