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247贴子:35,265
  • 11回复贴,共1

7-60. 世界の真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5-21 22:40
    “你们,不曾觉得奇怪吗?”

    哈里森张开沾满鲜血的嘴,向我們问道

    “對为什么你们转移者,能够获得特别的力量”

    我和臂彎中的加藤桑视线重合。

    当然,我也曾抱有疑问。

    明明得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却什么也不去考虑才奇怪。
    那正是刚转移到异世界之后不久,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經常談論的事情。

    不过,那个疑问已经被给予了答案。

    “……那個,不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法则吗”
    “初代勇者曾留下「这里是能实现愿望的世界」这句话吧。”

    我和加藤两个人回答。

    ———这里是能实现愿望的世界。

    第一代勇者留下的这句话,直接说明了这个世界的法则。

    这个世界,會令转移者的愿望化为能力來实现出來。

    “既然是法则,那应该就没有任何抱有疑问的餘地了吧……”

    加藤桑这样回答,我也这样想。

    “不对喔”

    可是,哈里森把這否定了。

    我不由得皱起眉头。

    “你是说初代勇者的话错了吗”
    “不、不是那样的。初代勇者大人,成功到達了这个世界的真理。那句話並沒有错。只是,你们误会了”
    “误会……?”

    也就是说,是解释的问题吗?

    對如同被誘導而發出疑問的我,哈里森问道。

    “为什么只有转移者是例外?”
    “……什么?
    “既然这是法则,就没有抱有疑问的余地。确实是这样。但是,如果这真的是世界的法则,那么不应该适用於所有人吗?仅仅以转移者为对象的法则算是什么?有可能有那种东西嗎?”
    “那是……”

    确实,被这么一说是有些不自然……吧?

    而且,初代勇者只是说了「这里是一个实现愿望的世界」而不是说「这里是一个能实现转移者愿望的世界」。

    虽说如此,实际上根据转移者的愿望而顯现出能力也是事实。

    与此相对,並不曾發現这个世界的居民们顯现能力的例子。
    例外的,就只有继承了轉移者血统的恩宠之血族。

    不管是不自然还是怎樣,事实就是事实……。

    但是,听到同样的事情的加藤桑,好象和我有不同的想法。

    “……難不成”

    她轻轻地倒吸一口凉气。

    不仅仅是被戳中了痛處。
    是如同察覺到了一直在尋找的某种東西一般的,非常惊訝的举止。

    看到那个反应,我也想起了一件事。

    这么说来,加藤桑也对于转移者的能力抱有着疑问。

    这是写在工藤捡到的那本笔记上的事情。

    ≪本来,就我们的这种力量而言,还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强烈的愿望會得以实现≫

    ≪如果说世界本就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任何疑问的剩地了≫
    ≪只是,即使对法则没有疑问,眼前的现实卻帶有违和感≫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个世界的现实并没有遵循法则。≫

    ≪雖然只是可能,但這大概是有着某种意味的≫
    ≪这个世界,說到底,原本就給人很奇怪的感覺≫

    然后,工藤在读了這個之后如此说道。

    ――如果这就是法则的話,你覺得为什么只有轉移者是特别的呢?

    当时因为没有时间所以没能好好考察,但在这時哈里森又提到了这一点。

    也許对于加藤桑来说,这正是欠缺的一塊思考的拼圖。

    “为什么是例外……?但是,事实上,轉移者把願望的能力……不仅是转移者?这样的话,不、难道、那样的事……?”

    大概是达成了某种假设了吧,她睁圓了眼睛。

    “那么,那是「把什麼」……?”
    “加藤桑?”

