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051贴子:34,891
  • 4回复贴,共1

7-56 奇跡を越えるも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5-21 22:39
    对于我的呼喚,黑色怪物做出了反应。

    蹭蹭地爬近过来。

    真是坦率的反应。
    也许可以乾脆说是顺从。

    虽然外表不同,但爬過来的动作让人有点兒聯想到莉莉。

    莉莉的本貌也是巨軀,但这边還更大。
    亦因為颜色令人毛骨悚然,而帶有威压感。

    最大的原因是,正洩露出浓烈得可怕的魔力的气息。

    ……说实话,包括转移者在内,这已经是前所未见的水平了。

    简直就是怪物。

    这样的话,哈里森他们會被一脚踢散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只是,明明正在接近這麼危险的存在,我卻没感到恐怖。

    因为没有感觉到危险。

    怪物展開攻击的迹象,連一丝半點也没有。
    明明造成了这么盛大的惨況,现在却非常平静。

    “……阿”

    本应可以放心,但涌上心头的却是失落感。

    “果然、是加藤桑呢。”

    虽然接近了,怪物却没有更進一步的反应。

    只是待在附近而已。

    尽管如此,在周围蠕動的触手中,还是能感觉到沒有丝毫疏忽。

    如果出现想要危害我的人,怪物自身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展現威猛的力量吧。
    实际上,哈里森他们就被消滅了。

    以刚才的顺从來考慮,恐怕,要是我移动的話就會跟上来保护我,如果是简单的命令说不定也會服从。

    只要有这个怪物的話,在这个空间的安全就如同得到了保证一样。

    从这里出去之后,也是如此吧。

    一定會从所有的危险中守护我。

    或者,说不定连与那个探索队对抗的事也會化為可能。

    作为护卫来看的话,是最棒的存在吧。
    这是只會待在身旁,守护我的东西。

    对于某些人来说,也许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但是,对我来说完全不同。
    无论如何也無法接受。

    我無法想像失去她。

    颤抖的嘴唇编织出语言。

    “回来啊,加藤桑”

    只要依然喪失着理性,她就无法回到原来的状态。
    那样的话,就只能讓她取回理性了。

    为此能做的,除了呼喚她就别无他法。

    “醒來啊”

    我从正面向怪物發出呼唤。

    怪物只是伫立着。

    “加藤桑”

    伸出手,触碰了怪物的表面。

    怪物只是伫立着。

    “……加藤桑”

    触碰着,發出呼唤。

    好几次的
    不管多少次也

    發出了呼唤。

    怪物單單只是伫立着……

    “……加藤、桑”

    当然,声音並沒有传达到。

    ***

    我早就知道了。

    现在的加藤桑,已经不是能够响应呼唤的状态。

    尽管如此,我還是帶着一线希望,傳送到了这个地方。
    無法禁得住不那样做。

    其结果就是这样。

    无论怎么希冀,奇迹也不会发生。

    我是知道的。
    如果这个世界有奇迹的话,我和加藤桑在樹海營地崩溃的时候,也不会有那样的遭遇。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奇迹之类的东西。

    存在的,單單只有现实而已。

    但是,即便如此……要放弃,我辦不到。

    “老爷”

    向我搭話的,是莎露比娅。

    与干彦他们不同,她能隨我一起来到這裡。

    “撒麻——……”

    当然,艾莎莉娜也是一样。
    担心地叫着,提心吊胆地从手背中露出了脸。

    莎露比娅交替地,将目光投向了怪物和我。

    “加藤桑,怎麼樣呢?”
    “失去了心,看來是确定的了”

    我一边忍耐着快要跌跪地上的无力感一边回答。

    我感到,如果跌跪地上的话,就真的要结束了。

    如果完全失去理性,心死去的話,拥有巨大力量的怪物就会成为少女的墓碑。

    如果在墓前跌跪地上哀叹不已,那才是真正的承认了结束。

    所以我咬紧牙关。
    不会放弃。

    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了……。

    “声音传達不到吗?”
    “……不行。因为很安静所以很难理解,但是以状态来说,和在奇里亚城堡,紫兰变成不死族怪物的时候很像”
    “和紫兰小姐一样……”

    莎露比娅低声地嘟哝着。

    “那么,不能用和紫兰小姐一样的做法嗎?”

    向我問道。

    声色中,流露出微弱的希望。

    “像紫兰小姐那时一样,接通路徑把心拉回來如何?”

