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吧 关注:45,514贴子:1,385,518

【卫聂王道】小短篇/段子合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师哥小庄镇楼
以后段子和小短篇都发这儿啦,以前的不重新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1 07:50
    盖聂是个做车模的。

    ……别误会,不是做汽车模特那个车模,是做汽车模型的那个车模。

    话说盖聂是从十一二岁开始就跟着他爸学着做车模的,可惜在他即将上大学那段时间里,他父亲检查出了绝症,几乎掏空了家底。

    为了凑足医药费,盖母不得已将盖父这些年攒下来收藏的车模都拿出来让盖聂找客户卖了。

    其实在当时,模型爱好者毕竟不多,盖母说是让盖聂找客户卖车模,不过是为了让盖聂心里有个安慰罢了,对于能卖出多少并没有什么期待。

    可是没想到,盖聂过了几天居然带回来一个和他年龄相近的少年,大手一挥把家里存着的千百个模型都包圆了,最后留下盖母一脸懵地捧着一张十余万的存折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十万对于盖父的病并没有什么帮助,甚至偶然得知自己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模型全卖掉了之后,他的精气神大不如前。在某一个云深月暗的夜晚,盖父服食了大量安眠药,从此一睡不醒。

    亲戚朋友来慰问孤儿寡母时,一致认为盖父是不想拖累家庭,让妻儿在将来至少还能有个安身之处,所以才寻了短见,然而盖聂私下里认为,他父亲可能是没承受住打击一时想不开………………

    安葬了父亲后,盖聂捡起了盖父的手艺,开始自己做起了车模,而盖母经历了此遭大变后,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也没有以往利索了。

    家庭的重担从此由盖聂扛了起来,而再怎么艰难,他还是去读了大学。

    他读大学时,在网上注册了一家网店,还特意给他做的模型注册了一个品牌,叫从纵,就这样半工半读磕磕绊绊地读完了大学。

    之后,随着做的时间长了,虽然他的车模价格因为手工制作的缘故要比别家稍微高出一些,但因为这些车模都十分精致,深受收藏者的喜爱,渐渐的也就有了些名气,价格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也因为他是小本经营,网店客流量并不大,抢不了那些大品牌的生意,所以大品牌也不会特意找他麻烦,甚至有几家大品牌还找他设计过几款车模。

    近年因为经济发展,买房买车的人越来越多,也就多了一批房模收藏者,所以盖聂开始学建筑学装修学,准备也做些房模试试水。

    新的模型一上架,就有个老客户私戳了他。

    木横:你这是打算转行了?

    从纵:以前的车模还会做,就是以后也做一下房模。[微笑脸]

    木横:那行,我去下个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1 07:52
      [五分钟后]

      从纵:……十个会不会有点太多?

      木横:不会。

      从纵:只是你下的单都是比较大件的,你也有不少车模,家里会不会放不下?

      木横:别担心,我房子多。你放心发货就行。

      从纵:……好。

      卫庄放下手机,想了想,起身走出办公室,找到正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的白凤,踢了一脚凳子腿。

      白凤惊坐而起:“谁?谁啊?没见别人…………”正在睡觉吗?

      看到板着一张脸的老板不敢说话.jpg

      求助!上班摸鱼被老板发现了怎么办?在线等!特别无敌究极急!!QAQ

      白凤小心地站起来,像极一个上课突然被点名的学生,尴尬地笑道:“老板啊……”

      卫庄其实并没在意这家伙开小差,他用人更注意能力,而且白凤在大事上也从来没有含糊过,于是他点点头开口:“你替我去网店下个单。”

      白凤:???

      话题转得有点快我都反应不过来!

      白凤沉思一下,迟疑开口:“就……下一个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1 07:53
        “今天先把订单下了,我待会发你链接和钱,过几天还需要你出面做些事。”

        “好的。”

        盖聂的网店很快迎来第二个看房模的客人。

        宝鸽鸽一号:你这里的别墅模型都是自己设计的吗?

        从纵:是的。

        宝鸽鸽一号:好,我先买一件看看,祝你生意兴隆

        从纵:谢谢。

        宝鸽鸽一号: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盖聂看着屏幕满脸疑惑。

        一周之后,白凤听从上司的指挥,第二次联系盖聂。

        宝鸽鸽一号:店家在吗?

