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3,062贴子:31,137

【玉穗香残】(短篇完结)对不起,我不谈恋爱,额真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黑芝麻夫妇预警!
--------------------------------------------------------
“隐雀长老,当真要对少主施展“离情术”?”
“鸾鸣长老,为了鸟族的将来必须如此!少主父母陨于天魔之战,天帝夫妇对我鸟族虎视眈眈,若此时这夫妇打着亲情这个幌子让少主与我鸟族离心,进而控制鸟族,这可是大大的不妙。唯有少主无情无爱方能保我鸟族兴盛。”隐雀虽与鸾鸣对话,手上的动作却没慢一分,不一会儿,便将一条泛着蓝光的丝状物从一婴儿体内抽出,在其耳后留下一个蓝色羽翼纹路。
“但是,少主无情无爱也容易是一弱点。为此我们应当早作打算。”
“少主由你我共同抚养至成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必须教会她什么是谋略什么是责任。”


回复
1楼2019-04-28 20:29
    “隐雀长老,不是一直都不喜天后吗?为何这次要将这极品的翳魄献与她,据我所知他们这对夫妻可担不起这翳魄的含义。”身穿浅粉的少女,摸着盒子里泛着流光的翳魄问道。
    “他们夫妇喜欢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恩爱的样子,这真正怎么样我们又何须去在意呢?既然他们喜欢让他人认为夫妻和睦,我们又何不顺水推舟呢?”
    “穗禾明白了,这一向光芒万丈的东西一旦跌落凡尘更容易让人想去踩上一脚。”


    收起回复
    2楼2019-04-28 20:29
      穗禾坐在席面上看着来往献礼的众仙,内心暗道“这权利还真是个好东西,即使上面坐着的不过是个为了巩固自己地位不惜拉上自己母族性命的人,就算杀了上神,还稳稳坐在天后之位的小人,还是有那么多人对他们阿谀奉承。不过自己也算是这阿谀奉承的之一了。无他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看着旁桌的一位女仙挤眉弄眼对天帝暗送秋波,天后神情似有按捺不住。
      原来这高高在上的天后与那凡人并无不同,也会有妒忌,若是自己为天后了却此事说不定对日后行事有少许帮助。
      “穗禾仙上,小仙彦佑敬仙上一杯。”穗禾拿起酒杯回礼,内心想,“这个浪荡子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不知彦佑君明日可愿与我在这花园,转转?”穗禾自知容貌不差,这浪荡子既看中她的容貌,她又何妨不以美人计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呢?这千年的两位长老教导她,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利用的,只有聪明人在这天界才能活下去。可是啊,长老,她不想只是活下去,更要做出一番大事让六界知道穗禾是谁,更要让天帝夫妇与魔界付出惨重代价以慰父母以及鸟族无辜惨死的生灵。


      回复
      3楼2019-04-28 20:29
        自从利用彦佑来惩戒那与天帝暗送秋波的仙子,天后开始对她这个远方表亲越发看重,还有意撮合自己与她的儿子旭凤。但穗禾心里清楚,天后要的是一个能够为了她儿子不顾一切的拥有鸟族势力的儿媳妇,旭凤作为天后的亲生子,位于天界战神之位,做他的妻子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安排。毕竟这天界只有两位殿下,二殿下旭凤战功赫赫,而大殿下领了个清冷的夜神之位默默无闻。
        穗禾如往常一样,拿着糕点去洗梧宫,去与那未来夫婿培养一下感情,也好让天后知道她对旭凤的“情根深种”。
        “兄长承让了。”
        “旭凤的棋艺倒是比我略胜一筹。不如再来一局如何?”
        “好。”
        穗禾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大殿下,只觉得这人一身白衣好不俊俏。为了不打扰两人的对局,摆下糕点在側,便站在一旁观察棋局。发现大殿下每步的棋总是不多不少刚好让两人的局势在一目半之间徘徊,大殿下的下棋神情并无太大波动,而旭凤时有皱眉时有欣喜。看到这穗禾不免将这两人对比,旭凤情绪表面,处处锋芒毕露却仍不能大杀四方,真是应了一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大殿下气定神闲,举手间可乾坤掌控全局,此人若为盟友可与之一谋,若为敌人便要尽快除掉!


