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田海未吧 关注:29,962贴子:324,129
  • 22回复贴,共1

(补档)《海之音,海之恋 I ——你和我相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两天度娘升级,《小海爱情故事》惨遭爆破,令人心寒。
在部分观众老爷的要求下,鄙人决定补档。
正好第一部有修改,而且更名为《海之音,海之恋 I ——你和我相似》,所以这一次补档的版本为“重置版”。
老规矩,奉上第一部的世界观初设:
起始时间:公元2016年9月
地点:C国,J国
原则:唯物世界观,外加部分科幻
题材:偶像、恋爱、复仇、谍战
OK,世界线重置成功,开始补档


回复
1楼2019-05-19 10: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19 10:29
      序章 海之音,海之恋
      ——回响吧!回响吧!回响吧!
        (一)
        海边城市的春天要比其他地方的春天来得更早,三月正是春光无限之时。
        红墙之中,古朴的耀华园洋溢着春的气息。耀华路两边的梧桐树抽出了新芽;低年级的小同学正在擦拭耀华路旁的“十二院士铜像”;“才华横溢池”又蓄满了春水,红的、金的鲤鱼在池中畅快地游荡,吸引了下课的同学和在校园里安了家的小猫。
        操场上闹得热火朝天,根本听不见旁边的音乐教室里传出的琴音;音乐教室里,春的旋律悸动着,也丝毫听不见窗外操场上的喧嚣。
        音乐教室的玻璃被打碎了已经不知有多少个了,可是自从去年它换了新主人后,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没有顽皮的皮球闯入这音乐的殿堂了。
        “且听,风吟,在茂密森林,用春的节拍宣告她来临。
        指尖,轻轻,触碰到微风,严寒就缓缓消散在其中。
        暖风,拂过,仲夏的港湾,耀眼的阳光热情又灿烂。
        海浪,轻轻,托起梦之船,载着我和你荡漾到天边。
        四季的风你将何去何从?
        四季的风我将一直追逐。
        只因为我知道,你在季节消逝的那个尽头。
        默默,送走,远飞的黄叶,鸟儿也离开秋日都原野。
        有一个人,静坐在窗边,让风儿捎去对谁的思念?
        ……”
        一位有着黑色而浓密的秀发的少女,坐在钢琴前抚摸着琴键。她的歌声颤抖着,凄婉而悲凉,就像她的名字。
        钢琴旁还站着一个演奏着小提琴的少年,他默默地为少女伴奏。他稍显稚嫩的琴声和少女凄婉的歌声相配似是而非,和忧伤的钢琴声相配也是若即若离。
        少年停了下来:“今天是怎么了?”
        “让我唱完吧,这是最后一次了……”少女的眼泪滴落到琴键上,随后被她纤细的手指无情地碾碎了。
        ……
        这琴音后来沉入了大海,回响在需要她的人的脑海里。
        (二)
        岛国的冬比海边的冬更加暖和,如果你身处于恋爱之中,那你的身体就会更加炽热。
        那个稚嫩的少年,现在已然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小伙子,他的身旁,亦多了一位有着海蓝色的长发的,“像大海一样宽广无际”的女孩儿。
        本来,只要指尖轻轻地一触,严寒就会消散了。
        但是,今天,又一位少女坐到了钢琴前,弹起了那首于深海中回响起来的旋律。
        但她有着令人迷醉的,酒红色的长发,她无法驾驭那庄严肃穆的黑与白。
        “嘭……”偌大的音乐厅中响起沉闷而恐怖的响声,被墩布托得发亮的木地板上,多了两点鲜红的装饰品。
        ……
        这个男人已经成熟了,他不过是在这个不眠的夜晚,呆呆地望着天边的星宿而已。
        任凭被扔到一边的小提琴如何如泣如诉,他都不会再为她演奏了。
        情如曲过,徒留遗憾。
        今夜之后,音讯隔绝。
        这宛如“禁忌”一般的琴音,还是应该在大海中回荡。想要探寻她的人,还是应该到大海中去寻寻觅觅吧。
        (三)
        火热的夏日下,是火热的大地。
        火热的大地上,掀起了火热的革命。
        火热的革命啊,磨炼了火热的心。
        火热的心啊,承载着火热的真情。
        任凭大海呼啸着卷起浪花,他都不再看一眼。
        他的眼中,空洞得只剩下眼前那奄奄一息的父亲。
        我们到底为何而战?
        我们到底为谁而战?
        父亲告诉这年轻的战士:
        “我们为未来而战!
        我们为所爱之人而战!”
        父亲沉睡在这仲夏的港湾,海浪托得起梦之船,却托不起父亲的身躯。
        年轻的战士终于松手,让父亲在这深海中安眠。他的脑海中,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身影浮现在眼前,倒映在碧蓝的海水中。
        战士拭去眼角的泪,这宽广无际的大海,到底还能容下多少人?
        深海的琴音,你又在召唤着谁?
