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54,621贴子:36,776,816

【原创】《我的驭冰术美女老婆》都市异能爱情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文名:《雪落云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12 00:30
    首先感谢封面制作@星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12 00:31
      关于自己:
      笔名张克卿,♂,希望点进来的各位有缘人能眼熟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12 00:33
        关于本书:
        本书原名《雪落云霄》,划重点纯长篇都市异能文,男主不会开后宫也没有无敌的主角光环,可能并不像一般的爽文那样,我想在虚幻中夹杂着真实,所以才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动了很多。这本书已经有30w字的库存了,所以更新每天都不会断~如果有喜欢的可以去百度搜索一下~现在某小说网连载。希望诸位看官能看得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12 00:37
          文案

          五年已过,当年的驭冰术绝代美人归来。眼中似火,只为复仇。
          短短五年,他从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成为人人皆知的读心大师白公子,他又意欲何为。
          机场偶遇,沉鱼落雁,饶是闪闪发光的尾戒也随之暗淡了下去。是巧合还是天意?
          看智者过招,看勇者杀戮!
          凤凰岂可与鸡为伴,光明也不屑与黑暗为伍。
          他的好意却是罪恶的救赎,将你拉出黑暗却又让你坠入深渊,金色的手臂照亮一切,可那却是另一个无底洞。
          暮雪初,华灯上,暮雪落,在云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12 00:58
            明天起来开始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12 01:16
              第一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12 18:20
                新第二章
                第二章 这个男人有毒吗?
                那个男人见此倒也没说什么,他轻轻地笑了笑:“既然林小姐不信任我,我也不自讨苦吃了。我们有缘再见。”
                林暮雪一怔,眼前这个男人似乎看穿了自己的想法。但他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没法信任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在白昀潇径直绕过林暮雪准备踏出机场大门的那一刻,人群中那个粗鄙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切,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富二代多有本事呢,到头来还是小白脸一个,人家这小美妞根本看不上你。”
                林暮雪真的有些受不了了,一口一个小美妞,她容忍了这个人一次两次,可后者却并没有收敛,反而蹬鼻子上脸了。
                人善被人欺?
                林暮雪不明白这个人能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这么有恃无恐,真当没人治的了他?于是乎她手掌默默的反扣,霎时间,手中窜起了一只小小的冰锥。
                没错,窜起了。
                这是林暮雪的天生能力,掌握着驭冰术。出生于京城的异能世家林家,可林家三代以来除了老爷子和林暮雪那个早已死去的叔叔,再也没出现过能把驭冰术掌握的炉火纯青的人,在很多人都认为林家没落的时候,林暮雪出生了。林暮雪自出生便被发现她能掌控冰,三岁就能靠着意念移动冰,后来慢慢的可以化水为冰,绝对称得上是天才少女。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很多,人们通常把他们称之为异能者,但是像林暮雪这种随时随地幻化出冰的人却少之又少,换句话说,林暮雪就是异能者中的佼佼者,她也因此靠着自己强大的异能在西方异能世界闯出了名号。
                而此刻这个男人一口一句小妞真的惹怒了她。
                她的手掌已经翻了过来,手中那一只细细的冰锥瞄准了那个男人的大腿,决心要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
                在林暮雪准备出手给这个嘴臭的人一点教训的时候,有人比他更快。
                只是一瞬间,十几米的距离,银发男人身边的那个老人就突兀地出现在那个男人的面前,佝偻的身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比这个老人高了很多,但此刻,老人身上爆发的气质却远超于那个男人。
                林暮雪看着这个老人,一时也起了好奇心,她收起了冰锥,看着这个老人。她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老人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一名异能者。
                而如果她没猜错,他的异能这么看来应该是最匪夷所思的...瞬间移动!
                她看了看那个银发男人,眯了眯眼睛,银发男人正看着老人并没有看她。
                果然,这个男人不是普通角色。


                回复
                13楼2019-05-12 19:00
                  “你!?”那个男人明显一愣,着实被吓了一跳,“你...你怎么过来的?”
