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游戏世界女主...吧 关注:631贴子:749
  • 17回复贴,共1

过去篇 真梨香 1年夏 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SKE48镇楼。】


回复
1楼2019-05-02 21:35
    二楼。


    收起回复
    2楼2019-05-02 21:36
      过去篇真梨香 1年夏 1

      自我入学樱花学园高等部,2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转生到前世玩过的游戏世界,违反剧本进了学生会。目标是,让游戏女主角的我妹妹桃香,过上不被任何人所伤的学园生活。

      “菅原会长,这是下周起开始召集的体育祭实行委员会的概要说明资料,请您检查”
      “啊啊,请放那吧,然后葛城,你把这份文档还回资料室,回来的路上去趟职员室把木田川老师检查完毕的那部分文件拿回来”
      “好的”

      学生会现在,对下个月即将举办的体育祭,开始准备召集实行委员会。每班2名选出者的体育祭执行委员会将要进行分组,策划比赛日程,制作每个比赛的出场者名单,设置体育祭当天和前一天的帐篷,等等各种杂物活。
      学生会和执行部成为了全体的指挥和事务处理层面的援助中心。因此,有一堆执行委员召集前的准备功夫。
      我跟从菅原会长的指示奔走。进到执行部的当初,我常常在泽渡的指示下处理文件,但最近像这样受会长指示进行工作的次数多了。像今天这样被委派四处,时而让我与各委员会的委员长或者部长会的部长交涉。
      担任委员长、部长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内部生的3年生。我作为1年生、特待生,而且入学不久就和2年级代表的一之宫怼起来了,搞得他们都认得我的脸和名字,知道这样的我来充当交涉对象后,各委员长他们一开始都让我吃了闭门羹。

      “蛤?1年生的话可谈不成事。让菅原或者五叶松直接来”
      “请不要连内容都不确认就觉得事情说不成。我已经被吩咐,这件事情由我来确认。总之请您立刻确认这份文件”

      只不过让他过目文件盖章也会发生这种事情。一旦变成这幅复杂的交涉,他便会不停地让我叫干事来。你是那种恶意投诉的顾客吗。
      要是这里让干事来,话题就能轻而易举地进行下去吧,但若是那么做,他们就不会再和我交谈了。这些让人火冒三丈的缠人,我左耳进右耳出,坚持不懈地进行交涉。

      我的做法似乎也有了些成果,最近终于增加一些人会听我说。特别是体育会系的社团部长或者体力系的委员会,他们似乎对我的坚持很是欣赏。

      “哦哦,葛城,今天也很努力呢!有糖吗?”
      “你要去职员室?那么顺便把这个也带给顾问的柳老师吧?”

      总感觉自己被当作了喽罗,不过算了。结果all right。
      相反很顽固的,是文化系的社团部长和以女生为主的委员会委员长他们。关于他们,除了因为我是特待生,还掺杂了别的理由。

      “那边那位等一下”

      从职员室出来,被茶道部的2年生搭话了。虽然我记得她是一之宫或者吉嶺,不知哪位的跟班,但那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跟班也是各有各地一连串跟着,所以很难区别到底是哪边的跟班。

      “怎么了?前辈”
      “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了?区区一个学生会的小丫头却对代议会的做法在那吹毛求疵”

      前不久,对于代议会立下的party活动的服装规定,我已有对策一事还没在表面上公开。但是,那之后,学生会执行部增加了特待生人员,收集对代议会的意见的时候,也会采用特待生视点上的意见。
      虽然学生会不能直接推翻代议会的决定,但干事能出席会议提出意见。在那被反映出来的特待生意见,代议会里头也似乎一点一点地出现学生对特待生做出妥协。

      而且,我似乎被上级生们认为,我就是那类特待生的领头羊。
      因此,我时不时就被2年级的双壁给缠上。每次我都糊弄下一之宫,对吉嶺则彻底避开,结果被跟班的女性们认为,我就是特意为了引起双壁二人的注意而去抬杠的傲慢女。关于这点真想让她们彻底订正过来。
      顺带一提将这些情报告诉我的,就是入学当天在图书馆遇到的一之宫跟班一员,枇杷木夕夏前辈。夕夏前辈清楚我很讨厌一之宫,在各方面都对我多加关照。让她跟着傻*殿那种人真是太浪费了。

      “代议会就是为了代表学生的意见,进行商谈的组织。我觉得你们是不会限制学生发表意见的吧”
      “!就是因为你这样强词夺理,才说你傲慢不堪啊!你们这群寄生学园的穷人,居然对学园的做法发表意见,不觉得很不知分寸么?!”

