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小说吧 关注:5,226,861贴子:36,769,843
  • 14回复贴,共1

【月练】《苏峻之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主题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回复
1楼2019-05-11 12:55
    2楼。。。


    收起回复
    2楼2019-05-11 12:57
      晋,都城建康,太宁三年闰八月二十五日,夜。
      走廊内的灯光显得昏沉而幽暗。
      外面偶尔传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打更声。
      王导跟随着前面打着灯笼的人缓缓前行,心中不禁感到些许不安。
      前面引路的,是皇帝的总管高宦官。他即将要觐见的,是已经好几日未曾见面的当今皇帝司马绍。因为皇帝龙体欠安,未能上朝,朝中早已人心惶惶,炸开了锅。如今总算有了皇帝的消息,第一道旨意,便是宣辅政大臣、贵为三公的司徒王导觐见。
      跟着高宦官拐了好几个弯,穿过两扇门,总算到了寝宫门前。
      “吱呀”一声,高宦官推开了门,王导跟随着一同走了进去。
      皇帝正躺在病榻上,已完全没了先前的英姿勃发。他显得瘦削而虚弱,病恹恹的气色,恰如在他手中统治着的这个衰弱的帝国。王导不曾想到,短短数日间,一个人竟可消瘦憔悴到如此地步。皇后,还有刚刚才满五岁的太子,侍立在一旁。皇后的眼睛有些红肿,显然是已经哭过了。
      “臣叩见陛下、皇后、太子。”
      “仲父,你来了。”司马绍亲切地说道,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赐座。”
      王导是有开国拥立之功的两朝老臣,又是琅琊王氏的支柱,皇帝司马绍自即位以来,便拟照项羽称范增为亚父,刘禅称诸葛亮为相父,称之为“仲父”,以示尊崇。
      高宦官随即将凳子搬到王导身后,王导谢过后,缓缓坐下。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仲父单独说会儿话。”皇帝说道。室内的人都走了出去,只剩下司马绍王导君臣二人。烛光将两人恍惚的背影投射到墙上。
      “如今,外有胡人咄咄逼进之患,内有各地拥兵擅权之忧,祖宗的社稷江山,不知何时才能收还。本以为朕能光复祖业,重还旧都,却不想天不假年,无多时日。”司马绍喘息着说道,仿佛每说一句话便要耗费巨大的体力。
      王导不禁心有所感,起身叩头道,“臣恳请陛下保重龙体,静心修养。来日定可光复社稷,重振河山。”
      “这些话仲父不必说了,朕自己明白。朕怕是撑不过今晚了。”司马绍说道,“如今朕放心不下的,是太子尚幼。朕百年之后,孤儿寡母,主少国疑,如何是好。”
      王导抬头,眼中已然闪着泪光,“臣等当尽心竭力,辅佐新君,保我晋室社稷无虞。”
      司马绍款款地望着他,“三年之前,你的堂兄王敦率兵叛乱,占据建康。仲父率百官申讨逆贼,辅佐朕重登大位。世人皆言,‘王与马,共天下’。如今有仲父的这番话,朕也便可稍稍心安。”
      王导听闻皇帝提及王敦,心中不禁一紧,听到后面的话,却又稍稍宽心了些,心中暗暗琢磨着皇帝这句带着敲打意味的话。
      “其实朕最担心的,是祸起于萧墙之内。”司马绍指着门外说道,“现在外面跪着的,有朕的叔公,也有朕的妻兄,他们本应该都是朕的肱骨之臣。可两人势同水火,朕活着尚不能相容,朕死了,谁能阻止地了他们?”
      王导沉默着。他不知该如何回答皇帝为好。皇帝所指的,是皇后的兄长庾亮和皇帝的叔公司马宗。两人不和,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一个是外戚,一个是皇亲,归属依附于二人的文武官员更是斗得不可开交。倘若司马绍就此病逝,两派怕是会立即开始火并,到时朝野大乱,局面将难以收拾。
      王导没有回答,司马绍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指了指王导身旁桌上的盒子,“那个盒子里面,装好了朕的遗诏,朕命你和庾亮、司马宗等人共同辅政。”
      王导叩头,却再无一句话可说。

      司马绍叹了一口气,“愿苍天助***氏,保我妻儿弱子平安。”


