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224贴子:5,974
  • 5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109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5-04 16:35
    文化祭的準備工作順利地進行著,然後就這樣迎來了當天。

    椿在更衣室裡換上旗袍,並請美容師紮好頭髮。

    椿的班級的節目是找人賓果,只要不離開事先規定好的區域的話、行動就是自由的,所以可以一邊當節目的工作人員、一邊欣賞其他班級的展示和節目。

    整理好頭髮的椿朝往最初的區域的教室棟A的一、二樓移動。

    雖說文化祭才剛剛開始,但畢竟還是有來自外部的客人在場因而擁擠不堪。

    椿走到沒人的地方打開了小冊子。

    椿很在意佐伯的班級的茶室、與千弦的班級的手工肥皂&香shop。

    雖然想說在這裡轉來轉去不要緊嗎,不過本來要分配給客人的賓果卡當中有印上『旗袍的人』這個項目的卡就只有一張而已。

    因為賓果卡就放在那邊,椿好奇地試著看了下有些怎樣的東西的時候注意到了『只有一張』的事。

    如果被問到有沒有洩氣的話確實是有點消沉,但實際想想很少會有學生來和椿搭話。

    因為會讓本來是消遣的節目在一瞬間變成恐怖的節目。

    正因為如此,椿知道了絕對不會有學生來找自己,於是就想要盡情地享受其他班級的節目了。

    很遺憾的,上午杏奈因為有美術部的接待處的工作,所以無法一起行動。

    椿想說因為範圍不大、應該能輕而易舉地遇到個熟人吧,只要稍微邀請一下作為聊天對象就好了。

    「好,先去茶室填飽肚子吧。而且佐伯君也在那」

    收起小冊子的椿走向了佐伯所在的二組,果然、怎麼說呢,二組的學生們對她的登場感受到了迷惑與恐懼。

    「那個,朝比奈大人」
    「怎麼了?」
    「您一個人嗎?」
    「嗯,有什麼問題嗎?一個人不行嗎?」
    「沒、沒有的事!請坐在喜歡的座位上!」

    口中說著「謝謝」的椿坐到了角落的座位上。

    偶然地椿將視線轉移往前方的時候,被其他的學生推著背、穿著服務員的服裝的佐伯進到了眼中。

    雖然他很困惑,但因為其他的學生懇求而不情願地拿著菜單來到了椿的地方。

    「給你添麻煩了、真是抱歉」
    「無論對方是誰,希望至少要好好工作啊……」

    吐出了一口氣的佐伯垂下肩膀。

    接待椿這件事並不算什麼,但是被別人強加了工作的佐伯也覺得不太舒服。

    「這是菜單。推薦的是巧克力蛋糕。因為是有名的店提供的應該很好吃吧」
    「那麼來份巧克力蛋糕吧。請給我阿薩姆紅茶」
    「了解。請稍等」

    禮貌地鞠躬後,佐伯拿起菜單走到後場。

    幾分鐘後,佐伯將放有紅茶和巧克力蛋糕的托盤放到了椿的面前。

    然後佐伯就那樣坐在了椿的對面。

    「佐伯君?」
    「在朝比奈桑回去之前會一直招待妳哦」
    「哎呀,那我要不要坐上三個小時呢?」

    大概是聽到了吧,二組的學生們都用著一副吃驚的表情看向了椿。

    「朝比奈的班級記得是找人賓果吧?穿著旗袍就是說朝比奈桑負責的是化裝擔當吧?進到教室裡沒問題嗎?」
    「只有一張印有旗袍的人的賓果卡,所以不會被發送出去吧。所以誰也不會來找我的,我一整天都很閒」

