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247贴子:35,265
  • 16回复贴,共1
先補一下7-51後半




声音的出处,是借予钟木干彦的远距离通信用的魔法道具。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传来了一直向他发出远程指示的男人那慌亂的樣子。
但是,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呀!?≫

传来的是男人那响遍四周的临终尖叫。

明显的异常事态。

“发、发生了什么事……?”

想要下达攻击命令的骑士,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在通信的另一边,不断传来什么被破坏的声音,不稳的响声持續着。

然后大约十秒後。听到的是意外的声音。

≪钟木大人!听得见吗!?≫
“……诶?”

呼喚是女性的声音,作出反应的則是真岛孝弘。

“紫兰?”

不可能听错。
那是向他奉剑的骑士的声音。

但是,本应被扔到此地的她,为什么会在帝都监视团长的男子所拿的通信工具的对面呢?

但是,惊讶的事只是剛开始而且。

≪干彦大人!你在听吗!我们做到了啊!≫
≪喂、喂。马卡斯(マーカス)!请还给我!≫

而这次更是响起了似乎感慨万分的男人的声音,紫兰很慌张似的声音則緊接其後。

≪總之,按照计划进行确保好团长的人身安全了!≫
“什么!?”

袭击小組的队长发出了惊愕的声音。

大概是跟不上状况吧,吧嗒吧嗒地開合着嘴。

可是,钟木干彦的意识,並没正经理會男人那样的反应。

他所追求的,只是一道声音———

≪……干彦。你这个、笨蛋≫

———那一瞬间,少年所有的辛勞都得到了回报。

真的,全部都。
像奇迹一样。

“团长。您没事吧”

絞盡所剩無幾的魔力,钟木干彦把声音送向通讯工具对面的她。

≪……嗯。当然了。有可能不平安無事嗎。你以为这是谁守护住的性命≫

她好像在生气。

那个也令人高兴。

≪随后有话要说。话很長。所以……干彦。一定要活下來汇合。知道了麼。这是约定≫
“我知道了”

细细品味一般交换约定,通讯移到了紫兰。

≪被囚禁的同盟骑士团的大家也解放了。现在就带他們逃出去≫

现在是作战的最高潮。通信在那里切断了。

“什、什、什……”

袭击班的领导人,好象已经谈不上攻击了。

惊慌失措的他,瞪着依然倒在地上的钟木干彦。

“你、你丫!到底、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呢,那當然,是救出团长啊。你没听到吗?”
“那样的事……!”
“我做了唷。不如说,只有現在能行”

少年冷笑了。

“只有哈里森动员了大部分秘密行动的部下的,这个时机呢。”
“什……庫!?”

對。
这一瞬间,才是他一直在虎視眈眈的。

“如此大规模的作战。需要大量的人手。但是,虽说哈里森是圣堂骑士团的头号人物,但像这样的暗杀作战能动员的人并不多。更何况,如果发生混亂的話,連在帝都待命的人员也必须加以动員。這是很顯而易見的。”

构成圣堂骑士团的,始终是骑士。
在这个世界上,保护人们不受怪物的威胁,保护世界的正派人物。

正如戈登一樣,事情不能讓大部分骑士知道,哈里森的手牌是有限的。
那里有机可乘。

“所以,我一直妨碍着计划。为了保护孝弘。然后,也是为了救出团长呢”
“你、你丫的……”
“是判断我已经被挫敗了吧?畢竟实际上,也和孝弘像这样展示出认真的互相残杀了呢。这样的话,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就没有继续严格监视团长的意义了……就是引導作出這种判断的唷”

对于监视钟木干彦的人,很难看清真相。

要說為何,因为互相残杀并不是谎言。

钟木干彦面临着这场战斗,连死的決心都立下了。
这种认真的态度,令监视者并未能领悟他的意图。

“在同盟骑士团中,有几个人未被塞拉达(セラッタ)捕获成功逃走了。我和他们秘密地取得联系,制定了救出计划。只是,也有战力不足之處。所以我决定拜托幫手了”
“原来如此。然后就把紫兰……”

