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487贴子:35,764
  • 6回复贴,共1

web 7-38 严重的背叛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还能肝............ZZzzzzzz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5-02 23:39
    前话的梗概饭野优奈和神宫司智也。两人命运的道路已经分开。就在这时,真岛孝弘好友的刀刃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

    -----------------------------------------

    “……呃?”

    究竟是谁发出的惊叹声呢?

    就在那一瞬间感到莫名其妙,完整的内心被狠狠地打得粉碎。

    大脑变的空白。

    也许是意识拒绝接受现实而产生的虚无。

    回过神来,在侧腹有种难以忍受的灼热感。

    生理上的反应扭曲了脸部之后,我终于意识到那是剧痛的表现。

    “……等一下。”

    锋利的刀刃侵入了侧腹。

    痛苦使呼吸变的急促,瞬间全身冒出了冷汗。

    但是另一方面,意识却把自身所发生的情况变成感觉那是发生在某个遥远地方的事情。

    因为这种情况超出了自身所能够想象的范围。

    这样的事情,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的到。

    “干、彦?”

    颤抖的嘴唇编织出了眼前挚友的名字。

    干彦身体前倾俯视着我。

    接近到了不自然的距离,因为攻击而出乎意料地缩小了。

    看到了他那五根手指握着刀柄。

    到了这种程度,大脑终于接受了摆在眼前的现实。

    也就是说,从微笑着问候转为行凶的干彦,用刀刺向了自己的侧腹。

    前倾的姿势是为了拔出刀身。

    像从下窥视一样地,呵呵的漏出了轻浮的笑容。

    “不行啊,孝弘。你别太大意啊。”

    半开玩笑地用开朗的声音责备着自己,毫无疑问是作为自己挚友的少年。

    但是,挚友却做出了如此残酷的行为。

    “干彦,为什么……”

    呼唤的声音因痛苦而变的嘶哑。

    在干彦五指握住刀柄即将拔出时我反射性的用双手紧紧压住了刀身。

    是生物本能的防御反应所做出的动作。

    但是,事情发生后,对应也是有限度的。

    心脏在激烈跳动的同时,腹部渗出的血液沾满了双手。

    “咦……啊啊啊啊啊啊!?”

    目睹了鲜血的加藤发出了悲鸣。

    同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朵拉!前辈!”

    “你在干什么,你这家伙!”

    工藤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大声喊道,之前开始行动的朵拉挥舞着影绘之剑冲了过来。

    但是,这个状况好像早已被他预料到。

    干彦冷静地应对了。

    “哎呀,危险。”

    在被朵拉砍到之前,为了让我成为盾牌而更换了位置。

    他的身体与之前努力之后相互承认时的那一天一样。

    “算了。”

    “咕!”

    脚踹向了我的肚子,因为冲击我飞了出去,被朵拉接住了。

    就在这时,小刀从侧腹脱落下来,血液越发猛烈地喷了出来。

    因为血液急剧的流失使身体迅速的失去力量。

    我按着腹部止住了出血,但视野已经暗淡了下来。

    “朵拉,先确保前辈!”

    “知道了!”

    工藤和朵拉在确保我身体安全的方面上行动,应该是妥当的判断吧。

    只是,干彦的目标,从最初开始就另有他人。

    “哎!?”

    听到少女的悲鸣,我后背突然激灵了一下。(滑稽)

    “糟了……!?”

    发觉的时候已经晚了,本来身体就不能正常活动。

    尽管如此,强忍着痛苦总算抬起了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5-02 23:39
      那里出现了最糟糕的情景。

      “加藤……”

      失去意识的少女被干彦抬到了肩上。

      “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就这种状况不大好。我可不打算好好的正面对抗。”

      “干彦……”

      干彦把刀刃抵在了加藤的脖子上。

      那个情景,对我来说比用刀刺自己的侧腹还要强烈得多,更让我感到了情况的残酷。

      “不好意思,请让我就这样逃走吧。”

      “……你觉得我会轻易的放过你吗?”

