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038贴子:34,890
  • 16回复贴,共1
由魔法道具『世界的基石』形成的这个『异界』,是能够让持有道具的人进行操作的。
虽说如此,但并不是说能自由自在地操作。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哈里森在转移之后就会立即把真岛孝弘隔离了吧。

现况,构筑这个地方的『世界的基石』虽然是由哈里森所管理着,但是只能进行粗略的操作,而且也需要花费时间才反映出来。
对应对方的行动地运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反过来说,如果知道敌人会来的话,就可以事先把路径改变成方便我方的状态。

现在,从真岛孝弘一行所在的地方,朝向哈里森们的区划的通道被限定着。

钟木干彦与埃德加尔一起被配置在的,就是设置在其途中的大房间。

虽说是房间,但以印象来说,说是「斗技场」可能更能传达给对方。

面积大约是学校操场左右。
四周如环绕一般,在高处设置了回廊。

出入口只有两个。

不打倒两人的话,就无法从这里通过。

直接穿过是可以,不过在那个情况下,就会被追击的自己两人和守候在通道的中途的圣堂骑士团所夹击吧。

周围没有其他骑士的身影。
真是少见的事。

这几个月来,基本上,钟木干彦的周围都有很多负责监视的骑士,最少也有一个人。
虽说监视的目光不是很严格,但随意行动是不被允许的。

埃德加尔始终是被当作第四部队的残党来对待,所以并没有被算作监视者。
本来,在这个场合,一般是会另有负责监视的骑士的。

尽管如此,只有两人也被判断为没问题,无疑是考虑到埃德加尔=吉瓦尔什这个男人的人性所导致的结果。

埃德加尔只对战斗表现出兴趣,对真岛孝弘有着深深的仇恨。
万一钟木干彦做出不轨的行动的话,在那个时刻就会遭到舍弃被斩杀吧。

一定是这样判断的。

……不过,妥当的判断并不一定总是正确的,这就是现实。

如果是像放纵之结晶一样的战鬼的话,也许更是如此。

就是刚才的事。
钟木干彦想着行不通,还是说了『想先去看一下加藤真菜的情况』的时候,埃德加尔并没拒绝。
虽说只是一点点的时间,也是没有了监视的目光。

结果,可以在没有哈里森他们的指示下与加藤真菜接触,留下了话语。

说到圣堂骑士团一方也无法预料其会采取何种行动的本人,也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正抱着剑坐在地上。

“……等也等腻了呢。那个**,还在干什么”
“时间还没有过多久吧。而且,也不知道会不会来唷”
“蛤。肯定是会来的吧”

像是听了无聊的笨话似的,埃德加尔嗤笑了。

“这边有那个家伙的女人。你不可能不来”
“加藤同学不是孝弘的恋人……不,是怎样呢?虽然是很微妙的界线.....”
“怎样都好啊。不管怎么说,那家伙会来的事是不会改变的”

断言。

毫无疑问的样子。

“……”

钟木干彦用斜眼看去。

“……呐、埃德加尔”
“啊?”
“你、在想什么呢?”

现在没有监视。
圣堂骑士团估计也没预想过,自己会这样子和埃德加尔对话吧。
收起谄媚的态度,钟木干彦抛出了问题。

“你注意到了吧。”
“什么事哦”
“是说加藤同学的事,之所以做出那种刺激性的行动,是因为想确认我的意图吧。”

是指埃德加尔打算与失去意识的加藤真菜接触时的事。

那时钟木干彦觉悟到,演变成战斗行为也是无可奈何了。
可是,如此之际,埃德加尔就淡然地退让了。

———确实是这样呢。你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是啊,是难得的「功劳」嘛。

———嗯。我也知道「你的立场」。如果被横夺「功劳」,把事情搞坏就麻烦了。现在,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埃德加尔如此强调「功劳」的说话方式,是为了揶揄其谄媚的姿态……伴随的骑士们说不定会这样想,不过,直接与他交谈的钟木干彦的感觉并不同。

那是在确认了应该确认的事情之后,为了收拾那个场面而打算统一口径的行动。

“撒啦。你要怎样想是你的自由”
“那么,就当做是和我的想法相符来提问。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虽然埃德加尔一副装糊涂的样子,不过,自己并没打算因那种程度就退下。

“我一直以为你是孝弘的敌人。但是,现在我没法这么认为”

钟木干彦认为,如果对方是敌人,就不会察觉到自己的意图而置之不理。

一直以来听到的作为战斗狂的评价,和印象并不一致。

埃德加尔露出一阵子思考的样子后,耸了耸肩。

“……嘛,那个叫真岛孝弘的家伙,我认为他可不是只有这点程度之辈啦”
“那么,果然?”
“可是,也别弄错了。我和你不一样。我才不是他的伙伴呢”
“对此可没有误解,请放心吧。”

埃德加尔以前甚至实施了拼上性命的奇袭作战。
结果,真岛孝弘被迫与边境伯领军进行了艰苦的战斗。

这和钟木干彦的案例是不同的。

但是,这样的话,又是有何考量呢?

“……你知道圣堂教会为何要如此把真岛孝弘当作眼中钉吗?

如此询问的埃德加尔的姿态,看起来与平时的模样不同。

“虽然接下来的都只是我的推测,哈里森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在随意地利用特拉维斯那个家伙。”
“……诶?等一下。那个,是认真地在说的吗?”
“信不信由你”

是认为对方相不相信都无所谓吗,埃德加尔并没有在意对方的疑问继续讲话。

“有个叫奥特玛尔的男人吧。所谓脱逃骑士,就是特拉维斯作为私兵饲养的**。那家伙,不是个普通的脱逃骑士。而是哈里森饲养的特殊部队的成员”
“特殊部队?明明脱杂了骑士团?”
“是为了在万一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不会连累到教堂骑士团吧。就是在做暗中的工作啦。哈里森上面的是大神官盖尔特=邱吉拉。正如字面意思的这个世界的最高权力者。不能光做漂亮事情吧。历史累积起来,就必然会出现腐败的部分。所以……”
“以毒攻毒?”
“就是这样啦。一边随心所欲地利用特拉维斯那家伙,有必要就把他扔割舍掉。嘛,虽然实际上送他上路的是我,但也是一样的。我要是不做的话,奥特玛尔之类也一定会做同样的事情吧。……呐,喂。这样想的话,有能看出什麼东西了吗?”

追源溯流,钟木干彦的表情变得险峻起来。

“……全部,都是哈里森指使的麼”

特拉维斯为了功劳瞄准真岛孝弘,调动了第四部队。
诱导特拉维斯这样做的奥特玛尔,也对高举讨伐伪勇者旗帜的边境伯领军提供了帮助。
然后,此次,哈里森瞄准真岛孝弘而引起事件,奥特玛尔则作为其部下行动着。

当然,这是以奥特玛尔真的是哈里森饲养的特殊部队的成员为前提,不过,埃德加尔好象已经确信了。

“一开始真岛孝弘就被盯上了。我是这样看的”
“你在寻找那个理由吗?……到底,是为了什么?”
“蛤,那还用说吗。是为了找人算帐来洗刷屈辱喔”


回复
1楼2019-05-12 16:5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5-12 18:08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12 19:27
        二楼木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12 20:12
          能不能发个生肉连接,我想啃生肉web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12 20:57
            可以將翻譯放在2樓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12 20:57
              被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12 22:37
                感谢翻译


                回复
                10楼2019-05-12 22:46
                  其实可以用图片补一下2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12 23:47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13 09:08
                      7-48是不是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14 13:42
                        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18 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