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276贴子:35,277
  • 32回复贴,共1

web 7-37 面具之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章后面展开可以啊,这作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5-02 10:00
    以面具集团为对手,优奈、洛丝、萝比维娅她们的战斗还在持续着。

    “呃……”

    对于战斗一方的状况,优奈咬牙切齿的战斗着。

    只要有一点破绽,『韦驮天』肯定会贯穿那里。

    但是,敌人的合作完全没有破绽的样子。

    与其说是巧妙的配合,不如说是慎重的动作吧。

    从知道圣堂骑士的战斗方法的优奈的眼光来看,那个合作绝对不是坚如磐石。

    他们没有由于长时间的训练被培育了的无间的配合,充其量只是像不互相干扰一样地战斗的水平。

    只是,他们的个人战斗能力,都远超过圣堂骑士的平均值。

    某种程度上,只是填补彼此的不足也是种威胁。

    而且,他们决不勉强。

    如果他们再稍微积极地进攻,优奈也可能会赶不上,说不定洛丝和萝比维娅那边就会受到打击。

    或者,应付不过来的优奈,可能会犯决定性的错误。

    但是,他们通过这样做避开了会被还击的风险。

    慎重而令人讨厌的战斗方式。

    不由得让人想到,这是『韦驮天·封』的手段。

    “啊啊啊啊!”

    不知道已经经过多少个回合了。

    稍稍用力刺向敌人,敌人马上就会退下来。

    另一边,其中一个人发动了攻击,威胁着洛丝她们。

    变成半龙状态的萝比维娅用硬质化的双臂发动攻击,洛丝在一旁辅助。

    优奈转过身去,想要赶到两人身边。

    她已经无计可施了。

    正因为如此,才会不断重复。

    接连几十次,今后也可能会持续下去的攻防战。

    我是这样认识的。

    面具集团也一样吧。

    千日之手。(千日手だ,将棋的意思吧或者是这个:棋盘上棋子的位置,步数,剩余棋子的种类和数量,这些出现四次相同的状态。这种情况即使是要赢的棋局也很可能被逆转。)
    在洛丝开始行动之后,优奈发现她开始慢慢的习惯了。

    「シィ――ッ!」(类似于shi)

    时机到来了。

    为了击中敌人,洛丝从手里射出了共计7把的飞刀。

    虽然战斗能力很差,但是在死亡线上游走的次数上,真岛孝弘的眷属是不会输的。

    根据在战斗中所磨炼出的经验指使投注出了飞刀,让飞刀里内置的仿魔石爆炸。

    爆炸本身并没有太大的伤害。

    至少,不会给敌人带来严重的伤害。

    在飞刀散发魔力时,有人跳开,有人进行防御。

    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啊啊啊啊啊!”

    在这个世界上最快的『韦驮天』在爆炸的瞬间穿梭而行。

    电光火石般的速度。

    她踹飞了一个人,然后狠狠地用剑刃弹开了另一个人。

    “在那里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5-02 10:00
      “啊? !”

      就在这时,面具男中的一人瞄准了那个空隙。

      优奈已经看出,只有其中一个人在以整体为中心进行左右移动。

      即使少一个人也很难控制住“韦驮天”。

      如果那是队长就更糟糕了。

      “啊啊啊啊!”

      “哇!”

      面对优奈怒涛般的连续攻击,戴着面具的男子发出了苦涩的悲鸣。

      剑击如暴风雨一般的落下。

      面具男的剑速追赶不上这暴雨般的剑击。

      刀尖切开肩膀,削去了一部分面具。

      被攻击玩弄着,伤痕累累的面具男露出了决定性的破绽。

      由于洛丝的攻击,其他面具男没有来妨碍。

      因为没有其他面具男的妨碍,优奈走向了前面。

      要在这个决定性的瞬间,结束掉这一切。

      “啊啊啊啊!”

