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魔法的错误用法吧 关注:4,449贴子:2,603

治愈魔法的錯誤使用方法 台版第四卷錄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大佬有資源給我發了圖片就來錄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07 22: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07 22:24
      先說一下我手動打字錄入可能用點慢,插畫都是照片,有就發,沒有就不發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07 22:24


        回复(4)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07 22:24
          好吧圖片我真的努力過了


          回复
          5楼2019-05-07 22:34
            第一話 我們的旅行將繼續下去!!之卷
            為了轉交國王書信,我們來到魔導都市·路克維斯。
            我在這裡遇見一名少年治愈魔法使·納克,他一直被米娜虐待,而為了讓他變強,我便將在救命團時羅絲的訓練方法套用在他身上。
            納克憑著努力與骨氣戰勝米娜後,決定和我一樣,走上成為救命團團員的道路。
            之後,我在路克維斯與納克、犬上學姊、一樹以及威爾斯小姐分道揚鑣,並繼續送信,前往下一個國家——祈願之國·薩馬利亞。
            「唉……」
            離開路克維斯後過了三天。
            旅途十分順利,但我心中卻充滿不安。
            放在揹著的行李中的書信存在,重重壓在我的心上。
            「您很擔心嗎?」
            亞爾格先生在前方牽著馬匹,此時回頭望著嘆氣的我。
            聽到他的問題,我點了點頭,回答到:
            「老實說我還滿擔心的。」
            這是一趟為了轉交書信,通知各國魔王軍所帶來的威脅,並試圖取得他們協助的旅行。
            林格爾王國在歷經兩次與魔王軍的交手經驗後,將轉交書信的重責大任,交給身為戰爭中心人物的兩位勇者——一樹與犬上學姊,以及身為救命團團員的我身上。
            而我們在前幾天成功取得了魔導都市·路克維斯的協助。
            「祈願之國·薩馬利亞……嗎?」
            那就是我們下一個目的地,也是我首次需要獨立轉交書信的國家。
            這次我身邊並沒有犬上學姊與一樹,只是一直待在身旁的不在而已,便令我感到如此憂心忡忡,代表這兩人在我心中占了很大的分量。
            「兔里大人身邊還有我們在啊。」
            我悶悶不樂地走著時,亞爾格突然這麼對我說。
            我一抬起頭,他那值得依靠的背影便映入眼簾。
            「一個人能做到的事情有限,但是攜手合作、互相幫助的話,便能度過大部分難關。」
            「……謝謝你,亞爾格先生。」
            沒有錯,我並非獨自一人。
            獸人天瑚、騎士亞爾格,以及我的好搭檔布魯林也在一起。
            賦予我的使命雖然至關重要,但是若與值得信賴的夥伴齊肩並進,便覺得能順利完成。
            「不過,到了轉交書信的時候,或許會很緊張啊……」
            我想起謹慎收在行李中的書信,不禁嘆了一口氣。
            雖然對嶄新的旅程感到興奮,但是我並沒有樂觀到忘記使命。
            「哈哈哈,放心吧。」
            亞爾格回頭望著我,這麼為我打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5-07 23:18
              「那些懂得禮法的人看到我,一定會覺得很不像樣的。」
              「是這樣的嗎?我倒覺得兔里大人很擅長應對身分地位高的人啊。」
              「擅長應對身分地位高的人……?」
              「只要稍微注意一下這部分,就沒有什麼問題了,畢竟並非所有人都要求要有完美禮儀啊。」
              我腦中浮現出羅絲的身影。
              在她底下的話,自然會學習到如何應對身分比自己高的人……或許該說是應對猛獸的方法。
              「她的確是身分地位比我高的人呢……」
              她是我的上司,年紀也比我大。
              羅絲身為我師傅,我對她可是抱著又敬又怕的心情。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想象平常和團長對話的感覺就可以了嗎?」
              「唔、嗯,如果能不口出惡言的話,我想就沒有問題了。」
              亞爾格先生似乎認為我與羅絲的對話中,充斥著不雅發言呢。
              ……雖然說也並非沒有錯啦,嗯。
              「說到羅絲……」
              不知道救命團的大家現在好不好呢?
              他們應該依然努力進行著訓練,菲魯姆差不多也習慣救命團的人了吧?
              那些壞人臉們應該還是老樣子,想象著被他們弄得七葷八素的菲魯姆,我便不禁莞爾。
              「兔里,你好像很開心呢。」
              天瑚出聲叫了想著救命團的我。
              「嗯?我很開心……嗎?」
              老實說,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露出那樣的表情。
              不過,一想到羅絲、壞人臉們與菲魯姆,我便會自然露出笑容。
              這麼一想,我果然還是喜歡那裡的啊……
              「天瑚現在很開心嗎?」
              「欸?」
              聽見我脫口而出的問題,天瑚不禁愣了一下。
              我見她露出疑惑的神情後 便自覺失言。
              天瑚的媽媽現在也依然臥病在床,這種時候怎麼會覺得開心呢,自己說出這麼不經大腦的話,令我不禁覺得羞恥。
              「對不起,你忘記我剛剛說的話吧。」
              「……很開心唷。」
              天瑚小聲低喃道。
              聞言,我不禁轉向她。
              「有布魯林,有亞爾格先生……也有兔里在,我並非孤獨一人,這對現在的我而言,可是比什麼都還來得開心的唷。」
              她也太乖巧了,害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女孩和學姐不一樣,非常天真無邪啊!
              雖然覺得仿佛聽見學姊說「喂,兔里!?」,但是應該是我的幻聽吧,我們數天前已經在路克維斯與犬上學姊道別了。
              「咕嘎。」
              「嗯?布魯林,怎麼了?」
              驀地,從後方接近的布魯林用前腳拍打我的腳。
              「嘎——」
              「……」
              雖然說我多少有察覺到牠想要什麼,但是剛剛才給牠吃過飯啊。
              「……天瑚,這傢伙到底想說什麼啊?」
              「嗯,我想大概是肚子餓了吧。」
              「嘎——」
              布魯林露出[妳猜中了!]的表情,充滿活力地點著頭。
              這傢伙真的是個愛吃鬼呢。我總是很擔心糧食會被牠偷吃掉。
              正當我對這悠哉的搭檔感到無奈時,從前方突然飛來一個東西,我立刻用手接住。
              「蘋果?亞爾格先生,這是……」
              「我們才剛開始旅行呢,這是特別給的點心喔。」
              亞爾格爽朗一笑。
              善解人意又能臨機應變——
              我發現他嶄新的一面,也隨著他一起露出笑容,並將蘋果餵給布魯林。
              布魯林開心啃著蘋果的畫面還真令人目瞪口呆呢。
              「唉。」
              「呵呵,兔里其實對布魯林很沒轍呢。」
              我確實太寵布魯林了。
              得在之後的旅程中對牠愈來愈嚴格,或是慢慢減少給牠吃的量,就這麼做吧。
              但是現在先享受這一段閒適愜意的旅途。
              我們等著布魯林吃完蘋果後,再度往前進。
              「之後的旅程都能平安無事就好了。」
              「嗯,是啊。」
              這是一段與危險紛爭無緣的旅程。
              我將手放在懷中學姊所給的護身符上,祈禱著這次旅程能平安無事地結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7 23:19
                第一話結束手機碼字很累,明天再發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07 23:19
                  可以扫图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5-08 03:25
                    第二話 天瑚所預見的未來!!之卷
                    我討厭自己所擁有的魔法。
                    討厭能看到未來的自己。
                    也討厭授予我這份力量的神。
                    但是 我唯一感謝神的就是——
                    這個令人嫌惡的魔法,將我與他的「命運」締結在了一起。

