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256贴子:35,272
  • 3回复贴,共1

7-53 諦めない者た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5-21 22:36
    “为什么,沒有崩塌……?”

    对预料之外的状况,哈里森露出了困惑的樣子。

    虽说如此,但动摇还是很輕微。

    他马上摆出一副要尋找原因的模样。

    “「世界的基石」不受操控了?……不,这是”
    “哈里森先生?您怎么了?”

    一个圣堂骑士问道。

    “难道「世界的基石」,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世界的基石」毫无障碍地运转着。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
    “但是,动不了。这简直就像,受到了干涉一样……”

    听了哈里森的话,场面嘈杂了起來。

    各人与附近的人面面相覷。

    “干涉?会有那样的事吗?”
    “不知道。但是,哈里森大人這樣说的话”
    “等一下。「世界的基石」可是创造出這個异界的特殊魔法道具啊”
    “对。既然对这个异界本身起着作用,如果不是同种的魔法效果就應該無法干涉的……”

    哈里森策劃的事,在某种意义上是使用了世界本身的压杀。
    绝对無解的陷阱。

    因此,现场的全体人员都無法理解状况。

    除了一个人。

    “「同种的」?……難道”

    满怀希望,加藤真菜自言自语道。

    因为她知道。

    另外一个,创造异界的魔法。

    “真岛前辈……!”

    一回过神来,魔法影像的对面逐渐染上了雾氣的白色。

    ***

    “这……个是?”

    一边承受着魔力的气息,一边仰望着全然沒有掉落下來的天花板,钟木干彦大吃一惊。

    不知不觉,天花板被雾遮盖住了。

    当然,不可能用那样的东西来支撑住天花板。

    如果是本来的话。

    但是,事实上雾却阻止了天花板的崩塌。

    岂止如此,连裂缝都開始被修复,只能瞠目結舌了。

    “孝、孝弘?這個,是你干了什么麼?”
    “……嗯”

    在真岛孝弘的背后,身纏雾紗的莎露比娅現身了。

    两人所产生的雾越来越浓,现在正快要充满广阔的空间。

    “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了。因此,一边和干彦战斗,一边讓莎露比娅进行着准备”
    “准备?”
    “是为了干涉创造出异界的「世界的基石」的控制而作的准备。在道理上是可能的啦”

    在被强制转移到这里的时点,魔法『雾之仮宿』就变得無法使用了。

    那是因为,这个地方是异界,把异界创造出來的『世界的基石』的『创造异界』的魔法效果干涉了『雾之仮宿』本来的性质。

    因此,为了不被干涉而进行调节,令魔法『雾之仮宿』可以发动了。

    现在的情況是,反其道而行。

    最大限度地進行干涉。

    对作用的反作用。
    如果會受到干涉,道理上我方亦能干涉對方。

    虽說如此,当然,如果分量不足的話,抵抗很容易就會被擊潰吧。

    但是,现在的真岛孝弘有把那化为可能的基础。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不。现在的老爺的话可以做到的喔”

    真岛孝弘说完,莎露比娅憐爱地,莫名悲痛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由于那个内心世界中只有她親眼目睹到的理由,少年的魔法进入了下一個阶段。

    也就是说,那正是创造异界的能力。

    如果要从头开始制作終歸沒有足夠的魔力,不过,此次只要操作原有的异界就行了。

    必要的是最低限度的强度,和远远超过对手的控制力。
    然後,如果只論控制,真岛孝弘的『雾之仮宿』充分超越着哈里森操纵的『世界的基石』。

    “對了。刚才的就是這樣……”

    钟木干彦嘟哝道。

    想起了刚刚應對『虛空·騎士』时的事。

    那时,他那大约多達二百五十个的武器,差点被一齐阻止了行動。

    那个时刻,真岛孝弘已经曾一时性的干涉这个异界。
    由于作用於空间,就间接地阻止了武器群。

    在战斗期间,钟木干彦感到和真岛孝弘的能力相性不好,但根本可不只是这种程度。
    在哈里森看来,他的存在就彷如無法预想的致死性病毒吧。

    “虽然还想要一些时间。但事到如今的话就没办法了”

    率领着雾之女,少年提煉出了魔力。

    “現在開始,夺取这个世界的控制權”