                  “你侮辱了少爷。少爷,怎么处置。”老人没有回答他的意思,而是转头询问银发男人。
                  “嘴有点臭。”银发男人笑了笑。
                  周围的人一阵惊叹,这个不起眼的老人竟然有着这样的身手,本着华夏人民看热闹的品质,已经很多人掏出了手机。
                  咎由自取。林暮雪撇了撇嘴,恶人自有天收啊。
                  当林暮雪感叹着的时候,砰地一声,那个老人出手了,他对着他的下巴由下朝上打了一拳,这一拳直接让那个男人变得满嘴是血。
                  那个人有苦自知,他啐了一口,一团血沫吐了出来,竟然还带着几颗碎牙。
                  男人狠狠道:“可以啊,你这老头子,今天你们别想出这个机场的大门!敢惹老子,我让你们全家给你们陪葬!”也不顾自己说话都漏风了,他掏出手机就开始拨号码。
                  那老人倒也不在意,又是一道残影回到了银发男子的身边。
                  林暮雪皱了皱眉,家人是自己的禁忌,这个男人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你让人全家陪葬?”林暮雪冷冷的开口,似乎周围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分。
                  银发男人也不在多看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这种自作孽被教训之后还扬言饶不了对方的人是最为可笑的。
                  他看着林暮雪陡然而发的气质,玩味的笑了笑,他似乎很喜欢笑,不过喜欢笑好像不是一件坏事。
                  “管你屁事,那个老头子和那个非主流给老子等着,有本事别走!”那个男人狠狠地说道,“还有你这个大美人,也给我等着。”
                  林暮雪气极反笑,他看了看银发男人,对方云淡风轻,根本不在意一样。
                  相比而言自己好像反应过激了啊。
                  林暮雪平复了一下心情,她也不想去理会那个跳梁小丑,她看着那个仍旧处变不惊的男人和那个老人,她突然觉得蹭一个顺风车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两个人成功的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我改变主意了。”林暮雪笑嘻嘻地走到了姓白的人的身旁。后者仍然是一脸微笑,但这个微笑却仍旧带着一丝玩味。
                  这个男人显然知道,刚才身旁闫老的出手震撼到了这姑娘,而与此同时也让林暮雪对自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但他是什么人,天之骄子,即便如此,他也要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有的时候太聪明了反而适得其反,显得自己很没有品格。
                  “还请林小姐明示。”于是他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噗嗤。”林暮雪被逗笑了,聪明如她自然看出来了,眼前这个明明知道自己意思的男人还碍于面子一本正经地问自己。
                  “劳烦白先生载我一程。”林暮雪俏皮的说,有模有样的学着他的腔调。
                  后者自然听的出来,只不过他也没有在意什么,反而是意味深长地看向了那个男人:“林小姐觉得怎么处置为好。”
                  林暮雪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没想到这个人会突然询问自己这样一句话,也捉摸不透他这句话的含义,难道不是不理会了吗?饶是她见多识广,也没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的气势已然完全被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压了一头。
                  “他也屡次侮辱了你,女士优先,便还是看你的想法好一点。”他似是能看穿林暮雪一样的又说了一句。
                  “额... ”林暮雪有些尴尬,又一次被对方看穿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就足够了,我还赶时间... ”
                  天呐,自己在说一些什么东西,怎么有种答非所问的感觉。林暮雪说完就一阵懊恼,平时自己也不是这个样子,难道说这个男人有毒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12 21:49
                    第二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12 22:27
                      第三章 吾名白昀潇
                      那个人点了点头:“那就依林小姐的意思,我用一些正常手段来解决吧。”说着伸出手对着那个老人,似是在要什么东西。
                      正常手段?难道说这家伙本来是打算用一些非法手段把这个人给处理了?也太嚣张了吧。林暮雪在西方见到了太多这样的事,自己作为冰雪玫瑰也做过一些,可是这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还是有点让她不可思议。
                      毕竟这是在华夏。
                      林暮雪知道在华夏一旦公共场合闹出人命论谁也得受点苦。所以林暮雪没法理解,一个异能者手下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重创了一个普通人,却还想着通过非法手段去解决这件事,这得是多大的心啊?
                      林暮雪被这个男人三言两语几句话就给彻彻底底的说晕了。
                      “少爷,没必要吧。”老人看起来似乎对他的决策有点不同意。这并不像他家少爷的行事风格。
                      那个男人一句话也没说,他转过头依然静静地看着林暮雪,似是在告诉她自己会用“正常手段”解决。
                      “我明白了少爷。”那个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LV的钱包双手递给了他。
                      现在华夏有钱人都这么做作吗。林暮雪看着这一老一少的动作不由得嘟了嘟嘴。
                      “这样的人还能扔给他一张几十万的银行卡么。”这个动作显然被他看见了。
                      “啊?”林暮雪又是一愣,这个男人说的话总是会把自己给吓到,“我不是这个意思... ”
                      所幸,那个男人也不跟她争论什么,要不然林暮雪还真的不好解释。他打开钱包粗略地看了一眼,就慢慢走向那个男人。
                      其实那个男人还真不是一个小白领,他叫李洋,是京城黑帮青龙会的小头目,说白了也就是打着总部的旗号一本正经的耍流氓。毕竟这种小头目在青龙会得有不知道多少个。
                      耍流氓这点林暮雪已经深刻体会到了。
                      那个男人就这么把玩着钱包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机场里很多人驻足观看,远远的看见已经有机场的安保人员接到信息过来了。
                      十几米其实不远,他的步伐也不慢,可在李洋的眼中,却仿佛死神正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他手中的电话还在拨出,却怔怔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眼神中充满了两个字。
                      恐惧。
                      这是怎么回事?!李洋本能地感觉到自己在颤抖,头上已经落了冷汗,他看着这个男人,似乎有一种强大的气场,这种气场他只在他们青龙会帮主身上见到过。李洋丝毫不怀疑这个人杀过人。
                      那个男人的确没有丝毫掩饰自己身上的气质,而经过了漫长时间磨练后的他散发出的威慑之气足以震慑全场!
                      林暮雪看着男人的背影,她也深深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气质。这是杀气。他一定杀过人。
                      “喂,站住,停下脚步!”机场的几个安保人员在不远处喊到,一边喊一边拎着警棍跑来,他们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他们知道自己需要维护机场的安全。
                      可那个男人似是没听见,他一步一步地走向李洋。后者在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终于是撑不住自己发颤的双腿,他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你别过来... ”
                      “我告诉你,我是青龙会的人,你动了我你就完了!青龙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李洋大吼一声,把手机都扔了出去。
                      倒不是他想扔,而是他的手一直在发抖。
                      林暮雪也被震撼到了,她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她无法想象李洋正对着那个男人,经历了什么样的恐惧。
                      那个男人就这么站在李洋的脸前,一脚踩碎了李洋脱了手的手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唉,你给我住手!”安保人员极速的冲过来,他们倒不是为了给李洋出头,而是机场不能出人命。眼前这个男人他们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到底是谁!”李洋大吼了一声,如一只丧家之犬,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嘴脸。
                      那个男人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显得风度翩翩,他也不看那些离自己只有几米的壮汉保安,他把玩着那个价值不菲的钱包,嘴里吐出了五个字。
                      “吾名白昀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13 09:12
                        “白昀潇?!”李洋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你是白昀潇?!”
