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了少女漫里...吧 关注:6,139贴子:5,604
  • 3回复贴,共1

【索菲亞】第3話 咦?有那種東西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怕大家無聊,所以看看吧~


回复
1楼2019-05-20 20:58
    第一話:https://tieba.baidu.com/p/5834615221
    第二話:https://tieba.baidu.com/p/5834616573


    ------------------------------------
    第三話正文


      我正站在廚房的料理台前,用高麗菜片包起碎肉。

      過了一個禮拜,父親哈維雖然沒有開口抱怨,但那可憐兮兮的表情像小狗一樣(雖然這個比喻很失禮),於是就來想其他菜色來變化。

      當我端上這道料理的時候,哈維的眼睛閃閃發光。

      「索菲亞,這個很好吃呢!」哈維吃得非常開心。
      「那就好~」
      這不過只是高麗菜捲,而且包的不好,都有點散開了……嘛啊~他開心就好了。

      而正當用餐時間快結束的時候,哈維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對了,等會兒我和傑夫要去巡視騎士團,就要麻煩妳一個人在宅邸了哦。」

      騎士團?伯爵家的工作之一。

      貴族代替國王管理旗下的領地,畢竟維持領地的收入確保稅收,以及保護領地不被奪走,而這也代表需要維持騎士團的運作。

      題外話,這個領地叫做格涅西亞,所以騎士團就叫做格涅西亞騎士團。

      「我、索菲亞也想去。」
      這是外出的好機會。
      「欸?我們很快就會回來囉。因為說是巡視,其實也只是聽他們報告……但他們總是沒有問題呢,索菲亞去也會覺得無聊的。」
      你這麼一說我更想去了,以父親經營的方式來看,我完全不相信沒有問題。
      「……索菲亞想看父親工作的樣子!」
      果不其然,被這麼一說後,父親非常的高興,立刻答應了。

    ♢ ♢ ♢ ♢ ♢

      外出的準備很快,沒有多久,管家爺爺駕駛著馬車,我們三人前往鎮上。
      布洛提斯家位於較偏遠的地方,用走到領地的鎮上約需15分鐘,馬車約5分鐘就到了。
      因為身分上的考量,這次才乘坐馬車,否則管家爺爺外出採買時也都只是徒步出門而已。

      過了5分鐘後,到了城鎮外,向駐守門外的衛兵亮出我們是布洛提斯的證明後,我們駛著馬車進城
      馬車緩緩的駛向高掛著藍色軍旗的建築物。

      軍旗上的是騎士團的標誌。

      一路上,受了不少注目禮,但是能感受到壓抑的氣氛,看過去,他們的眼神和表情並不是很好。

      被排斥著,彷彿我們不該出現在這裡。

      沒有感覺到的,大概只有笑瞇瞇的父親了吧。

      環視周圍,我注意著攤販販售的物品價格,並記下來。
      之後得想辦法找行商的人學習才行。
      看著街上的人們穿著和臉色,能發現他們過得並不是很好。可以的話,想讓領民過上吃飽喝足的生活。

      過了一會兒到了騎士團,敞開的鐵柵欄前站著幾個人。

      我們下了馬車,站在最前面的紅色頭髮美中年向我們敬禮:「等候多時,布洛提斯伯爵。」
      他有一頭超過肩膀的紅髮,用條繩子綁起來放在背後,鮮豔的紅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雖然因為有了年紀,眼角有一些皺紋,但這不影響他眼神還有氣勢所散發出來的剛強。
      這份氣質加上容貌加成,可以想像當時很多女性提出婚約吧。

      哈維擺擺手,示意他不用多禮,「今日我的女兒索菲亞也來了。」
      突然介紹到我,我緊張的拉起裙擺做出淑女的禮儀,而他們也立刻向我敬禮。。

      「塞茲,這個一個月有什麼要事嗎?」
      「不,一切安好。」
      名叫做塞茲的男人微微點頭,垂下的眼簾中的感情,大概只有身高矮小需要抬頭看得到的我了吧。

