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回复贴,共1

沈蓓一宁少辰【腹黑总裁宠入怀】小说全文免费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0 23:36
    “你说什么……”一丝沉吟从口中溢出,宁少辰犀利的目光射向柳絮。

    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柳絮起身走向门口,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那些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是怎么想的?一点情 趣都没有。

    晚饭时,宁小熙称自己不舒服,不想下去吃饭,让沈蓓一将饭菜端到了楼上,看着他味口极好的吃了这再吃那,沈蓓一了然“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直觉,这孩子好像真不太喜欢高雯。

    本来说第二天还要坐游艇去海上玩的,晚上9点多时,宁少辰似是接了个电话,有急事,便带着一群人返了回去。

    喧闹糟杂的酒吧,重金属的音乐哪怕隔着重重的门,都能穿透进来。

    VIP包厢里

    宁少辰修长的手指,来回转动着酒杯,里面的红色液体跟着上下晃动。

    “把人带过来。”

    话音落,门被推开,一个女人,被人推了进来。

    精致的五官,清新的气质,与这种场合格格不入,可来这的人都知道,这只是的她的伪装。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韩应昊朝着宁少辰的方向挑了挑。

    拿起酒杯,宁少辰一饮而尽“如果有半句假话,小心你的舌头。”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在场的人却都知道,宁少辰干得出这种事,在他眼里只有想与不想,从来没有敢与不敢。

    女人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当年,是他们逼我的,他们,他们让我给你下了药,然后……然后取了你的……精 子。”

    “是谁?”

    “你……你父亲……”女人颤颤微微,却不敢有一丝隐瞒,她恨自己喝多了酒,嘴贱。

    “然后呢?那个女人,又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我本来想,想自己怀……怀的,可是,你,你父亲没看上我,所以,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出国,我……我花光了,最近,才偷偷回到c城,我……”

    “把她送走,我永远都不想看到她。”宁少辰有些烦燥的打断她。

    “宁少,你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说出去。”女人纤细的手指轻轻拉着他的裤脚,眼里擒着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求着宁少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0 23:37
      可惜……

      “带出去。”他低吼,心里,却莫名地松了口气,他儿子的母亲,自然不能是这种人。

      柳絮坐在他身侧,摆弄着吧台上的空酒杯,半晌后,拍着他后背“你家老头子应该不至于会坑你,毕竟是宁小熙的亲娘,他不可能随便找个人,而且,你看你家那小子的长相,我看他母亲,应该不会差。”

      没有回应,宁少辰沉默着,他实在不明白父亲当年,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何,他还年轻,如果想要孩子,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为何非要以这样的方式给他留下个孩子。

      “要我说,最倒霉的,就是高雯,莫名其妙就给人当了后妈。你以后,可得善待人家。”宁少辰回瞪了他一眼。

      想起高雯,他拿起酒瓶,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他确实欠她的,从小到大。

      将手腕处的钮扣解开,向上挽起,然后拿起外套,看着柳絮吩咐道。“所以,下个月初的订婚宴,你多费点心。”

      柳絮对着走到门口的宁少辰翻白眼,又不是他订婚,又不是他对不起人家,他费哪门子的心?

      宁少辰回家时,看到宁小熙的房间灯亮着,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都快1点了,平常这个时候,早睡了,想着便推门而入,然后,便看到了床上一大一小。

      沈蓓一自从母亲生病后,睡眠便十分浅,听到开门声,她就醒了,只是睡意朦胧,有些没缓过来,这会儿听到脚步声,她一下子坐起身。

      宁少辰站在床头,脸色沉了沉,盯着她看。

      “我陪他聊了会天,有点困,不小心睡着了,你……少爷回来了?”

      说完,替宁熙拉好被子,然后,对着宁少辰点点头“少爷,我先回房了!”

      擦身而过,淡淡的香气,合着空气吸入鼻腔,宁少辰咽了下口水,突然感到口干舌燥。

      “去给我煮碗面!”晚上没怎么吃,又喝了这么多酒,此刻胃里很不舒服。

      对于宁少辰这不合常理的要求,她楞了下,她是来照顾宁小熙的,当初来之前也说过,她只负责宁小熙的日常,这,给这位大少爷煮面,她是不是可以拒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0 23:38
        毕竟,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好吧,虽然她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不可能让宁少辰有别的想法,但,她就是不想和他有太多接触。

        他,看不起她。

        她,也不想看上他!

