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2,902贴子:34,666
  • 16回复贴,共1
打算保持日更,暫時不會進行校潤


回复
1楼2019-05-06 22:32
    本应如此。

    “啊?”

    但是,埃德加尔的脚步再次停了下来。

    准确地说,是被迫停止了。

    “打算干什么了,你妹的”

    埃德加尔发出了劍拔弩張的声音。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吧。
    畢竟他的鼻尖被战斗小刀的刀尖指着。

    在空中静止的小刀是被『虛空骑士』所操纵之物。

    “……拜托了唷,真的。能不能放棄呢”

    少年的言行,始终是保持着卑躬屈膝的。

    但是,氛圍已经有了明确的变化。

    笑容从表情中褪下,变成了像能乐面具一样的无表情。

    战斗用小刀以『虛空骑士』的异能,处于随时都能斬向對方的位置。
    空着的左手,不知在什么时候,握住了小型手斧。

    是从腰部挂着的魔法道具袋中取出的东西吧,有如魔术般的优秀手法。
    代表正是如此的熟练。

    如果是兩人間這麼近的距離,會比挥舞骑士剑還快吧。

    “……嘿”

    第一次,埃德加尔看起来很快乐地笑了。

    “不是很好吗。不错啊,你”

    那是沉醉于战鬥的鬼之笑脸。

    “雖然只是听说过,是『被树海的白蜘蛛认可的战斗才能』吗?嗯。我也认同你喔。真了不起”
    “请离开”

    相对的,钟木干彦是清醒的态度。
    直截了当地作出通告的声音虽然依舊礼貌,但却欠缺感情。

    事态的突然变化,周围的骑士们连反应都來不及。

    他们也许会認為,马上就會开始互相残杀了。

    但是,意外的是没有变成那样。

    “……阿。知道了。我会离开的唷”

    因为埃德加尔收回了矛頭。

    “确实是这样呢。你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對了,这是难得的『功劳』嘛”
    “……你”

    对于钟木干彦来说,这也许亦是出乎意料的吧,他那像是能乐面具的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就像在寻找對方的意图一样,眼镜底下的眼睛瞇细了。

    相对于他,埃德加尔并不在意对方的困惑。

    “嗯。我也知道『你的立场』。如果被横夺『功劳』,被壊事了的話就麻煩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吧?”

    不仅仅是言語上,埃德加尔实际地退讓了。

    战意已经消散。

    简直就像暴风雨一样的反复无常。
    雖說如此,埃德加尔采取这样的行动,并不是第一次。

    “……是啊。就是這樣的喔。得您理解,非常感谢”

    钟木干彦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脸上现出輕浮的笑容。

    看到两人这样互相示好的样子,周围的骑士们都松了一口气。

    “那么,結果,埃德加尔先生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像是趁着这样的時机一般,钟木干彦说出了问题。

    “不会是真的,来見我一脸的吧。”
    “嘛”

    埃德加尔回答了。

    “是留言喔”

    险恶又危险的、與鬼相称的笑容。

    “发出了命令,由我和你,迎击真岛孝弘。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由这边出手”
    “……誒”
    “这次才是,確實杀掉的命令。儘管加油吧。你所追求的东西,就在那里吧?”
    “嗯。我明白的喔”

    干彦又,把嘴角扭曲成笑容的形状。

    與服从强者,无论多么残暴之事都能干出的叛徒,所相符的卑躬屈膝的微笑。

    “真岛孝弘,由我來杀掉”


    回复
    3楼2019-05-06 22:44
      这群同学们。。。。恐怕大部分背叛的人都会死,而活下来的人也会在无穷无尽的自责中发疯吧,在这部试图揭露人性的作品里,所谓的背叛就是一种没有救赎的自我毁灭罢了


      收起回复
      4楼2019-05-06 22:57
        啊啊来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5-06 23:49
          干彦啊干彦,唉😔,好吧要是换了我我也会这么做…
          我感觉这一篇到处都是基友卧底的伏笔啊,为了团长抹除私人感情陷害朋友是真的,但一旦救出团长感觉就会立即帮回孝弘,然后自愧离开,的套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5-06 23:58
            前排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7 00:00
              肝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5-07 00:01
                赶上直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07 00:05
                  感謝日更辛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5-07 02:32
                    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07 10:37
                      辛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7 10:41
                        阿克爾的英雄看來譯名帖要增加地名和特殊名詞了。