                        那几个安保人员也停住了,几个壮汉呆呆地站在那里,就这么看着白昀潇和躺在地上的李洋。
                        甚至连围观的群众听到了这句话都放下了手机,停止了喧闹。更有甚者已经从人群中离开了。
                        看热闹是华夏人民普遍的习惯,但很多都知道白昀潇的热闹看不得。
                        “他就是白昀潇?”
                        “还挺帅的嘛... ”
                        一瞬间,白昀潇成为了整个京城机场的焦点。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估计自己为林暮雪出头的事不久便会传遍京城。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非要亲自出手,可能也是因为林暮雪太像她了吧。
                        他想到这伸出手,他的手非常纤细,手指又细又长,简直像是一个女人的手。他打量着自己的尾戒,想到了自己没来京城之前的日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可这口气在李洋眼中无疑是给他判了死刑。
                        “白昀潇不是向来不近女色吗,怎么给这个女人出头?”
                        “谁知道呢,万一人家就是一对儿呢。”
                        “可拉倒吧,没听到那家伙说白昀潇是小白脸吗?白昀潇就是给自己争个面子,怎么可能给那个女人出头?”
                        人群中又响起了议论声,只不过这一次主角变成了白昀潇。
                        他很有名?林暮雪看着白昀潇那一尘不染的白色西装。至少从周围所有人的反应来看,白昀潇似乎有着不俗的背景,以至于李洋吓得瘫软,让周围的群众都这么议论,可自己怎么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合着自己还傍上大款了?
                        不对,我什么时候傍他了... 林暮雪想到这,饶是她脸色都不免有些微红。
                        估计不远处的白昀潇要是知道林暮雪这么想肯定会气的吐血。
                        “我错了,白公子,求你饶我一命啊!”李洋瘫软在地上,想撑起自己,但不知怎么的却两腿软的站不起来,就这么躺在地上,头砰砰地砸在地上磕头。
                        想不到竟然能在京城的机场看到这样的事情,林暮雪觉得这像极了华夏给自己的见面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13 11:24
                          第三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13 15:09
                            第四章 无人不识的劳斯莱斯
                            白昀潇轻轻地皱了皱眉,他刚想说些什么,只听到又是砰地几声,白昀潇侧过头去,只见那几个保安也跪了下来。
                            带头的那个壮汉开口:“我们监管不周,让白公子遇到这样的事,还请白公子恕罪。”
                            林暮雪这次彻底怔住了,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能量,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的身份在自己的心里不断转变着,这让她一时难以接受。
                            “你们也是为了安全。起来吧。”白昀潇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以后记着,华夏的军人不可跪,宁可站死,不可跪生。”
                            那个保安头子一愣,似是没想到白昀潇能看出自己曾经当过兵,猛地站起来给白昀潇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感谢白公子教导。”
                            白昀潇依旧是那副迷人的微笑,可这个微笑在李洋看来和死神的镰刀没什么区别。。
                            “白公子,这个人要不要我们帮你把他扔出去?”那个保安挠了挠头憨憨地笑道,“我们之前也是为了围护机场安全,现在看来一定是这个人不长眼惹到白公子了。”
                            白昀潇并没有一点不耐烦的神情,他很随和的笑着摆了摆手:“我会和平解决的。你们去忙吧。”
                            那个保安头子一愣,又敬了个军礼,扭身说到:“走。”
                            那几个保安就这么远去了,隐约还能听到白昀潇竟然这么平和之类的话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13 21:46
                              白昀潇依然这么看着李洋,后者就跪在地上一直在磕头,嘴巴还在流血,显得很是煞人,方圆几米都不敢围人,周围的群众都开始往外散,他们也知道白昀潇这个人远远看一下他的魅力就好了,但是他的热闹还是别看了。
                              “别磕了。”白昀潇说道,“我答应了别人,今天饶你一命,这里有2w现金,不过这个钱包可能会更值钱,我给你三天时间,不管你以什么方式,离开京城。”说完把钱包一丢砸在了李洋的脸上,转身走了回去。
                              李洋还在那大喊多谢白公子不杀之恩。
                              白昀潇就这么轻轻地走着,走向林暮雪,所有人此刻都在注视着白昀潇的步伐,本该嘈杂机场大门口出现从未有过的安静,只能听到广播提示飞机的声音。
                              无论如何,今天白昀潇给林暮雪出头的事情已经盖不住了。
                              白昀潇走到林暮雪身边轻轻的笑着:“此前怕吓到林小姐,担心我名字一报出来朋友都做不得了。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白昀潇。”说着他又一次伸出了那个带着尾戒的手。
                              林暮雪也笑了,至少在她看来白昀潇刚才给那名退役军人说的话让她由衷地佩服。她也曾经为华夏效过力,她虽然是个女孩,但她由衷地对那些军人,对部队有着向往之情,敬佩之情。
                              “我叫林暮雪。”两只手又一次握在了一起,“其实事实上,我并不认识你。因为我也是刚刚回国。不过看样子你很出名,所以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要不可能都得上新闻头条了。”林暮雪把手松开看了看围观的群众,开了个玩笑。