        “一碗面,1千块。”

        沈蓓一闻言,低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钱,果真是个好东西,当年,母亲生病,如果不是因为没钱,她怎么可能……

        宁少辰对于她的犹豫有些烦躁。

        这女人来这里,快大半个月了,见到他,从来对他都是不冷不热?这倒是让他这一直被众星捧月的人,有些不习惯。

        “是,少爷!”虽然她困极了,她也牙根儿对钱也不感兴趣,毕竟,母亲去世后,她一个人,有饭吃,能穿暖,就够了,她对物质上没什么要求。

        再说宁家给的工资,也不是小数目,足够她花了。但,他还不想和他明目张胆的对着干,毕竟,能不能照顾宁熙,只是他的一句话。

        冰箱里,各种新鲜蔬菜,肉类鱼类尽有,在宁家住了一段时间,她知道宁少辰口味清淡,想着他身上的酒味,她便用牡蛎就着高汤煮了碗海鲜面。

        面煮好了端出来放桌上时,宁少辰正好下楼,穿着藏青色丝质长睡袍,修长高大却不魁梧的身材,一览无遗,领口微微敞开,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他,确实受到了上天的眷顾,完美极了。

        见他抬头,沈蓓一快速的收起视线,想解开脖子后面,围裙的带子时,却不小心将后面的发髻碰了下,可能是因为刚刚睡觉的原因,皮筋有些松,长长的秀发便不受重负的散落开来,落在脸颊一侧,暖色的射灯此刻正好照在她一侧脸上,猛地一看,尽是和她平常有些不太一样。

        她“啊”的一声轻呼,想趁宁少辰没发现时,逃走,但,很显然,大少爷的眼神已告诉她,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0 23:39
          宁少辰脸色平静,只是眼眸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不要在我面前玩这种把戏。”

          沈蓓一楞了好一会儿,对于他的话,才明白过来,她对男女之情,从没涉世过,但,电视剧,她还是有看……

          敢情他以为自己是故意勾 引他?

          她低头,不说话,他这样的身份,讲什么都是对的,她无话可讲。

          转身,招呼也不想打,便回了自己房间。

          母亲说她的性格过于冷淡,其实,她很想为自己辩解,她在高中时,可是学校里的学生会副主席,性格开朗,活泼,也是大家公认的。

          可,在母亲面前,她从小就不敢大笑,不敢失了分寸,因为母亲会不高兴,她总说,女人要有女人的样子,以前,觉得忍着,太痛苦,后来,经历了这6年,她却早已不用刻意忍,就已淡定如水。

          中午,宁小熙说想吃甜点,她抽空给他做了点,这几年,为了让母亲味口好点,别的没学会,厨艺倒是不错。

          做好后,她见宁小熙估计还要有会儿时间睡,便准备去小睡一会儿,昨晚给宁少辰煮面,后面又想东想西的,到很晚才入睡,此刻头有点昏沉沉的。

          上楼时,见刘妈气喘吁吁的从楼上走下来“刘妈,你这么急着,有事?”

          “哦,是蓓一呀?”想想,拍了拍脑袋“你看我,这不现成的人吗?我还找谁呀?”说着,将手里的透明的袋子递给沈蓓一“这是少爷的药,你给他送过去下。”

          “药?”沈蓓一扬了扬手里的袋子,上面的小字显示“抑郁,安眠?”她怔住了,那么不可一世的人,还抑郁?

          看出了她的疑惑,刘妈微不可见的叹息一声“少爷小时候发生过一点事,后面晚上就老睡不好,必须要吃这些药。”

          沈蓓一哦了一声,豪门里都有些不可告人的事,她还是少知道点为好。

          “要不让司机送过去?我也不熟悉路。”她推辞,和那男人,她真不想多接触。

          “我怕司机嘴巴不紧,你知道这些事,不便让外人知道。”

          外人?难道她不是外人?

          “蓓一,你就帮个忙,少爷下午要出差去外地,再不送去,我怕来不及了。”

          出差?到了那儿,再买点呗,他不是有得是钱?

          “这药,一般的地儿买不来。”刘妈虽不是商场上的人,但能在宁家生活这么多年,她自然也早就懂得了察言观色,看出了沈蓓一的犹豫,她继续耐着性子解释着。

          “算了,你忙去吧,我自己去。”刘妈说着作势要把药拿回去,想着她的病,沈蓓一心软了。

          百层大楼下,沈蓓一深吸了口气,第一次进这么奢华高档的大厦,她,还真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有点紧张。

          找到前台,她说了来意,前台小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0 23:40
            眼里有着不信,但,还是客气的让她坐在了旁的椅子上,给顶楼总裁办打了电话。

