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吧 关注:153,315贴子:525,295
  • 2回复贴,共1

抚顺市顺城区纪委书记康景升 ,大搞“灯下黑”,充当“保护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纪委书记康景升,滥用职权,大搞“灯下黑”,充当“保护伞”

近年来,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纪委书记康景升,滥用职权,大搞“灯下黑”,充当“保护伞”,自去年9月至今,肆意迫害依法维权的区委政法委某位副书记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例。
(一)
事件的起因源于该副书记所居住的小区物业是明显带有黑恶势力色彩的“黑物业”(有相关部门的认定为证)。自2015年以来,该副书记所居住楼房地下室(既是人防工程又是业主储藏间)长期漏水、积水, 严重影响广大业主的日常生活和生命财产安全。该副书记及其他业主多年来无数次反复举报、投诉,“黑物业”就是不管。2018年6月20日,在区委、区政府有关领导的亲自安排、督促下,区物业办某领导会同该副书记及“黑物业”同赴现场研究解决办法。让人感到“气愤”的是,“黑物业”的一个小队长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区物业办某领导、“黑物业”其他人员及附近业主的面,打骂该副书记,该副书记当即报警。之后不久,漏水、积水及打人骂人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该副书记家的门锁又被恶意破坏。面对这种状况,该副书记除了正常报警、举报、投诉外,在有关网站发表了题为《物业不服务,骂人还打人!》的帖子,反响异常强烈。
让人感到“惊喜”的是,2018年9月5日上午,该副书记单位领导通知他说,区里成立了由纪委牵头,住建局、公安局参加的联合调查组,调查处理你和物业之间的有关问题。一会调查组找你调查了解情况,我顺便陪你一起去。该副书记听到后,心里感到很高兴,以为自己和物业之间的有关问题有希望解决了。
让人感到“恐惧”的是,该副书记到纪委后,康景升安排接待他的全是纪委监委人员(刘涛、王昊、王业兴3人),没有住建局、公安局相关人员,具体场所是谈话室,不是调查了解情况,而是“约谈”、“审讯”。这是非组织行为。“约谈”、“审讯”期间,a、强迫该副书记交出裤带、眼镜、手机(家有93岁的老母亲,不能中断通讯)等用品;b、刘涛双手叉腰,站在该副书记面前,肆意指手画脚,说这是规定;c、限制饮水和午餐。想给水喝时就给,不想给时就不给;午餐前该副书记去趟卫生间,回来后不让其洗手就让吃饭。该副书记拒绝后,他俩说,爱吃不吃,不吃拿走,随后拿走。d、当该副书记反驳他们的说法或者要求把某一问题的笔录补充完整时,他们俩不是谩骂,就是辱骂,最后破口大骂(操妈),并且说就骂你了,你能咋地,还说,这是在纪委,如果在检察院就打你,打你也白打。有一次两人一起冲到该副书记面前,想打没打。e、“约谈”、“审讯”结束后,当该副书记去找康景升书记时,刘涛带领很多人(包括保安)在1楼大厅和大门口院内(院外有百姓观望),采用推搡、围攻等手段,强行阻止该副书记,并且多次打人未遂(被人拉开)。这是非人道行为。在“约谈”、“审讯”及做笔录时,吓唬、忽悠、诱供、逼供充满整个过程。他们以断章取义、歪曲事实、莫须有等办法,提出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让该副书记只能答“是”或者“不是”。该副书记答“是”或者“不是”都有过错。如,a、“某区长安排物业办为该副书记解决漏水、积水问题,是工作上的安排还是个人私事安排”?b、“该副书记为其他广大业主维权,其他业主有授权没?法律规定,应该授权”;c、“该副书记报110,给小区带来了很坏的影响”;等等?这是非事实行为(有监控录像为证)。
因刘涛、王昊等人玩弄“非组织、非人道、非事实”的伎俩,使原本健康的该副书记,当时身体产生很多不适,从纪委出来就去了医院,住院9天,出院后又休息一周,出院诊断为高血压等(有诊断书和病志为证)!
针对上述问题,该副书记向上级进行了举报---《关于顺城区纪(监)委干部刘涛、王昊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举报信》(以下简称《举报信1》)。
