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34,508贴子:36,786,330

【原创】《三途歌之卸龙甲》 欲耀祖上门,首得撬鬼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两千多年前,北方崛起了一个灿盛的强国。

这个马背上的国家,无时无刻的不在觊觎着中原那块肥沃的土地。

时值春秋战国之末,秦帝国在商鞅变法之后,经过了数代人的经营,成为了当时诸侯国中的翘楚。

在秦皇嬴政执政期间,中原大地战火纷飞,秦王朝历经数年的南征北战,终于吞并了当时被并列为七大诸侯国中的燕,赵,魏,韩等四个国家。

但就在这个时候,位处北方的帝国认为是取中原最佳时期。

北方民族跃上马背,跨过当时尚未成型的长城,至赵国跃马而今,入侵中原。

危机时刻,秦皇起一干将领抵御这个民族的入侵。

时有异人,奉君命,受见秦皇,在异人建议下,秦皇决定在这场战斗中先入为主。

异人诏:北方之所崛起,乃龙脉伏犄,若是不能捣毁此龙脉,中原必将易主。

秦皇特起一神秘组织,此组织共有十人,以一人为尊,为尊者,后背上纹有一条枭首巨龙和一柄造型诡异的匕首,掌握一章神秘铜符。

秦皇为此神秘组织取名为“卸龙”。

卸龙组织北隐于大漠,专以探查龙脉,行刺政要,捣毁龙穴,护河山为己任。

在神秘的卸龙操纵下,北方民族的龙脉断竭,这场战争中,他们被赋予杀神之名的白起杀的落花流水,彻底的被驱逐到极北之地。

历经征战,秦皇终于扫平六国,一统天下,登上了至尊之位。

传说中,此民族当年信奉大长天,其君王乃是一位不世出奇才,手中掌有一颗能够令人永保肉身不腐,号令天下鬼神的神奇墨玉珠子。

然而~千百年来,北方的那个民族早已被泯灭于沙海之中,甚至连其当年国号都湮灭在历史的长流之中,更谈何墨玉珠子?(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0 04:03
    陈梦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20 04:03
      庄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0 04:04
        清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0 04:05
          阿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0 04:05
            章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20 04:06
              蝎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20 04:07
                伊老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0 04:07
                  第一章:踏云麒麟

                  我爷爷算的上是奇人一个。

                  至少在这“逮腥沫儿”上,我爷爷要是称第二,那就没人儿敢说自个是第一了。

                  什么叫“逮腥沫儿”呢?

                  说白了,这逮腥沫儿就是人们所说的捡漏,也叫鉴宝。

                  也许你们会说捡漏就叫捡漏,干嘛整出一个“逮腥沫儿”来,这不明显的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

                  嘿!这就是我爷爷的奇特之处,因为我爷爷呀他是个瞎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20 04:07
                    也许你们又要嚷了,说这鉴宝可是一个纯眼力的活儿,可我爷爷是个瞎子,他会懂得啥叫宝贝?

                    这不明白的忽悠人么?

                    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在我爷爷的一辈子里,见识过的宝贝没有万千多,至少也有个整千数儿,但我爷爷他就楞是没失手过。

                    因为这就是我爷爷的独门绝活~逮腥沫儿。

                    那么~,这逮腥沫儿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简单点来说~我爷爷每次鉴宝的时候都会先用手将宝贝摸上个透,再然后,他会将食指放在舌头尝捻一下儿。

                    好了,关于宝贝的结论就从我爷爷口中出来了,上至秦魏晋,下至元明清,无论是铜器,玉石,书画,瓷器等等,我爷爷都会挨个的说个透,而且从未有过半点差错。

                    这就是我爷爷的奇特之处,是我陈家人的门楣,也是“禄宝斋”三个字儿的招牌。

                    试问那个年头里~整个潘家园儿里谁不认识我爷爷陈三痴?

                    又有谁在这潘家园儿里混的,不得依仗我陈家人三分?

                    明道儿,暗道儿,川江窑山儿,湘楚土夫子,哪个手上整出点宝贝后,不是经过我爷爷给说叨的?

                    那个时候的陈家门前,简直能用的上“骏马并驱塞门庭,路人避贵绕路行”这两句词儿来形容了,整天上门前来拜访的又哪个不是在外声名赫赫,贵重非凡的?

