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寇志吧 关注:3,223贴子:80,913
  • 7回复贴,共1

《陈丽卿斗箭射花荣》赏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荡寇志》一书,各人自有公论。无论后人褒贬与否,都已经成为了传统文学的一部分。而荡寇志中一个比较公认的精华部分,就是125回《陈丽卿斗箭射花荣》。
事情的起因是望蒙山之战中,花荣战陈丽卿,随后欧鹏来助阵,栾廷玉也来助阵。四人厮杀多时,火万城、王良替回花荣、欧鹏,祝万年替回欧鹏、栾廷玉,三人都使带金钱豹尾幡的方天画戟,如同当年吕方、郭盛经常发生的事情一样,三人的豹尾缠在一起。这时花荣却不是当年的花荣,一箭射向祝万年咽喉,这招或许是模仿陈丽卿射宋江——就连俞万春旁白也说“前回陈丽卿射宋江时幸有黄信在旁救护,今日万年却并无那个救护他”。
这时候陈丽卿以箭挡箭,将花荣的箭射飞,同时表示咱俩相互学习,如花荣射开吕方郭盛的豹尾一样射开三人豹尾。
随后花荣约陈丽卿斗箭,理由是“先除了这人,阵上之事就容易了。”陈丽卿则欢喜地答应,此前也对花荣大加称赞:“花荣那厮端的好箭,名不虚传。此人不除,将来阵上好生不便。”
从前面的笔法中,如果单读这一段的话,会觉得俞万春的想法是陈丽卿强于花荣的:见了陈丽卿的表演后,“连花荣也骇得倒退数步。”而陈丽卿则一箭解围,二箭解困,显得很镇定从容。当然如果读过整个荡寇志的话,会发现俞万春其实经常把一些消极情绪——如恐惧、慌乱、愤怒、焦急等——加在梁山一方,而显得官军处处冷静主动,如果对比着来看,这儿给花荣的debuff也算不了什么了。
双方约定斗箭后,宋江有个安排“派欧鹏、王良、火万城管领,都藏在阵后,只等花荣射杀了丽卿,便乘胜冲杀过去。”而陈希真也有同样的安排“这里安排槍炮、剑戟、刀牌各队,埋伏阵后,等待丽卿得胜,即便冲杀。”这其实也很正常,毕竟这类小说里斗将之后的结果经常就是胜利一方乘胜追击。
这儿有个有意思的细节:
花荣“不带别项军器,拍马直到该心,等待斗箭。”陈丽卿则“见花荣不带军器,也不带那梨花槍,只一副弓箭,放辔而出。”
看得出,不管宋江怎么安排,花荣的斗箭心思非常单纯,陈丽卿则似乎慢了半拍,但也显得比较有风度。虽然花荣的想法是“除了这人”,但没有一丁点别的心思,只是想在决斗中获胜,陈丽卿也一样,即便有别的心思,见了花荣这样也打消了。
于是一场巅峰对决正式展开。
宋江、陈希真双方此时早已斗得你死我活,双方血债无数。但是花荣对阵,第一句话是“女将军听者,俺花荣久慕神箭,愿请赐教。”陈丽卿也回答“既是将军先愿比箭,就请将军先射。”
这种彬彬有礼的态度,几乎是整部荡寇志从未有过的,就像是欧洲贵族之间的决斗一样。看惯了俞万春用尽各种办法暗算梁山好汉之后,这种温情反倒让人觉得有点不自然。
第一回合,花荣先射,陈丽卿立刻施展自己的绝招以箭挡箭,双方的箭都伤不了对方。
高手对决,一招就能看出无限信息。花荣表示这样射下去永远也没个头,不如一个射一个不许还手,只能躲闪。陈丽卿答应,并仍让花荣先射。
第二回合,花荣用了三招声东击西、送往迎来、移远就近。
第一箭非常接近成功,“恰恰的往耳边拂过了”,“希真在阵上替丽卿捏一把汗,宋江连称可惜。”
第二箭陈丽卿猜到了花荣的意图,却偏要玩个险的,然而躲了箭之后,“见花荣如此利害,因想:‘再闪了他一箭,须要让我射了,好歹要结果了他。’”显得毕竟还是吃了一惊。
第三箭陈丽卿却突然又开始秀操作:“张开樱口,将那箭头轻轻的衔住,面不改色。”
轮到陈丽卿射,陈丽卿一点不客气,将这接的箭直接射回,并连珠射了三箭。花荣的应对分别是“急忙闪过”,“从头颈边贴肉的刮过,花荣惊出一身大汗”,“急纽过身子,把手中的弓忙去一隔。”结果是弓被劈碎。
双方的应对顺序基本相反,陈丽卿是从险象环生到应对自如,花荣则是从能够避开到弓被劈碎,显然是陈丽卿在走上坡路,花荣在走下坡路。到第二回合结束,花荣显得很狼狈,处于下风。
但是双方毕竟还是都躲过了对方的箭,比试还没有结束。陈丽卿仍然礼貌地让花荣回阵换弓。这时候一个人说了一句话:
丽卿道:“不可。孩儿已约他再来比箭,岂可失信。”永清道:“兵不厌诈,但能得胜,失信何妨。”
而宋江的表现,则完全相反:
宋江口里不说,心中踌躇,想:“此番若再教花荣出去,深恐万一失手,又送一个兄弟;若不再出,又实实气他不过。”——宋江的心思很简单,就是怕伤了花荣,完全没有借机暗算别人的心思。
在难得的花荣和陈丽卿的公平竞赛下,甚至在俞万春竭尽全力讽刺“假忠假义”的宋江的反衬下,祝永清的嘴脸显得多么无耻。当然,或许在俞万春看来,这是聪明。
