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6吧 关注:48,710贴子:937,831
  • 22回复贴,共1

【原创】仙剑宿命理念变迁——梦境无根偏开出了花,我为你寻找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5年的时候,其实不是很喜欢6,因为很多东西,它都跳出了仙剑原本的框架,跳得太大太远,直到今日,我还是不怎么适应九泉这世界观,但是,对于六代的每一个人,主角乃至配角,从15年到现在,我也经历了许多事,因此更加理解了他们的悲欢和作为,尽管他们中有些人的性格我并不很喜欢,可是,对于他们那些或是狷狂或是勇敢的选择,我都由衷地感到敬佩。

他们都是英雄,是属于这个世间的、或是爱人的英雄。


回复
1楼2019-05-12 22:56
    作为90年代主流代表的武侠游戏,仙剑一、二代的主题呈现了当年的时代观念——宿命难违。算命仙早已算好的命途,我们仍然要依循着悲剧的路线走下去。

    新仙剑第一幕的石壁上,已经题着:“飞龙失伴云中探,恨遗天际殒灵珠。”

    仙灵岛入口处的观音像上写着:“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浓浓的宿命感。

    严格来说,仙剑一整体氛围一直都是比较压抑的,在他们两人没有相遇之前,余杭镇的音乐就带着淡淡的忧思,十里坡的夜晚,透着的不是少年学艺的欢乐,而是宿命如虫鸣窃窃、山雨欲来般的焦灼。婶婶病倒后,更是深深的孤雀无依之感;而从仙灵岛被屠以后,从灵儿知道自己的宿命开始,几乎就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那个在仙灵岛和逍遥哥哥拉钩钩、在客栈里跳脱着要逛苏州的赵灵儿就这样消逝了。而李逍遥也没有意识到她悲剧的命运,更加无力也没有那个意识去改变什么。他们风雨同舟,走向的却是命中注定的“昨日种种,似水无痕;一贫如洗,欠人良多”。

    很多命运本是不合理的,它若叫你不幸,为什么要顺从?因此后来就有人想去抗争它,逆势而行,这是女娲族宿命之中,灵儿与紫萱之间很大的区别。

    虽然她的故事并不浓墨重彩,但是自她开始的反抗与追求,还有那虽败犹荣的结局,还是叫我动容——命运,本该掌握在自己手里,为何要服从那份不得美满的宿命安排,哪怕要逆天而强改其道,也要求一个无悔的结局,认定只要彼此牵挂,就还有数不尽的生生世世!只不过有的时候,努力未必能有好结果,但至少你曾经尽力过了,就算人生注定是一场悲剧,已尽人事,其他的又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尽管仍然是一场空,尽管曾经经过了三生三世的苦旅、挨过了一个又一个辗转反侧苦心经营的寒夜,可那些争分夺秒、机关算尽而终于得来的相伴和幸福是真真切切的,又怎么能说这一切只是徒劳和枉费心机?

    后来龙幽说,这所谓的宿命,她们从出生就只是为了做人类危机时刻的挡箭牌,在需要的时候为人们流血牺牲的命运的祭品罢了,我不会眼睁睁看她也落到这个下场。

    雪见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且不说她自己根本没有遵循过这句话,否则就不会去跳井又跳炉了,就她的脾气而言,完全不是适合说这话的人。

    菱纱说,也许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沿着既定的轨道运行,即使你改变了开头也改变不了结果。可她分明一生都在寻求改命之法!

    谁来规定这命里的有无,判断的标准是什么,谁又有这个资格断定结果是怎样的?退一万步说,如果命运一定要人不幸,不违抗它,一生也就不得幸福。生命是一场赌博,人要得到自己所求的东西,假如做不到不计一切代价,还有什么资格奢望最后那个心愿的结局?但我想,有时候最重要的未必是最后那个结果,而是这过程中的挣扎与抗争,所带来的变数和希望,还有无论成败的不悔。

    龙葵可以为再见龙阳,投入幽暗的轮回千余载,一世又一世地追寻;南宫可以披星戴月、日复一日地为星璇修炼起死回魂之术;夏侯和瑕一同坠落时那始终缠绕的双手告诉我们什么叫此生不弃。谁又规定面对注定悲伤、艰难的命运,我们只能如逍遥那样孤身一人、忧思终老呢?(这里没有贬低他的意思,是时代的不同观念和世界观,导致了他的悲剧,如果是放在今天,他和灵儿一定另有出路。)


    回复
    2楼2019-05-12 22:57
      再到后来,埋名可以为昭言,呕尽心血布下那百年血缚之命的破解之局,连自己的前生今生来生、洛家堡的所有都断绝,六界仙妖都算尽,似人似魔,如醉如癫,如此“狠”心,天地可鉴,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代价,谁又还能说宿命难违?!