                    那个时候的陈家,才能配的上“禄宝斋”三字儿,而现在的陈家,简直给“禄宝斋”提鞋都不配。

                    之所以这么说,都是因为我爷爷他不仅人走了黄泉道,还顺便将自个那一身奇绝的“逮腥沫儿”都给带进了棺材去了。

                    从那以后呀,我陈家就开始风光不在了,我家那老头儿是个靠吃祖本过活儿的人,爷爷在世时候~觉得自个能生出个带把儿的,就是一件非常光宗耀祖,非常了不起的事儿。

                    所以~他对我家老头儿那可谓是捧在手中怕化了,含在嘴里怕融了。

                    只要我家老头儿看中了,或是喜欢什么,一个字儿,买!

                    宠的我老头儿都快翘上天儿去了,年纪轻轻的就啥都会,吃喝玩乐那叫花儿百番开,都能玩出个大样本儿来。

                    然而~,然而等我爷爷前脚刚驾鹤西去,后脚就苦死了我家老头儿。

                    因为他啥都不会,莫说看宝贝儿,宝贝儿看他都差不多,我现在估计着我家老头那会儿掌管“禄宝斋”时,估计宝贝到他跟前,他都会当成破烂玩意儿给扔了。

                    这样一来我陈家算是家道中落了,长的十年八载咱不说,这才两年时间不到,爷爷留下的家业都给我老头儿整的底儿清,干净的跟磨砂镜子似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0 04:08
                      等我上位执掌“禄宝斋”时,我家老头给我留下的除了门口外悬挂的那板鎏金招牌外,就剩下这屋内的三尺沉木柜台了,甚至连这屋里的灯泡都没给我整,还是那种黄橙橙的倒悬梨,也就是我们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常用的十五瓦大灯泡。

                      按理说,我家老头儿就一典型的不肖子孙,所以按照他的性子,就算他将这“禄宝斋”给典卖了,我也丝毫不觉得奇怪。

                      但让我奇怪的就是~我家老头儿这一辈子不管多落魄,可他就是从来没打过“禄宝斋”的注意,甚至在他弥留之际,还虚弱的拉着我的手,言语切切的再三告诫我说,不准我将这“禄宝斋”给关了,更不许我把它给整没了。

                      这样一来,可就苦死我了。

                      有心杀贼,可却无力回天呀。

                      试想一下,老头儿给我留下了这么干净的家底,可却又不让我另寻出路,甚至还要求我必须日日前来潘家园守着,就是死活都不能关掉“禄宝斋”。

                      这样一个完全没有收入的生活,你叫我怎么过的下去?

                      如此苦苦的熬过了大半年后,我的内心终于动摇了,罢了!既然老头儿你上梁都给歪成九十六度,你叫我这下梁还能给陈家整出个孝子贤孙来?

                      既然老头你做了初一,将家底都给败个底儿朝天了,那我也就做个十五凑个整数儿,把这“禄宝斋”给盘出去吧。

                      我陈梦泽虽然不是什么个志冲云霄,胸怀天下的人物,但也不是一个四肢健全,却天天只能守着一个不到五十平方米小店儿的木疙瘩,关键是这店面还一件东西都没有,至今有好几年没开张过半毛钱生意。

                      所以我决定违背老头儿的遗愿,决定将“禄宝斋”先给折腾出去,然后揣着这笔资本南下闽粤,或是北上津海,另外寻条阳光大道来活儿去。

                      幸运的是我爷爷当初选址创建“禄宝斋”时,这地段选的真是没话说,店面是座北朝南,位于十字路口东面,更处于潘家园最繁华的地段,这简直就一天生聚宝盆。

                      所以,当我将这店面出售的红纸单刚贴出去,后脚便有人登门问事儿了。

                      折单,折单,位于金蟾吞财的旺铺,又启事区区价码便能谈的下来的?

                      没有个数百万个字儿,你想都别想了。

                      可就在今个儿早上,我店里头便出现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好家伙!溜了一双蛤蟆眼往我这店里头这边瞅瞅,那边转转之后,竟然开出了个三十万的价格。

                      逗我玩呢这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0 04:09
                         我连身子都不起来,惬意的将身子挂在了梨花木椅上,手里捧着一壶微热的毛山小种,冷冷发笑的看着这胖子在唾沫横飞。

                        他所说的无非是我这店里这老旧,那不好,家什摆放样样不正风水,可这又关你屁事儿?

                        可就在我心有不耐,打算起身将这家伙赶出去,我这店里头却突然出现一抹身影。

                        “你好,xx快递。”

                        嘿!我还以为又有贵客临门呢,却不想来的是个送快递的。

                        我随手的在快递单上填了自个儿大名后,却猛然发觉自个儿最近根本就没在网上买啥东西呀,难道是对方送错了?