上述事件的发生,作为纪委书记的康景升,负有非常严重的领导责任(下面所提《举报信2》中康的问题1)。不仅如此,事后还证明他就是“主谋”。在上述事件发生之后,自2018年9月19日至2019年3月6日,康景升面对上级组织交办、转交、移交并多次督促的、该副书记寄送给各级组织的实名举报信(包括报给区委、区纪委的),一直熟视无睹,不作为乃至对抗上级组织调查(下面所提《举报信2》中康的问题2)。在上述事件发生期间, 康景升还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组织程序的情况下,没有经过区委同意或者批准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擅自在区领导微信群里发布、散布关于该副书记本人有关问题的言论(可以手机恢复为证等),严重触犯党纪国法(下面所提《举报信2》中康的问题3)!
针对上述问题,该副书记向上级进行了举报---《关于纪委书记康景升违纪违法问题举报信》(以下简称《举报信2》)。
在上级组织和社会舆论的反复干预下,2019年3月7日上午,康景升安排有关人员对该副书记实名举报的《举报信1》予以“答复”。该“答复”严重违背基本事实(颠倒黑白,严重造假等);严重违背基本调查程序(从未找过该副书记等核实有关情况);严重违背相关规定(回避规定等)等等。有些“答复”内容非常荒唐、草率(对于“黑物业”诬告该副书记的有关问题,“黑物业”说什么就是什么等)。该“答复”不让该副书记看有关监控和资料,只是口头答复,不给书面答复,就是走个“过场”。其“答复”的结论是,该副书记所举报的问题不符实(有证据证明康景升、于兴民<纪委常委,刘涛、王昊事件及其调查处理和“答复”的分管领导>包庇袒护刘涛、王昊,对调查处理及“答复”严重造假等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该副书记向上级进行了举报---《关于顺城区纪委对<关于顺城区纪(监)委干部刘涛、王昊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举报信>“答复”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举报信》(以下简称《举报信3》)。
综上所述,康景升滥用职权,指使下属大搞“灯下黑”,明目张胆地给黑恶势力(“黑物业”)充当“保护伞”的表现淋漓尽致、裸露无遗,堪称全国的“典范”。
(二)
康景升为什么敢如此妄为,为什么至今没有受到上级组织的处罚?原因之一是现任区委书记田旭不顾一切(勇敢)地包庇袒护他。主要依据是,a、田旭直接、间接地不让该副书记向上级举报康景升等人(有短信等证据为证);b、春节前夕,田旭竟然将刘涛(上述被实名举报违纪违法者)列入区纪委(监委)中层干部拟提拔人选,拟“带病提拔”,后因测评不合格而落选。田旭保刘涛的同时也是在保康景升(有区委组织部的相关材料为证);c、因阻止该副书记不要向上级举报康景升等人没有成功,借机构改革调整干部之机,以“交流(违规)”为借口,田旭将该副书记“高职低配”,涉嫌明目张胆地打击报复举报人(有顺组干字【2019】2号文件为证);d、康景升等人的违纪违法行为田旭负有非常严重的领导责任,田旭保康景升等人等于在保他自己;---
田旭上述所作所为是低级、典型、明目张胆地包庇袒护、官官相护、“灯下黑”中的“灯下黑”、“保护伞”中的“保护伞”。该副书记已向上级有关组织及领导进行了举报。
(三)
原因之二是现任市纪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刘寒松十分任性(狂妄)地包庇袒护他。主要依据是,针对《举报信1-3》,刘寒松分别于2019年4月15日、23日对该副书记进行了3次“电话答复”(有电话录音为证)。“答复”的主要内容如下:
一、针对《举报信1》“答复”的主要内容。1、根据干部管理权限交由顺城区纪委调查处理,依据顺城区纪委调查处理结果进行“答复”;2、认定刘涛、王昊在谈话过程中语调过高、用词欠妥、不文明的“状态”都有,区纪委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3、其它问题没有“答复”或者认定没有问题;4、对该副书记要求看监控录像的要求是“没法给你提供”、“没有权限给你提供”、“无法答复”、“不知道怎么答复”“不知道问谁”、“难为他”、“没有义务向领导反映”等等。
二、针对《举报信2》“答复”的主要内容。市纪委采取“函询”的方式,对康景升进行了“函询”。依据“函询”的结果,认定康景升没有问题。我(们)对结论负责,具体怎么查处没有必要跟你汇报。
三、针对《举报信3》“答复”的主要内容。先是“答复”没有收到此材料;在该副书记再三说信访室已经转交他们后,才想起说:他们后来拿过来“一个”?!但是说跟《举报信1》是同一个内容?!在该副书记又再三解释下,不做正面“答复”,侧面“答复”的意思是:我今天负责任地跟你说一句话,我也给你解释完了,你如果不尊重我们的处理意见或者有异议的话,你该往哪反映就往哪反映,你这个问题我解决不了,听懂没?