      工藤静静地回了句。

      那个疑问里透露着恐吓的语调,但是干彦的语调却丝毫没有变。

      “啊。我在想。确实,你也许根本没察觉到这个孩子。但是,孝弘不是那样的。如果孝弘不是那样的话,你就不能动了吧?”

      “嘁,刷小聪明……”

      工藤咂着嘴,但是没有动。

      没有以卷进加藤的形式展开攻击的情况所以我放心了,但是,由于这个,改变状况的手段失去了也是事实。

      “干彦……”

      我维系着快要中断的意识,强行开口了。

      “放开加藤。”

      “不,不。不行。这样的话,我可是很害怕的啊,会被杀的。”

      干彦用眼睛示意了朵拉,假装地颤抖着。

      “那个,意思就是去死吧?嘛,虽然被你这么说了但这我可办不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说起来,为什么你会变成我的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想成为敌人而已。所以,加藤也不能交给你了。”

      这个问题就这么被他敷衍了过去。

      “咕……”

      本应该追问的事情有很多。

      但是,无可奈何脑中却没有了足够的血液。

      如果不持续绷紧精神的话意识说不定就会中断,思考就不能很好地运转。

      我只能听干彦的话。

      “没那么不可思议吧?孝弘你没有从这个地方逃脱的方法。不行啊。你已经结束了。即便如此,你也不觉得自己是傻瓜吗?”

      “干彦……”

      “啊,也就是说,要说什么的话,那就是优先顺序。这是最近才成为的合作者……算是合作者吧。虽然说是这样的话。我呢,虽然不喜欢那家伙,但是只有这句话我是同意的。”

      “……优先顺序?”

      “对。优先顺序。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着好像已经放弃了什么的话。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只是一句“没办法”的话,就刺痛了我吧——普通人是会这么想的吧。

      但是。
      但是,在我这样想之前。

      “干彦。你呢……”

      ——有想问的事情。

      但是,这样做是不被允许。

      因为在那之前,发生了异变。

      “这是……!?”

      突然,通道的地板开始大幅度的上下起伏。

      看上去相当坚固的通道开始很大程度上摇晃。

      “这是地震吗……?不,这个……”

      “王啊!靠近我一点!有魔力的气息!”

      这个时机很好,工藤和朵拉马上察觉到不是普通的事情,摆好了架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5-02 23:40
        这种反应是理所当然的——干彦和我不同的是‘我是知道的’。

        干彦马上转过身去,我张开口强说出话。

        “不……不对!这不是攻击……!”

        “什么?”

        当朵拉发出惊讶的声音时,干彦正准备要沿着墙壁逃跑。

        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不一会儿,就发出刺耳的声音,墙壁开始分成两半。

        “什么……!?”

        朵拉被吓得目瞪口呆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让人觉得坚固的通道的构造正在发生改变。

        转眼间,那里出现了新的道路。

        毫不犹豫地,干彦跳到那个过道上。

        就这样扛着失去意识的加藤。

        “等一下,干彦……!”

        “喂,喂!”

        被惊人的焦躁所支配,我脱离了朵拉的手,想要追上干彦。

        但是,刚迈出第一步,就因为支撑不住体重而体势崩溃。

        剧痛沿着脊髓直线而上,切断了指示身体的神经的工作。

        “你!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吗!?”

        朵拉抓住了我的肩膀撑住了我。

        当然,那种事情我是知道的,但是 。

        “不追上的话……!”

        明明知道在勉强自己。

        尽管如此,还是坐立不安。

        “现在的话,现在的话还能够赶上……!”

        “喂,你……”

        朵拉犹豫不决,视线开始动摇。

        紧接着,突然出现了白刃,朝向着她反射出了闪耀的光芒。

        “啊!?”

        这是锐利的一击。

        身经百战的朵拉之所以遭到袭击,是因为来自本应该没有人的地方的攻击。

        “这个!”

        朵拉在即将要被击中的时候做出了反应。

        把一只手变成了剑弹开了攻击,瞪大了双眼。

        “什、什么、这是……?”