            “送药?总裁又没病,送什么药?你们会不会办事?”秘书说完不客气的挂了电话。

            前台被骂,转头看着沈蓓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小姐,不好意思,上面说并没有让人送药,所以,我们不能让你上去。”说完,转身,不再理会她。

            这年头,想接近总裁的女人真是各显神通,什么招都用上了。

            沈蓓一闭眼,无奈叹息一声,这社会没有以貌取人,就不正常了,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刘妈,想让她和宁少辰说句,可电话半天都没打通。

            她想走,不管了,又觉得受人之托,这样走了,太不负责人了。

            于是便找了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刘妈说他下午会出差,她就在门口等,应该没错。

            靠在椅子上,昏昏沉沉的,她有些睡意。

            “蓓一……”迷糊中,听到有人叫她,是男人的声音。

            她睁眼,看清来人,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夏……夏医生,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太意外了,居然在c市可以遇到熟人。

            夏宇看着沈蓓一,不由分说的上前,将她揽入怀中“你妈去世时,我在外面出差,回来后才听说,然后,就再也没见过你,打你手机,也是空号,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听人说,她打听过宁氏集团,所以,他便来这边碰运气,却没想到真的可以遇到她。

            因为她母亲的病,她们也差不多认识了四五年,几年的相处,或许她的长相是他认识的女人中,最普通的那个,但,她的内心却是他见过最美的那个。

            记得第一次见她时,他在查房,不知道因为何事,她在被她母亲呵斥,那么难听的话语,那么尖酸刻薄,她却不但不生气,还一直微笑着劝她母亲,别伤了身体。

            那一刻,他便对这个平凡的女孩,多了份。

            后期,他看着她,背着母亲哭,却在抹掉眼泪后,给那个癌症晚期的小朋友讲笑话,她明明自己很累很困了,却依旧替同病房的奶奶按摩手术后的腿,这几年,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照顾母亲,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帮助,却似乎永远都没有抱怨……

            她很多很多的闪光点,让夏宇觉得自己似是遇到了“宝”。

            可惜,这女人对她永远都是淡淡的,却,也因此让他更是欲罢不能。

            之前碍于她母亲对自己的偏见,两人说几句话都很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0 23:41
              好不容易两人之间没有阻拦,却没了她的消息,这段时间,因为她的离开,心里那无法言语的失落与空虚,让他深深地意识到,他喜欢上了这个平凡的女孩。

              沈蓓一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来这里后,她换了手机号,想与以前的一切断个干净,还真没想过联系谁。

              夏宇,182的身高,半高领米色薄毛衣,浅色牛仔裤,五官不同于宁少辰的刚毅,清秀许多,看上去,倒像是韩剧里的小鲜肉,给人感觉,就是暖男一枚。

              他是她妈妈的主治医生,因为这个病,要化疗,还要经常住院,这几年,俩人一来二去,倒成了朋友。

              但,对于她来说,也只是能说上几句话,能打招呼的朋友,而已,所以,对于夏宇此刻的这般热情,她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

              “我……”她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目前的状况,咬着唇,低头,欲言又止。“好了,你不想说,就先不说,但是不可以再不和我联系了,听到没?”松开她,夏宇在她头上揉了两下,宠溺无限,眼神在扫过她挽在脑后的发髻和她身上的装扮时,皱了皱眉头,却没多话。

              沈蓓一点头,不敢和他对视,他这个人,似乎永远都这么善解人意。

              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这男人是不是表现得有些过了?

              “叮……”手机铃响起,是夏宇的。

              他接起,说了句“爸,我有事去不了……是……那随便你。”

              说完,脸上的冷意,在转身看着沈蓓一时,变得异常温柔,“你新的手机号给我个。”说完,不等沈蓓一有反应,便抽出她手里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号码,听到铃声响,才满意的还给她。

              “你,要不要坐一会儿。”见夏宇似是没有要走的打算,沈蓓一示意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他长相出色,个子又高,站在这大厅里,实在是有些惹眼。

              只是,却在碰到椅子时,她觉得有些冰,然后,便感觉身下有股“暖潮”涌了出来。

              “啊……”她掩嘴轻呼,咬着唇,皱眉。

              不用看,她都知道,月经肯定来了,而且,裤子肯定也因此脏了,生了宁小熙后,她之前的痛经就不见了,每次来月经,都没什么感觉,以往,在这几天,她会刻意注意点,最近,因为宁小熙,她分了心,所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0 23:42
                “怎么了?”夏宇见她面色微变,起身,蹲在她面前,有些紧张的问道。

                沈蓓一视线绕过夏宇,皱眉,非常小声的说道:“我,月经来了,好……好像裤子脏了。”