                        收起回复
                        13楼2019-05-07 13:07
                          23:補上半部


                          很窄的房间。

                          为了生活上不會有所不便,室内的設备一應俱全。
                          但是,另一方面,厚厚的门被上了锁,稱作窗户的窗户被铁栅栏堵住了。

                          干脆说成是美观的牢狱,也许更能代表现实。

                          在那样的房间里,囚禁了一个女人。

                          她隔着门上開出的小窗,对站在走廊里的少年说道。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女人没在窗户中露脸。
                          但是,那个声音明显湿润了。

                          少年很清楚那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她曾是位坚强的人。
                          她曾是自己憧憬的女性。

                          但是现在,她和她率领的骑士们多数都堕落成了无力的人质。

                          同时,她们成为了束缚少年的项圈。

                          ……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即使是杀害了會有很多坏处的真岛孝弘,那个组织也打算杀掉。
                          那麼,她们就没有作為例外的理由。

                          “我的事情別管就好。你就自由地活下去吧”

                          为了保护人们而挥舞的剑被拿走了。
                          作为骄傲证明的铠甲被剥夺了。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只能忍着呜咽,作出这样的祈求。

                          少年以滲血的力度,攥紧了拳头。

                          诅咒自己的无力,叹息自己的无能。

                          但是,表面上却像往常一样笑了。
                          因為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其他保护自己重要之物的方法。

                          “哈哈。那种事,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少年就是在此刻,下定了决心。

                          “对不起。我,会保护你的”

                          也可以换句话说是,决定了自己的优先顺位。
                          决定了只为保护重要之物而行动。

                          ……当然,也明白了。

                          這也意味着,决定了要舍弃的东西。

                          連辩解的理由也沒有。
                          少年把本来绝对不會舍弃的东西放弃了。

                          那已经是距今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

                          向奥特玛尔报告完的钟木干彦,带着作为人质的加藤真菜進行了移动。

                          最終到达的地方,有以圣堂骑士团第一部队所属的艾琳娜为首的骑士们在等待着。
                          她們是在与真岛孝弘再会的场合被介绍為『是讨伐怪物的时候一起战斗的同伴』的人们。

                          “嗯。到这里就可以了。工作辛苦了”

                          与奥特玛尔的部下们在該處分别,钟木干彦与艾琳娜一行汇合了。

                          “安安。事情顺利辦妥後過來了唷”

                          对着脸上浮现出輕浮的笑容,举起單手走來的少年,骑士们投以的是睥睨。

                          要說的話,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们知道钟木干彦的情况。

                          比如说,如果这是「人质被關壓而厌惡地服从」的话,那么就不會有什么想法吧。

                          但是,別說是讨厌了,钟木干彦还對教会阿諛奉承。

                          連自尊心的碎片都没有的擺動尾巴,一举一动都阿諛諂媚,無論怎样的命令都唯命是從。
                          最后,连好朋友都出卖了。

                          背叛了信赖,突然偷袭的刺傷了他。
                          而且還绑架了他珍重的少女。

                          在这里的,是隸屬於圣堂骑士团的正直的骑士们。
                          會对钟木干彦的行为皱眉,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即使遭到蔑视的目光,钟木干彦的轻薄态度也没有改变。

                          “啊。我累了。艾琳娜,不好意思 拜托你把她束缚起來了唷”
                          “我明白了”

                          唯一,只有艾琳娜,以无表情对应着。

                          事务性地应对,接過加藤真菜的身体。

                          她按照指示从行李中取出道具,小心翼翼地将手脚拘束起来。

                          “还有,我想拜托艾琳娜监视她,可以吗”
                          “没問題。确实是,有男性恐惧症吗”
                          “嗯。对对。一個不好引起恐慌,大吵大闹,還咬舌自盡的话就麻煩了,即使不至於那样也会受伤的呢”

