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服吧 关注:1,181,175贴子:14,428,843
  • 52回复贴,共1

真正魏晋风呆板?-真正标准的主观需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看到一句话:
这类人会因为真正的魏晋(尤其是女装)线条看似呆板,而不屑为之


这种话是唯尸衣派误导泛滥以来,我预计会出现的。
这次发帖者无疑是善意诚恳的,但尚且如此。
更别提黑子会利用唯尸衣派说什么了。之前就有皇阿尔泰借着唯尸衣连尸衣都不符的草率结论:垂胡袖身不能大于袖根。来说汉族没有大袖,大袖是他们阿尔泰同宗传给汉族的。

晋代服饰先客观表述一下,以下说法应很难有人反驳:
晋代服饰不止一种,
前期是东汉遗风,特色含重衣领口,即早期魏晋风名模仿之实
其中又有荷叶边半臂,是晋襦名模仿之实
不太常见的是十六国引入的斯基泰肩线,是晋制名模仿之实
晋代自己特色服饰倒是没人做,一是东晋前期的短促款,一是西晋末东晋后期的褒博款,小冠大衣长裾或长裙需要人托着,广领大带,袖子和修袖相反,估计是短大袖。这类很复原因为文字记载多,文物却有断代争议。


本文主要不是说晋代服饰,而是想从进入汉服圈的主观需求角度,谈一下
1为何 晋代第一文物:顾恺之三图 会被一派抛弃,留意一下批评魏晋风的几乎从来必谈顾恺之
2为何 洛神赋图 ,为何只会被一派重视?
3为何有人喜欢用 尼雅左衽衣和十六国斯基泰肩线服饰代表晋?


以下三种 哪个 或 哪些 代表真正 晋代服饰 ?
这时,其实都是 进入汉服圈的主观目标决定的
真正是客观的,真正标准的选择是主观的
我们的汉服目标都是为了秀自豪感,但到底是国家自豪感,还是自己自豪感,以及对真理的敬畏程度,共同决定了每个人对真正标准的选择







回复
1楼2019-05-18 07:55
    汉服首先是一件衣服,大家进入汉服圈,主要还是为了 秀自豪感
    族群式自豪感:中国文化很优秀(我希望汉服转向华服。符合当前历史需求,也能大大减少黑子),我为中国而自豪。这种人就是努力把汉服说的美丽优秀,有时甚至会夸大文物,用没尸衣就否定顾恺之的仙衣?那是不可能的,何况还有大量其他互相佐证的证据。
    自我自豪感:我有颜值我很自豪。
    我认为 裁剪为王派也属于追求自我自豪感。
    理由是:
    裁剪只要做的中式不是抄袭西方,就不会有中立第三方说我们意淫。
    我们为一件古代衣服而自豪,无疑是因为它的外观,绝不是因为裁剪,裁剪只是为外观服务的,单独的裁剪没有高下之分。秀自豪感方面,面料,花色,都比裁剪重要。

    如果说 要求外观裁剪面料和花色也都复古,我可理解为 对 真理的敬畏。但目前只是要求裁剪,很多连外观搭配都不对(通常比古代丑)
    所以我觉得 裁剪为王派唯尸衣派,主要是为了秀自己的才华:沈从文撷芳主人等都只会看图说话,我已经达到裁缝标准了,为此我不惜舍弃绝大多数古代款式,我是多么严谨啊。。你们这些只会意淫的国人...

    然后是对真相的敬畏
    各种目标和敬畏,合起来决定了我们对 上述三图 哪个代表真正的判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18 08:10
      出去玩了,有空再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18 08:10
        一些伪科普已经根生蒂固了,之前还碰到说蝴蝶结是襦裙的错误系带方法,双耳结才是正确系带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18 12:42
          魏晋服饰就是因为太过复杂,种类又多才显得难以理解,现在做出来的几种都是其中极简单的款式。更多的款式各种繁复修饰、内部结构不清晰,复原极度困难,导致以为魏晋只有现在市面上的几种吧