      嘛,确实无论学费还是其他学习用品购入费用都是由学园用奖学金来支付,所以她说特待生是在寄生学园也不算错。但是,那些钱又不是这个女学生个人给的,所以轮不到她来提意见。

      “特待生也是学园的学生。特待生为学园提供学力或者运动、艺术上的优秀技能,我们只不过对此获得报酬而已。而且,正因为是特待生,才会比普通学生对学习环境有更高的理想追求。将这些反映给学园能够提高樱花学园整体的学习环境水平”

      我并非想要逆转特待生和内部生的立场。要是能改善蔑视特待生的环境,会袭击妹妹的威胁就少了一个。虽然这种想法极度自我中心,但要是结果上能够改善学园全体的环境的话,就以此为目标吧。

      “烦,烦死了!不都说了就是你这种地方很傲慢吗!!”

      气急败坏的前辈扬起手。我轻而易举地就接住了她扬下的手,于是前辈的神情就像般若一样歪曲了。虽然我也没特意想着用不让她疼的方法抓她,但你没事吧?(*般若:女性嫉妒形象的日本鬼怪)


      回复
      3楼2019-05-02 21:44
        “喂!你干嘛接住了!?”
        “不,被打可是会疼的”

        就算是个柔弱女性的巴掌,她的指甲可是了不得的凶器啊。我又不是喜欢被人打的抖'M。前辈挣扎着想要甩开被抓的手,但突然间松开可是会摔倒的。


        “快松开!”
        “前辈,请冷静。乱来可是会摔的”

        刚说完前辈双脚就缠一块了,我连忙支撑住她。让惊讶又茫然的前辈直直站好,然后我松手。

        “您没受伤真是太好了呢。……或许被前辈认为我这是傲慢也无可奈何吧。但是,我有自己的目标,所以无法退让。因此,我不会甘于挨巴掌,也不会屈服于嘲笑。……承受一切,无畏而立”

        我笔直地,宛如砍杀般注视着前辈。感觉就像是竹刀的尖端对准了她的喉咙。前辈脸色青褪,颤抖着。要是做过头就会起反效果了。适可而止地松懈下来,为了让她安心,我露出一个微笑。

        “要是可以的话,我想让前辈也能理解过来”

        一度青褪的前辈脸颊恢复了血色。……话说,恢复过头了吧?现在感觉有些发红了。没事吧?虽然有些担心她,但我回忆起来自己正在办要紧事。

        “那么,我先走了”

        前辈不知为何变乖了,我没管她,跑回学生会室。


        “是不是太晚了?你是去哪啦?”

        回去后又被篠谷挖苦了。我不会告诉他自己是被上级生缠住了,于是便坦率地道歉,将文件递给菅原会长。

        “啊啊,谢谢。等我确认完你再过来拿吧。……?葛城,里面没有实行委员会的日程表吗?我觉得木田川老师已经检查完毕了吧”
        “诶?在职员室的时候收到过的?”

        我慌慌张张地确认菅原会长拿着的文件份数。确实比起在职员室确认的时候少了一份。
        是落在哪里了吗。只有一个地方是我很有可能掉了文件的地方。

        “对不起。我去找一找”

        我出学生会室的时候,和从外头回来的泽渡撞上了。

        “啊,泽渡同学对不起!你没事吧?!”
        “诶,没事。怎么了?”
        “刚才跑腿的途中似乎掉了一份文件,我去找找!”

        说完我回到了刚才和双壁跟班的前辈谈话的走廊那,但没找到文件。或许被她捡到了。虽然去了茶道部活动室和茶室,但都没找到前辈。我后悔至少打听下她的名字,但也晚了。
        最终我没找到文件,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学生会室。向菅原会长报告,道歉。

        “……葛城,这次的文件能够重做,就算了,但你平日收发的文件中包含了预算或者学院的运营的等相关重要文件。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处理。……明白了吗?”