                              “哦?”白昀潇显然一愣,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他那招牌式的微笑,他转而对身旁的老人说道,“闫老,逍遥应该到了吧。”
                              被称为闫老的自然就是那个拥有着瞬间移动的异能者,他欠了欠身:“少爷,逍遥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那走了。”白昀潇笑着对林暮雪点了点头,示意跟上自己。于是后者就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随着白昀潇一行三人踏出机场大门的那一刻,所有人几乎都呼出了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
                              在门口等待着白昀潇的是一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幻影,车牌照是极为显眼的五个六,高调至极。周边方圆几米围了很多人在指指点点,甚至也有不少人在拍照。
                              “这是你的车?”林暮雪看着这些吃瓜群众笑嘻嘻地问。
                              白昀潇皱了皱眉头,很显然他有点不开心。
                              “怎么回事,逍遥怎么开这个车出来了?”闫老也皱了皱眉。他知道这辆劳斯莱斯就象征了白昀潇,而京城的人自然也都知道。
                              每当这辆车驶出白家别墅的时候,往往白昀潇都会做一些大事情,看来今天这个惯例要被打破了。
                              也不对,今天这辆车即将第一次载一个和白昀潇没什么关系的女人也算是个大事了。
                              “这个车有故事?”林暮雪也不避讳,她扭头问白昀潇。
                              有钱人太多了,劳斯莱斯也太多了,可没有哪一辆劳斯莱斯会围着这么多人拍照。
                              后者摇了摇头,他不觉得有啥故事,只是以往行事风格的确高调了一些。
                              而此时这些围观的群众也看到了他们三人,有些明眼的人已经离开了。
                              没办法,因为这辆银灰色劳斯莱斯实在是无人不识。这可是白昀潇的专属座驾啊,竟然出现在了机场,以往白昀潇平日的往返从来没用过这辆车,因为他也知道这辆车一旦出现就代表着很多东西。
                              看来京城有些人又要因为这个车的出现慌张了。白昀潇苦笑着想。
                              闫老轻咳了两下,他走了过去伸手给两个人拉开了后座车门,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少爷,林姑娘,请上车。”
                              围观的群众瞬间炸开了锅!
                              少爷!这就是京城的白昀潇。
                              可这个女人又是谁,白昀潇向来身边没有女人,更没有女人上过这辆车了。
                              白昀潇可实在是不好意思在在这待下去了,饶是他也被这些议论纷纷的声音弄得有些尴尬,他嗯了一声就一头钻进了车里。随即,林暮雪红着脸也跟了进去。
                              舆论的威力啊。
                              闫老关上了门,挥了挥手:“诸位,我家少爷还要很要紧的事情要去做,还请各位散了吧。”
                              坐在车内的白昀潇自是听不到闫老的话,他一巴掌打向了前方司机的后脑勺:“这个月工资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13 23:14
                                “别啊潇哥。”这司机一听这话就转过头了,他带这个黑框眼镜,留着板寸,跟个大男孩一样,他一下子看到了林暮雪,“这位是嫂子吧,久仰久仰,早就听潇哥说起你了。潇哥,这个车开出来还是好的!您说对吧。”
                                林暮雪脸上又开始泛红,这个姑娘自从回到华夏以后脸红的次数明显变多了:“不是...你误会了。”
                                “我都没见潇哥带过女人上车!”那个司机笑呵呵的挠了挠脑袋。
                                “三个月工资没了。”白昀潇也笑呵呵的扣了他的工资,“我说的是所有工资。还有我什么时候跟你提起她了?我都才刚认识莫非你比我捷足先登了?”
                                “我去!”那个司机一下子不淡定了,林暮雪觉得如果没有车顶他可能会蹦起来,“潇哥,你不能这样啊!虽然我不该开这个车,可是实在没办法啊,我就只有三辆车的钥匙,那两辆早上都被薛小姐给征用了...您又突然说回来了... 您老人家别扣工资啊!我也是有苦衷啊,总不能打个的来接您吧?”
                                看着这个司机急的涨红了脸,林暮雪也微微一笑,这个家伙也的确很有趣。
                                闫老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副驾驶坐了进来,周边的人已经散去了很多。他们也知道对于白昀潇看一眼就行了。
                                “别废话,开车了。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白昀潇笑着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后者很郁闷的苦着脸转了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13 23:55
                                  第四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13 23:55
                                     这辆令人瞩目的劳斯莱斯终于是驶出了机场。
                                    “你要去哪?”白昀潇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掐了掐自己的眉头问道。



                                       “我订了让岑灯火。”林暮雪回答道。


                                       “好勒嫂子!”那个司机笑呵呵地,立马朝着让岑灯火的方向驶去。


                                       “没大没小。”白昀潇又是一个巴掌打向他的后脑勺,“叶逍遥,你信不信我马上给你调去山村里让你去支教?”