    椿毫不隱瞞地笑著說道,察覺到她同班同學所做的事的佐伯皺起了眉頭。

    「朝比奈桑妳覺得這樣好嗎?」
    「要說是哪邊的話、是不太好啦。但是讓他們做了那樣的事無非是因為我平時的態度不好的緣故。這只是自作自受而已」
    「雖然最初也很害怕的我並沒有理由說些了不起的話,但是什麼都不做的話也不會被怎麼樣,難道他們就沒有注意到這件事嗎?」
    「有交談過的話會產生『咦?』的疑問吧,但是那些相信謠言、已經凝固了的思考模式是無法做到的」
    「與其說這是吃虧的性格,不如說是在挑角色吧……」
    「這是我自己想要的東西」

    在當初決定扮演反派角色的時候、椿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首先、對其他人來說水嶋家的權力是很恐怖的。

    另一方面,佐伯並沒有聽說過椿扮演惡的真正理由,更不能理解為何其他的學生會對她敬而遠之。

    所以現在對椿那像是已經放棄的話語讓他感受到了心痛。

    只是椿雖然因為無法被傳達聯絡事項、在學校活動上無法好好合作而感到困擾,但也並不覺得這狀況特別討厭。

    「佐伯君。快樂的文化祭不適合露出那樣的臉。因為要接待客人所以必須笑哦」
    「嗯。對不起。難得妳作為客人來了卻是這陰沉的樣子」
    「這是因為我們聊到的事的緣故。別在意。……那麼,品嚐完巧克力蛋糕和紅茶之後去其他班級吧」
    「咦?已經夠了嗎?妳不是要坐三個小時嗎?」
    「誒。我只是稍微刁難一下而已啊」

    椿以輕浮的語調和假笑說著。佐伯一瞬間瞪大了眼睛,然後喃喃自語些什麼。

    椿緩緩地品嚐完溫暖的紅茶和巧克力蛋糕之後,向佐伯告別離開了二組。

    其他的學生想必是鬆了一口氣吧,於是椿前往千弦班級的五組手工肥皂&香shop。


    回复
    2楼2019-05-04 16:38
      過了兩個小時,移動到最后區域的椿和杏奈一邊看著各班級的節目一邊悠閒地度過。

      「哎呀,是飛鏢啊」
      「獎品是烤點心等等」
      「去吧」

      為了得到烤點心!正當椿幹勁十足地準備踏進教室的時候、被從背後打了招呼所以停下了腳步。

      回頭一看,是雖然氣喘呼呼但露出了微笑的透子正看向椿。

      後頭是同樣也氣喘呼呼的鳴海小跑著跟在透子的後面。

      「……夏目桑?」
      「終於找到了!這樣就Bingo了!」

      賓果?於是椿把視線轉向透子的手邊,她正拿著似乎在哪見過的賓果卡。

      「……妳參加了我們班的節目啊」
      「是的。因為在三條線的正中間是『旗袍的人』,所以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找了呢」
      「那個、Bingo了真是太好了啊」

      椿雖然嘴上說著「太好了」,但是她知道印了『旗袍的人』的卡就只印了一張。

      因為應該有相當數量的賓果卡才對,可以想像的到是故意把這一張交給透子的吧。

      同時透子說了從早上開始就在找,不過椿並沒有離開指定的區域當中,如果好好地找的話很容易就能找到才對,至今為止都沒找到想說真是不可思議。

      「夏目桑。妳沒問負責提示的學生嗎?」
      「問過了,但是沒找到呢」
      「順便問一下,上午妳到底找了哪裡?」
      「運動場。還有就是教室棟B的三樓」
      「……是嗎?」

      透子不但拿到了印了『旗袍的人』的賓果卡、提示擔當也是刻意的沒告訴她位置,難道說是和交給她的學生聯合起來故意告訴了她錯誤的地方嗎?

