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66,125贴子:36,774,543
  • 11回复贴,共1

【原创小说】《木兰辞》暂定权谋文我想讲的故事不止关于爱情,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小说】《木兰辞》暂定
权谋文
我想讲的故事不止关于爱情,而是成长。男主和女主的成长,帝王和一个王朝的成长。
男主:宋珩,少年帝王,性格温润。苦心经营迫使权臣还政,但大兆腐朽已入骨。不破不立,他亲手推动大兆的灭亡,又一手建立一个全新的王朝。但他的一生又是无奈的一生,前期他与徐锦屏的爱是见不得光却仍有甜蜜,因他和徐锦屏身上有太多的责任。
女主:徐锦屏,身负家仇,借死去之人身份女扮男装入京赴考。从翰林入仕途,在复仇的过程中于宋珩相爱。但她也担起挽救破落王朝的责任。最终成为一代名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1 14:57
    “谁!”
    宋珩猛然抬头,大惊之下将那肚兜拢于袖中。
    “你是何人?为何坐我床!”
    来人是一书生,手中抱了大捆枯柴。这人此刻正怒瞪着面色潮红的宋珩。
    宋珩起身行一礼,“在下宋珩,字沪直。天寒路冻,人倦马疲,故借贵地宿一晚。”
    隔得近些,宋珩才见这书生面容俊朗,肤质白皙,一双眼眼尾上挑,波光流转,灵动非常,甚至于,勾神夺魄。
    他不由一怔,袖中握着肚兜的手越发滚烫。
    那人没有理他,径自将枯柴搬到火堆旁,取了些新柴和老柴拢住,又去竹篓里翻找出两块火石,噼啪几下,将火星抖落柴上。
    “呼呼——”猛吹几大口气,想将那火堆重新点燃。
    宋珩尴尬非常,又看得惊奇,问道:“你是想将火堆点燃吗?”
    “不然我在干嘛?呼呼——”
    宋珩道,“可需要我帮忙?”
    “不用!”
    “……”宋珩道,“兄可是因我叨扰,心生不满?”
    “不是!”
    “既不是,兄为何不肯告之沪直姓名?”
    呼呼——火堆终于复燃。
    “借宿便借宿,”那人将瓦罐置于火上,“你为何乱翻我的东西。”
    “……”宋珩脸红极,“你,你都瞧见了?”
    “嗯,在屋外看了好一会。”还听见了那句早有蜻蜓立上头。
    站定至宋珩面前,石锦行面无表情,伸手,“还我。”
    宋珩乖乖将袖中的肚兜掏出交还于石锦行手上。
    连忙掬手,“我并非故意翻兄之物,只是,只是……”
    “打住!”石锦行眼中羞愤一闪而逝,耳根红透,“此物是我一友人所赠,休要再提。”
    “是是。”宋珩道,“敢问兄如何称呼。”
    “石匡,字锦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2 13:03
      他忍不住,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慢慢,慢慢摸索着,直到能够触碰到,那光滑柔嫩的脸颊。
      但他的手却顿了顿,转而轻触一缕柔顺冰凉的发丝,轻轻缠绕、摩挲。
      他隐在黑暗中的唇角,悄悄勾起。
      “公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2 13:05
        你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04 06:19
          第三章 柴门闻犬吠
          “公子,你醒了?”向安喜道。
          宋珩手滞住,有些遗憾,又有些无可奈何。但他却将指尖缠着的发,一圈一圈松开,而后抚顺。
          慢慢坐起,“嗯。”
          低低的应声,他不想吵醒石锦行。
          然而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很久,声音嘶哑,喉咙更是干燥得发疼。
          一出声,嗓子就痒得厉害,痒到止不住他压抑的咳。
          “咳咳……咳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0 09:31
            “你醒了?”石锦行音色仍带刚睡醒的软糯鼻音,见他咳得厉害,起身为他拍着后背,“向安,快去拿水来。”
            “哦,这就来。”
            向安点起了宫中带来的蜡,火焰亮而明,足将室内照亮如白昼。
            "水来了水来了。"
            水是用雪融化又烧热的,此刻仍带温热, 宋珩足足喝了半罐。
            "够了够了,宋珩兄你少饮一些,待会喝药吃饭有你喝的。"石锦行歪头调笑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0 09:32
              宋珩见她一头乌发散乱披在肩头,面颊尤带红晕,眼神温柔而狡黠,更显得她妩媚和灵动。
              喉中更渴,笑道:"锦行你不知,这渴难解。"
              "公子你已睡了一天一夜,自然会渴。这次都要感谢石匡,是石匡衣不解带照顾的你。"
              那夜,向安依石锦行所指方向,果然找到了一个小村庄。那时刚天黑不久,他轻易就向村民打听清楚,那村中正好有赤脚大夫,且因大雪未能出门。
              他带着那老大夫回来时,石锦行已经用酒给宋珩擦了遍全身。
              老大夫诊断后道若是他再晚来几分宋珩说不得就烧成呆子了,幸而石锦行用酒降了温,再加上之前服下的药起了作用,老大夫略施针法,加上几副汤药便再无大碍。
              那晚宋珩虽烧得糊涂,倒也隐约有些记忆。确是石锦行用酒为他擦身降温,而后衣不解带照顾了他一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0 09:32
                当然,也有向安,不过向安被他选择性忽略了。
                宋珩正色:"多谢锦行之恩。此恩,宋某会用一生偿还。"
                "偿还一生?"石锦行哈哈笑道,"珩兄还是留给未来夫人吧。你我同为男子,不用如此肉麻。"
                石锦行不知,她的伪装早就暴露在了宋珩面前。
                "哈哈,的确如此。"宋珩笑道,"锦行之恩,我会放于心间。"
                向安忍不住腹诽,这人年幼就登上那个位置,温文尔雅但冷心冷性。而今轻易却与一陌生人熟稔至极,实在
                是怪哉,怪哉!