        从纵:在。

        宝鸽鸽一号:是这样,店家你接受定制吗?我这边公司是做房地产的,上次从你这里买的房模我给老板看过,老板很满意,所以想请你来替过段时间公司要预售的楼盘做一下模型

        从纵:……楼盘模型?

        宝鸽鸽一号:是的

        从纵:这个可能和我做的房模型不一样,而且楼盘模型有大品牌做的,也比我手工做要优惠很多。

        宝鸽鸽一号:我老板知道,但是他说那样做出来的模型没有灵魂,一定要手工的,觉得你这里的手工模做的最好。所以店家你接这个单子吗?

        宝鸽鸽一号:价格好商量的

        从纵:主要是楼盘模型和我做的房模不太一样

        宝鸽鸽一号:老板说你的房模做得很精致,楼盘模型肯定能做得更好,老板相信你

        宝鸽鸽一号:店家,我看你的发货地和公司是同城的,不如我们当面谈吧!你看是我把公司地址发给你来公司谈,还是在外面选个地方?需不需要把你的地址告诉我,到时候我这边也能让人去接你?

        从纵:…………在外面选个地方谈就好,我会自己去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发展到当面聊生意的状态的?直到盖聂到了那家咖啡厅门口,他也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卫庄仔细地理平西装上的褶皱,又松松领带,让自己显得随性一点,想了想,抽一张纸巾把皮鞋擦了一遍。

        白凤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老板,你这是谈买卖还是打算求婚啊?要不要我去帮你订一束玫瑰花?”

        卫庄:“闭嘴,他来了。”

        白凤:………………

        [三人互相介绍聊楼盘模型订做过程跳过,不然这个段子太水了]

        聊到一半,卫庄轻叩了一下桌面,白凤心领神会地起身,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去一下洗手间,盖聂先生,你继续和我老板聊就可以了。”

        盖聂:…………

        其实盖聂看到他们俩的小动作了,但也只能装看不到,所以他们真的是来聊订做楼盘模型的吗?

        盖聂开始思考回绝的可能性。

        卫庄:“你——还是没认出我?”

        盖聂:?

        所以这意思是应该认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1 07:55
          卫庄不悦地皱眉,提醒道:“十二岁那年,你参加了一个夏令营活动。”

          盖聂:…………(说起来好像是参加过。)

          卫庄继续提醒:“那次夏令营最后有个比赛,你拿了第一。”

          “……”

          “很不巧,我是你后面那个第二名。”

          盖聂:…………(好像是有这事,但第二名是谁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卫庄:………………(果然忘了,结果只有我记了这么多年!)

          卫庄心塞地吐口气,换了另一件事:“那么在你读大学之前,买了你的一千多个模型的人,还记得吗?”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因为那人也是我。”

          盖聂迟疑地看了看卫庄的一头银发:“真的?我记得当时你头发是棕色的…………做房地产,那么容易让人变老吗?”

          卫庄:………………

          会不会说话?你不要以为我喜欢你就不会揍你了!!你这叫恃宠而骄!!!

          事实上,因为卫庄遇上盖聂之前就没输过,不管做什么都是同龄人中最好的那个,所以自从那次输给盖聂后就一直耿耿于怀,至于盖聂则是结束夏令营时就把这事丢到脑后了。

          卫庄一直记着这事儿,离开夏令营后也想找到盖聂再和他比一次,结果可想而知,没遇上。虽然之后他依然是他圈子里同龄人中的领导者,但这件事一直横亘在他心头无法忘却。

          所以几年后他坐车路过一个街角,偶然瞥到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时,才会不由自主地让司机停了车。

          当时看见盖聂身前摆着的各种车模,卫庄在心里很是嘲讽了一番,大概就是赢了我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要在路边摆摊,结果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味,这算起来不就是自己连个路边摆摊的都不如吗?