                    醒來時,我站在一個昏暗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寬敞房間中。
                    腳下是昂貴的地毯。
                    頭上是吊燈。
                    環顧四周,可以見到四處散落著瓦礫,原本應該是窗戶的地方只剩下幾個大洞,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一片漆黑。
                    我心中並沒有湧上「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疑問。
                    我為了不漏看眼前任何狀況而死命集中精神,於是在目前所待的房間中央,見到了兔里與亞爾格先生的身影。
                    亞爾格先生看起來非常疲累,他倚著劍望著兔里。
                    兔里則背對我站著,不知道在和誰說話。
                    『真是個傻瓜。』
                    『……』
                    『如果後悔的話,為什麼沒有更早發現呢?明明已經擁有想要的東西了,卻打算放棄它,這難道不是你自己想這麼做的嗎?』
                    他在和誰說話呢?
                    從我站著的地方,看不見兔里講話的對象。
                    兔里已遍體鱗傷。
                    他所穿著的團服雖然沒有破損,但是卻沾滿煤灰,顯得非常骯髒。
                    他的臉上從太陽穴至下巴有著血痕,似乎是歷經了一場激戰。
                    『——』
                    兔里在說了什麼之後,便走進眼前的某個人身邊,接著蹲了下來。
                    我能稍微看到兔里前面的人。
                    因為四周一片黑暗所以使我無法清楚看到對方的臉,但是在那短短一瞬間,能見到對方扭曲嘴角,露出銳利的尖牙。此時,我的視野劇烈搖晃。
                    『兔里!快躲開!!』
                    我大喊著,並試圖奔向前方。
                    同時,那個靠著墻壁的人,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一把類似短劍的東西,刺向兔里。
                    『竟然!?』
                    從背後看不到他是否被刺中。
                    但是我卻見到兔里的腳邊滴滴答答地淌落著鮮血。
                    下一瞬間,我的視野變得模糊。
                    眼前景象與我漸行漸遠,宛如即將陷入沉睡似的。我不禁伸出手來,但是卻已經來到即使伸手也無法碰觸的距離之外。
                    想看到更多!
                    兔里怎麼了?
                    他受傷了嗎?
                    他不要緊吧?
                    他還活著對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08 11: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08 11:49
                        我又要……再次變成孤零零一個人嗎……?
                        我不要再獨自一人……
                        令人膽寒的想象在我腦中瘋狂打轉,我不禁愈來愈害怕。
                        我的夢總是像這樣,無視我的意志,只讓我看到一些畫面後便擅自結束,並不會映出之前或是之後的畫面。

                        若是兔里不在的話,我或許會再也振作不起來。
                        他如果只是一般都治愈魔法使,我還不會這麼想。
                        我在和兔里一起旅行時深深感受到了——
                        與他在一起時的安心以及不須偽裝自己、能敞開胸懷真心交流的幸福。
                        與他在一起時,我就不會覺得不安。
                        也一點兒都不會感到過去獨自一人時所感到的寂寞。
                        我深深感受到這是多麼美妙又多麼幸福的事。
                        我不想再放開這份幸福。
                        但是?但是……我為什麼會見到他被刺中的未來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不會預知魔法。
                        因為預知魔法,所以媽媽再也醒不過來了。
                        不過,因為有預知魔法,所以我才能與兔里相遇。
                        夾在不願承認的現實與未來之際,我陷入了苦惱之中。
                        自己只是能看見未來,卻無法改變,讓我不禁感到十分不甘……
                        媽媽是否也曾抱持著這樣的心情呢?
                        不得不堅強面對無法抗拒的現實與無法避免的未來……
                        不得不屈服毫無道理可言的命運……
                        *************
                        「欸?妳夢到我被刺中?」
                        「嗯。」
                        在離開路克維斯後過了一週,天瑚一大早便臉色鐵青地道出預知到的未來。這足以令之後的旅途充滿不安啊。
                        「被刺中……被妳嗎?」
                        「我才不會對兔里做那種事呢……還是說你覺得會呢?」
                        「我怎麼會那樣想呢!?」
                        見天瑚冷冷地盯著我看,我趕緊慌忙否定,並思忖著剛才她所說的預知內容。
                        天瑚的預知內容一定會實現。
                        她自己不親自出手的話,未來便絕對不會改變。
                        像當初她催促我協助迴避王國毀滅的未來時一樣,除了特殊狀況外,未來是無法改變的。
                        「天瑚大人,這是真的嗎?」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是不會是很久以後的事。」
                        聽見牽著馬的亞爾格先生這麼一問,天瑚回答道。
                        「被刺中哪裡呢?」
                        「……不知道,但是我想是肚子附近。」
                        被短劍刺中腹部啊。
                        「感覺很痛呢……」
                        「……嗯。」
                        「……」
                        「……欸,你的感想只有這樣嗎?」
                        「欸?」
                        畢竟只是肚子被刺而已,事到如今已經不會令我覺得害怕了啊。
                        我在林格爾的森林與巨蛇搏鬥時,曾有過更慘痛的經驗,而即使被刺中,也不過是被短劍刺中,沒有被刺中要害的話,便能立刻治療好並加以反擊。
                        老實說,團長的拳頭還比較痛。
                        「不、不不不不不不,要是劍上塗有劇毒怎麼辦!」
                        「用治愈魔法就能治好了啊……」
                        我在跟那條蛇纏鬥時也體驗過中毒了,不會有問題的啦。
                        「也有流血啊……」
                        「大概多少?」
                        「……一點點。」
                        一點點的話就跟擦傷一樣了啊。
                        「那就沒有問題了。」
                        「……」
                        「等等,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啊。」
                        被人用「這人在說什麼瘋話啊」的眼神看著真讓人吃不消。
                        「兔里大人,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呢。天瑚大人所說的狀況,表示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會被捲進什麼麻煩裡啊。」
                        聽到在一旁聆聽我們對話的亞爾格先生這麼說,我點點頭,說道…
                        「是呢……天瑚,不能像那時候一樣改變預知嗎?」
                        我詢問天瑚,她卻朝我搖了搖頭。
                        那就表示我無論如何都會被短劍刺中了呢。
                        「要趁現在鍛煉腹肌嗎?不對,在被刺中前打斷它?那乾脆痛扁一頓要刺我的人不是更快?天瑚,妳覺得呢?」
                        「就說這是已經確定的未來了啊,為什麼還想要顛覆它啊……」
                        即使這是確定的未來,我還是想盡可能去做些什麼啊。
                        儘管徒勞無功,也總比什麼都不做,事後後悔來得好。
                        「總之就是訓練了。布魯林,你也要做嗎?」
                        「嘎!?」
                        「這樣啊,你也想一起做啊。」
                        真不愧是我的搭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8 11:50
                          第二話還沒完,晚上再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08 11:51
                            你真拼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08 12:18
                              布魯林因為能和我一起訓練所以顯得很開心,邊走邊毆打我的腿,我則笑著看向天瑚。
                              「呣呣呣……」
                              「怎、怎麼了,兔里?」
                              我從以前就認為……天瑚似乎太瘦了,想到這之後的旅程,趁現在鍛煉身體比較好。
                              「天瑚也一起吧。增加肌肉的話,在緊要關頭時可是能派上用場的喔。」
                              「欸,我才不要。」
                              沒想到她會這麼嫌惡。
                              見到天瑚擺出明顯拒絕的模樣並與我拉開距離,使我收到不小的打擊。
                              而布魯林依然毆打著我的腿。
                              亞爾格先生則溫柔地笑著看我們的互動。
                              雖然說有令人不安的預知,但是我們的旅程依舊和平地往前進。

