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远帆_梵舟吧 关注:4贴子:334
  • 6回复贴,共1

【假装是故事】活-在-梦-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可能会是一个收集比较混乱的各种故事,基本上就不是一个世界观的那种的故事~然后很多还是比较奇葩的故事【大概?】
随便镇xN。Kirby!!


回复
1楼2019-05-19 16:43
    《最后一场战争》


    2130年。
    各国已经为争夺生存资源,战斗了四十多年。
    如21世纪初,几位专家的预言一样,因全球变暖,人类赖以生存的动植物、自然资源等会逐渐减少、消失,就会爆发全球性的反动、暴乱、饥荒,而各国便可能开始抢夺资源,而引发战争。
    2093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这是一场资源争夺战。
    战争里,一个个国家灭亡。2128年,在战场上,中美两国的军人相对而立。世界上,就剩这两国共十七万个人,其中军人共有十万个左右。
    战争又持续了两年。
    人类接连死亡,不是因战争和之前的核爆炸而死,就是因饥饿,亦或是高温。
    全地球最后两个人类在战场上相遇。
    李天是一名中国军人,他的面前便是一位美国的军官。李天已经厌倦了战争,而且再打下去也没意义,双方也没有了多少资源,最多也只能再活一星期不到。所以在他遇见这最后一位“敌人”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原地,不进攻也不防御。
    美国军人也没有动作。几分钟后,他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开口了:“你好,我叫Rick。”说完,Rick伸出手,做出友好的意思。
    李天略微犹豫了一会,也伸出手,握住那只手,说:“我叫李天。”
    “我宣布,战争结束。”Rick说。虽然他也许久没有包餐过,虽然他说的中文并不标准也不流利,但他的声音仍然铿锵有力,军人的气势显现出来。李天又愣了一会,也说:“战争结束。”
    “我已经厌倦战争。时间不多了,谢谢。”李天扯出一个微笑。
    他们是最后两个人类。对,也不会再有新的人类。“So hot。”Rick闭上了眼睛,说。李天沉默地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李天。”
    “怎么了?”
    “结盟。”
    “OK。”李天点点头。
    他们已经放弃再与自然战斗,这也只是无谓的挣扎了。躺在石头上,望着天空,早已不像小时候学的课文里所说的蔚蓝;环视周围,也不像爷爷告诉自己的那样绿意盎然。李天的爷爷李阳是一名历史学家,曾经和别的同事去探查过地球历史,研究出,曾经的地球的样子,是那样的美丽啊!还有很多植物、动物,生机勃勃。李天问李阳,怎么会?我从来没看过啊。
    李阳怅然地抬起头,说,因为人类,所以全球变暖,动植物消失。我小时候,还看到过一些呢。
    要是李阳还在的话……都87岁高龄了啊。他肯定会伤心啊,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让地球恢复从前的样子……李天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切都变了,爷爷李阳出现在他面前。李天站起来,周围是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地,星星点点的野花散落在地上。蝴蝶、蜜蜂在他和李阳周围环绕,他听见李阳说:“大自然啊,我们对它好,它也会对我们好,只可惜人类过度的开发和利用……我的爷爷是一个旅行家,同时也喜欢摄影,他曾在森林中旅行、在大海边歌唱,多美妙……”
    “爷爷,这真的好棒……”李天喃喃地说。可是一切又变得模糊,变得透明,李阳也渐渐离他远去。“爷爷!不要走……”李天想追上去,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他醒来,又一次失望地叹气,只是梦而已……
    “Rick?”李天想起另一个人,便叫了一声那人的名字。
    没有回应。
    李天看见Rick正静静地躺在地上。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试呼吸。
    Rick也不在了……李天忧伤地想着,叹气。将手放到口袋里,忽然摸到一张如纸一般薄的东西。李天拿出来,一看,轻轻地笑了。
    他重新站上石头,喊:“最后一场战争,结束了。”
    说完,将手中的东西扔掉。
    一张照片。照片里,白云蓝天,青色草原,小动物们在草原上嬉戏、玩闹,那样的单纯、可爱、清新。可惜,也只是曾经。
    这是李阳的爷爷李升拍的。李升把照片给了李阳,而李阳在临终前又把照片给了孙子李天。
    李天却不能再给谁了。
    最后一场战争结束了,人类与自然的战争以人类的灭亡结束。
    然而,这是唯一的结局吗?
    不是。
    李天闭上眼睛,静静地倒下。