                        可当我想要抬头问快递小哥是否送错件时,却发现那家伙早已踪迹全无,整个店里头除了那双溜着蛤蟆眼的胖子外,就搁我一个人儿在了。

                        “还真是神速,这年头~干快递的也不容易呀。”

                        我盯着手上的快件片刻后,犹自一叹后又想了想,既然这快件已经到了我手上,那就没必要再过多纠结了,不如~拆开看看先?

                        谁知等我将这快件拆开后,却发现这快件里面装的是一只用红铜铸造的踏云麒麟,这只铜麒麟浑身呈赤红色,做工极为精巧,称得上栩栩如生都不为过,不大也不小,就半个巴掌大,堪称是玩件中的极品。

                        可正当我为这铜麒麟啧啧称奇时,快件中又轻飘飘的滑出了一张纸,那纸条儿在空中飘旋了几个转儿后,静静的躺在了地上,纸上有着一行笔迹刚劲的字体。

                        “欲耀祖上门,首得撬鬼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0 04:11
                          第二章:青槐道棺

                          “欲耀祖上门,首得鬼撬门。”

                          等我从地上捡起了字条后,却发现字条上除了这句话外竟然啥都没有,字条上既没有署名,也没给我留下个电话号码什么的。

                          但对方的这短短十个字,却猛击到我的心门儿上去。

                          欲耀祖上门。

                          这前面的五个字不就是我的理想么?

                          前面我说过了,因为我家老头儿把家底败得太过干净,才使得我不得不将“禄宝斋”给盘出去,打算去另外谋条生路。

                          但我真正的想法就是走上爷爷当年的那条道儿,做一个“淘沙儿”,也就是一个会辩宝,懂宝,识宝的高手,虽然我没有爷爷的那手“逮腥沫儿”的绝活。

                          可这并不能阻碍我对“淘沙儿”这行业的钟爱。

                          可现在对方竟然用五个字就道出了我的心坎儿,可见此人定然是个很熟悉陈家人,或是个极为熟悉我的人。

                          那他又会是谁呢?

                          又为啥会把这踏云麒麟折在了我手里后,却又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下,还有那句“首得鬼撬门”,这又是啥意思?

                          可就在我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一手,搞得有点摸不到脑袋时,那个从今个儿大早就在我店里盘旋的胖子却凑上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0 04:12
                            他那两颗眼珠子从狭小的眼线中泛着幽绿绿的光,盯着我手上的麒麟玩件,贱笑道:“这玩意挺谱的,小兄弟~要不一千块卖我?”

                            我去,先不论这麒麟的工艺以及成色,就单单从这麒麟傲然的踏云造型来看,搁在潘家园儿前门那些摊头前,没个十来万能谈的落?

                            这胖子还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这种人在潘家园儿这三分地上,十个也能累出个九只,摆明了就一人渣儿。

                            这类人平日里就窝在我这店外头的街道上,专做“折漏儿”这种不入流的勾当,一颗心肝儿都快黑出墨来了,要不是我打算将“禄宝斋”盘出去的话,他连登门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我所说的“折漏儿”是个行话儿,意思就是说他们是干倒卖,压价,欺诈等勾当,这些人平日里就流窜在潘家园的街道上,要是你不熟悉这里面的道儿,又遇到了这些人渣儿,那就算你有个千万家财,也不够他们玩儿的。

                            比起我爷爷做的“淘沙儿”,也就是专门以捡漏,鉴宝为生的人来说,他们连提鞋都不配。

                            所以我也不打算跟这家伙继续墨迹,抬手就打算将他给轰出店外去。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对这厮下了逐客令后,这家伙竟然恼羞成怒了。

                            他竟然一边朝店外蹦,一边大声的嚷嚷道:“别以为老子不懂行,你这玩意还带着泥腥味儿,老子这就去警察局举报,讲你这娃儿公然收购明器儿。”

                            相信大伙儿也知道明器是啥子吧,那就是刚从墓里面扒拉出来的殉葬物件,也称之为冥器,是属于严禁在市面上流通的文物件儿。

                            潘家园虽然是一个古玩买卖的大行当,但也分为明市,暗市两种,明市便是指大白天可以正常交易的物什,也就是些现代工艺品,或是些杂七杂八的铜钱币儿,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一些极为珍贵的字画,瓷器,但多是明清时期的产物,值不上什么大价钱。

                            但这暗市,也就是很多人口中的鬼市,晓市,走的却都是些见不得道儿的东西,其中多为青铜,玉石等这些来路不正,鱼目混杂的糟货。

                            为什么称之为糟货呢,它原本的意思就是说~那些想要将东西脱手的卖家,入夜后,会随便用尼龙袋子往路旁一铺,顺便将这些玩意儿杂乱的扔在路边儿。

                            要是没人懂你卖的是啥东西,那这玩意儿就一文不值了,所以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糟货。

