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吧 关注:543,962贴子:17,808,047
  • 25回复贴,共1

【同人短篇】维多利亚的魅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因为玫兰莎真的很可爱而一时兴起挖的文坑,配角包括但不限于博士和其他维多利亚出身的干员。
2、维多利亚这个地方虽然在游戏中被多次提及,却从来没有过清晰的设定,我便在这一方面加入了一些个人的理解,基本上是套的英国的模子。
3、镇楼图来自lofter大佬,残。
4、随缘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5-08 09:31
    大佬的loftier地址:。大佬的地址http://canaaa.lofter.c o m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5-08 09:31
      是夜,淡紫色的天空笼罩在偌大的维多利亚王国之上,如一道优雅而精致的幕布,一望无垠。
      在这座幽雅的王国内,似乎一切美都是被允许的。就算她的存在并不一定合理,就算她的存在可说是匪夷所思,就算她的存在已经触犯了社会道德的底线。
      只要是美的东西,在这里就是合理的。正如那妖艳的华美夜空,正如那无处不在的贵族公馆,正如那返乡路上的绀紫剑姬。
      静谧的月光,以其温柔,轻轻推开雾都不散的丛云,让些许微光得以照耀在蔚蓝的大海上。
      无边的海映照着无尽的天空,反射着皎洁的月光,将那银絮撒在上空巨大的钢铁鹰隼上。
      那是罗德岛的专机,直达王国的首都,伦蒂尼姆。
      就在刚刚,他们接到了来自伦蒂尼姆的情报,似乎整合运动在尝试渗透进这王国的首都。
      不过,王国终究是王国,伦蒂尼姆也终究是女王手上的明珠,怎么可能让一群这样的老鼠溜进去?国安局一下便发现了问题的端疑,准备着手解决。
      不过,他们确实缺乏与整合运动作战的经验,同时为了永绝后患、防止新的整合运动势力渗入,他们还是决定请这方面的专家前来谈谈。
      也不愧是伦蒂尼姆,能让罗德岛的博士一下就清点好装备,安排好随行的干员,登上专机出发。
      因为这次行动的性质比较特殊,并不需要多少重火力支援,罗德岛对伦蒂尼姆的了解也并不充分,博士便选择了出身于那里的干员作为随行者,一同出发。
      其中,就包括了玫兰莎。
      她靠窗而坐,白皙的手搭在座椅的扶手上,撑起小小的下巴和精致的面庞,以玫红色的双眸凝视着深邃的夜空。
      但那双眼眸中,却已失去了剑士的专注,只剩下一个归家少女的迷茫与彷徨。
      玫抬起另一只手,撩了撩自己的刘海,随后干脆捋起了自己的绀紫长发,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距离上次来到这里,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啊。
      距离玫与自己父母的最后一次交流,也已经过去好久了。
      如此唐突的故地重游,可说是让玫无可避免地感到不知所措。虽说作为剑士时她实力强大,有胆有识,不过,她本质上依旧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
      面对这种情况,她还是会感到头疼。就像平时不知该如何与他人沟通一样,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能做的事情,也太多了。
      要回家一趟么?但是又要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呢?面对他们时又该说些什么呢?应该向博士申请回家一趟的权利吗?
      不知道,玫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她玩着自己的长发,用手指将头发卷起,卷成一个又一个的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5-08 09:32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08 09:33
          插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5-08 09:34
            为什么不用全名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08 09:36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8 09:5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10 18:39
                  玫兰莎静静地坐在窗边,凝望着那深邃的夜空。她的眼神飘忽不定,目光涣散,好像那妖艳的云彩完全无法引起她的注意一样。
                  这座机舱里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人都聚集在另一个机舱里讨论接下来的计划。玫倒不是讨厌那样的热闹,只是计划表上完全没有出现她的名字,再加上自己确实很焦虑,便索性悄悄离开了。
                  她孤单地坐着,静谧的月光洒在她身上,在旁边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也就是在玫被自己的世界淹没时,一只手搭上了她的香肩。
                  “是、是谁!”