                                       那司机明显抖了一下,透过后视镜看着白昀潇看似温和的脸庞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于是悻悻地闭上了嘴。


                                       林暮雪一开始还有些尴尬,但她这会儿已经发现这个司机显然是个绝对效忠于白昀潇的人,她也不因为这种玩笑脸红了。她面对起白昀潇,并没有因为后者的所作所为而紧张,也没有因为白昀潇的财力而去趋炎附势,因为这在她林暮雪眼中看来很正常。而白昀潇是有些吃惊的。


                                       他看着林暮雪已经处变不惊,淡雅美丽的脸庞不免心里也有些波动。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让岑灯火。林小姐很有品味。”白昀潇微笑道,看样子这个林暮雪并不是一个花瓶。让岑灯火是整个京城乃至华夏最为高档的酒店,消费水平也不是一般的富家子弟就能承受的。其实想想也对,林暮雪的谈吐举止,举手投足无不透露着大家闺秀的风范,不是后天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不会这样的。至少她知道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


                                       而其实林暮雪真的很好奇,五年前从未听过白昀潇这号人物,京城倒是有一个二流世家的白家,是断然不会出现白昀潇这种角色。可短短五年的时间,这个男人究竟在京城做了什么才有了今天这样恐怖的地位。她很想问,但她知道有些事问不得。于是她还是打算回头找机会好好打听打听。


                                       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回复
                                    24楼2019-05-14 10:55
                                      “离开华夏以前我和几个朋友经常在让岑灯火聚餐呢。”林暮雪浅浅的笑道,笑中却有那么一点苦涩,如今五年已过,物是人非。也不知道自己那些好闺蜜后来怎么样了。
                                      .
                                      白昀潇看着她,那双眸子深邃的让人不敢多看一眼,他静静地看着林暮雪,好像要把她看穿一样。几秒后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有故事,林小姐。”
                                      .
                                      林暮雪苦笑了一下,是啊,自己有故事。但如果可以她愿意把这些故事死在肚子里,一辈子不要想起。
                                      .
                                      但她不可以,她要报仇。想想曾经自己姐妹四个在京城是多么开心的一段日子,又想起自己曾经的战友,多少人死在了那一团火里,林家坐落的四合院化为灰烬,林家上下三十余人尸骨无存,侥幸逃脱的还要被那个世家追杀。
                                      林暮雪眼角很不争气地划出了一行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15 09:39
                                        看着林暮雪眼角滑下的泪痕,白昀潇微微有些惊讶,他鲜少会因为一个陌生人这样,但是今天显然破了戒。
                                        他有些好奇林暮雪这个姑娘身上发生的故事了。
                                        “暮雪,我们是朋友,对么。”白昀潇看着林暮雪突然认真地说道。
                                        前排的两个人身子猛地一颤。这是从白昀潇口中说出的话吗?!要知道多少人挤破了头只求白昀潇一张名片反而都得不到,而如今白昀潇竟然跟一个见面半小时的姑娘说要交个朋友?
                                        林暮雪转过头看着白昀潇,那碎发刘海映着白昀潇好看的面容,此刻白昀潇脸上没有他的招牌微笑,有的是一脸认真。
                                        朋友?林暮雪擦了擦眼睛,甜甜的笑了:“对,我们是朋友。”
                                        “手机。”白昀潇伸手。
                                        “啊?”林暮雪一愣。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
                                        “手机。”白昀潇又重复了一遍。
                                        “噢。”林暮雪很反差萌的掏出手机给他。
                                        修长的手指在林暮雪的手机上飞快地输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后迅速地挂断。
                                        白昀潇把手机还给她:“我的号码。私人号码。”
                                        前排的闫老和叶逍遥又一次呆住了,要不是在等红灯叶逍遥毫不怀疑自己会吃惊到出车祸。
                                        什么情况?号码?私人号码?
                                        林暮雪接过手机,她自然懂得私人号码这四个字的意思。她也曾经经历过万众瞩目的感觉,也知道私人号码对于一些大人物来说意味着什么。
                                        自己回华夏的第一天就认识了这样的朋友到底是庆幸还是错误呢?
                                        林暮雪自己也不知道。
                                        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后面两个人心事重重。前面两个人则是太过惊讶。
                                        车子停在了让岑灯火楼下。
                                        从远远的地方就能看见,让岑灯火那高大的建筑,估摸着得有三四十层楼那么高。
                                        “少爷,林姑娘到了。”闫老下车给林暮雪拉开了车门,和蔼地对她笑了笑。后者也回应了一个微笑,虽然她不知道闫老这一笑是什么意思...
                                        “那谢谢啦。”林暮雪把行李从后备箱拉了出来,“以后请你吃饭,小白同学。”
                                        白昀潇的嘴角很明显地抽搐了一下,显然是小白同学这个称呼让他难以接受... 而闫老则是一脸憋笑。
                                        小白同学?要是传出去估计白昀潇又得大火一把。
                                        “送您上去吧林姑娘。”闫老要接过林暮雪手中的行李箱。
                                        “不用了不用了。”林暮雪慌忙摆了摆手,“很麻烦你们了已经,我自己上去就好。再说了行李也不重。”
                                        “那林小姐慢走。”闫老微微欠了欠身。准备开门上车。
                                        就在此刻,车门又一次打开了。
                                        “砰”地一声。白昀潇关上了车门下了车。那一双雪白的皮鞋踏了出来,随即响起了白昀潇磁性的声音。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请你吃个饭吧。就在让岑灯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15 10:00
                                          第五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15 10:15
                                            第六章 让岑灯火
                                            “啊?”林暮雪一愣,转过身的时候发现白昀潇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他不由分说的从林暮雪手中接过了行李箱。
                                            “闫老,你们回去吧。车子一并开走。另外,跟财务说一下,叶逍遥扣三个月工资。”白昀潇吩咐道。他不想再让别人知道自己在让岑灯火了。可他不知道的是,他那招摇的银灰色劳斯莱斯已经被很多人看见了...