        (四)
        金黄的秋叶,带来了和平的讯息。满山的蜜柑,传达了胜利的喜悦。和平之鸽盘旋在海边的小镇,永远永远不会离去。
        当战争结束,为战争而生的战士也就没有了作用。
        战士受了伤,暂时不能站起来,只得坐在了轮椅上。
        多亏了一位梳着丸子头的女孩儿将他救起,不然的话,他也要被海浪带走了吧。
        战士不想一直待在医院里,他想要出去。
        可是,去哪里呢?战士不知道。他已经习惯于执行上级的命令,可现在已经是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时候了。
        最后,她决定推着他去海边。
        他震惊了,他发现这里比他先前待过的任何一个地方,离大海更近。
        他第一次能静下心来,倾听大海的声音。
        回响了!回响了!可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孤独?
        这是遗憾?
        这是迷茫?
        还有失落,还有不甘,还有尚未从痛苦中拔出的……挣扎!
        她为他披上一件衣服:“坐在海边久了,会冷的。”
        “可我的身心却热烈如初!”
        ……
        他终究要回去。
        因为这是大海的声音。
        因为这是大海的爱恋。


      回复
      3楼2019-05-19 10:33
        p.s.我这从电脑端的收藏里能进到这次被爆破的帖子里,你们谁试试从电脑端的收藏里找到原帖看看能不能给顶起来


        收起回复
        5楼2019-05-19 11:30
          第二章 初来乍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一)目指音乃木阪
            这位中年男子——曹华一路上都在跟我聊天,他声称自己也是TJ市人,并且表示他的儿子与我在同一所初中,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完全可以信任他了,并且他好像还拿着一些重要的东西:他手上的公文包用手铐拷在自己的手腕上,像电视剧里的特工那样。
            我们乘地铁,转电车,来到了TK市郊外……也不算是郊外,总之离有名的秋叶原(我只认识秋叶原)不是很近的地方。他把我带到一幢二层高的小公寓面前,把钥匙放到我手上。
            “按照安排,你将住在这里。”
            我观察了一下,这里一整个街区都是类似这样的建筑,和TJ市的高层建筑群对比鲜明。这幢小公寓对我一个人来说显得过于宽敞了一些。
            “只有我一个人吗?”我不禁问到
            “目前来讲是的,”他犹豫了一会:“不过也有可能……”
            他的话只说到一半,便不往下说了。
            “对了,这个是你的东西,”他巧妙地拿出了一把精致的小钥匙,灵活地打开了手铐,把公文包递给我:“还有这些。”说罢,他把他的行李箱也放到我身边。
            “这些都是我的?”我有点惊讶了
            “有人可是非常惦记你呢。”
            他没有留下更多的话,而是直接转身离去,甚至没说再见……还是说,不是“再见”?
            我打开公寓外面的铁门,进门上了锁,走过一个小院,推开房门。屋子里拉着窗帘,略显黑暗,我拉开窗帘,发现屋里的陈设与C国没有什么两样:这让我略微有些安心。客厅不大,但是沙发和电视还是配备了的;我检查了厨房的炊具和厨具,发现配备很整齐;检查了厕所和浴室,水也是通了的,甚至还配有一个富人家里常见的按摩浴缸。走上二楼,发现有两间卧室:看来这幢房子住两个人是没问题的,除了睡地板这件事我没有准备好,其他的都令我更加安心——看来已经有人事先打理过这套房子。我选择了其中的一间,把我的行李全都放好。
            我没有先整理我的个人用品,而是先打开了公文包:我相信那里有我下一步行动的指令。果然如我所料:一封书信,各种地图,还有各种手续及文件。
            书信的内容也如我所料,正是一份长期生活的指导:看来我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了。按照书信的内容,我将在这里继续读书,其他的内容将有人通知——可能就是那位曹先生吧,“未经指示,你就是一个C国来的转学生。”信上如是说,令我颇感遗憾的是,这封信没有署名。
            只要我在这里有事做,就没什么可不安的,按照书信的附件指示,我将前往千代田区“国立音乃木阪学院”就学。眼看着现在时间将近七点,我决定发扬我在C国养成的“兵贵神速”的习惯,我拿起一份地图,径直奔向音乃木阪:因为现在很早,说不定还可以观察到这所学校的日常,以便熟悉那里的环境。
            (二)名叫小鸟的女孩子
            在检查了铁门锁的可靠性之后,我按照地图走向音乃木阪,我踏着异国的晨光,脚步反而更加坚定,但是在路过旁边那幢房子——也就是我的邻居家门口的时候……
            一位大约一米六左右,身形娇小但身材动人的女孩正在门口锁门,我将她的侧颜尽收眼底:亚麻色的头发,侧面绑起了一小缕,在右边编出了一个小环,正上方有一簇向上拱起的呆毛;眉目清秀,脸蛋白净无瑕;虽然身着制服,但是侧面看仍是凹凸有致……天呐……我看着眼前的画面,宛如一幅动人的绝世画作:美丽可爱的少女,伴随这和煦的晨光,想要表现这样的意境……无论是达·芬奇的画作,还是李白的诗篇,都爱莫能助吧……
            “额……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很快意识到我已经注视她很久了……奈何她太美……现在她又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刚刚发出来,我就感觉一阵酥麻:这声音……好软……好甜……
            “诶???”