                  玫颤抖了一下,一头长发随之扬起,如一朵紫色蔷薇在空中绽放。她缩到一旁,双手本能般地移动到腰间,合上右眼,同时转过身,面向那只手的主人。
                  对方则急忙退后两步,并举起了双手。
                  “博士!”
                  玫有些懊恼地抱怨了一下,她并不喜欢突然被这样惊吓。尽管她那娇媚的声音,让这怨言显得毫无力度,反而像是在撒娇吧。
                  “抱歉......吓到你了?”
                  博士挠了挠头,一副不大好意思的样子。
                  “没事……”
                  玫说着,慢慢舒展开身体,恢复正常的坐姿,抬起头,看向博士,就这样愣了好一会,才赶忙从椅子上站起。
                  “抱、抱歉,我不应该突然离席的……”
                  玫双手拉起自己的裙摆,左脚向后退出半步,微微欠身,向博士行了一个维多利亚式的提裙礼。
                  “……诶?”
                  玫的反应很明显出乎了博士的意料。博士站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嘛......没什么,是我的错,考虑的根本不够周到。”
                  博士走上前一步,来到玫兰莎身旁,拉起她的手腕,顺势牵住她的手,随后坐下,引导着玫坐回自己的位置。
                  “兰莎,你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吗?我看你突然就一个人走掉了。”
                  博士说着,看向了窗外绝美的天空。玫则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尽管,她并不在意这番景色吧。
                  “不,我并不是不喜欢……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玫的声音越来越小,脑袋也随之垂了下来。博士用余光瞟了她一眼,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你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了吧,兰莎?”
                  玫的手很稚嫩,完全不像是一个经历过无数战斗的剑圣,而像一个深闺大小姐。或许是种族天赋,或许是原石的奇妙作用,玫的肌肤与她离家时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嗯,应该……差不多一年了吧……”
                  大概是去年,在父母的安排下,玫兰莎以感染者的身份加入了罗德岛接受治疗。她本应该凭借父母的资助,在这边如同疗养般地生活。
                  但,玫似乎对此感到有些反感。她并不想就这样无忧无虑地悠闲下去,她也想为这个照顾自己的机构出一份力——或许吧。
                  总之,玫表现出了强烈的入职意愿,罗德岛便为她准备了测试,而她也成功在测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得以成为罗德岛的一名干员。
                  不过自那以后,玫就再没能和自己的父母取得联系了。不知为何,总是联系不上,就连经济供给也断了。
                  “不过,这次我们主要是配合维多利亚当局行动,需要战斗的地方不多,我也让慕斯去顶了你的班,这样你应该也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在维多利亚好好逛逛了。”
                  博士松开手,将双手放回到自己的小腹上,抬起头,望向天花板,整个人躺在了座椅上。
                  玫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她的嘴轻轻张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对方,却什么都没发现地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行,距离到伦蒂尼姆应该还有一个小时,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到时候我会来叫你的。”
                  语毕,博士打了个响指。
                  “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我一声吧。”
                  “博士……”
                  玫兰莎樱色的双眸静静地注视着那人,终于,她也站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道。
                  “感谢您一直这样关心我......那个,其实……”
                  一道惊雷在此时划过天际,让这夜空顿时亮如白昼。。
                  “!”
