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国战记吧 关注:2,180贴子:1,659
  • 7回复贴,共1

機翻+腦補4-2:名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老樣子
有錯請說 歡迎校正潤色
快來個翻譯大老啊!!!! 不然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翻的對不對哈哈!!


回复
1楼2019-05-07 17:35
    4-2:名刀
    到了下午 我把积压的文件工作做完了一遍,我決定去偷窥一下加兰的作業場。
    来到加兰的作業場前,听到从那扇门的另一头传来轰隆、喀哒、金属被撞击的激烈声响。—
    這是加兰在門對面的最好的證據。
    我敲門了。但是,只是聽到門對面有金屬被釘的聲音,卻沒有回音。
    再敲一次门。还是没有回信。
    第三次敲门也没有反应,所以我擅自打开了门
    在熊熊烈烈的火焰燃烧着的火炉前,我看到了坐在作业椅上加兰背影。加兰右手拿着一个大锤子,举起手,朝左手铁锹夹著红热的刀上朝下打下去。
    我向工作中的加兰背影打招呼。

    [加兰,照你說的我來了]


    [安静点。]
    格兰的冰冷声音,挡住了我的声音.。加兰没有回头看这边,也没有停下手,默默地挥下锤子。
    我决定在作業場一角坐在合适的木箱上,等待加兰的工作结束。
    飛舞火星的加兰 是夜之国铁匠组织唯一的女铁匠,也是我上网搜集到的日本刀情报癡迷的怪人。
    加兰也是我在拿到“四大主”称号之前的朋友。从我组织伊兹的骑兵队开始,加兰就一直在这个工房里掌管裝備的制造和修理。自从我转生到这个世界以来,也是最古老的朋友.
    和加兰認識的時間比贝尔克特更久。
    認真說起來 和罗马利亚認識是最久的 但是 由於某事契機從我這邊解除跟那個女人的師徒關係之後,沒有重要的事的話,就不會見面。


    加兰全神贯注在自己的手上,似乎对周围的事情完全不去理會。恐怕,没注意到进工房的是我,自己也忘了说“安静点”這句話把。或許原本有誰走进工房连自己都不清楚把。
    平时只是吵吵闹闹没有一點女人味,但是埋头工作的时候的加兰,怎么说呢.。汗水、炭、油、灰尘,手和脸都脏了,即使恭维說也不好看,但那眼中强烈的意志光,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说帅气也许更接近正确答案。
    無意中看著加兰的背影,呆呆地想著這些,槌著刀的手停了下來。加兰把錘子放回工具臺,徒手抓住剛剛鍛煉還紅熱的刀 舉了起來。滲入加兰手中的汗水觸及灼熱的鐵,瞬間蒸發的“吱”聲,連坐在離我遠處的我都能聽到。
    這是寄宿在身體裏火屬性加兰所能使用的粗暴技巧。
    紅紅燃燒的刀舉到眼睛的高度,從各種各樣的角度眺望那個形成的映射之後,以終於滿意的樣子,加兰把刀浸泡在水裡。水沸騰的嘩啦嘩啦的聲音和蒸汽的量說明了鐵的熱度。


    [呼.。。嗯?哦,戈达,你来了]
    到刚才为止的冷淡声音和认真的表情消失无踪,恢復了原本開玩笑小鬼般的语调
    [哦,打扰你了.”你工作的樣子我都看到了]
    [真是个恶心的家伙啊,你.。。竟然默默地潜入他人的房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加兰将自己的手臂绕到自己的肩膀上,“哇啊。””采取了 搖晃的动作。哪怕只有一点,也给我回到那在心里对你有所敬意的時候阿。
    [哼哼.。然后呢?你想给我看的东西是?]

    [哦!没错,就是那個!我现在就去拿,你在那里等着啊!]


    用拳頭槌一聲手掌,想起来事情的加兰,消失在工房深处。
    几分钟后,加兰带着一个包在布里的东西回来了。
    [真是的,現在是這傢伙完成後心情最高的時候,關鍵的主人要是不在了。要是燒退了,怎麼行呢]
    加兰慢慢拆開“这家伙”包着的布。
    那里有一把刀插在刀鞘里。


    [这是给我的吗?前几天折掉的那把已经收到了--]


    [别废话了,拔出来看看!你有意见之後在说]
    加兰把鼻孔鼓了起来,呵呵地吐着气。看来是颇有自信。说到这个份儿上,我也开始在意了。
    我从加兰那里接过那把刀,把手放在刀柄上,慢慢地把刀身从刀鞘里拔了出来。刚磨过的刀刃,可以听到鞘内部的沙沙声。


