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043贴子:34,901
  • 14回复贴,共1


回复
1楼2019-05-16 22:47
    全身都炸得粉碎。

    这是让人产生如此错觉的一击。

    回过神来,钟木干彦正仰面倒在坚硬的石头地面上。

    好像失去意识了。

    一睁开眼睛,看见了好友正俯视这边的身影。

    “……还,活着吗?
    “那件事不用问我。你自己是最清楚的吧”
    “……那也,对”

    微微一笑。

    好像没有变得粉碎。
    虽说如此,与其说是「活着」,不如说是「没有死成」的感觉。

    状态來說,评价为破旧抹布正合适。
    干脆得反而令人心情舒畅的完全败北。

    “……啊——,可恶”

    订正。心情果然還是不好。

    “真没出息啊。毫無還手之力”
    “没有那样的事吧”

    真岛孝弘摇了摇头。

    言语中感觉不到谎言。

    他的左臂无力地垂了下来,证明了这一点。

    是刚才与『虛空‧骑士』激烈冲突的手臂。
    垂下的指尖,至今还有血液在滴落着。

    “你該不會在想完全敌不過我吧”
    “……誒哆……”
    “話先说在前,我可沒留手啊。不如說,留手的话,我就死了”

    表情一本正经,脸颊上有很大的划伤。
    身上也到处都是伤。

    更重要的是,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知道那不是单纯的安慰的话。

    “干彦很厉害喔。所以我也盡了全力”

    真岛孝弘一直相信着。

    说不定比他本人相信的更深。
    相信着自己的好友不可能就这么死掉。

    而且,钟木干彦本人也在战斗中感觉到他如此的信任。

    所以,在那最后的瞬间,才會想「絕不能死」。

    對由于與『虛空‧骑士』的激烈冲突,而直击的速度稍稍下降了的『恶魔之腕』,用自己也不能置信的火災潜力扭转身体避开了。

    能在接近极限的时限,決定生死的也许就是「被相信」这一事实。

    而且,这一定才是,逃離已做好觉悟的死亡的唯一途径。

    钟木干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彷如走在漫长的道路上,終於好不容易才能喘口气来似的。

    但是,不解风雅的气息在這時接近了。

    “輸了吗”

    有人从包围着这个空间的回廊中跳了下来。
    是一直监视着钟木干彦的骑士。

    是其中尤其熟练的一员。

    应该说果然嗎,好象是在战斗時潛入的。

    雖然没露出身影,但入侵者不仅仅只有他吧。
    是作为弃子的钟木干彦完成工作之后,進行追击的袭击小組。

    “钟木干彦。如果能动的话,就阻止真岛孝弘的动作”

    他是袭击班的领导人吧。
    淡然地说出了命令。

    “……就算你下這种胡來的命令哦”

    钟木干彦露出了苦笑。

    虽然全身疼痛过度已经弄不太清楚状态,但至少,手脚全都折断了。

    在周围,卷进刚才那一击的武器倒在地上。
    当然,能力什么的已经切斷了,一点也动不了。

    不过,这样的回答应该早就在预想之中吧。

    “这样喔。真遗憾”

    事务性地说完,骑士举起了手。
    这无疑是对隐藏起來的伙伴们發出的攻击信号。

    既然这样满怀自信地现身,那么他也许連稀有的魔法道具也帶来了吧。

    反正已經確認作为杀害对象的真岛孝弘受了不輕的伤,也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弃子也卷入攻擊之中吧。

    对钟木干彦来说是预想中的展开。

    只是,事情發展到如此的話,就什么也做不了。

    所以他才一旱做尽了自己所能行之事。
    能想到的手段都已采取。

    這之后只是相信着。

    人类,一个人能做的事是有界限的。
    正因为如此,人们才会相信某人。

    而且,正因为是尽了人事的他,那份信赖才会结出果实。

    ≪什、什么,你是……!?≫

    突然,有声音传来。

    那個才是,通向胜利的细线。
    是忍耐的少年,终于抓住了的希望。

    ***


    回复
    2楼2019-05-16 22:48
      wuho~!先赞为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5-16 22:51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5-16 22: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17 00:18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5-17 02:19
              五楼死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17 05:06
                笃守饥渴难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17 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