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all黑子吧 关注:171,259贴子:2,943,665

【原创】《赤黑:我的主人妄图非礼我▼_▼》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黑子哲也和赤司征十郎具体是什么关系,宅子里的人也不清楚。

他们只知道黑子哲也与主人形影不离,恍若光与影。




那么,历年只有两人的绯居之旅究竟会发生什么呢?




大概就只有你我知道了。




——————————————





对就是我,我就是被黑子哲也附身发的帖子存在感为零的萌新▼_▼

虽然手残小白,但如果有文笔上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鞠躬)

因为《月溿素音》还没有被放出来,所以虽然慌的一匹但《月溿》卡文了不想写(话说万一恢复不了怎么破QvQ)



咳。



这篇文的诞生的起始来源于无意间听到帝光双花的歌,感受良多。


原著看的不多所以一直写的架空,对赤黑这一对莫名粉。

没有青黑的羁绊,黄黑的甜蜜,

但是他发现了他,他也拯救了他。



这两个在画风上极为相似的人,在我眼里是名副其实的光和影子。



赤色的热烈和湛蓝的理智,在这两个人身上均有体现。

这两个人,是何等的相似。



于是,
这是短篇,大概两三章就会HE的样子(如果能够控制篇幅的话)


先说好,什么时候完结我不确定哦(❀≖ω≖)✄╰☋╯


《我的主人妄图非礼我》又名《半身》
(其实是因为如果叫《半身》绝对没人肯点进来看!!!



以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3 22:32
    备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3 22:33
      “今天赤司大人去绯居,准备什么随行呢?”
      “你是新来的吧,我们不需要跟随服侍的。”
      “为什么啊?”


      “因为啊,”

      老点资历的仆人压低声音,“赤司大人只允许‘那个人’在他身边。”

      “……”
      “……”









      秋日午后,残夏的蝉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庭院走廊的仆人们兢兢业业的擦拭着朱红的栅栏,顺便聊着主人的八卦。

      说起宅子里最近的大事,最近的就是主人每年必去的绯居,也不得不提那唯一能够随从主人的人。


      虽然有些羡慕他能陪伴在主人身边,可他们这些人倒是也不怎么渴望那个位置。
      毕竟他们的主人,虽然理智和善,却也令人恐惧。



      “你说他是怎么做到一直陪在主人身边的?”
      “谁知道呢,我在这十年也没见过他几次。”
      “诶……”



      在他们身后,平静的气流被某道身影轻轻的搅乱,带起的微弱的风将残夏的热气稍稍驱散了些。
      但聊的火热的仆人们却不曾发现,八卦的中心人物已然从他们面前经过。






      书房


      “哲也。”
      “是,赤司君。”



      黑子哲也平静的注视着仆人们眼中‘令人恐惧的’男人,会意的走到他的身边,将他那铺散开来的长发用簪子固定后,便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辛苦你了,哲也。”
      “哲也不敢。”


      他敛眉,继续揉捏着他的肩膀,而赤司征十郎便也专注于手中的公务不再言语。一时间除了两人的呼吸声,便也只有纸张摩擦的声音在这空间发出声响。




      “……”

      一如既往的忙啊。


      黑子哲也机械的为他按摩,一边在心里吐槽。


      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这个男人修长的颈脖和小半个如玉白皙的侧脸。



      眼前让其他人避之不及、不敢直视的存在,实在俊美。






      不过嘛,他也不是不能理解那些人的想法。

      他想。

      作为这个国家的摄政将军,出生名门、年少谋略雄于诸国,善于刑科政事,不及弱冠战于沙场无往不利……
      这样的人,怎么想都是凶神恶煞、阴险狡诈的形象。




      嗯。

      黑子哲也正了脸色。

      凶神恶煞算不上,阴险狡诈还是有的。
      毕竟哪个政治家的手上能够说清白无垢呢?没有足够的智慧和冷酷,赤司征十郎早就粉身碎骨了。他能理解他这一点。


      黑子哲也默默点头,瞥见旁侧漏斗中的沙子已然流尽,“赤司君。”


      “嗯。”

      专注公文的男人应声放下手中篇幅冗长的奏折,而身后的侍从则顺势捂住他的眼睛,动作相当的的轻柔,却也有恰到好处的压迫以挡住所有的光线。



      天生温凉的体质让黑子哲也的体温即使在夏日也比正常人类低一些。在每日都处于高强度工作的赤司征十郎这里,刚好适合作为人工散热器为他劳累的眼睛提供冰敷服务。



      “赤司君,今年也到那个时间了。”
      虽然眼前的这张脸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但黑子哲也依然敏锐的察觉到他稍微愉悦的情绪,心情也不自觉的轻松也些。




      “啊,我知道。”

      每年最重要的日子,他怎么会忘记呢?