          卫庄瞬间脸又黑了。

          然后他上前大手一挥:“这些东西我都买了,以后你不准再出来摆摊,太难看了。”

          盖聂:………………

          于是想着家里还有一大堆模型的盖聂,很老实地回答了一句:“我家里还有很多模型,所以没卖完之前我要一直卖的。”

          “…………”卫庄恼羞成怒,“所以我说都要了!你有多少我要多少!总之你以后不许摆摊!”

          盖聂:………………

          后来,卫庄带着一千多个车模回家,把他爸妈惊得不轻。

          卫母:“儿子,你这是做什么啊?”

          卫庄一脸认真:“为了面子。”

          卫母:??????

          而回了家的卫庄依旧不放心,总担心盖聂会不守信用继续街角摆摊,所以他雇了个人偷偷在盖聂家门口安了一个微型摄像头,又让那人装作物业的进门在盖聂家客厅也安了一个。

          所以……这难道不是犯罪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1 07:58
            好像要被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1 08:04
              以下小剧场
              ————————————————————————
              盖聂回家后,把那两个微型摄像头找了出来并且拆掉摧毁,然后他松了口气。
              ————————————————————————
              卫庄在局子里被拘留教育了半天,因为认错态度良好,然后被放出来了。
              虚心认错死不悔改.JPG
              ————————————————————————
              白凤在局子外边等着接老板等了半天,越等越慌。
              “所以老板到底是怎么和人谈生意把自己谈局子里去的???”
              白凤惊慌到啃爪爪。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1 08:04
                上面有一层被隐藏了,手机的要记得点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01 08:07
                  然后是六一的贺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01 09:30
                    当秦时里的每个人身上都有某种动物的耳朵和尾巴后,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如果说小庄的是汪汪,师哥的是兔子,那么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聂儿,他叫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师弟了。”

                    卫庄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盖聂垂在脑袋两旁长长的耳朵,不屑地冷哼一声:“一只兔子,也配当鬼谷传人吗?”

                    盖聂:…………

                    鬼谷子:“……那么你们现在就比一场吧。”

                    盖聂:“是,师父。”

                    然后聂兔子毫不留情地把卫小汪揍了一顿。

                    鬼谷子表示极度舒适。

                    卫庄在鬼谷待久了之后——

                    有一次他和盖聂一起进林子砍柴,回去的时候走着走着觉得路不太对,可能是不想直接喊人,但也有可能是一路上看着那兔耳朵一直在晃弄得他心痒痒,于是他就上手把兔耳朵扯住了:“师哥……”

                    话还没说完,那兔耳朵嗖的一下就从手心里溜走了,就见那人猛地回身,感觉全身上下的毛都炸起来了,一对耳朵竖得笔直,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惊色。

                    两人一瞬间相顾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一个呼吸,也好像隔了三秋,卫庄看见竖着兔耳朵的盖聂发现他没有下一步动作后又把耳朵往回耷拉下去,尾巴不由得左右摆了摆。

                    这……好像有点可爱啊………………

                    盖聂冷静地理了理耳朵上刚被抓乱的毛,仿佛刚刚那只受惊兔子不是他一样:“什么事?”

                    卫庄回神,看着盖聂白色的耳朵尖上的一戳黑毛差点一句“你这兔耳朵啥品种”冒出口,还好临到关头他忍住了:“师哥,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盖聂疑惑地左右看了看:“有吗?”

                    卫庄指了指某棵树上划着的痕迹:“我们刚刚已经路过这棵树了,这是我划的,我们绕了一圈。”

                    盖聂:…………

                    “…………所以是真迷路了?”

                    “……没有,我是要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卫庄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山洞无言,然后他看见盖聂在山洞里转了一圈,从某个角落扯出来一块毯子。

                    盖聂:“这是我以前放在洞里的毯子,我们在这休息一晚,等明早师父自会上山寻我们。”

                    卫庄看着毯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想了想开口:“你都能找到这个以前来过的山洞,怎么就找不到回去的路?”

                    “…………其实这山里的山洞,几乎每一个都放着块毯子……”

                    “…………”狡兔三窟???