      与尖锐的剑尖一起(或者是犹如裂帛之势?),优奈踏向了前方——。

         ***

      这样的局面,被传送到不可思议地方的孝弘等人之间的战斗,主要在三方面展开。

      真岛孝弘一边保护加藤真菜,一边和工藤陆汇合,结束了与特拉维斯的战斗。

      虽然最后陷入了困境,但成功的击败了变成怪物的特拉维斯。

      优奈和萝比维娅她们共同战斗,终于要消灭一个敌人了。

      剩下的就只有那些不能再继续战斗的创伤了。

      只有莉莉和葛贝拉处于劣势,但总算能与奥托马等圣堂骑士和操纵奇怪剑的面具男他们对抗。

      只要没有其他的失误,就不会被人轻易追上。

      虽然有神秘的面具男组织和特拉维斯参战等,受到意想不到的增援威胁的情况,但是只要是原圣堂骑士的奥托马的话,就不能杀死现在的孝弘等人。

      少年所积累起来的东西,绝对不会被轻易击破。

      这是事实。

      事实上,是有的……。

      “您怎么了?”

      在远离主战场的地方,有人提出了疑问。

      声音的主人是希兰。

      没被眼罩遮住的一侧的碧眼,寄宿着惊讶的光茫。

      在那个目光的前方,秃头的骑士戈登=卡维尔。

      质朴刚健诚实的骑士,与部下的骑士们一起,保护着希兰持续移动着。

      在身为团长的哈里逊(阿丁顿)受到熏陶的骑士们,有强烈的责任感和献身精神。

      全员受了伤,没有不流血的。

      戈登为了鼓舞部下们,亲自拿起剑进行指挥。

      但是,在不知不觉中走在通道上,他变得沉默寡言了。

      希兰最初以为是因为疲劳。

      特别是戈登,因为他多次使用了『光辉之翼』的力量。

      于是,希兰提议休息,但戈登拒绝了她的提议,继续前进。

      实际上,他的战斗力并没有下降。

      锻炼出来的肉体,就算经过更惨烈的洗礼还是会绰绰有余。

      只是,有严肃地浮现在脸上的阴沉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这让希兰无法沉默下去。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

      “你不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堵在心里面吗?”

      对于意图蒙混过关的戈登,希兰向他说出了周围的情况。

      “大家都注意到了。”

      作为队长的戈登,自然连下属的骑士们也都知道他的表情里有问题。

      不仅动摇局势,而且对士气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如果有什么事,请告诉我。”

      这样下去的话,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问题。

      虽然也有这样的判断,但同时,希兰也说出了自己真心关心的话语。

      以眼前的人物为首,隶属圣堂骑士团这个组织的骑士们的大多数,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已经足够的表现出了让她尊敬他们的事情。

      从小在阿克尔中生活,到在树海中活动的骑士时期,对于希兰来说,在一旁支撑勇者的圣堂骑士是希兰所憧憬的对象。

      虽然对特拉维斯的事情仍抱有疑问,但那个是例外,已经很清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5-02 10:01
        他们和传说中出现的人一样,都是有着为人民的安全而敢于豁出性命的高洁骑士。

        如果有什么的话,我想为他们奉献出一份力量。

        那是希兰的想法,应该正确地传达了。

        但是,戈登的反应并不好。

        “希兰殿下……”

        他的脸上显出非常苦涩的表情。

        朴素的眼眸里泛着困惑与混乱。

        而且,最令希兰感到意外的是,在那双眼眸里她看到了一丝的恐惧。

        戈登=卡维尔这个男性,无疑是这个世界上兼备最高级的战斗能力和钢铁般意志的圣堂骑士骑士。

        他到底害怕什么呢?

        希兰胸口泛着悸动。

        有非常坏的预感——。

        ***

        “——啊啊啊啊啊啊!”

        优奈挥舞着爱剑踏向了前方。

        要在这个决定性的瞬间,结束掉这一切。

        在心中默念,在快要斩杀的瞬间。

        “果然很强啊”

        面具男,发出了声音。

        是完全没有气势,也觉得轻松的声调。

        “——!?”