    侵蚀开始了。

    首先是手边的控制。

    停止摇晃,完全修复好天花板。
    这样就暂且没有性命的危险。

    之後,就是从近处开始蔓延開去。

    几乎,没有像樣的抵抗。

    当然了。
    因为對没有设想過的危机,根本无法作出防备。

    同时真岛孝弘,以应用雾之魔法的认识能力的形式,把夺取了的异界变成了触觉。

    宛如在无人的原野上奔跑,意识穿越世界———

    “———找到了”

    然後,真岛孝弘找到了目標。

    “哈里森=阿丁顿”

    少年的感觉确实捕捉到了,身纏沉着氛圍的骑士的身态。

    換句話說,这意味着侵蚀之絲甚至到达了控制这个异界的「世界的基石」之處。

    發展到這樣的話,到完全掌握只剩一点点了。

    沒有放松警惕,要把侵蚀之絲一直伸展到最后———

    “还未完”

    ———听到了被坚定的信念所支撑的,男人的声音。

    下一瞬间,本应曾一度翻转的胜负的天平又再一次翻转了。

    ***


    回复
    2楼2019-05-21 22:42
      作为哈里森=亚丁顿的头衔的聖堂骑士团长,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以拥有世界上最強的武力,和最长的历史為豪的,就是名為圣堂骑士团的組織。
      故此,成为其团长的人,被要求擁有肩负至今为止积累的一切的力量。

      也就是说,在某种观点上,哈里森=亚丁顿这个男人,正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居住的人们的顶点。

      所以,还未结束。

      “什、么……?”

      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只能说是毫不讲理。

      啪啪———。
      真岛孝弘伸展的控制之絲,被暴力地強行切断。

      無法置信的事。

      魔法的强度是由,魔力操作的巧妙,和注入的魔力量以乘法决定的。

      从这一点上来说,真岛孝弘关於魔法『霧之仮宿』的魔力操作能力,是例外中的例外。
      那与其说是与魔法相关的技术的巧妙,还不如说是基于与作為魔法本身的莎露比娅的亲和性所得來的東西。

      更何况,「世界的基石」似乎很难操作。
      自身的优勢很大。

      但是,既然如此,真岛孝弘现在感觉到的是什么呢。

      “这是……”

      心中有數。

      是沉重、庞大的魔力量。
      毫不讲理的无穷力量。

      那一定,到了能拯救世界的程度。

      不。或者,这个甚至是在那之上的……。

      “哈里森……!”

      伴隨着战栗,真岛孝弘发出了呻吟。

      平復的摇晃,再次开始了活动。

      ***

      “……假的吧”

      加藤真菜,無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魔力從哈里森的身上迸发而出。

      虽说只會回复魔法,但能够使用魔力的加藤真菜亦能理解其异常性。

      魔力的规模,超乎常理。
      确实是转移者的等级吗,甚至在那个以上。

      雖說不是单纯依靠魔力量来决定强度,但能与之对抗的即使在拥有異名的探索队中又有几人呢?

      “这到底是……”
      “……「完全一致」”

      回答的是,沾满鲜血的艾琳娜。

      “经过反复钻研,身心都得到锻炼,灵魂的存在方式得以与從前的勇者大人一致,再现出曾经的勇者大人。那就是「完全一致」”
      “哈里森就是那样吗?”

      听了加藤真菜的话,艾琳娜摇了摇头。

      “不”
      “……诶?”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不是只有那样」”

      否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高估。

      “因为會造成不敬,所以公称上是「完全一致」,但并非只是如此。哈里森=阿丁顿大人,是史上唯一,超越了过去的勇者大人的存在”
      “什———”

      加藤真菜啞口无言。

      那是什么?

      不可能。
      不能有。

      反射性地那样想到。

      ……不。
      准确地说,是聪明的她在瞬间就理解了有那個可能性。

      与转移者在原来的世界度过半生之后来到这个世界相对,当地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从最初就置身于战斗之中。
      如果恩惠的血族一類的转移者的子孙,在素质上能迫近原形,那麼從中出現超越原形的人是充分地有可能發生的事。

      但是,即便如此,果然还是不可能的。

      即使有可能性,但状况却否定着那個。

      畢竟,在这个世界上,转移者作为勇者被崇拜着。
      现在这个时候,也被当作最重要的东西来对待。

      如果真的有超越转移者的当地的实力者,那么也就没有这么重视转移者的必要性。

      太奇怪了。
      不可能的。

      在那一瞬间,加藤真菜甚至感到了恐惧一般的東西。

      像吞了无法消化的东西一样的不协调感。
      一直感受到的东西。

      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很奇怪。

      那就是,这个。

      这样直觉領會到了。

      說到底,「勇者」對这个世界來說有如此必要吗?

