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吧 关注:75,843贴子:767,047
  • 30回复贴,共1

转一篇长期"搞蕾"主力之一“我是蓬莱第一仙”发在微博的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几天网上风波不断,很多网友都私信我,让我发表一下感想,我一直没有发声,因为我不需要热度了,用网上很多营销号的话说,德云班主关注的蕾黑,这是多大排面了,我还要怎么红?借用老郭的话,一半黑时还有骨,十分红处便成灰。我再红可能也要打点滴了。
自从搞蕾以来,我是不忘初心的,也是始终没有改变过对他的认知。虽然我希望他凉,他糊,但是我没想到会是这种形式。昨天网上比较热的两个微博,一个是@张云雷家的南方姑娘发表的,说是伸手打了蕾黑,底下评论二奶奶们一片叫好。这篇一出来,就有人给我私信投稿了。我是不接投稿的,所以拜托了@奇特生物研究所所长,由她发表。另外那篇视频,前天夜里就有人私信给我了。第一,我不想用这个事搞蕾,无论如何,这个视频一出来都会触及到很多当年受难同胞的隐痛。我不能指责人家发视频的博主做法不对,只是我个人的性格使然,我不愿意。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纵然我用这个视频把蕾蕾搞凉了,成就了我一时的名气,我也不会快乐。再有,当初毅然决然走上搞蕾之路,是因为他业务能力,所以我更希望,最希望,他是因为业务能力不行而被观众唾弃。对于一个艺人,尤其是有大量**粉的艺人,官媒下场,反倒是会让他的粉丝心疼他,误以为如何如何。虐粉的结果就是帮他洗粉,固粉。
今天我私信里看了很多团体的截屏,有通知,有警告,有提醒,有告知,也有很多同行同业的幸灾乐祸,乃至于很多从业人员已经开始着手收集准备整个德云社的黑料。今天已经有营销号开始带节奏了。
我对郭德纲老师的态度很复杂。2004年左右郭老师横空出世,当时很多人,包括后来的很多纲黑,我们在当时的环境下,听了他的段子真是惊为天人,开心的不得了,高兴的不得了。后来和郭老师不太愉快的马春然,陈朔,贴吧的生如夏花,徐烟儿,已经不在微博的信浮沉,现在很少提及相声的东东枪,等等。那时候都是纲丝。八月风波的时候,陈朔老师念的诗现在知乎上还能看见文稿。
从04年开始到10年左右,他的很多节目我都是十分推崇的。10年以后,可能是年龄问题(我觉得应该是心理年龄),也可能是身份的转变(从单纯的艺人成为了团队的精神领袖),也可能是前期开闸放水太多,后续的储备没跟上,也可能是粉丝的追捧,有点放范,相声舞台上,除了他,我没看过谁提着大褂迈着四方步,慢慢悠悠出台的。拿派,真的是拿起来了。他怎么说,粉丝都捧。有的活真是稀碎也捧,有的活真是一次性的,比如《官衣贺喜》《富贵图》等等。当然了,也不排除我们私底下讨论的,那次中国相声史的被冷落,让他有了包饺子喂狗的怨恨。此后,我对他的很多节目就是选择性的听了。我对郭老师的态度是不黑不捧,时不时的还砸他葛他。
郭老师对相声,我只能评价两个词:功不可没,罪不可恕。他的贡献无需多言,他的失败也不得不正视。这十来年,相声舞台上很多不好的习气都是从德云社开始蔓延开来的。当然,别的班社可能有的习气比他们还不好,但是因为没有拥趸,没有知名度,没有展示平台,没有话语权,所以相比较来说没有德云社的影响大。一个团队里几百个说相声的,个个想红,个个想要资源,个个想圆粘子,怎么办,一样的活,要与众不同,就要出新创新,没新怎么办?那只能无所不用其极,歪的,斜的,臭的,荤的,脏的,兼容并蓄。
我对艺人台低下的私生活比较八卦,但是这决定不了我对其艺术的评价。我看他台上如何,尺寸,节骨眼,劲头,使相,高矮音,节目的架构和呼应,包袱的铺设与展开,这是我衡量的标准。只要不违背正常人的三观,没有太血淋淋的馒头,其他的就看演员的功底和驾驭了。至于台下,嫖娼的归扫黄大队处理,吸毒的归缉毒大队处置,家暴的归妇联调解,合人瓦人的归经侦大队管,里通外国的归国家安全局管理,不孕不育,举而不坚,坚而不久,花柳梅毒的这都归电线杆子管。与我们无关。
我内心是不希望张云雷的事情牵连到整个德云社,虽然这个社里有百分之八十以上不会好好说相声,不想好好说相声的。但是毕竟还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人在努力,在坚持。该社目前的观众群体可能各个阶层,各种欣赏水平都有,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在吃饱了的同时,渐渐地能够对饮食健康有所注重。听了他们的某段相声,不妨再听听别的团队,不妨再听听以前的演员。观众的欣赏水平上来了,演员里滥竽充数的应该就少了。观众应该是水,水涨船高,咱们涨上去了,他们要是不想被淹,就只能也跟着提高。当然了,我也没指望他们不逛九公子,去国家图书馆学习。
张云雷该糊,但是张云雷的粉丝说了,张云雷先生的一切成绩与他们单位无关。
今天看了很多营销号的表演和表现,还真不如张云雷在台上日桌子。
最后寄语,希望广大年轻演员,少去夜店,多去夜校,在这春风沉醉的晚上,不要都尽忙着**,抽空看看书,假装自己有脑子不好吗?


回复
1楼2019-05-20 13:23
    我觉得有些粉丝真的是拎不清。真当只有张云雷一个说这个把他摘出德云社就没有事了???甚至于踩着他吃馒头的。那几个提名的除了少主哪个的相声底线比张云雷还高呐???
    然而神社里努力不作妖的真的不多。。。连霄字科的都很喜欢作妖。九字科是真的大师兄带头作。。。
    说句实话,大厦将倾快了。哪怕教主重头再来也要看他自己和于大爷的年纪的。再怎么卖票赚钱,**也是卖不出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0 15:16
      我是蓬莱第一仙 这次搞大了吧,钱不知道有没有到他那里
      一群妇女和几个猥琐男天天在群里叽叽歪歪的,不知道最后是谁利用了谁


      收起回复
      3楼2019-05-20 15:20
        按纲丝标准,如果蓬莱第一仙这样的不算纲黑,我觉得我大概得算路人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0 15:41
          还是不要转这位的文了,之前拼了命的咬马春然给神社效忠,转过头来又成搞蕾主力了。我就纳闷微博上夏花和张大民干嘛还理他,这人太脏了


          收起回复
          6楼2019-05-20 16:27
            必须全盘否定,或者全盘肯定,不然势必两头不讨好


            回复
            7楼2019-05-20 18:56
              我对艺人台低下的私生活比较八卦,但是这决定不了我对其艺术的评价。我看他台上如何,尺寸,节骨眼,劲头,使相,高矮音,节目的架构和呼应,包袱的铺设与展开,这是我衡量的标准。——给你画横线,说得好!


              回复
              8楼2019-05-20 20:17
                想徐烟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1 01:30
                  本来也没粉过郭德纲,只是觉得相声说的和别人不一样
                  从藏秘排油开始就对他有看法了,这人心太狠


                  收起回复
                  10楼2019-05-21 09:29
                    台上日桌子,,,,台下呢?,,,电线杆子?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1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