                              ******

                              晚上,我們在路邊圍著火堆休息。
                              天色變黑之後,便只剩月光可以倚靠,魔物活動狀況也會變得頻繁。
                              睡覺時,為了可以隨時應付魔物襲擊,由我與亞爾格先生輪班看顧火堆。
                              但我現在還不想睡,所以與亞爾格先生閒話家常中。
                              天瑚靠在橫躺著的布魯林身上,發出細微鼻息聲。
                              「亞爾格先生,我們還沒有到薩馬利亞嗎?」
                              亞爾格先生正在添加枯枝到火堆,我便向他詢問下一個目的地·薩馬利亞的事。
                              「還有一大段距離呢。」
                              雖然本來就知道那並非一週便可以抵達的地方,但是果然還很遠呢。
                              這世界沒有汽車與新幹線,理所當然地需要花上許多時間,才能前往遠方的國家,但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
                              「食物少了許多呢……」
                              「是啊,得快點想個辦法解決。」
                              聞言,我對從包包中取出地圖查看的亞爾格先生點了點頭。
                              對正在旅行的我們而言,食物是必需品。
                              「要是陷入沒有食物的慘況,就由我和布魯林去抓魚或動物回來吧。」
                              「嘎。」
                              「別覺得麻煩啊,就因為你一直猛吃,我們才很頭疼的啊。」
                              「哈哈哈,那到時候我也一起去吧,老實說我對狩獵還滿有自信的。」
                              本來在看著地圖的亞爾格先生爽朗地笑著說。
                              他真的什麼都會啊,真是可靠。
                              「不過,唔……」
                              亞爾格先生望著地圖低聲咕噥道。
                              「怎麼了嗎?」
                              「我聽說過這村子附近有個詭異的傳聞。」
                              「詭異的傳聞?」
                              並非村莊本身,而是那附近?
                              我感到在意並出聲詢問後,亞爾格先生就露出格外正經的表情說道:
                              「據說一些身手了得的騎士、冒險者或盜賊之類的,都在這村子附近斷了音訊。」
                              「這不是詭異,而是危險吧……?」
                              斷了音訊聽起來相當糟糕啊。
                              在我原本的世界就叫做神隱吧?(編註:原文為「神隱し」,意即被神怪藏起來。)
                              異世界召喚雖然也是類似的東西,但是在這世界,行蹤不明的背後可能有很多原因——被盜賊抓了、遭魔物襲擊,或是從懸崖上掉了下去……
                              「不過幾個月後……再久也是大概幾年之後,他們便會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再度出現。」
                              「這是什麼意思,他們都還好嗎?」
                              失蹤期間他們到底都在哪裡,又做了些什麼呢?
                              「我知道的也僅限於謠言,據說他們都失去了失蹤期間的記憶。」
                              「失去……記憶?」
                              「雖然有各種各樣的推測,像是他們穿越時空了、被人奪走記憶了之類的,但是卻沒有人知道真相為何。」
                              「若是某人施展了稀有魔法之類的,就不管什麼原因都有可能呢。」
                              「是呢……」
                              這世界之中存在著魔法這個超越常理的現象,所以也無法斷定絕無可能。
                              「……」
                              老實說,我很害怕這類話題。
                              或者該說我很害怕妖怪等等的恐怖故事。
                              而亞爾格先生似乎注意到我的臉色不佳,於是露出一個能令人安心的溫暖微笑。
                              「這幾年都還沒有聽到有人失蹤的傳聞,所以我想是沒有問題的,而且我認為那是商人或是盜賊之類的人基於好玩,才散布的傳聞啦。」
                              「這、這樣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08 21:45
                                太好了,如果單純是傳聞的話就不要緊了吧。
                                雖然也想象過「我們在經過時遭到神隱了~」這樣的情況,但是若只是傳聞便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奇幻世界不需要恐怖橋段,也不可以有。
                                話說妖怪之類的東西根本都是無稽之談……唔!
                                「咕……」
                                昏昏欲睡的布魯林發出低嚎聲,並望向草叢。
                                「……亞爾格先生。」
                                「嗯。」
                                我向抓起放在身旁長劍的亞爾格先生使了眼色後,便站了起來。
                                有什麼東西藏在布魯林注視著的草叢之中。
                                是魔物嗎?還是打算趁我們睡覺時候偷襲的不法之徒?
                                無論如何,從對方決定偷偷摸摸地窺伺著我們時,便表示他並不打算與我們友好相。
                                我將還在夢鄉的天瑚交給布魯林,與手放在劍柄上的亞爾格先生緩緩接近草叢。
                                「……」
                                一發現對方便用治療拳痛扁他。
                                若對方沒有敵意,事後再跟他道歉。
                                如果是魔物的話,就毫不客氣地揍昏後,丟在原地不管。
                                要是幽靈的話 就扛著大家逃走。
                                我在拳頭上凝聚著治愈魔法,走在前方,伸手探向草叢,並發出沙沙聲。
                                「咕、咕……唔!!」
                                「哇啊!?」
                                驟地,從草叢中飛出一個黑色的物體。
                                我驚訝地收起拳頭,瞇著眼睛望著高高飛走的物體。
                                「貓頭鷹……?」
                                牠有著巨大的翅膀與圓滾滾的黑影。黑色貓頭鷹發出略為高亢的叫聲,消失於森林之中。
                                亞爾格先生與我一起望著貓頭鷹,並放下壓在劍柄上的手,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看來我們似乎太緊張了點呢。」
                                「是呢。」
                                如亞爾格先生所言,我們似乎太緊張了,心情再更從容一點應該會更好。
                                「……話說回來,貓頭鷹的叫聲是那樣的嗎?」
                                而且為什麼從草叢裡朝我飛過來呢?
                                雖然不瞭解貓頭鷹的叫聲與習性,但是我卻不禁這麼想,於是沒由來地頂著貓頭鷹消失身影的漆黑森林。