                                            “别啊潇哥!”那个司机的脑袋从车窗伸了出来,“你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可怎么活啊!”说着还擦了擦眼,跟真的哭出来一样。
                                            白昀潇也不搭理的,停了下来反而掏出手机。
                                            “你在干嘛?”林暮雪问。
                                            白昀潇指了指叶逍遥的脑袋:“给他买机票,让他去东洋分公司。”
                                            “我去!”叶逍遥懵了,立马换起了一副笑眯眯的嘴脸,“潇哥,你看我,我就是话多了点,嘿嘿嘿,谁不知道我打小就是孤儿,您老人家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开玩笑的,不要工资了不要工资了。走了闫老!”说完又把那脑袋缩了回去。
                                            林暮雪也被他给逗笑了,她戳了戳白昀潇:“喂,你的这个司机不去说相声真是太可惜了。”
                                            白昀潇也笑了,他对自己的这个兄弟也是没话说。
                                            “少爷,这...”闫老显得有些为难,他似乎想说些什么。
                                            “我知道,躲不掉的。”白昀潇似是有点不耐烦,他摆了摆手,没有在搭理的意思,看也不看的走了进去。
                                            林暮雪和闫老面面相觑,林暮雪跟闫老道了谢也跟着白昀潇走了进去。虽然这家伙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个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15 23:12
                                              第六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5-16 10:55
                                                第七章 京城流血夜
                                                “来了。”白昀潇看着扎着马尾辫的林暮雪,显得有些英姿飒爽。他很绅士的帮林暮雪拉开了椅子。
                                                “谢啦,小白同学。”林暮雪显然是故意的。
                                                白昀潇苦笑了一下:“能不能别这么叫我... ”
                                                林暮雪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那就还叫你喂?”
                                                白昀潇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也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显然这个小妮子会让自己吃亏的,反正嘴巴上是说不过她。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点了中餐。觉得你很久没回华夏,尝尝华夏菜吧。”白昀潇笑了笑,指了指桌上已经摆好的大鱼大肉,约莫有十几道菜。
                                                “这么多?”林暮雪显然没想到,“你不能有钱就这么浪费啊。”
                                                白昀潇笑了笑没说什么,往杯子里倒了杯红酒递给了林暮雪:“喝点?这酒是我存在这儿的,绝对正宗。”
                                                后者接了过来,微微嗅了一口,给白昀潇竖了个大拇指。
                                                白昀潇依旧是那副微笑,云淡风轻地举起了杯子:“干杯,庆祝我们认识。”
                                                “干杯。”林暮雪碰了碰,一饮而尽。
                                                “酒量不错啊。”白昀潇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你还要么?”
                                                包厢里气温很高,林暮雪正在脱自己的外套,里面的职业装衬衫凸现出了她傲人的身材。
                                                “嗯。不醉不归今天。”林暮雪自己倒上了一杯,侧头微笑了一下,煞是可爱。只不过她那姣好的身材一下子冲进了白昀潇的眼眸里。
                                                “咳... 你之前在哪个国家啊?”饶是白昀潇也怕把目光停留在林暮雪的那个部位上,迅速的转移了话题。
                                                “英国,我有三家上市公司。”林暮雪晃了晃杯中的红酒,告诉了他自己在商业上的产业,而另一方面却没有说,毕竟自己所在的是西方的异能世界,她不想透露出来,即使那已经和自己无关了。她伸出杯子冲白昀潇笑了笑,“今天谢谢你了,白大公子。干杯。”
                                                “干杯。”后者用杯子轻轻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
                                                “看不出来小白同学的酒量不错嘛...”林暮雪想到刚才白昀潇的打趣不免借此反击了一下。
                                                “咳... ”白昀潇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称呼,“要不你就叫我昀潇吧... ”
                                                林暮雪看着白昀潇吃瘪,有意调侃他:“不行啊,是不是太暧昧了,我觉得还是小白同学比较好,还显得青春纯洁。”
                                                看着白昀潇无可奈何的样子,林暮雪开心的笑了。
                                                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这个男人显然正在改变她,只是她自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5-16 11:48
                                                  林暮雪也不会让他太难堪:“庆祝我们认识,白昀潇。”说完又一次举起了杯中酒。
                                                  “你还要喝?”白昀潇看出来她似乎有些心事,这才一会儿三杯下肚了。
                                                  林暮雪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从来不会这么主动的去了解一个男人,这么让自己去主动的喝酒,白昀潇是第一个。她感觉到白昀潇一定是一个有秘密也有故事的人。而这样的男人任谁都会有些好奇。
                                                  “你不行了?”林暮雪挑衅般的看了他一眼。
                                                  “干杯。”
                                                  林暮雪吃了一口菜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放下了筷子,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白昀潇问道:“白昀潇,你说今天你算不算是找我搭讪?”
                                                  其实林暮雪本想问问他这是为什么,这一下午的相处她也知道白昀潇不是一个坏人,但是她也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就那么的碰巧。
                                                  她事实上是不相信巧合的,所有的巧合很大时候都是有预谋的,
                                                  所以,她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问了出来。
                                                  白昀潇也放下了筷子:“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跟你搭讪?”
                                                  林暮雪明显一愣,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聪明了!这家伙智商得多高啊,这也能看出来?
                                                  “不,不是。”
                                                  “我看得出来你是这个意思。”白昀潇笑了,“其实我也就是觉得你身上有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气质,不免想了解一下罢了。谁不喜欢美女呢?”