                            但这些糟货里面就有从地里扒拉出来的明器儿,当然,更多是些琢出来的假货儿。

                            这些专门从事鬼市营生的人儿,在我们这边也称呼为打小鼓儿,跑晓市等等,他们在交易的过程一般会以“袖里笼金”,“拉小手儿”,或是以么、按、搜等暗语来谈价格。

                            这其中的用意就是怕有人会将生意给搅黄了,所以潘家园里出明器儿是个公开的秘密,也是个所有人都知道的存在。

                            所谓“民不举,官不理。”

                            只要你在潘家园里没将事儿做大发,那也绝对不会惹上公差上门的。

                            而且潘家园是个讲规矩的地方,没有人敢当着人面儿说举报之类的话语,“一丈红”的规矩可不是吃素的。

                            所谓的“一丈红”,起源于清朝末年,说得便是给那些不守规矩人的惩戒,这刑法~啧!足矣让你心寒三分,它就是把人摁在地上,死命的用棍棒抽人臀部,打到你在地上趴着向前爬,那血只有染红了一百步,才堪算执刑完毕。

                            可现在~这胖子竟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儿,这是欺负我们陈家没人了么?

                            我当即将脸色一沉,哑着嗓子冷笑上几声后:“看来有人是忘记胡爷的棍子了,那可不是吃素的。”

                            胡爷,也就是潘家园这块地头上的话事人,是一个年纪大概有五十岁左右的胖子,没人知道这家伙有啥背景,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人儿在潘家园内,能够做到只手遮天,黑白两道通吃的那种地步。

                            可以说胡爷的一声咳嗽,都能让这些在潘家园里讨日子的人好好去揣摩揣摩。

                            更重要的是这胡爷跟我爷爷,还有我家老头的交情都处的挺铁,可以说,我陈家之所以能安稳的在潘家园立足这些年,很大一部分就是依仗胡爷的面儿。

                            至于我,折算起上两代的交情,还能勉强在胡爷面前称个晚辈,否则我在他老人家面前,当真是连个屁儿都不是。

                            有道是人情越用越薄儿,特别是这种上代遗留下来的交情。

                            所以从我上位接掌“禄宝斋”后,一直是小心翼翼的捂着这份交情,不到万不得已时,我是从来不会开口提胡爷这个名字的,既犯了我心坎儿上的忌讳,也难免会给人落下话口儿。

                            但胖子今个儿却真惹火了我,让我不得不扯出这张大皮来借借威势。

                            果然~这胖子一听胡爷两字,脸儿直接就变成了青绿色,留下了两句台面儿的话后,夹着腚子夺路而逃。

                            我本想这不过是段极为无聊的插曲,可却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么严重的事儿。

                            当然~这些不过是后话而已。

                            话说我在送走了胖子后,又转身折回了店里,将那踏云麒麟攥在手里头后,关上店门便匆匆的离开了潘家园儿。

                            因为我突然的想起了一个人儿,这个人也许就能为我解开这“欲耀祖上门,首得鬼撬门”,还有这踏云麒麟背后的事儿。

                            这个人姓庄,是个道士儿,他是我爷爷生前的至交好友,据我爷爷说过的话,我陈梦泽这个名字,都是出自他老人家的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0 04:13
                              这个人姓庄,是个道士儿,他是我爷爷生前的至交好友,据我爷爷说过的话,我陈梦泽这个名字,都是出自他老人家的所赐。

                              但这位庄道长却是极为怪癖,这怪癖不止是指他的道观处的位置十分偏僻,而且连他那道观的名头也是极为怪异,叫做“青槐道棺”。

                              没错~,他的道观却是就叫做“青槐道棺”,棺木的棺,也是我们所熟悉棺材的棺字。

                              而他道观里头供奉的菩萨就更为怪异了,既不是什么三清圣人,也不是什么张道陵之类的祖师,而是一段木头。

                              一段长的跟棺材极为相似的青槐木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20 04:14
                                第三章:三杯酿

                                当我赶到了青槐道棺门儿前时,已经是日垂西山巅,天地已然被灰蒙蒙的暮色所笼罩。

                                等我上前去叩了门把儿后,许久后,那扇破败的大门儿才晃悠悠的敞开。

                                从门后露出一张年纪跟我不相上下的脸庞,不同与我的是~这张脸庞倒是比我清秀的多了。

                                这也许就是每多山野出灵秀的由来吧。

                                “关门。”

                                我本想这少年在年纪上跟我差不上,应该是个玩的上伴儿。

                                但让我想之不到的是,他竟然挨着门缝对我瞅上了一眼后,就转身折了回去,只留给了我冰冷的三字儿。

                                拽个毛!

