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颜良吧 关注:9,661贴子:257,882
  • 44回复贴,共1

【颜良王道·文】《颜良杂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定期更新小段子(或许还有短篇??),各种设定都可能会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09 21:35
    大噶好,小涵来开坑啦,吧里有点冷清让我暖暖叭!楼楼学生党,文笔渣请轻喷QAQ,之前是枚潜水党,希望大家多多包涵~欢迎大家来讨论这对有爱的师兄弟( ͡° ͜ʖ ͡°)✧。
    镇楼图源于网络,侵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09 21:38
      (一)背后“袭击”
      紧张的六月之后,发挥优良的张良同学来到了学子们梦寐以求的地方——秦时大学。可以秦时大学不仅是以学术著称的高校,还是个对学生的体育锻炼有硬性要求的“体校”!所以,有了如今在操场上跑步跑得双腿沉重、气喘吁吁的张良同学……
      “好累,好热……我想休息……”张良内心想着,为自己掬了一把辛酸泪(ಥ_ಥ)
      不经意间,身后有人靠近。
      一阵温热的气息突然喷洒在张良耳边,温柔中带着羞涩的声音响起:
      “我喜欢你~”。
      从后面追上来表白的颜路眉眼间尽是笑意,在自己心爱的人儿愣怔之时满意地跑掉了。



      而被他留在身后,跑得慢吞吞的张良心里想的却是:男朋友这么会撩,还说自己是初恋???
      心跳这么快,应该是跑步累的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09 21:43
        没有人,我太菜了db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12 01:38
          来了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12 15:23
            楼楼来啦!下面更一个小短篇,是少年小良子在小圣贤庄和颜二师兄的故事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13 19:40
              颜良杂录(二)
              少年是在昏昏沉沉中醒过来的,撑开了沉重干涩的眼皮,朴素雅致的房间在视线里模糊后慢慢清晰——这是哪里?张良心里疑惑之时,房间门轻轻地吱呀一响,走进来的是手里端着碗的颜路。
              颜路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师弟这几日因为染了风寒睡得格外昏沉,但进门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动作。看到床上睡了两天的人此刻醒了过来,惊喜地走了过去:
              “子房,你终于醒了,身上可有哪些不适?”
              “师兄,此处是……”躺了太久又生着病,少年原本清亮的嗓音变得暗哑,缺少血色的薄唇开合得缓慢。
              颜路把药碗放到桌上,贴心地倒了一杯水,边帮着自家师弟起身靠坐在被子前让他喝水,边回答张良的疑问:
              “这是我的房间,前几日你……半夜醉倒在院子里,染了风寒昏睡不醒。为了方便照顾子房,我便主动要求让你留在我这里,子房莫要嫌弃。”颜路说完伸手开始为张良把脉。
              温和润朗的声音在张良耳边解释着,把他的思绪带回了三天前……
              是了,三天前是韩兄的祭日,亦是自己解不开的心结。皓月如昨,紫衣不再,自己不知不觉便醉了……结果麻烦师兄这么照顾自己。