        往常平易近人的菅原会长露出了严厉的神情。正如他所说,我的工作要处理很多重要文件。最近和委员会的交涉也拜托给了我,我无法否认自己对单纯的文件搬运工作态度大意了。
        这正如那位前辈所说的,『得意忘形』吧。

        “对不起。我会小心不再犯第二次这样的错误”

        我深鞠一躬,泽渡拿来了重新打印的日程表。

        “这是刚才重新打印的一份,请你去木田川老师那再按一次确认章吧。没关系的。下次注意点”

        温柔的话语,让我更觉难为情。

        “泽渡同学,谢谢。会长,我立马去职员室”
        “啊啊,这次就拜托了”

        我直直地抬起头接过文件,菅原会长也用力地朝我点头。
        他的表情给予了我前进的动力,我慎重地拿着文件跑向职员室。


        虽然有些波澜,但那天的学生会活动也顺利完成了,我拿起皮包离开学生会室。一个人一边走一边回味会长对我说的话。今天丢失的文件,恰巧重要程度很低,很容易就能再制作一遍。但是,我所一同搬运的文件中,也有极其重要,若是丢失便会造成大问题的文件。这次只是运气好。

        我抱着想要叹气的心情走路,这时口袋的电话震动了。看到收信画面,我这次真得叹了口气。
        通知邮件的画面上仅仅显示着『杏』这个字。是乌森杏一郎发来的邮件。

        以之前的面谈为契机,虽然我答应了交换联络方式,但还没交换邮件地址,我便逃出了接待室,本还期待着,或许事情能就此不了了之。
        但是,对方好像没有那种打算,第二天通过栗山老师,他给了我张名片。标着『鵜飼杏一郎』的名字和非常任讲师的称谓,名片背面手写了似乎是私人用的手机号和地址。
        我无可奈何地收下,放进皮包的内侧口袋。3天后栗山老师来求我了。


        回复
        4楼2019-05-02 21:50
          “拜托了,你就不和杏一郎联络一下吗。自我把名片递给葛城同学你后,他就对我说『她没联络我。你真的有把名片给她吗?』之类的,『我可能写错电话号码了。再给她一次名片吧。』,差不多昨天的时候他还说出了『真梨香是讨厌我吧?』之类的『她憎恨乌森甚至到了不愿意依赖表哥的地步了吗?』,那人面无表情却让人看得出他极度失落,所以我有点可怜他了”

          很容易就能想象出在栗山老师面前面无表情地沮丧着的杏一郎的样子,我也觉得有点对不住他,而且再这样下去感觉栗山老师也要胃穿孔了,于是在那次会面过后的第五天,我不情不愿地发送了邮件。
          自那之后,早晚两次,我们每天都会发送邮件,打招呼以及报告那天发生的一些无聊的事情。为了以防万一收信画面被其他人看到了也没关系,我只备注了他名字中的一个汉字。自己就像是在隐瞒脚踏几只船一样,虽然不愿却也没办法。
          今天也是,今天挺热的你还好吗?之类的,回去一个人没事吧?之类的,简洁地写了些关心我的话。

          文字本身没什么问题,但不知为何他每次在文末都要输入个颜文字。而且那些颜文字都表情十分丰富,明明文本和平时说话一样简洁,颜文字却准确地将感情表现了出来,因而让我不可思议地感觉到,就好像杏一郎就在我眼前说话一样,明明面无表情却将感情传达了过来。
          他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邀请我吃饭,我回答说现在不太方便,他便回了句『这样啊…』一句话之后,还附上了个十分沮丧的颜文字,我好像看到了被拒绝带它出去散步的狗狗的幻影。
          明明他要是发加了emoji的彩信给我,颜文字也就没那么显眼我也不会去在意了,文本还是和说话时一样单调。他只加颜文字,搞得那些颜文字格外显眼。
          正值壮年的男人一本正经面无表情地打着些字,让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心想他是不是为了给女高中发邮件才拼尽了全力,但向栗山老师打听后似乎真相并非如此,看来他从以前起私人邮件就是这种风格了。既然老师您知道那就希望您能在适当的时机阻止他别这么干了。老师你啊。