      「那麼,是其他負責提示的人告訴妳我在這裡的嗎?」
      「啊,不是。是我聽說穿旗袍的人在教室棟B所以急忙趕來了。沒想到就是朝比奈大人。果然身材好的人穿什麼都合適。我也想成為就算是穿T恤和牛仔褲也看起來很帥的人啊。我好羨慕朝比奈大人」
      「……妳也不算身材不好吧?」
      「請好好看著我和朝比奈大人的腰之後再說呦……。是水桶腰哦?悲哀地」

      聽到她那悲傷的聲音,椿似乎因為踩到了透子意想不到的地雷而驚慌失措。

      「真是抱歉。沒想到妳那麼在意」
      「不。我才是很抱歉說了這麼奇怪的話。但是從小學的時候開始,就為了伸長腿而把腳掛在單槓上懸掛著,但是沒有效果…」
      「順便問一下,懸掛後的結果是?」
      「血都衝到了頭頂上、暈乎乎的」

      「果然啊」椿用著一副無法言喻的模樣凝視著透子,她也因為意識到了而開始反駁。

      「不、不是啊!我只做過屈指可數的程度而已哦?也沒有每次都暈乎乎的呦!」
      「我沒想過這樣的事」
      「絕對!絕對是這麼想的吧!會認為是傻瓜孩子呢!」
      「我沒這麼想。我只是覺得『果然是夏目桑』這樣而已」

      因為被說了『就像是透子會做的事』,她無力地垂下了肩膀。

      「這就是夏目桑的優點啊。那麼把賓果卡拿出來吧?等我蓋好印章之後請去我們班上領取獎品」

      透子半哭著遞出了賓果卡。

      「夏目桑。我沒認為妳是笨蛋。我認為妳是個不會被傳言所迷惑、能夠看穿人的本質的優秀的人。稍微冒失的地方也是妳的魅力點」
      「啊,謝謝」

      看了一眼害羞的透子,看來姑且援護成功了,椿放心了。

      「對了、吶、妳是和鳴海桑在一起的吧?如果一直找到了下午的話一定很累吧?有參與其他班級的節目嗎?」
      「我參加了很有意思的東西呢。我和清香桑也得到了各種各樣的獎品哦」
      「妳好像很享受那就太好了。我們班的獎品是……記得是沙漏和護手霜。因為是早完成的能先挑選,所以如果能留下好的東西的話就好了」
      「所以才說了不要拘泥正中間,以其他地方的賓果為目標就好了啊?」
      「可是、三重Bingo是夢啊!」

      雖然不是認真的,但是透子和鳴海之間發生了輕微的爭吵,椿姑且前去給兩人勸架。

      「清香桑也費心了吧。想讓夏目桑早點Bingo對吧?」
      「是的。就是這樣。……誒?」

      椿試著用氣勢說出了鳴海的名字,不過當本人注意到被用名字叫了之後為何凝固住了呢。

      難道是因為不容許用名字稱呼嗎,椿因為可能選錯了選項而感到害怕。

      在張大嘴凝視著椿的鳴海與心中出現修羅場的椿之間,透子不經意地拍了鳴海的肩膀。

      「太好了,清香桑!一直都想和朝比奈大人用名字互相稱呼的對吧」
      「等、等等啊,透子!」
      「夢想實現了呢!並沒有聽錯呦?」

      因為透子的援護讓椿的心跳加劇了。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的話,我覺得鼓起勇氣是好事,但是因為沒有來自鳴海那邊的反應所以也無法做出判斷。


      回复
      4楼2019-05-04 16:44
        透子從焦急的鳴海那邊移開了視線,微笑著看向椿。

        「朝比奈大人不喜歡被清香桑用名字稱呼嗎?」
        「……不。不如說我也希望能用名字來叫我」
        「就是這樣、清香桑」

        因為被問的太直接了,椿不由得坦率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另一方面,被透子搖著肩膀的鳴海「欸!?」的吃了一驚、再次凝固了。

        椿拍著打算繼續說下去的透子的肩膀阻止了她。

        畢竟好不容易透子支援了我,椿一邊感到緊張一邊朝向鳴海開了口。

        「鳴海桑。以後我可以用清香桑來叫妳嗎?」
        「是、是的!當然可以!能用名字來叫我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聽到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清香桑也用『椿』來叫我的話我會很高興的。不如說請務必這樣叫我」
        「是的。嗯……那麼……椿大人」