        回复
        4楼2019-04-28 20:30
          听闻大殿下每日都会经过流晔池,穗禾幻化出棋盘坐下等待大殿下的经过。
          一身白影徐徐走来,此时的穗禾的困意一下子就被驱散了许多,她可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是什么,看看这位大殿下是否有问鼎之心,可以做自己的盟友。
          “穗禾公主?”
          穗禾起身问好,“大殿万安,今日见到两位殿下下棋勾起了穗禾的兴致,不知大殿可否赏面与我手谈一局?”
          润玉看着盛情邀请的穗禾,心想这位穗禾公主是天后的新爪牙,此次不知又想找什么麻烦还是小心为妙,“在下棋艺不佳恐怕会有扫公主雅兴。”
          穗禾知道这位大殿下恐怕是在揣测自己此次的目的是否与天后有关了,“大殿不必谦让,此次只是穗禾一人想要与殿下好好下上一盘罢了。”


          回复
          5楼2019-04-28 20:30
            “殿下棋艺令穗禾对于棋道别有一番体会,因人而改其势,方能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穗禾受教了。不值日后还能否找殿下继续探讨这棋之精妙。”
            “乐意之极!”
            穗禾与润玉下完一盘后,走在回寝殿的路上,回想着刚才润玉的棋路,她先仿照旭凤的棋风锋芒毕露他便以平奇温和形成包围之势,她转为暗藏锋芒时,他便显露锋芒,不论她以何种棋路对战,他总能找到应对之策。
            这位大殿下当真是一位布棋的高手,有趣!
            之后百年,穗禾一旦上天界待天后无暇顾及之时,便会在人烟稀少的布星台等润玉下值后邀一局棋。在这对弈期间,穗禾的心性沉稳了不少,对于这位大殿下钦佩日益加深。
            假如,他是天帝是不是能够完成万万年以来无人成就的功业——一统六界。六界一统便不会再有天魔之战,鸟族也不用再每经一战便萎靡千年。
            魔界!当真是心头大患!


            回复
            6楼2019-04-28 20:30
              穗禾正在翼渺洲飞鸾宫中批阅着下面呈上的奏报,便听到雀灵大声禀报说花界长芳主闯进来要求面见族长。
              这长芳主当真以为花界独立成一界后便高人一等不成?!
              “不知长芳主来我翼渺洲所为何事?”
              “日前你鸟族有一飞禽掳走我花界一精灵,还望穗禾公主给一个交代!”
              “倘若真是我鸟族中人所为,穗禾定当严惩,不过长芳主有何凭证是我鸟族之人所为。”
              “这根黑色羽毛是在花界案发处发现的。”
              穗禾接过羽毛看了一下,闻到有一丝较为淡的琉璃净火味道,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是这个不能由她亲自说出。
              “长芳主还望给我一周时间彻查鸟族中人,但有一点想要提醒长芳主这鸟可不仅仅是翼渺洲有。”
              长芳主看穗禾态度良好,并且话语中似有一些提点,便行礼离去。


              回复
              7楼2019-04-28 20:30
                穗禾到天界听到火神涅槃受人暗算,夜神被问罪这一消息时,第一时间在南天门等旭凤,好表示她的“担心”与“痴情”,顺便提了一下夜神被问责之事。
                旭凤的衣袖中似有物在动,穗禾将其打落,质问何方妖孽。
                看这小妖的介绍是花界中人,此时心中便已知道此人便是长芳主怒闯翼渺洲的源头,只是一小妖又何以值得一界之长前来寻找,想来身份必定大有文章。


                回复
                8楼2019-04-28 20:30
                  “听闻殿下受了火伤,穗禾做了一些水灵的羹汤,希望能对殿下有少许帮助。”
                  “多谢公主。”润玉在这天界结识人不多,这穗禾公主与他也不过是千年的对弈之情,更何况这穗禾公主动机并不纯。也罢,这有人关心的滋味还是不错。润玉拿起穗禾端来羹汤一饮而尽,额这穗禾的手艺真的是一般,怕不是将糖当盐放了?
                  穗禾此时想道,这大殿下这边的关系还是要搞好一下的,毕竟储君之位未明,今日天帝在天后的逼迫立旭凤为太子,那个态度推三阻四的。而且旭凤的脑子还真是一言难尽,三两句话便把天后所建立的优势一一毁去。