      当然,作為一个强大的战力的有用性是可以理解的。
      从人们即将灭亡的古老时代到今天,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被认为是真正必要的吧。

      但是,世界在进步,會发展。

      如今,这个世界的文明正步向发达,已经养成了某种程度的集中的战斗力。
      令真岛孝弘一行苦战了的边境伯领军一類,就是其中最甚的吧。

      勇者的价值,正相对地變低。
      不論好坏,事情就是那样的。

      随着世界的进步,曾经不可或缺的东西的重要性會不斷下降,可以说是历史的必然。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哈里森=亚丁顿的存在,反而更具象征性。
      他可以说是历史的精髓,结集成人。

      正因为把眾多稱為恩宠之血族的具備素質的人聚集在一起,准备了充分磨练才能的环境,才能从中产生出像他那样的存在。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世界一直把勇者视為最重要的存在也是事实。

      这是怎么回事?

      哈里森=阿丁顿这个男人的存在,無法理解、毫不讲理。

      如果状况因那样的男人之手大大地改变的話,那个也能從中感到某种必然。

      在魔法影像的对面,本应平息的崩溃的预兆威胁着少年们。

      “不愧是哈里森大人!”

      圣堂骑士们興高采烈,相反加藤真菜却臉色苍白了。

      因为她认为决出胜负了。

      不可能战胜这个人物的。
      现在的哈里森=阿丁顿,有使人產生如此想法的资格。

      “……哈里森大人?”

      但是,马上意识到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因為哈里森本人,没有解除严厉的表情。

      “在这种状况下還能支持住吗,真岛孝弘”

      泄露的言语中,渗透着惊讶。

      虽然摇晃得很厉害,但影像对面的空间沒有倒塌。
      哈里森确实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但抵抗仍在持续。

      现在仍在进行着壮烈的控制權争夺戰,只要看依舊在持续放出庞大魔力的哈里森的身姿就很明显。

      “真岛孝弘。真是堅毅不屈啊”

      少年不会放弃。

      被不讲理的力量所折断的話,就再次将侵蚀之絲接駁起来。
      在即使松懈一瞬间,也会被压垮的压力下,继续做着必要的事情。

      不仅如此,还一直瞄准着反守為攻的机会。

      少年那樣的身姿,甚至让人感觉如同用一把剑挑战强大的龙的神话英雄一般。

      “也许在以前,像你这样的人才是被稱為真正的勇者”

      話中,是帶有什么想法呢?

      “真遗憾”

      我觉得哈里森说的话里包含着真正的感情。

      但是,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改变。

      “我必须杀了你。”

      他用坚决的语调说道。

      看到那样的身姿,加藤真菜发现自己弄错了。

      哈里森並不是因為单纯的好恶或是生理上的拒绝这样的感情,而成為敌人的。

      那里,有钢铁的意志。

      和真岛孝弘一样,能感覺到他也是抱着强烈的信念站在这里。

      这样的话,反击的空隙就不会产生。
      因为哈里森=亚丁顿這个人,是不會容许自己出現这种松懈的。

      这样下去不行。

      觉悟到这一点,加藤真菜有种被丢弃在漆黑的黑暗中的心情。

      在这地方,没有其他同伴。
      如果說有可能性的话,就是艾琳娜吧,但她已是濒死的状态。

      只能獨自想办法。

      但是,加藤真菜却没有战斗的力量。
      武器和道具之类的都被拿走了,即使有 在这种状况下 也做不了什么吧。

      即使如此,说服哈里森也是不可能的。

      要颠覆他钢铁的意志,就如同要说服真岛孝弘杀死他的眷属一样。
      那种事不可能成功。

      束手無策。
      勉强转动脑袋,少女得出了最残酷的结论。

      绝望滲透全身直到指尖。

      自己,无法颠覆这种状况……。

      ———所以就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幹么?

      “啊……!”

      那一瞬间,全身突然发熱。
      那是,來自灵魂深处的拒绝之意志。

      影像的对面,重要的少年不死心地抵抗着。

      所以,自己也不能放弃。

      燃烧起来的感情,将恐懼也好、绝望也好,一拼全部烧尽。

      少女还没有放弃。


      回复
      3楼2019-05-21 23:2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08 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