                                                  扑哧。林暮雪捂着嘴笑了,这个家伙真的很聪明,她显然知道对方一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但他说的话偏偏又让人不得不相信就是这么简单。
                                                  “好啦,不调侃你了。”林暮雪举起了杯子,“干杯,为你的油嘴滑舌。”
                                                  两个就这么其乐融融的吃着,后来还好,林暮雪也没有在这么疯狂的喝酒,偶尔碰一杯酒,两人也对林暮雪在欧洲的创业五年进行了讨论了解,其实大都是林暮雪再说,白昀潇在听。
                                                  当然林暮雪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是西方异能世界的冰雪玫瑰。
                                                  “一个女孩子不会很累么。”白昀潇抿了口红酒问道。
                                                  林暮雪似是想到了什么苦涩地笑了:“累啊。但是我要生存啊,在我刚踏入英国的时候,很多人还对我图谋不轨呢,不过都被我打跑了。”
                                                  “你还会武功?”白昀潇似乎有些惊讶。
                                                  “防身而已。”林暮雪并没有说明
                                                  “其实回来就好。”白昀潇感叹道。他曾经在外流浪过,此刻他很能体会林暮雪的感受。
                                                  “是啊。”林暮雪由衷地赞同这句话,她觉得白昀潇真的如同她的知己一样,自己虽然和他刚认识,但却有很熟悉的感觉,像认识了很久的老友一样,她甚至有些懂了伯牙子期的故事。
                                                  “那你回来不打算做些什么吗?否则你怎么有资金来源?”白昀潇其实问这话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他想把这个女孩给招揽过来。
                                                  “走一步看一步吧。”林暮雪同一支手撑着脸,显然有些多但是还没有达到醉的状态,“再说了,我现在的钱够我花好几辈子的了。”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华夏?你既然有那么一笔创业资金,想必也是世家子女了。何苦自己一个人跑到国外那么辛苦?”白昀潇一针见血地问。
                                                  “我... ”林暮雪又一次回想起了那一夜,那是她五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不知道做了多少噩梦,它就如一根钉子一样狠狠钉在林暮雪的心里,想起来就会痛的要死。
                                                  “其实,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白昀潇意识到了林暮雪的不对劲,也不在追问。
                                                  林暮雪摇了摇头,她因为酒精有些红扑扑的脸蛋显得更加可人,她深呼吸了一下,似乎是做出了很大的决定。
                                                  片刻后她缓缓开口了:“那是在五年之前的事情了。现在人们习惯把那件事称为京城流血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5-16 17:20
                                                    第七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5-16 22:32
                                                      第八章 林暮雪的往事
                                                      白昀潇少有地皱了皱眉。这些年随着自己地位的成长,他也渐渐接触到了一些高层的机密,当年的京城流血夜虽然对外宣称是一桩恶意纵火案,但处在他这个位置,还是听到了一些真相。
                                                      这是异能界一场大浩劫。
                                                      京城流血夜给了林暮雪太多太多不好的回忆。五年前,京城这一场世纪级的异能大战让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人性的丑恶。
                                                      也在那天,年仅二十岁的她失去了一切。她的家庭,她的亲人,她的朋友,她的一切一切随着那个来自地狱那个家伙的一团熊熊烈火化作了灰烬。
                                                      那一片火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整个京城为之震动!
                                                      这团原本烧向欧阳家的烈火却在欧阳家利益的驱使下把矛头对准了四大世家。
                                                      而这团烈火的主人称自己为黑白阎罗,这个把自己裹在白色长袍里的男人给所有人留下了太大的阴影。
                                                      爆发超强战力的黑白阎罗,以一打九竟然还占了上风!
                                                      太多太多的事发生在了那一晚,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那一晚。从那以后自己失去了一切,欧阳家没有放弃对自己的追杀,所幸自己曾经效力过的华夏组织亦能组保护了自己,护送自己离开了华夏,她才得以逃过欧阳家的追杀,被迫离开了华夏五年。在西方异能世界靠着自己的能力打出了一席之地。
                                                      她的势力被称为冰雪殿,而她则是大名鼎鼎的冰雪殿主人冰雪玫瑰。
                                                      “你是林家的人?”白昀潇联系到了她的姓,他知道那天晚上京城好几个世家都遭到了重创,但是无疑林家是最为惨烈的那一个。
                                                      “林啸虎是我爷爷。”林暮雪眼圈有点泛红。
                                                      “原来如此。”白昀潇也严肃了起来,他知道那天晚上的结果,真的称得上是惨绝人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5-17 15:36
                                                        “华夏政府的一个副国级干部与欧阳家狼狈为奸,当时他们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多少女人被他们给强行玩弄,强制收购一些很有前途的公司等等等等。在黑白两道,异能界和政界互相开绿灯。”林暮雪缓缓开口。
                                                        “他们对当时的四大世家都进行了贿赂,妄图把我们也拖上他们的贼船,可是我们四家都没有同意,他们便对我们四家开始打压,甚至开始有刺客刺杀我们,可惜他们到在我们四家的联手下吃了不少亏。”
                                                        “后来呢?”白昀潇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情详细的来龙去脉。
                                                        “后来他们知道凭借他们两方是不可能撼动我们四大世家的地位,于是他们一边对那些二流世家进行招揽打压,还找了外国人做靠山!这可是叛国大罪!”林暮雪说到这有些生气。
                                                        “外国人?”白昀潇感觉事情似乎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一点。
                                                        “所以也因为这个,终于有一天他们两方都收到了一封警告信,扬言要在那天晚上登门取命。那个人就是黑白阎罗。”
                                                        “那个时候根本没人信啊。整个京城有多少人想扳倒他们可是都没有成功,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到了约定时间,寄警告信的人真的出现了,那个政府的大人物和他一家十几口被他的黑火烧的尸骨不剩,然后... ”