                          钟木干彦擺出耸肩的樣子。

                          “你看。她对我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人质。在这一点上,就多多拜托你了囉?”
                          “……好的”

                          对那淨說自私自利的話的身姿,来自周围的责备一样的视线一個勁的增强着。

                          钟木干彦脸上依然掛着置身事外一般的轻浮笑容,艾琳娜的鐵面具亦未有崩潰。

                          看到失神的加藤真菜躺在簡陋的地毯上,钟木干彦转过身去。

                          “那麼,我要去接受接下來的指示。之后就拜托你了”

                          跟在他身后,留在这里的艾琳娜以外的骑士们继续前進。

                          但是,還未過几分钟,他们就停下了脚步。

                          “嗨”

                          因为被从正面走过来的人打了招呼。

                          骑士们全都吓了一跳。
                          明明只是被打了招呼,但是其中卻包含着使听者本能性地胆怯的东西。

                          “咦?刚剛才见過面呢”

                          钟木干彦瞪大了眼睛。

                          从通道对面出现的是埃德加尔。

                          雖然紧张感在骑士们之间遊走,钟木干彦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应对着。
                          那個,也许是他的厚脸皮的体现。

                          戴着眼镜的脸上,浮现出谄媚的笑容。

                          “有何貴幹嗎?”

                          以甚至让人觉得不愉快程度的卑躬屈膝的态度询问。

                          不过,现在的埃德加尔四处散發着极其危险的气息,會采取这种态度也许也是迫不得而的。

                          实际上,同行的其他骑士们,也是表情僵硬。

                          “喂喂。别说无情的话啦。我们是同伴吧。來見見面不是很普通嗎”
                          “……啊。那也是呢。失礼了”

                          与言词相反,埃德加尔的声音中完全没有亲近之情。

                          对此,少年也并没有特别表示疑问和反对,只是一味地讚同。

                          “……真是个无聊的家伙”

                          埃德加尔皱起了眉头。

                          “那个叫神宫司的小鬼還比較有骨氣呢。”
                          “哈哈。我單單不過是个小鬼唷。虽说同樣是转移者,但和探索队的異名持有者相提並論可不好办喔”
                          “阿,的確是这样呢。你只是个小鬼。而且,也是件了不起的垃圾。偷袭,刺傷了真岛那家伙麼?真是干得不错嘛”
                          “谢谢。但是,结果还是沒能杀掉呢。哎呀,真丢脸”
                          “别说无聊的话唷。你也不是不明白的吧?”

                          埃德加尔对谦虚的少年咂嘴。

                          “……当初的计划,失败得可夠痛快。明明布置了必杀的陷阱,『万能之器』那小子却没能把他们移动到目的地。本来应该预先剥离『韦驮天』和『闪耀羽翼』的,但那个也失败了。而且,因為连想都没想过的『魔軍之王』也在,事情已经乱七八糟的了。又必须花掉王牌的『竜人』他们用作『韦驮天』的对手,真岛得到『魔軍之王』的帮助,特拉维斯那怪物也被击破了。”

                          关于战斗,战鬼的认识是正确的。

                          根据当初的计划,饭野优奈、戈登、工藤陆都不应该在这个地方。
                          真岛孝弘和他的眷属,首先會被投进异界生出的怪物中,乘他們疲惫的時候用包含『龙人』和特拉维斯之末路的战力去击溃才是原本的预定。

                          如果是那样的话,連一会儿也阻擋不了吧。

                          “还有就是連『万能之器』的尸体好像也出现了呢。不知道是被附近的特拉维斯那怪物打败,还是被怪物杀害……明明如果让他休息的话就能成为战力的。真是的,净是误算。還真不愧是克服了种种困难的『阿基尔的英雄』”
                          “嘛,确实很顽強呢。”
                          “嗯。那家伙很顽強。而唯一,让这样的家伙,受重伤的就是你。不是件大戰功嗎。沒能杀掉也是,畢竟是為了偷袭而獨自行动所以也是無可奈何的事。还是……該不會,剛剛的話是讽刺吗?”

