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黑卡吧 关注:15,163贴子:38,021
  • 3回复贴,共1

【深度】当你每周有一半时间在办公室,一个百亿市场诞生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今,许多人称自己为“社畜”。这是日剧里上班族自嘲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在中国,如果按照目前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工作方式计算,这些公司的雇员一周42%的时间都待在办公室里。
生计、职业发展或者其他因素让他们在不得不办公室度过人生的同时,也催生出了不少围绕“办公场景”的消费方式——这些为了取悦味蕾或者赏心悦目的消费行为,或许是办公室压抑氛围里最后一点喘息的余地。


回复
1楼2019-05-06 16:58
    没时间去运动,那就在格子间里健身
    一个周一下午,杭州阿里巴巴园区。
    某业务市场部的办公室里走进三个人——他们的着装和体态和这满屋子对着电脑的人显示出明显的差异。“健身时间到啦,大家一起动一动吧。”在这三个健身教练的召唤下,王琴和同事们陆陆续续从工位上站了起来,跟着做起拉伸运动,为时15分钟。
    如果不算下班走的路,这种办公室里的运动一周三次,几乎是王琴唯一的运动量。
    “指望它让你身材苗条是不可能的,但是长期坐着身体僵硬,动一动总比不动好。”最近她所在部门有新项目上线,晚上如果9点能下班都算早。
    类似15分钟的健身课,马云也上过。今年3月,马云和国内60多名企业家在杭州的支付宝大楼里开一整天的会,只有午餐和下午茶歇的短暂休息。为了让这些老总们能在茶歇时间真正地休息一下而不是继续谈论工作,蚂蚁金服请来乐刻的健身教练Coco,“强制”他们在该休息的时候必须休息。
    在Coco的印象里,马云以一贯高昂的精神面貌积极配合,大多数企业家并不习惯从“老总”的身份中跳脱出来,仍然是一张张严肃的扑克脸。不过,15分钟过后,运动让大脑分泌的多巴胺让老总们放松一些,气氛明显比之前轻松起来。


    作为乐刻蚂蚁金服店的店长,Coco给这家公司的国际事业部、技术部、保险事业部等部门的员工上过课,她见识过无数酸痛麻木的腰椎和颈椎。
    尽管在入行时,互联网从业者对这种酸痛和麻木已有心理预期,他们往往既没有时间、又缺乏动力去健身房运动,各个大企业的人力资源部决定花一笔钱,把运动场景搬到公司内部。
    针对员工的不同情况,乐刻设计了两种健身课。办公室里15分钟的拉伸运动叫“工位课”,往往在不具备场地条件的企业更受欢迎。而滴滴和蚂蚁金服等企业也引进这种形式,是因为工作确实很忙,难以让员工们凑上一个时间,运动只能用“工位课”的形式见缝插针地进行。
    另一种叫“团操课”,通常45-60分钟,可以在会议室或企业内部的健身房进行。女员工多的企业一般采用瑜伽,安排在午休时间,避免大汗淋漓影响下午工作;男员工多的企业可能选择搏击,放在下班之后。
    即便是15分钟“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很多员工一开始参与程度也不高——教练在前面嗨,程序员们在后面丧——尴尬的气氛可能贯穿全程。Coco和教练们几番苦口婆心,“再不扭一扭,身体就垮得更快了”,程序员们终于习惯并且坚持了下来。
    除了日常课程,在多个闭关项目里,比如双十一、双十二、支付宝新版本上线,连轴转的人更加需要见缝插针地“续会儿电”。闭关项目期间,最高强度的运动可能是肩颈放松课,以及一种不用动的运动——冥想。这时候能想什么呢?大概是继续想提案。
    毫无疑问,办公室给乐刻这样的运动企业带去新的商业机会。从2016年开始开始发展企业客户,乐刻至今服务过300多家企业,其中科技公司贡献了一半。乐刻企业线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对企业的业务将是乐刻未来发力的方向之一,不排除会推出类似滴滴的“企业账户”模式,员工的健身由公司买单。


    回复
    2楼2019-05-06 16:59
      迈不开腿,先管住嘴


      但是,更多公司并没有提供这样的健身服务。每天10小时以上瘫坐在电脑前,如何减少肚子上堆积的脂肪、延迟变成“三高”人士的速度,是一个问题。


      不能加强体脂消耗,就只能控制热量摄入。


      一家互联网婚恋交友企业的员工夏逸诗在公司点外卖午餐时,坚持吃了两年麻辣烫——只点蔬菜。每天工作9小时的她,在这个行业里真的不能算“加班”,但她依然警惕久坐会胖。每天下了班已经很疲惫,偶尔运动也坚持不了,索性不办健身卡去自欺欺人,麻辣烫里的烫蔬菜的确帮她保持住了身材。


      上海的台湾菜连锁餐厅鹅庄从2017年做外卖开始,也渐渐发现,素菜的点单率越来越高。
      “我们午餐外卖的主要人群都是附近的公司人,刚开始点肉和油炸特别多,现在点烫素食、清淡的多一些。”鹅庄相关负责人徐明刚告诉界面新闻,在针对白领推出一人份套餐后,日均GMV增长30%,现在7家店的外卖一个月的营业额近100万元,为总营业额贡献了三分之一。
      根据界面新闻对公司人外卖的抽样调查,大多数人对中午吃什么采取随机决定的态度,而共同的要求就是少油、健康。不过,习惯并且喜欢吃“草”(沙拉等轻食)的人仍然是少数,更多白领既不愿放弃美食,又担心吃得不健康,因此倾向于信任大品牌的外卖。
      西餐轻食Wagas是30岁的陈敏最常点的外卖。“因为看上去健康。大部分外卖都太油腻了,和我这个年纪的单身男性一样,无从下口。”