      赤司征十郎将手搭在那个人微凉的手上,感受着由掌心传递的微凉,轻轻的勾起唇角,“哲也的体温,我很喜欢。”


      “赤司君请不要说笑。”

      黑子哲也对他‘登徒子’的动作习以为常,淡定抽出手来,恢复平时冷峻的表情,直挺挺的立在他的身侧,“今天的还有边疆发来的文件没有批示,请赤司君好好工作。”




      “哲也真是严格啊。”
      对他不解风情的反应摇头,赤司征十郎低叹一声,视线便再次转移到堆积成山的公文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3 22:35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面无表情的黑子哲也偷偷捏了捏发红的耳朵,樱色的唇瓣比平时更紧的抿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主人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举动,每次都像在‘非礼’他。

        虽然两个男人之间用‘非礼’有些违和,但他实在找不到什么更好的词汇来描述赤司征十郎的举动了。



        谁能想到,这个人人敬畏的男人会有这样的一面呢?
        对于上位者来说,这种幼稚的小动作实在不能宣之出口。





        但是,这样的赤司君也稍微有些可爱呢。



        黑子哲也转过身将漏斗重新翻转,还残留着那个男人体温的手掌在碰到冰冷的漏斗的时候,温度的流失竟然让他有些失望。



        其实黑子哲也没有告诉赤司征十郎,他的体温也刚好是他喜欢的温热。





        他也,很喜欢他的体温呢。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3 22:37
          我感觉,这帖子要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3 23:04
            dd,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4 05:32
              我喜欢楼楼的文!《月溿》我也超喜欢的!所以,请自信地更下去


              收起回复
              7楼2019-05-24 06:49
                hhhhh人物的心理描写挺到位的,感觉有一种暧昧的暖暖甜甜的感觉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5-24 07:37
                  楼楼加油呀,快点更文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4 11:27
                    dd


                    收起回复
                    10楼2019-05-24 12:33
                      两张票不会凉的只要你不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4 12:41
                        在众人眼中充满神秘色彩的绯居,实则不过是赤司征十郎的私人度假别墅。

                        一年没打扫的那种。




                        当黑子哲也提着行李踏入绯居的时候,赤司征十郎已经提着水桶拿着抹布乖巧状的等着他了。



                        “……▼_▼”

                        每次看见这个出身高贵的男人即使是提着水桶拿着抹布也依旧无比的俊美动人,黑子哲也就觉得肝疼。

                        果然这个世界,长得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怎么了,你的颜表情有些不对。”
                        赤司征十郎见他一脸微妙,眉尖一挑,“我们得开始打扫了。”


                        “是,赤司君。”

                        黑子哲也接过他递过来的拂尘,打开窗户,将遮盖在家具上的白布取下,抱到房子后面的晾衣杆上铺好。




                        昨天他已经将两人的被褥取出来暴晒,把屋子里的摆设粗略打扫了一遍,遮尘布也是新换上好的。

                        毕竟,就算主人想要体验生活,也要为他适当的减负。




                        现在,黑子哲也站在这与世隔绝的木屋旁,大大的吸了一口属于自然的清芳,冷峻的面容似乎也为这景致软化。

                        视线掠过打开的窗子,能看到那个男人正擦拭着角桌上稍有灰尘的瓷器。



                        如同火焰般燃烧的绯色长发,分明看尽人间险恶却依然过分澄澈的瞳仁。



                        说起来赤司征十郎这样强大的人,究竟为什么会热衷于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生活呢?

                        是作为一年中的放松闲暇、是想要体验普通人的生活,或者二者都有呢?