            我意识到我的反应有点过激了:刚刚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遇上一个天仙般的邻家女孩,是谁恐怕都反应不过来吧!不过本着我正义的本性,我庄重地用敬语道了歉:
            “对不起,这位美丽的小姐,我为我刚刚失礼的行为道歉……”
            “啊哈哈……不用道歉的哦~这恰好证明了女孩子的魅力哦~以后也更加自信了呢~”
            果然我还是不太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她的回应反而让我一脸茫然,面对她的笑容,我的心仿佛又中了一箭。现在我完全乱了方寸……下意识地,我选择逃跑。
            “没有给小姐带来困扰真是太好了,那我我先走一步。”
            “没关系,路上小心~”
            我没有回应,径直跑开了……
            两国的文化差异有如此大吗?我不禁问自己……
            由于我不认识路,发现我原本15分钟的路程竟然被我绕道走了半小时!到达音乃木阪时,已经接近7点30分,学校的大门刚刚打开,学生们开始陆续进校——这一点跟C国还真是不一样,这个点我已经学习了至少半小时了……
            “啊~我又遇见你来呢,我的邻居。”
            听到这声音,分明是刚刚遇到了邻家女孩,这次我做好了心理准备,转过身来:
            “早安小姐,你应该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吧。”
            “是的哦,我叫南小鸟,在这里读高中二年级。”
            “啊……那么您是否允许我称呼您'南同学'呢?”
            “'南同学'?难道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吗?你可没有穿校服哦?”
            “我是新来的转学生,今天要来办手续的,趁着时间早,我来这里事先观察一下。”
            “啊~真是位行事可靠的同学呢……”
            她真的好会夸奖人啊……
            “对了,如果是新来的转学生,一定要去找我的妈妈吧,小鸟的妈妈是理事长哦~”
            “哦那真是太好了,南同学可以带我去吗?”
            “没问题,请跟我来。”
            于是我就跟着她进了这所学校……


          回复
          6楼2019-05-26 10:41
            谍战可还行果然呜咪是你缪战力担当么


            收起回复
            8楼2019-05-27 17:18
                (五)灵魂?力量?
                绚濑学姐带我来到了学生会门前,示意我在门口等一下,随后她拿着我的资料进门去。
                我在门口等着,环视四周,这里是高三年级所在的楼层,但是与C国的高三年级不同,这里的气氛要活跃的多,毕竟C国的高考对学生的考验可是空前的啊。突然我发现一位紫色头发,绑着长长双马尾的女生向我走来,从她胸前的领结看,与绚濑学姐的一样,也是高三年级的,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就不在那个领结上了,她……真的是很有料啊,我在C国从没见过身材如此优秀的女生,准确的讲,有点可怕了。
                她看到我站在学生会门口,对我说了一句腔调奇怪的J语……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我并不知道J语还有“方言”,但大概我觉得她是在问我“在这里干什么?”
                她看出我没听懂她说的话,于是又很正经地说了一遍。
                我猜对了,我应答道:“绚濑学姐让我在这里等她。”
                “啊……”她又喃喃自语了一段,大概能听清“咱”,“绘里亲”,“学生会副会长”,“魅力”什么的。
                她给我的印象与绚濑学姐完全不同,如果绚濑学姐是一个可靠的大官人,那么这个人怎么给人一种江湖骗子的感觉……
                “啊~走神了呢,还是咱的魅力不够呢……”
                “这位学姐,我貌似还不知怎么称呼你。”
                “诶嘿,我叫东条希,你感受到我灵魂的力量了吗?”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女生,我只能当她天生就这样,如果她是故意的,我恨不得把她打回原形。
                “初次见面,东条学姐,鄙人苏武,来自C国,初来乍到,请多指教。”我又把我的套话复述了一次。
                “希,你来了啊,”绚濑学姐拿着另一些文件出来了:“这是位新同学,你先在这里看一下,我来负责引导。”
                “明白了,绘里亲。”
                多亏绚濑学姐来得及时,不然这位东条学姐可真是有些令我头疼了。
                “苏君,请随我来。”
                绚濑学姐带领我向下一个目标点出发了。
                但是我感觉这个“有灵魂力量”的东条学姐貌似在背后盯着我……我在C国是接受过马克思主义哲学教育的……我暂且认为这所谓的“灵力”是假的吧。
                (六)音乐教室的歌声
                绚濑学姐带着我来到了总务处,在这里我领到了校服:一套制服,还有一套运动服。制服很帅气,比中国宽大而臃肿的校服好看的多,但是看到这一套运动服,我又倍感亲切了。
                她又带我来到了教务处,我拿到了我的课本,课本比C国的略少,但还是需要用袋子提着。这个“现代社会”,“保健”,“家政概论”什么的道德课本我真是第一次见,其他的目测一下还是可以接受的。
                按照计划,绚濑学姐将带我去见我的班主任,但是可惜早上第一节课要上课了,她必须回去,她告诉我办公室的方位,我只得自己去了。
                此时我稍微有些松懈了,我开始开了小差,我先找了一个厕所换上我的制服,随后在楼道里闲逛起来。
                “爱上你万岁……”
                楼道的一端传来了歌声,我顺着歌声走过去,离近了还听到了钢琴声。
                我靠近音乐教室的后门,从窗户向内看,从制服的领结颜色上看,这是高一年级的音乐课。坐在钢琴前的不是老师,而是一个红色头发的女孩,从后门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并没有看到正脸。
                “唱的真好听。”我自言自语道。
                她只边弹边唱了一小段,随后在同学们的掌声中回到了座位,这下我看清了。读过《红楼梦》的人都还记得王熙凤吧,没错,我有幸看到那传说中的“丹凤三角眼,柳叶吊梢眉”了。她的身材较瘦弱,和高三年级的绚濑和东条相比娇小了很多,而且从她的步态和仪表上看,我有自信推断:这绝对是富家的大小姐。如此外露的霸气与傲娇与南更是对比鲜明。
                我又去别的地方转了转,发现这个学校的人真的是有点少,有不少教室都是闲置的。我又去其他楼层观察了一下各学科的实验室,发现一整层的实验室竟然空无一人,甚至不见准备室老师的身影。
                我略带愁绪,默默一声叹息,宛如江河日下,大厦将倾……我不禁思索……谁?为什么?要安排我来这里?