        那简直就是魔法般的话语。

        挥剑,踏进,挥剑到一半的优奈的动作,完全停止了。

        那一瞬间的『韦驮天』的时间好象被暂停了似的变的毫无防备。

        换句话说,变成了个好靶子。

        “不好意思啊,饭野。”

        “什么!?”

        男子感到十分抱歉地说道,优奈立刻脸部痉挛了一下。

        她右边的大腿上出现了满是组合骨头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刀。

        就像瞄准了刚才无意识的瞬间一样,男子将刀刺向了她。

        剑尖突然从大腿另一侧刺穿了出来。

        “啊啊啊啊! ?”

        因为剧痛而无法站稳,优奈倒在了地上。

        通道的地板上出现了小小的血泊。

        好像在刻意进行着什么,黑色的液体混杂着红色的血液。

        虽然在战斗中出现了很大的漏洞,但是敌人却没有乘胜追击。

        只是,男人总觉得有些抱歉地说道。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想用这种手段。可是,你太强了啊,只能这样做了。”

        “饭野……!?”

        看到优奈倒在地上,洛丝惊讶的呆住了。

        情况急转而下。

        由于最大战力突然的失了,所以洛丝等人的形势也变的极为不利。

        “结束了。”

        “咕!”(鸽鸽鸽鸽,#滑稽)

        听到男人的宣言,洛丝和萝比维娅表情变的严肃。

        互相背靠背着而紧紧地偎在一起。

        这两个人,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放弃的打算。

        就在这个时候。

        “呜呜呜呜呜!”

        正在地面上挣扎的优奈发出沉吟声,跳了过来。

        “什么!?”

        细剑飘摇,袭向了那个领队的男人。

        由于对方往后方跳跃避开了攻击,所以优奈也得到了调整状态的时间。

        她用一只脚跳了过来,到了洛丝一行人的身边。

        “饭野!”

        “你……”

        “呼~呼!”

        优奈喘着粗气,强忍着刚才剧烈运动所带的剧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5-02 10:01
          那把小刀一直被插在腿上。

          即便如此,优奈的战意也没有受挫。

          “……你的伤,还能站起来战斗吗?”

          戴着面具的男人呆呆地自言自语着。

          “既然是这样的话,两脚应该都会垮掉的。”

          这是优奈腿第二次受伤了。

          不容宽恕。

          第一次时脚被伤到了,但是这次留下了左脚。

          我可以勉强站起来。

          “……把面具拿掉吧。”

          在保持着战斗意识的同时,优奈用严厉的声音说道。

          “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咬住牙根不只是为了忍受身体的疼痛。

          当然,敌人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

          应该不会吧……。

          正当的领导举起手阻止了蒙面的集团企图进攻的行动。

          他仿佛放弃了一般,把手伸向了脸。

          面具被取下了。

          “啊,啊……”

          在无意识中,优奈的嘴里发出了悲痛的呻吟声。

          面具下面出现的是少年的面孔。

          有着精悍的容貌。

          现在却浮现出些许苦涩的表情。

          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他。

          “……神宫司君!?”

          “好吧。饭野。我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和你见面。”

          神宫司智也。

          探索队中有两名是『龙人』。

          是探索队的脱离组成员之一,一起探索树海的优奈的战友。

          在战斗期间,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也许是因为那个面具具有某种效果的魔法道具吧。

          只是,声音不包含在内。

          在沉默了几秒之后,优奈张开了颤抖的嘴唇。

          “为什么,神宫司君在这种地方……怎么会这样?”

