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露吧 关注:80,465贴子:3,132,395
  • 21回复贴,共1

【夏露】予我半寸天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坑,樱与金不会弃,两篇换着来
*六月末放正文(也可能是七月份),垃圾文笔**逻辑,楼主心灵脆弱不喜勿喷
*末日向,生化武器&科研人员,依旧是夏露单cp向。别的cp不一定有,黑暗向略重口,慎入


回复
1楼2019-06-08 17:58
    —序—
    公元3779年,地球人口仅剩余一亿五千六百七十一万。百分之八十七的土地资源被开发殆尽,百分之九十二的海洋干涸,变成了巨型垃圾场。剩下的人类对于目前堪忧的生存现状表示担忧,部分人提议从现在开始最大程度开发地球剩余资源后移居其他星球,遭到了多数人的反对。
    多数派认为应当珍惜好最后一方净土,自称为和平派“P(peace)”党;少数派则抱着自暴自弃的态度,自称“E(end)”派,拒绝参加P派任何形式的和平谈判。两个派系私下里对于彼此的不满和怨恨日渐增长,最后开始爆发大小冲突。
    为了自己心中所谓“最高利益”,E派决定发动战争,彻底消灭P派和所有反对者。随着形势日渐紧张,E派开始秘密研究生化武器。
    ——
    暗黄色的灯光映照出来的不知道是谁的一双充斥着血丝的眼睛。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小小的房间居然能塞下这么多人。他们都絮絮叨叨地不知道说些什么,眼中的狂热骇人无比。
    “孩子们!好了,现在,睁大眼睛,你们会见到历史性的一幕……”
    一个满面大胡子拉碴的瘦高男人大步朝着占了这个小房间将近一半面积的铁板床走去。伸出手拉过房间之中唯一的光源,把那灯盏固定在铁板床上蒙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凸起的白布上面。
    “这布下面的,就是E派耗时三年的研究成果!”男人刻意压低了声音,看着面前这些人的眼底烧起疯狂的火焰,满意地点点头,将手放在白布上面,“那么现在……”
    一道暗炽色的流光闪过,像是一点星火,点燃了黑暗之中潜藏的贪婪和野心。墨绿色的兽瞳猛然睁开,眼底的空洞泛着一抹冰寒,带着不可侵犯的,与生俱来的强悍。
    ……
    “轰——!!!”






    tbc.