                我又转回音乐教室,正好赶上下课,我询问了一位一年级的同学,她告诉我那位红头发的女孩叫西木野真姬。
                在进一步的了解中,我发现这里的课表真是格外友善,音乐课后面竟然连着体育课,再随后竟然是美术!而且据说这里除了大练习时间是没有连堂课的!我不得不感叹了。
                我继续闲逛,跟着一年级学生的步伐,打算去了解一下这里的体育课。


              回复
              9楼2019-05-31 20:25
                现在的武爷真的是倍感亲切啊,一种日式轻小说男主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31 20:26
                  本来设计的是武爷的空手格斗属性还是很高的,但是进入第二部时期,这个属性被大幅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强的冷兵器近战能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02 21:32
                      (九)办公室的左右门神
                      离开操场之后,我回到中庭附近的长椅上歇息,顺便取回了我藏起来的课本和档案。回想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深深感受到自己处理的不妥。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万一那几个混混在社会上有人,那么我岂不是有倒悬之急?
                      我在长椅上一直躺到下课,随后我回到教学楼里继续观察。
                      我发现这里老师的办公室不是按照年级划分的,而是按照学科划分的,每一个学科组都有专门的办公室。一年级刚刚上完体育课,我直接来到二楼。
                      从平面图上看,这一层是数学组与国文组的所在地。我翻了翻档案,发现在我档案上“班主任签字”一栏签名的是深山聪子,可惜的是没有标注学科。
                      我随手拦下了一位同学:“请问这位同学,您知道深山聪子老师吗?”
                      “深山老师在那边的国文组哦。”
                      “好的,谢谢你。”
                      我松了一口气,我的班主任是国文老师,看名字还是一个女老师,想必跟她的学习过程应该会很愉快吧。
                      我向着国文组走去,但是国文组对面的数学组,却非常excited,不禁引起了我的注意。数学组门口有两位女同学,一位橙色头发,稍长,把自己的马尾绑在右侧,身高约一米六,领结颜色是二年级;另一位黑发,双马尾,高约一米五,领结颜色是三年级。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拿着手中的练习题,脸上呈现出相同的表情:愁眉不展,嘴里更是念念有词。
                      “呜……为什么要学数学啊!”
                      “让宇宙第一偶像做这种题……太过分了Nico!”
                      这样的情景让我想起了祖国的数学……那可是相当的恐怖啊。我好奇地走近了这位橙色头发的女生,看了看这张习题……额,果然是下了大雨才被罚站在办公室外面改错啊,我也有被这样罚过呢……
                      “这位同学……”她突然把手搭了过来:“看在我们是同年级的份上,帮我改对这道题吧!”
                      “不允许求助他人!”办公室里传出一阵女性的咆哮声,看来这是一位严厉的数学老师呢。
                      “呜……呜……”她一脸祈求地看着我,嘴里更是发出呜咽的声音,仿佛要哭出来了。
                      这我就看不下去了,我决定帮她一把。
                      我大概浏览了一下,看完我就笑了,只是简单的多项式运算而已,竟然把她难成这样。
                      “就交给我吧!”我抓起她的铅笔,开始运算,几分钟就都改好了。
                      “你再誊写一遍,把我的铅笔字擦干净,这样就不会有破绽了!”
                      “啊……”她早已目瞪口呆:“好厉害啊!啊!我叫高坂穗乃果,你叫什么名字啊?”
                      本来我是想做好事不留名的,嗯……那就装个x吧!
                      “我们会再见面的。”
                      “诶???!!!”
                      我又走到了那位双马尾女生旁边,谁知她直接对我骂到:“谁让你靠那么近了!才不需要你帮忙啦!”
                      我看了看她的练习题,这个降水量不比高坂的差啊。我大致浏览了一下,大多是求函数最值的问题,而且没有导数什么的。我在中国甚至没能完成必修部分的课程,这份高三的试卷,我着实没有把握。
                      “你……帮我改一下这道题吧。”
                      妈呀这个傲娇的女孩子,刚刚不还是不让我改吗?
                      可惜二分钟预备铃已经打响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要给她改了吧。
                      “是你不让我改的哦!”我用嘲讽的语气调戏了她一番。
                      “可恶!你个笨蛋!”