                  回复
                  9楼2019-04-28 20:31
                    穗禾幻化出蓝绿羽衣,渡过忘川潜入魔界。
                    此次去魔界可比之前都要“光明正大”了一些,天后让她去看紧润玉查查是否与魔界三王有勾结一事。她也正好趁机去与那百年前派去魔界查探情报的小妖们会面了。唯有知己知彼,才能一击即中。
                    接过小妖递过来的情报查看后,发现现任魔尊与其他二王的间隙日益加深。
                    穗禾自是乐享其成,倘若再去加上一把火,恐怕这魔界的盛况便要终结了。听说魔尊派了他那两个儿子去为旭凤流英等人降服穷奇,如果这两个儿子为了流英死了或伤了,不知魔尊会怎么看待二王呢,真是让人期待啊。想道魔界的日后衰败,穗禾不禁面露笑意。
                    心情愉快了许多,便想着去那号称万千货物俱全的鬼市瞧瞧有什么物件儿可入眼。横扫各摊位,被一白兔耳吸引了目光,走过去刚想着拿起就被一粉衣女抢走去了,穗禾正想发怒,可回头一看竟是润玉,而那粉衣女竟是旭凤带回来的花界小妖。
                    “殿下怎么来魔界了都要佳人相伴。”
                    “公主不也在这里吗,这佳人是指何人?”
                    “你”穗禾刚想反驳润玉,便听到旭凤的声音响起,“穗禾?你怎么也来了。”
                    穗禾不得已收起之前的怒火,端出一幅柔顺的模样,向旭凤道“表哥,姨母很担心你,特意叫我来帮助你们收复穷奇。”
                    “噢,收服穷奇一事有我就够了,你们女儿家的在客栈等我回来就好。”
                    穗禾应下,内心却在怒骂旭凤,总有一日我会让你看看我这女儿家做到你一个男子都做不到的事。
                    回到客栈休息,入夜后,穗禾潜入润玉房中,看到润玉正沏了两杯茶,似是早已知晓她会到来一般。
                    穗禾大方走过去坐下,拿起一杯茶喝下。
                    “公主那么放心润玉?”
                    “殿下没有理由对穗禾出手。”
                    “天后让你来魔界监视我?”
                    “心知肚明之事何须说出来呢。”
                    “那公主今夜为何而来?”
                    “为润玉来。听闻魔界两位王子明日会随你们一同收服穷奇。”
                    “公主所谋甚大啊,润玉人微言轻恐怕帮不了这事。”
                    “你放心,此事若成穗禾不会亏待你的。今日的茶穗禾喝的够多了,暂先回房休息了。”
                    “慢走不送。”
                    翌日
                    穗禾在客栈中把玩着新买的白兔,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喜欢白色的事物,与她的真身一样好看。没过多久,旭凤流英等人抬着两位重伤王子回来,而旭凤在其后由于那花界小妖被诱惑放出穷奇而身中瘟针。
                    穗禾看着躺着的旭凤想道,一个天界王子为了一个区区貌美小妖竟能做到如此,真不该说他是痴情还是愚蠢。如果日后天界的天帝是旭凤,她想来是不能臣服于这种人的,无大志无手段,真真是应了人界的一句话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不过这旭凤断然不能折在魔界,不然她无法逃脱这罪责,为今之计是全力救治他,然后抢前一步在天后面前表示旭凤是何等威风,为了花界小妖愿以身相护,凭她对这位姨母的认识花界是她的另一死穴。