                  那束电光击碎了平静的深空,也击碎了玫未尽的话语。她被吓了一跳,紧张地转过身,看向窗外。
                  今天天气还算不错。尽管天空乌云密布,但对于总是阴雨连绵的维多利亚王国来说,这已经是相当适合出行的日子了。
                  玫感到很奇怪,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维多利亚大小姐,她很清楚这样的天气有多么难得,也正是因此,这道雷光才会引发她的困惑。
                  “奇怪……明明今天天气还不错的……”
                  玫喃喃自语道。博士一边顺着她炸开的头发,一边沉思着,像是想到了什么。
                  “毫无来由的打雷……嗯……或许是天灾吧,维多利亚也好久没有移动过了。”
                  说完,博士从腰间摸出了自己的通讯器。他张开嘴,准备说些什么。
                  又一道闪电发迹于深空,疾驰而下,把这艳紫的幕布撕成碎片,一如利剑粗暴地割开华美的礼服。
                  雷击的目标,却是那翱翔的巨隼。
                  这架钢铁巨鸟被击中,霎时间便失去动力,像流星一样朝着蔚蓝的大海坠落。机舱内部,更是陷入了黑暗中。
                  不过下坠并没有持续很久,罗德岛的飞机便再次扬起了自己高傲的头,重振旗鼓后飞向高处,飞往自己应该在的高度。
                  虽说雷电确实很可怕,不过在现代科技面前,它依旧显得那么无力。雷击只是让飞机上的设备失灵了一瞬间,只需要通过外力重启系统,这工业艺术的结晶一下子就能恢复到之前的飞行姿态。
                  不过,玫兰莎和博士所在的座舱依旧是漆黑一片。
                  “呜……”
                  玫因为刚刚的失重而从地上飘了起来,撞到了天花板上。她正揉着自己小小的脑袋,博士则一手搂着她,一手轻轻地搓着她受伤的地方。
                  “好了好了,没事的,待会就不痛了。”
                  博士用自己拙劣的手法安慰着怀中的玫,尽管这说辞没有什么力度,不过玫似乎也并不在意这些。她只是缩成一团,揉着自己的脑袋。
                  “唔……”
                  博士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又再次看了看玫的情况。
                  “……“
                  犹豫了许久,博士终究是没有离开,只是抱着玫兰莎。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好。
                  驾驶室那边,应该没问题吧。
                  这么想着,博士继续给怀中的美人顺着毛。


                  回复
                  11楼2019-05-14 18:23
                    问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
                    雷暴和磁暴间有什么关系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16 00:4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5-16 18:25
                        “真是奇怪……这个闪电,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阿米娅将飞机的自动驾驶功能打开,看向窗外。在两次骇人的雷击后,天空再次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根本不像是剧烈放电后的样子。
                        就算不能直接探查外面的情况,阿米娅依旧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是魔法喵~”
                        夜烟躺在大大的座椅上,百无聊赖地翻阅着一本杂志。
                        “你也能感觉出来的吧喵?”
                        夜烟说着,合上了手中的杂志。
                        就在刚刚,强大的电流击穿了飞机外壳的防护,在机舱内部肆意流窜,也因此短路了飞机上的系统,继而导致它急速下坠。
                        理所应当的,坐在驾驶室的夜烟察觉到了电流的异样。精通原石魔法的她,一下就发现了这酥麻感中不对劲的地方。
                        “确实,能感觉到那闪电被我的力量阻挡了些许,应该是魔法没错……不过,是谁干的呢?整合运动应该没有识别飞机身份的能力吧?”
                        阿米娅抬起右手,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谁知道呢喵~整合运动的话,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吧喵~总之——”
                        夜烟一个翻身,从座椅上跳下,拿出魔杖,在空中轻轻地点了几下。
                        机舱外,空中,无数漆黑的烟幕凝聚在一起,随后涌向飞机,紧紧地贴在飞机闪亮的外壳上,如一副墨色的铠甲。
                        “喵呼呼~这样就没问题了~记得通知一下博士喵~”
                        夜烟往后一躺,再次躺到了座椅上,顺手抄起了之前自己在看的旅游杂志。
                        “这么说起来……博士去哪了?通讯器也关机了……”
                        “去找兰莎了吧喵~他最宠她了~”
                        “……玫兰莎?”
                        阿米娅皱了皱眉头。
                        夜烟则是挑了挑眉毛,抬起杂志,瞟了阿米娅一眼。作为一个魔女,她探查到了对方语气中一些……微妙的小情绪。
                        “是啊,兰莎不是开会开到一半就走了吗喵~”
                        “嗯……我去找一下他吧。”
                        说完,阿米娅转身离去,留下在座椅上躺着的、尾巴甩来甩去的夜烟。
                        很快,在玫兰莎身上奇妙香气的引导下,阿米娅成功地在第二层座舱找到了博士。博士坐着睡着了,怀中,还躺着一位美人。
                        阿米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愠色,不过这个表情马上就被略带无奈的微笑所取代。她伸出手,轻轻点了点博士的肩膀。
                        “……!”