          听见声音的时候,虽然知道是他,但不想相信。

          这样的事即使到了现在也不想相信。

          对于优奈来说,探索队的成员是无可替代的伙伴。

          以神宫司智也为首的干部成员,是其中特别值得信赖的战友。

          没想到会和这样的他以这样的形式见面。

          优奈好像听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裂开的声音。

          那是自己的世界即将崩溃了所出现的幻听。

          到现在为止的优奈,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战斗着。

          无论是留守地的防卫,还是树海的探索,远征队的时候,还是救出留守地的幸存者,还是在东方追赶伪勇者的时候,从怪物暴走中保护村落的时候。

          咬紧牙关坚持战斗到底。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相信它有它的意义。

          我想,通过自己的战斗,让大家都能变得幸福。

          我为了那个持续的努力着。

          不管有什么痛苦的事,有什么痛苦的事,都坚持了过来。

          但是,这种情况是在干什么呢?

          如果变成这样,那自己为之付出的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回答我,神宫司君。”

          脑海里浮现出可怕的想法,优奈忍不住说了出来。

          “为什么! ?神宫司君竟然想要协助奥托马杀真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5-02 10:01
            曾经并肩在树海中战斗的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

            少年的目光始终没有动摇,与之相比,少女的眼神显得有些动摇。

            也就是说,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为了和大家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

            “……呃?”

            “我答应协助他们,让他们回到原来的世界,所以我才会在这里。”

            虽然神宫司说话的语气很平静,但优奈反而变的更加混乱。

            “什……你在说什么?神宫司君。大家回到原来的世界?”

            那的确是以前见过他时听到的。

            ——其实,我不是在闲逛。我是……。

            ——无论如何,我都打算回到原来的世界。

            说出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但问题在于其他部分。

            “你真的认为这样的事情奥托马能办的到吗?”

            转移者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我认为不可能光凭借原圣堂骑士的力量就能够做到。

            “不只是那个。神宫司君不是说过大家要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吗?即使如此,还说要杀掉真岛吗?”

            优奈还记得以前见面时的对话。

            ——我和十文字不一样。

            ——他是个笨蛋。即使杀了同伴也要回到原来的世界吗?那种事怎么可能被原谅。

            ——我们还剩下多少人呢?一百人?二百人?来了一千人,死了几百人?我跟十文字的家伙不一样。大家要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

            这充满义愤的话语。

            那应该是出自内心的话。

            尽管如此,所做的事情却如此矛盾。

            虽然只能这样想,但回答过来的却是否定的话。

            “不是。我不打算杀死真岛”

            “——!”

            我不能理解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令人着急的心情像被揪破了一样涌上心头。

            优奈用绞尽脑汁的声音问道。

            “那么,为什么神宫司会袭击我们呢……!”

            “那是我约定过的协助。”

            回答始终很平静。

            “‘真岛孝弘的眷属全灭’和‘真岛孝弘从表世界消失’。这两个条件都是我提出来的。让他们的眷族全部被杀。但是,真岛只是暂时的压住他,让他变的老实点。我不会杀你的。”

            “什……啊!?”

            优奈感到非常的惊讶。

            确实,这样的话,就不会和“所有转移者都回到原来的世界”这个词相矛盾了。

            但是,虽说如此,那样的事不可能被认可。

            “你惊讶什么?对手是怪物。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杀了不少了吧?”

            “不、不对……!那不对。以前说过了吧。真岛的眷属,与只是袭击人的怪物不同。和我们有着同样的心了啊!”

            “即使那样。”

            优奈以为他和以前的自己犯了同样的错误,向神宫司控诉这是误解,优奈看道曾经的战友摇了摇头。

            “那这也不能改变此行的目的。”

            真是顽固的话。

            “为了我们平安回去。为此,这是必要的。”

            “……为什么?”

            优奈的话语传达不到。

            好像把心给锁上了一样。

            在邦子爵的领地再度相逢时,我就感到了些许的距离感。

            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领悟到这一点,优奈低下了头。

            “为什么要做那种只对自己好的事情……?”

            感到了像隔阂一样的东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5-02 10:02
              那是以前两人之间没有的东西。

              “我们只是想着‘保护大家’,加入了探索队,也参加了远征队,不是吗?我应该从来没有想过要牺牲什么东西的吧?”