                                ******

                                隔天,我們一如往常地旅行著。
                                亞爾格先生在後方不遠處牽著馬,在他前面的則是我、天瑚與布魯林,排成一列走著。
                                一如往常的旅程——
                                正當我想著這樣的日子會持續下去時,今天卻不太一樣。
                                「……!」
                                天瑚驀地將手放在耳邊。
                                「天瑚大人?」
                                「天瑚,怎麼了?」
                                她用那雙聽覺比人類優秀的獸人耳朵聽到什麼了嗎?
                                心中在意的我也將手放在耳邊,試圖屏息凝神地聆聽遠方的聲響。
                                『……救……』
                                ……女孩子的聲音?
                                聽覺不如獸人那麼敏銳的我雖然聽不太清楚,但確實能聽見某人的叫喊。
                                我停下腳步更加專注聆聽時,響起一陣與樹葉響聲不同的聲音。
                                『誰來救救我!』
                                那是少女求助的悲鳴。
                                「兔里!」
                                「我知道!!」
                                聽見少女的悲鳴時,我便同時奔了出去。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是得快點趕去才行。
                                「亞爾格先生,我先過去了!」
                                「請多加小心!」
                                大家一起行動的話,趕到時或許為時已晚,所以由腳程快的我先過去救人。
                                我全速奔馳在受樹木包圍的緩斜坡上,發現前方有數道人影。
                                「是誰!」
                                我瞇著眼睛仔細一看,發現一名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少女,被一群穿著破衣的人包圍著。
                                「找到了!!」
                                她似乎還沒有受到傷害。
                                不過,包圍在少女身邊的人似乎馬上就要攻擊她了。
                                而且,奇怪的是他們的皮膚都蒼白得令人感受不到生氣,無論怎麼看都不是正常人。
                                「快趴下!!」
                                我朝著發現我後正打算求援的少女大喊一聲,接著便用掌心凝聚出魔力彈,用力朝那群人投擲。
                                筆直飛去的魔力彈直接砸中包圍少女的男子,並往旁炸飛了兩個人。
                                「欸、咦、飛走了!?呀!?」
                                我來到目瞪口呆的少女身邊,抱著她迅速往後方退下。
                                總之,先確認她是否毫發無傷。
                                「妳還好嗎!?有受傷嗎!?」
                                「欸!?剛剛……發生了……」
                                少女杏眼圓睜,抬頭望著我。
                                她有著一頭及肩的褐色短髮,搭配上美麗的琥珀色眼珠,而雙眼因為害怕,所以略帶濕潤。當我見到她眼睛時,不禁屏住了氣息。
                                「……」
                                我竟然看傻了眼。
                                咦?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
                                「不對、不對。」
                                我根本就不是那種會對初次見面的女孩一見鐘情的人啊。
                                因為身邊都是充滿個人特色的女性,所以我對普通女孩比較沒有抵抗力嗎?
                                我揮去腦中奇怪的想法,將少女放到地面上。
                                「我的同伴馬上就來了,妳就躲在我後面吧,我來對付他們。」
                                「好、好的。」
                                問題是眼前這群人。
                                從打扮行頭看起來,他們並非盜賊,也不是魔物。
                                他們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雙手無力垂下,而從劉海間隙可以見到一雙雙狠盯著我們看、毫無生氣的眼睛。
                                「你們為什麼要攻擊這女孩?」
                                「「「……」」」
                                即使嘗試對話也被對方忽略。
                                而剛被治愈魔法彈轟飛的傢伙,現在也不痛不癢似地站了起來,窺伺著我們。
                                總之先嚇唬嚇唬他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09 11:28
                                  「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為什麼要攻擊這女孩……」
                                  現在的我是超級虐待狂,是個沒血沒淚的魔鬼。
                                  我催眠著自己,將劉海爬梳向上,惡狠狠地瞪視著眼前這群人。
                                  「這些人是……」
                                  「你們再靠近一步的話,就扯斷你們的手。」
                                  「欸?」
                                  「如果不想吃苦頭的話,就說出襲擊這女孩的原因,要是有人敢鬼鬼祟祟——就給我記住了,你們這群人渣,我會讓你們親身體會一下這世上有比死還恐怖的事。」
                                  若是羅絲的話,應該會講到這種程度吧。
                                  不對,或許會說出更令人寒毛直豎的話。
                                  「我、我說……」
                                  「嗯?妳說啥……」
                                  「沒、沒沒沒沒沒沒事!對不起!」
                                  我一回頭,少女便一臉慘白地用力搖著頭。
                                  我似乎沒有嚇唬到眼前的人,反而嚇到我身後的少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5-09 11: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5-09 11:29
                                      眼前的人不只沒有因為我的威脅而感到害怕,甚至還不斷接近我們。
                                      「只能開打了嗎?你先退下!!」
                                      我讓手忙腳亂的少女退到後方,在拳頭凝聚治愈魔法。
                                      「唔嘎啊啊啊!!」
                                      「別怪我喔!!」
                                      我抓住發出噁心低吼並朝我逼近的變態的手,用凝聚著治愈魔法的拳頭全力毆打他的肚子。
                                      「哼!」
                                      拳頭順勢往前揮出,將男子打飛五公尺遠。
                                      男子跌倒在地面上並不斷滾動,而後癱軟著身子,顯得十分安靜。我望著他,緩緩地收回伸出的拳頭。
                                      怎樣?雖然這一拳已經手下留情,但是應該也能讓對方昏倒。
                                      「怎、怎麼回事……」
                                      我身後的少女顯得十分慌張窘迫,是震驚於我拳頭的威力嗎?
                                      我對自己漸漸習慣這樣的反應而感到可悲,並再度望向被我揍飛的男子。
                                      「很硬呢……」
                                      他是在衣服下面藏了鐵板嗎?
                                      雖然這麼說或許不妥,但是我卻不覺得自己有打到人。
                                      即使覺得揮拳的手感不太對勁,我依然望向剩下的黨羽。正當此時,那名被我揍飛的男子慢條斯理地站了起來,令我目瞪口呆。
                                      「站起來了……真是強壯啊,欸!?」
                                      他的腹部凹陷下去了!?
                                      為什麼?我應該沒有打得那麼大力啊?而且我的治愈魔法不可能無效。
                                      不對,話說回來他為什麼能站起來!?
                                      「「「唔嘎啊啊啊!!」」」
                                      「唔……」
                                      這群原本直立不動的詭異變態們,忽然成群朝我攻來。
                                      我陷入一片混亂,揮出凝聚治愈魔法的拳頭加以應對,但是他們一個個都非常堅硬。
                                      「就像在打樹幹一樣!」
                                      魔法對他們沒有效嗎?他們不是人類,而是會令魔法無效的生物嗎?
                                      「治癒拳竟然沒有用!?」
                                      「嗚呀啊啊啊!?」
                                      我大感震驚,同時用治癒拳將朝我襲來的男子毆飛。
                                      沒想到我的招式竟然以這種形式被破解……
                                      治癒魔法無效,而且也無法打暈他們。
                                      「我……」
                                      「嗚咕!?」
                                      我使出一記迴旋踢一口氣踢飛兩人,並抓住從旁襲擊我的一名男子,順著迴旋踢旋轉的勁勢,將他轉了一圈後摔倒在地上。
                                      「到底該怎麼辦……」
                                      「啊嘎!?」
                                      我一放開抓住的手臂時,便用手掌凝聚的魔力彈,砸向試圖從背後偷襲我的另一個人的臉。
                                      新招·治愈矇眼彈。
                                      透過治癒魔法彈溫柔地攻擊敵人雙眼,藉此遮蔽對方的視線,並趁其後仰時,使出拳頭,將對方壓制到附近的樹木上
                                      然而,撞到樹上所產生的傷口並沒有流血,而且治癒魔法似乎也並沒有使對方痊癒。
                                      「治癒魔法沒有效果……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看著對方拖著手腳緩緩起身,不解地歪著頭思考。
                                      真沒想到治癒拳竟然這麼容易便被破解了。
                                      他們是特殊的種族嗎?而無論如何,都不改他們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實。
                                      「直接毆打他們不就好了!?兔里你是笨蛋嗎!?」
                                      「話是這樣說沒有錯啦……」
                                      「嗚呀啊啊!?」
                                      我回覆氣喘吁吁吐槽我的天瑚,並用手刀劈落撲向我的人。
                                      「算了,我也不是特別執著在治癒拳上啦,還有很多攻擊手段。」
                                      治癒拳只是「以最終結果而言不打傷對方的招式」罷了,所以若是不需要太為對方操心,那就壓制或是打倒對方便行了。
                                      「兔里大人,您這做的還真是過火了呢。」
                                      「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
                                      聽見抵達現場的亞爾格先生困擾的嗓音,我不禁安心的吁了一口氣。
                                      交手後我得知一件事,那便是他們雖然腕力很強,但是動作卻很緩慢。
                                      與魔族、人類都不太一同,宛如欲緊緊咬住眼前獵物的猛獸。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兔里大人的治癒魔法對他們無效,而且還滿身瘡痍,我雖然也是第一次見到,但他們恐怕是……」
                                      即使攻擊這群詭異的人,他們也不會流血,而且無論幾次都會站起來。
                                      亞爾格先生緊盯著他們,說出一個揭曉謎底的名字:
                                      「殭屍。」
                                      這名字在原本我的世界中,就某種意義而言,是頗具盛名的怪物呢。
                                      「殭屍啊……」
                                      「死亡之後依舊可以持續活動的屍體。牠們是一種無論受到任何傷害都能繼續行動,動作雖然緩慢但卻擁有超越人類腕力的魔物。」
                                      並非人類,而是魔物嗎?
                                      我稍微瞭解這世界的殭屍了。
                                      雖然只是書本上的知識,但是殭屍是由某種特殊魔物喚醒已死之人,並將其當作傀儡操縱的一種魔物。即使被抓傷或咬傷也不會變成殭屍,這是與原本世界不同之處。
                                      「牠們如果只是殭屍的話,那就表示在某處有個正在操縱牠們的人嘍?」
                                      「恐怕是這樣的呢。」
                                      如此一來,治癒魔法之所以無效也都合情合理了。
                                      因為殭屍的肉體已經死透了,所以只對活體有用的治癒魔法才會失效。
                                      那麼,就不需要再施展治癒魔法了。
                                      「對牠們有效的攻擊手段,是一樹大人的光魔法等具有神聖力量的攻擊,還有……」
                                      亞爾格先生走到我身前一拔出劍,劍刃便施展出火焰斬擊,直接命中眼前的殭屍,並熊熊燃燒起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5-09 21:45
                                        那是火屬性魔法,在劍尖凝聚魔力火焰,並在拔刀之時同步射出……
                                        好、好帥啊。
                                        該怎麼說呢,這就叫瀟灑拔刀術吧。
                                        正當我對亞爾格先生的招式默默感到讚歎時,被火焰攻擊的殭屍與牠周遭的殭屍的臉,紛紛從面無表情轉為恐懼戰慄,並呻吟了起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牠們很怕火,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麻煩你了。」
                                        亞爾格先生所施展的火焰,令殭屍們害怕得四處逃竄。
                                        因為是殭屍所以很怕火嗎?的確,牠們的觸感就像枯木一樣,所以很容易燃燒起來吧?
                                        「天瑚 那女孩不要緊嗎?」
                                        「嗯……我想她沒有受傷。」
                                        我請帶著連帽的天瑚確認女孩的安危。
                                        從天瑚身後走出的女孩一見到我後,便奮力低下頭。
                                        「謝謝您在我危急時救了我……啊,我、我叫涅雅!欸,那個……非常感謝您!!」
                                        「嗯、嗯……」
                                        因為殭屍消失所以沒有那麼恐懼了吧,少女·涅雅露出炫目笑容。
                                        見到她那過於耀眼的笑容,令我不禁別開視線。
                                        不知道為什麼——
                                        但是一見到她那雙琥珀色的眼眸,便讓我有種心會被吸走的錯覺。