                        像是被吓了一跳,博士猛地打了个颤,转过头,看向阿米娅的方向,右手也迅速地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在看清来者是何人后,他才舒了口气,把枪塞回了枪套里。
                        “是你啊……抱歉,又睡着了。”
                        博士捂住自己的脸,甩了甩头。
                        “唔……”
                        玫兰莎扭了扭身子,刚刚的动静让睡梦中的她感到有些不安。不过,她却并没有被博士惊醒,似乎很放松、睡得很深的样子。
                        “博士,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现在还不能休息哦……”
                        阿米娅说着,轻轻拽了拽博士的衣角。
                        “……啊,是啊。”
                        博士轻轻地扶住玫,慢慢地把玫从身上抬起来,让她靠在她自己的椅背上,随即将椅背解锁,放低椅背,使得玫得以躺在上面,多少比坐着要舒服一些。
                        在看到玫平静的睡颜后,博士方才放下心。他从椅子上站起,将自己的大衣盖到玫身上,然后便双手插兜,朝机舱的另一侧走去。
                        “走吧,刚刚,飞机被袭击了是吧?”
                        在经过阿米娅身边时,他轻声说道。
                        “嗯,那次雷击是原石魔法制造出来的……博士是怎么知道的?”
                        阿米娅三步做两步,跑到博士身边。
                        “玫左肩上的原石起反应了,吸收了一部分雷击的能量……普通的原石技艺适应性再加上矿石病,在面对魔法攻击时大概也就这样了。”
                        “会是整合运动么?”
                        博士低下头,一手托着下巴,思考着。
                        “整合运动目前的活动,是在对维多利亚进行渗透,他们不大可能在未确认飞机身份的前提下发动攻击,那无异于是暴露了自己的存在,除非……他们已经知道伦迪尼姆当局抓到了自己的把柄,准备搞一波大的拼个鱼死网破。”
                        听到博士的话,阿米娅赞同地点了点头。
                        “嗯,我等一下就去通知伦迪尼姆市政府,整合运动可能在计划一次规模较大的袭击,让他们做好预警。”
                        “或者我们先下手为强,在整合运动准备好之前,反过来袭击他们,兴许还能给罗德岛挣点面子。”
                        谈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飞机的驾驶室,天火和夜烟正在里面讨论着什么。阿米娅走后,天火就前来接替了她的位置。飞机作为运用原石工作的大型交通工具,一般也是由术士干员来驾驶的。
                        “啊,博士来了喵~”
                        “嗯?”
                        天火抬起头,看向博士。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我试着通过残存的原石能量追踪施法者所在的地方,不过他已经跑了。”
                        天火说着,她拥有十分卓越的原石技艺,逆向一次施法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哼,你们下次记得早点通知我。”

                        伦迪尼姆的某处高楼上,一名女子伫立着,仰望着夜空,还有夜空下的那只巨鸟。
                        金色的电光,在她手上跃动着。
                        刚刚的袭击理所应当地失败了,她也就按照计划,转移到了这栋楼的楼顶上,继续观测那架飞机的航向。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如同他们所预料的一般,只是露个尾巴,就能引来伦迪尼姆当局的关注,也多亏了这里对感染者的偏见比任何地方都深,以至于能因为一点小事就交来罗德岛。
                        罗德岛,也是很给面子地让博士亲自前来了。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女子一甩手上的雷光,将化作箭矢射向天空,再次干扰罗德岛的逆向法术追踪后,便消失在了楼顶,不知所踪。


                        回复
                        16楼2019-05-29 16:11
                          “现在,请允许我再重复一次此次行动的概况和目标。”
                          座舱内,阿米娅站在所有人面前,通过麦克风说着,博士则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像是睡着了。
                          飞机已经抵达伦蒂尼姆上空,不久后就会降落在如今少有的国际机场上。为了防止降落时发生意外,也为了再明确一次行动目标,博士和阿米娅叫起了所有人,来到这个最大的座舱,准备在行动开始前开个小会。
                          玫兰莎坐在最后一排,她揉了揉眼睛,好像并没有休息的很好;她左肩上的紫水晶也重归暗淡,不再如之前那般放出些许星光。
                          “据伦蒂尼姆当局所说,他们在自己的辖区内发现了整合运动渗透的痕迹。虽然已经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也已经安排了人员进一步调查,但他们缺乏对抗整合运动的经验,龙门的遭遇也迫使他们不得不小心行事,因此,打算听听我们的意见。”
                          说完,阿米娅看了看这次行动的参与者们,在确认没人有什么疑问后,她将稿子翻到了下一页。
                          “此前罗德岛对维多利亚一直缺乏较为深入而全面的了解,和维多利亚的合作也一直停留在较浅的阶段……”
                          阿米娅偷偷地瞄了一眼玫兰莎。玫是这帮维多利亚人里社会地位最高、对维多利亚上层社会了解最深入、但同时身份保密程度也最高的人了。手握具有一定价值的情报,却从未提及,让阿米娅不禁多看了她几眼。
                          玫则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梳了梳自己的刘海,东看看西看看,平时那份对任务的热情已荡然无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所以,我们准备借这次机会,协助清理伦蒂尼姆的整合运动势力,并与伦蒂尼姆当局就今后的合作进行洽谈。”
                          “以上,大家有什么疑问吗?”