    ——End——
    【是 2017年5、6月的作品orz】


    收起回复
    2楼2019-05-19 17:42
      [流浪地球xSPORE联动]




      “…这42个生命权杖,你就收好来。…还有,请务必到一个名为太阳系的星系中,寻找离恒星太阳第三近的星球——地球。祝你好运。”





      Draumar帝国的Dill在闯入,或者应该说是正常进入银心时,忽然就被强大的引力给扯了进去。

      “银河系中心是个大虫洞。”他的科学家父亲这样猜测过。 不过还没任何生物靠近过这里——毕竟有银河最强帝国GROX帝国守着。

      GROX帝国是全银河的敌人。

      但是Dill不这么认为。他对于这个“黑暗、冰冷”的半机械种族很感兴趣。于是他选择当上了帝国首席舰长,最后提出了与GROX帝国结盟的事。而GROX毕竟也确实是“冰冷”的半机械,要不是因为认识了有些不同的编号AC603的GROX,并因此才和GROX们建立联系,最终结盟成功。也因此与全银河系智慧生物为敌了。

      “你终究还是进了银心啊。”AC504的脸忽然闪在通讯界面上。他则是一个典型的GROX,看似冷酷还很强大其实同样傲娇。

      “如果你不让我去,早就可以阻止嘛。”Dill说着,回头网仓库的方向看了看。那些生命权杖隐隐发着绿色的光芒。

      “啊呀当然让了——反正你的事情嘛!”AC603冲过来把504撞出画面。

      然后是一阵冲击波砸向603,将他又撞飞。504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依旧冰冷的机械音问:“你要去找地球?”

      “你怎么…是。你有资料么?”Dill嚼着皮皮精干(食物)。

      “有也没必要给你。”504“哼”了一声,“你持有对我们造成威胁的东西,我们无法保证你不会来攻击我们。”

      生命权杖?喔对的,GROX不能生活在T0以上的星球,不能接触氧气…。

      “别听他瞎说——不过我们的确对地球这个,没有任何资料。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个太阳系中的恒星太阳在前段时间开始膨胀了呢,似乎会吞并那些行星们。”603的声音喊着。

      “是么…”Dill思索了一下,“那还找什么地球…”

      “或许银心消息不通。”603看似认真想了想说,然后说:“不然还是去那边看看吧,我跟你去!”

      “不行。”504的右手变形成枪,向603开了一炮。

      “你管不着。”603说完,又喊了一句“Dill舰长你等等我来啦”然后就跑出画面。504的机械右眼闪过红光瞟了一眼Dill,“…你们这些腐烂。”










      于是不仅603来了,504也跟着来了。

      三辆太空船如同学校里的恶霸,的确他们也是银河的“黑恶势力”了,行进着。不过很多帝国还是不怕的,即使他们的确不怎么样,但是就是没有理由的仇恨GROX和与他们有关联的东西。

      “这些无能的有机生物真烦。”击爆不知道多少架敌方幽浮后,504烦躁地说。

      “无能的有机生物”Dill默默地咳了一声。

      “快到了快到了,前方太阳系了。”603提醒道。

      “多远?”504抬首问。

      “168秒距离。”

      “…也不快!”Dill扶额。

      “休息一会吧——。我有点累了。”603自顾自地说着,“停停停吧。”

      Dill也还是停了船。两通讯屏幕上504不屑地看着他们,然后终究停了下来。









      “等等…那是什么?”Dill坐起身,直直地盯着太空船屏幕。

      “什么什么…”603。

      “一个星球在???什么东西??”Dill不可思议地站起来。

      504也起身,平常波澜不惊地脸上竟然有了波澜。“一个在流浪着的星球?没什么特别的啊。”603正用吸管吸着汽油。

      “不是…这个星球不是自己逃逸……有智慧生物在的流浪的星球??”Dill皱眉,“Sowind,扫描这颗星球。”Sowind是他的太空船的名字。

      “正在扫描——…地球,生态等级T0,温度过冷…。需要进一步靠近?”

