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时c丶吧 关注:1,035贴子:10,965
  • 6回复贴,共1

小说推荐《锦时迷途爱未晚》 全文免费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简介: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礼上。 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回复
1楼2019-05-28 22:12
    我简直不敢置信,愤恨地质问,“搞坏我的名声,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她笑得越发得意,宛如一个胜利者,“你让整个宁氏变成了别人的笑料,你爸气的要和你断绝关系。而我,刚好怀孕了,等你爸和你断绝了关系,整个宁氏都会是我的,你和你那可怜的妈,只会是一个下场!”
    她竟然怀孕了!
    我的情绪彻底崩溃,一股怒火从心头迅速蔓延,几乎炸裂。
    “宋佳敏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真会算计!真狠!!”
    在某个瞬间,真的恨不得杀了她。
    我抓起一旁的包包就往电梯口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新闻撤下去。
    不止是会影响到程锦时,要是让妈妈看见,可能又会影响到病情。
    我心急如焚,边走边给有点交情的媒体朋友打电话,结果对方告诉我,来不及了。
    刚挂断电话,屏幕上方就弹出一条新闻:与宁家千金一夜风流的“牛郎”,身份惊人……
    看了内容后,惊得我手一软,手机“啪嗒”一声,砸向地面。
    我愣在原地,这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也太离谱了。
    下意识的不相信,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浑然天成的衿贵气质,确实不应该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副总。
    程锦时也许真的如新闻所说的一样,是南城程家的独生子。
    程家拥有东宸集团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而东宸集团,至少占据了南城商业的半壁江山,可想而知程家的显赫。
    我爸的公司和他们一比,就有些可怜了。
    想必宋佳敏也看见这条新闻了吧,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不知道她是不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我突然希望这是真的,心里更是升起一丝快感。
    我回过神,蹲下去捡起手机,一辆黑色别克疾速驶来,我措手不及,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一步,别克猛地急刹,停在了我身前。
    车窗降下,程锦时讳莫如深的睨着我,抬了抬下巴,“上车。”
    我堪堪稳住身体,深吸一口气后上车,主动解释,“对不起,我没想到照片会……”
    他冷冷地勾了下唇角,“报复是么,宁希,你还是头一个敢这么玩儿我的。”
    我捏着手心,哑口无言,半晌,才提心吊胆地道:“你放心,新闻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快解决,也不会因为这件事缠上你。你在宁家利用了我一次,这一次,就算是……”
    他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冷漠地打断道:“结婚吧。”


    回复
    3楼2019-05-28 22:13
      小说推荐《锦时迷途爱未晚》 全文免费阅读
      第4章:你越界了轻飘飘的三个字,砸得我大脑发懵,甚至怀疑自己听觉出现了问题,不敢置信地确认,“什么?”
      他薄唇轻启,连口吻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淡淡地重复,“我说,宁希,我们结婚。”
      他说的是,我们结婚。
      不是结婚好吗,嫁给我好吗,都不是。
      他清楚而笃定,我一定会答应他。
      不管是为了狠狠地打宋佳敏和我爸的脸,还是为了救我妈。
      再或者……因为那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我喜欢他。
      到底哪个原因更重要,我一时想不出答案,但又比谁都清楚,如果换一个人,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我抱着一丝期盼的想着,他主动提出结婚,也许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
      然而,我错了,错的很离谱。
      我沉默间,他不疾不徐的点了根烟,嗓音清冷,“你为了报复,爬上我的床,同样,现在你妈妈需要手术费,你和我结婚,我出钱。条件是,我们之间的婚姻,只谈钱和性。”
      三言两语,彻底碾灭我心里可笑而幼稚的期盼。
      我敛下情绪,也努力像他一样淡然,“我图钱,那你呢?”
      一场交易,总得双方都有利可图才对,可我一无所有,没什么可图的。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霎时间觉得分外难堪。
      他已经把话说的那样明白了,只谈钱和性,既然我图钱,那他自然是……
      以前偶尔也想象过自己未来的婚姻,想了很多,唯独没想到,我的婚姻竟然和爱情任何关系。
      哦,如果单方面的爱情也算,那也许有。
      我自嘲的笑了笑,应道:“好。”
      下午他就带我去领了证,见了他的家人,甚至,搬进了程家给我们准备的婚房。
      没错,他真的是南城程家的独生子。
      婚后四年的日子里,他说到做到,一场婚姻,当真只有钱和性。
      我起初不死心,想要能够温暖他,却发现只是痴心妄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我的态度,比结婚前更差,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冷漠而疏离。
      今晚,我在客厅亮着一盏壁灯,看着深夜档的狗血剧等他回家。
      和这四年来的每个夜晚一样,哪怕明知道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还是想让他知道,无论多晚,家里都有人在等他。
      凌晨时分,我睡意渐浓,蜷在沙发上缓缓阖上双眼。
      睡得昏昏沉沉时,有股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我正想推开他,“你,回来了……”
      灯光昏暗,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他没作声,一把将我捞起来,阔步上楼,把我从沙发抱到了床上。
      我用力咬着唇,没别的,我就是……想要个孩子了,想要和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一抹淡淡的香水味窜进我的鼻腔,我意识回拢,声音发颤,“你见她了?”
      上周三,我看见过宋佳敏给他发短信,虽然只看见了前半截,但很明显,已经不是头一回联系了。
      只是,我没有立场问他,只能掩饰掉所有的难过和失望。但是,现在这抹宋佳敏最爱的用香水味道,似乎打碎了我的理智,我还是问了。
      他抽身而出,声音极淡,“宁希,你越界了。”
      是了,在他看来,这场婚姻说好听点是场交易,说不好听的,我不过是个为钱卖身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他的任何事情。
      我忍着胃部莫名传来的一阵疼痛,装作不经意的抬手,抹掉眼角的湿润,故作淡然,“锦时,我只是想提醒你,就算我爸正在和宋佳敏走离婚程序,她也是你岳母。”
      对,听说我爸和宋佳敏要离婚了,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关心。
      他不甚在意地笑了声,透着丝讽刺的味道,“多谢你的好心。”
      话落,他随手围了条浴巾,就去了浴室。


      回复
      4楼2019-05-28 22:13
        想看完整版
        在公众hao


        回复
        5楼2019-05-28 22:14
          号:海盐书阁
          回复:43


          回复
          6楼2019-05-28 22:14
            43


            收起回复
            7楼2019-07-09 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