                          阿米娅收起手中的稿子,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众人。
                          一只小小的手举了起来。
                          “那个……为什么要挑在这个时候出发呢?现在都凌晨三点多了吧……”
                          慕斯颤巍巍地说着,突然这样成为众人的焦点让她不大适应。
                          “……明明等到早上再出发也行吧?”
                          她轻轻搓了搓腿上的猫猫,这段不安分的旅程着实惹恼了它们,让它们没能好好地睡上一觉。
                          “为了避免当地警署的打草惊蛇,我们必须尽快行动。”
                          一直瘫在座位上的博士终于说话了,他伸了个懒腰,看向慕斯。
                          “虽然我已经建议他们不要贸然行动了——不过我们毕竟只是一个类似顾问机构的存在,听不听是他们的事情……”
                          “关于这点,博士。”
                          炎熔一手托腮,另一手把玩着匕首,并突然抛出一句话打断了博士的发言。
                          “要是整合运动躲进了贫民窟,我们要怎么办?”
                          “至于具体行动方面的安排——”
                          博士并没有在意炎熔的话语,只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到时候你们每个人都会有活干的,就这样,还有谁有什么疑问吗?”
                          “嘁……”
                          炎熔的脸上浮现出些许愠色,所幸她还未发作,坐在旁边的天火就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之前袭击我们的、疑似整合运动干部的人,不去追查吗?”
                          “有能力发动这种程度的雷击,级别不可能低于干部,或许就是他带领整合运动部队来维多利亚进行渗透的,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和他遭遇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博士从座椅上爬起,将双手插进大衣的口袋中,故作轻松地说着,走到窗户旁,看向窗外。
                          “至少,在城市里他的这个能力没什么用。”
                          博士眼中的景色,是伦蒂尼姆如森林般排布的无数尖塔。这种复古式的建筑风格在维多利亚已经流行了许久,时至今日,这里的人们依旧钟情于此。
                          “倒是要小心他破坏电力设备……记得带上你们的手电筒,天这么黑,路灯离线以后怕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说完,博士转过身,重新看向众人,正准备再说些什么时,一阵清脆的警报声便从驾驶室中传出。该人工接手了。
                          “嗯,就这样吧,所有人戴好安全带,准备降落!”