                      然后,她又开始念念有词了。
                      没事,傲娇是不会往心里去的,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何况我说的不过分呢。
                      我没有想太多,转身推开国文组的大门,准备拜访深山聪子老师。
                      (十)危机正在逼近
                      打了报告之后,我推门而入。这是一个较宽敞的办公室,给人一种浓厚的历史气息。显然这里从立校开始就是国文组的办公室:进门左侧是一个玻璃的展示柜,放在最上方的是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一枚教育勋章,保养完好,光彩夺目。随后是这所学校近百年来国文组的光辉历史,不过到上个世纪90年代左右,能够明显看出“一蹶不振”的衰败迹象,甚至几乎没有夺得什么荣誉。左侧墙壁上有一幅水墨画和几幅书法作品,装裱精美,但是落款大多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毕业生。不知为何,看到这里的历史如此辉煌,却给人一种江河日下的危机感。
                      办公室的陈设古色古香,大多数是木质设施,与它们不相配的是众多的电子设备和身着现代衣装的老师们。
                      我走近来,问到:“请问,哪位是深山聪子老师?”
                      紧靠窗的女性抬头了:“我就是……啊,你是苏武吧,快来快来。”
                      看来理事长已经替我打好了招呼,我开场先说了几句客套话:“初次见面,深山老师,我正是苏武。第一次来音乃木阪,我就深深地被这里厚重的历史所打动,现在我又看到国文组的光辉历史,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我能来这里学习,真的是三生有幸啊!”
                      “啊哈哈哈……”深山老师爽朗地笑了:“不愧是C国来的高材生,出口成章,语言差异根本不是问题嘛!来来来,坐下,我们好好谈一谈。”
                      她拉了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位老师:棕色的短发,红色的眼瞳,身材十分傲人,看起来是一位很年轻的教师。她很外向,也很健谈,我先是介绍了一下我的基本情况,她则是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所学校。谈话非常顺利。
                      她向我又介绍了一下这里的学习模式、课程安排,另外提出了一些要求,也提醒我注意某些问题,我都一一记下了。
                      谈完正事,她留我闲聊了一些其他的事。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她问道。
                      “我刚来这里,最好不要置评吧。”我非常谨慎,因为这里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学校可能正陷入麻烦。
                      深山老师的表情僵硬了,气氛一下子严肃起来,她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我,我则是镇定自若,面不改色心不跳,用最平常的表情看着她。
                      “你……就没听说什么流言蜚语吗?”
                      “我听说了。”
                      我从容的语气反而让这位年轻的老师在椅子上骚动起来。她连续换了好几个坐姿:“你为什么选择来这里?”
                      我犹豫了一下,毕竟我的指示信中没有署名,我根本不知道谁安排我到这里。
                      “我是被安排到这里的,具体细节,我也不知道。”
                      她深深地叹息,眼睛望向窗外。
                      “小伙子,别瞎想。”她拍拍我的肩。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她喃喃道。
                      我开始确定我的推断是正确的,南和深山老师的反常举动不是没有道理,这里正面临着危机,我心知肚明。
                      “嗯,我知道了。”我起身给深山老师倒了杯茶,递给她,她看向我,我用我的目光传递给她信任。
                      “真是一位好学生。”
                      我就一直坐在办公室喝茶,直到这节课下课,我才离开。
                      可以说进展非常顺利,我用三节课的时间熟悉了这里,老师那边也安排好了。我便走回中庭里,继续闲逛,深入了解一下这里的人文环境。因为我非常想知道这里面临废校危机的原因,身为危机中的一份子,我必须知道这件事的缘由,说不定,我还可以挣扎一下。而且我也相信那个安排我的人,不会随随便便把我安排到一个快完蛋的学校里去。
                      我走着走着,来到弓道场面前,望着这座建筑。
                      这里有弓道部吗?
                      让女孩子去拉弓箭啊,不太合适哦,可能是男生的社团吧!
                      时近正午,屋檐下的最后一点阴凉,也要褪去了……
                      中午有午休的时间吧……来这里看看吧。
                      感觉,这里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其实更像是东条学姐口中的灵力。也许是我对历史的敏感,我很喜欢这里。不只是这座古色古香的弓道场,而是这里:音乃木阪。
                      随着12时铃的响起,我准备解决我第一天的午饭。毕竟吃饭是人类的第一需求,我还需要适应饮食的差异。


                    回复
                    13楼2019-06-04 16:47
                        (十一)射穿你的心哦!
                        我刚刚离开弓道场的屋檐,就被刺眼的阳光晃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拿手遮住眼睛,呜……刺地我有点难受。
                        “噫……这太阳还是不依不饶啊……”
                        我的祖上都有视力的问题,从我爷爷到我父亲都是高度近视,我也不例外。好在现代技术帮了我大忙,我不用像我父亲那样戴着一个厚瓶底了。但是我们不单是近视,对光线的变化也是非常敏感,听说我的父亲在地下车库里至少撞上过10个水泥柱……
                        啊……太亮了……好烦,快躲到树荫下面去……
                        我焦躁地跑了起来,却感觉什么东西撞到了我的怀里……
                        “啊……对不起……”
                        这个力量还是挺大的,我前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眼前也是明晃晃的,只在一片白色中分辨出蓝色……像大海一般的蓝色……
                        园田海未视角:
                        “小海!中午来一起吃饭吧?”