    我叫了一聲嘟哝着的加藤桑,她抬头看向这边。

    那双眸子,把對至今为止作为常识的东西被颠覆所产生的动摇,如实地表现了出來———

    “———真岛前辈。或许,这个世界的「实现愿望」的法则,实际上是「平等地适用於所有人」的東西不是嗎。”
    “……”

    一瞬间,我沒法理解她在说什么。
    她的话语,正是那么的反常。

    “於所有人……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居民也是」吗”

    实际上,转移者没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並沒有什么外掛之類的東西。

    人人皆平等。只是按照法则行动而已。

    那样的话,哈里森指出的就能說得通了。

    說得通嗎……。

    “但是,加藤桑。那是不可能的吧。畢竟实际上,顯現能力的就只有转移者”

    现在的话脱离了现实。
    加藤也没有作出否定。

    “說的也是。我也,是这样想的。……曾經这样想”

    但是,她繼續如此說道。

    “但是「根据愿望而顯现的能力」是會「竞争」的。同时要顯现两种能力时,能力會進行竞争而不会顯现出來。我就是那样”
    “不是無法顯现愿望,而是已经顯现了……?这个世界的居民也是这样吗?”
    “有这样的可能性”

    加藤点了点头。
    “当然,沒法認為谁都沒有抱持强烈的愿望。但是,我们也知道「没有确切的愿望而顯現出能力」的例子”

    这个很快就意會了。

    “你是指戰士形吗?”
    “對。他们认为「經过转移的自己肯定有很利害的力量」,通过這种「无意识的认识」来顯现自己的能力。如果是那样的话……”
    “……这个世界的人們也同样地,用了某种『无意识的认识』顯现了能力?”

    不可能……太難以置信了。

    但至少,哈里森暗示了那个可能性。
    我们到达这个推论之后也没有要作出否定的样子。

    倒不如说『只有转移者』才『能实现愿望的世界』還比較不自然。
    即使是初代勇者,也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然後,由於承认了这种可能性,我也,抵達了和加藤桑一样的疑问。

    “但是,如果是那样的话……无意识地「让什么」顯现了?”

    如果这个假設是正确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的人们也会顯现某种能力———无意识的认识会变成现实中的東西。

    但是,我却想不到有那样的东西。

    至少,我不记得曾經见过。

    那么,真的没有见过吗?
    或者是……「太过理所当然了,而不知道那是能力的结果」呢?

    “……吶,老爷”

    一直静静待在背后的莎露比娅呼唤我。

    她在这种场合大多會退後一步,所以觉得有点意外,但之後回头想想,她会在这里开口也是必然之事。

    那是因为,她才是最开始注意到的人。

    “我的『霧之異界』是「实现愿望的世界」對吧。并且,用『世界的基石』所制作的这个异界,生成怪物的时候是反映着『帝都的居民的无意识的认识』喔”

    我和莎露比娅介入了这个世界的控制权。

    关于那个性质也有了某种程度的掌握。

    所以,我注意到了。

    “这个世界是「实现愿望的世界」喲。这个共同点,是偶然麼?”
    “那是……”
    “我也觉得是个反常的想法。但是呢,我突然产生了疑问”

    用緊張而嘶哑的声音说。

    “吶,老爷。說到底异界是什么呢”

    这也是個,让人觉得奇怪的问题。

    因为生出异界的魔法正是作為『雾之仮宿』的莎露比娅。

    不过,人类也不知道是否完全理解人类。

    自己的事,说不定也不是那么理解的。

    “说不定,这个世界和异世界不會「只是规模不同而已」嗎。至少,应该有一个共同点吧。而且……试想一下的話,圣堂教会到底为什么,要收集能制作出和我不一样的異界的「世界的基石」?那個,真的『只是创造异界』的东西吗?說不定……”
    “正确答案”

    比任何人都沉重的声音,肯定了她的疑问。

    沉默的哈里森张开了嘴。

    “话虽如此,得到了如此程度的线索。即使没有我,你们也总有一天会到達真实的吧。所以我才说的”

    实际上,关于加藤桑所抱有的疑问点,工藤也曾发表和哈里森一样的意见,所以迟早会發现的吧。

    “那么,果然……”
    “对”