      “地球??”603把汽油喷到了地上。

      “接近他们,建立联系。”504很快从惊讶中缓过来,说。Dill虽然想着“你竟然主动提出这个了”,但还是照着做。谁叫他也是这么想着。







      “向地球发送信号。”







      没有回应。三次都没有。

      “算了,生态环境这么烂,都离开恒星了,怎么会有…”Dill丧气地说着,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止了说话。果然504黑着脸出现在通讯屏幕上。

      “啊啊,你们,你们是半机械生物嘛,我们这些‘无能的有机生物’和你们不一样…”

      “放弃了?”603笑着问,“这不是Dill舰长的风格。不然下去看看吧?”

      “也好,下去看看。毕竟本来就要找地球嘛。”Dill说着,拿出恒温服和氧气罩,开着太空船进入地球大气层。

      一片白茫茫。“有城市废墟啊…看来至少曾经有智慧生物。”Dill扫描着,说。

      “等等,有,那是,车?”603忽然喊起来。

      “快试着再建立联系。”504说。

      Dill按下通讯键。












      “要接收么?”刘启转头看着李一一,“第四次了,这信号太不同寻常了,真的是外星人吗?”

      “你接受呗,说不定还真就遇上什么外星人了呢!”李一一说。

      “你不能破解一下嘛?”

      “外星人的东西,我这就无能为力了。”

      “那就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好,这里是Sowind,请求进入通讯轨道。”







      “地球上的智慧生物你们好。这里是摩卡星球地Draumar帝国,这里是Dill。”








      “真是外星人啊!”刘启和李一一喊了起来,看着车上小屏幕上面的外星生物。




      ——————end——————


      【今年看完小破球儿电影写的】


      回复
      3楼2019-05-19 19:01
        《炼金》
        1.
        小村里常是一排和谐景象,村西却除外了。因为那村西啊,少有人居住,起因似乎是村流传着西处常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游荡,又好像曾有人去那后一去不回,便再也没人敢去了。
        本听说村都不想将那地划入村中,更愿那阴地与村毫无关联,免得晦气也流过来;却一直没行动起来真的划出去这地。
        按药铺小伙计之语,怕是即使根本没人注意也要显得一小破村有多“广大”土地。


        2.
        小村来了一奇怪的人。
        披着有些破旧的布,或是一长披风,面色并不是很好,腰间一布袋好像还装了很多宝贵的东西。是在他走进一小面馆大家才注意他的。
        “葱面一碗。”他只说一句。其他村人看向他,然后又转过头去,却响起了窃语。
        “好,”面馆小伙计应,再问:“大碗小碗?”
        “小碗便可。”
        他只是坐在一个并不显眼的地方,面前空无一人;他也没四下张望,只是看着桌面罢了。
        “这位小兄弟,试问从何而来?”向来还是比较热情的这里的村人走来桌前搭起话,“看未曾见过你,外地人否?”
        “是。不过小弟亦是在村中生活甚久。”他缓缓答道。
        “言确否?咱皆未见过你,问你之住处为何?”
        “只为村西耳。”
        “村西?!”村人惊呼。旁人也惊讶地看来。
        “小碗葱油面已上!”小伙计端上面来,放在他面前。他看向小伙计,问:“多少钱?”
        “三钱。”
        “好的。”他从小布袋中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拿出一枚五钱硬币递上,“谢谢,不必找了。”
        村人茫然地看着他。“实……实为村西也?”
        “嗯。”他应,然后埋头吃起面来,没有在意太多。