                    回复
                    10楼2019-04-28 20:31
                      果不其然,天后听闻旭凤因一花界小妖而身受重伤,自己在天后面前的为“心上人”伤感,再有意无意提起花界曾为此人大动干戈一事,天后早已被花界之事迷了双眼,也不知花界小妖能不能承受住天后的怒火,毕竟花神梓芬就不能。
                      天后想在盛宴里以其掩盖真身无理犯上将其诛了,却又阴差阳错爆出了这花界小妖原是花神与水神之女。穗禾冷眼看着这场闹剧,看着水神与锦觅父女情深,在看一旁的风神仍是云淡风轻,只是默默的在一旁,心中想道,这风神当真好脾气,看这锦觅的年纪,分明是在风水神结为连理后所出的,尽管风水神是对表面夫妻,但出现这种私生女面子绝对是有损的,简直是将风神的尊严往死里践踏。不过这他人之事,自己又何须挂心呢,毕竟当事人都甘之如饴。


                      回复
                      11楼2019-04-28 20:31
                        穗禾挽上一壶烈酒,如往常一般在布星台找下值的润玉。
                        “今日,听闻那锦觅是水神长女,殿下你等了那么多年的未婚妻终于出现了。”
                        润玉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拿起穗禾的酒灌上一口,再慢慢说道,“以前我总以为自己喜爱那清淡的桂花酿,但是到今日才发现钟爱的是那烈酒。”
                        穗禾又怎么会不知润玉是何意,“殿下,这酒庄才是关键,日后想要喝什么样的酒,就看你有多大的能力。”
                        穗禾听了润玉此番向自己表达的意思,觉得若是日后的漫漫仙途有这样一个能与自己并肩对弈之人也是不错的。
                        润玉待穗禾走后,坐在原地思索。锦觅虽天真活泼,做朋友自是让人欢喜的,但若是做伴侣怕是不成,温润如玉这个假面具,他可不想连对于枕旁之人都要戴上,这样多累啊!况且这位锦觅仙子还跟自己的战神弟弟关系不一般。他想要的伴侣是一个可以与之比肩,对弈论天下之人,此人绝不可能是锦觅,倒是穗禾一直都读得懂他那未尽之意。只有她听得懂他的话。


                        回复
                        12楼2019-04-28 20:32
                          锦觅封上神被天后为难,说要其下界历劫,穗禾正与旭凤在忘川边界与魔界对战,旭凤听闻锦觅要下界,竟毫不顾忌自己现今是天界军的主帅,就独自返回天界。穗禾心中怒骂旭凤,在其位不思其职,如此之人若为君,她必成那篡位之人尽管受万人唾骂也要将其拉下皇位。
                          穗禾暂担主帅一职,迎战魔军。


                          回复
                          13楼2019-04-28 20:32
                            穗禾没有随旭凤下界表达出她的“痴情”,只能每日定时去紫方云宫见见天后,尽一下“孝心”,再时不时透露出旭凤喜欢上锦觅的伤感之情,天后听到锦觅心情更加震怒。
                            如今天后对锦觅的关注以大大超过了润玉,最近穗禾潜入璇玑宫见润玉也容易了不少。
                            但是今日与其对弈,润玉的心分明心不在焉。
                            “殿下,心中若是有烦恼,不妨说出来,多一个人分忧总是好的。”
                            “如果一个人的至亲不认他,他是否不应执着。”
                            穗禾并没有直接回答,在心中徘徊了一下后,才回答,“顺心而为,莫要委屈了自己。”
                            至亲?天帝?旭凤?还是说是亲生母亲?!