真岛孝弘漏出了理解的声音。

熟知好友性格的他,虽然察觉到钟木干彦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但也察觉到並不只是這樣就结束的。
所以在这场战斗中「跟從着那个意图」。

但是,关于详细情况当然不會知道,繼續倾听好友的话。

“在向紫兰说明一切之后,用转移的魔法道具送她回到了帝都。之后就是讓她和在当地做好万全准备的同盟骑士们汇合,参加救出作战了呢”

原本,紫兰就是刚才钟木干彦说的『未被塞拉达(セラッタ)捕获成功逃走了的同盟骑士团的骑士』之一。
要去救出敬爱的团长自然是不会有异议的。

这样一来,不得不投向敌人的钟木干彦就被解放了,能减少对她奉剑的勇者来说的威胁,那就更是不会有异议了。

“你、你……你这家伙!”

被揭明一切,袭击小組的男子發出了咆吼。

“怎、怎么可能做到那种事!你是被监视着的!”
“嗯。是被你们监视着呢。但是,做到了。这就是事实唷”
“咕、庫……!”

事情變成了,作为监视角色的他,一直都在出包。
可以说激昂也是理所当然的。

“去死吧!”

他愤怒地再次挥起手,向入侵的同伴们发出攻击的信号。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真岛孝弘受伤了的事是不会变的。
在这里擊毁掉就行了。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腹部长出了剪影之剑。

“什……么?”
“很遗憾,你的同伴全都被我杀掉了。”

如此宣告的,是剪影的少女朵拉。

一直没露面的她,装作窥视着埃德加尔的空隙,进行着入侵了房间的敌人的对应。

“怎,可能……”

袭击小組的最后一人,也是队长的男人倒下了。

这一瞬间,钟木干彦孤独的战斗,终于宣告结束了。


回复
1楼2019-05-17 20:36
    話說你為何不打標題啊?


    收起回复
    2楼2019-05-17 21:02
      我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17 21:03
        好友之间的战斗打上了休止符,袭击者的追击也破灭了。

        這个时候,争吵的喧嚣从广阔的空间中消失了。

        “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好,前辈”

        贝尔塔走到真岛孝弘的身边,工藤陆从她的背上搭話。

        “工藤?埃德加尔怎么了?
        “对不起。被逃跑了。一看到前辈们的战斗结束了,马上就逃跑了。因為没料想到,结果被乘隙逃跑了”
        “这样啊……不,没关系。总之,只是赶走就足够了”
        “啊。關於那件事啦,孝弘。有必须要说的话”

        钟木干彦,插進二人的交談。

        “埃德加尔也许不是敌人。不。虽说如此,也不是伙伴,虽然也应该有所警戒……”
        “怎么回事?”
        “曾有机会跟他交談啦。那家伙,好像还有别的目的。他说想知道哈里森为什么会敌视孝弘”
        “敌视我的理由……?”

        真岛孝弘皱起眉头。

        确实,真岛孝弘对圣堂骑士团那强硬的行動抱有疑问。

        为什么會作出损害诸多人们信赖的滿是缺点的决定。

        虽说如此,人类並不是只根據理性而行动。
        另外,有着像马克罗琳边境伯那样的价值观差异也是有可能的。

        真岛孝弘的『率领怪物』的性质本身,既然已經足夠成为理由,过分考虑也是無用之事。

        “我知道了,干彦。幫大忙了。埃德加尔會干脆地徹退,是因為這個理由的話,就没有必要過分地警戒了”

        在进行最低限度的情報交换期间,有新的人影从出入口出现了。

        “庫ー”
        “阿。等下、等一下啦”