                                        「妳是住在附近村子的人嗎?」
                                        「是的。」
                                        涅雅小姐是住在附近村莊的少女,她在離開村莊尋找藥草時不幸遇到殭屍,並陷入剛才的困境。
                                        而她說想要回報我們拯救她的恩情,便帶領我們去她的村莊。
                                        「不過,這還真是意外……」
                                        這少女竟然不害怕身為魔物的布魯林。
                                        路克維斯的學生一見到布魯林,便會嚇到連我都覺得傻眼的程度,但是涅雅小姐看起來卻完全不害怕,甚至還露出微笑。
                                        她膽子大到都敢獨自一人到村外了,或許出乎意料的很有膽識。
                                        「兔里先生會很厲害的魔法呢。」
                                        「嗯?厲害的魔法……?」
                                        「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能輕鬆地打飛殭屍,甚至可以那麼快速地投出魔力彈呢。那是強化身體的魔法嗎?還是用風屬性魔法提升了速度呢?不,難不成是罕見的重力屬性魔法嗎?」
                                        她這講法似乎拐彎抹角地在暗示我超越常人啊。
                                        「呵呵……」
                                        天瑚剛剛笑了?
                                        我瞪著用戴在頭上的連帽遮住臉的天瑚,並對雙眼透出燦爛光芒的涅雅小姐,露出一個僵硬尷尬的微笑。
                                        她那流露出純真無邪的笑容對我這心靈受污染的人而已,實在是過於耀眼啊……!
                                        「不、不是的,那個,我其實是治癒魔法使。」
                                        「欸?治癒、魔法使……但是治癒魔法不是一種治療人傷痛的魔法嗎……」
                                        「所以說剛才幾乎都是用格鬥解決的,沒有什麼用到魔法呢。」
                                        她應該是沒有想到我所使用的魔法,是人稱除了治療以外毫無作用的治癒魔法。
                                        「也、也就是說……剛剛那是……」
                                        「全部都是不靠魔法的肉搏戰……你會驚訝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兔里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治癒魔法使呢。」
                                        我要忍耐啊,現在還在涅雅前面呢……
                                        待會兒再處置天瑚……
                                        「哈哈哈,如天瑚大人所說,兔里大人是用一種超乎常理的方法使用魔法呢。但是事實上也多虧有他,才拯救了許多生命。」
                                        涅雅小姐聽見亞爾格先生時機絕妙的讚譽而回過神,因為自己似乎顯露出失禮的態度,而倏地轉向我說道:
                                        「不是的!我只是嚇了一跳而已!絕對不是在嘲笑兔里先生,不是那樣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09 22:38
                                          「嗯、嗯嗯,我沒有在意喔。」
                                          見到涅雅小姐一臉嚴肅地逼近我,我便有所動搖地回覆了她。
                                          這女孩果然與至今為止遇到的女性都不同。
                                          並非像犬上學姊那樣充滿好奇心,也沒有跟烏露露一樣活潑開朗。
                                          硬要說的話,會令人聯想到被丟棄的小狗。
                                          「等等,太近了、太近了!」
                                          「!抱、抱歉……」
                                          涅雅小姐發現她靠近到可以感到彼此鼻息的距離內,便滿臉通紅地往後退。
                                          而我也感覺臉上一陣熱燙。
                                          喂喂喂,這莫非就是……戀——
                                          「哼!」
                                          「嗚喔!?天瑚,你幹嘛啦!!」
                                          驀地,天瑚朝我的小腿使出一招紮實的足刀踢攻擊。
                                          怎麼了?你是進入叛逆期了嗎?
                                          「……兔里將來會被女人欺騙的,絕對。」
                                          「啥!?」
                                          那是什麼話啊!?若是被別人那樣說,我也只會一笑置之,但是被能見到未來的妳這麼一說,我可是會非常擔心的啊!?
                                          「一臉色瞇瞇的樣子,真令人看不下去。」
                                          「等等,比起那個,我以後會被欺騙的事到底是不是預知啊……」
                                          「別悶不吭聲啊……」
                                          涅雅小姐見到我與天瑚的互動後,似乎放鬆了下來,她露出靦腆微笑說到:
                                          「真是的,因為許久沒有見到村外的人,所以我或許顯得有點興奮呢。」
                                          「這就表示沒有人會造訪你們的村子嗎?」
                                          「……是的。」
                                          聽見亞爾格先生的問題後,涅雅小姐臉上出現幾許陰霾。
                                          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一直噤聲不語的涅雅小姐終於開口:
                                          「自從殭屍出沒在這附近後,我們便不堪其擾呢。」
                                          的確,任誰都不會想靠近有那些噁心傢伙在附近閒晃的村落。
                                          連商人都不會接近了,所以生活應該變得比以往困難艱辛才對。
                                          仔細想想在見到一個普通女孩獨自一人來採藥草時,我便應該察覺到了。
                                          「為什麼殭屍會在這裡出沒呢?妳知道理由嗎?」
                                          「……不,我也不太清楚。」
                                          不知道理由啊。
                                          畢竟,若清楚在此地製造殭屍的元兇,便有計可施了。
                                          「啊,我們到了喔!」
                                          我聽見面向前方的涅雅小姐的話語後,回過神來。
                                          我望向前方,見到一個排列著些許陳舊民宅的村落入口。
                                          這比我所預想的還要大上一些,像是原本世界中的鄉野農村的感覺。
                                          「那就是我所誕生的地方——伊爾瓦村。」
                                          涅雅小姐因為終於得以回到村莊,而露出放心的神色。
                                          仔細環顧村莊四周,外墻只用簡單的木柵欄來區分村內與村外,而那脆弱到只要想進入便可輕易進入。
                                          「涅雅!!」
                                          村落方向傳來呼喚涅雅小姐的聲音,以及一名朝我們奔來的年老女性。
                                          當我將視線望向被呼喚的涅雅小姐時,她也跑了過去。
                                          「德朵菈婆婆!!」
                                          「太好了!妳不講一聲就跑到村外去了,害我好擔心啊……」
                                          年老女性溫柔地抱著涅雅小姐。
                                          「對不起,不過……藥草不夠啊……」
                                          「藥不要緊的……再過不久就會讓村裡的年輕人去找的。總之,妳能平安無事地回來真是太好了。後面這些人是誰呢?」
                                          「他們是我被殭屍攻擊時幫助我的人。各位,這是徳朵菈婆婆,是……撫養我長大的養母。」
                                          結束擁抱的涅雅小姐轉向我們,向我們介紹。
                                          徳朵菈婆婆一瞬間朝我們露出懷疑的眼神,但是聽到我們救了涅雅小姐後,臉色便立刻轉為和善,朝我們一鞠躬,並說道:
                                          「謝謝你們救了這孩子。這孩子膽子真的是太大了……到底該怎麼向你們道謝才好……」
                                          「等、等等,徳朵菈婆婆!!在客人面前不要討論我的話題啦!」
                                          徳朵菈婆婆唉聲歎氣地談論起涅雅小姐時,涅雅便滿臉通紅地試圖阻止她。
                                          雖然很在意她剛剛說的「養母」是什麼意思,但是見到兩人的互動之後,便覺得也沒有什麼好在意的了。