                    夜已深,两人生起火堆取暖。

                    忽明忽暗的火光下,卫庄看着盖聂垂在两旁的耳朵,想起白天那只炸毛兔子,不免觉得自己师哥实在是有点……有点有趣。

                    尾巴忍不住又开始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1 09:31
                      所以你装高冷能不能把尾巴压一压,你尾巴都摇成一朵花了!所以你原来真的是汪不是狼吗?是会摇尾巴的吗?以前你那半死不活的尾巴是我记错了吗?

                      唐七表示,老夫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尾巴摇得这么绚丽多姿的!

                      看着卫庄越走越远的身影,唐七回头对属下叮嘱:“卫老大心情那么好,待会肯定有要庆祝的事情,你们都警醒一点,莫要误了卫老大的事。对了,去找点能庆祝的事物……找些火硫石吧。”

                      “是。”

                      火硫石在夜空炸开,留下满天的绚烂,映照着站在天枢屋顶的两人面容更加精致。

                      卫庄看着盖聂垂着的兔耳不断前后摇晃,想了想,又在那遗失的锦帛上记上一例,垂着耳朵前后摇晃,是师哥很开心。

                      看来兔耳朵语尚有不断研究的空间呢~

                      而盖聂看着卫庄摇得欢快的银白大尾巴,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

                      原来小庄也很开心啊。

                      之后韩国遭遇变动,韩非在秦国身亡,流沙溃散,而且盖聂还鸽了和卫庄的三年之约!居然鸽了!

                      卫小汪特别生气,决定以后再见到盖聂绝对不把尾巴摇给他看!

                      之后师兄弟终于又在机关城重聚,然后卫庄身后的手下们发现,他们老大自从剑圣出现之后,尾巴就开始摇动起来……

                      流沙众:我眼花了???

                      墨家众:这什么情况??

                      然而没有给两边人太多思考的时间,那俩师兄弟已经一来一回开始调……开始打架了。

                      卫庄越打越觉得生气,虽然他尾巴依然摇得欢畅。

                      “你放弃鬼谷,放弃天下,放弃一切,就是为了保护这群**?”

                      盖聂满脸平静,垂着对兔耳朵略偏后:“你什么也不肯放弃,又得到了什么?”

                      卫庄:“…………师哥,我们这次可要认真打一场了。”一剑横扫。

                      盖聂拿剑格挡,耳朵依然后垂着:“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大的对手。”

                      “…………你胡说八道!你耳朵都没竖起来!你根本没认真打!”

                      盖聂一怔,垂着的耳朵微微向前,然后很快摆回平常的位置:“我没有小看你,小庄。”

                      “你耳朵都没竖!”

                      “……那小庄你一直摇尾巴没停过,你也没认真。”

                      “!!雨女无瓜!我的尾巴我想怎样怎样!”

                      “小庄你怎么可以这个亚子。”

                      “……师哥你好幼稚。”

                      “你也幼稚。”

                      兔耳朵前后晃了两下,然后停下来了。

                      卫庄:…………

                      算了看你刚刚又委屈又害羞又开心的,我就不生你爽约的气了。

                      停手了。

                      围观的群众们:………………

                      不是说好的鬼谷纵横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吗?这是几个意思?这两个幼稚鬼是谁???

                      离开机关城后,墨家和流沙的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然而他们不知道,噩梦还只是开始。

                      事实上,当墨家和流沙得知要和对方合作时,两边其实心里都是满满的拒绝,原因无他,就是没眼看。

                      至于没眼看的对象是谁就不必说了吧。

                      之后为何纵横会一起去噬牙狱救了人后又跑农家去,墨家据点根本没待几天,很大程度上,一是流沙众人对一天到晚狂摇尾巴的老大看不下去,二是关于墨家……

                      某个墨家弟子路过看到纵横两人在商量事情,对流沙头子摇成花的尾巴好奇地看了一眼。

                      卫庄掂了掂鲨齿:“要知道有人就是因为看了不该看的,才会丧命。”

                      墨家弟子:……

                      盖聂兔耳朵上下摇了摇,语气颇有些无奈:“小庄,你莫要惹是生非。”

                      “!!你居然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说我!”

                      “…………”

                      “你说我摇尾巴是给谁看的?!”

                      “……好吧,给我看的。”

                      “所以他一双眼睛瞎瞥难道没错吗???”