    即使自覺喉咙乾渴我依然作出催促,作为骑士中的骑士的男人,在这里说出了应當守护的世界的真正身姿。

    “这个世界,是由几乎所有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類的认知而构成的。以「存在於这个世界是理所当然的」这個无意识的认识作為大前提,变成现实呢。而维持並管理它的就是「世界的基石」————由初代勇者大人所创造的「创造这个世界的魔法道具」”

    ***


    回复
    2楼2019-05-21 22:51
      听了哈里森的话,我一时无言以对。

      不是因为存在而被认知,而是因为被认知才存在的世界。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构成方式。

      哈里森一貫淡泊的语调,只是传达着事实而已。

      但是,听到的我却感到了寒意。

      “……前辈”

      臂彎中的加藤桑增强了抓住我胸口的力度。

      是感受到一样的东西吧。
      映入眼帘的、肌肤所感受到的一切,像是會在某个瞬间消失的淡淡的寒意。

      只有被认知到在那里才第一次存在於世,也就等同是說「本来什么都不存在」。

      对于眼前的男人来说,世界一直就是这样的吧。

      大概是見我们头脑中已經充分理解这一点吧,哈里森再次开口了。

      “这个世界很不稳定。不管怎么说,让世界具现化的是人们的无意识。当然也就会受到人們的影响。即使只是社会不稳定,怪物的活动就会活跃起来,树海的侵蚀也会加快”

      “怪物跟,树海……?有什么关系吗?

      “说過这个世界是由于人们的认识而生成的吧。原本,树海和怪物,就是人们的不安和恐懼所具体化而成的东西。最近,怪物的活动变得活跃起來了。什么都不知道的部下们,为世情的不穩与怪物的活动活跃化重叠的不幸而叹息,不过,其根源是一样的”

      怪物和树海,是人们的不安和恐懼的具現化。

      我想起來的是,当放弃了奇利亚要塞的时候所看到的光景。

      在这个世界上,被抛弃的村落和要塞會在转眼之间就被树木所吞噬。
      紫兰她们的故乡的开拓村也不例外,不得不因而放弃。

      雖然我实际上看到的只有离开奇利亚要塞的时候,我记得树海就像活着一样,以可怕的勢頭加剧侵蚀。

      雖然因为是一个存在魔法的世界,所以認為有这种现象也是可以接受的而沒太在意,但是,那恐怕是反映了在放弃要塞时,驻留的士兵们失去了「这里是人类的领域」的意识這件事吧。

      而且,还有一件事。
      如果说人们的意识生出了怪物,从很早以前就稍微感到不可思议的事也能得到了说明。

      就是为什么莉莉她们這些怪物,拥有像人類一样的心這件事。
      以像洛丝一样的非生物系,跟莎露比娅那样的非实际存在系为首,怪兽们,只能認為和我们有着相同的系统树。
      但是,如果怪物是因從人的意识中所产生的话,在这之中会产生像莉莉她们一样擁有心靈幼芽的存在,倒不如说是自然的趋势。

      “转移者之所以能顯现能力,是因为作為外人的他們並没有参与这个世界的成立。这一點,作为其子孙的我们恩宠之血族也是一样的”
      “所以你们也能顯现出能力嗎”
      “你说得对。說到底,我们恩宠之血族並不是构成这个世界的一员”

      不是构成这个世界的一员。

      这不是告诫自己不要忘记祖先是异邦人的话語。
      真的就是正如字面的意思的话語。

      因为从戈登先生口中听过,恐怕,是了解世界真相的极少数人,想着至少把真相暗藏在圣堂骑士团的意识中才留下的話词吧。

      而且,这一事实正是哈里森下定决心的一个原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却没有尽到最低限度的义务。既然如此,至少也要保护这个世界吧。这个世界太脆弱,太容易动摇了。因此,我们一直守护着这个世界”
      “……那么,你要杀了我们,是因为「我和马克罗琳林边境伯的争执會让社会不稳定」吗?”