                          回复
                          17楼2019-05-29 16: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5-30 20:39
                              吹爆瑶叁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31 18:37
                                飞机降落后,天火就领着一些人在夜市溜达开了——虽说博士的本意是让天火她们早点去预订的酒店休息,不过会发生这种事情也算是在预料之中了。
                                购物街的东边,越过几条喧闹的街道,就是伦蒂尼姆的行政办公区。博士、阿米娅,还有玫兰莎正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徐徐前进,伴随着高跟鞋与青砖地板清脆的碰撞声。盏盏路灯照亮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但无法点亮暗淡的星空。
                                玫此时穿着博士的大衣。按照要求,她作为某一家族大小姐的身份必须得到保护。没有一个维多利亚人会希望别人知道自己家里有一个感染者。
                                “……”
                                沉默的阴云笼罩在三人头顶上,似乎无论是谁开口,都会破坏他们间微妙而又略带些许尴尬的和平。
                                玫紧了紧自己的领口,今晚风很大,风通过衣服的缝隙不断涌向她的身体,也让她身上披着的大衣如披风般不停飘荡着。
                                沿着风袭来的方向看去,街道的另一头,那唯一灯火通明的建筑物,就是伦蒂尼姆本地的警署了。
                                三人准备走进局内时,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他不可能看着三个奇装异服的人就这样走进警察局里。
                                “罗德岛,受你们的委托前来商讨要如何处理出现在伦蒂尼姆的整合运动。”
                                说着,博士拿出了手机,展示了一下当局通过邮件发过来的、类似于通行证一样的东西。很简陋,不过在这种地方也奢求不了太多。
                                在仔细的检查过通行证的真伪后,保安便不再多说些什么,继续目不斜视地看向街道对面。
                                玫取下自己的剑,交到了前台处。虽说没有这种必要,但那样明晃晃地带着武器和别人交涉,总归是不大好。
                                三人在警员们异样眼光的包围中,走到了局长的办公室前,扣响了门。
                                “进来吧。”
                                “打扰了。”
                                博士轻轻推开门,领着另外两人步入办公室内。
                                局长此时正襟危坐着,翻阅着手中的一份文件。不过从椅背的摇晃程度来看,他刚刚应该是躺着的。
                                “啊,你们来了啊,罗德岛,坐吧。”
                                局长抬起一只手,示意他们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自己也从椅子上站起,朝会客处的方向走去。
                                鉴于形势还算是比较紧张,双方直接跳过了寒暄的部分,这也让受过传统礼仪教育的玫感到有些不大适应。
                                “就像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样,整合运动的人渗透进了我们这边。”
                                说着,局长从文件夹中取出两张照片,放在了桌上,那是监控录像的截图。
                                照片的内容,分别是一个戴着口罩的警卫,和一个正在调试电脑的工程师的背影。
                                “他们是感染者,但,我们是绝对不会招收感染者作为正式员工的。”
                                局长顿了顿,玫的眼神也黯淡了一瞬间。感染者在这座城市是没有尊严可言的,不管是作为大小姐的玫兰莎,还是像慕斯这样的大家族的子嗣,只要被发现是感染者,都会立即被剥夺正常生活的权利。
                                玫那时直接停掉了所有的外出活动,终日待在家中静养,慕斯也一样,被迫放弃了自己喜欢的烘焙,也无法再见到以前的同事朋友们。
                                “我很快找到了对应派出所的所长询问情况,他们入职时确实都是正常人。”
                                局长在说最后那个词时,加重了些许力度。
                                “本来是应该直接逮捕他们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搜索了他们住处。”
                                说完,局长又把两张照片拍在了桌面上。两张照片中的东西,是一样的。
                                一副罗德岛再熟悉不过的白色面具,还有一件兜帽边缘刻意拉长过的白色卫衣。
                                “......”
                                “我很快就想到了之前把切尔诺博格闹得天翻地覆的整合运动,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我也没有下令逮捕他们。”
                                “说不定能钓上什么大鱼么?”
                                博士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正是。”
                                局长则短暂地笑了笑,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严肃的神情。
                                “我的探子们确实发现了点事情——他们去了西城区,接触了其他的整合运动,还有他们的头目。”
                                “......是哪一位?有记录下他的外貌特征吗?”
                                罗德岛的反应意外的平淡,只是阿米娅这么追问了一句,让局长感到有些疑惑——他本以为可以看到对方露出更精彩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这家伙。”
                                说着,局长翻转手腕,展现出手上的一张照片。
                                银发金瞳的女子,正对拍摄照片的人微笑着。
                                “她说自己的名字叫做,巴。”


                                回复
                                20楼2019-06-10 19:02
                                  手伤了,码字不能,暂时鸽了,预计两周后恢复更新


                                  回复
                                  21楼2019-06-30 17:1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12 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