                "锦行,此刻是何时?"
                "寅时左右。"
                "那可要起身?"
                "差不多,往日我也该起来温书了。"
                宋珩眼神温柔,"那便一起。"
                "不过锦行睡姿,实在略需调整啊。"说罢,刻意摸上自己整齐的发冠。
                石锦行摸了摸自己的满肩秀发,心跳了跳,慢条斯理将发整理好。
                莞尔:"的确是该调整调整,让珩兄见笑了。"
                向安瞧着两人的背影,只觉琴瑟和鸣,他不由心惊肉跳。
                这人,怎地越发像一个女子了。
                腹诽归腹诽,向安端起一碗漆黑汤药至宋珩面前,"公子。"
                宋珩皱眉,"我不是好了吗?"为何还要喝这难喝的药。
                "不喝,端走端走。"
                石锦行瞧这人皱起眉来苦大仇深,像极幼年养在她庄上调皮的王姓小子,一时忘形,接过向安手中的药碗,"大郎,起来喝药啦!"
                说罢想起书中上下,越发想笑,偏又不想让宋珩明白,直憋得满面通红。
                “大郎?”先皇不止生有他一子,大郎?若是大皇兄,不提也罢。又说来,母妃膝下仅他一子,按民间说法,的确可称。不对,锦行怎能知道他的身世,不通不通。
                一念及此,他便问:“锦行称我为大郎,为何?”
                “嗯,方才我想起家乡邻居,那邻居英俊无比,家中靠叫卖炊饼为生。”石锦行一本正经,胡吹乱侃,“这邻居娶了一妻,貌美,贤惠非常。我这邻居啊,从小就害怕喝苦药,有一次他生病了,他妻子便好言相劝,说的便是‘大郎,起来喝药了’。”
                “我瞧你怕药苦的模样,与那邻居一般无二。”
                料珩兄出生高贵,定未瞧过那本书。
                “是吗?”宋珩狐疑。
                而这时,他见向安面色古怪,心中好奇,“你说呢?”
                没错,向安拜读过近来民间大火的话本,《金瓶梅》。且不止一遍,而是专挑夜深人静的夜晚,一遍又一遍。
                是以他对石锦行敢暗讽宋珩之举,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他也好奇,若是石锦行知道自己面前这人乃是当今圣上,会有何反应?
                不过,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得好。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啊!
                看他如今瞧石锦行的眼神,若知道了,最先陈尸的,极有可能是自己啊!
                于是向安眼神艳羡,赞和:“奴才是觉得,石匡的这位邻居实在是好福分,得妻如此,实在是……”祖辈不幸。
                宋珩见这两人一唱一和,半信半疑,犹豫着,接过石锦行手中的药,在两人含笑的目光中,一饮而尽。
                一碗干尽这碗苦药,宋珩感觉自己的人生到达了巅峰。
                石锦行忍着笑,端来清水。
                “还是锦行贴心。”
                三人围坐火堆烤火,火堆上,煨着气味难闻的汤药。
                若这一生没有如此多的羁绊,闲坐火旁,又何尝不是乐趣?
                “我有一事,想向锦行讨教一二,不知可否?”
                “自是可以。”
                “锦行可知今科盛传的改制一事?”
                今科改制,据传由丞相李甫仪提出。京中盛传改制名义上,改的是科举流程中的亢余积弊,实则是将屠刀挥向了文官集团。但当今圣上并未颁发旨意,此消息多为学子们的捕风捉影。
                “知道。”
                本朝开国皇帝乃是草莽出身,自起义,历经三十年才将元人统治结束,创建大兆王朝。文人,为本朝奠定基业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因而建国初年,太祖曾亲口说出本朝“文治天下”之言。
                元人统治中原达百年之久,在这百年间,元人压制汉人文化,废科举、禁儒义、诗书。那个时期的文人,唯一能写的,居然只能是戏文。因而"元戏"盛极一时,倒也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
                元人统治时期的百姓,苦不堪言。元朝末年,天灾频发,元帝无道,百姓民不聊生,太祖在天南起义时,天下纷纷响应,其中又以文人最为积极。
                要知道,儒义在中原已经存活八百年之久。以往哪个王朝不是奉儒义为尊,元人禁锢儒义长达百年,文人的怒火,足以烧灭这个王朝。
                大兆建国至今已有三百年,儒义在大兆重新焕发生机,甚至进一步发展,文人在大兆度过了最为舒心的日子。另一方面,经世致用在民间大行其道,每一个大兆百姓都将考学作为毕生梦想。一时间,文官集团空前庞大,根系日深。
                “锦行认为改制一事,是否将行?”改制一事,他与左相筹谋良久,此次风声便是左相特意放出,用以造势。
                这是他亲征以来将颁布的第一条重要政令,他很想知道其他人的看法。虽不知锦行作为女子为何要参加科举,但她一定有自己的看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0 09:34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0 13:0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