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2,941贴子:34,733
  • 11回复贴,共1
未校潤


回复
1楼2019-05-05 22:39
    『竜人』神宫司智也作为敌人出现在面前,饭野优奈动摇到了極點。
    架起的剑尖不像樣地颤抖着,被小刀刺進的脚所哀訴的剧痛漸漸变得难以忍受。
    幸运的是,神宫司智也没有立即发动攻击。
    凝视着她的那張表情,好像感到很抱歉似的。
    目光中,帶有和以前一样的亲切。
    ……即使到了这种状况,少年也沒有把少女认作是敌人。
    “吶,饭野。把剑扔下好吗?再繼續下去,只会徒增痛苦而已”
    呼吁投降的语句中,包含了对同伴的关心。
    “我不會说要您帮忙。只要把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充耳不聞就可以了”
    “……那种事!”
    很有气势地,饭野优奈摇了头。
    好几次,好几次。
    每次,都有某東西从眼角溢出。
    少女也,认为少年是同伴。
    如果有方法讓大家回到原来的世界,也有想为此而努力的心情。
    即便如此,也做不到像他那样认为其他事情怎樣都无所谓。
    所以,對話就到此结束了。
    “吶。已经可以了吧”
    四個面具人的其中之一发出了声音。
    是四人中,唯一的女性。
    “真是的。你要讲话到什么时候喔”
    投向神宫司智也的言词非常尖锐。
    唯一,能从面具窥视到的女性的眼睛,是在瞪着智也的。
    其他三个人虽然没有出声,但还是帶有同意女性的气氛。
    “話是這麼說啦”
    说起神宫司智也,他表現出多少有些退缩的样子。
    那是,在某處有不协调感的表現。
    雖然神宫司智也,总是推进着冷静的對话,然而,其他的四个人全然沒有那样的氛圍。
    他们应该是同伴來的,但言谈中却有很大的温度差。
    只不过是搞错了吗?
    还是……。
    “神宫司先生。看来你並没有理解現在的狀况呢”
    面具女繼續苛責他。
    “我们有着使命。必须尽可能快地完成。因為『那位大人』叫我们要杀掉真岛的眷属”
    那语调就好像,在宣告这个世界的真理一般。
    从选择使用「使命」这个单词之中,也能窥视到她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洛丝和萝比维娅的身体硬直了。
    因为女性向她们投來的视线中,蕴藏着智也身上所没有的狂热信仰。
    二人,並不知道名字被隱藏了的『那位大人』是谁。
    但是,只有女性对自己,高兴地挥舞利剑的未来能明確地预料得到。
    “好了,是完成自身使命的时候了!”
    如果是從洛丝们無法与面具集團对抗的现状来看,那无非是绝望的宣言。
    “萝比维娅……!”
    “可恶!”
    对于互相庇护的两人,杀意大幅度膨胀。
    假面的女性迈出步伐,直接的将剑斬向她們。
    挥舞斧头與之对抗的洛丝,力有未逮未從正面打至粉碎。
    看到同伴的死而狂乱的萝比维娅,变成龙的头被砍掉。
    那是,她们无可奈何的未来———
    “不會让你得手啊啊啊啊啊!”
    ———将这种绝望的未来撕裂的,是本应受了重伤的少女的吶喊。
    “什么!?”
    大声喊叫着迈出了一步的饭野优奈的細劍,狠狠地碰擊女性的剑刃。
    是没有想到优奈受了如此重傷還能行动嗎,愕然的女性的剑,被細劍的一击轻易地弹飞了。
    “呼、咕!?”
    同时,饭野优奈的臉大幅地抽搐了。
    因为剧痛在用力踩出的脚上游走。
    “饭野小姐!?”
    雖然从身后传来洛丝担心的声音,但优奈没有余力回应她。
    頭由于疼痛和混乱而脉动似地连续发痛,呼吸也已經杂乱无章。
    尽管如此,少女还是抬起头,瞪着慌张地退下的对手。
    畢竟是如此严重的负伤和劣势———如果能因為這种理由而放弃,就轻松了。
    但是,如果那样做了,一直以來所珍惜的重要之物就會被折断再也無法恢复如初吧。
    在无意识中,少女这样的理解到了。
    而且,她有着约定。
    「守護真岛孝弘的同伴」,这樣的一個约定。
    不管发生什么事,這个约定也是不能违背的。
    在得知了神宫司智也的行为,无可奈何地动摇着的饭野优奈的世界中,只有这个是明确的指南针。
    所以,不會退缩。