      那眼神透著冷漠和無力。
      我能理解,雖然父親沒有囂張跋扈,但是軟弱的氣氛是無法讓眾人安心信服的。
      覺得,就算有什麼事情,講了也沒有用。
      這時,我注意到紅髮男子後面站著身高比我高一個頭的紅色短髮的男孩,而他正直盯著我。
      應該是塞茲的兒子。
      這一路上,父親說了點騎士團團長的事情。
      騎士團團長,也就是這紅頭髮的美中年,名字叫做塞茲‧諾亞德,妻子叫希絲‧諾亞德,目前有一位跟我同齡的兒子,叫做艾斐爾‧諾亞德。
      塞茲的家族也是伯爵,但因為塞茲是諾亞德家的三男,所以地位上還是比父親低了一點。

      然後,這個男孩就是艾斐爾了吧。雖然年紀還小,但是跟他父親友7分像的容貌,以後會是個美少年吧。

      回想了索菲亞的記憶,卻幾乎沒印象,唯一的印象好像只有在學園舉辦的比賽中,是劍技高超的火屬性騎士。
      也沒有跟他說過什麼話,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的學園裡……嗯?等等,別說說話了,印象中就算看到艾斐爾距離都很遠,而且只要一對上目光就被撇開。
      明顯被討厭著。
      ……也是啦,原本的索菲亞個性這麼差。
      不過,我現在什麼都沒做,也許還能好好相處。
      這麼一想,我朝他微笑,結果他愣了一下,哼了一下並把頭撇開。

      ……欸?我什麼也沒做吧?
      有點打擊。

      垂頭喪氣的我為了轉換心情環顧四週,從這距離就可以看到的練習場,有士兵們在練習,這時有兩名士兵搬著一個箱子,裡頭有護具之類的裝備。
      可不對勁的是非常老舊和破損。

      都沒更新過嗎?

      我轉回來仔細看了下眼前的塞茲他們,發現他們身材和臉形有點消瘦。
      有在鍛鍊瘦是應該的,但是感覺這不是鍛鍊來的,像是……吃的不好?

      這時,他們已經結束對話,互相敬禮後,就要離開了。
      哈維牽著我的手坐入馬車,管家爺爺坐上駕駛座,我們就這樣回到宅邸了。


    回复
    2楼2019-05-20 21:00
        一路上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陪父親聊天,看著馬車外的風景沉思著。

        到了宅邸,我下定決心的找管家爺爺兩個人獨自談話。
        「管家爺爺……雖然我們剛回來,可是你能陪我在去一次騎士團那嗎?就你和我兩個人。」
        「可是……」
        「拜託了!我覺得騎士團的狀況沒有像報告給父親的那麼沒事……所以……」
        我還想說些什麼,傑夫就開口說:「我明白了,大小姐。那為了不讓伯爵大人知道,我們就徒步走過去吧。」
        傑夫這樣回答,我反而愣住,「爺爺你不問嗎?你應該覺得我很奇怪吧?」
        傑夫呵呵的笑,那笑容有點慈祥:「不,我覺得很懷念。」
        「懷念?」
        「是的,彷彿愛梅爾夫人呢。在她過世以前,布洛提斯家中的事都會經過夫人。另外,她過世前也曾對我說很擔心。」

        愛梅爾是哈維的妻子,也是我的母親,在索菲亞六歲的時候就病逝了。

        「擔心?」
        「是的,因為老爺的個性太溫和,又容易被人蒙騙……」傑夫苦笑,「我只是名下人,就算有什麼事情也不好提出來,愛梅爾夫人很擔心她走後,老爺能不能照顧好您還有布洛提斯家。」