    回复
    2楼2019-06-08 18:37
      加油,期待你的文。也希望快点更樱与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8 22:54
        加油^0^~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9 12:39
          卧槽,楼主写的文都好好看,我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9 12:50
            1.
            “四月十二日报道,双角塔E派研究室于昨夜凌晨发生火灾,由于抢险时间过迟,现搭体已经大面积损毁,火灾摧毁了大部分珍贵的研究材料和文献,超高温也让大部分探测仪器失灵,是末代人类的重大损失。目前E派政府已经开始全面通缉纵火者……”
            女子倚靠在冰凉的金属墙壁上,一只雪白的手把玩着秀丽的金发,琥珀色的杏眼里流光溢彩,似乎在笑,又似乎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眼神一下下地扫视着床上的樱发男子。
            昨夜火灾的时候,她就在外面的会议室,和工作人员讨论最新的一批研究材料。然后那冲天的火光和剧烈的爆炸声让他们两个吓了一跳,一盏吊灯被剧烈的震动震了下来,狠狠砸在那倒霉人儿的头顶……反正那人是昏死过去了,她也顺理成章地拿到了高层叮嘱已久的那份文件。
            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所以肯定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紧随其后。
            果然,就在她收拾好作案现场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那扇用三层钢材合成的大门被人用一种恐怖的力量砸开。她可以用哈特菲利亚之名起誓,那绝对是她生平见过最接近于地狱的情景。
            简直不愿意再想起的那种恐怖。
            那个男子有一头颜色奇异但很漂亮的樱发,围着件堪堪能遮羞的破布,眉目清朗,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说他是个少年也不为过,但是身上却充斥着洪荒野兽一样的气息。
            黑暗之中他一双被火光映得晶亮的墨绿色兽瞳闪耀着,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然后就跪了。
            露西˙哈特菲利亚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她本来以为这小子是死翘翘了,谁知当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小子拖回那一堆废墟之中的时候,发现他还有呼吸。
            她不可能把一个活人当做死人去处理,她的道德和接受的教育都不允许她这么做。
            于是露西就冒着被E派狙击的风险把人带了回来,鬼知道在不能使用交通工具暴露行踪的情况下拖着一个已经成年的男子从市区跑到郊外是一件多痛苦的事。
            “嘀嘀嘀!”
            蓝色的金属小球响着从桌子上飞起来,轻飘飘地落在露西手上,顶端的黑色小凸起闪着光,一个全息投影的人像就出现在露西眼前。
            “羽,昨晚的事情有没有暴露?”
            看着面前身材矮小的老人,露西不动声色地偏转身体不让老人看见自己床上躺着个男人,“报告长老,一切顺利。我成功拿到了资料,并且还有些意外收获……”露西神秘地笑笑,大步走到办公桌前,在桌板下摸索一阵,打开了某个机关。那小小一张办公桌的桌板掀开,露出几张写着密密麻麻文字的图纸。
            “这些资料,都是和E派近期一些意义不明的活动有关。”露西神态冷峻,从那一堆纸张之中抽出一张,将其展示给老人,“这一项活动,我认为是最有必要上报的一项。”
            老人眯起眼,“地心计划……”
            “这个研究项目早在几个世纪之前就因为危险系数太大而被扼令停止运行,然而E派的几位元老却在会议上重新提出这个计划,并且煽动那位立刻开始实施。”职业习惯使然,露西压低了声音,“并且那位也已经开始让人着手准备资料了。”
            老人的面庞像一条干巴巴的抹布一样皱在一起,有些焦急地来回踱步,“这可真是……E派的家伙们越来越没有轻重,怪不得放弃了太平洋地区的能源……”
            露西恭敬地站在一旁,全神贯注地等待面前老人的指令,连身后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都忽略了。
            “……这个情报很重要,我需要立刻召开紧急会议。羽,你把这份资料上传过来,然后马上销毁。”老人沉思许久后叮嘱,露西也认同地点点头——毕竟要把E派连根拔起,还是得从长计议。
            通信联络挂断,露西还没松一口气,手臂就被一个巨大的力量钳制住。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露西似乎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个热源一样的东西正在散发恐怖的高温,快要把她熔化。
            “嘭——”
            露西被狠狠砸在床上,她忽然十分庆幸当初自己省吃俭用受了不少苦难才买回来的这张柔软的弹簧床,不然就这个力度,普通的稍微硬一点的床她都得散架。
            是那个她捡回来的人。
            他一只手轻而易举地钳住她两只手,那纤细的手腕在男人粗糙的大掌里显得那么脆弱,仿佛轻轻一掰就会碎裂的瓷娃娃。男人另一只手中缠着黑色的火焰,散发着恐怖的黑光,那双墨绿色兽瞳瞪视着她,像是只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的野兽,扬起全身的爪牙怒吼。
            “你是谁?”露西听到男人这么问,那声音是磁性的性感的,也是低沉的危险的。她大脑飞速旋转着,思考着让自己脱身的对策,同时也为自己不长脑子的慈善行为后悔。
            同时她也觉得自己的少女梦碎了一地——自己被一个可怕的男人床咚??他们两个根本不认识啊!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露西稍作思考之后,决定开始给这人洗脑,“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命运吗?你知道未来的走向吗?”
            其实这只不过是说的玄乎的胡说八道罢了,露西还从来没这么忽悠过别人。
            可喜的是,男子愣了一下,那双因为愤怒而瞳仁竖起的眼眸中逐渐多出来一抹迷茫,“我……是谁……?”
            “对……你,是谁。”露西为自己成功唬到这样一个傻白甜而窃喜,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严肃,“从此处来,归此处去,最终消匿于人世……”她一边摇头晃脑的忽悠,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手抽出来,同时抬起头,看到男子未着寸缕,宽肩窄腰一身精壮肌肉,立刻让没见过大世面的露西红了脸。下意识往下看,看到一团黑乎乎的毛,然后……
            身下被困住的女人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跳了起来跑出去,男子并不介意。他现在正被这个女人抛出来的这个问题困扰着。他缓缓坐直了身子,带困惑的眼神扫向她,看到女子秀丽的脸庞熏红,又看了看自己,脑子略略一想也明白了其中道理,但还是满不在乎地收回视线,打量着眼前这装潢雅致的房间。
            露西看对方陷入沉默,觉得自己的洗脑起到作用了。拍了拍火烧云一样羞红的脸,露西深吸一口气,打算再接再厉把这货忽悠走。谁知她还没张嘴说话,男人就自然而然地一伸胳膊躺在她的床上,手臂一伸把她的小花被盖在了他自己身上。
            “……”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也对这个没有兴趣。”男人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让正要打算离去的露西停住脚步。
            “但我知道我有个名字,叫夏̇……夏̇̇多拉格尼尔……”
            露西眨了眨眼,转过身返回自己的床边,看着床上蜷缩成一团的被子和一端冒出来的粉毛,有点想笑。
            “我的名字是露西。感觉你好像短时间内不想离开,不知道你打算在我这里呆多久,希望能和你和平相处。”
            蜷缩在被子里的夏愣了愣,鼻尖充斥着的香气让嗅觉灵敏的他不太适应。
            但是不得不承认,躺着很舒服。
            露西等了一会儿,对方好像不打算回话。她烦闷地叹了口气,“……反正,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tbc.