      祈失去了天真,今朝失去了记忆,昭言希望流芳百世却担负下千载恶名,堕入魔道;闲卿妖力大失,仍欣然被牵绊在红尘中,明绣只想永远依靠师父做那个乖戾任性的囡囡,却最终自愿毁去双目,孤勇地面对摇摇欲坠的人世间,嘲笑自以为掌握万物的命运,胆小的十方独自赴死,转生轮回。最后的结局中,彼此擦肩而过却不认得对方,说书人的口中流传着最熟悉的陌生人,甚至自己都已经不再是自己。我们都走上了跟原本大相径庭的命途,尽管它如此残酷无常,生生死死,大哭大笑,大悲大恸之后,可这一切还是为了你,为了留住你,为了等待你,为了你曾给我的勇气和信念,为了循着你走过的路,为了跟你在一起。

      二十五年来,仙剑的理念改变了很多,风格也变了很多,从悲凉的命运观,到人的主观意识和情感与其的对立和抗争,到人们越来越富有戏剧性的性格和狷狂的作为,这其中的动力还是那“情”之一字。可以为心中所系,冲破那既定的枷锁。因为我们的心火是那样炽热,任凭天崩地坼、风吹雨打都不能熄灭,心灵本是一颗火种,情感与爱会浇灌它更快更猛烈地长大、燃烧、发挥力量。水碧对溪风说,变成寒蝉也好,蝼蚁也罢,只要心中念我,纵是茫茫五行三界,你也一定可以再认出我来;天河违抗天意,用失明的代价强行挽救本该被毁灭的播仙镇;欧阳倩与姜承,不怕落魄,叛逆离谱,一同为世所不容;祈飞蛾扑火,望穿悲凉——哪怕最终你我彼此相忘,哪怕过去的一切都化为灰烬,甚至那置换生命的机制本身是否有违伦理道德也未可知——但至少你和我,还能够存在于同一个世界,为了你,错又如何?命运算什么,甚至阴阳之隔又算什么?直到这心念把我燃烧至死,不留一丝魂魄,否则永远不会停止不屈的意志。就算是被消除了一切痕迹的三哥,小媛却还依稀记得他!这不是奇迹吗?你曾留在我心口掌心的热度,能够支持着我去穿越过去未来,踏遍黄泉碧落,不惧诸天神佛,谁又能说再缠绵悱恻的记忆都只能归于逝去的流水,又怎么是天规戒律可以轻易控制的?

      因为爱,迷信永远,拥抱着,泣血着,期望蜕变,所以才有了对宿命的抗争。什么是这抗争,什么是我从不放弃的追求?是神归神,魔归魔,而我是我;是逆天行事终有谴,仍要抛弃一切赌机缘;是醉极弹歌一场,梦与我孰为真!

      爱是奇迹,它可以打破那所谓的既定的命运。这不仅仅体现在游戏中,哪怕是在现实社会中,那些心有灵犀、一夜白头、同日生死的离奇案例,难道还不足够说明,爱,就是属于人类的神魔之力。

      自出生就定好了的——我们最终都会有一个生老病死的结果,会面对人世上的生死离别,人的一生中也的确充满了荆棘与痛苦,这是宿。但命是什么,生命是一个过程,是可以由自己的心愿去努力追求和改变的,更何况谁又能证明究竟有没有冥冥与来生,我们的生命就真只是无机物?人生纵然是无根的梦境,我却可以在这没有土壤的虚空中,为你开出一片花海。

      这也是仙剑的永恒魅力所在——一生一念,为情而已。

      “我愿背负千生万世的错,
      换你这一生一世再爱上我;
      我愿沦陷幻境哪怕为爱成魔,
      就算魂断于烈火。”


      回复
      3楼2019-05-12 22:57
        感谢楼主的心得分享


        白银星玩家
        百度星玩家累积成长值为1,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12 23:17
          同意,我觉得仙6的蜕变是“合理”的,经过五代以上的寻仙问道、为情所困。感官上也是讲一个“情”字,出新作也仅是一个全新而感人的故事。

          官方可能想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于是设计了这么一群表面上维持着侠义,内心却各有小九九的主角,鬼主意多但自私的今朝,在乎虚名为此奔波的昭言,性格懦弱却远怀理想的十方。

          这就是我们当今现实的写照,仙6从固定的一条线路里跳了出来,尝试以更加真实的人性,去描述这一场故事的发展,但是却又始终不离那个核心,一个“情”字。

          但是很明显,这样的一群人不再适合去追仙弄侠,哪怕所谓的感情也除了两两一对外的朋友之情,所以从“仙侠风”变成一股浓厚的“江湖风”,也是大众难以接受却又合乎逻辑的事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13 10:33
            我从新黑转粉的最大原因就是忍痛玩完游戏后看见了仙剑六的变与不变。
            变的大概就是你们所说的那样。能变说明制作组有“蜕变”的欲望,结局玩下来也发现仙剑6的故事架构和人物塑造确实较以前有较大的变化,这种变化的确也有可圈可点之处,总之让我是很惊喜。
            所谓不变,我觉得无论故事主题是什么,发生在何时何地,只要还能在命运多舛和旅途坎坷中感受到温柔,那就还是仙剑而不是别的游戏。
            当然我还是希望主题有围绕着仙和剑


            收起回复
            6楼2019-05-15 22:3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16 00:34
                写得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3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