        是在战鬥期间迴避到遠處的菖蒲和岛津结衣。

        乍一看给人的印象好像是,岛津结衣在照顾菖蒲,但实际上菖蒲才是保鑣。
        虽说现在無法使用,但『妖精之輪』的存在能夠成为王牌,这也是件重要的工作。

        “我放心了喲,真岛。有好好地击破了敌人呢”
        “是的。正如所見。干彦也没有生命危险”
        “这样喔。那位就是钟木干彦呢……”
        “初次见面。岛津桑,能和孝弘顺利的会合真是太好了……岛津桑?這樣瞪着我的话可为难了唷”
        “不。不說清楚可不能隨便了事。骗了我的,就是你吧?”
        “……那件事真是非常抱歉。如果是道歉的话,多少次都可以”
        “可以咯。真岛的事又不能置之不理。反正,你,已經破破烂烂了呢”

        就這樣,虽然多少有些纠纷,但这样就全员齐集了。

        “那么,接下来是关于之後的行动。”

        所有人都倾听着真岛孝弘的话。

        雖然关于钟木干彦的事已经收拾好了,但这不過是這状况的第一阶段的结束而已。

        “接下来的目標是,加藤桑。干彦。你能告诉我她在哪里吗”
        “当然”

        少年们為了应该做的事齊心協力。

        但是,就在這时。

        “什么!?”

        穿透地面般的巨大震动,袭击了现场的全員。

        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震动。

        与此同时,刚刚菖蒲和岛津结衣進來的出入口关闭了。

        明显的异常事态。
        当场所有人都紧张得脸容僵硬。

        那樣的其中,響起了一道不合时宜的笑声。

        “哈、哈哈……”

        是被打倒在地上的,袭击小組的队长。

        刚才被朵拉砍了的他,还活着。
        被吐血染红的嘴张开了。

        “哈哈哈。结束、了”
        “你、知道些什么!?”

        钟木干彦怒吼后,男子浮现死相的臉上掛上笑容。

        “我、们……失败了。所以、接下来”
        “接下来……?”
        “觉悟、吧……这……房间要、倒塌……”

        留下了诅咒的話语,男人这次才真正断气了。

        象要证明那个言词一样地,裂缝在天花板遊走。

        “不会吧!?”

        钟木干彦理解了状况,大大地扭曲了脸容。

        他有认识到自己是弃子。

        是为了投向对方使对方產生损耗的消耗品。

        但是,事实上,如果不只这樣的话?
        譬如說『是为了把真岛孝弘钉在这个地方而配置於此』的話,又會怎样?

        胜败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能赢的话就好了。
        如果解決不了,败北的時候,就把所有人一起压死。

        如果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的话……。

        “哈里森————!”

        少年发出的怒号,被地鳴声所淹没。

        ***

        时间追溯回稍早之前。

        被奥特玛尔带走的加藤真菜,被艾莉娜强拖着一般進行移动。

        好不容易走到的,是一个具备祭坛的大房间。

        加藤真菜,很明顯地脸容抽筋了。
        因为一直待着這裡的两个集团,集中地向她投以视线。

        一方是气氛与奥特玛尔非常相似的的穿铠甲的男人们。

        另一方,是和艾莉娜一样的圣堂骑士。

        雖然有几位女性,但大多数是男性。
        嘴里一瞬间變干,血氣退去。

        明明奥特玛尔一个人就夠難受了,卻得面對这個數量的人。

        胃酸逆流食道,严重的头晕引发恶心。

        想不顧一切大喊,向来时的道路跑回去,這樣的一股冲动湧向胸膛。

        如果能那样失去理智,那该有多轻松呢。

        “加藤大人?”
        “……什么事也沒有”

        少女强行压制住了恐慌的征兆。

        咬着嘴唇保持理智,瞪着脱离集体独自站在祭坛之上的分外庄严的骑士的脸。

        剪短的黑发,栗色的眼睛。
        虽然不明顯,但那是与自己們相似的脸庞,能從中感覺到他流淌着的异邦人的血脈。

        久經锻炼的厚实肉体,有股沉着稳重的存在感。

        哈里森=阿丁顿。
        引发这次事件的首腦就在那里。

        是如果不是这样的机会,就沒法接近的对手。
        不是失去理智的时候。

        紧紧地攥握住嬌小的拳头,少女用力地压住自己的胸口。

        “……请给我力量,前辈”