                            回复
                            14楼2019-04-28 20:32
                              忘川边界魔界军有异动,天帝急召穗禾前往暂任主帅一职。
                              穗禾站在云端看着魔界军士气高涨,陈兵忘川边界,想来是想趁着战神不在好趁虚而入。穗禾从不对敌人仁慈,不管是什么计谋只要能让对方重创,她都会去做。
                              听闻此次主帅是卞城王,早就听说过固成王与其不和,她召来信灵命令其传信与魔界暗桩,鼓动固成王趁这时杀入卞城王府收复势力。
                              穗禾下令天界军暂先防守,天魔两军对战数日无果,魔军突然撤军。
                              终于等到了,“将士们时机已到,随我出兵全力诛杀魔军!扬我天界威名!”
                              魔军此时军心已散,面对士气高涨天界军,死伤惨重。
                              穗禾回天界交还帅印复命,却听到有人在议论大殿下生母被诛,洞庭水族受三万雷劫一事。
                              她只敢在夜深时分潜入璇玑宫,看到了伤痕累累的润玉,二人相望无言。
                              穗禾走过去,拿出一根洁白的羽毛,“润玉,若不想成为砧板上的鱼肉,那就让自己成为那执刀人。这孔雀翎是我的心意。”说完便将孔雀翎交给润玉。
                              润玉待穗禾离去后,拿起其孔雀翎深思。
                              执刀人?之前他只想着有一知心人相伴过着宁静康乐的日子,做个逍遥散仙便足矣。如今看来是不能了。天后荼姚杀母灭族之人。
                              天帝太微背后算计之人。
                              水神看似中立实则懦弱之人,倘若当初他的态度强硬一些,也不至于让天帝天后如此肆无忌惮。
                              火神,他的“好弟弟”一直念着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尽管自己对这未婚妻无意,但也不是能够让他这般将自己的面子往死里踩的。多年来他待他如手足,可是这位天之骄子对自己不过是如下位之人一般的高高在上!
                              他会成为这九天至尊让所有曾经看不起他的人,臣服于我!潜龙在渊,只待风云起。


                              回复
                              15楼2019-04-28 20:32
                                穗禾此番与润玉下棋,发现其棋风有变,锋芒渐露,“看来殿下是变了。”
                                “如何能不变,变则通,通则达,达则久。更何况我没有另一条路可走。”
                                “穗禾愿一同做伴。”


                                回复
                                16楼2019-04-28 20:32
                                  穗禾日常在天后面前伤感旭凤对锦觅的深情,天后的怒火已到不能压抑的地步,欲先下手为强,趁法会无人将锦觅置于死地。润玉则刚好引来天帝、水神、火神前来,旭凤见天后要杀锦觅,替其挡下琉璃净火。锦觅说出天后是杀母之人,天帝震怒,废天后,关押毗娑牢狱。
                                  旭凤请旨天帝欲将锦觅改配与他,天帝怒,撤其位闭门思过,将其兵权交由润玉。
                                  锦觅一边也纠缠着水神,希望他能向天帝退了与夜神的婚约,水神拗不过锦觅只好答应。在水神面见天帝第二日,发现水神死于府中。


                                  回复
                                  17楼2019-04-28 20:33
                                    穗禾喝着润玉泡的茶,缓缓说道,“殿下,看来这水神也太不懂天帝了,他这样的人天帝怎么可能放心,还要急于解除婚约,这不是明摆着要与天帝做对吗。”
                                    “当局者迷罢了。”
                                    “不过这水神之女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向她这般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不是很好操纵吗?”
                                    “你想用她牵制旭凤?”
                                    “这火神挚爱之人有时候也能成为他的催命符。”
                                    润玉面露笑意,不语。


                                    回复
                                    18楼2019-04-28 20:33
                                      润玉“怜惜”锦觅丧父,以体贴之名为其打理水族事务,水族如今只知夜神大殿,不知有水神锦觅。
                                      三年之期已至,大婚即将进行。
                                      图穷匕见,婚礼尚未进行到一半,火神旭凤闯入,指夜神谋逆。夜神以寥寥数语述说这天帝之过,自己此举不过不愧生母之恩。以言语使天界众仙臣服,亦使水神锦觅被生养之恩所刺激竟要去杀天帝。
                                      天帝喝下了润玉所献的掺有煞气香灰的星辉凝露,灵力被禁锢数时辰,面对状似疯魔的锦觅根本无抵挡之力。
                                      旭凤见状以身抵挡,锦觅一刀扎向旭凤丹元之处,旭凤身躯消散,一魄附于锦觅所戴的寰渧凤羽。锦觅见心上人死于自己之手,哀痛不已,吐出陨丹后昏死过去。天帝见爱子惨死,以献祭自身巩固其一魄。
                                      天帝献祭,火神死于水神之手,如今的天界之主只能是夜神!
                                      龙潜于野数万年,终到腾飞肆意时。