      在公司人消费者的推动下,外卖越来越向品质化发展。
      饿了么相关负责人朱桐对界面新闻说,“黄沙拉麻”(黄焖鸡米饭+沙县小吃+兰州拉面+麻辣烫)过去是外卖的主力军,现在生存状况堪忧;用户尤其是年轻公司人群重视外卖品质,越有品牌影响力的餐厅,越受白领欢迎。
      “在北京的国贸和世贸天阶这样高档商务楼聚集的区域,大董、鼎泰丰点单率很高,而且它们从来不做促销活动。”他说。
      一些餐饮大品牌可能在白领心目中已经占据一定地位,却并不等于它们精通外卖。
      川菜连锁餐厅眉州东坡就是一个例子。它在北京的门店半数以上在写字楼云集的朝阳区。饿了么数据显示,在全国互联网公司的订单中,川菜是最受欢迎的菜系,占比高达42%。另一方面,2018年,饿了么北京市整体外卖的市场规模比2017年增长了190%,相当于翻一番,但眉州东坡外卖规模并没变化。
      从这两个维度来看,在眉州东坡的主要市场北京外卖整体增长、川菜这一菜系又受欢迎的情况下,眉州东坡可以说是“不进则退”。
      而眉州东坡同类型的餐厅西贝的外卖就做得比较成功,两者的区别是什么?
      饿了么团队分析数据得出,关键在于菜品迭代率。


      西贝的迭代率有400多,也就是说,每个月推出的新菜、以及各种菜的组合套餐可以达到400种,一个组合卖了一个礼拜,如果销售数据较差,就意味着消费者不认可,西贝马上从外卖菜单上撤下,换新的组合,可以说是花样百出。相比之下,眉州东坡的迭代率只有150。
      高迭代率的确可以吸引公司人——“中午不知道吃什么”是白领们常常抱怨的话。如果你的公司没有食堂,你在这里工作超过半年,基本就吃厌了公司周边三公里内所有餐厅。而一家餐厅不断变换的外卖菜单,至少可以增加一些新鲜感,对于没有精力和心情去寻找新餐厅的公司人来说,算是一种实用的解决方案。
      眉州东坡在北京推出公司人最需要的小份菜组合、团餐等新品之后,2018年12月单月的GMV就超过1000万元。


      回复
      3楼2019-05-06 17:00
        办公室里的咖啡并不是用来喝的


        虽然仍然有一部分人,喜欢自己跑到公司附近甚至楼下的星巴克端着一杯咖啡回到座位上,但是眼下另一种办公室社交工具不是微信、邮件或者钉钉,而是咖啡团购的app。


        在喝咖啡这件事上,公司人更倾向于和同事一起下单——如果外卖咖啡是为了方便,用大量优惠券鼓励办公室内的的团购行为则在便利的基础上增加了实惠的诱因。


        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的楚岚,经常负责部门的咖啡外卖。每当下午困意袭来,同事们相互使个颜色,楚岚心领神会,随即在瑞幸咖啡app上购买“买五送五”的优惠券,“一共100多元,10个人平均下来每人十几元一杯咖啡,可以选美式、拿铁等等不同口味,大家在群里报上来,我统一下单。”借着买咖啡、喝咖啡的机会,大家又小小地“偷会儿懒”,切入“午间八卦”,困意褪去便继续工作。


        去年双十一的时候,连咖啡也推出了个人团购和咖啡套餐两项优惠活动,被视为其有意拓展企业端客户的一次试探。其中,个人团购分三种:1799元100杯个人团、899元每人50杯双人团、599元每人33杯三人团,有效期三年。而50杯起售的咖啡套餐,单杯均价在3.98元至7.98元不等,相当于在咖啡原价上打1.8折-3.6折。不过,套餐的配送次数是有限制的,且一次性需配送10-50杯。这个数量像一道坎,将许多个人消费者挡在了门外。
        开在办公楼旁边的全家便利店的办公室消费,面向白领群体开展的湃客咖啡在不同时段推出尊第二杯1元、第二杯半价买五送五等优惠活动,鼓励整个部门一起消费。
        不过,外卖咖啡通常只能送到公司楼下,外卖最后100米的便捷性依然没有解决,在时间上从下单到收货至少等待半小时,这半小时里忙碌的白领们可能已经错过短暂歇息或会议环节。于是,雀巢直接把咖啡馆搬到办公室里,成立了雀巢办公室咖啡馆(NESCAFé OFFICE CAFé)。


        “现代人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在办公室里。根据我们的调研显示,一边办公一边喝咖啡的人越来越多,咖啡的受欢迎程度快速上升。”雀巢专业餐饮策略业务单元亚大非区总裁吕杰龙早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因此我们开辟了办公室咖啡这个渠道,希望让更多没有时间去外面或待在家里喝咖啡的人,能在办公室喝上咖啡。”雀巢已经成立专门的团队去拓展办公室渠道。


        此前,白领们已经在办公室的茶水间见到了雀巢两个胶囊咖啡品牌Dolce Gusto和Nespresso,而现在,北上广深的人将接触到的是它的现磨咖啡。


        在这个项目里,雀巢负责免费为企业建立一个咖啡站,并提供包括咖啡机、咖啡杯、耗材在内的一套整体解决方案,并定期对包括咖啡豆和牛奶在内的耗材和咖啡机进行补充和维护。企业只需要负责提供免费场地和水电接入即可,员工通过扫码付费按杯购买。但一切的前提是你所在的企业具备一定规模,至少有200名员工。


        回复
        4楼2019-05-06 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