        與害羞的鳴海相反,椿笑著凝固住了。

        透子因為察覺到了椿凝固的理由,所以搖著鳴海的肩膀。

        「清、清香桑。不是用『大人』而是『桑』來稱呼比較好吧?」
        「用『桑』的話也太可怕了!」
        「清香桑,我的話用『桑』也沒關係。沒問題的」
        「不,對不起,雖然您說我用『桑』就好,但是我無法冷靜下來啊……。雖然很高興椿大人這麼關心我,但是無論如何我都做不到啊。請您理解」

        因為都這樣道歉了,椿和透子都不好再接著說下去了。

        「……我明白了。不能太勉強妳啊。能用名字來叫我這件事本身就很開心了,所以要求更多也不太好」
        「對不起」
        「不用在意」

        總之達成叫鳴海的名字的目標了。光是那點椿也非常滿足了。

        放下肩上的包袱的椿將視線轉向旁邊的透子。

        「夏目桑。謝謝妳的應援」
        「不,我只是想要多管閒事而已。不過也很高興就是了」
        「……妳真的從性格上就能看出來是個很出色的人呢」
        「誒?」
        「因為想要被表揚,所以大多數人都是以『希望被人們看好』的理由而對人溫柔。能夠不求回報而行動的人只有一小部分而已。所以我覺得妳很厲害」
        「啊,謝謝。但是,我並不是像朝比奈大人所說的那樣優秀的人喲?既有負面的感情、也會生氣的呦?」
        「我覺得能夠隻字不提、也不讓別人注意到就很厲害了」

        特別是對經常暴露在聲音和臉上的椿來說、簡直到了想把她指甲裡的污垢煎來喝的程度。

        「雖然很高興,但是被評價到那種程度的話總覺得哪裡癢癢的」
        「至少映照在我眼裡的妳是這樣的。那麼,夏目桑。如果不快點移動的話,賓果的獎品真的會送光的呦」
        「啊,已經十四點了。對不起我把妳叫住了。走吧,清香桑」
        「是啊。那麼、椿大人。我們就此告辭了」
        「嗯。請享受剩下的文化祭吧」

        結束了平靜的對話後,鳴海和透子愉快地說著什麼離開了。

        「椿桑,妳是想要提高夏目桑的好感度嗎?」
        「誒?好感度?因為太感謝了,所以只是把這句話傳達給她而已」
        「沒有自覺嗎!?」
        「沒有自覺是什麼意思啊,我真的認為她是一位出色的人。所以用語言表達出來是理所當然的吧?」

        一隻手放在額頭上的杏奈嘟噥著「這是誰的路線啊」。

        「考慮到至今為止的事情的話,是恭介桑的路線吧?」
        「我想現在比起對水嶋大人的好感度,對椿桑的好感度更高吧」
        「是嗎?沒有那樣的事吧?親密和愛情是不同的東西吧?」
        「但願那個親密不會阻擋到愛情」

        椿和透子相關的有兩次事件,但是恭介也和她一起參加了事件。

        而且那些也是比較重要的事件。

        因此椿認為恭介的對象是透子,絲毫沒認為她有妨礙到兩人之間的關係。

        「沒關係吧。我想恭介桑會努力的」
        「嘛,因為不是遊戲,所以不知道會如何繼續下去呢」
        「是啊。而且只有一張的賓果卡也結束了,可以不用在意區域的四處移動了」
        「既然已經不會有人來找了。要不要去還沒看過的地方?」
        「在這之前先去飛鏢那吧」

        椿和杏奈進入了剛剛打算進入的教室。

        穿著旗袍的人正玩著飛鏢,真是超現實的景象。

        「……餐券卡一年分啊」
        「得到了即使收下也會困擾的東西呢」
        「嗯一一。要送給夏目桑嗎?」
        「說是獎品的話應該會收下的吧」