      在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之后,話題终于回到了最初的疑问。

      哈里森甚至到了不自然的程度的,想杀掉我的理由。

      实际上,现在的世界形势也正变得前所未有的不安定。

      我并不能否定其原因是在於自己的存在———

      “不对”

      ———但是,哈里森否定了这一说法。

      “如果问题在那里的话,我们只要尽全力仲裁就好了。這种程度的辛劳不會令我等厌烦,即使用强硬的手段也會想方设法的”

      那个语气中没有谎言。

      实际上,如果他們是以稳定世界为目的的话,那边的风险更少吧。

      “那、是为什么?”

      越来越不明白。

      当我提出疑问後,哈里森的表情僵硬起來了。

      “……因为你和、那些眷属的存在,是不被允许的”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地听到,说不定會认为是单纯的『邪恶的怪物使是不被允许存在的』這种程度的意见也說不定。

      但是,已经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因循那样的轴心而行动。
      而且,更重要的是哈里森的回答中,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混杂着苦涩。

      那种感情,让人感覺近乎於悔恨。

      说不定,他也許对我们有罪恶感。
      淡泊的语气,或许是有意而為的东西。

      而且,如果那种印象是正确的话……反而可怕。

      有自己在做着对于我方来说不讲理的事的自觉,也有正经的伦理观。
      尽管如此依然去做,就是说有必须去做的理由。

      话虽如此,到这种地步,不可能再畏首畏尾。

      “是为什么,不允许?”

      哈里森顿也没有在这時闭口不說。

      “『大破局』”(23:『大破局』。指事态陷入僵局,关系和协调被破坏。同时,那个局面步入悲剧性的结局。 )

      嘴里说出的简短的单词,带着不祥的声音震動耳朶。

      “雖然因为勇者大人的传说中没有被提及,你们也许不知道,但是在知道的人中有被称为大破局的事件。据傳这是圣堂教会成立以来,所發生的最糟糕的事情。当时失去了人类社会实际上的七成,同盟骑士团毁灭,两个勇者死亡,也失去了很多恩宠之血族。这是连留下记录都被禁止的灾害。如果稍有差错,人类社会就已經灭亡了吧”

      大破局。
      这是从未听说过的事情。

      想到這裡,突然,却有什么东西令我心中起了疙瘩。
      思考这是怎么回事,追溯记忆,想到了。

      那的确是,跟在阿基尔時每天到书库去的莉莉之間的对话吗。

      ———在阿基尔的历史书中,妖精的记述有草草地出现。只是,无论查阅哪个文献,也只记述到800年前左右,以前的都没有呢。不如说,说到底,接触到更早之前的事件的文献也很少。这附近好像有情報的断層呢。

      ———總的來說,好像有世界性的大灾难。怪物的大量產生和天地异变重叠了什么的。

      ———在勇者的传说中似乎没有触及到呢。大概是判断勇者的绝对性会受到伤害吧。只是,影响确实存在,自那个時點之前的传承,都是相当暧昧的感觉喲。

      “八百年前的情報的断绝……怪物的大量產生和天地异变的重叠,難不成”
      “……你知道吗?

      哈里森露出了有些吃惊的样子。

      “嗯,就是那个。暂且不说情报的断绝,我没想过你会知道具体发生的事情……不,但是,这样啊。你是寄身于阿基尔之中的吧。如果是中央触手未及的阿基尔,有被抹掉的记录的碎片残留下来也不奇怪吗”
      “其中一位同伴热心地调查而來的。雖然本来,好像是在调查妖精过去的记录”
      “……妖精吗”

      這時,哈里斯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妖精怎么了”

      意外的反应。

      因為本認為哈里森不會做出歧视妖精那样的事。

      “你對妖精有什么想法吗”
      “怎可能。對活在当下的妖精们是没有的”

      实际上,似乎没有歧视。

      那么,刚才的反应是什么回事呢。

      ……不。
      等一下。「活在当下的妖精们」?