      收起回复
      3楼2019-05-11 12:57
        前殿外,月光照在守卫前殿正门的宫廷宿卫的铠甲上。一众大臣跪在门前,默默等候着旨意。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大殿之外渐渐被一股沉闷和焦虑的气氛所传染。
        望着前殿内熹微的灯火和偶尔掠过的一两个人影,联想到近日皇帝的龙体抱恙的传闻和今夜宫内宫外全城戒严的态势,所有人心中都感到忐忑不安。
        “不能再等了!”跪在前排的庾亮终于按捺不住性子,站起身来,“列位同僚随我入殿,我们一定要见到陛下。”
        先前皇帝单独召见司徒王导,他心中便有些许不满。如今见王导久久没有出来,更加怀疑皇帝是不是被人挟持了。在这种紧要关头,这位国舅爷终于下定决心,先发制人后发则制于人,不能在自己的对手面前失掉先机,于是愤然站起身来号召起百官一起闯宫。
        听了庾亮的号召,同属于庾亮一党的部分大臣便也跟着站了起来。
        “拦住!”一个冷厉的声音命令道。随着这声令下,前殿门口的宿卫纷纷向前,阻拦住想要上前的大臣。发出这道命令的,是个五十来岁、身形矫健,须发却早已全白的老人。他就是当今皇帝的叔公、南顿县王、以左卫将军身份统领着禁军的司马宗。
        然而庾亮并未被吓退,反而对面前的宿卫呵斥道,“怎么?你们还敢伤我不成?我是当今bi下的妻兄,皇后的兄长。我要见皇帝,谁敢阻拦?全都给我让开!”
        宿卫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得罪这位国舅爷,正如他所说,他是皇后的亲兄长,还是当今太子未来皇帝的亲舅舅。但是,他们的左卫将军,同样贵为皇亲的司马宗又严令不许任何人进去。
        “站住!”司马宗不得不站了出来,挡在庾亮面前,“没有陛下的旨意,谁都不能进去。”
        庾亮直视着责问道,“我等从昨夜申时便一直等在这里,现在已经寅时了,还未见到陛下。如今陛下生死未卜,你们这样拦着百官,千方百计地阻挠我们见陛下,是想干什么?”
        “陛下尚在与司徒大人密谈,我等也是奉旨行事。”司马宗望着庾亮身后的百官说道,“你们若有什么疑虑,待会儿等司徒大人出来,问他好了。”
        “司徒已经进去这么久了,一直都没有回音。”庾亮说着便抬高了嗓音,“我们怎么知道陛下是不是已经被你们这群奸贼给害了?”
        此话一出,原本跪在一旁未随着庾亮冲殿的官员也纷纷抬起头来,将怀疑的眼神投向司马宗等人。
        司马宗涨红了脸,怒斥道,“庾亮!你知道抗旨不遵,攀诬他人是什么罪名吗?”
        “问的好!”庾亮说道,“我倒想问问你们,阻拦众臣见驾,派兵囚禁百官,又是什么居心!”
        “你!”司马宗被气得七窍生烟,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司徒进去了这么久还没出来,指不定也被他们在里面给害了。”庾亮望向身旁身后的大臣们,“列位臣工,列位同僚,有胆量的,随我冲进去!”说着,便挥起裸露的臂膀,带着众官员硬向前冲去,虽是外戚,却大有周勃左袒为号铲除诸吕保卫皇室的气概。
        “谁敢!”司马宗也被他逼得没了办法,“宫闱禁地,擅闯者格杀勿论。若有谁再敢向前一步,立即诛杀!”
        宿卫们亮出明晃晃的刀来,横在大臣们面前。
        大臣们纷纷冲向前去,一副拼却性命也要见到皇帝的姿态。
        眼看着一场血雨腥风即将在前殿门前爆发。
        “住手!”这时刚从前殿内走出来的王导喝道,“皇宫之内,岂容尔等这般放肆,还不退下!”
        大臣们见王导出来了,便顺水推舟,纷纷作罢,恭谨地退回原地。宿卫们等司马宗一挥手,也收了刀刃,向后退去。
        王导这才谦和地望向身旁的宦官,“高总管,请宣旨吧。”
        高宦官向王导微微点头,随即高声宣旨道,“陛下有旨,传庾亮、司马宗、卞壶、温峤即刻入殿觐见。其余诸人在殿外候旨。”
        “是。”众大臣叩拜道。
        念到名字的几个人随即走出人群到高宦官面前。
        “几位大人,请吧。”高宦官说着,便转身朝殿内走去。
        庾亮朝着司马宗不屑地“哼”了一声,便跟着高宦官和王导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司马宗板着脸,向身后的宿卫吩咐道,“你们在这里看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进来。”
        “对了,”高宦官突然回过头来,“陛下旨意,请南顿县王将宿卫兵权交出,由散骑常侍陶瞻暂管。”
        司马宗一下子愣在那里,惶恐地看着高宦官,半晌才回过神来,低低应了一声“是”。