                                瞅着他那挺秀的背影,我低声的嘟囔了一句后,才抬脚迈进大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20 04:18
                                  别怪我会心里发怵,不敢堂而皇之的蹬脚入门,实在是这庄道长太会挑地儿了,他竟然把自个的青槐道棺建立在延庆县,八达岭长城北面的某山脉中。

                                  这地儿官方学名叫军都山,过去的人儿都称呼其为北山,而之所以让我心底发怵的是这北山上自古便有鬼衙门之说。

                                  这地儿可是偏僻的很,处于深山底凹,一个叫做“洞沟”的地方,据说那鬼衙门的存在来历成迷,可却存在了千余年儿,那整座山壁都被凿成了空落落的房子,有单间,有套间。

                                  每逢夜风吹过,那漫山遍野都会响彻起万鬼哀泣的声儿。

                                  所以,爷爷虽然和这庄老道儿是至交,但他这地儿,我前后就来过两遭,第一次,是被爷爷抱来取名儿,第二次就是来给爷爷报丧儿的。

                                  但今个儿~我却不得硬着头皮前来,甚至还要在这地儿挨上一夜。

                                  没办法,因这地儿位处京郊,又极为的偏僻,车轮子更是难以抵临,我总不能抹黑趟夜的往回赶吧。

                                  做我们“淘沙儿”的这一行业中,有这么一句话儿,叫做“飞财叩门莫心贪,许是横刀取命来。”

                                  今个儿的那只麒麟玩件实在太过贵重了,正如那胖子说的那样,这玩意还沾有泥腥味儿,是个实打实的明器儿,若是我拿出去兑口的话,随便几十万个子儿是没问题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20 04:19
                                    我说的兑口也是句行话儿,就是将东西脱手卖出去的意思。

                                    还有那句“欲耀祖上门,首得鬼撬门”,让我心底儿生出了一缕浓浓的忌惮,对方实在太过熟悉了我,特别是在我要将“禄宝斋”盘出去的这个关键当口儿。

                                    所以我不得不谨慎处事,虚心的赶来请教。

                                    我跟着走在前头的那道影儿,兜兜转转了许久后,终于来到了一件格子门前,庄老道儿的这道观还保留着明清时期的格调,一切还是处于相对原始的状态,别说这观里头能找出个灯泡儿,就连一根电线都没有。

                                    “进去。”

                                    那少年停在了门口后,指着忽明忽暗的房里头,对我冷傲的说上一句后,兀自转身走人。

                                    “我又没欠你钱,至于让你摆着棺材脸么?”

                                    少年的冷傲让我极度不爽,我冲着他的背影说上一句,果不其然,这家伙就一装货儿,鸟都不鸟我一下,独留给我一道**的背影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20 04:19
                                      我心底儿想的是找庄老道儿才是正事,干嘛要跟一个冰块计较?

                                      想到这里~我直接返身推开了门,却发现这庄老道儿正衣冠整齐的坐在榻台上笑眯眯的瞅着我呢。

                                      “你来了。”

                                      我抬手做了个揖,尽了下晚辈的礼仪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今个儿早上遇到了一件事儿,想到了您是爷爷最信任的人,所以过来请教您老。”

                                      吃我们这碗饭的,也算的上是个江湖人了,所以在这话里头,我可是给这庄老道做足了份子,惹的他笑眉大开,直接抬手示意我上座。

                                      等我在庄老道身旁坐定后,从怀里头拿出了那麒麟玩件,展在了庄老道跟前:“就是这玩意,早上有人将它送到我店里头,对了!还有这张字条儿。”

                                      谁知当我将那麒麟拿出来后,这老头儿当即脸色一沉,我诧异的发现他的手竟然微微颤抖了起来。

                                      “三十年了,三十年了!”

                                      庄老道从我手中接过了麒麟后,默然了片刻后,闭眼喃喃的叨道:“你还是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20 04:20
                                        “担下~,谈何容易,那可是九死无生。”

                                        庄老道面朝窗外,任由月光从窗格子外透进来,倒悬在他的脸庞上,犹自的冷笑了几声后,返身走向了橱台旁,一拧油灯台子后,这用沉木做成的橱台就咕噜噜的滑向了一旁,露出了墙壁后的一方天地。

                                        等我跟着庄老道钻入了墙壁后,这才发现这墙壁后的地儿,竟然是一间不足十平方的小房子。

                                        这房子的中央伫着一石墩子,石墩子上还摆有一套银酒具。

                                        “三杯酿,引得俗人入三途。”

                                        庄老道从石墩子上拎起了酒壶,往那杯子中倒满了酒后,沉声对我说道:“你要想接过陈家的担子,就得先将它喝下。”

                                        “三杯酿?”