        3.
        不一会,众村人都听闻原来村西也有人居住,尽是好奇地来面馆凑热闹,但从伙计口中得知这怪人早是回村西了。
        众人面面相觑,每个人都好奇,又有些不敢去村西——那个阴地。
        终于,聪明机灵的小木匠,人称田子,站出来,决定自个去村西看看了。
        路程不远,一路上也安安全全的,还静的出奇,只有几棵树木——已经快枯死的小树苗。
        “来者何人?”
        “嗖”过一条风道,即使聪明机灵的伙计田子也是吓了一跳,慌张侧身多过;然后便一把长骨刀指向自己。
        “是……是今早去过面馆吃面的兄弟吗?”田子壮胆问。
        对方稍作茫然,然后收起骨刀,点点头,“汝何知?”
        “哎呀,别说,兄弟你啊大家都听说了——毕竟长日历没人去过村西,忽得遇上你这一村西的兄弟,咱都好奇呢!原来村西也没甚可怖的。”
        “如此啊,明白。”他朝田子轻轻颔首,转过身便要走。
        “兄弟你这是去哪处?”
        “回家。”他说,“先同各位道个歉,我习惯于独居,但若有各位求助,我也会尽力而为的。”
        田子并不愿怪人就这样又走,喊:“嘿,那兄弟你平常是干甚的啊?”
        他似乎愣了一下,说:“炼金。”


        4.
        田子一字一句把这事复述给村人,更使得村人们好奇着。
        “炼金?我可去观观。”金罐这财心又“唰”地闪起来,也不顾之前的村西之传闻,就只身出发。
        一个多时辰后他却又回来了,不屑地说着:“哪儿有半点金!”
        “说不定是您老没看见呢,”二亮摆摆手,“我去看看。”
        谁想二亮一去正看见那炼金术师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他便莫名一阵的惊悚起来。他强装镇定,站在原地看着怪人,却感觉鼻中钻入什么,痒痒的,一不留神就打了个喷嚏。这感觉弄的人头昏脑涨。
        忽然,二亮全体都颤起,手指向炼金者身后,未出声便慌忙跑回。
        “何样?”众村人看着这般惊悚样的二亮,都皱起眉头。
        二亮还在颤着,“鬼……鬼火……!”他伸出手指着后方村西。


        5.
        二亮回来后就有点疯疯癫癫,几时辰后在呕吐出一滩东西后竟就死了。那滩东西,在暗处竟还发着光。
        众人吓得不轻,却是不明如何至此。田子想着炼金者提出说也可以去找他,便决定壮壮胆再去村西走一趟,顺便看看可否从怪人他那得点前因后果。
        田子走到村西,却根本没见一处所谓“鬼火”,也没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他略把那悬着的心放下,走向那唯一一座小房子。
        “炼金术士?”他喊。
        并没有回应。他从那房子窗户往里看,只看见各种瓶瓶罐罐乃至是缸,有些瓶罐里装着些液体,还有些似乎放着几块像石子大小的颗粒;最让田子好奇的是离这窗很近的一个瓶内,装着一似银一般颜色却不是固体的东西,但本着不乱动别人物品的原则,他只是看看便回去了。
        “盖其非在矣。”田子说着,朝存走回去。


        6.
        田子又一次同众人说了此次所见后,强调地说了“无明显危险”,村人便也不太在意了,只当二亮咋的发起了疯罢。村西,也不再是令人可怖的存在似的。
        小商人满仓为了往西地去趟大城,本常绕路,现也不必绕来绕去,往村西出便是;而今日一去,就见那炼金术士屋里正往外流着蓝色黄色绿色的液体,可惊得人一吓。那炼金术士见小商人路过,又看看自己这些奇怪的颜色的液体,说:“没事,过便是。”
        满仓茫然地带着车夫和马车走过。
        等在这写货回来,则看见怪人将小杯水一样的液体倒向石头,却是让石头上猛地冒出气泡,可又吓的人一跳。这回怪人没看见他们,又将一紫色的液体和另一小瓶透明液体倒在一小瓶子里,嘿!怪人立刻撤退,满仓和车夫愣愣地看着黄绿色的气体逸出……
        这回怪人可见着他们了,走向他们先是颔首,然后说:“抱歉,请速回。”还顺手给了两人一人一个铜板。
        满仓和车夫愣愣地赶着马车回村。