                                          「不,我們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罷了。」
                                          啊,我剛剛講的這句話有種非常老套的感覺啊。
                                          話說回來,我竟然能自然地說出這種在現實世界中很想說說看的台詞,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總、總之先進到村子吧,有話等那之後再說!」
                                          「那倒也是,三位和……馬兒跟小藍灰熊?這兩隻應該讓牠們移動到村子的馬廄去。」
                                          我們與徳朵菈婆婆、涅雅小姐一同走進村莊之中。
                                          村裡還有許多村民,各自在耕田或照顧著牛馬。
                                          不知道是否甚少有人造訪這裡,所以村民們不斷註視著進到村裡的我們。
                                          「歷經長途旅行,你們看起來累了呢。要不要在這住一晚再走啊?」
                                          「不用了,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而且也不能麻煩您們。」
                                          我們的任務是去各國轉交書信,而且即使是救人的謝禮,也不能打擾到人家。就如亞爾格先生所說,這份好意我們心領了。
                                          然而,聽見亞爾格先生的話語後,徳朵菈婆婆卻緩緩地搖了搖頭。
                                          「能休息的時候就多休息吧。而且你們還有一個這麼小的孩子,比起在關鍵時刻累倒而不知道如何是好,還不如好好地休養生息,在狀態萬全的情況下旅行,這樣還比較好不是嗎?」
                                          「但是……」
                                          「還有啊,你們就接受我這來日不多的老婆婆的好意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10 04:56
                                            徳朵菈婆婆豪爽地笑著,亞爾格先生也只好浮現投降的笑容。
                                            而在她身旁的涅雅小姐也不禁苦笑。
                                            「這麼小的孩子……這麼小的孩子……我都已經十四歲了說……」
                                            天瑚默默地受到了打擊。
                                            畢竟妳身材嬌小到看起來根本就不像十四歲啊。
                                            「呵……」
                                            「……兔里,你剛剛笑了吧?」
                                            「咦,沒有啊,我根本沒有笑啊。」
                                            「……」
                                            天瑚的臉蛋倏地一紅,接著揮下拳頭毆打我的背,這令我感到一陣愉悅。
                                            我無論何時都不會忘記我所受到的屈辱……幾乎啦!
                                            而且會在應當奉還之時全數奉還……但是只限於理應奉還的對象!!
                                            我露出微笑並在內心挖苦她,此時亞爾格先生望向我說道:
                                            「兔里大人,的確如她所說,我們累積了不少旅行的疲倦,今天就麻煩她們了。」
                                            「是呢。」
                                            儘管已習慣睡在地上,但是卻並非完全沒有壓力。
                                            雖然有些過意不去,但是就承蒙徳朵菈婆婆和涅雅小姐的美意吧。
                                            當我們表示願意接受徳朵菈婆婆的款待時,她便滿意地點了點頭。
                                            「很好、很好,那就先帶馬兒和藍灰熊去他們睡覺的地方吧。」
                                            好久沒有好好放鬆了……
                                            承蒙人家的好意也不一定都是壞事。
                                            我望著露出溫和笑容的徳朵菈婆婆與涅雅小姐,心裡這麼想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5-10 04:56
                                              第二話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5-10 04:58
                                                第三話 威脅村莊的魔掌!!之卷
                                                在將布魯林與馬匹牽到馬廄後,我們被邀請至涅雅小姐與徳朵菈婆婆的家。
                                                這是一間木造兩樓民宅,裡頭算是寬敞。
                                                在介紹屋內時,我心裡也想著「好大啊」,而更令我驚訝的是這房子的房間很多,甚至多到我們三人都能擁有一間自己的房間。
                                                「只有我們兩個人住在這裡,實在有點過於寬敞了。」
                                                涅雅苦笑著說道。她的臉上露出些許寂寞的神情,使我印象深刻。
                                                在被指引的房間裡稍作休息後,天色變暗之際,涅雅小姐來到房間傳達晚餐已準備好了。
                                                當我與亞爾格先生、天瑚共同下樓之後,見到一張能坐六人的大餐桌上,擺放著涅雅小姐與徳朵菈婆婆所做的熱騰騰料理。
                                                徳朵菈婆婆催促我們坐到位子上,並望著天瑚歪著頭問:
                                                「哎呀,這位小姑娘怎麼一直戴著帽子呢……?」
                                                因為我們一直在一起,所以忘記了天瑚是獸人了。涅雅與徳朵菈婆婆看著在餐桌前全身僵硬的我與亞爾格先生,詫異地歪著腦袋。
                                                「……」
                                                然而,天瑚卻一言不發地褪下連帽。
                                                「喂,天瑚!?」
                                                天瑚露出充滿光澤的金髮與狐狸耳朵,搖著頭露出要我不必擔心的神色。
                                                「這些人不要緊的,因為我看到了。」
                                                看到了是指預知嗎?
                                                我慌慌張張地轉向徳朵菈婆婆與涅雅小姐,只見徳朵菈婆婆微微睜大眼睛,而涅雅小姐則用雙手捂住嘴巴,兩隻眼睛睜得比徳朵菈婆婆還大,說不出話來。
                                                正當我想著該如何掩飾而打算開口時,徳朵菈婆婆忽然笑了起來。
                                                「哈哈哈……真是太驚訝了,沒想到還躲著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呢。」
                                                「欸、欸欸……」
                                                見到這出乎預料的反應,我不禁發出呆愣的聲音。
                                                「人類與獸人都一樣,只不過是耳朵不一樣和有沒有尾巴而已。我不是一個會對這種事指指點點的人,而且也不會忘恩負義、不知好歹地鄙視涅雅的恩人。不過,還是別讓其他人看到妳的臉喔,大家可不像我一樣古怪呢。」
                                                聽見徳朵菈婆婆的一席話後,天瑚點了點頭。
                                                看來在這裡時,天瑚不必戰戰兢兢地度過了。
                                                「真沒想到天瑚小姐是獸人啊,我真的嚇了一跳呢。」
                                                涅雅小姐發出感歎聲,凝視著天瑚。
                                                她的眼神中並無負面情緒,只是單純感到有趣。
                                                「在回到這裡之前,就想說兔里先生和天瑚小姐感情真好,但是現在想想還真是不可思議的關係呢,畢竟很少聽到人類與獸人一起行動呢。」
                                                「我自己也知道這很稀奇呢。」
                                                畢竟在路克維斯時,老是被人說很怪啊。
                                                不過,對我而言,涅雅小姐的反應還比較稀奇。
                                                我並沒有在自己身邊見過討厭亞人的人類,所以並不清楚人類到底有多討厭獸人,但是也知道眼前這兩人的反應與一般人不同。
                                                「我們等會兒再聊天,先來吃飯吧,熱菜都要涼掉了。」
                                                「這倒也是呢,來,快請用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10 10:03
                                                  受兩人催促,我們開始動起刀叉。
                                                  這一陣子都只有吃冷冰冰的肉乾和水果而已,所以熱湯更加顯得美味。