          “……唔~嗯,『我比较耐热,所以夏天身体更觉得舒适。回去的道路也没那么远,所以您也不必担心。』……发送”

          感觉完全变成了mail友啊。虽然我想要尽可能地跟他拉开距离,但无视也感觉很对不起他,所以不知不觉就继续下去了。

          “……『学生会的工作那出了点差错,我有点沮丧了。杏一郎先生在失落的时候时怎么振作起来的呢?』……果然就算问他这种事情也没用吧……啊”

          我正打算删除写了一半的邮件,却稀里糊涂地点了发送。吐露了这样的泄气话,我慌张地心想着又要受到他奇怪的担心了,但事到如今也不能说自己发错邮件了,这时以惊人的速度收到了回信。

          “……『要是失落着就好好地失落下去吧,以此将自己的失误铭刻于心。这样才能防止失误再次发生。但是,到了明天就把这些给忘掉吧。』……”

          本以为他肯定会回复些安慰的话语,但他这番话让我感到了意外,同时这些似乎冷淡的话语沉沉地落于心头。文末附有胜利姿势的颜文字。明明和面无表情的杏一郎样子完全不一样,却不可思议地感觉到他给予我的力量,我不由笑了。

          “……『谢谢。』……发送”

          我回信致谢后,踏上了回家的路。
          明天起思考一个更谨慎的文件搬运方法吧。正如杏一郎所说,我应该彻底反省需要反省的地方,做出最大限度的努力防止事情再度发生。重要的是,不要牵挂这桩失败过头,不然又会引发别的失败。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感觉步伐变轻了,也不再叹气。


          经过繁忙奔走的准备期间,体育祭实行委员召集起来了。各班各选出2名,于南校舍的大会议室集合。由于地方很宽敞,必须使用麦克风,还有数位执行部员在准备会议室。
          我在准备麦克风和放映资料画面的屏幕,这时一个高高的影子靠近。

          “呀啊,很努力呢。葛城真梨香酱”

          是2年级的吉嶺橘平。他所属为代议会,也就是说本应是班级委员的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不由想要皱眉,但理性按捺住了,我不得罪人地赔笑。

          “吉嶺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记得2年B组的实行委员是其他人来着”
          “虽然如此。但他似乎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只有今天是由我来代替他。虽然来的有些早了,但能碰到你真是lucky呢”

          说着他站到我身旁,兴致颇深地窥看我手头的工作。说实话他真碍事,就不滚一边去吗。

          “是这样吗。要是收到他缺席的联络,那么这次仅仅由另外一位委员到场也足够了,所以吉嶺前辈您回去也可以了”
          “真梨香酱你设置配线的手法真好呢。擅长机械的女孩真是罕见”

          我言下之意让他回去,却被他华丽丽地无视掉了,推进对话。他若无其事地叫我名字真让人不爽。

          “抱歉,请用姓氏称呼我”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名字挺可爱的。真梨香酱”

          他绝对,是故意的。无论我发火还是表露出厌烦,都只会让他开心,于是我无视他。我沉默不语地设置完毕,这时菅原会长来了。他看见我身边站着的吉嶺,迷惑起来。

          “葛城,辛苦了。……为什么吉嶺在这?”
          “我班的粗樫身体不舒服,所以我代他来。没关系的吧?”
          “这个……嘛……”


          回复
          5楼2019-05-02 21:55

            菅原会长悄悄瞄了我一眼。自从新生欢迎party那件事过后,他便知道我不擅长应付双壁二人,所以他这是在担心我吧。会长和其他干事要主持实行委员会的会议议事进程,所以他们必须出席之后的会议,但我并非干事,那我工作做完了的话,离开这里也没问题。

            “会长,我已经设置完毕了,那么就先走了”
            “诶?你已经要回去了?这么难得不参加会议吗”
            “……吉嶺。你不是会议的主持,所以别擅把自为地说这些话啊。葛城,辛苦了。你回学生会室后,等其他执行部员也回去了就解散吧”