                                                        说到这,林暮雪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那个穿着白袍却释放着黑色火焰的人给她留下了极大的阴影。
                                                        “然后林家没想到的是,那个人不知道跟欧阳家达成了什么交易,从欧阳家出来后,又是一把火烧了林家,薛家,殷家,陈家当时如日中天的四大家族,其中林家最为凄惨,上下几十余人尸骨无存。”林暮雪冷冷的说道,“这个打着大义凛然的旗号的地狱使者却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
                                                        “本以为是天使,谁知道是魔鬼。”白昀潇叹了口气,眼神很是复杂。
                                                        林暮雪点了点头,的确如此,那天晚上所有人从拍手叫好到张口痛骂再到最后多少高人联手才勉强挡住了那个人。
                                                        那个男人爆发出的超强战力让所有人震惊,最终出现了一个金色军装,带着金色面具的人才把他击退,从那以后这两个人都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可即使击退了也为时晚矣。熊熊黑火已经让整个林家大院化为灰烬。
                                                        “林家彻底消失,薛家自此除名,余下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殷家举家离开了华夏,也只剩个陈家还在京城苟延残喘。欧阳家却一跃成为全华夏第一世家。”白昀潇接过话来,“那天晚上一定发生了很多你所不知道的事,或许只有覆灭了欧阳家才能弄清楚事情。”
                                                        “你知道?”林暮雪有些惊讶,事实上她并不知道其它三家结果如何,自己在那天晚上就被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人给送走了,第二天就得到了异能组的保护随后离开了华夏。
                                                        “所以你这次回来是为了报仇?”白昀潇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淡淡的问。
                                                        林暮雪点了点头,报仇是一定的,可在这之前她觉得自己应该找到曾经的同伴。欧阳家如今如日中天,不是凭借她一个冰雪殿就能去覆灭的。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白昀潇的目光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谢你,白昀潇。”林暮雪笑了笑。
                                                        两个人也没在说话,各有各的心事,林暮雪呆呆的坐着,她很想哭,憋了这么久的故事终于有人倾诉,而这个人还给她透露了很多信息...自己的姐妹很可能还活着。
                                                        “我可以借你个肩膀。”白昀潇看了看林暮雪,开口了,他又一次看穿了林暮雪,他拉开椅子走了过去抚了抚林暮雪的后背。
                                                        “呜... ”林暮雪一头扑进白昀潇怀里,两只手紧紧的抱着白昀潇的腰痛哭了起来。
                                                        白昀潇一边抚着她的后背一边想哄孩子一样安慰她:“好了,哭出来就好了,我会帮你的。”
                                                        林暮雪在他怀里痛哭,所以她也看不到,白昀潇眼神中透露出的凶狠和凛冽的冷意。
                                                        那是杀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5-17 17:39
                                                          第八章ov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5-17 21:40
                                                            第九章 醉酒伊人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哭着哭着林暮雪竟然在白昀潇的怀里睡着了。白昀潇低头发现自己的衬衫已经被哭湿了一片,林暮雪的眼都肿了起来。感受着林暮雪那劲爆的身材压在自己的身上,白昀潇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他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心说这丫头的身材可真是个妖精。于是白昀潇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给她披上了外套,拦腰一个公主抱就离开了包间。
                                                            此刻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大厅里几乎已经没人了,该干事的干事去了,该回家的也回家了。白昀潇就抱着她站在大厅里停住了,也不知道在看向什么地方。
                                                            “对不起。”他突然淡淡地说了一句。抱着林暮雪就走朝着电梯走去。
                                                            “就不能当面道歉?”一个极度悦耳的女声从白昀潇身后传来。声音虽然很悦耳,但明显有一股娇嗔和有些委屈的语气。
                                                            白昀潇苦笑了一声,果然还是见到了,正如他对闫老说的一样,躲不掉的。 他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苏沫可一袭白裙,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像极了天上下来的仙女,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白昀潇抱着林暮雪,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好久不见。”白昀潇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他看着眼前这个长相甜美的江南姑娘,但这姑娘的性格可一点儿也没有江南女子的风味。
                                                            “你的戒指还带着呢?我还以为已经摘下来了。”苏沐可看到了白昀潇手上的尾戒,嘟了嘟嘴,心中醋意也少了几分。
                                                            白昀潇曾经告诉过她,当他再次爱上一个人时,这个尾戒就会彻底消失。显然他还没有,但这并不代表苏沐可就不生气。
                                                            一年,整整一年了,这个***一次都没让自己见到。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苏沐可自己都不知道发了多少短信,她不相信白昀潇没看到。而就连自己跑到云霄集团都见不到他,还美曰其名什么出差了。这一年来苏沐可自己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但这个家伙就是在躲着自己,而且显然他做到了。
                                                            “她需要休息。等下我会来找你。”电梯已经来了,白昀潇似是没有在意苏沐可的话,语气中带着坚定的不可否决。
                                                            “好。”苏沐可浅浅一笑。但那笑容里有着明显的苦涩。
                                                            如果没有她,是不是你再也不来了。
                                                            我想要见你一面,却还要靠着别的女人才能见到。
                                                            苏沐可真的很不舒服,自己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可就仅仅因为那一次意外,他就躲了自己一年。
                                                            至于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5-18 12:51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