              在留守地时期,优奈他们在队长中岛小次郎的指挥下,探索着还不知道有多么危险的树海。

              为了必须守护的大家而战斗。

              那时候心情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的我们,确实是能互相理解的朋友们。

              但是,现在的两人却相隔甚远。

              “尽管如此,为什么……”

              从优奈的双眼溢出的东西,顺着脸颊落到了地面上。

              因此没有任何可以改变的东西。

              只是,传达到以前的战友的心里的东西,说不定也就只有这些了。

              “……正如饭野所说。”

              少年平静地告诉了她。

              “确实,那个时候是这样啊。但是,那可不行”

              这样说着,叹气道。

              是深深的后悔之情所流露出来的叹息。

              或许,这和想强忍住泪水的动作一样。

              “喂,饭野。我以前有个恋人”

              “……诶?”

              “我本来想在剩下的人里一定要保护好她。”

              那是优奈所不知道的事情。

              在那里,优奈不知道那是他的心里的深深的一道伤,神宫司开口道。

              “那家伙说‘要保护大家啊’。智也君有守护大家的力量。啊!和刚才饭野你说了同样的话。我就参加了远征队。然后,那家伙在留守地死去了。”

              “……”

              “所以,饭野。我不能再弄错优先顺序了”

              已经无法挽回的丧失感和后悔。

              那是他的动机。

              或许,这也带有强迫观念。

              优奈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实际上,自己连为他做点什么都做不到。

              无论跑了多久,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来挽回了。

              只有那个是事实。

              “还有一个”

              被被冲击所击垮的优奈,听了接下来的话。

              “刚才饭野说过‘你真的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吗’,但我真的是这么想的。我们可以一起回去。所以,我就是以这些为目标而行动着”

              “……”

              优奈不知道。

              这是根据理性的判断,还是因为失去恋人的少年所抱有的疯狂而说出的胡言乱语呢?

              不知道。

              确实,他成为了敌人。

              最坏的事态。

              被击垮的优奈明白到,只是那个——。

                 ***

              因此,优奈有一件事并没有注意到。

              这是最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与拥有强大力量的《龙人》神宫司智成为了敌人……并不是这样的。

              值得关注的是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的过程。

              敌人实现了优奈不可能的想法。

              无论是真诚地提出交易,还是欺骗,或是意外地,『龙人』神宫司智也都站在他们那一边。

              也就是说,他们拥有很大的力量。

              正是这个事实才是威胁。

              因为没有人能够断言不能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所以“这个”就是这么回事。

              即使再怎么难以置信。

              “干、彦!?”

              “不行啊,孝弘,你可别太大意了。”

              那个原本应该是好朋友的少年,用沾满了鲜血的手紧握着刀,哧哧地笑了。

              7-37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5-02 10:0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5-02 10:31
                  所以为什么回去的条件之一是孝弘的眷属全灭,还有之前那个特拉维斯那么强,如果不是有工藤的帮助的话,孝弘可能就挂了,这和神宫司的说法也不同。再有,如果神宫司的说法和他的想法一致的话,他应该是不知道万能之器的死的(反正我是不信万能之器是因为过度虚弱被怪给打死的解释,肯定是别的死因),那也就是说这个龙人也被骗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02 10:51
                    大佬好快!昨晚才看完36就有37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5-02 11:27
                      等一下等一下我转不过来?神宫司反派我知道了,但是基友也?凭什么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5-02 13:0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02 17:03
                          戈感謝翻譯, 怎麼探險組幾乎都是力量過剩 但都有種複雜犠牲他人無所謂的狀況...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4楼2019-05-02 19:33
                            没有敌人~这小说会很无聊~成为龙傲天类型的~所以需要强敌。。。


                            但考虑到男主及其同伴的战斗力很强~当地的最强军队都可能打不过了~那只让同为龙傲天的同学们上场了。。。


                            回复
                            15楼2019-05-19 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