                        “不了小鸟,学校马上就要有弓道比赛了,我得抓紧练习,一年级的后辈们太懒惰了,我得严格训练她们!”
                        “诶嘿嘿……小海你可不要吓到学妹们呢……”
                        嘴上说的轻松,但是我心里依旧是惶恐不安。和穗乃果成立缪斯时,并没有感觉到两者的冲突。直到学校间的弓道比赛要来了,我才深深地感觉到我们的弓道部是如此青黄不接。
                        傍晚还有缪斯的练习……马上要来临的学园祭……与UTX等学校的联考……唔……最近真是艰难啊!
                        没时间了,带着便当先去弓道场练习,找个空闲再吃午饭吧。
                        我一路飞奔到弓道场面前,却看见一个男生摇摇晃晃,仿佛喝醉了一般,到近前时,他竟然突然冲了过来,这下真是躲闪不及……
                        “啊……”
                        这位男生的胸膛真是结实……但是我却被撞到在地……啊……有点疼……
                        苏武视角:
                        终于,我的视力恢复了正常,却看见一个女孩子躺在我面前的水泥地上。看到她身着白色衬衫,蓝色格裙子,海蓝色的头发……看来我刚刚撞到的就是她了!
                        真是糟糕了,竟然把女孩子撞倒在水泥地上,想想都很疼呢。我赶快蹲下来,问她:
                        “同学……你不要紧吧……啊!”
                        我蹲下来才发现,她身体着地一侧的白衬衫已经染成了鲜红,撕破的衬衫下面可以看到白皙的皮肤已经被擦伤了一大块……
                        “啊……我真的很对不起……”
                        这位女生没有回应我……只是不断地呻吟……
                        我直接抱住她,把她扶到弓道场的屋檐下坐下。
                        直到她睁开她端正的六角眼,露出浅棕色的眼瞳,粉嫩的嘴唇略微张开,眼神里略带惶恐……
                        啊呀……这个姿势恐怕不太好!
                        园田海未视角:
                        摔倒在地后,我感觉我的左胳膊在地上剧烈的摩擦,随后传来钻心的疼痛……啊……比竹剑打在身上要疼的多……
                        我的身体被痛觉支配着发抖,眼睛也是紧紧地合在一起,我听到那位男同学慌张的言语,但是我难以启齿。突然,我感觉强有力的双手抱起了我,是那位男同学吗?我顺势倒在他怀里,借力挪动到不知道哪里,慢慢躺下了……
                        稍过一会,感觉疼痛已经麻木……我渐渐睁开眼睛……
                        简短整齐的头发,饱满的天庭,浓密的眼眉,戴着黑框眼镜,高挺的鼻梁,粗犷的八字须……
                        我张开嘴,想问:“请问,你是谁?”
                        我好像没见过他……这位帅气的男生。我张开的嘴巴也没有发声。
                        苏武视角:
                        看到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赶忙先道歉:“对不起,这位同学,很抱歉撞到你还害你受伤。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要不要去医务室?”
                        “额啊……区区这点小伤!”
                        她眼神里充满了坚强,动作中爆发出强大的意志力,她站了起来,看到她在阳光下娇嫩的侧脸……啊!该死的!我又什么都看不清了!
                        她敏锐而仔细,发现了我的眼睛有些痛苦,她也拉起了我:“同学你的视力好像不太好吧?先进来缓一缓吧。”
                        就这样,一片白茫茫中,我追随着海的颜色,跌跌撞撞,坐到了坚实的木地板上。
                        我用手捂住眼睛,过了半分钟就恢复了,却发现她一脸担忧地看着我,丝毫不顾自己手臂上的血迹。而且她跪在地板上,脸贴得特别近……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我……我什么要这样和她对视啊!
                        没想到是她首先打破了局面:“初次见面,这位同学,我叫园田海未,是这里弓道部的部员。”
                        “初次见面,园田同学,我叫苏武,是刚刚转校来的C国学生。刚刚发生的事我很抱歉……”
                        “你的眼睛还好吧?读书太多了要记得休息哦!”
                        “谢谢关切……”
                        没想到她竟然主动关切起我……但是她手臂上的血迹……
                        “请问这里有没有水龙头?”
                        “啊?在另外一边,穿过这个走廊就有。”
                        “有没有医疗用品?”
                        “就在那边的隔间里。”
                        我拿出我随身携带的毛巾,用温水洗干净,取出医药箱……
                        既然来到了J国,那就入乡随俗吧,尽管我从来没有跪过!
                        我跪坐在海未面前,准备好酒精和棉球。
                        “啊!苏君我自己来就好……”
                        “园田同学,请您配合一下,如果不能补偿我的过失,我会很自责的!”