          回复
          7楼2019-05-19 14:21
            想起有趣的事情,与你说的情况类似些。最近有人提到宋代审美是素雅朴素的,什么黑釉盏、白瓷、青瓷之类的东西。然而许多人不知道宋代上层皇室多离谱,各种奢华奢侈审美乱来。比如说冕服,冕冠上各种宝石、玉石、珍珠什么的,《宋史·舆服志》提到:衮冕之制。宋初因五代之旧,天子之服有衮冕,广一尺二寸,长二尺四寸,前后十二旒,二纩,并贯真珠。又有翠旒十二,碧凤御之,在珠旒外。冕版以龙鳞锦表,上缀玉为七星,旁施琥珀瓶、犀瓶各二十四,周缀金丝网,钿以真珠、杂宝玉,加紫云白鹤锦里。四柱饰以七宝,红绫里。金饰玉簪导,红丝绦组带。亦谓之平天冠。衮服青色,日、月、星、山、龙、雉、虎蜼七章。红裙,藻、火、粉米、黼、黻五章。红蔽膝,升龙二并织成,间以云朵,饰以金鈒花钿窠,装以真珠、琥珀、杂宝玉。
            KURURU曹长1也提到以汉人服饰制度的核心——冕服制度为例,宋代皇帝衮冕的繁复程度可谓为历史之最。花花绿绿,千奇百怪,冕冠上甚至戴各种花卉。各种装饰花花绿绿,搞得衮冕这一庄严的服装跟个唱戏的一样。后来宋皇和官员自己都受不了了,反反复复要求删减冕服装饰。结果拖拖拉拉一百多年还是改不下来,宋皇就一直穿着个大花布祭天:“乾德元年闰十二月……郊祀冠冕,多饰以珠玉,帝以华而且重,故命改制之。”


            “嘉祐元年,王洙奏:天子法服,冕旒形度重大,华饰稍繁,愿集礼官参定。”
            “英宗治平二年,知太常礼院李育奏曰:东汉至唐,史官名儒,记述前制,皆无珠翠、犀宝之饰,何则?……国朝冕服,虽仿古制,然增以珍异巧缛,前世所未尝有。”
            “神宗元丰元年,详定郊庙礼文所言:……上用金棱天板,四周金丝结网,两旁用真珠、花素坠之类,皆不应礼。”
            后来,宋徽宗上台,终于删减了不少乱七八糟的装饰,稍微符合了一些冕服该有的庄严。结果南宋一来,更扯淡的事发生了:“青衣绯裳,不合古制;山纹作尖锐形,失之稳重;笄变为青碧锦织成的天河带……”
            皇帝用青衣衮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完全是自降身价,违逆《周礼》。不过也挺符合赵构以金为正朔,向金称臣的历史背景。

            所以北宋皇帝冕服就是一堆辣眼睛的大花布,南宋皇帝冕服就是一堆亲王官员级别的次等冕服。总之都严重违逆《周礼》。




            以上是KURURU曹长1的原话,我个人没记错的话,方心曲领就是宋代错误理解弄出来的东西.宋朝在整理服饰礼仪制度时出现的笑话.明嘉靖时发现其并非古制,废除不用了.我还记得以前微博上评论宋代皇帝画像时(好像是宋哲宗赵煦吧?)有人引用历史文件提到宋代皇帝公服(常服)也不放过.衣服袖子上全都镶着珍珠,我仔细看哲宗公服画像时发现衣服领上的确镶着珍珠.而且宋代的营造法式这本书图示建筑上都是五彩遍装。






            豆瓣上的静水深流也提到:实际上,随着大宋城市经济的发展,“今闾阎之卑,倡优之贱,男子服带犀玉,妇人涂饰金珠,尚多僭侈,未合古制”,这类现象肯定屡屡存在,人的欲望是无法约束的。。。。朝廷虽然下诏禁止,实际上是禁不住.


            有意思的是宋代文人画(包括后来的摹本)中建筑都是素面的,就连一些器皿也是如此.有人开玩笑说宋人真是两面派,故意把自己包装成喜好素雅的审美观.


            对了提一下很奇怪的事,现在保留下的宋代皇帝画像都是穿公服(常服)直脚幞头配圆领袍打扮的画像,只留一幅第二礼服通天冠服的画像? 而皇后几乎全是戴九龙四凤冠、翟纹袆衣大礼服的画像。这种现象很怪异,皇帝冕服画像一幅也没有吗?这是个谜团……






            ps:宋高宗赵构皇后吴氏画像上她坐的椅子上有镶着许多珍珠的垫子,她坐不觉得磕人吗?