            回复
            6楼2019-06-15 10:54
              我好像特别喜欢这种女主捡男主男主捡女主这类梗hhhhh
              这里是不想继续学习跑来更新的楼主,大家可以叫我疯叽


              回复
              7楼2019-06-15 10:56
                好棒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5 11:35
                  楼主是么时候更新啊


                  回复
                  9楼2019-06-15 17:54
                    楼主写的两部我都有看哦真的很喜欢啊


                    收起回复
                    10楼2019-06-15 17:57
                      超级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7 00:0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2 09:19
                          加油加油啊啊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4 02:11
                            2.
                            露西本来没有午睡的习惯,但是看到自己床上的人睡得那么香,不禁也有些犯困。她纤细葱白的手指在虚拟屏幕上敲敲打打,很快拟好了一份文件,发送给一个未知客户端。
                            呼,好了。
                            露西松了一口气,自己超额完成了任务,总算是可以歇一会儿。她轻轻扭动手腕上的黑色手环,黑色的金属卡壳下面露出精密的电路。
                            “这是什么?”
                            男人磁性的嗓音在露西身后响起。她吓了一跳,匆忙回身,夏正一脸好奇地站在她身侧,打量着她的手环。
                            “什么啊……吓死我了。”露西狠狠翻了个白眼,“你为什么悄无声息的。”接着她眼神扫他一下,这人居然穿了她那件粉红色的睡衣,看起来像在装嫩。
                            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露西脸有些红,小声嘟哝道:“还知道穿衣服……”
                            夏挑挑眉,“我也可以不穿。还有,这是什么?”
                            这人怎么像个……巨婴一样,任性又蛮横。
                            露西叹了口气,“这是我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叫做……”
                            话还没说完,露西猛地一愣,随即看着夏的目光都有些冰冷——她这是被这人施了什么迷魂咒,如此机密也会轻而易举地透露给他?无论这个夏留在她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她虽然好心没有把他赶出去,并不代表她得对这样一个来历不明……不,来自于敌方阵营的家伙吐露那么多。
                            “是什么啊?”眼见露西半天没说话,夏忍不住问。他的神色也有些冷淡,和刚刚的无害截然不同,就像是在和露西比拼谁变脸更快一样。
                            露西瞥他一眼,从悬浮椅上站起身来,“我困了,你不睡我睡。”
                            她还没走出两步,男人就一把把她拉住,像一把牢固无比的钛合金锁,把她拴在原地。
                            “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
                            露西有些不耐烦,但这件事情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缓缓回过头,真好对上夏一双闪烁着光彩的眼睛。
                            那光像火光,更像是一只野兽被激起了兴趣想要猎杀的凶光。
                            露西一个激灵,差点忘了这人是个凶神了……她想着,一只小手轻轻拉住他的手臂,对方那强健得仿佛野兽一般的肌肉再次让她心底发怵,心底默念一百遍惹不起,然后委屈巴巴地道:“这是女孩子用的防狼器,前几天坏了没修,你不会趁着这会儿欺负我吧?”
                            夏一愣,下意识松开了对露西的钳制。看着对方委屈的小脸皱在一起,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巴巴地道:“……对不起。”
                            “……”这次换露西愣了,这人怎么天真无邪到这种程度,难道是……从E派那鬼地方出来,被吓傻了?
                            展开了联想,露西就不客气地顺便联想了一下这人相对于正常人来说不太正常的反应……也就是她瞎忽悠他的那一段,正常人都不可能中招的吧?这人偏偏中招了,还那么严肃认真的中了……
                            夏还在那厢严肃而认真地又一次道歉,脸上认真和眼中歉意一点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如果是装出来的话,那露西真的要赞美他的演技了。
                            “额,没关系啦……”她尴尬而僵硬地摆摆手,眼珠一转,想了一个她自认为绝妙的能够探知夏的身份的理由,“话说,我作为你的救命恩人,可不能免费给你吃喝住啊。”
                            夏看她一眼,露西居然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了些嘲讽的意味,“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露西第二次翻白眼,“你觉得我缺你这点钱?”
                            “可你刚刚的话是要钱的标准台词。”
                            ……这人连衣服都不知道穿,居然还知道这个。
                            露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跟这样的标准傻白甜说话只能开门见山一点,“嗯……额,这样,我想知道你的身份和来历。”
                            夏没说话,似乎并不意外,但是他接下来的话让露西更意外,“我不知道。”
                            ……
                            “……你玩我呢?”
                            “没有。”回的比刚才还痛快。
                            他自顾自坐下,一个大男人穿着粉红色睡衣坐下小小的悬浮椅上,这样一幅场景让人看了很别扭,“我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的名字,然后……你,你叫……露易丝?”
                            “…………是露西。”女子捏着拳头,不断在心里默念两人的武力值差距,才忍住了打他的冲动。
                            “嗯,对,露易丝。我就知道这些。”他耸耸肩,一条胳膊曲起,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托住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还想知道什么?”
                            没了,再见,我可谢谢您了。
                            “回去睡觉。”露西闷闷转过头,大步走回自己的房间,狠狠甩上门,发出“铛”的一声巨响。
                            夏保持着这个姿势,雷打不动地坐着。
                            半晌,露西又探出头来,把她的碎花小被子朝他扔过来,夏眼皮没抬一下就伸手接住。
                            “……”看着男人这幅风轻云淡的样子,露西只恨老天爷为什么不让她有一副强健的体魄,用比刚才更大的力气关上门,发出更大的声音。
                            tbc.


                            回复
                            14楼2019-06-30 20:02
                              楼主很有趣哦,继续加油


                              收起回复
                              15楼2019-07-01 07:32
                                我只能说一句:快更快更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6 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