                        看似中二的台词在此时却突然发挥了作用,她的脸色突然就涨红了,稍微向另一侧扭转了一下,露出娇羞的表情。另一只手解开衬衫手腕上的纽扣,受伤的手臂露了出来。
                        我缓缓扶起她受伤的手臂,慢慢擦拭血迹。然后用酒精棉球擦拭伤口。
                        “如果疼的话不用忍着哦~这并不丢人的。”
                        虽然我这么说了,但是她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
                        处理完伤口后,我把东西都整理好,看看手腕上的表,午休时间已经过去一大半了。
                        “谢谢你……苏君。”
                        “不用谢,园田同学,这是我应该做的。”
                        “苏君……应该还没吃午饭吧……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允许我和你一起用饭……”
                        她说话时有些颤抖,应该不是在害怕吧,还是说,她有点害羞?
                        “当然,怎么会介意呢?能和园田同学共进午餐,我感到无比的荣幸……”
                        没想到她对待这种中二的话语竟然如此认真,她的脸又涨红了。
                        “嗯!苏君请不要着急,我马上去准备!”
                        她给我的感觉和早上遇到的其他人都不一样。我能感受到骨子里的礼节与正直,足以见得她接受的家教如此之好;她又是如此坚强而柔情,真是给人一种大和抚子的感觉。
                        和她用饭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她也是高二年级,与南和高坂是发小。而且我也第一次听说了她所在的校园偶像团体:缪斯。
                        校园偶像这种事情,我是没有听说过的,在C国根本就没有这种团体。她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年轻的艺人团体。但是和C国的娱乐圈不同,她们单纯得多了。
                        午休时间就快要结束了。园田同学白色的衬衫上沾了血迹,这对于女孩子的形象实在是有大影响,所以我回中庭取回我的蓝色制服外套,给她穿上。我发现我的外套对她来说有点长,一直可以盖到她的裙子一半的长度,袖长更是可以盖住她的手臂,这样的她看起来格外地可爱。
                        “真是可爱呢……”我由衷地赞叹道。
                        “苏君……”
                        “嗯?”
                        她后退了几步,然后摆了一个非常可爱的pose:
                        “LoveArrow~SHOOT!”
                        噗……还真是有弓道部的特色啊。
                        这次还真是让她射穿我的心了呢……


                      回复
                      14楼2019-06-07 11:05
                          (十二)苏武登场!
                          我和园田离开了弓道场,一路上她一直在摆弄我的制服外套……果然她还是不太适应这件宽大的衣服呢。
                          我一直送她到二楼:高二年级的楼层。简单道别后,她往楼道的另一侧走去,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发现午休还没结束,那我还是回深山老师那里准备一下吧。
                          国文组的气氛,与其他办公室是不同的。对面的数学组真是热闹非凡,很多同学抓耳挠腮地排成了长队,在这个学生不多的学校里,仿佛所有人都来到了数学组一般。然而国文组里没有一个学生,只有老师们在忙碌地备课,而深山老师是国文组里脱稿讲课的唯一的人:这是中午园田告诉我的。
                          深山老师见我来了,便招呼我坐下:“午饭吃的还好吗?”
                          “嗯……挺好的。虽然出了点小插曲,但还是无碍啦!”
                          “哦?你第一天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中午还不老实老实?”
                          “那件事(指早上出手救助花阳)可不算捅娄子哈!那叫做伸张正义。我中午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啦,只不过不小心撞伤了一个女孩。”
                          “撞伤?你是用多大的劲啊?”
                          深山老师夸张而打趣的语气逗笑了其他的老师,也包括我。
                          下午第一节课的预备铃已经打响了。
                          “走,苏武,请跟我来。”
                          就这样,我跟着深山老师走到楼道的另一边。直到深山老师走进一间教室,我抬头一看:
                          高二(B)班。
                          园田海未视角:
                          我穿着苏君的制服……这一看就不是我的制服……太长了啊。穿男孩子的制服……我也是第一次,要是被小鸟她们发现了……那真是太尴尬了!
                          ……
                          “小海竟然穿了男孩子的制服呢!那个男孩帅不帅气啊?”
                          “小海!要幸福哦!”
                          ……
                          她们肯定会这么说啦!
                          真是的……破廉耻!
                          要……要不要还给苏君呢?
                          我偷偷地看他,发现他帅气的脸庞上呈现出阳光的精神;浓密的胡须带给人一种稳重与霸气……
                          ……还是算了吧。
                          刚刚回到班里,小鸟就发现了异样:“小海中午是参加练习去了吗?制服怎么会自己长出来呢?”
                          “小鸟……小声一点啦!”
                          穗乃果也围了上来:“哇!真的诶!比原来长了不少呢!”
                          “你们两个……”
                          所幸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便把她们两个拽回到座位上,把受伤的手臂偷偷给她们看了。
                          “啊!小海你没事吧!看来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呢,而且手法很专业呢。”
                          小鸟捧起我的伤臂仔细观察以确认伤势。
                          “嗯,是一个男生,他说他叫苏武。”
                          “苏……苏武!”小鸟很吃惊地看着我:“我早上也见到他了!他好像是C国来的转学生,而且搬到了我家旁边呢!我早上还带他去见理事长来着!”
                          “诶……为什么你们都见到了啊?”穗乃果很疑惑的问。
                          “他的相貌还是很容易辨认的……”小鸟仔细思考了一下:“啊!没错的!他是咱们学校唯一一个留着八字须的人!甚至男老师里也没有他那样浓密帅气的胡须呢!”