    那是发生在奇里亚城堡袭击事件之時的事情。

    我曾经通过连接路徑而取回过,由于化为不死族怪物而失去理性的紫兰的心。

    如果能做到同样的事的话,就可以恢复原状。

    莎露比娅的说法是正确的。

    ……如果能做到同样的事的话,但是。

    “这是,沒可能的。”

    呻吟一般地,回答。

    “虽然紫兰是变成了不死族怪物,但加藤却不同。”
    “不同?”
    “虽然是怪物,但不是怪物(monster)。虽说外表有所变化,但終歸是人类。和『狂獣』或『竜人』一样啊”

    我和『狂兽』连接不上路徑。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想和『竜人』也不可能接通路徑。

    做不到的话,那麼對加藤桑也一样。

    “我的能力只不過是,和怪物心意相通的能力。人类是……加藤桑並不是能力的对象”

    所以,救不了她———這句話,我并未说出口。

    还没有放弃。我不会放弃。

    但是,也没有感覺能想出有效的方法。

    只是送達不到,或者不够的话,要我怎么去做都行吧。
    但是,如果原本就没有能达到目的的手段,那到底该怎么办……。

    “老爷”

    對进退两难的事態有所意识。

    连回应莎露比娅叫喚的余裕,都没有了。

    不放弃地進行抵抗 一路走來,最后的最后就是这副樣子。

    残酷的现实挡在眼前。

    我已经,无可奈何了。

    一直以來,都是这样。
    这个名为现实的敌人,我一个人是无可奈何的。

    所以———

    “老爷!”

    ———携手合作的同伴的存在,是必要的。

    ***


    回复
    2楼2019-05-21 22:45
      随着叫喚,莎露比娅的手向这边伸了过来。

      我的脸颊被双手夹着,一下子被拉向她身边。
      在那里,有一双真挚的眼眸。

      “莎、莎露比娅?”
      “尽管如此———”

      莎露比娅窥视着我的眼睛说道。

      “即便如此,我也認為能做得到喲。”
      “莎露比娅......”
      “因为是老爷和真菜小姐的事嘛。如果是你们的话,一定能够连系起心靈的”

      她断言道。
      毫无根据的话語。

      只是,如果说完全是胡说八道的话,卻并非如此。

      她说出的话里包含着让人不會這樣想的东西。

      或者,那可能只是直覺。

      不是用头脑去理解,而是用感觉去把握。
      即使无法将根据化作语言,但有着确信。

      绝不是胡说八道的。

      要說為何,是因为莎露比娅曾经把我吞進自己的世界里。

      实现愿望,如同一时的奇迹般的魔法世界。
      当然,为此她的世界具备有『读取愿望的力量』。

      然後,愿望正是和转移者的力量是直接相关的。

      加上,她作为契约者,一直注视着我。

      正因为是这样的她,一定能包含確信地告诉我吧。

      “老爺的话做得到的喲”

      手离开了脸颊。

      如同被引导一般,我重新转向了怪物。

      伸出手,集中在自己独有的感觉上。
      然后,注意到了。

      “这是……”

      当然,这絕不是奇迹———

      ***

      “———误会,也許需要這樣說。虽然只是可能性上的事呢”

      少年的声音,在广阔的空间中回响。

      这是被留下来的工藤陆及其部下、钟木干彦所在的空间。

      “众所周知,我们转移者的能力是取决于我们的愿望的。為此,难免会受到无意识领域所影响。自卑感、深信、误会之類的呢”

      钟木干彦,正讓朵拉替他進行应急处理。

      就在这期间,工藤陆一副忽發其想的樣子开口了。

      “对,误会。因此「好好地认识到自己的愿望」就变得很重要。如果弄错了这一点,就绝对無法发挥出十足的能力”
      “……这又怎麼了?”
      “不。這其中有個疑问。真岛前辈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
      “孝弘的愿望?”

      钟木干彦皱起眉头。

      因为感觉被问到了理所当然的無謂事情。

      “……那當然是,和莉莉她们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吧。畢竟那家伙为了这个目的,一直努力到现在”

      但是,工藤陆摇了摇头。

      “不是。不对。雖然这本身是事实,但我说的不是那回事。是说,釀成能力显现的愿望是什么”
      “嗯?嗯~?……啊”

      钟木干彦稍微感到困惑之后,好象終於理解了。

      “这样的话,时间顺序就不對吗”

      真岛孝弘得到莉莉她们這些重要的存在,是在显现能力之后。
      想和她们一起活下去的想法,也是在那之后产生的。

      想要得到什么的愿望,和想要守护得到的东西的愿望是不同的。

      工藤陆询问的就是前者———更為根本的部分。

      “是指显现能力的时候,那家伙到底在追求什么吧”
      “嗯。我認為根据情况也許會有可能性”

      对着点头的年幼少年,钟木干彦皱起了眉头。

      “……你为什么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
      “这終究只是说有可能性而已”

      工藤陆耸了耸肩。

      “而且,即使注意到了,也不会简单成事吧。所谓無自覺的深信不疑,並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推翻的。我比谁,都了解那个”

      显出自嘲的表情。

      魔王之伤。贝尔塔悄悄地低下了头。

      “比起一开始就没有可能性,明明有可能却做不到所造成的伤口才更深吧。一個不好,说不定会折断的程度”

      这也是一种關心的形式吧。

      话虽如此,事到如今已经晚了。

      “不管怎么说,前辈已经走了。即使追赶上去也需要时间。在此之前,让我们先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吧”
      “该做的事?”