                        “唔……”
                        黑子哲也摇了摇头,将那莫须有的想法抛诸脑后。

                        擅自揣度主人的事情,作为贴身仆人实在是非常失礼的事情。



                        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双颊,黑子哲也拿过旁边的扫把,快速的扫着庭院中的落叶。

                        工作重要,工作重要。






                        “……”
                        呵。

                        从刚才开始一直盯着他,作为仆人的确是严重的渎职。


                        赤司征十郎放下来回擦拭过几十遍的瓷器,捏了捏因为‘不想打扰黑子哲也发呆而不敢大幅度动作而紧绷’的肌肉,看了眼庭院里拿着扫把刷刷挥舞的独属于他的侍从,暗自笑开。


                        他的哲也,总是能够让他感到愉悦呢。



                        赤司征十郎走进书房,拿起桌上的砚台。下面还残留着的轻微的水汽,那是黑子哲也昨天打扫过的证明。

                        虽然他不清楚一年没打扫过的房间是什么样子,但黑子哲也每年都会提前过来打扫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他生来非凡,也不会允许自己的时间浪费在打扫房间做家务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上。

                        至于‘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诸如此类想法,纯属无稽之谈。


                        赤司征十郎作为生来就肩负着的责任和荣耀的存在,这些无聊的‘如果’想法既没有营养,也绝对会浪费他的时间,所以他个人来说是绝对不会花时间想的。




                        如果没有遇见黑子哲也,他绝对一辈子也不会去碰这些仆人们的事情。

                        那么,现在他和黑子哲也单独在这深山老林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赤司君,午膳的时间快到了。”

                        黑子哲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面前,脸庞因为打扫的太过快速而稍有红晕,细软发丝由于沾有水汽的缘故有少许粘在脸颊上。
                        赤司征十郎倾了倾身子,将那带有湿意的蓝发拨到他的耳后,温热的手指似无意的划过他的脸。

                        虽然那手很快的离开,但黑子哲也却感到似有电流划过身体,有些不知所措。



                        不经人事的他只能怔愣的戳在原地,干巴巴的唤着他,“赤司君……?”



                        “嗯。”
                        赤司征十郎眼眸半阖,凝着他的脸,那炽热的瞳仁好像蛊惑的蜜糖一样带着某些色彩。男人上扬的唇角勾起更加深刻的弧度,漫不经心的回应,“我在,哲也。”



                        唔……

                        总感觉,有些脸红心跳的错觉。



                        黑子哲也握了握拳,有些惊愕自己的气力失了大半。

                        “已经到时间料理午膳了,赤司君。”

                        “啊,我知道了。”

                        赤司征十郎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恢复了往日的清明,他看着还有些慌乱的孩子,轻笑着,“那就麻烦哲也为我取些柴火。”


                        “是的,哲也立刻去。”

                        黑子哲也如释重负的溜出门,在外面重重的深呼吸几下,捂住自己节奏紊乱的心脏眉头微蹙。




                        “……”

                        书房里的赤司征十郎目送他逃也似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缓缓的抬起双手,捂住自己微热的脸。







                        ……
                        …………


                        “幸好没有脸红啊。”X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4 15:56
                          继续dd


                          收起回复
                          13楼2019-05-24 20:44
                            水一波经验😜😜😜告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5-24 21:07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2楼2019-05-25 09:40
                                好看,加油^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9-05-25 10:03
                                  楼主……更文


                                  收起回复
                                  54楼2019-05-28 18:41
                                    催更大军来袭,楼主请速速更新


                                    收起回复
                                    55楼2019-05-30 18:42
                                      求更,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9-05-30 19:05
                                        楼楼更文


                                        收起回复
                                        57楼2019-05-30 19:14
                                          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9-05-30 20:54
                                            暗地里怂的一匹的主仆在脸红心跳后,各自平复了心情。黑子哲也定了定神,将宅子旁的树林里昨天拾好的木柴拖出来,拿好火石进了厨房;赤司征十郎则早一步系上围裙,正确认着食材。


                                            于是黑子哲也抱着木柴回来,看到的就是赤发的王系着围裙举着勺子若有所思的盯着桌案上那些食材的画面。

                                            没想到赤司君这样冷峻威严的人,却有这人妻的隐形属性啊等等好像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挡住)




                                            “哲也,你回来了。”
                                            对某个人独特的清浅淡漠的气息极为敏感的赤司征十郎侧身回以一笑,扎起来的绯色长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几下,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开朗起来。



                                            “有什么想吃的吗?”他问。

                                            “京怀石,简单的那种。”
                                            黑子哲也弯了弯眼角。

                                            私下里极其温和儒雅的的赤司君,每次对他微笑的时候,眉宇间都散发着仿佛盈满整个春天的灿烂。
                                            这样的光热,无数次的治愈着他。





                                            “好。”
                                            很好的反应。


                                            赤司征十郎挑眉,对于黑子哲也流连在他身上的视线非常的满意,不动声色道,“哲也先把锅先预热一下,中火就好。”


                                            “我知道了。”