                                                  ******

                                                  我們吃了一頓久違的熱食祭祭五臟廟後,正喝著餐後的熱茶。
                                                  「非常好吃。」
                                                  我向徳朵菈婆婆表達對晚餐的謝意後,她便露出爽朗的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做這一餐真是太値得了。那麼,該去洗碗了呢。」
                                                  「啊,徳朵菈婆婆,讓我來……」
                                                  「這時候妳就別顧慮那麼多了,就交給妳陪客人說說話了。」
                                                  徳朵菈婆婆這麼說道,便逕自前往廚房洗碗去了。
                                                  被留下的涅雅小姐,不知道如何是好似的手足無措。
                                                  該由我先說話嗎?正當我這麼思考的時候,身旁的亞爾格先生便率先對她說:
                                                  「我想詢問那些殭屍的事,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沒在這附近的呢?」
                                                  「欸?」
                                                  聽見這突如其來的提問,涅雅小姐顯而易見地露出動搖的神色。
                                                  我也稍微對亞爾格先生那質問般的口吻感到驚訝。
                                                  他對這些殭屍是不是有什麼放不下心的事呢?
                                                  「那是……」
                                                  見涅雅小姐支吾其詞,亞爾格先生繼續說道:
                                                  「殭屍並非會自然產生的魔物。那是一種被人製造出來的魔物,牠們的行動模式也是依照創作者所定的。」
                                                  「亞爾格先生?」
                                                  「……」
                                                  涅雅小姐窘迫地陷入一陣沉默,而亞爾格先生則追根究柢地逼問下去。我雖然不知道亞爾格先生到底想問出什麼,但是卻知道他並非是會對女孩子疾言厲色的人。
                                                  這時候就還是交給他,並靜觀其變吧。
                                                  「妳其實是知道的吧?這村子的人恐怕都知道到底是誰創造出這些殭屍。」
                                                  「……!」
                                                  「涅雅小姐,雖然明白妳不想拖我們下水的心情,但是否能讓我們知道呢?」
                                                  我終於理解亞爾格先生究竟想問出什麼了。
                                                  剛開始,當我詢問殭屍的事情時,她回答說「不知道」。
                                                  然而,那卻是一個她體恤我們的謊言,她其實是知道那個創造出殭屍的人,恐怕也知道對方的所在地。
                                                  「……救……」
                                                  等我回過神來時,發現涅雅小姐正斷斷續續地低喃著。
                                                  「請救救……村子,請救救我們。」
                                                  她流著眼淚這麼說道,見狀,我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是困惑。
                                                  我並沒有對居住在這裡的人們深陷急難狀況感到震驚,而是針對她那句「救救我們」的話語,疑惑是否該輕易攬下這份任務。
                                                  以身負交付書信責任之人的立場而言,必須拒絕請求救援的她。
                                                  「但是……」
                                                  身為以救助人命為目的的救命團團員之一,我希望能拯救他們。
                                                  「請先讓我們聽聽發生什麼事吧。」
                                                  涅雅小姐擦了擦眼角,點點頭。
                                                  「殭屍是在兩年多前出現的,牠們出現在村外的墓地……被埋葬的人們忽然變成殭屍而復活了。」
                                                  「這些復活的殭屍做了什麼?」
                                                  「牠們在村裡大鬧了一番,讓許多人受傷後……又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兩年前忽然出現……這是魔王復活的時候呢。這與魔王覺醒或許有什麼關聯。
                                                  話說回來,那些殭屍原本是這村子裡去世的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5-10 10:03
                                                    節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5-10 17:15
                                                      今晚摸了明天又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5-10 22:00
                                                        干巴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11 14:33
                                                          第三话好长啊目前66页,第三话到88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11 15:13
                                                            「真是太惡劣了……」
                                                            故意利用受村民厚葬的屍骸,並大鬧村子搞得天翻地覆,真的是惡劣至極。
                                                            「殭屍們一直沒頭沒腦地襲擊我們與路過的商人或旅人,因為這樣,所以幾乎沒有人會到我們村子來。」
                                                            「殭屍們的行為模式是怎麼樣的呢……」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操縱牠們的幕後黑手,就住在距離村子不遠的洋樓裡。」
                                                            她的視線前方只有一片黑暗,但是在那盡頭應該就是她所說的洋樓了吧。
                                                            「不過,不管晝夜,洋樓附近都有許多殭屍在徘徊著,而且只有我們……是無法打倒他的。」
                                                            「他?」
                                                            創造出殭屍的元兇是男的嗎?
                                                            涅雅小姐知道這人的身分,她在依序環視我們三人後,下定決心似地開口道:
                                                            「死靈法師、亡者之王,那統帥著屍骸的魔物便棲息在洋樓之中。」
                                                            「死靈、法師?」
                                                            羅絲交給我的書中記載著這樣的魔物。
                                                            那是操縱屍體的魔物,且擁有高度智慧……是這樣的吧?
                                                            其他還寫了什麼啊?
                                                            「嗯……」
                                                            「兔里大人,我來說明吧?」
                                                            「麻煩你了……」
                                                            這時候總是無法立刻想起來呢,書就在行李裡,之後再讀一遍吧。
                                                            「死靈法師,也叫做死靈咒術師,是一種與人類極端相似的魔物。」
                                                            「不是亞人?」
                                                            與人類相似……不就是獸人或魔族這一類種族嗎?
                                                            「亞人與我們人類一樣有血有肉,但是魔物的肉體卻是由魔素所構成的,這個差異便是判斷人和魔物的基本標準。」
                                                            「原來如此……」
                                                            「此外,人型魔物的智能都很高,並不是依循著本能行動,而是會思考事物後再加以行動,這也是和一般魔物不同的地方。」
                                                            也就是說,外表與人類相似的物魔即使住進人類的屋子裡,也不會被發現。
                                                            「死靈法師令死者復活並加以驅使,牠們的種族能力能操縱的不只是人類,甚至是亞人、野獸……只要是屍體便都可以操縱,所以極端危險。」
                                                            「操縱屍體啊。」
                                                            如果像布魯林這樣兇暴的魔物變成殭屍的話,村民可是會無計可施呢。
                                                            「還有另一點麻煩的事,死靈法師在人型魔物當中擁有出類拔萃的智商,經死靈法師這個統帥者指導那些四處徘徊的殭屍發動攻擊的話,若沒有足夠實力可是無法與之抗衡的,」
                                                            「有人領導的殭屍……是那麼難纏的嗎?」
                                                            「十隻的話,兔里大人還能應付吧。但是數量更多的話,即使是您也束手無策。」
                                                            雖然不甘心,但是事實或許便是這樣。
                                                            若只是我一人逃走的話,只要透過拉開距離等方法便能應付,但是若陷入需要同時對付多人的狀況,或許就會被制伏。
                                                            「真棘手啊……」
                                                            我在腦中簡單整理亞爾格先生的說明。
                                                            操縱死者、擁有高智商、形體與人類相近,並能輕易潛入人類的居所。
                                                            加總這一切來考量的話,死靈法師還真是一種非常危險的魔物啊。
                                                            「亞爾格先生,死靈法師本身的強度如何呢?」
                                                            「本體並不怎麼強,但是死靈法師的強項是團體戰,殭屍便是一種只要還能活動就能無限行動的棋子,除了像兔里大人這樣擁有高強身體能力的人之外,是很難與之抗衡的。而且能使用火焰魔法的我,魔力也並非毫無止盡,所以如果陷入長期戰的話,會變得很不利。」
                                                            以將棋比喻的話,死靈法師是將軍,而殭屍便是絕不會倒下的步兵了。
                                                            真是難纏的對手啊。而且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殭屍。
                                                            「死靈法師的目的是什麼呢?」
                                                            令人在意的是死靈法師攻擊伊爾瓦村的理由。
                                                            只是要利用村民屍體變成殭屍的話,伊爾瓦村本身應該毫無作用,如果是想殺死活著的村民將之變成殭屍,這樣的做法也太過迂迴。
                                                            「的確很不自然呢。即使死靈法師的目的是製造殭屍,也沒有理由執著於這個村子。」
                                                            「只是單純想讓村民受苦嗎?」
                                                            「也可能是這樣,但是很難相信高智商的死靈法師會為了一時娛樂,而採取這樣的行動呢,或許牠是有什麼陰謀才停留在此地的。」
                                                            「……若只是依照欲望或本能大鬧的話,還比較好辦呢。」
                                                            最麻煩的便是經思考後還興風作浪了。
                                                            在林格爾的森林中與我搏鬥的大蛇也是這樣,看起來雖然像是沒頭沒腦地到處撒野,但是牠腦中卻很冷靜地盤算著該如何奪取我的性命。
                                                            「嗯……」
                                                            若對方是流氓或盜賊的話還有辦法,但我真還沒想到對手是死靈法師這種危險的魔物。
                                                            長期戰的話,倒還可以接續打倒殭屍,最後再打敗死靈法師就可以了,但是對旅行中的我們而言,這是很困難的。
                                                            「我說……」
                                                            「嗯?」
                                                            涅雅小姐出了聲。
                                                            「還是……算了吧。」
                                                            「算了?」
                                                            「我們不要緊的,畢竟都已經讓兔里先生救過一次了,現在卻還忝不知恥地尋求協助……所以說還是算了吧。」
                                                            見到她面帶愁容一字一字地說著,我感到自己的臉頰抽搐著。
                                                            「……」
                                                            怎、怎麼能坐視不管呢……被人利用這麼絕望的表情告知的話,若我回答「喔,好,我們知道了」,一定會被罪惡感壓死的。
                                                            正當我在煩惱時,亞爾格先生身體微微靠了過來,小聲地對我說道:
                                                            「兔里大人。」
                                                            「嗯?」
                                                            我也小聲回應他。
                                                            「現今存在著魔王這個強大的魔族,不管發生怎樣的事都不奇怪。」
                                                            「該不會死靈法師是受魔王影響才這麼這麼做的?」
                                                            「可能性並非為零。」
                                                            沒想到魔王竟然可能與這事有關,若是如此,那就並非可以視而不見的問題了。
                                                            ……由我決定嗎?
                                                            亞爾格先生身為護衛,所以在立場上自然會變成這樣,但這真是棘手啊。
                                                            總之,我先確認一下天瑚的意願。
                                                            「天瑚覺得該怎麼辦才好呢?」
                                                            「我會遵從兔里的決定喔。兔里也選擇自己覺得正確的事就好。」
                                                            我承受著兩人的視線,不禁嘆了口氣。
                                                            抬頭一望,前方是露出擔憂神情、等待著結論的涅雅小姐。
                                                            現在對這個村莊見死不救繼續旅行的話,她也不會怨懟我們吧。
                                                            若將自己的使命擺第一,便不需要與危險魔物死靈法師為敵。
                                                            「……唉。」
                                                            然而,卻不可能選擇見死不救。
                                                            現在捨棄這個女孩的話,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比起什麼都不做而感到後悔,還不如做了之後再感到後悔。
                                                            「亞爾格先生,物理攻擊對死靈法師有效嗎?」
                                                            「牠有實體,所以應該會有效。」
                                                            好,唯一需要擔心的要素消失了。
                                                            我對上涅雅小姐的視線,將手舉到胸前並握緊拳頭。
                                                            「如果能靠拳頭狠揍就能打倒他的話,那就簡單了,我們就趕快打飛那給人添麻煩的死靈法師,讓這個村子恢復和平吧。」
                                                            亞爾格先生與天瑚聞言也點了點頭。
                                                            對於將死者當作傀儡人偶,並使村莊陷入危機之中的低劣魔物坐視不管,實在讓人不快。
                                                            聽見我說的話後,涅雅小姐摀著嘴巴,感動得顫抖著,害我們不禁有些擔心。
                                                            「謝謝……我一直都好不安……好害怕……」
                                                            「啊——不要哭啊……」
                                                            開心倒是無妨,拜託不要哭啊。
                                                            見她聲音顫抖並用手摀著臉,害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顯得手足無措。
                                                            「我也聽到了。」
                                                            德朵菈婆婆擦著手走了進來。
                                                            「德朵菈婆婆……!」
                                                            哭紅了眼的涅雅小姐露出驚訝的神色,望著坐在身旁的德朵菈婆婆。
                                                            「在我不在的時候,話題有所進展呢,但是我大概知道你們說了些什麼。謝謝……不只這孩子,你們竟然願意幫助萍水相逢的我們。不過,我們也不能只交給你們啊。」
                                                            「您的意思是?」
                                                            我反問道,德朵菈婆婆便抬頭露出溫柔的微笑。
                                                            「我明天就和村長說,讓村裡的年輕人們和你們一起去打倒住在那陰森洋樓裡的魔物,人手是愈多愈好愈多愈好吧?」
                                                            「是的,人愈多計劃愈容易成功。」
                                                            聽德朵菈婆婆這麼說,亞爾格先生回答道。
                                                            若得到村人的協助,亞爾格先生的作戰計劃成功率便能上升。
                                                            不過,操縱死去生物的魔物啊,本體雖然可能很脆弱,但是牠四周的殭屍可就麻煩了。
                                                            牠們並非平常那些揍個兩拳就會倒下的敵手呢。
                                                            我們必須齊心合力,投注心血與剷除死靈法師這件事上。
                                                            為此,必須先好好休養因為旅途而疲憊的身心,所以我們便早早休息。