      點头回應,工藤陆僅只一次把视线投向远方。

      “事到如今,我无法阻止你。只希望你能取回你的祈望之物唷,前辈”

      ***

      那個,真的是很细微的联系。

      要是没有莎露比娅的說话,一定沒法察觉到。

      但是,确实产生了联系。
      在我、和加藤桑之间。

      “为什么……?”

      我認為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是正在实际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就等于我的认识才是错誤的一方。

      “误解了能力……?”

      那么说来,说不定没考虑过。
      自己的能力到底是什么,這件事。

      因為那是太过理所当然的事,所以也没有再次考虑过。

      但是,事已如此,就有重新考虑的必要了。

      首先试着整理。

      我是『率领怪物的人』。

      有靠路徑『與怪物的心靈互相连結的力量』。

      一部分特殊的怪物,本来,就擁有应该称之为心之芽的東西,通过路徑的接駁可以促使其萌芽,从而『给予怪物心灵』。

      如果其结果就是,成为了眷属的怪物借予我力量的話———雖然这完全取决于她们———就能做到『率领怪物』。

      只是,『给予怪物心灵』和『率领怪物』的事,終究只是作为结果被引發出的现象。

      能力的本质在于『與怪物的心靈互相连結的力量』。

      ……我是這樣認為的。

      如果其中有误解,那就是本质的部分。

      能力的本质。
      换言之,也可以说是愿望的具现。

      如果其中有所误会的话……。

      “……我,曾經冀望过什么?

      当然,還记得。

      因为,那是我的起源。

      从營地逃出来後好不容易到达了的,那个洞穴之中。
      被背叛了,被践踏了,痛苦極了,快要死了。

      認為人类净是垃圾而绝望了,在那之上。

      ———......有谁、有誰來帮我一下吧。

      尽管如此,还是许了愿。

      虽然谁都无法相信,但还是希望有人能在我身边,想要相信着谁。

      “……啊”

      那个时候,预料不到地 莉莉回应了我。
      偶然地,连接到心靈的是怪物。

      而且,因为已经不相信人类了,所以无法敞开心扉。

      所以,如果因此而弄错了呢?

      和怪物连接心靈的力量,只不过是能力的其中一面。

      無需选择对象,而是和身边的某人连接心靈的力量。
      如果那才是,真岛孝弘得到的力量的真正姿态的话……。

      “……我,和人类都能连接心靈吗?”

      这样说出口的话語,显露出了种种困惑。

      畢竟,事到如今。
      就算一直以來使用着的只是限定性的能力,既然一直深信着,对我来说自己的能力也已經成为了『与怪物连结心靈的力量』。

      我是这样认识的。

      并且,转移者的力量在构造上,正是會受到那个无意识的领域很大的影响。

      如果一直以來只是随意地對待能力的話倒姑且不论,但对我来说能力是跟重要的莉莉她们的羁绊。
      一直以來有多重视的份儿,无意识的认识就变得有多强。

      要颠覆这一点,至少在现阶段,是非常困难的。

      倒不如说如果一個弄不好,也有無法保持现在的能力的可能性。

      我只是个能和怪物连结心靈的能力者。
      這一點是不变的。

      “但是……”

      我,将目光投向眼前的黑色巨体。

      “只有这次,是例外。”

      嗯,的确正如莎露比娅所说。

      ———即便如此,我也認為能做得到喲。
      ———因为是老爷和真菜小姐的事嘛。如果是你们的话,一定能够连系起心靈的。

      正如那句话,联系已经有了。

      当然,这並不是奇迹。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样的东西。

      所以,这並不是那样的东西。

      即使不是眷属,她对我来说也是特别的存在。
      和人类还是怪物什么的无关,因为羁绊已经加深到这种程度了,所以才有了这條联系。

      一直以來积累起來的时间和感情所培育的羁绊,正是连奇迹也能超越。

      因为我如此感觉到,连无意识的深信都推翻掉,二人間的联系确实增強着存在感。

      那條联結,成为了引导我通住她丢失的心的一条直路。


      回复
      4楼2019-05-21 23:28
        Th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1 23:31
          感觉好像被吞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2 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