        啊──擔心的是哈維,也就是父親啊。

        「我明白了,管家爺爺。」我仰頭一笑,「我能做的還不多,所以請你協助我。」
        「樂意至極。」


      ♢♢♢♢♢♢


        出門前,為了讓父親大人能乖乖在家不要亂跑,我拜託他整理庭院,跟他說我很喜歡花後,他興致勃勃的除著草。
        ……這時候就不要計較伯爵大人變成園藝師吧。

        到了騎士團,塞茲和艾斐爾不明所以的前來迎接。

        「是索菲亞大小姐吧?為何……」
        塞茲不明白才剛離開的我們為何又來,而且沒帶著哈維,又是徒步。
        「我想向您請求查看騎士團的收支本。」
        「收支本?」塞茲愣住,隨後略帶刺的說:「難道是懷疑騎士團有何不法交易嗎?」
        他這樣一說,有點氣勢洶洶,連旁邊的艾斐爾眼神冷冽的能刺人。
        「沒這回事。」我堅定的說:「只是我認為給予你們騎士團的經費似乎有所不足。」

        如果充足,他們的裝備不該如果破舊,也不該一副有氣無力、沒吃飽飯的樣子。

        塞茲張大眼睛,氣勢有點減少,「不足……也沒什麼吧?對你們來說,騎士團沒有任何用處,只是單純浪費稅金的單位。」
        「父親大人……從沒說過這種話。」

        父親只是個樂天派的人,他唯一的過錯只有看不見部下和領民的痛苦。其他毀謗、諷刺等話從沒說過。
        先前來這的路上,他不停的誇張塞茲是個很厲害的人,國家舉辦的切磋賽中,總是前三名。

        塞茲的眼神有點冷漠,「對你們貴族來說,只要領民上繳足夠的稅金,讓你們能成天開茶會晚會,吃豪華的料理,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冷哼了一聲,「對大小姐來說也是這樣吧?對您來說美麗的禮服、美味的點心還有可愛的玩偶才是最重要的。」

        我張大眼睛,看著塞茲的瞳孔,裡頭彷彿能看到憤怒的火焰。

        我,覺得很難過。
        因為他還有艾斐爾的眼眸還有表情,能感到對貴族深深的失望。
        聽父親說,塞茲一出生就在這裡,除了去學園上課離開過三年以外,他從沒離開這個領地格涅西亞。
        原本他有機會到更好的領地的騎士團,但他以想待在家鄉為由而拒絕了。
        所以在這的二三十年,除了父親,他還有接觸過別的接手這裡的貴族。
        而那個貴族怎麼經營這個領地的,從塞茲身上就能感覺得出來。

        這深深的失望、長年的壓抑,終於讓他忍不住對個只有8歲的女孩抱怨和發洩了吧?

        見我沉默不語,自知失言的塞茲張口要說話時,我搶先開口說道:「您說的沒錯。」
        「啊?」
        我不能退縮,感受到的委屈不能表現出來。

        我不想再讓他們失望了。

        我微微一笑,「……對大部分的貴族來說是那樣呢,他們彷彿認為只要坐在椅子上作物就能豐收,只要伸手就會有飯吃。」
        我挺直腰板,「但是,我認為要做夢的話,還是留到晚上睡覺的時候吧!」我直視著塞茲的眼睛,「這裡是夢還是現實我分的非常清楚!」
        塞茲瞪大眼睛,沒有說話。
        「另外,我知道貴族讓您很失望,但是希望您能慎言,雖然我還是小孩,但是再小也是名貴族,有貴族的自尊需要維護,您這次說的話我會當做沒聽到,但若有下次的話,我也不得不照規定處置侮辱貴族的人了。」
        塞茲驚訝的看著我,彷彿不敢置信一個小孩能說出這樣的話。
        但他還是明白自己的確說了大不敬的話,單膝跪地,「……是,十分抱歉,非常感謝大小姐的……」
        我微笑著打斷他,「我說了,這次我什麼也沒聽到,塞茲大人,現在可以讓我看收支本了嗎?」
        「我明白了,請隨我來。」