            我承蒙菅原会长所言,对两位前辈打招呼后就离开了那里。
            虽然不清楚吉嶺的目的,但如果和我接触就是他的目的的话,那么我已经顺利避开了他吧。他似乎对驳倒了一之宫的1年生很感兴趣,但我希望他能尽早倦了我。
            一边想着我一边回到学生会室,直到第二天我才知道,吉嶺为什么唯独今天想要出席实行委员会。


            “……被摆了一道”

            在早班会上,体育祭实行委员的棈君分发了体育祭分组表,我看着分组表嘀咕道。
            体育祭将全学年分成红蓝白三色分组进行对抗比赛。2,3年生在分班之际,为了让各班不在进路或者选择授课,以及社团活动上有偏向性,采用抽签分组,但1年生在分班之后才决定社团活动的,所以无论如何都会出现运动部员较多的班级。因此在实行委员会的会议上各组会进行优秀班级的争夺战。
            这就是实行委员会第一天的主要议题。我所在的1年D组和A组同样是红组。还聚集了2年级的B组和F组,3年级的C组和E组。没错,我和吉嶺所属的2年B组同组。
            从运动部员的人数上看,D组难说很有看头,而交涉能力比3年级还高超的吉嶺却随心所欲将D组拉过去,我可想不到什么理由。他硬把D组拉拢是要……。

            “葛城同学,能稍微借点时间吗?”

            另一位实行委员楠同学朝我搭话。我只有不好的预感。

            “关于组别对抗赛,葛城同学,你不参加么?我班的运动部员很少啊……。葛城同学很擅长体育的吧?”

            组别对抗赛是由各组在全学年中选出的精锐成员进行共同比赛,点数分配很多的花样比赛。有接力赛、障碍物竞跑、应援合战、二人三足这四种比赛,参加者必须在放学后参加特别练习。
            吉嶺的目的是要在分组时编入与D组同一个组别中,在组别对抗赛里头将我拉出来。要是参与特别练习,就无法避免接触。我至今为止都顺利逃过了,可不想到这来被他拉近距离。……话说,为了抓住我会做到这种地步的吗?!这正常?!
            就算他由于一之宫那件事而对我感兴趣了,但这也太不寻常了。我彻底逃避他反而引起了他的兴趣吗。明明若是游戏中出现的会话和行动就能去选择降低他好感度的选项了,但现实里头居然有这么麻烦的家伙在……。虽然他在游戏中也是个麻烦货啦!
            就算打算拒绝,但正如楠同学所讲,本班的运动部员很少。就算他们不知道我初中的时候是练习剑道的,但在平日的体育课上我擅长运动一事也都暴露了。楠同学的眼里满是期待,实在难以拒绝啊。啊啊,早知就让我的体育成绩全部依靠笔试而在实操上放水就好了。

            “……我明白了……。能选择比赛种类吗?”
            “比赛种类要在今天放学后,参加者全员集合再决定。谢谢你接受下来了。人数不足啊”

            楠同学发自内心地松了口气,那我至少也是帮上了忙。
            总之到这种地步就无法避免和吉嶺的接触了。既然如此我就要做好觉悟,必须尽早让他对我失去兴趣。


            放学后,来到红组的选拔成员集合场所,预料之内地,吉嶺橘平笑容满面地迎接我了。

            “呀,真梨香酱。前几天多谢关照了”
            “……吉嶺前辈,虽然我以前也多受您的关照,但请您用姓氏叫我。毕竟我不太喜欢被人用名字称呼”

            就算说了也是白费力气,但我还是先表态。

            “是吗?我觉得这名字挺可爱的哦。真梨香酱”

            没打算停止用名字叫我呢,这家伙。感觉都要头冒青筋了。要不在他用名字称呼我的期间无视他吧……。

            “……我不擅长被不亲近的人用名字称呼我……”
            “原来如此,那接下来我们亲近起来就没问题了呢”

            有问题。大大地有。我是说不想和你亲近,你是没懂吗?还是说你懂的,于是才这么说的?肯定是属于后者吧!

            “要是和前辈冒冒然然地亲近起来,就会有可怕的姐姐们来找我……”
            “啊啊,话说前几天我有位朋友对你做了失礼的事情吧?我已经拜托她们不要对你出手了,所以没问题”

            那只是无谓的火上加油吧。不如说这种故意的『拜托』就像是在宣称我的事情是特别的。饶了我吧。

            “啊,对了。这个,是你要还给菅原的东西吧?”
            “!!”