        想起曾经因樹海營地的人们的残酷而心碎,灵魂被长期持续的死之恐懼所威胁,卻仍然前进的他。
        只有这份思念,支撑着她。

        “走了。”

        奥特玛尔回头向這边搭話。

        “……嗯”

        加藤真菜一边按压着自己内心的创伤,一边拖着脚走路。

        一步、一步。
        壓抑住颤抖的身体的内部,一步一步。

        走在分成两个的集团的正中间。

        终于到达了———

        “……?”

        ———突然注意到了。

        有什麼,很奇怪。

        这样想到。

        因为头脑無法灵活活動,所以发觉迟了。

        话虽如此,一旦发觉,不协调感的原形就很明显了。

        雖然把她叫來,但在场的人们对她的存在卻漠不关心。

        祭坛上的哈里森根本不朝这边瞥一眼。
        那两个集团也,只是在刚刚踏入大房间的那一瞬间,把目光投向了她而已。

        相反,他们却热心地注视着什么。

        在看什么?
        视线转向那边,少女睁大了眼睛。

        “……真岛前辈!?”

        祭坛前,两个集团关注的前方。
        地板被切出了圆形,映出了不存在該處的东西。

        这是用了某种魔法手段造出的影像吧。
        这是一个俯瞰在广阔空间中交談的少年们的视点。

        有着倒下的钟木干彦,和放下了他的真岛孝弘的身姿。

        加藤真菜虽然对这情景感到放心,但还是觉得有些可疑。

        这对于在这里的人們来说应该是不希望的结果。
        但是,他们卻完全没有后悔和困惑的迹象。

        “……被算計了呢”

        圣堂骑士之一说道。

        没有特别动摇的样子,很淡然。

        这次是拥有平淡眼神的骑士之一张开了口。

        “没有意义的胜利。因為到此为止了”

        听到这句话,加藤真菜感到背脊发抖。

        男人所说的话,有着确信眼前人类將會死亡的不吉利聲調。

        不能就这样下去。

        那个想法,推动了少女。

        “哈里森=亚丁顿!”

        把恐惧蒙混過去的大声叫喊。

        “我来了!不是有什么事找我嗎!”

        听了那个大喊声,哈里森栗色的瞳孔第一次映出了她。

        眼神比想象中要沉着。

        与前几天打招呼时不同,事已至此,没有必要修饰态度。
        還想他肯定会对率领怪兽的少年抱有毛骨悚然的愤怒等负面情绪,但他始终没有改变。

        骑士中的骑士。

        並站立的身姿毫無改變,哈里森开口說。

        “……看來,好像有什么误会呢”
        “诶?”
        “我並不是有事找你。我只是,不想做出无谓的牺牲。考虑到万一,那个地方有可能被「卷入其中」”

        这真是,出乎意料。

        比如,他會就关于真岛孝弘的事情问这个問那个,已经做好了觉悟。
        但是,好像不是那样。

        加上「卷入」这个词的意思也弄解不了。

        出乎意料的是,旁边支撑着自己身体的艾莉娜也显得有些困惑。

        把自己带到这里的奥特玛尔,因為背向这边而無法得知,不过,至少艾莉娜好象並不知情。

        既然摸不着头脑,就只好问。

        “是在说什么事?”
        “进行说明也可以。你有那个权利”

        令人意外的是,哈里森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接着又這樣說。

        “但是,在那之前还有事要做呢。”

        沉静地,命令。

        “動手”

        瞬间,奥特玛尔朝向这边。

        ***


        回复
        4楼2019-05-17 21:17
          轉身之时,奥特玛尔的手中已经握着剑柄。

          突然的一闪。
          因为把注意力都放在哈里森身上,加藤真菜完全沒能作出反应。

          不过,即使不是那样,作为骑士积累了锻炼的男人的攻击,没有战斗技术的少女也不可能做些什么。

          剑被拔出,鲜血飞散。

          染成鲜红的加藤真菜,屁股一下子跌在地上捣了个年糕。

          无法理解。

          只能直接认识眼前的现实。

          “艾莉娜、小姐……?”