                                                            *****

                                                            在久違的柔軟的床上睡了一覺,減輕不少旅途的疲憊。
                                                            天瑚也不必顧慮周遭而能好好休息,所以就結果而言,接受德朵菈婆婆的好意是正確的。
                                                            充分睡了一覺,身心煥然一新的我一早便走到屋外。
                                                            「在被大自然包圍的地方,果然景色就是不一樣呢。」
                                                            我眺望著幽暗夜空逐漸被日出的豔紅點綴渲染的景致,並緩緩地深呼吸著。
                                                            日出是與原本世界為數甚少的共同點之一。
                                                            這世界也與原本世界相同,一天開始於太陽升起的黎明,並結束於太陽落下的黃昏,即使是存在著魔法與魔物的奇幻世界,這件事還是依然不變。
                                                            「算了,比起景色,還是訓練比較重要。」
                                                            我將注意力從景色之中拉回,開始做著熱身運動。
                                                            即使在旅途開始後,早晨的訓練也依舊是例行公事。
                                                            「好。」
                                                            做完一輪準備運動後,我靠近附近的樹幹,並抬頭望著一根三公尺高、約有腿那麼粗的樹枝。
                                                            我用拳頭輕搥樹幹,確認它的堅固程度。
                                                            嗯,似乎沒有問題。
                                                            「呼……」
                                                            我抓住頭上的樹枝,一口氣將身體撐起,將腳倒掛在樹枝上。
                                                            接著開始做仰臥起坐。
                                                            依照天瑚所遇見的未來,我認為必須強化軀幹的肌耐力,而所想出來的訓練方法便是這個。
                                                            老實說,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但是不會毫無意義。
                                                            即使沒有天瑚的預知,現在也有了其他必須投入心血在訓練上的理由。
                                                            「呼……呼……呼。」
                                                            因為必須和死靈法師這棘手的敵人一戰,所以我也要盡己所能地先準備好。


                                                            回复
                                                            31楼2019-05-11 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