        於是他將我帶往騎士團團長的辦公處,路上管家爺爺在我耳邊小聲的說:「您做得很好,大小姐。」
        我鬆口氣的笑了笑:「嗯。」

        但其實那是強裝的,我能感覺到背後的冷汗狂流。

        到了辦公處,我坐在桌前翻閱著記錄,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幾年領地給予騎士團的經費每個月只有15金幣。

        這裡的貨幣有銅幣、銀幣、金幣。
        每100個銅幣能換1個銀幣,而100個銀幣能換1個金幣。

        雖然騎士團團長的薪資是另外支付的,但騎士團裡需供應士兵一天兩餐,還有薪水。以帳上來看,他們每個人一個月薪水才10銀幣。
        要來了目前在騎士團的名冊,這裡的士兵好歹也有百位,也就是說光薪水就至少得付10金幣了。
        然後以在路上看到的,一籃蘋果10顆就要50銅幣了,一塊約5人份吃的肉就要1銀,稻米則是一袋2銀幣,分量約一家人吃一個月。

        因為我不太清楚這邊薪水怎樣算中等,但是以路上的物價來看,一個成年人好歹一個月也得花費5銀幣吧?

        也就是說薪水只能勉強維持生活而已。

        付了薪水後,只剩下5金幣,這些得供應一百多名士兵的一個月兩餐……

        「塞茲大人,請告訴我騎士團目前的經費實際上需要多少?」
        雖然我這麼問,但塞茲猶豫了一下,並沒有正面回答我,「您現在所看到的就是實際了,十幾年來都是如此。」
        我有點生氣,「塞茲大人,請您誠實的回答我。這不是該給你們的金額,這種金額連飯都吃不飽,更別提你們的裝備從沒更新維修過,不是嗎?」
        「這……」
        「塞茲大人,如果士兵們吃不飽怎麼會有力氣保護領地和領民?裝備破舊又該怎麼抵禦敵人?」
        塞茲低頭,緩緩的說:「薪水至少得一人20銀幣,供應的兩餐則每人一個月至少10銀幣,也就是一個月至少需要30金幣。」
        「那裝備的維修及換新呢?」
        「……正常每半年會有額外給予,在王都稱作裝備津貼。」
        「王都會發放多少?」
        「大約10金幣,不過這裡不用照王都的標準。」
        「但至少也得一半吧?」我轉頭問管家爺爺,「管家爺爺,要補上20金幣的話需要再簽什麼嗎?」
        「再補一張補發放的證明,蓋上伯爵大人的印章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我看向塞茲,「明天一樣這個時間到來,我會帶上20金幣,那麼,我們先告辭了。」
        「欸?」

        沒等塞茲他們兩個人反應,我和管家爺爺就告辭離開,回到宅邸了。


      ♢♢♢♢♢♢


      回复
      4楼2019-05-20 21:05
          隔日。

          跟父親拿20金幣還有印章意外的簡單。
          原本他認為騎士團津貼是沒有問題的,但旁邊的管家爺爺開口:

          「索菲亞大小姐說的是真的,老爺。」傑夫微微鞠躬,「昨日我和小姐出門採買時,又再度造訪騎士團,也協助小姐看了資料……伙食薪水暫且不提,但他們至少10年沒有更新裝備了。」
          「這、這樣啊……」

          而讓哈維立刻將保管箱鑰匙和印章交給我的是接下來管家爺爺說的這句話。

          「大小姐跟愛梅爾夫人一樣呢,都如此聰明能幹。」

          哈維一邊淚眼汪汪一邊說的好欣慰的把錢、鑰匙還有印章交給我。

          ……嘛啊~反正目的達到了。
          這時候我很慶幸,母親過世後的兩年,布洛提斯家雖然窮但還是健在……。

          接著,我和管家爺爺去了騎士團。
          將20金幣給了塞茲,還有簽好證明後,塞茲一副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樣子。

          我笑了笑,「管家爺爺,你先去採買吧!我會自己回去的。」
          管家爺爺告辭後,我開口說:

          「相信我說的話了?」
          再還沒看到錢之前,只會認為是安慰、敷衍吧。
          「這……我……」
          「接下來的每個月會按照30金幣發放,裝備津貼也會每半年支付5金幣。」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我想了一下,「啊,目前布洛提斯家將傭人們都辭退了,沒有額外的開銷,所以請您不用擔心。」
          「咦?辭退?……不,我意思是,為什麼大小姐妳要做這樣的事?」

          唔……是呢,正常這年紀的貴族小孩,應該是在宅邸裡跟家庭老師學習,或者跟親戚、鄰地貴族小孩一起遊玩的吧。
          想到這,我苦笑。

          「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但是父親大人是個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的人呢,雖然他很和善溫柔……他是真的相信您說的『一切安好』哦。」

          我往窗外一看,看著人們在走在街上的樣子。

          「塞茲大人,我和父親的願望是一樣的,希望領地的人們都過得快樂。」我轉回來看著他,「當然,這也和您的願望是一樣的吧。」

          我燦爛的笑,「雖然我和父親還有所不足,但希望你們能協助布洛提斯家。有騎士團在,不管是我們還是人們都會覺得很安心哦。」

          這說出口後,塞茲終於卸下了冷漠,他單膝跪在我面前,牽起我的左手在手背上一吻。

          這是騎士的最高禮節。

          旁邊的艾斐爾也跟著單膝跪下。

          「是,我們格涅西亞騎士團定會為了領地而努力。」


        ♢♢♢♢♢♢


          接著,事情結束後,本來我要自己回到宅邸的。
          但是塞茲說不能讓貴族千金自己單獨一人行走,於是現在我和艾斐爾並肩走在回宅邸的路上。

          不過,氣氛有點尷尬,走了一段路我們倆都沒說話。

          正當我想找話題講的時候,他先開口了。

          「……真的都把傭人辭退了?」
          「欸?嗯,是啊!」不再沉默很開心,所以我連理由都接著講了,「因為沒有住人的房間也不用掃嘛!也沒什麼好服侍的,反正也才我和父親兩人而已。目前宅邸只有我和父親和管家爺爺。」
          「……連廚師也?」
          「嗯,我和管家爺爺會做料理,早餐是我做的哦~」我有點得意的語氣。
          不過我這樣說完後,艾斐爾就不講話了。

          嗯……不覺得剛剛的話有哪裡有問題啊?

          這樣的沉默直到看到宅邸後,他開口。

          「妳真是個奇怪的人。昨天還有今天的事情,還有做料理什麼的……」
          「欸?」

          這麼說也沒錯……起初只打算著要把領地經營養,單純想回避處刑而以。
          但是看著街上的人們,還有騎士團的狀況,就覺得既然身為貴族,就該負責任,如果得等自己長大成人的話,那不就要大家還要痛苦好幾年嗎?

          「因為我是貴族啊!讓領民幸福是貴族的責任哦!」
          「……是這樣嗎?」
          「是哦~啊,到了。」站在宅邸門前,「那麼,今天感謝您送我回來,艾斐爾大人。」
          「……不用加敬稱。」

          那代表……想起剛剛的塞茲還有現在艾斐爾說的話,這代表被承認了吧?

          好開心!

          「我明白了。」這時突然有一陣風吹起我的長髮,我稍微將髮塞在耳後,笑著說:「那麼,改日見,艾斐爾。」

          我這麼一說後,艾斐爾竟然直接掉頭走人,連個再見也沒說。

          ……欸?淑女禮儀我有做好的吧?

          為什麼?!雖然原身是惡役千金,但現在明明我什麼壞事都還沒做──

          別的故事的女主角會散發人見人愛的費洛蒙,惡役千金是散發令人討厭的費洛蒙嗎?

          咦?有那種東西嗎?

          大打擊──。


        回复
        5楼2019-05-20 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