          被斩的是,負責监视她的女性。

          她吐出了大量的鮮血,膝盖跪落地面。

          哈里森从祭坛上,俯视着那个景象。

          “……刚才,同盟骑士团的团长被夺走了。同盟骑士团的残党,似乎听从钟木干彦的指示而展开行动。不仅如此。看来这次作战中的纷亂,多半都是钟木干彦所唆使的”

          对于加藤真菜来说,這是第一次听到的情报。

          只是,因为对钟木干彦的言行抱着疑问,也能感到理解的部分。

          他是做好被认为是叛徒的觉悟,保护了重要的东西吧。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为了重要的东西而抗争的身姿,与她思慕的少年有相通之处。

          有涂上泥土,卻更散發光辉之物。
          出現被那光辉所魅惑的人并不奇怪。

          自己是那样,她也一定是那样吧。

          哈里森淡淡地对沾满鲜血的艾莉娜说道。

          “钟木干彦经常受到监视。没有能够到处活动的空隙。然而,如果其中有一个叛徒的话,就多少有些不同”
          “……”
          “你就是叛徒。有什么申辩之言吗?”
          “不。沒有”

          艾莉娜面无血色地回答。

          “受到处罚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也没有后悔”
          “被誘騙了嗎。竟然迷失了自己的使命”
          “拼命的人看起来很耀眼。即使思念无法传达。從損害那位的事情中,我怎么也找不到正义”
          “即便如此也是為了正义。这才是异邦人的后裔……不是构成这个世界的一员的我们的职责”

          哈里森摇了摇头。

          “维持易於动摇的這個世界才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正义。很遗憾,艾莉娜。居然白白牺牲生命”
          “什么……”
          “你的背叛是没有意义的。他们会死在这里”

          哈里森断言后,举起了手里拿着的拳頭大小的宝玉。

          从感到魔力的气息來看,那个很明显是魔法道具。

          “这个「世界的基石」很难控制。但是,如果花去足够的时间限定场所,那么大规模的改变也不是不可能的。像这样子呢”

          哈里森将魔力注入了拳頭大小的宝玉———魔法道具「世界的基石」后,地面开始慢慢地摇晃。
          摇晃渐渐变强。

          可是,魔法影像的对面,更是不可同喻。

          “前、前辈……!”

          在加藤真菜注视的前方,是少年们惊慌失措的样子。
          可以看见啪啦啪啦地落下的天花板的碎片。

          是打算压毀整個房间。

          准备周到。難怪在场的人,没有因钟木干彦的败北动摇。
          为了这种情况发生也不會有問題,哈里森早已采取了措施。

          战栗穿过注意到了的加藤真菜的背脊。

          但是,已经晚了。

          “这下,就结束了。”

          残酷的宣言。

          少年们的努力也好、感情也好、献身也好。
          一切都将在正义之下崩溃。

          操作这个异界本身的力量,是不可能抗拒的。

          本应如此。

          “……什么?”

          疑问的声音,震动了哈里森的喉咙。

          摇晃还在继续。
          但是,没有比这更进一步的了。

          这种状况明显对于哈里森来说是预定外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處最先发现答案的是少女。

          在地板上展开的魔法影像中,少年独自瞪着头顶上方。
          就好像发现了被窥视着一样。

          那双眼睛,在宣言还未结束。


          回复
          5楼2019-05-17 21:30
            基友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5-17 22:21
              おめで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5-17 22:21
                雾之坂宿要翻盘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18 03:21
                  感謝翻譯 真的基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5-18 03:30
                    大佬什么时候肝到60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18 10:05
                      谢大佬,这大反转出人意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18 10:36
                        不过监视干彦的那个女的,我最初也觉得她是不是反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18 10: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18 21:25
                            坐等7-5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5-18 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