              “子房……”颜路何尝不知张良心里的悲痛与负担,此时见他愣怔不语,便知他是又想起了那些事,望着张良精致但苍白的面庞,心里对自己这个身上背负太多的师弟一阵疼惜,把完脉的手不禁转了个方向,轻轻拍了拍张良的手背。
              手背上突然附上的温暖拉回了张良的思绪,抬眼对上那双含着担忧的桃花眼,心里一动,再开口便已带着一丝笑意:
              “师兄,良没事儿,倒是这几日真是辛苦师兄了,不仅为我煎药,还被我霸占了床。”
              看到对方眼里的狡黠,颜路一阵无奈,倒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你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13 19:43
                转身到桌边取了那碗药,回到床边对着床上眼珠跟着自己转的小人儿温柔地说道:
                “温度正好,子房快把药喝了吧,你虽醒了,但风寒还未除,当心留下病根。”
                张良看了看眼前的药汁,漆黑的颜色,发出阵阵诡异的涩味儿,倒是衬得端碗的这只手如白玉般干净好看。若是在张良年纪尚轻的时候,对这种苦兮兮的药也是和普通小孩一样要想尽办法躲过去的,但是在经历了家破国亡,故人离散种种处境后,这点苦和心里的痛比又算得上什么呢?
                不作他想,干脆利落地拿过碗,仰头一饮而尽,任由苦涩在舌间肆虐。却不想颜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颗蜜饯,举到张良嘴边示意他吃下去。
                看着自己方才默默欣赏过的手此时近在眼前,还捻着香甜的蜜饯,张良眸子一转,探头啊呜一口吃了蜜饯,坏心思地小小咬了一下师兄的手指,假装没看到颜路被咬后愣怔了一下。
                “师兄,这个蜜饯好甜呢”张良一双狐狸眼里带着恶作剧得逞后的笑,整个人都从生病的疲态中脱离出来,变得生动了许多。
                可怜颜路本来被自家师弟咬了一下后就有点短路,看向那人时还撞进了这般动人的笑眼里,晃了晃神后腹黑的心思自然也被带出来了——冲着始作俑者温柔地笑着:
                “子房能病好,师兄便不觉得辛苦了,至于霸占床铺么——因为担心子房晚上身体不恙,这两日我都是与子房一~起~睡~的。”
                颜路话音缓缓而落,但是张良的小脸却是哄得一下热了起来。
                师师师师兄是和自己同塌而眠的吗!我我我应该没有睡相不好被他看了去吧?不对我现在关注的不应该是这个吧!
                颜路见面前的人又脸红又纠结的样子,觉得自己师弟真是可爱得紧,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发,轻轻笑道:
                “你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13 19:44
                  啦啦啦,楼楼突然出现~
                  更了一个小短篇,子房视觉的回忆向
                  另外,祝大噶520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20 12:08
                    很多年以后,留侯张子房还是能记得那一天——原本幽静怡人的小圣贤庄里火光冲天,一阵阵的热浪和噼里啪啦的燃烧声把每个弟子笼罩在深深的绝望里,那个一袭月白长衫的人却依旧对自己笑得温柔:“子房,去吧,黎民百姓需要你。”

                    巨大的悲痛压得张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自己,要失去师兄了么……”张良被身边的那人突然打晕,最后的意识也慢慢消散……


                    此后,世上再无小圣贤庄,齐鲁之地再无三杰,有的,只是刘邦身边神机妙算的军师,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只是功成之后拒绝重赏,主动分封沛县的留侯。

                    陈平与张良一起喝酒时曾调侃过他:“子房兄智足决疑,量足包荒,才足折冲御侮,德足辅世长民,又生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怎么总是不见个真正的笑模样呢?”

                    张良心中苦笑不已,纵使自己得天下人人称誉,那人已经不在,心中的欢喜也随之一同埋葬了。

                    午夜梦回时,谁的泪,湿了衫?

                    从稚子到如今,张良不是没有见过如光风霁月一般的人,但只有颜路,才能走进自己的内心深处。韩非兄智谋无双,如同自己的启蒙老师,但更偏重的是自己的聪颖才智,刘邦从善如流,使自己抱负得以实现,也只是想自己助他夺取江山。只有那个总是温柔唤自己“子房”的人,全力支持、爱护自己,只因自己,不为其他。

                    张良闭了闭眼,把眼底涌上来的酸涩压下去。
                    “师兄,子房想你了”夜风中,轻轻呢喃的话语飘散到各处,却是无人应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20 12:31
                      抱歉没有更新,因为楼楼感冒了,在床上躺了半个礼拜,还有一堆作业没写,要死了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8 11:39
                        快期末考试了,菜鸡的我还在和感冒斗争……凉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28 11:43
                          楼楼期末考完回家啦(∗❛ั∀❛ั∗)✧*,虽然还有作业要做,不过可以更文了哟,大家热情点的话我会更有动力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21 22:31
                            新短篇,欢脱沙雕风,现代大学设定,小跖和张良是发小,都是学生,至于颜路嘛,暂时保密





                            (四)
                            盗跖手里攥着一袋薯片趴在沙发上,第一百零一次把求助的小眼神投向坐在电脑前查资料的张良。

                            “好兄弟,你就帮帮我吧!我把薯片给你吃!”

                            张良瞅了瞅某人递过来的只剩点渣渣的薯片袋,耐下火气再次拒绝道:“我学的专业是金融,不是新闻,怎么替你去拜访那个学者啊?再说你不是费了好大劲儿才预约到人家的吗,怎么自己不去让我去?”

                            盗跖听了这话,表情立马变成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攥紧了薯片袋忿忿不平地说:“还不是我们家那位,借口说我忙着采访报告好久都没陪他,非逼着我明天下午陪他去买衣服,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买的,每次都穿一身白,跟个鸟人似的!”