                                      回复
                                      19楼2019-04-28 20:33
                                        天界政务繁多,润玉与穗禾一同日以继夜处理了数月方才平定。
                                        那水神锦觅也从昏睡中苏醒过来。
                                        一只白兔闯进锦觅房中,似在暗示着跟其出去,锦觅跟着白兔来到七政殿,听到润玉穗禾对话。说旭凤仍有一魄藏于寰渧凤羽中,恐死而不僵一事。
                                        锦觅听闻此事既喜又悲,快速离去找月下与彦佑帮忙救护旭凤。
                                        殿中的润玉穗禾感知到锦觅离去后,相视一笑。
                                        “这锦觅仙子怕是要去救活旭凤了。”
                                        “无妨,她动静越大,我动她的水神之位便越容易。”
                                        “恐怕陛下的真正目的不只是一个小小的水神之位吧,是花界或者说是魔界。”
                                        润玉不答,拿起一杯茶递给穗禾,“公主当真是润玉的知心人。”


                                        回复
                                        20楼2019-04-28 20:33
                                          水神锦觅携月下彦佑等人于忘川寻找旭凤残魂,前往蛇山求取苍穹之光炼制九转回魂丹复活旭凤,不顾身份不理水族事务,随旭凤一同待在魔界。由于锦觅以真身呈苍穹之光,真身被消融一半命不久矣,风神不忍以自身修为相救,身归鸿蒙。并偷偷面见废天后,不知说了什么竟惹得废天后跳下灵渊台。
                                          天帝怒,废除与水神婚约,以及革除锦觅水神之位。
                                          润玉以月下彦佑协同废水神与魔界有勾连一事,贬下界轮回百世。


                                          回复
                                          21楼2019-04-28 20:33
                                            璇玑宫,润玉穗禾两人在对弈中谈事似乎已成常事。
                                            润玉放下黑子,穗禾原本占上风的形势忽转直下“这一局胜负已定。”
                                            “陛下,观全局掌乾坤皆出色,穗禾输的心服口服。”
                                            “走吧,该去花界了。”
                                            穗禾跟随润玉走出璇玑宫,心中自然知道他寓意何为,兵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她还是懂的,花界必须在天界手中,才能无后顾之忧出兵魔界。
                                            润玉同穗禾出兵花界,以花界从鸿蒙之初隶属天界为由,恩威并施,另立新的芳主直接听从天界管辖。


                                            回复
                                            22楼2019-04-28 20:33
                                              “陛下,这花界都已回归天界了,是不是该动手了?”
                                              “自然。”
                                              穗禾正想准备出兵一事,转身告退之时,听到润玉说“且慢”,回头疑惑道,“陛下还有何事?”
                                              只见润玉拿出一片龙鳞,郑重地交给她,“此次出兵魔界不容有失,公主之前赠我孔雀翎,今日本座赠你一龙鳞算作回礼。”
                                              穗禾拿着龙鳞向润玉行了一礼,离去。走出七政殿,穗禾看这手中的龙鳞思索着润玉到底是何意。
                                              这龙鳞呈月牙状,分明是龙之逆鳞,他赠我逆鳞到底是何意。
                                              是此战不容有失,还是真是仅仅回礼?
                                              算了不想了,明日天魔一战一定要全力以赴!多年夙愿必将会达成!