                                            忠心耿耿的随从领命,在锅里舀上水,坐在小板凳上慢悠悠的添着柴火,一边晃荡着jiojio一边默默看着赤司征十郎忙碌的身影,想起了从前的年少轻狂。



                                            其实从绯居之约的初始,是他为赤司征十郎做饭的。
                                            然而由于他做的东西里只有水煮蛋才能称得上好吃,所以顿顿有水煮蛋、日日有水煮蛋、面里有水煮蛋、菜里有水煮蛋、汤里有水煮蛋(对,整个水煮蛋放进汤里)……等等的所有料理全部都有水煮蛋,所以导致很长一段时间赤司君看到水煮蛋就脑瓜疼。


                                            两周后,赤司征十郎看到桌子上切成条状被当做菜的水煮蛋的时候,终于严肃的问了他一个问题。


                                            “哲也,你很擅长水煮蛋吗?”

                                            “是的赤司君▼_▼”




                                            哦。


                                            然后,赤司君就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参考了料理书,从此以后就都是他做饭了。



                                            现在黑子哲也仰头看着他将切块均匀的萝卜放进热水里,熟练的加着令他眼花缭乱的配料,再瞄一眼案板上被切的整整齐齐食材们,罪恶感油然而生。

                                            这样气质高贵如同神祗、天生接受苍生膜拜的男人,他竟然让他吃了半个月的水煮蛋_(:з」∠)_


                                            “赤司君,真是辛苦你了。”
                                            黑子哲也道。

                                            “?”

                                            “不,请不要在意。”
                                            他真是没用的仆人啊。

                                            黑哲也有些伤心。



                                            伤心的黑子哲也将料理端上石桌。

                                            伤心的黑子哲也忧伤的看着它们。

                                            伤心的黑子哲也轻轻的叹了口气。




                                            “多谢赤司君的款待(ง*▼v▼*)ง”
                                            “合哲也的口味就好了。”

                                            于是,伤心的黑子哲也无比安稳的吃完了主人做的料理(???)




                                            “呵~”
                                            赤司征十郎右手撑着脸颊,看着他餍足的神色忍俊不禁。后者面不改色的瘫着脸,对他的视线熟视无睹。


                                            看吧看吧,又不会少块肉。

                                            他们从小就在一起,黑子哲也早就对他的主人稍微侵略性但毫无恶意的视线免疫了。



                                            酒足饭饱的主仆二人动作完全一致的喝着茶水,惬意的欣赏着周围安谧的景色,漫漫的聊着那些日常琐事。
                                            只不过双方都不是开朗的存在,大多数时间都在沉默罢了。




                                            就这样,直到傍晚的风夹杂着秋日的冷意,吵闹的飞鸟匿于声迹的时候,他们才发觉已经闲坐了太长时间。



                                            简单的吃了些晚餐,在黑子哲也洗刷完碗筷后,见证天空由明亮变为黑暗的赤司征十郎将王将的棋子落入棋局,回眸轻笑。



                                            “哲也,我们睡觉吧。”



                                            “我知道了。”
                                            黑子哲也平静的应着。



                                            _____
                                            我可能是史上第一个因为主角们吃什么而卡文几天的辣鸡 总之终于找到既符合赤司征十郎又不是太过平民并且好做一点的料理了,如果我对京怀石的理解有误那就这样吧请大家不要在意细节


                                            下章完结▼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5-30 22:56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9-05-31 01:37
                                                爱了爱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9-05-31 06:10
                                                  催更


                                                  收起回复
                                                  63楼2019-05-31 18:43
                                                    噫惹,妈呀大爱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9-06-01 14:33
                                                      楼主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06-02 21:12
                                                        dd


                                                        收起回复
                                                        66楼2019-06-04 22:06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6-06 20:39
                                                            对主人的习惯心知肚明的黑子哲也在接到命令后闪身进了里屋,提着早准备好的装着换洗衣物小篮子迅速的出现在赤司征十郎的视线中。后者对他过于前瞻性的服侍挑了挑眉,但笑不语。


                                                            他不喜欢别人能够揣度他的心理。

                                                            但如果这个人是黑子哲也,他很高兴。




                                                            木屐踩踏的清脆声音在通往温泉的石子路上不紧不慢的响着,赤司征十郎侧头看了眼跟在他身后的气息浅薄的影子,笑道:“如果没有哲也在,我肯定会很不习惯。”

                                                            “请不要这样说。”
                                                            黑子哲也抬头看着他的侧脸,浅色的瞳仁一如泉水澄澈,“属下必当陪在主人的身边。”