                                        “正是,此酒具有绝命之毒。想想也是,三十年了~你爷爷和我就是因为不敢喝下它,所以才有了那个约定。”

                                        庄老道似乎陷入了回忆中,语调儿深沉的自语道:“只要禄宝斋一日在,这个约定就不会去实现,你~敢喝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20 04:21
                                          我本来的想法儿,是来请教这老头儿的,可我却万没想到会整出这些事儿,一时间,我的心底儿又是新奇,又是惊惧。

                                          新奇的是那所谓的约定究竟是什么,而惊惧的是~这庄老道儿说的八成是真的。

                                          我使出了最无赖的一招,痞着笑脸对庄老道:“不喝行不行?”

                                          “行,回去把盘店的牌儿给摘了,乖乖守在店里头。”

                                          “……”

                                          我万没想到这老头儿竟是这般楞直,一时间,我竟无言以对。

                                          “来了!”

                                          先前带我来见庄老道的那个少年背负着一根用黑布包裹的长状东西,装束整齐的从门外冲了进来,急切的对庄老道说了一句,可我却从他微微失措的脸色中看到了“来者不善”四个字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20 04:21
                                            庄老道侧头看了我一眼后,顺手将那斟满酒的杯子递在我跟前,可我却从他那一双浑浊的眼中看出,他并不希望我喝下这酒,更不希望我去履行这个约定。

                                            “他来了,麒麟不过是鱼饵,真正的目的是想找到我。”

                                            庄老道沉着嗓门冷笑道:“如果你喝下这杯酒,我就让庄逊陪着你去寻找答案,也算对三痴那老头尽了最后的情。”

                                            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喧杂的脚步,我终于知道了自个犯下了什么错,我竟然把对方引到了庄老道这儿,而且很显然的是~对方真正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庄老道。

                                            “时间不多了。”

                                            庄老道双眸炯炯明亮的盯着我,这一刻,我竟然打心底的生起一股勇气。

                                            拼了!要是今天庄老道因为我而折在这儿,那日后,我必百倍报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20 04:22
                                              我从庄老道手中接过了酒杯后,抬头一饮而尽,可就在此刻~,我身后却崩发出一声巨响,那座沉木的橱台在巨响声中化作了万千碎屑。

                                              “逊儿,带他走。”

                                              我只听得庄老道儿发出了一声怒吼的同时,他似乎将一个物件揣进了我怀里,而后,抬手拎着我的衣脖子,将我甩给了那个少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20 04:22
                                                第四章:穷途末路

                                                其实在那个人破门而入时,我就知道这酒是非喝不可了。

                                                因为当时事态已经超出了庄老道所说的那样,我只要回去把盘店的牌儿摘下来就了事。

                                                这不仅是关系到爷爷当年跟庄老道,还有那个人的约定,更确切的说这应该是寻仇。

                                                我竟然在无意中被人当成了鱼饵,将庄老道的行踪给败露了,把那个人给引上道儿来了。

                                                一路无话,我跟那个叫庄逊的少年通过青槐道棺设置的暗门儿才得宜脱逃,夜色漫漫,这一路上我不知道摔了多少个绊儿,跌的眼前一片金光熠熠,只觉得今个儿的晚上星彩儿是那般的璀璨。

                                                等我们出了山坳子后,狼狈的爬上了一陇丘道儿,抬眼远眺之下,却发现远方的青槐道棺已然陷入一片火海。

                                                那一簇火苗葱郁,在黑夜的风哭声中舞蹈,怒焰在黑夜中似若化成了庄老道那张和蔼脸庞,在远方对我俩颔首轻笑。

                                                “师傅!”

                                                庄逊悲戚的跪倒在地,对着远方的火海发出了一声怒吼,而就是他的这一声悲戚,让我的胸腔内充满了苦涩,我想~这也许就应该是自责和愧疚吧。

                                                若是我不抱着请教前来找庄老道儿,那个人铁定是找不到这地儿,而庄老道儿若不是因为我的登门拜访,也不会遭此厄难吧。

                                                这一切都要怪罪在我,若不是~。

                                                但这天地间,可有后悔的药儿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20 04:24
                                                  我站于丘道儿上方,瞅着远方的青槐道棺,在心底儿的发了一个重誓儿,来日~!我必将百倍报之。

                                                  “走吧。”

                                                  庄逊从地上起身后,对我冰冷的说上两字儿。

                                                  我随意的朝庄逊脸道儿上一瞄,发现这家伙竟然双眸清澈,脸庞冷峻如冰,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的哀伤流露。

                                                  既然你都摆着这么一副棺材板儿来给我看,那我也就没必要替你家老道儿默哀三秒钟了,我转身瞅着庄逊那挺拔的身影儿,高声问道:“去哪儿?”