                          “八字须……啊!难道说!”穗乃果仿佛大梦初醒一般:“那我也应该见到他了!他早上帮我修改了数学试卷,他真的好厉害呢,一次就把我整张卷子的错题都改对了呢!”
                          “怪不得穗乃果你今天中午没有被叫去数学组!”我用严厉的语气批评了她。
                          “呜……不要这样啦,小海!对了!他早上并没给我留下名字,而是说还会再见面的!”
                          “啊?不会是……”小鸟不禁张开了嘴,我想她应该和我是想到一起了。
                          “转到我们班了吗!!!”
                          转眼间,下午第一节课就要开始了。如果苏君真的转来了我们班,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也不知道……
                          深山老师走上了讲台,像往常一样,她什么也没有带。
                          “同学们,很荣幸,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
                          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而我却有点紧张。
                          “他是来自C国的高材生……”
                          为什么……心跳会加速啊……
                          深山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他的名字……“苏武”两个汉字和他的假名赫然出现在黑板上……
                          “真是他啊……”小鸟喃喃道。
                          “啊……学霸君,我们有救了!”穗乃果则是暗暗窃喜。
                          “苏君……”
                          我却欲言又止了……
                          苏武视角:
                          深山老师很隆重地向她的班级介绍了我,我也听到同学们议论纷纷。深山老师准备妥当后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才进到班里面。
                          我挺胸抬头,大踏步地走上讲台。环顾这间教室:目测三十余人坐起来还真是宽敞啊!扫了一眼台下的同学……诶!竟然是南,南左边靠窗的是园田,园田后面是穗高坂!
                          啧啧啧……这样一来我就有些紧张了,园田身上还穿着我那件宽大的制服呢!
                          南脸上面无表情,仿佛刻意地保持淡定。
                          高坂一直在笑……阳光的女孩啊……
                          园田则是显得很紧张,脸上已经烧红了。果然她还是在意我的制服啊。
                          “这位就是苏武同学,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哦!”深山老师说完后,伸手示意我可以开始自我介绍。
                          我先是鞠了一躬,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早上已经说了N次的套话:“各位同学,下午好,我是来自C国的转学生苏武,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大家对于这位新同学有没有什么要提问的吗?”
                          深山老师这个举动我可是毫无准备。在C国,新同学见面以后是直接上课的,这个环节也是J国特色吗?
                          “请问苏同学,你看起来比河村(指着后排一位男生)要成熟不少啊!你真的是高二年级吗?”
                          “你是在嫌弃我老吗?不就是胡子长了一点!我今年17岁,绝不是70岁哦!”
                          “啊!果然,苏同学要长我们一岁呢!前辈啊,多多指教!”
                          教室里笑成一团,看来J国的高二年级大多是16岁的同学呢。
                          “请问苏同学会功夫吗?C国人是不是人人都能飞檐走壁呢?”
                          “同学你武打片看多了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C国就不需要汽车了,整天只剩下看外面的人飞来飞去了!另外,我虽然不会功夫,但是欺负我可要想清楚后果,我也不是好惹的呢!”
                          教室里再次笑成一团……
                          “请问苏同学最喜欢吃什么呢?”
                          “最喜欢吃?甜的东西都挺好吃的吧!”
                          “诶!!!”南突然尖叫了一声,但是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
                          “哦?!”全班的同学不约而同开始起哄了。
                          “当……当然啦!我觉得咸的东西也挺好吃的。”我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便连忙改口。
                          “切~苏同学你的表态必须明确啊!我们可不能确定你是否要参与竞争呢!”河村一脸坏笑地说。随后班里为数不多的男生都开始大笑:“河村你太坏了啊!竟然欺负新来的同学不了解情况!”随后全班又爆笑起来。
                          我也跟着笑了,我发现这个班真是格外地愉悦,同学们的性格都格外好啊!
                          “啊……请问苏君……”高坂一脸阴险地站了起来,但随后立刻恢复了阳光的笑容:“你的制服外套呢!”
                          “啊对啊!苏君没有穿制服呢!难道是粗心的学生会遗漏了吗?绘里学姐可不会这么粗心哦!”南也用变化而夸张的语气起哄。
                          其实我现在是非常尴尬的……但是好像其他人并没发现园田的制服无故长了一截。那么只要编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就好了吧……
                          “小海……”高坂俯下身看着园田。园田则是非常紧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诶!园田的制服好像变长了!”
                          “是啊是啊好像还变得有些肥大。”
                          已经有“头脑清晰”的同学把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但我知道我此时绝不能慌张,一定要镇定……
                          “咳咳……好了好了!时间耽误的有点多了。苏武,你就坐在南后面的空位上,可以吗?”
                          “啊……嗯!没问题。”
                          “好了快去吧,我们马上开始上课!”
                          我拿好我的东西坐到南后面,发现左边的高坂又是一脸坏笑……
                          这次可是多亏了深山老师出手相助,不然要是被高坂带起来节奏,今天可是没办法收场了啊!


                        回复
                        15楼2019-06-07 11: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2 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