刘寒松的“答复”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如下:
一、针对《举报信1》的“答复”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1、“答复”前未找该副书记了解核实有关情况,明显违背基本调查程序。2、根据干部管理权限交由顺城区纪委调查处理是错误的。刘涛、王昊的行为不是他俩的个人行为,而是明显、严重的区纪委的组织行为,根据管辖权限,应该由市纪委查处。依据顺城区纪委调查处理结果进行“答复”是错上加错。3、刘涛、王昊对该副书记的非人道行为,尤其是破口大骂(操妈)、推搡、围攻、多次打人未遂,认定为谈话过程中语调过高、用词欠妥、不文明,对其进行批评教育,明显有违正常思维和党纪国法相关规定。4、对刘涛、王昊等人的“非组织、非事实”等其它问题没有“答复”或者认定没有问题是明显的敷衍或糊弄。5、对于该副书记提出的查看监控录像的要求“没法给你提供”、“没有权限给你提供”、“无法答复”、“不知道怎么答复”、“不知道问谁”、“难为他”、“没有义务向领导反映”等等,有违《监察法》。《监察法》第五十四条明确规定,监察机关应当依法公开监察工作信息,接受民主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更何况是被迫害人要求查看自己被迫害的信息?让人感觉很“茫然”!
二、针对《举报信2》的“答复”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1、“答复”前未找该副书记了解核实有关情况,明显违背基本调查程序。2、对这么严重且又非常简单的问题仅采取并停留在“函询”的方式和阶段,对康景升本人进行“函询”,然后依据康景升本人提供的“函询”结果,认定康景升没有问题,不仅是对纪检监察工作的亵渎,而且还荒唐得不能再荒唐了。3、该副书记再三跟刘寒松说,《举报信2》中,康景升的头两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解释略),第三个问题(在区领导微信群发诬蔑该副书记的帖子)只要调查顺城区各位区领导即可(绝大多数区领导一致确认),或者对相关手机进行恢复即可。刘寒松以“我(们)对结论负责,具体怎么查处没有必要跟你汇报”为由,不予理睬。此举明显违背《监察法》及纪检监察有关工作规则,是官僚、乱作为。4、该副书记提出向他提供某位区领导证明康景升在区领导微信群发诬蔑自己的帖子的证言,刘寒松拒绝受理。
三、针对《举报信3》的“答复”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1、“答复”前未找该副书记了解核实有关情况,明显违背基本调查程序。2、面对实名举报、且又是信访室按照工作程序转交的信件,刘寒松不予受理,严重违背有案必查的工作要求。3、该副书记提出向他提供针对《举报信3》某位区纪委中层干部证明康景升、于兴民包庇袒护刘涛、王昊,对调查处理及“答复”严重造假等问题的证言,刘寒松拒绝受理。
“答复”过程中,针对该副书记的各种疑问,刘寒松的表现或者含糊其辞,或者置之不理,或者闪烁其词、不耐烦、傲慢,被问到实在无法“答复”时,就以一句“我们依据有关规定对实名举报予以“答复”,现在已经“答复”完了,有不满意的地方,你想上哪反映就上哪反映”。言外之意就是“结论”已经定了(没有问题或者不存在),“答复”就是例行公事,“走过场”,就是一个“答复”的“答复”?!该副书记再说什么都没有用,让人“不得不服”啊!当该副书记提示他对《举报信1-3》的处理不合适时,他说,“你无理取闹”、“你没有什么资格提示我”,直至挂断电话。
刘寒松上述所作所为是低级、典型、明目张胆地不作为、包庇袒护、“灯下黑”中的“灯下黑”、“保护伞”中的“保护伞”。该副书记已向上级有关组织及领导进行了举报。


回复
1楼2019-05-16 21:22
    请问田旭,如果康景升指使刘涛、王昊对待你“不是谩骂,就是辱骂,最后破口大骂(操妈),并且说就骂你了,你能咋地,还说,这是在纪委,如果在检察院就打你,打你也白打”,你还包庇袒护他们吗?


    回复
    3楼2019-05-18 07:12
      请问刘寒松,如果康景升指使刘涛、王昊对待你“不是谩骂,就是辱骂,最后破口大骂(操妈),并且说就骂你了,你能咋地,还说,这是在纪委,如果在检察院就打你,打你也白打”,你还包庇袒护他们吗?


      回复
      4楼2019-05-31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