            收起回复
            8楼2019-07-12 23:1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13 07:29
                某仿制洒金、印金宋代女装的商家出这种风格的衣服了,应该不少人很惊讶吧。




































                回复
                11楼2019-08-05 09:57






























                  收起回复
                  12楼2019-08-05 10:04
                    想起很好笑的事情,微博上有发上村松园的美人画,中国题材的中国美人画。有人称很中国呀,日本人怎么知道中国人的打扮之的云云,我一看画中中国美人穿的是程式化的仕女画衣服。很多国人不知道中日交流史,早在镰仓时代就存在引进中国仕女画了,我记得当时有幅画画中女子穿广袖衣臂上有荷叶边装饰。到明代又吸收了仕女画,一直清代还在吸收这些程式仕女画。那些画中装束交领束裙很典型,有的也有不附贴松松的仿曲领衣。日本传说中的羽衣天女、龙宫乙姬都是这个装束。


                    下面发些画是日本人笔下的西王母,很中国化。日本文人画还是严格中国风的,与日本世俗浮世绘明显不同,不知道的还认为是国人画的。


























                    有意思的是日本人笔下西王母总是拿桃,或是身边侍女手捧盘中满是仙桃。这种现象宋元时期国画就已经存在了。明代包括清代还有些。近代也有少量这种。最后都是麻姑献寿献桃……


                    收起回复
                    13楼2019-08-08 10:56
                      昨天是七夕节,提一下有趣的事。日本传说中的羽衣天女都是典型的中国程式化仕女画装束,交领上衣、广袖或窄袖、束外裙。有的会有宫绦之类的东西,可见受中国画仕女装束影响很深。现代日本人把天女的羽衣认为是手臂上披的空中飘浮披帛,我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这么说。这种披帛可见敦煌飞天,后期汉化成了仙女的装饰物。不过这种装饰也可以在男神上出现,比如金刚之类的神。
                      过去民间传说“天鹅少女”版本事实上变心反悔型特别多,全国都能找到。一个典型传说例子如:南昌东南角有个浴仙池,“尝有年少见美女七人,脱彩衣岸侧,浴於池中。年少戏藏其一。诸女浴毕,就衣化白鹤去,独失衣女留。随至年少家,为夫妇,约以三年。还其衣,亦飞去。故又名浴仙池。”意思是说曾有少年看到七个美女把彩衣脱下放在岸边,在池中洗浴。少年恶作剧地把其中一件彩衣藏起来,美女们洗完后就穿上彩衣变成白鹤飞去了,唯独丢了衣服的美女没能飞走。随后跟随少年到其家中,与少年结为夫妻,约定三年后还衣。三年期满美女穿上彩衣飞去了。这传说在北宋洪刍《豫章职方乘》、明代张岱《夜航船》、明代彭大翼《山堂肆考》中都有记载.而且浴仙池又名洗马池,据说汉代大将军灌婴停下让马饮池水也叫洗马池.明初胡俨《颐庵集·临清轩记》就说:“豫章洗马池,在子城东南隅,旧传为浴仙池。事不经,儒者不道。郡志载汉颖侯灌婴初定豫章尝饮马于此,故名。”
                      我在明朝吧“鹊桥应景,喜蛛乞巧———七夕节俗”这贴发过科普七夕节传说变迁的文章。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
                      我就不发了。













                      回复
                      14楼2019-08-08 15:10











                        收起回复
                        15楼2019-08-08 15:13
                          说句七夕节的话题,七夕节严格来说不是情人节。七夕节比较丰富的多了,像是乞巧、晒书、晒衣之类的,而且七夕牛郎织女传说出自南朝梁殷芸《小说》: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女也,年年机杼劳役,织成云锦天衣,容貌不暇整。天帝怜其独处,许嫁河西牵牛郎,嫁后遂废织衽。天帝怒,责令归河东,许一年一度相会。涉秋七日,鹊首无故皆髡,相传是日河鼓与织女会于河东,役乌鹊为梁以渡,故毛皆脱去。
                          除了上面传说外,建国前民间版本传说基本都是织女是强迫的,不得嫁给牛郎。一但得到仙衣,立刻离开,一些版本还是织女自己划的天河。或是王母帮忙…… 我们看到的版本出自50年代叶圣陶改篇的故事。
                          我在明朝吧“鹊桥应景,喜蛛乞巧———七夕节俗”这贴发过科普七夕节传说变迁的文章。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
                          还有两篇科普文章:牛郎织女“爱情”故事背后的残忍真相。
                          明明是织女被迫嫁牛郎,怎么就成了追求自由爱情的故事?






















                          收起回复
                          16楼2019-08-09 13:15




                            回复
                            17楼2019-08-09 13:28
                              喜欢看你发帖,我太小白了,会一直关注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20-02-25 20:43
                                大佬,这两件是对襟襦裙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3-09 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