            我正打算反驳的瞬间,他打断了我,将之前我弄丢的日程表递了出来。果然是那时候的前辈捡到了,岂有此理她居然把表给了这家伙。
            日程上写了体育祭实行委员会的聚会日程和议题。我意识到,这家伙会在昨天的聚会初日与实行委员替班,就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个。
            而且他特意将这份文件还给我,就是打算让我意识到,无论是昨天的会议,还是今天决定的选拔成员,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毕竟要是仅仅还份文件的话,昨天直接给菅原会长就可以了。


            回复
            6楼2019-05-02 22:01
              “……我就感激地收下了”

              要是被他看到我动摇的举止,他多半会很开心吧。我尽可能装作平静地收下文件。要是看到我反应这么微弱他肯定会觉得无聊吧,我这么想着瞄了眼他的样子,但他依旧笑容满面,看不出变化。游戏中的话就会根据选项枝出现效果音和画面效果,但现实里完全读不出他的反应。
              说实话,我快要颓废了。心中浮现出桃香可爱的笑容,我竭尽精力。

              “话说回来,吉嶺前辈打算参加什么比赛?”
              “和真梨香酱一起二人三足”
              “驳回。因为我想要参加接力”

              真得别开玩笑了。明明在放学后的练习中被他缠上就够不爽的了,为什么还悲惨得非要和你紧贴着跑步搞二人三足啊。我拒绝后,吉嶺平静地说出了让我难以置信的话。

              “啊,成员表上已经写上了你的名字了呢”

              伴随着(・ω<)的效果音,他露出让人生气的笑容说道,我心中萌生了微微的杀意。我慌慌张张地走去汇总选拔成员的3年生队长那儿,进行抗议,但在我和吉嶺谈话期间,其他的成员都填满了,所以我被告知无法变更。
              他最初就是瞄准了这个来跟我搭话的。事到如今才注意到此事的我脸色发青了,那男人嬉皮笑脸得甚至让我想杀了他,他手搭上我的肩膀,用甜美的声音细语。

              “既然如此,体育祭前的这段时间,就让我们打好关系吧。真梨香酱”

              背后一股恶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按捺住自己想要大喊着将他过肩摔的冲动,仅仅瞪着他完事,真想表扬下自己这了不得的理性啊。

              “……我觉得你最好注意下不要在正式开始之前就被踩碎了脚啊”

              危险的宣言是种嘴硬。这次我是完完全全被大步抢先了。即便知道吉嶺是个麻烦的对手,却也彻底掉到他的陷阱里去了。因此,我绝对不能被他冲晕了脑袋。

              【作者后记】姐姐惨败。她能反杀吗?!


              回复
              7楼2019-05-02 22:04
                杏一郎真可愛(*´∇`*)表情冷淡但內心感情豐富的小狗狗系攻略對象什麼的真是太萌了O(≧▽≦)O雖然覺得男主應該是篠谷但請容我站一秒杏一郎君( • ̀ω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02 22:54
                  站杏一郎+1,反差好萌(*´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03 01:08
                    大佬nb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03 01:39
                      為什麼杏一郎會那麼犬系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5-03 03:15
                        感謝翻譯
                        “剛剛去哪了”——>看著臉紅紅的惡役女龍套,她去增加後宮人數嚕,忍不住在畫面外吐槽了。
                        怎麼覺得表哥的進度條和好感度刷的比混血王子快呢,大概不是錯覺,萌萌犬表哥(○゚ε゚○)。
                        怎麼想都覺得不會打不過呢,女主角全場最A,為下一回很大可能得意一時被反殺的輕浮腹黑點個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03 03:55
                          谢谢蓝大,比哈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5-03 09:22
                            哇,大佬又复活了(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5-03 11:43
                              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哪个股都好好吃,感谢大佬翻译辛苦了呀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5-03 22:26
                                女主男女通吃啊喂www
                                看完这章立刻买入大量杏一郎股
                                【顺便蓝大原来是味增厨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04 19: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9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