        回复
        4楼2019-05-11 12:57
          “臣等叩见陛下、皇后、太子。”几名大臣朝着病榻上的皇帝叩首道。皇后和太子也早已站在了一旁。
          皇帝点了点头,气息奄奄道,“请起吧。”
          随后,他又强支起病体,指向不远处桌上的盒子对高宦官说道,“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念吧。”
          高宦官取出盒子里的诏书,念道,“自古有死,贤圣所同,寿夭穷达,归于一概,亦何足特痛哉!今朕枕疾已久,常虑忽然。仰惟祖宗洪基,不能克终堂构,大耻未雪,百姓涂炭,所以有慨耳。”
          “昔周公匡辅成王,霍氏拥育孝昭,义行前典,功冠二代,岂非宗臣之道乎?凡此公卿,时之望也。特令司徒王导、尚书令卞壶、车骑将军郗鉴、镇西将军祖约、平南将军陶侃、护军将军庾亮、左卫将军司马宗、丹杨尹温峤共辅新君。望诸卿敬听顾命,任托付之重,同心断金,以谋王室。”
          念到陶侃和祖约名字的时候,庾亮不禁微微一颤,抬头看了一眼皇帝,却见皇帝也正微笑着看着自己,顿时心中一寒,低下头去。
          镇西将军祖约屯驻寿阳,守卫北境;平南将军陶侃屯驻荆州,掌控长江中游。这两人都是手握重兵,驻守在外,庾亮很是忌惮。如今将其任命为辅政大臣,且位在自己之前,更是让庾亮有些担忧。
          高宦官继续念着,“百辟卿士,其总己以听于冢宰,保祐冲幼,弘济艰难,永令祖宗之灵,宁于九天之上,则朕没于地下,无恨黄泉。”念到此处,他早已悲不自已,泣涕涟涟。在场诸臣更是大声嚎啕,大呼“圣上”。
          “还望诸位同心协力,看在先帝和朕的情面上,共护我晋室江山。”皇帝说道。
          王导始终低着头,这时才抬起头来,再次沉重地叩首道,“臣等不胜惶恐,定当鞠躬尽瘁,不负陛下之托。”
          “臣等定不负陛下之托!”其余诸官随即附和道。
          “大晋的江山,就托付给诸位了。”司马绍仿佛满意般地说了一句,随即向后倒去。高宦官急忙前去扶助,庾亮和司马宗也急忙向前。
          只见高宦官抱着逐渐冰凉的皇帝,颤抖着说道,“陛下,殡天了。”
          宫内,宣告皇帝驾崩的丧钟敲响。一声一声传荡过整个京城。
          殿门外,百官伏首,哀嚎四起。
          太宁三年,晋皇帝司马绍病逝,谥号明帝,终年二十七岁。
          而此时,只剩下半壁江山的晋朝,面临着内忧外患,在风雨中摇摇欲坠。


          回复
          5楼2019-05-11 12:57
            “请诸位大人在这里稍事休息,待天亮后,再行商议大丧等事宜。”高宦官看着偏殿内的几个顾命大臣说道。说罢,便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且慢。”尚书令卞壶突然说道,“高总管,可否将遗诏交由我等一看?”
            “诏书之前司徒大人看过,也没说哪里不对。”高宦官有些不悦地说道,“怎么,尚书令这是信不过老奴?”
            众人望向王导,王导却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装作没有听见。
            “并非信不过总管,我等刚刚只是在御前听总管念过,却也未曾看过诏书上所书。”卞壶说道,“老夫年老耳聩,未曾听清,可否烦请高总管将诏书取来,我等仔细瞧一瞧。”
            “你……”高宦官还欲争辩,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什么事这么吵闹?”
            只见太后带着太子,也就是即将即位的新君走了进来。
            几名大臣连忙叩拜,“臣等叩见太后,叩见陛下。”
            “禀太后,尚书令想要查看遗诏。”高宦官说道。
            年轻的太后点了点头,望向卞壶,“遗诏中确有提起辅政之事,今后国事还得仰仗诸位辅政大臣。你就拿给各位大人看一看,今后也好有个说法。”
            “是。”高宦官答道,到前殿取来先前放遗诏的盒子,打开盒子上的锁,有些犹豫地将遗诏交到卞壶手上。
            卞壶刚刚见皇帝驾崩众人哀嚎之时,高宦官神色匆忙地将装有遗诏的盒子抱走,便有些疑惑。拿到遗诏的一刹那,他心中不禁一凛——果然,和刚刚高宦官所念不符,上面竟没有陶侃和祖约的名字!
            “高总管,先前你在御前念遗诏的时候,明明有陶侃祖约的名字,现在遗诏上怎么没有?”卞壶向来生性耿直,竟也当着太后的面直言不讳地问道。
            王导听到卞壶的话,先是疑惑地望向太后和太子,接着回头看了看司马宗,又看了看庾亮。只见平日里互相攻讦的两人此时竟是出奇地一致,都埋首在那里一声不吭。
            高宦官听到卞壶的责问也愣了愣,看见众人冷漠的反应后,心中有了底气,方才从容答道,“刚刚我念了这两人的名字吗?兴许是尚书令听错了。”
            太后带着太子看着众臣,也没有说一句话。
            所有人都沉默着,所有人都不说话。在这种可怕的沉寂中,仿佛所有人都达成了一种默契。
            “遗诏上没有就是没有,这有什么好说的。陶侃祖约等人都是些山野武夫,本就不可信,陛下怎会将辅政重任交给这些人?”庾亮打破了沉寂,说道。
            “那么,就按遗诏上的内容公布天下,诸位大人都在场,还请做个见证。”坐在一旁的太后垂下眼帘,淡淡说道。
            众人都没有再说话。
            王导望向窗外,天色已近拂晓,熹微的晨光照射进来。
            先前不知道熬过了多少个这样的日日夜夜。
            这一夜总算又过去了。


            收起回复
            6楼2019-05-11 12:58
              @墨羽与
              那个,请问月练是取消了吗?TAT


              收起回复
              10楼2019-05-25 10:0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