                      “……嗯,不对。”

                      “那你还说我!下次尾巴不摇给你看了!”

                      “好了,别生气了。”

                      “哼!”

                      银白的大尾巴顿时摇得更快活了。

                      至于那个墨家弟子,早在两个人吵起来的时候就偷溜走了。

                      墨家众统领商量:“为了弟子们的安全,还是想个法子把纵横支出去吧……”

                      于是聂兔子与卫大汪就手牵手欢欢乐乐地继续去荼毒农家弟子们去了,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1 09: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01 10:47
                          从微博到贴吧又看了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01 11:54
                            好可爱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01 11:58
                              ^0^~阔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01 14: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01 20: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02 16:2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02 18: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02 20:34
                                        这个小庄怎么这么蠢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02 23:44
                                          小庄你怎么可以这亚子。我我我... 怎么这么有爱的两个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05 21:33
                                            云梦,鬼谷。
                                            鬼谷子在书房阴沉着脸看着一地散乱破碎的竹简,颤抖着从一地狼藉里挑出几卷尚还算完整的。
                                            根据现场遗留的线索,鬼谷子提溜出来了嫌疑犯甲和乙。
                                            鬼谷子压着满肚子火气,指着书房一地破烂,问:“这是你们谁做的?”
                                            卫庄&盖聂:………………
                                            默不作声.JPG
                                            鬼谷子长出一口气:“不说是吧?”
                                            于是他先问卫庄:“是你做的你就点头,不是你做的你就摇头,是不是你做的?”
                                            卫庄乖巧地摇摇头表示自己的清白。
                                            鬼谷子转头又问盖聂:“是你做的你就点头,不是你做的你就摇头,是不是你做的?”
                                            盖聂眼神躲闪,不点头也不摇头,脸上满是无辜和委屈。
                                            鬼谷子:………………
                                            心里已经有了结果.JPG
                                            鬼谷子反手一个巴掌拍卫庄脑袋上,怒骂:“我就知道是你这混小子做的!你还敢冤枉你师哥!!欠打!!!”
                                            莫名其妙遭受无妄之灾的卫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8 11:07
                                              太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8 12:44
                                                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9 19:00
                                                  资深黑粉发言!!!
                                                  我现在在卫聂粉圈,已经打入了敌人内部!!!
                                                  资深黑粉就是这么嚣张!!
                                                  我还要写段子嚣张!!



                                                  众所周知,娱乐圈影帝盖聂和流沙财阀大老板卫庄在一起了,这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把影帝的铁粉颜粉真爱粉**粉僵尸粉都炸出来了,中心话题只有一个——那个满身铜臭味的老男人配不上我家美颜盛世如神仙般的哥哥!还我哥哥!!*!!!

                                                  流沙的股票一路狂跌,员工们忙得焦头烂额,而他们话题中心的大老板,正在自己家里,捧着手机刷着微博,气得身体微微颤抖。

                                                  “师哥!”卫庄拿起手机控诉,“你看你这些粉丝,她们说我又黑又丑!!”

                                                  盖聂:“说说而已,就是气急了。”

                                                  卫庄:“我知道……但是我最气的是她们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就是因为我比***你丑还没脖子可以衬托得你更好看,说你根本不喜欢我,都是我逼迫你和我结婚的!!!!”

                                                  盖聂安慰:“粉丝们没见过你,你流传在网上的照片又都是高糊的路人照,她们才这么说的。”

                                                  卫庄忿忿不平:“等我拍一组高清精修美图放到流沙官网上,堵住这些黑子的嘴!”

                                                  盖聂笑着摇摇头。

                                                  卫庄沉思一下,问了盖聂一句:“所以,师哥你是因为什么才同意和我结婚的?”

                                                  盖聂抬眸:“想知道?”

                                                  卫庄:“对!”

                                                  盖聂低头一想,轻笑道:“那大概是因为你长得宽,和你站一起能显得我身材比例更好……吧~”

                                                  卫庄:“!!!”

                                                  “没爱了……”卫庄站在小板凳上,脖子套着根系在晾衣杆上的绳子,一脸悲愤,“师哥你要是不把刚刚那句话撤回我现在就吊死给你看!”