                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说这个问题,还是这样的关系,沈蓓一瞬间,脸色涨得通红。

                夏宇却只是微楞了片刻,故意咳嗽了声,然后俯身对着沈蓓一温柔的道:“你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乖。”

                不给沈蓓一反应的机会,他就跑向了门口……

                看着他的背影,沈蓓一有那么一刻失神,抬手摸着自己的脸颊,以前上学时,因为美貌,很多人喜欢她,追她,对她好,她不觉得有什么。

                可,自从化妆成了这模样后,异性这样的示好,夏宇是第一个,还是那么出色的一个。

                她咽着口水,心绪,很复杂。

                突然,大厅里的窃窃私语,停了下来,安静异常,接着就是快慢不一的脚步声。

                只见,在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鱼贯而出后,一个穿着一身咖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剑眉星目,五官深邃,身材虽高大却十分修长,真是完美的男人!

                感觉到他的视线朝着自己的方向扫了过来,沈蓓一迅速低下头,等着他走过来。

                “是你家保姆!”柳絮也看到了沈蓓一。

                “你去看看,她来这干什么?”

                柳絮避开众人的目光,退后,从人群另一侧走向沈蓓一,沈蓓一朝着他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药,递给他“刘妈说,这是给少爷的。”

                说完,不再理柳絮,只是低着头。

                宁少辰与她擦肩而过时,她能感受到对方有在看她,但,她不想搭理他,他昨晚的轻视,让她多少有些不痛快。

                只是……

                “你还不走?”意外的,对方居然开口了。

                沈蓓一皱眉,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我……等个人。”

                想想,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接着又说道:“小熙在睡觉,我,马上回去。”

                “谁允许你,利用上班时间做私事的?”宁少辰却转身,上前几步,在沈蓓一面前站定,见沈蓓一低着头,不看他,被无视后,心里有些生气,然后用手中的文件夹挑起沈蓓一的下额,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他这不寻常的举动让众人一阵抽气,能让一向冷冰冰的宁少辰有此举动,这女人又是谁?还这么普通?离她最近的女职员,见势提醒着沈蓓一“赶紧站起来呀,见到宁少,居然还坐着,像什么话。”

                “嗡”沈蓓一感觉血液一下子冲到了头顶,站起来?她能站起来,她还不站吗?

                见她无动于衷,后面已有不少人开始议论,宁少辰是谁呀?多少高 官,见了他还得低头礼让三分,这女人看模样,也就是一打工的,却敢这么摆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0 23:43
                  宁少辰没说话,只是盯着她,似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沈蓓一抬手挥开他的文件夹,有些不满他的举动,她只是在他家上班,这男人怎么搞得自己和皇帝一样专制?

                  而且还是过度自恋。

                  要不是因为宁小熙,她绝不可能去他家上班。

                  这样想着,眼神看向别处,直接无视了前面这一拨人。

                  其实她知道自己这样的态度,会惹恼宁少辰,但,在这世上,除了宁小熙,她已没有了任何牵挂,所以,命一条,也没什么可怕的,再说了,这么多人,让她怎么解释?

                  她无形中透露出的不屑与不耐烦,让宁少辰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蓓一……”是高宇的声音。

                  沈蓓一从来没觉得一个人的声音能这么好听,此刻,她觉得这堪比“天籁之音”,她迅速转头,看着发声处,脸上瞬间堆满了笑意。——(完整版)——
                  ——在薇-公——
                  ——(追文吧)——
                  ——发送:14——

                  便见高宇左手臂上搭着一件黑白格衬衫,右手提着一个黑色纸袋,越过人群,走向她。

                  “高宇!”她抬头看着他,半天只叫出了他的名字,却默默地松了口气。

                  “来,把这衬衫披上。”高宇旁若无人替沈蓓一披上衬衣,然后 俯身,在她耳边低语道:“你现在可以起来了,我带你去洗手间。”

                  他说的很轻,热气扑在沈蓓一的耳根处,脸上好不容易褪去的红晕,又浮了上来。

                  而这一幕,落在宁少辰眼里,却刺眼极了。

                  沈蓓一不敢去看周围人的眼色,起身,抓着高宇的胳膊,想想,转身,对着宁少辰点了点头,却没有言语,便朝着大厅另一个方向走去。

                  手下意识的扯了下身上的衬衣,发现长度已及膝盖处,她才放松了许多。

                  看着扬长而去的那个女人,宁少辰快被气疯了,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无视和对待过,更何况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顿时,脸色铁青,握着文件夹的手,泛着青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0 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