        7.
        自那金罐当时听田子说了炼金术士家那似银般却是液体的东西后,就一直稀奇着想去弄些回来,想“说不定是甚值钱的玩意呢”。
        所以他终是在某个下午,趁着炼金术士不在,然后往那屋走去。只轻一推门,嘿,还没上锁。
        金罐拿着一瓶罐,直接将那瓶银白色液体的瓶盖打开,便将那液体到了一半到自己瓶中,又将那瓶盖盖回,欢欢喜喜地拿着“稀奇物”回家了。
        “我拿到稀奇物啦!”金罐炫耀地说,惹得好几个村人都围上来观看。
        “这啥啊?”一个村人问。
        金罐“嘿嘿”地笑着,说:“咱不告诉你!”便又将那罐东西揣自己怀里,回了家。村人讨个没趣,一哄而散。
        田子却总觉得这在哪见过。一会儿后,他喊起来:“好啊你个财迷心窍的,连头炼金术士家东西的事都敢做!”
        路过的村人像听见了大新闻,也喊起来了,感觉要把这事传遍天下才罢休:“金罐偷炼金怪人家东西啦!”


        8.
        田子到金管家附近时,只看见周围已为了众多人。“看什么呢?”田子拍拍一村人,那村人挪出个位,田子凑近一看——
        什么玩意?
        那金罐正手舞足蹈着,嘴里一直说着什么听不清的话。“又疯了一个?”村人窃窃私语。
        而那银色液体已倒翻在旁边,一珠珠狞笑着一般。
        田子的心忽然“咯噔”一下,这…这好像是……“大家快远离这里!”
        “咋了啊这是?”
        “那,那银色液体有毒!”
        村人立刻集体远离后退来。金罐却早已神志不清,开始痛苦地挣扎着,最后终是口吐白沫,在地上再也没动。
        众村人全都吓得乱喊起来i,逃离了这晦气的地方。田子赶紧跑去药铺,抓住药铺小伙计,问:“有什么金属是银色的液体?!”
        “水……水银?”伙计让田子吓着,颤巍巍地答。
        “我就知道!”
        “那……那可是有……烈毒的……”伙计说。
        “何来处理?”
        “……甚?”
        “现咱村有水银!”田子喊。
        小伙计虽读多知识,但还没同这东西真接触过,一听就慌了。而这时,又一人跑入说:“好几个人都吐着沫啦!伙计,这是何……”
        “水银之烈毒!”田子也保持不了冷静了,“再也不得去村东!让村东村人们搬走!”






        9.
        有一小村,村东据传是阴气重的死亡之地,去往那儿,回来后便会神志不清,最后口吐白沫死去。村西则据说住了一炼金术士,“就是个毒物”,好在不同村人往来。
        村人只听说那炼金术士,但多是未见过一次;据说曾见过那术士真面目的几位老村人,也相继地逝了。后来便再也没有人去村西村东,也没人见过“炼金术士”了。
        现在我们也不可得知那炼金术士究竟是人是鬼——若是人,那大概也已经死了吧?


        ——End——


        19.05.19


        收起回复
        4楼2019-05-19 21:28
          [SPORE]《Because of “Friend”》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向以冷血无情著称的Grox冲过来,挡下了射向他的那一炮。
          Dill愣愣地看着实际上比自己还要矮一点的生物,喊:“Grox!你……你不要命了啊!”
          “我……”他抬抬机械手,“可以修的,……再跟你说最后一次,我是……Grox-A03631。”
          “……A03631!你,你都是骗子!”Dill如何想触碰这个盟友,却也是不行的;Grox身体的毒性似是保护膜,但也隔离了他们整个种族和别的种族。Grox-A03631听这句话,茫然着没回话,便又听Dill说起来:
          “你们不是冷血无情嘛……不是银河公敌嘛,为什么要救我一个‘无能的有机生物’!”
          A03631缓缓地竟然笑了,用机械音继续说:“我们Grox……不可能辜负的,就是盟友……”
          “因为…Grox说了‘你好’,再一次……”




          【标题乱取】
          【SPORE背景,但是我还至今没写SPORE的小说。。】


          回复
          5楼2019-05-24 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