        朵拉凝视的前方有支长枪。

        那是刚才,贯穿了特拉维斯头部终结了他剩下的生命的武器。

        好像被隐形的谁抓住了似的,枪漂浮在空中。

        我以前见过类似的情景。

        “是《幻象·骑士》!干彦的固有能力!”

        这是一种即使不用手触摸也能操纵自己的武器,类似于念动力的力量。

        连续的突刺袭向了朵拉。

        “好烦啊……!”

        每一击,朵拉都正确地弹了回去。

        这是一场对干彦没有危险的攻防战。

        只是,这个场面的发展还是没有超过干彦的意图。

        “……还是让他逃了?”(「……足留めを喰らいましたか」)

        工藤自言自语着,背后的翅膀放出了闪耀的光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5-02 23:40
          “让开,朵拉。击溃吧。”

          用冰冷的声音宣告道,到现在为止因为加藤被作为了人质而不能使用的魔法使了出来。

          朵拉退后了,浮游的枪被风之锤击中所折断。

          如果破坏了武器,能力就不会持续下去了。

          折断的枪掉在了地上。

          但是,在那个时候,救回加藤的机会早就过去了。

             ***

          “可恶……”

          凝视着干彦消失的通道,我紧握着沾满鲜血的拳头。

          要追的话,必须马上。

          从现在开始,追上也需要时间吧。

          受了这种程度的伤,即使让朵拉抱着,也无法忍受长时间移动晃动所带来的剧痛吧。

          没能追上。

          一意识到这一点,我就无法忍耐。

          “唔、咕……”

          连用膝盖支撑都站不起来了,于是用手撑在地板上。

          地板在手掌下摇晃。

          “喂,喂。没事吧?”

          在朵拉打招呼的期间,振动也还在持续着。

          远处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我想通道和刚才一样正在发生变化吧。

          “朵拉。对前辈,马上进行应急处理。我有一只手动不了……”

          工藤一边发出指示一边向我们走过来。

          在锐利的眼睛里,还在散发着强烈的对持续不断的震动所保持警戒的目光。

          “话虽如此,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魔法道具。”

          我立即回答。

          因为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事。

          “魔法道具吗?”

          因为不知道我会回答他,工藤显得有些困惑。

          “确实,鉴于刚才的魔力发动,这样想是很自然的……那么,这个地方有大量的魔法道具,是什么设施呢?刚才的隐藏通道也是如此?”

          “不对”

          我否定到。

          “在这里并没有施展魔法道具。”

          “……前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5-02 23:40
            工藤问道,表现的有些困惑。

            说不定以为我现在很混乱。

            目光转而变成了担心的样子。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被这么想也不奇怪。

            但是,我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并不是失去理智的胡言乱语。不是那样……因为莎露比娅找到了这个地方的真面目了。”

            “这个地方的真面目……?”

            那是一种偶然。

            说到底,莎露比娅只是在调查作为契约者的我的魔法不能展开的问题。

            并且,那个尝试成功了。

            虽然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但她还是成功地查明了原因。

            结果,陷入了非常困惑的境地。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魔法没有发动的原因是——相互干涉。

            同一种魔法在一个地方发动,魔法之间就会发生相互干涉。

            知道了这一点的她,通过契约稍微改变了我分享的魔力的性质,避免干涉,使魔法能够发动——这本身就是因为流浪在悠久时光里的『雾之仮宿』的妙技——同时也明确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与这个地方干涉了的,是魔法『雾的仮宿』的相同种类的魔法』。

            换句话说,就是“什么样的魔法在这个地方持续展开”。

            莎露比娅最初似乎认为那是错误的结论。

            是不可能的。

            因为被干涉的是她的本质。

            但是,无论怎么确认,答案都没有改变。

            在这个地方,经常,作为魔法本身存在的『雾的仮宿』莎露比娅同种的魔法被持续展开着……。

            所以,我也否定了刚才工藤说的话。

            也就是说,并不是在这个地方安装了什么魔法道具——

            “——而是这个地方本身就是由魔法道具制作的。这里是一种异界。”

            7-38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5-02 23:4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5-02 2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