                                                  盖聂很淡定:“小庄,别闹了,晾衣杆太细,撑不住你的。”

                                                  卫庄:“!!!你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

                                                  盖聂叹口气:“爱的爱的,晚上我们吃面……加荷包蛋,怎么样?”

                                                  “………………那我要加两个荷包蛋,还要加一根王中王火腿肠!”

                                                  “好。”

                                                  卫庄委委屈屈地下了板凳。

                                                  盖聂看着一场闹剧停歇,眼神温和,笑着说了一句:“小庄,你要知道我不会认路。”

                                                  卫庄:“?是的我知道……怎么了?”

                                                  盖聂牵住卫庄的手,凑上前缓缓靠上那个宽厚的肩膀,轻轻柔柔的声音在卫庄耳边响起:“因为自从我找到走向你的路,就再也认不出其他的路了。”

                                                  卫庄:“!!!”

                                                  噗通——

                                                  怎么回事……今天天气也不热啊……怎么脸那么烧呢?



                                                  好,资深黑粉就要说了。
                                                  卫庄他没脖子,还黑,还宽,还重,还头发白得堪比逍遥子,打架前必放狠话,就是打不过也要说狠话,现在霸道总裁人设已经不讨喜了快洗洗睡吧~
                                                  盖聂一天到晚残血还天天拿着把木剑到处浪,深怕别人不知道他内力深厚一样,还到处毒奶别人,带个路也带不好把人带到犄角格拉的小木屋里,简直人民公敌!
                                                  黑粉粉头在这里表示,不会写段子写文的都没脸敢说自己是黑粉,想当黑粉,拿段子和文出来说话,不然黑粉粉头拒绝!
                                                  好了,资深黑粉发言完毕~



                                                  盖聂:说起当黑粉……我好像能有一点发言权?

                                                  鬼谷是个小门派。
                                                  是我生平仅见的武学奇才。
                                                  盖某无力对抗全军。
                                                  幸好你的聚气成刃只用了四成功力。
                                                  blablablablabla………………

                                                  自黑鼻祖·毒奶王者·盖聂:我能加入吗?也可以顺便给你们奶一口。

                                                  ……
                                                  ………
                                                  …………
                                                  ……………
                                                  告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31 11: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31 14: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01 08:14
                                                        这还是盖聂卫庄都还小的时候发生的事。

                                                        那天鬼谷子下山溜达,听到某家一位老大娘在明损暗秀自己的乖孙女:“你们说说我这个孙女,我这老骨头一大把年纪了,还总是编花环让我戴,我又不是小姑娘了哪还会喜欢这种东西。”
                                                        她旁边的老姐妹们看着她头上的鲜艳花环和被梳得一丝不苟的小辫儿,齐齐敷衍点头:“嗯,嗯,对。”
                                                        老大娘继续:“而且她每天起床都非要亲亲我一下,说什么我最喜欢奶奶了,真是没羞没躁的。”
                                                        换来的是一串毫无灵魂的回应:“嗯,是,没错。”

                                                        想拉黑。

                                                        鬼谷子因此上了心,虽说花环太骚包了他没兴趣,但是向小徒弟要亲亲他可有兴趣了!!养徒弟不就是拿来玩的吗?

                                                        他兴致勃勃地回了家,正好迎面就遇到了卫庄小崽。

                                                        鬼谷子把小徒弟叫住了。

                                                        崽子一本正经地仰头看他:“师父,有什么事吗?”

                                                        鬼谷子蹲下身,笑得一脸慈祥:“小庄啊,为师平时对你怎么样?”

                                                        卫庄小崽直觉这问题不大对,狐疑地看着似乎不怀好意的鬼谷子。

                                                        “很好对不对?”鬼谷子很兴奋地把脸凑到崽子前面,十分期待,“所以快亲亲师父感谢一下~”

                                                        卫庄:…………

                                                        崽子皱眉看看鬼谷子橘子皮般的老脸,心里默默拿自家师哥粉嫩柔软光滑的可爱小脸蛋对比了一下,然后特别嫌弃地撇过头:“不要!”