                                                  “你家!”

                                                  “你多说一个字儿会死么?”

                                                  我冲着庄逊大声的吼上一句,气死我了~,有这必要儿么?

                                                  殊知,这家伙竟然将脚步一顿,微微侧头的对我轻吐了两个字儿:“不会!”

                                                  “……。”

                                                  我已经彻底了陷入了无语中,这家伙***的让人整气儿。

                                                  ……

                                                  我们在临近破晓之时,才堪堪的赶回了潘家园,等我们迈过了牌楼儿,才发现这园子里头早已是人影绰绰,马灯摇曳,路道儿的两旁散乱的摆放着众多玩件铜币儿,玉石杂书,字画古玩等等。

                                                  这就是潘家园儿的鬼市,它只存在于凌晨与黎明拂晓之间,所以也称呼为晓市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20 04:25
                                                    虽然官方上对潘家园的开市有着明确的规定,但也架不住人多与道儿黑,更何况这鬼市上卖的东西可比白天摆在摊前的玩意儿贵重的多了。

                                                    这些东西儿多是些来路不明,见不得光的明器儿。

                                                    “挺好。”

                                                    搁在我身畔的庄逊见着眼前这副喧闹的市面儿后,我分明的看到他那双招子里头透出了一丝隐然的欣喜,可这家伙依然是一脸冰冷的吐出了两个字儿。

                                                    我很没好气的瞅上了这家伙一眼,真想不通庄老道儿用了啥料子,才能饲养出这么一副棺材板儿来,简直冰冷到毫无感情。

                                                    而且我看他那对鬼市的喧闹,透入出的一缕微末欣喜和惊讶,就敢肯定这货根本就没出过北山,更有可能连青槐道棺都没踏出过半步。

                                                    “快走吧,拐过前道那个路口儿,就是我的门面子了。”

                                                    我脚下匆匆的朝前赶去,领着庄逊绕过前方不远的路口儿后,却发现“禄宝斋”的门面子前竟然有有几辆警车在停留,那车顶上的警笛虽然没响,但那忽蓝忽红的灯光却渗的我心慌。

                                                    “原来是这死胖子。”

                                                    我将身子避在了人潮中,远远的瞅见白天来我店里的那个胖子正一脸激动的跟两名警察说着啥呢。

                                                    “看来得先躲个子儿啦,否则被逮进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皱着眉头心念一转之后当即转身往回走,看来现在就连家里头都不能搁了,我得整个法子躲下风头。

                                                    我却忽略了身旁的这块棺材板儿,就待我转身要往回走的时候,他却是一脸莫名的伸手摁住了我的肩膀,剑眉一挑的对我说道:“怎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20 04:25
                                                      “警察~。”

                                                      我看着他那一脸莫名的样子,心想这庄老道儿平日里肯定也是没教过这些,当即口风一转的说道:“衙门,懂么?衙门的人上门讨说子了,我们还是先避一避的好。”

                                                      “懂了。”

                                                      庄逊这家伙~还真不叫个事儿,啥东西从他口中出来就整成了两字儿,他在听完了我的说法后,一脸释然的松开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后,埋头就要跟我一同离开潘家园儿。

                                                      然而~,就在我们刚要抬脚走人时,跟前儿却撞来了两尊铁塔。

                                                      “胡爷要见。”

                                                      这两名彪行大汉的其中一个对我朝边上儿扬了扬头,我顺着他甩头的方向看去,可不是么,但见那胡爷正惬意的坐在路旁茶摊儿的长凳上,翘着腿儿,扣着脚丫子呢。

                                                      胡爷见我转头瞅他,便朝我龇了龇牙一笑,抬手便招我过去。

                                                      “胡爷好,阿泽给您见礼了。”

                                                      说实话,这样的一个是非时刻,我第一个不想见的就是这尊活阎王了,但去路已被封之下,我也唯有无奈的埋着脑袋瓜到胸口,硬着头皮的上前给这货打声招呼。

                                                      “明儿起,这“禄宝斋”就在潘窑子里除名吧。”

                                                      殊知,我的一个晚辈礼,却换来了胡爷的这么一句言语,这简直就一晴天霹雳呀~,试想下,我陈家已经在潘家园立足了三代,可这胡爷竟然一句话之下就给整没了。

                                                      “胡爷,我~!”