                                                            “……”
                                                            赤司征十郎脚步一顿,身后的人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不悦,却也不知他的喜怒缘由。

                                                            沉默间,两人很快便到了温泉池。在踏入屋门的前夕,赤司征十郎瞥向身后跟着的蓝色影子,“哲也,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要称呼我的名字。”


                                                            “是,赤司君。”黑子哲也回应道。



                                                            这样才对。

                                                            赤司征十郎轻蹙的眉头舒展开来,黑子哲也松了口气,两人便顺着门廊进了更衣的隔间之中。


                                                            放下乘放衣物的小篮子,黑子哲也立在他身后请示道,“请让哲也为您更衣。”

                                                            “我自己来。”

                                                            赤司征十郎摇头,解开角带,黑子哲也当即转过身去,避免窥窃主人身体的嫌疑。



                                                            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着,半盏茶的功夫过去了,赤司征十郎依旧没有离开。黑子哲也有些尴尬,却也不不得行动得更加缓慢,以求他能快些入浴。


                                                            “哲也。”
                                                            “……!”

                                                            赤司征十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稍微滚烫的手搭在他未曾完全褪去里衣的半.裸的肩膀上,激得他有瞬间莫名的战栗。


                                                            “是,赤司君。”

                                                            男人的呼吸极有规矩的灼烧着他裸.露的脖颈,黑子哲也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紧张得飞出胸口。

                                                            这样困窘的场面,让他无比庆幸自己拥有的这张雷打不动的面瘫脸。



                                                            “我先进去了。”赤司征十郎道。

                                                            “是。”
                                                            黑子哲也回应,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
                                                            “……”


                                                            赤司征十郎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听力范围之内,待他走远,留在更衣室里挺直而立的少年才如同受惊兔子般的慌张起来,摸了摸方才被触碰的肩膀,贴着墙壁慢慢滑倒。


                                                            好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黑子哲也拉过宽大的浴巾搭在头上,将自己裹成一个粽子。




                                                            他这样,就好像是对赤司君……

                                                            对他……




                                                            “‘喜欢’吗……”

                                                            早一步进入的赤司征十郎清洗完毕后悠闲的靠在温泉池壁旁,眉头紧蹙。


                                                            那个孩子,刚才竟然表情都没有波动一下。

                                                            莫非是他不够俊美,不够吸引他?




                                                            赤司征十郎垂头看着自己映在水中朦胧的倒影,愈发疑惑起来。


                                                            不,不可能。
                                                            他很快的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他和黑子哲也的容貌颇为相似,再加上从小形影不离,受到的素质教育相差不大。既然他这般喜欢黑子哲也的容貌,那么反过来说,他的脸对黑子哲也的吸引力应是相同的。


                                                            所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为爱烦恼的赤司征十郎带着大大的问号,对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姗姗来迟的黑子哲也进行了现阶段能进行的所有肢体接触,终于在最后他抱起黑子哲也的时候如愿看到了他脸颊上的绯红。

                                                            ————被温泉的蒸汽熏的。



                                                            “哲也,果然每年都会晕啊。”
                                                            嘛,虽然也是他有意纵容。

                                                            赤司征十郎无奈的看着埋在他胸口作鸵鸟状的蓝孩子,情不自禁的弯了弯唇角。


                                                            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名正言顺的、不被怀疑的将他抱在怀里。




                                                            “赤司君请不要取笑我。”

                                                            闷在他怀里的鸵鸟君心里大叫着‘太羞耻了’,一面呼吸着他身上清爽干净的气息,心里开心得很。

                                                            虽然泡晕纯属意外,但他却很享受贴近这个男人的时光。


                                                            唔。






                                                            “如果知道我这样想,他会生气吧。”X2

                                                            主仆二人如此罪恶的想着,赤司征十郎抱着他磨磨蹭蹭的回到了宅子。



                                                            心思缜密的主人为他盖好薄被,将冰袋缠上三层毛巾,放在他的头上。“今天就这样,晚安哲也。”

                                                            “赤司君也晚安。”
                                                            黑子哲也意识朦胧的咕哝道,安心的缩在被窝里睡下了。

                                                            赤司征十郎笑了笑,隔着被子拍了拍他,便不再打扰他的安眠。




                                                            屋外,眼见门外月上枝头,初秋的夜风已然夹杂着丝丝冷意。
                                                            赤司征十郎看了眼隐在暗处的影子们,并没有回卧室安塌,反而去了烛光明亮的书房,那里已经堆满了还未处理的文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9-06-08 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