                                                        卫庄熊崽不愿受辱地跑开了。

                                                        鬼谷子:………………

                                                        *!老子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徒弟!!不行还是好气!!!

                                                        于是——

                                                        “聂儿~”鬼谷子笑得一张老脸像开了花,“师父平时对你好不好?”

                                                        软萌的小团子不明所以地歪头思考了一下,然后乖乖点头:“师父对聂儿很好。”

                                                        鬼谷子把脸稍微凑近一点:“那亲亲师父感谢一下~”

                                                        盖聂眨眨眼,看着鬼谷子满脸的期待,就朝鬼谷子伸出自己短短的两只手臂:“那师父你再蹲下来一点。”

                                                        然后糯米小团子就搂住鬼谷子的脖子,在他脸上盖了一个带着奶香味软软暖暖的亲亲,然后乖乖地蹭蹭脸,轻轻道:“谢谢师父~”

                                                        鬼谷子一瞬间觉得心都化了,不由自主地就抱着盖聂香香软软的小身子不停地蹭脸。

                                                        这是什么绝世好徒儿!!太乖了太乖了太可爱了太值了!!!

                                                        ***的鬼谷一代收两个弟子!老子这辈子这一个徒弟就够了!!开心得魂都飞了!!!

                                                        盖聂默默推推鬼谷子,小声道:“师父,胡子好痒……”

                                                        然而鬼谷子已经开心得丢了魂。

                                                        所以当卫庄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房间昏暗处,一个高大人影紧紧困住盖聂,而自家师哥还在不停挣扎!!!

                                                        崽子登时就怒了,跳上去就是一声暴吓:“呔!哪里来的恶贼!!放开我师哥!!!”

                                                        鬼谷子:…………
                                                        被吼回魂了。

                                                        然后他就准备开始清算了,提起发现自己闹了乌龙的小徒弟,一脸冷漠:“臭小子。”

                                                        卫庄虽然一发现是师父觉得有点尴尬,但是刚刚他一检查发现师哥脸上红了一块,摸着还有点烫,他顿时更怒了!

                                                        “哼!”

                                                        而放到地上的糯米团子看见师弟被师父拎住领子提起来,心里就有些慌了,扯扯师父的衣角想要师父消气,又担心师父抓不稳摔了师弟,就又跑回去张开小手臂随时接着师弟。

                                                        鬼谷子:…………

                                                        能怎么办?虽然他不可能抓不稳,但要是真不小心,就是摔了两个徒弟……

                                                        默默把熊崽放下了。

                                                        卫庄下地就伸手把盖聂牵过来了,看着那粉嫩嫩的小脸上那块格外显眼的红,越看越气,转头对鬼谷子就是质问:“师父你就知道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鬼谷子表示不和熊崽计较:“我可没有欺负聂儿,而且刚刚聂儿亲亲我了,你之前又不肯。”

                                                        “!!!”卫庄看看盖聂的小脸,又看看鬼谷子的老脸,更气了,“我才不要亲老男人!”想想刚刚鬼谷子的话实在气不过,抱着旁边的盖聂就是一口啾上去,回头恶狠狠地放话,“我只亲师哥就不亲你!”

                                                        鬼谷子:…………

                                                        熊崽抱得太紧,盖聂挣了一下挣不开,看鬼谷子的脸色又担心他生气,软软地说了一句:“师父,不要生气……”

                                                        鬼谷子顺气.JPG

                                                        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

                                                        然而卫庄看看即将消气的鬼谷子,又看看盖聂脸上一直消不下去的红印子,不开心了,这次掰过盖聂的脸低头直接一口啾到了嘴上,然后转头对着鬼谷子的表情格外嚣张:“哼!”

                                                        鬼谷子:!!!!!MD!
                                                        #这种徒弟留着过年吗??#
                                                        #不如直接卖了吧还能补贴家用!#
                                                        #买到穷山僻壤山沟沟里给老寡妇当童养夫去吧臭崽子!!!#



                                                        叩——叩——叩——

                                                        “鬼谷先生是吗?有人举报你涉嫌拐卖幼童,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鬼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01 16:30
                                                          鬼谷子好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8-01 19:42
                                                            楼主写得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0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