前两回合的比赛,都是有约定规则的前提下的比试,花荣处于下风。而第三个回合,双方不再约定规则,甚至一句话都不说,见面就射。
双方正常地射了七八箭,伤不到对方,各自焦急起来。陈丽卿先射花荣马,花荣判断到并闪开。花荣反射陈丽卿马,陈丽卿的宝马直接躲开。
射马不成,双方又同时打定了虚射马实射人的主意,花荣射向陈丽卿的头盔,陈丽卿射向花荣的肚皮,结果双双射中,陈丽卿的头盔被射飞,花荣阵亡,决斗结束。
看似胜负已分,其实不然,在第三回合中,没有了规则,双方你死我活地开始争斗后,不知道俞万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次占上风的变成了花荣。对陈丽卿的射马,花荣是靠判断躲闪,而对花荣的射马,陈丽卿则是占了宝马的便宜。
而之后的变化,则有个细节“花荣的箭略早些儿”,这描写可能是为了造成悬念,但是从事实上来说,射中头盔是花荣的目的,双方的目的都达到了,那就要看达到的速度,这就如同百米冲线那0.1秒的惊险一样,早一点儿也是赢。不像黄信为宋江挡箭,陈丽卿没有作出任何闪避措施,没死纯粹是运气。
也就是说,在这场斗箭比赛,虽然花荣一度下风,虽然花荣最后阵亡了,但是胜利者是花荣——虽然只是胜了一小点儿。在没有规则的斗争中,久经战阵的花荣显然还是比初生牛犊的陈丽卿更加老练、更加有经验一些。
战斗结束后,宋江的反应是:
宋江收泪痴坐,浩然长叹道:“花兄弟与我患难至交,不料今日和他分手了。”不觉大哭。
无论宋江有多么的假这假那,这一行眼泪也代表了他的真心。
另一方面,陈丽卿则不再像之前那么自信,盛赞花荣,并承认自己赢在了运气。
丽卿摇头道:“今日之事,只好算个侥幸。其实那花荣端的好箭,当今之世,只怕再要第二个花荣断没有了。想今番也是他命该绝,不然,这箭有何难避。”
或许在这场斗争中,她也学到了一些东西。或许她技高一筹,但是在真刀真枪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她还是嫩了一点儿。
可以看出,俞万春虽然痛恨梁山,但是对花荣这个人物却是出人意料地喜爱。
在俞万春的笔下,梁山石碣是伪造的,为宋江授意萧让、金大坚雕刻。当时董平、张清等人还没上梁山,自然也就没有他们的安排,本打算提拔些小喽啰凑数。后来董平上了梁山,做了五虎将,却只能排在第十五位,是因为前面十四个位置都刻完了,只能跟别的五虎将分开。换句话说,一开始的计划里五虎将是不分开的——那么五虎将的第五个名额就应该是花荣了。
俞万春为那些“不该死”的人都安排了功绩:鲁智深打死了李成,武松砍废了真大义,徐宁和任森同归于尽——这几个人都是武艺高强之人,能“有资格”干掉这些人的,得在俞万春那儿过道德审判这一关才行。鲁智深、武松自不必说,徐宁则是典型的被宋江坑上梁山,显然是在俞万春那儿是罪减一等的,所以竟然能给他安排个同归于尽一员大将的结局,这已经是非常照顾了。而花荣这儿,若非主角光环作祟,就结果来看花荣应该是和陈丽卿同归于尽的。可见俞万春给花荣的评价跟徐宁基本相同。
然而,作为宋江的铁杆支持者,花荣竟然能得到这样的待遇,这实在太不正常了。朱仝、雷横、戴宗、李逵、穆弘、李俊这些亲宋江的都受了他那三千六百刀,唯独花荣能来个一箭的痛快。虽然说俞万春习惯让特技持有者死于自己的特技,但是死于箭下也有的是方法,张清可以连扔十五石子不中,被陶震霆一枪狙翻,花荣就不能连射几箭不中,狼狈逃窜,被陈丽卿射个透心凉么?
但是他没有这么安排,反而给花荣安排了个险胜阵亡的结局,颇有点“一个将军最幸福的归宿,就是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击中”的味道。斗箭的最后,看见“一箭过去,丽卿头盔飞去”,“花荣大喜”,随后阵亡。可能他临死时,还在为自己赢了比赛而高兴吧。


回复
1楼2019-04-30 13:38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30 18:2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30 18:51
        有趣的是,俞万春好友范金门批此回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杭州八旗子弟兵去拜访他,看到了花荣和陈丽卿斗箭的故事后,十分开心,夸俞万春懂射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02 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