                                                      我气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阵阵晕眩袭来,当即就忍不住的想要开口辨白几句。

                                                      “看在你家三痴份上,我给你折个整数儿,这是一百万,你拿去讨个生口儿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5-20 04:26
                                                        前面我已经说过了,我家那个“禄宝斋”位于金蟾吞财的大好旺势,随便怎么个折腾都能卖个几百万,可这姓胡的倒好,一句话不仅将“禄宝斋”给除名了,还把价格压得如此不近人情儿。

                                                        这不算巧取豪夺,又算的上什么?

                                                        我并未伸手接过胡爷给我装钱箱子,反而冷笑上三声后,楞直直的看着他,因为我企图将他的脸皮给看融了。

                                                        没办法,说打,我不够胡爷身旁那两大汉的一招子,说狠话,摆势力,我在他眼力就是一只蚂蚁,所以,我只能用这么消极的方式来感化他的羞耻心,期望他能够迷途知返,把我当成一个屁儿给放了,能给予“禄宝斋”一条生路。

                                                        “泽娃呀,你真认为胡爷会对你家“禄宝斋”有窥伺之心么?”

                                                        胡爷从身旁端起了一个海碗,惬意的闷上一口茶之后才从长凳上起身,路过我身旁时却又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胡爷我是这潘窑子里的一只虎,那他就是一条龙,一条过了江坎儿的黑龙,你懂了么?”

                                                        我听完胡爷说的这句话后,浑身都如同掉进了冰窟子一般,原来,竟然,一切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我从未想过我陈家会有这样的一个敌人存在,更没有想过爷爷当年会跟他之间做下怎样的约定,但我却知道~,从他今日这幅来势汹汹的模样来看,那我要是不能找出答案的话,估计到最终会连个骨子渣都存在不了这世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20 04:26
                                                          “就是他,兄弟们,给我打!”

                                                          就在我默然的望着胡爷离去的身影儿,那个先前逮着警察围在“禄宝斋”门前的胖子却率领着几名汉子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我只见的这家伙笑的一脸肥肉乱颤,尖锐着嗓门儿朝我冷笑道:“这下看谁还护的了你,胡爷~,嘿嘿,给我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

                                                          那几名汉子听完了胖子的吩咐后,气势雄浑的朝我与庄逊冲过来,唬的我赶忙将胡爷给我的装钱箱子往怀里一夹后,就打算开溜闪人。

                                                          “我来!”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庄逊这家伙竟然会冷傲的说上一句后,将后背上的那柄黑色布条解了下来,横刀立马的往街央儿一站,静待着那些汉子的贲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20 04:26
                                                            第五章:霖雨湘疏

                                                            黑色布条里的东西像是根棍子,但是有柄有脊,护手前还雕有一狰狞兽首,张着血盆大嘴,剑身通体黑色,面儿上满是凸出的斑点,像是檀木中的满天星。我看他拿的方式像是把剑,但却又无锋无刃,不但形制从未见过,连材质我也看不出来。

                                                            就这么个奇怪的玩意配上庄逊那副生人勿近的脸,愣是把那些汉子唬得住了脚,气得胖子又在后面放话儿,“他就一个人,弄死他,胖爷儿给加钱。”

                                                            这话一放,我心里颇有些不得劲,事儿是因我自个儿而起,现在却是庄逊挡在前面,说出去到让人笑话我陈家子弟露怯。

                                                            眼见那些汉子又动起来,我抢在庄逊之前,一个箭步揪住领头那人的衣领,“啪”的一拳,“怎么的,当你小陈爷真的好欺负?真以为陈家没人了是不是?”

                                                            正所谓破釜才能沉舟。如今~,禄宝斋我也没了,再怎么样也都没了顾忌,索性破罐儿破摔,这一拳的力气我足用了十成,正正儿敲在那人鼻梁上面,他顿时一声惨叫,鼻血横飞,向后倒去。

                                                            别看我这文弱的样儿,其实,打小也不是省油的灯~。

                                                            逗鹰撵狗,翻墙上梁的事情没少干,身手在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里倒也算是好手儿,三下五除二又撂翻两个。

                                                            但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好虎还怕群狼。

                                                            架不住他们人多,混战中我没注意被谁一绊,一个跟头向前栽去。那胖子正站在旁边,他一肚子坏水,看我平衡不稳,提起那条大象腿,照着腰眼就给我踹过来。

                                                            我暗道坏菜,这一脚要是实了,兄弟我的下半辈子可就算是交代了。

                                                            说时迟那时快,庄逊“噌”的蹿了两步,黑长条一伸,勾着我衣领给我硬拉了回去。胖子一脚踢空,反而摔了个屁股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5-20 05:0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