    回复
    6楼2019-05-07 17:56
      瘋狂吃 說真的百度真的很奇怪 不分段了 可能看會痛苦一點




      之后,像深海海面一样,蕴藏着深蓝色的刀身露了出来。
      [哦.。!这是.!]
      由于那完美的刀身,我不禁發出聲音。
      [呵呵。怎么样。很厉害吧?很漂亮吧?很帅吧?]
      也许是對我的反应相當滿意,加兰抱着胳膊,挺起胸膛
      [这是我最棒的杰作!]
      [这是.。怎么说呢.。真的是,怎么说呢.。只能说很了不起阿.]
      我半张著嘴巴,完全被那美丽的苍蓝的刀身迷住了。
      [这是你前阵子討罰的光之国骑士留下的苍石钢这种稀有的东西竟然装备了整套不是吗? 我捡到了那小子遗体尸骸旁的錘茅,我對那有点感兴趣 哎呀,这个的纯度最高 然后我想如果我把它拿來打刀会怎么样,就興奮的睡不着觉了。]
      加兰喋喋不休。目光閃閃發亮。说到自己的喜好,一下子就变得饶舌的这种心情,对于拥有御宅魂的我来说,深深地能明白。
      [最初,我試圖用老一套方法打,可是我爐火根本打不動。火力完全不够啊。“紫炎炭”的火力是足够的,但這次卻因為過高的熱量而損傷了爐子。如果用“不淨的泥”在爐子上貼上皮膜,在打完一把刀的時候就沒問題了。然後貝爾公就說,你要去淵王城!那麼我就壓倒貝爾公——,拜託貝爾公,把必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哦]
      加兰张开大腿坐在椅子上,说着“哎呀,太糟糕了”,继续讲述著自己的武勇傳
      [工具在高溫下完成之前, 成品鍛造刀片會有好几根废品。。好不容易鍛煉出來了,這次烤得不好。拼命努力最後又太硬了,只能一點一點地磨練,一覺也不睡,一直磨練下去。又可怕又硬又有粘性。雖然可以說是做刀的最好的材質,但是材料太好,原本就是不能做成刀形狀的材料]
      我听着加兰的话,望着那深藍的刀身。
      [而你却把它当成刀了对吧?]

      ”[嗯,因為有一個很好的胳膊!]
      加兰啪嚓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只有我才能完成这项工作!]
      [真變態阿]
      [哦!”这可是夸奖阿]
      超越了情绪最顶端的加兰,变成了贤者模式,把声音的音调低了,接着说道:——
      [毫无疑问,这是我生下的孩子们中最棒的。用一下把。]
      加兰一反常態总感觉有些寂寞,或者说有点悲伤,表情略微有些差别。
      加兰是个有本领的铁匠。天生的腕力很强,還是具有火属性的种族,就像是为了成为铁匠而诞生的。此外,加兰还具有女性特有的敏感性,就像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打铁
      所以加兰很讨厌自己打的工具被粗暴地对待,对道具受伤也會感到非常悲哀。
      以贝尔克特为首,伊兹的骑兵们总在说“对搭档的道具要有爱心”,这也是理由之一。
      嘛,之前在战斗中折断了刀的我可说不出口.。
      [你不是討厭這種特別定制的工作才不來的嗎?因為太過留戀,以後會很痛苦的喔]
      听到我的话,加兰摇了摇头。
      [不,沒關係。主人的話可以託付‘那個孩子]
      [你打的重要的刀,確定要交給我 我是個會弄斷武器的男人阿]
      加兰嘎嘎地笑。
      [工具總有一天會壞的。而且,我知道你比別人更關心我的孩子們。總是那麼細心地為我們保養,真是太感謝了]
      然後加兰,啪的一聲面向旁邊,一邊撓著頭,一邊害羞地張開了口。
      [……托付给了我出色的工房的只有你啊,就當是女匠心血來潮。或把這當作過300年的禮品,坦率地收下吧]
      听了这个,我突然松了口气。我把深蓝色的刀身,缓缓插進鞘裡。
      [這傢伙的名字是?]
      [名字?! 說什麼阿?]
      加兰在椅子上盘腿,侧过头来。
      [在我出生的国家,刀匠给自信之作取名.。这是你的最高杰作吧?那你就取個名字把]
      加兰驚訝地张大了嘴巴和眼睛。
      [嗯是么 那麼]
      加兰盘著腿手指着太阳穴,“嗯”地呻吟着烦恼着头。其身姿,仿佛是拼命思考着孩子名字的父母身姿。
      [苍鬼。那孩子的名字就叫苍鬼]
      [苍鬼。这不是挺好的吗]
      [呵呵 是麼 很不錯把]
      加兰打从心底高兴地,天真地笑了。
      [戈达,苍鬼就拜托你了。愿他成为你的好伙伴。]
      [別擔心,加蘭.。我是四大主,魔剑戈达。对我而言,沒有比刀更想要的了]


      收起回复
      8楼2019-05-07 17:59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07 20:46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08 10:19
            没想到贝尔克托被推倒了啊


            回复
            11楼2019-05-08 12:3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5-08 13:2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