                            盗跖说得悲愤,扑过去一把住抓住了张良的衣袖,苦着脸恳求着:“咱俩怎么说也是光着屁股一块长大的,你这回可一定得帮我啊!ಠ~ಠ ”

                            张良盯着袖子上的两个油手印和零星的几点薯片渣渣,心里默默用凌虚把盗跖扎成了马蜂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23 00:01
                              大家阔以猜猜小跖要采访的是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3 00:04
                                次日下午,拗不过发小纠缠的张良同学认命地来到了桑海大学历史系的教学楼,今天他要采访的人,就是历史系最年轻的教授——颜路。
                                张良虽然专业是金融,但是从小对历史也是十分感兴趣,在大学这两年里,他也听历史系交好的同学多次提起过颜路这个名字。据说颜路在少年时就被桑海大学的校长荀卿收做学生教导着,成年之后更是著作等身,成就斐然,可以称为学术界的一匹黑马。更让人称奇的是,颜路一直淡泊名利,对国内外众多学术机构抛出的橄榄枝毫不心动,只是安安心心地在桑海当老师、做学术,引得外界好奇不已。




                                颜路,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想到这里张良心里也不禁开始好奇起来。
                                在出示证件进入楼门后,张良径直去往了颜路的办公室。
                                来到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张良抬手轻轻敲了敲门,一个极为温和润朗的声音回复道:“请进。”

                                意外好听的声线让张良愣了愣,结果在进门的时候,分神的张良同学就悲催地被绊了一下,勉强站稳身子,结果听到一声明显克制过但是失败了的轻笑……
                                颜路在笑?真是丢死人了,张良心里懊恼地想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6 17:41
                                  收敛心神,张良微笑着开口,“您好,我叫张良,是盗跖的室友,他因为有急事(内心一个白眼)来不了,所以我来代替他进行今天的采访。”高材生张同学试图用灿烂的笑容来掩盖刚才的尴尬。

                                  “你好,我是颜路,请坐吧,拜访随时都可以开始。”颜路温和地笑着。

                                  张良还没从刚才的尴尬中缓过劲儿来,脑子里偏偏还不合时宜地蹦出来一句:这人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

                                  颜路看着张良从进门绊脚的懊恼到现在突然的发傻,心里忍不住想笑:这个人怎么这么有趣,还有点……可爱?颜路眼底的笑意愈发明显了。

                                  两人暗自思衬着,拜访也在突然轻松下来的氛围里开始了。

                                  张良问了几个常规性的经历、喜好之类的问题后,照着盗跖罗列的问题接着问道:“请问您对另一半有什么样的期待或者要求呢?”

                                  是啊,这么优秀的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张良好奇(八卦)地看着颜路,眼睛兴奋地亮了亮。

                                  颜路看着明显八卦起来的人,内心一阵无奈,开口道:“我对另一半没有什么要求,我想如果遇到了对的人,那么一切标准都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张良看着对方一双桃花眼中的认真,内心一动,和颜路这样的人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吧?笑意在不经意间也漫上了眼里。

                                  午后的阳光大把大把地摔进明净的落地窗里,明媚得让人产生了微醺的错觉,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清香和某种说不出来的东西。颜路望着对面意气风发的青年,不禁有种想要靠近的欲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6 22:55
                                    大家觉得这个故事就停在这里怎么样?两个人怎么在一起的就随意想象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8 20:19
                                      楼楼想写26字母系列,成语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3 22:32
                                        26字母系列 成语版











                                        A 安邦定国
                                        张良家五代相韩,在祖父张开地的影响下,从年幼时起张良便对国家政事、百姓疾苦十分关注。少年时加入流沙,亦是被韩非公子的法家理论折服,对那句“天下,我要九十九分”的誓言心生向往。后来韩国覆灭,流沙四散,张良在儒家安身,一袭翩翩青衫换成了一身礼节端正的儒服,身份变幻,初心不改。直至张良追随了刘邦,苦心经营后汉祚终兴,心愿终了。
                                        邦国安定,张良终于能安心与那人归隐。骑马从沉黑厚重的城墙中踱出,便看到一身月白长衫的人静静地等在一旁,眼眸对上便冲他温柔的笑:
                                        “你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03 23:00
                                          B 白头相守
                                          颜二师公在不授课不看书不寻自家那不让人省心的师弟的时候,时常在小圣贤庄的竹林里抚琴。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拨弹,悠扬雅致的曲声便流泻了出来,清风习习,竹叶沙沙,真真是一幅触动人心的画面。听着琴音寻至竹林的儒家三当家只望了一眼便移不开目光了。一瞬即永恒,此后余生,眼底再无美景。
                                          只愿时光染尽长发后,眼前人仍在身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3 23:00
                                            我我我可以开个🚗嘛?C部分我想写床~笫~之~欢~
                                            看大家意见,有人想看我写写试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3 23:03
                                              楼主写的真好(✪▽✪)期待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7 00: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1 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