      “妖精,就是大破局的原因之一。”
      “……吓?”

      虽然我因為意想不到的话而發出叫聲,但哈里森始终保持着认真的态度。

      “大破局是由妖精這一种族引起的。话是如此,虽然他们也并不是积极地做了什么”
      “你在说什么。是怎么回事?”
      “妖精是怪物”
      “……”

      这次,我才真正啞口無言。

      “准确地说的話,在大破局的百年前,某位转移者出奔後來到的地方馴服了的怪物,就是现在所说的妖精和精灵。”

      毫不介意这边的反应,哈里森推进话題。

      即使陷入轻微混乱,我总算還是开了口。

      “……是說和我相似的存在,在过去也曾存在吗?”

      并且,妖精和精灵,是跟随他的眷属。

      真是离奇的事。

      虽说如此,但也没有否定的根据。

      妖精的存在,在这个世界是異質的。

      唯一不是人类的种族。
      拥有长耳朵等人类所没有的特征,只要不被杀害,便能永生。

      而且,在八百年以上之前,完全沒有资料也是事实。

      那不只是大破局的原因,即使說本来,在那之前妖精這一种族就並不存在,也不会产生矛盾。

      “在当时的聖堂教會里,没有关于令怪物成為眷属這种存在的知识,勇者和最初的妖精也對自身的出處缄口不语。會知道跟勇者有關,是在后来发现了隐藏的记录之后。因此,当时不明白他们是什么人,只被认为是到一直以來不曾交流的其他种族。虽然发生了一些纠纷,但是妖精他们依然在边境得到了地盘,花了百年时间增加数量”
      “……”

      哈里森说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冲击。

      那绝不是只有坏的意思。

      畢竟在自己之前,也有和眷属一起在这个世界建立了居處的人。

      当然,听哈里森的口吻,那時和现在的情况大不相同,也正因为是与人類容貌相差不大的妖精,才會被接受的吧。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所达成的事实依然没有改变。

      那是希望。

      但是,在哈里森的话中並不一样。

      “妖精融入了人类社会。其结果,导致了世界的災難”
      “……不明所以。为什么会这样”

      我发出了呻吟。

      “即使妖精是怪物的主张得到认可,但与大破局也联不上關係。不如说,这种天崩地裂一般的事,难道只是由一個种族引起的吗?”
      “一般不会發生那种事。而且,刚才也说了,他们并不是为了引起悲剧的结局而積極地采取了行动的”

      哈里森承认了我的主张,但马上摇了摇头。

      “他们并没有想要毁灭世界。只是,他们的存在本身就违反了「世界的存在方式」”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至今为止最莫名其妙的說話。

      只是,那不是隨便亂說的事,看到哈里森的表情就明白了。

      看起来严肃而又紧绷的表情,彷如冻結了。
      他无言中说道,迄今为止的事不过是前提而已。

      “这个世界规定了「正确的存在方式」”

      哈里森说道。

      “这正是,为了让这个脆弱的世界继续存在,初代勇者大人讲述的讓世界安定下来的方法。”

      ***


      回复
      3楼2019-05-21 23:33
        “就像刚才说的那样,凭着识知而屹立的这个世界,本来就非常脆弱。因此,初代勇者把「从异世界现身的勇者拯救人们」的「世界观」,以「世界的基石」定义為世界的存在方式”
        冰冷的表情没有改变,哈里森说道。

        “把「世界观」想作「共通的认识」就行了。既然这个世界是由无数人的认知而构成的,那么有各形各色的认知就不方便了。就是說要通过共享同样的「世界观」,使世界作为一整个东西发挥作用”

        总之,初代勇者准备了掌握整个世界的模板一样的东西吗?