                                              回复
                                              23楼2019-04-28 20:34
                                                忘川边界,二军对战,此次天界出兵理由是废水神叛逃魔界,看似儿戏的理由却是两军开战借口。
                                                两界多年来摩擦不断,直至今日有一导火索,天魔之战一触即发。
                                                润玉亲临忘川对战,拿着赤霄宝剑对战魔界新任魔尊,以前天界的火神,还真是讽刺。堂堂天界殿下甘愿褪去仙骨沦为妖魔。
                                                旭凤刚刚复生又哪里是韬光养晦多年的天帝陛下的对手,十招不到便渐落下风。锦觅如今满脑子都只是旭凤,觉得此战由她而起,便由她而结束,决定以身死换取天魔停战。
                                                润玉旭凤看见身死的锦觅后,停下了手,此时一支箭正对准润玉。穗禾看到了,那支箭是灭灵箭,而人是之前见过的流英。
                                                穗禾以身替润玉挡下灭灵箭,也不知怎么的听说灭灵箭会腐蚀灵魂,但她中了后灵魂并未感到有损伤,只是感到身体不受控了。此时一根蓝色丝线回归体内,耳后的蓝色羽毛痕迹也渐渐褪去。
                                                穗禾认为,这个锦觅想以一己之身便平息兵戈,哪有那么好的事,我多年夙愿又岂能被你毁去。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我自己!
                                                以我身躯加重天魔一战的砝码,亦在赌天帝陛下念及她这多年对弈之情保鸟族一席之地。
                                                原来我是喜欢如今的天帝陛下以前的夜神大殿的,可那又怎样再来一次她还是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毕竟对她这样的人来说感情也是能够利用的。
                                                鸟族族长为护天帝而死,天界军震怒,鸟族士兵更怒,天魔一战不可不战!
                                                此时的润玉,看着怀中渐渐褪去温度的穗禾,心中有孤独更有愤怒,下令踏平魔界。
                                                天魔一战维持数月,以魔界大败为果。
                                                旭凤为救锦觅舍去一身修为保她入轮回,魔界新任魔尊上位,献上流英人头与天界,愿臣服天界,自此六界一统,天帝润玉建万世功勋。


                                                回复
                                                24楼2019-04-28 20:34
                                                  润玉坐在床边握着穗禾的手,“如今六界一统,你我宏愿已成,你怎么能不睁眼看看呢。”
                                                  穗禾躺在床上紧闭着眼。
                                                  润玉每日与穗禾说完话后,还是一如以往的处理政事,在其位谋其职懈怠不得。
                                                  但他亦在想,天魔一战后他抱着穗禾回天界以灵药修护其身躯时,发现原来穗禾神魂由天道护着,六界一统是天意,穗禾作为推动者天道自然不会不理。这时的润玉是欣喜的,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让人欢喜。那为何至今仍不见穗禾有苏醒的迹象。
                                                  翌日。与众仙议完事的润玉在回璇玑宫的路上,感知到逆鳞之变,急忙跑回去看穗禾。
                                                  原来是穗禾神魂在人界投生了,历一世劫便能回来,润玉欢喜万分亦有些许担忧,忧穗禾是否会在人界一世后有了他人。而自己又不能随她一同下界,于是拔出自己一魄使其下界陪伴穗禾,其他在天界好好当好天帝一职。
                                                  穗禾投生为人界西秦国二公主李玄,因其父皇无子,自身又文韬武略不输男子,被西秦王封为皇太女,这时润玉的一魄投生为入西秦为质的东齐国庶出大皇子姜邺,二人相识于微时,相互扶持。西秦王死,其叔为摄政王把持朝政,姜邺助李玄除去摄政王一脉。李玄为报答姜邺愿助其回东齐争夺王位。两人称王后,还时有联系,李玄邀姜邺一同对其余四国逐一击破,自此人界六国只余两国,西秦与东齐。东齐王姜邺提议愿与西秦王李玄结为连理,合两国为一,大荣朝立,二圣临朝。
                                                  传说西秦王与东齐王大婚,西秦王对尚宫局呈上的其婚饰婚服上绣的凤凰不满,说道,“本王是天命之子,是真龙,怎可带凤冠着凤袍。”大婚那日,两人皆穿龙袍行礼,金銮大殿的龙椅有两座。
                                                  二圣治下,政治清明,于执政的二十载,时年四十九,两人同归天地。


                                                  回复
                                                  25楼2019-04-28 20:34
                                                    润玉察觉到穗禾的回归,急忙回璇玑宫一看,发现人去楼空,心中有些许失落。摆驾翼渺洲,看到了许久不见的穗禾,心又踏实了不少。
                                                    走了过去,望着穗禾“不知仙子可愿与在下走这漫漫仙途。”
                                                    穗禾浅笑“有何不可。”
                                                    帝王家真情难得,真情亦最不值钱,感情只能是点缀罢了。
                                                    ---------------END------------------------


                                                    回复
                                                    26楼2019-04-28 20:34
                                                      一下看完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4-28 21: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30 12:21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4-30 23:02
                                                            看的真爽 木有狗血的血灵子 也木有穗禾手刃水神风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0 21:56