        回复
        5楼2019-05-04 16:47
          就這樣聊著天、也享受了幾個班級的節目之後,椿們決定到食堂去休息。

          因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所以在食堂的學生很少。

          雖然很少,但是因為有個很顯眼的人坐在椅子上,椿接過飲料後就朝向那邊走了過去。

          「恭介桑。能坐在旁邊嗎、請多關照?」
          「啊?啊啊,是椿和八雲啊。妳一整天都是這副模樣嗎?真是個了不起的祭典人啊」
          「因為班級節目的緣故,我是化裝擔當!請不要興致勃勃的那樣仰望我」
          「不是嗎?」
          「不是啊!」

          椿想說不是工作的話才不想穿這種會清楚地暴露體型的旗袍呢。

          因為是文化祭的節目才會穿的。

          因為被恭介誤會而感到焦慮的椿、看到了在桌子上放著的打開了蓋子的小箱子和玻璃工藝品,而想起了在數小時前美緒與他的對話。

          「……那個,是從立花桑那裡收到的吧」
          「妳看見了嗎?雖然從早上就一直跟著,但是因為想要一個人待著所以我就說了別跟著我,結果就被強加了這個。在收下了之後就變得老實了」
          「是嗎」

          椿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凝視大概是內容物的玻璃工藝品。

          那是小小的海豚的玻璃工藝品,不過椿很在意美緒拼命要給恭介的事。

          「被說了『看過後就應該想要』,我明明沒有去過這個班級……。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於是、從恭介的話中注意到了什麼的杏奈開了口。

          「水嶋大人,至今為止您有沒有因為立花桑的緣故而去擔心過什麼?」
          「沒什麼特別的……。不對,這麼說來,她會突然來和我搭話,我返回了幾句話之後心情就會變好,然後就離開了,這樣的事情有好幾次呢」
          「例如?」
          「……記得是、在入學典禮之後被問了是不是討厭自己,我回答『沒什麼』的時候她異常的高興」

          想到了關鍵的椿看向杏奈、與想到同樣的事情的她目光相合。

          再次從恭介那聽說了美緒的事之後,椿確信了她打算再現在高等部的事件。

          雖然確信了是這樣,但只要聽了恭介的話之後就明白他並不是明顯地被動的自己行動,如果事件本身也被積極地把握住的話就可以說已經發生過這件事。雖然是並非沒有、但卻有些微妙的情形。

          例如這次的玻璃工藝品的事,是『在高等部一年級的文化祭當中恭介很中意鯨魚的玻璃工藝品,因為自尊心妨礙無法去買,在之後被經過的美緒買下』的事件,她是打算重現這個事件嗎?椿這樣想著。

          但是,那是鯨魚而不是海豚。

          而且恭介也沒去看玻璃工藝品,美緒的台詞也不是那樣像是強給似的對白。

          儘管如此,美緒還是高興地對椿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

          椿想說無論怎麼往好的方面去看那個事件也不算發生吧。因為恭介根本沒去看玻璃工藝品、Flag也沒立起來。

          對那過於積極的美緒的想法,椿感到很無力。

          關於這點杏奈也好像也一樣,她也垂下了肩膀。

          「什麼。怎麼了?」
          「不。什麼都沒有」

          因為沒有辦法向恭介說明理由,椿只能含糊其辭。

          就這樣,椿知道了美緒在想些什麼,高等部一年級的文化祭也結束了。


          回复
          6楼2019-05-04 16:50
            第109話完.....

            三樓又度娘了,老規矩真白吧(遠目)
            字數好多啊咕
            好消息是下一話是五千字.....壞消息是接著又是大章(嗚嗚嗚)
            ------------
            回歸本篇吐槽
            從文字敘述中可得知樁的腰身不錯,利昂估計很想要照片吧(茶)


            收起回复
            7楼2019-05-04 1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