        通過令大家以同样的东西來认知世界,讓认知变得更坚固。

        畢竟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勇者的存在———至少以前是———就面对怪物劣势到沒法生存下去的那种程度,這个认识也符合现实。

        只要认为會有勇者来拯救,那么民众也会产生希望。
        這想法,也會抑制因人们的不安所導致的怪物的活动。

        一切都很顺利地咬合,原来如此,这也许是個很好的安排。

        “根据初代勇者的对策,世界变得安定了。只要世界符合这种「世界观」,即使有相当大的混乱,世界也不会发生致命性的动摇”

        尽管此次与马克罗琳边境伯的对立,令世界性的不安高涨了也好,发生了的现象還是停留在『怪物的活动活跃化』。
        当然,如果情况一直不变、恶化下去的话,也许会导致更糟糕的现象,但是即使世界如此混乱,也不会發生马上崩壊的事。

        世界虽有动荡,但却相當的安定。

        似乎那就是初代勇者以『世界的基石』遗留下來的系统。

        “聖堂教会,为了讓現實世界符合「世界观」而活动着。当然,圣堂骑士团也担當着其中的重要角色。但是,既然有必要遵循「世界观」,其作用就被固定了下来。不能做出违反「世界观」的行動”
        “这就是这个世界把勇者放在首位的理由吗?”
        “对。勇者的角色只有转移者能承担。就成了這副樣子”

        哈里森点了点头。

        正如刚才所说,哈里森的力量超越了一般的转移者。
        但是,尽管如此,聖堂教会还是一直依赖着勇者。

        因为必须要那样做。

        即使这个世界的人拥有普通的转移者无法对抗的力量,也無法成为背负着人们希望的勇者。

        不如说,根據剛才的话,做出那样的事的话會使世界不安定化吧。

        “无论志向有多么高,无论有多么努力,只要没有资格,也有不能去做的事情。这个世界的人無法代替转移者。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构造”

        只有這样说的一瞬间,让我聯想到钢铁之剑的男人的臉上閃過了痛苦的表情。

        就像虽然受了那么多伤,但那個事实更令他疼痛一般。

        但是,哈里森却马上抛开近似怀念的感情,继续说道。

        “当时「世界的基石」的「世界观」中没有记载妖精的存在。没有正确地掌握妖精这种存在的方法。在与妖精有接触机会的地区,有的人善意地接受,有的人厌恶地拒绝了。在妖精尚未扩展版图的地区,有的人怀疑是否实际存在,有的人甚至连其存在都不知道。「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东西」这一共识的一部分产生了破绽”

        长久以来,聖堂教会一直保持着的人们的常识中,想必产生了差异吧。

        因为是教会的教导中没有的存在,所以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解释分散,共识破裂。

        并且,随着妖精灵这个存在被广泛地知道,又产生了接下來的严重问题。

        “当知道妖精灵的人還很少的时候,那也只是破绽而已。可是,随着知道妖精存在的人增多,事态变得致命。在『从异世界现身的勇者救助人们』的『世界观』中妖精並不存在。无论是接受还是拒绝,「这个世界存在妖精是理所当然的」,当世间大多数人认识到这一点时,与「世界观」的矛盾就变成了致命性的东西。结果,世界的安定大大地崩溃了”
        “……那就是,大破局?”
        “对。然后,現在,世界又一次正要面临危机”

        中斷言词,哈里森凝视着我的眼睛。

        “我问你,真岛孝弘。是自己重要的存在,还是这个世界,你会选择哪一个?”


        回复
        4楼2019-05-21 23:38
          世界核平和你自己的命哪个重要?经典选择题。。。。希望能有好结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2 01:06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5-22 02:32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2 07:53
                唯心主义世界?类似于只要多数人认为这个世界是方的那这个世界就会变成方的那种感觉?然后在世界从原本的样子改变成方形的过程中就会发生大灾变?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5-22 13:28
                  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2 1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