                          埃德加尔目光炯炯。

                          “畢竟我之前去做的时候,也沒杀掉呢。”
                          “不、不!那种的,绝對沒有!雖然埃德加尔先生和我一样是一个人去偷袭,但只是被眷属打扰了而已。与在對方无防备的時候偷袭,卻杀不掉對方的我不同唷。不愧是『戦鬼』呢”
                          “哼。隨你说吧”

                          埃德加尔对着慌张进行申辩的少年嗤笑。

                          帶刺的对话。
                          同行的骑士们也没有可以勸解之机。

                          粗暴冷淡的对话,可说是表示出他们绝对不是同伙。

                          “我对恭维话可没兴趣喔。真恶心”

                          埃德加尔明確說完,瞪着卑躬屈膝的少年。

                          “不管怎么说,这次你的工作可很了不起。不只是說让真岛孝弘受了重创,說到底,原本把『万能之器』送進去的也是你吧”
                          “嗯。嘛,是呢”

                          在这次袭击之际,首先是由『万能之器』冈崎琢磨用转移的魔法道具移动到真岛孝弘的房间。

                          根据工藤陆所說,他目击到这个魔法道具被安在斧头上扔进了室内。

                          投掷这个的,就是钟木干彦。
                          准确的说,是利用了『虛空・骑士』的异能。

                          雖然还有其他人像是神宫司智也等拥有能辦到同样的事的身体能力,但钟木干彦主張自己的話能确实的辦妥。
                          并且,也实际顺利地使之成功了。

                          “事前准备的人是你,第一次让他受重伤的人也是你。而且,还拿到了人质。感到骄傲吧。这下,上層對你的印象会越来越好的唷”

                          埃德加尔打心底里感到无聊地说完之后,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似的环视四周。

                          “这么说来,人质的女人怎么了?”
                          “被束縛起來了唷。还没有恢复意识”
                          “吓。昏迷了吗?真无聊啊”

                          像是唾棄般說道的埃德加尔的嘴角,突然露出了凶猛的笑容。

                          “……和真岛孝弘一直在一起的女人吗?正好。能让我看看脸吗”

                          如果在这里有加藤真菜的同伴在的话,肯定會臉色苍白。

                          在過於没有防备的状态下,她引起了战鬼的兴趣。

                          只是看看脸倒還好。
                          但是,仅仅这样就會完事了吗。

                          曾经以不顾自身安全的执念偷袭真岛孝弘的,就是這个名叫埃德加尔的男人。
                          無論对其同伴做出怎样的不道德的行为,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议的。

                          即便不是这样,现在的埃德加尔身上也存在着一种不知会干出什么事的危险性。

                          “是你们来的那个方向吧。稍微打扰一下了”

                          危险的鬼,开始向着毫无防备的少女前进。

                          但是,鬼的脚步在那里停住了。

                          “饶了我吧”

                          因为钟木干彦脸上露出困惑的笑容,挡住了去路。

                          自然地,钟木干彦和埃德加尔變成了对視的狀態。

                          雖說如此,两者的立场卻并不是平等的。

                          “那個是,我的功劳喔。你知道的吧,我的立场。拜托了,请不要随便乱来”

                          钟木干彦只能說是居于人下。
                          这正是,表现出了他现在的立场。

                          “你怨恨孝弘。说不定會对重要的人质,做出不慎之事。我對此很害怕”

                          寻求理解的语气,实在是卑躬屈膝。

                          “所以,不能靠近。请算了吧,求你了”

                          要說是抗议也太懦弱,接近恳求的話語。
                          如果是正经人的话,会就此放棄吧。

                          可是,埃德加尔的反应不同。

                          “吓。那又怎样”

                          一言蔽之,抛開後,便再次向前迈进了一步。
                          即使受到谁的恳求,『戦鬼』也不會在意。

                          “滾开”

                          埃德加尔随意的推开站在路中间的干彦。

                          只要通过这里,就再没妨碍的人了。

                          无力的少女,会就此落入危险的鬼之手中吧。


                          回复
                          15楼2019-05-20 1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