    回复
    2楼2019-05-05 22:42
      “欸!”
      女性在面具的深处屏住呼吸。
      现在的饭野优奈具备了能让本应占据优势的女性胆怯的东西。
      看到这样的情景,神宫司智也呻吟了。
      “……啊。演变成这样了吗”
      在話中,像是帶有「果然如此」的意思。
      在这地方只有他知道。
      知道,这才是被頌讚為探索队白刃战最强的『韋駄天』。
      这是在过去紧接转移之后,怪物大量袭击之时发生的事情。
      雖然率领崩散混亂的作弊能力者們击破了危机的是『光之剑』的压倒性的战斗能力和超凡领袖魅力,但是,那之前一直勉强地维持着战线的,是在前线持续作战的『韦驮天』那不屈的心與意气和胆量。
      那是多大的伟业———雖然根据考虑的方式,也可以看作是异常甚至是怪异———稍微想象一下就能明白了吧。
      从和平的日本掉到异世界後马上,第一次的实战。
      在与逼近的大群怪物那绝望的战斗中,并没有被恐懼所麻.痹,而是咬紧牙关、站定腳步不斷战斗。
      能做到这样的事情的,在出自树海的转移者中只有『韦驮天』和『暗之兽』两人。
      那个本质,只是脚动不了程度的事是不會改变的。
      如果饭野优奈有屈服的时候,那也只有是在她心中的正义被折断的时候吧。
      神宫司智也叹了一口气後,抓住了被气勢壓倒而後退的女性的肩膀。
      “喂,要撤退了啊。”
      那句话,令剩下的四个人睁大了眼睛。
      “什、什么……!”
      “我是说要收手了”
      对打算反驳的假面女,左右摇头。
      “当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畢竟你们「和我不同,不是单纯的利害关系的合作者。」,但是事到如今,饭野会拼死抵抗的吧。认真的『韋駄天』,可不是手下留情能阻止得了的”
      直到刚才,他们的战斗都有一定的节制。
      饭野优奈只是为了守护,抵御对方的攻击進行压制一样地到处乱跑,神宫司智也則是以同伴為对手而有所顧慮。
      但是,一旦对方不顧生死进行疯狂的抵抗,就不便手下留情。
      如果走错了一步,就会變成互相杀戮吧。
      这一点是神宫司智也不能接受的。
      “我不能杀了这家伙。不如说,你们要杀的话,我也不得不阻止”
      神宫司智也的目的是「所有幸存的转移者平安地回到原来的世界」。
      其中当然也包括拔剑相向的优奈。
      與把重要的东西之外的任何东西怎樣捨弃掉都无所谓的价值观,是否可以说是表里相反呢。
      不管情況變得多么不利,他的信念都不会改变。
      现在的言行正是这样。
      然後,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從现在的交流中辯明了的事。
      那就是「面具集团的其他四人与神宫司智也是因不同的意图在行动」。
      以前,神宫司智也曾对再次见面的饭野优奈说出「为了回到原来的世界,正从探索队脱离组召集同伴」。
      可是,在这里的四名面具人,並不是话題中的同伴们。
      那么,是什么人?
      會产生这样的疑问是理所当然的吧。
      但是,在提出疑问之前,神宫司智也进一步说服。
      “这次的计划從转移失败發展到現在,尽是些异常變數的事情。其中,饭野的存在是极其重要的。本来是王牌的我们,被钉住了。只有这家伙,不能出現在这里。就是這样的对手喔”
      “那是……”
      “現在还是撤退比较好。不算什么。「事前准备已經萬全了」。饭野守护着的那些家伙,全部结束后,大家齐心协力收拾掉就行了吧?”
      “……知道了”
      面对神宫司智也的说服,假面女勉勉强强的点了点头。
      太过危險的對话,說到底,終究不是可以置若罔闻的东西。
      “等、等等。那到底,是什么……”
      可是,在饭野优奈發问的那个时候,异變发生了。
      “什、什么?”
      通道剧烈摇晃。
      从很近的地方,開始传来地鳴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說,结束了唷。”
      神宫司智也回答了警戒着的饭野优奈。
      “「封锁真岛所在的区域」完成了。雖然很遗憾,这样的话就不能成為援军了喔”
      “什……!?”
      那就是这个振动的正体。
      与制作了作出奇袭的钟木干彦的逃跑路线的时候相反。
      这一瞬间,汇合的道路被封闭了。
      “喂。神宫司”
      在饭野优奈愕然時,与刚才的女性不同另外的面具男挤进了對話。
      “不要说太多不必要的话。”
      与神宫司智也和假面女不同,他压低了声音。
      话虽如此,即便是裝出来的声音,也传達出了责备对方对敌对人物的嘴鬆的腔调。
      “不好意思”
      神宫司智也大概是有所自覚吧,坦率地说出了道歉的话。
      “只是不想让饭野受苦。如果要放弃的话,还是早点比较好”
      話中帶有认真的关心。
      “这样牢栏就被关上了。之后,比谁都忠实的他就会把事情结束掉的吧”


      回复
      3楼2019-05-05 23:0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06 00:2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5-06 00:38
            感謝辛勞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6楼2019-05-06 05:57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6 06:34
                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06 11:12
                  谢谢大佬
                  我发现了一件事
                  原来追更是如此痛苦的事
                  会让我如此饥渴难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5-06 13:19
                    我就算是死了,躺在棺材里,也要喊出“跪求4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5-06 13:2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06 15: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6 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